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四爷追妻有绝招

四爷追妻有绝招

九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九璃被丈夫当众撕开保护伞,一夜之间成了声名狼藉的浪荡女,被离婚被赶出家门。六年之后,带着天才萌娃回归的姜九璃,发誓要替自己讨回个公道,夺回姜家财产,好好的惩治下抛弃自己的前夫。

主角:姜九璃,薄司炎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九璃,薄司炎 的武侠仙侠小说《四爷追妻有绝招》,由网络作家“九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九璃被丈夫当众撕开保护伞,一夜之间成了声名狼藉的浪荡女,被离婚被赶出家门。六年之后,带着天才萌娃回归的姜九璃,发誓要替自己讨回个公道,夺回姜家财产,好好的惩治下抛弃自己的前夫。

《四爷追妻有绝招》精彩片段

姜家公馆,葬礼。

悲哀的音乐声忽然一下子转变,紧接着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

宾客纷纷转头,震惊地看向牧师身后的白色银幕。

画面里,是一对男女在床上纠缠,镜头只给了女人脸部特写,众人一眼就认出来是谁——

姜家大小姐,姜九璃!

“天!原来姜家大小姐私下竟然是这副德行!”

“明明有老公的人,竟然还出去找野男人,太不要脸了!”

“可苦了薄家,娶进门这样一个儿媳妇,四爷被戴了绿帽子,不知道会不会跟她离婚?”

“离婚肯定是要离的。就比较心疼姜夫人刚死,自己女儿就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怕是要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

“......”

跪在灵堂前哭得伤心欲绝的姜九璃,听到周围传来的议论,惊恐的抬头看向视频。

嗡!

脑子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棍子,嗡嗡作响。

除了自己丈夫,她什么时候跟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

这个男人身形跟四爷很像,这一定是四爷。

想到这儿,姜九璃激动的大喊起来。

“你们误会了,我没有背叛四爷,这个男人是四......”爷。

她正要极力的解释,拍摄的镜头忽然推近,拍到了男人的脸,她整个人被狠狠的震惊住。

怎么会......不是四爷?

“这不是白马酒吧的鸭吗?没想到姜大小姐放着四爷不要,竟然找了个鸭!”有人认出画面中男子的身份,惊呼的说道。

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姜家怎么教育的女儿,太丢人了!”

“我要是薄四爷肯定跟她离婚!”

“......”

姜九璃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怎么会这样,这一定不是真的。

哗啦!

在她慌神之际,头顶忽然扔下来一叠文件。

“姜九璃,离婚!”

听到熟悉的男人声音,姜九璃惊慌的抬头看过去。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身姿挺拔的站在她面前。

俊逸的面容上布满了怒意,看着她的漆黑双眸里充满了讽刺和凉薄。

这是她的丈夫,薄司炎,第一世家薄家长子,薄氏集团掌舵人。

明明昨天,她给他打过电话,让他回来参加母亲的葬礼,他说没空。

为什么他此刻会出现在这儿?

注意到丢在自己面前的离婚协议,她整个脑袋嗡的一下子炸开。

怎么会有离婚协议书呢?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吗?难道他提前知道今天的事?

“四爷,视频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姐姐!”姜九璃的亲妹妹姜楚楚挤到前面,打断她的话,“你怎么可以做出背叛四爷的事?妄四爷对你如此好,连夜赶回来参加母亲的葬礼,你竟然出轨!你,你这样子对得起薄家,对得起姜家吗?”

姜楚楚说的眼睛发红,一副替四爷不值,替薄家和姜家不值的样子。

姜九璃听了姜楚楚说的这番话,震惊不已。

她一直疼爱的好妹妹,这个时候竟然把她推向众矢之的?

姜九璃忙着对她身后的父亲解释,“爸,我没有......”

啪!

话还没说完,脸上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姜九璃整个人都被打蒙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气愤不已的男人。

“贱人!我们姜家没有你这样子丢脸的女儿,你给我滚出姜家。来人,把这贱女赶出去!”姜父姜振天愤愤不已的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姜九璃呆呆地看着他不停地羞辱着自己。

这个从小疼爱她长大,她最尊敬的男人,此刻竟然不相信她!

