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未婚妻是个高冷女总裁

未婚妻是个高冷女总裁

小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浩和老师父在山上修炼多年,习得了一身绝世好本领,如今他奉师命下山结婚,却意外发现未婚妻是个高冷女总裁。各种招数都用遍了,都没办法拿下高冷未婚妻,就在林浩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细节,竟让高冷女总裁倒贴。

主角:林浩,刘清清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浩,刘清清 的武侠仙侠小说《未婚妻是个高冷女总裁》,由网络作家“小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浩和老师父在山上修炼多年,习得了一身绝世好本领,如今他奉师命下山结婚,却意外发现未婚妻是个高冷女总裁。各种招数都用遍了,都没办法拿下高冷未婚妻,就在林浩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细节,竟让高冷女总裁倒贴。

《未婚妻是个高冷女总裁》精彩片段

江北市。

刘家别墅。

一名身穿白衬衫牛仔短裤,脚踩人字拖,肩抗蛇皮袋的年轻人站在别墅门口。

他五官刚毅,皮肤偏黑,长的有点小帅。

个头也很高,将近一米八,二十来岁。

“我已经和你们讲了很多遍了,我真是刘老爷子从山上请下来的神医,要是耽误了治疗,你们负不起责任!”林浩一本正经的说道。

几名保安上下打量着林浩,轻蔑和质疑完全写在脸上。

医术领域和其它领域不同,正常的医生从大学毕业到博士研究生毕业需要三十年左右,这样还只是实习医生,没多少工作经验。

真正有经验的医生,基本上都是五十岁往上。

而眼前的年轻人也就二十出头,能掌握多少医术?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长裙的绝美女子从别墅内走了出来。

几名保安见况,立即凑了上去,解释道:“大小姐,就是这人自称是老爷子从山上请下来的神医,您认识这人吗?”

刘清清面容冷傲,连看都不看这群保安一眼,径直的走到大门口,上下打量着林浩问道:“你是林浩?”

“嗯,你也可以叫我浩哥。”林浩咧着嘴,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跟我进来吧。”刘清清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旋即转身朝着别墅内走去。

“好嘞。”

林浩点点头,旋即将装着自己私人物品的蛇皮袋扔给几名保安,“给我找间干净的屋子,从今往后我就在这儿住下了。”

几名保安面面相觑,不知道林浩哪儿来的底气。

刘清清眼底的厌恶越来越浓,但还是冲着保安点头,示意他们按吩咐去做事。

不多时,两人进入别墅,来到一间特殊改造过的房间。

房间的病床上躺着一名年近七十的老者,脸上戴着呼吸面罩辅助呼吸,床边的几台医疗机器显示着老者微弱的生命体征。

除此之外,还有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理人员。

“刘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李自健质问道。

“这是我爷爷昏迷前从山上请下来的神医。”刘清清如实回答道。

“就他?神医?”李自健讥笑连连,绕着林浩转了一圈。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年轻人如何能和神医扯上关系?

要说他是工地的工人,保准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况且自己为了老爷子的病情呕心沥血忙前忙后,此时被这么个毛小子顶替,那不是赤裸裸的瞧不起自己吗?

事情要是传出去了,脸面往哪儿搁?

“刘小姐,老爷子的情况不容乐观,您要是让这么个不知来历的小鬼治疗,就不怕害了老爷子的命吗?”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您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还相信江湖神医那一套?”

“说的没错,现在真正医术高明的人都在各大医院,就算这小子从娘胎里开始学医,短短二十几年也不可能比李主任的医术更高明。”

旁边的几名医护人员纷纷开口。

倒不是他们刻意抬高李自健贬低林浩,而是在他们看来,这就是铁一样的事实。

“学医,最重要的是天赋,其次是有个靠谱的师傅,不然有些蠢货学医半辈子还抵不上别人七八年。”林浩撇撇嘴说道。

“你敢骂我蠢?”李自健顿时被激怒,扬起手就想打在林浩脸上,却被刘清清用眼神制止。

自己十二岁学医,曾拜江北市国际医院院长为师,那可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

满打满算学医已有四十个年头,如今是第一医院的主任,但很快就要被提拔为副院长。

论医术、论资历、论背景,江北市能超越自己的人屈指可数。

而眼前二十出头的毛小子,却敢口出狂言!

“实话实说罢了。”林浩耸了耸肩,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李自健几次三番欲言又止,随后扭头看向刘清清,“刘小姐,您若是执意让这种人给老爷子治病,我们无话可说,但刘家欠我们的报酬,必须一分不少的支付。”

“此外,若是治疗出了什么偏差,跟我们可没有半点关系,也别指望我们再去治疗老爷子。”

刘清清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

她当然听得出来,李自健这是要完全和刘家撇清干系。

但是,李自健治疗老爷子这么久,也迟迟没有治好,只是通过各种先进的药物和仪器吊住最后一口气罢了。

继续让他治疗,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倒不如让林浩放手一搏,毕竟他是老爷子亲自请回来的人。

“行。”刘清清犹豫良久,最终点了点头。

“真是糊涂至极!”李自健本想以退为进,万万没想到刘清清竟然答应了。

难道自己还比不上这么个毛小子?

李自健越想越气,索性留下来看看林浩如何治疗老爷子。

要是治疗出现偏差,任凭刘清清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也不会出手相救。

“能现场看我治病救人,是你们的机缘,都睁大眼睛瞧好了吧。”林浩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皱皱巴巴的布片。

打开布片,里面是十六根不同粗细的银针。

先将全部银针倒入酒精池里浸泡消毒,随后坐在床边检查老爷子的脉搏和瞳孔。

脉搏短促无力,若隐若现,瞳孔无光,微微涣散,显然是病入膏肓大限已至。

究其缘由,还是李自健治疗时让老爷子服用了太多抗性药物,导致老爷子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虚弱,还损伤了体内的脏器。

这种方法只能救一时,不能根治。

弄清楚身体状况后,林浩猛的一拍酒精池。

池中