虽然,自从他把私生女姜楚楚领进家门之后,他对自己的宠爱全部转移给了姜楚楚,但她还幻想,起码他可以信自己这个女儿一点点......

佣人立马上前来,抓住姜九璃的胳膊就往外拖。

“不要,我不要走,爸爸,四爷,你们误会了,我没有做过......”

不管她如何挣扎,佣人完全没有心软,生拉硬拽把她扔出姜家。

在被拉出大门的时候,她费力的回头就看到姜楚楚站在薄四爷身边,嘴角噙着笑意的看着她,宛如一个高高在上的胜利者。

姜九璃心头一颤,是姜楚楚她......做的吗?

身体骤然摔在门口的水泥地上,姜九璃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移位。

她强忍着疼痛爬起身,扑向大门。

哐当!

大门被关上,隔绝了里面的一切。

“爸爸开门,你们听我解释,爸爸......”

“四爷,我没有做过,不要跟我离婚,四爷!”

为什么没有人听她说一句?她根本没做过!

忽然不知道从哪儿涌出来一批记者,纷纷上前来,把姜九璃包围住。

“姜大小姐,听说你出轨是不是?”

“姜大小姐,对于你出轨的事有什么看法?”

“姜大小姐,四爷要跟你离婚是吗?”

记者七嘴八舌的话,宛如炮弹疯狂的轰炸她。

姜九璃完全承受不住。

“你们不要说了。让开,让开!”

她拼命的推挤人群,疯狂地向前跑,想要甩开身后的记者,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有辆车急速的开过来。

砰!

车子撞在她身上的时候,姜九璃满脑子都是姜楚楚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和父亲谩骂时的冰冷言语......

姜楚楚,姜家,只要她不死了,绝对不会如此善罢甘休!

......

六年后。

IFS商场。

今天商场人很多,主要是因为今天有家奢侈品店请了当下的二线女艺人姜楚楚来站台。

正对着舞台的东侧方,监控死角下面,两个一男一女的小孩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议论。

小女孩的视线时不时的瞥向舞台上姜楚楚脖子上的项链,眼底带着坏笑。

“我认得这个女人,我们讨厌的小姨。我要帮妈咪出气。”

身侧的小男孩,敲了下手中的电脑,淡声答:“好吧,我帮你,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一分钟足够!”小女孩甜甜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迈着小短腿快速走向舞台。

见她到达舞台,小男孩手指在电脑上敲下回车键。

瞬间——

整个商场停电,黑压压的一片。

“啊停电了!”

“怎么停电了?”

现场躁动,一片混乱。

没人注意到一道娇小的身影迅速爬上舞台。


“坏女人脖子上的项链掉在我手里。”

几乎是小女孩话落的瞬间,原本在姜楚楚脖子上的项链,断开来落进小丫头的手里。

得逞后,两小只迅速离开了商场。

二分钟后,商场重新恢复来电。

“啊,星光项链都不见了!”有人惊呼了声,人群瞬间炸开了锅。

姜楚楚惊慌的低头,当看到自己的胸口空荡荡一片,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脚底生起。

“项链呢?”她急忙四处找,要是把‘星光’项链弄丢了,把她卖了也赔不起。

姜九璃见两小只来上厕所,很长时间没出来,就进商场来寻找。

忽然,看到前面围了一圈人,闹哄哄的,说什么项链不见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瞬间有股不太好的感觉。

在姜楚楚慌乱之际,目光忽然触及到舞台下不远处的一个人,她浑身一震,浑身血液倒流。

怎么会?怎么会看到姜九璃这个死人?

姜楚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慌忙的抬手揉了下眼睛。

再次放下手看过去,姜九璃还站在那儿。

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姜楚楚心头很慌,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一样。

不行,不能让她如此好过。

“我知道是谁偷了项链!”

在众人焦急寻找项链的时候,姜楚楚大声吼出来的话,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一个个停下来看向她。

主办方的负责人更是上前来,询问她:“姜小姐,你说你知道是谁偷的项链,是谁啊?”

姜楚楚抬手,指向了站在台下的姜九璃。

“是她!”

在姜楚楚说话的时候,姜九璃就注意到舞台上的她你,看到她的手指过来,姜九璃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六年过去了,这女人又想陷害她?

大家顺着姜楚楚指的方向看过去,当看到‘小偷’是个美女,纷纷吃惊不已。

“这个女人好面熟啊,好像是在哪儿见过?”人群中有人提了出来。

旁边的人被点醒一般,说:“还别说,这位小姐好面熟啊,感觉跟......跟姜楚楚有点像。”

“啊,我知道是谁了,是姜九璃。姜家大小姐!”

“她六年前出轨后不是羞愧的自杀死了吗?”

“对啊,没想到竟然还有脸活着。”

“活着也是个败类,偷东西的小偷!”

姜九璃听着周围人议论纷纷的声音,脸色逐渐有些发白。

她微微咬唇,六年前的那股被当众屈辱感翻涌上来,缓慢的拉扯着她的心脏。

主办方带着人,走到姜九璃面前说道:“小姐,我们现在怀疑你偷东西,请让我们搜身。”

姜九璃微微抬眸,视线凌厉的看向来主办方负责人。

她声色冷冷冰冰的说:“根据我国法律,除了警察,任何人没有权利对我搜身。”

主办方负责人神情一愣,她说的也不无道理。

姜楚楚见负责人动摇,怕夜长梦多,便说道:“我刚刚看到她偷的,你们在这儿干等着警察过来,我怕她的同伙把项链拿走了!”

姜楚楚的话让负责人再次坚定起来。

“姜小姐说的对,这位小姐,我们也不是要为难你,主要是有人看到你偷东西,所以为了证明自己,还请你自己搜身。”

姜九璃冷笑:“你们还真是可笑,她的一面之词你们就相信了,我还说她姜楚楚监守自盗呢!”

姜楚楚见众人怀疑地看向自己,恼羞成怒,“你乱说什么,我怎么可能监守自盗?我要是想要直接买下来就好,我又不是没这个钱,何必偷。

但姐姐不一样了,离开了姜家,身上肯定没钱,见到这么好看的项链,没钱买,一时间就起了歹念,偷走了!”

这话一出,大家纷纷站在姜楚楚这一边,指责姜九璃是个小偷。

姜九璃倒是不慌不忙的说:“我是没钱,但我有身份,我要是想要‘星光’项链,叫我师父送给我就行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来偷呢!”

师父送?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了不起的师父送你项链?”姜楚楚鄙夷的开口,只觉得她在说大话。

姜九璃道:“Crytal大师。”

姜楚楚忍不住笑了:“姐姐你做梦也要符合实际点。Crytal大师从不招收徒弟,你是不是在外日子过得太苦,学会了招摇撞骗?如果你缺钱跟我说,我可以借点给你。”

姜九璃讽刺一笑:“这么说来妹妹不缺钱是吗?那正好,你弄丢了师父的项链,按照合同,大概要赔偿一亿。所以,三天后我来找你收账!”

姜楚楚对她的说辞不屑一顾。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是Crytal大师的徒弟,我看你就是想从我身上骗点钱吧。姐姐我说过,你要缺钱,给我说,几百上千我还是会借给你的。”

几百上千打发叫花子吗?

姜九璃眉梢微挑,问:“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证明是Crytal大师的人,你就会立马支付赔偿金?”

见大家都看着,姜楚楚也不能表现的自己没钱,重重点下头。

反正她觉得姜九璃完全不能证明自己。

如果打电话,她就说电话那边的人是姜九璃找人扮演的。

接下来,姜九璃果然是拿出手机了,姜楚楚嘴唇上扬,在心底得意。

“你要打电话找人证明吗?谁知道电话那端的人的真伪?!”

姜九璃淡漠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在手就上点了一下,紧接着把手机递到大家面前。

“谁说我要打电话了,我只是打开网页而已,不知道Crytal大师所属的公司挂了我的履职表,能不能证明我的身份呢?”

站在姜九璃旁边的主办方负责人看了手机,脸色骤变。

姜楚楚见状,立马从舞台上跳下,冲了过来,抢走姜九璃手里的手机,查看网页。

这个网页她之前有逛过,这还真的是Crytal大师自己创建的官网。

“你,你真的是Crytal大师的徒弟?”姜楚楚面如死灰,很不愿意接受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

姜九璃把手机从她手里抽了回来,说:“三天后,找不到项链,就准备好一亿现金,到时候我会代替师父来收账。”

姜九璃转身摇头,瞥见警察来了,似乎想到什么,侧头对呆愣住的姜楚楚说:“为了洗脱我的嫌疑,警察叔叔给我搜个身。”

女警员给姜九璃快速搜完身,她身上什么都没有。

见状,姜楚楚一颗心沉入谷底,不是姜九璃偷的,那会是谁偷的,如果找不到她要拿出一亿的现金赔偿。

她这些年大手大脚的花钱,哪儿来那么多钱赔偿。

姜九璃走之前,回头看了眼脸色发白的姜楚楚,说:“妹妹,三天后,不、见、不、散!”

姜楚楚整个人宛如被推入冰窖,浑身发凉。

那是一亿,而不是一块钱,她去哪儿凑那么多钱?!


从商场出来,姜九璃立马看向停在路边的红色兰博基尼跑车里的两个身影,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眼神都温柔了。

她走过去,打开车门,立马就听到两个拌嘴的声音。

“小四哥哥,可以带我一把游戏吗?”穿着粉彤彤公主裙的姜小茶,也就是刚刚爬上舞台的小女孩,她软糯糯的对着右侧的小男孩说道。

被叫做小四哥哥的小男孩,他一身朋克嘻哈装,头发微卷蓬松,额头上带着头巾,看上去极其酷炫,可惜他母亲给他取了个不匹配的名字。

姜暮斯,小名,小四。

听到自家小妹的话,姜小四无奈。

“你那么菜,我才不想带你。”

小茶妹妹撇嘴,不乐意了:“小四哥哥不爱小茶妹妹了。”

姜小四:“!!!”女人都这样吗?不满足她,就嚷着自己不爱她。当个男人好难啊!

见姜小四沉默,姜小茶一张小嘴儿翘得很高,完全可以挂油壶。

“小四哥哥真讨厌,不带小茶妹妹打游戏,就让你一直打喷嚏!”

哈秋!

哈秋!!

哈秋!!!

随着她的话落下,姜小四连打了三个喷嚏,怎么也止不住。

“小茶妹妹哈秋,妹妹哈秋,小四哥哈秋,错了哈秋,打哈秋,带你打哈秋,马上带你你打哈秋,哈秋......”

姜小四立马开局邀请姜小茶。

小茶妹妹见状,满意极了,乐呵呵的在自家小四哥哥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

“小四哥哥对小茶妹妹如此好,那就不打喷嚏了!”

宛如魔法一般,小茶妹妹的话音刚落,姜小四那连天的喷嚏立马消失了。

对于这一幕,姜小四已经对此见怪不怪。

小茶妹妹嘴巴开过光,说什么灵验什么,刚刚在舞台上她能轻而易举的取走姜楚楚脖子上的项链,全靠她这张乌鸦嘴。

姜九璃看到车内的二小只,嘴角慢慢的扬起。

当年的那场车祸,并没有撞死,她借着车祸制造自己假死的假象,瞒过有所人顺利的生下两小只。

这是她用命换来的二个孩子,这些年因为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洒满了阳光和欢声笑语。

对于当年害得她差点死掉的姜家,她这一次回来好好跟姜家的人算这笔账!

听到开门声,两小只齐齐看向姜九璃。

“璃姐。”两小只异口同声的打招呼。

姜九璃嘴角上扬,露出温柔的微笑:“事情办完了,要去哪儿吃饭?”

“吃海鲜!”两小只异口同声的说道。

看着心有灵犀的兄妹两人,姜九璃会心一笑:“好!”

用过晚餐,姜九璃带着两小只正要从商场出来,忽然迎面一个瘦小的身影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她的大腿。

“妈咪......”

姜九璃惊得戴在脸上的墨镜,直接从鼻梁上滑到唇上。

这是哪儿来的孩子?

她急忙把墨镜推到头顶,低头打量紧抱着她大腿的小孩。

一身深蓝色小西装,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

是个帅气的小正太!

“小孩,抱错人了吧?”

小家伙抬起头来,扬着一张粉雕玉琢的帅气小脸,振振有词的说:“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我妈咪!”

听着这忒笃定的语气,姜九璃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她只有二个孩子而已,可没有第三个。

别说,小家伙还真跟小四有点像?

大概是小孩子都长这样吧。

“小孩,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咪。”姜九璃纠正道。

“你是,你就是。”小家伙愤愤的一口咬定。

姜九璃正想说什么,忽然有位中年妇女跑过来。

“你个小兔崽子跑的真快,害的我好找。”

看到姜九璃站在小家伙身边,中年妇女眼神闪过慌乱,急忙收了收脸上的凶恶,脸上扬起笑容。

“哎呦你个小兔崽子,看到漂亮阿姨就走不动路了,快跟我走,该回家睡觉了。”

小家伙嫌恶的躲开中年妇女的手,不悦的瞪着中年妇女,愤愤的说:“本少爷不认识你,拿开你的脏手!”

中年妇女脸上立马露出凶恶,姜九璃捕捉到中年妇女这一异样,心底起了疑惑。

怎么感觉这个妇女不是小正太的母亲?

她目光在中年妇女身上打量了一番,发现对方穿着一般,跟小家伙身上的昂贵小西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而且他们长得也不像。

这会是小家伙的母亲?

“小家伙,你真不认识她?”姜九璃微微侧头,认真的询问道。

小家伙傲娇的说:“本少爷不喜欢她,才不想跟她认识!”

姜九璃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这小正太的脾气真是大呢。

中年妇女一听,脸色变得不太好:“什么不认识我。我是你妈,你个小兔崽子,我不就是不给你买玩具,居然不认我这个母亲。

唔......天杀的,我怎么这么可怜,居然生了这么一个白眼狼。”

中年妇女的哭天抢地,很快引来不少人的围观,甚至对小家伙指指点点。

小家伙见状,一张帅气的小脸上,罕见的急了。

刚刚这个乡巴佬妇女就是用这一招,把他一路哄骗过来,周围围观的人很多根本没人伸出援助之手。

现在,她也要用同样的伎俩骗过大家,再一次把他拐走,送到偏远山村卖了是吗?

“我不是他的儿子,我不认识她。”他大声的吼道。

这么小的孩子,断然不会说谎。

姜九璃心底有了计较。

怕是个人贩子吧?

“大婶,我也不清楚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干脆我报警,让警察来决断,有什么留着去跟警察哭吧。”姜九璃掏出手机,作势报了警。

中年妇女见姜九璃要报警,整个人都慌了,哪儿还顾得上小家伙,立马拔腿就跑了。

果然......还真是人贩子。

幸好她跑得快,不然她准让警察抓她。

平生最痛恨人贩子!

姜九璃见小家伙没动静,开口提醒道:“小家伙,坏人走了,你可以不用把我抱那么紧了。”

小家伙还是没动静,姜九璃觉得不对劲,伸手推了推他的小脑袋。

小家伙身子一软,往地上倒去,姜九璃眼疾手快把人给抱住。

看着他苍白的小脸,姜九璃心头咯噔一声。

“小家伙,小家伙......”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怀中的人儿没有丝毫反应。

二小只见状,立马上前来。

“璃姐,这小孩昏过去了。”小四开口提醒。

“璃姐,小哥哥好可怜,送医院治治。”小茶妹妹皱着小脸,担心的说道。

姜九璃看了眼脸色发白的小家伙,想了想对二小只说道:“小四你带着小茶妹妹回公寓,我把这小孩送医院,处理好就回来。”

叮嘱完,她赶紧把人给抱起来,疾步走出商场。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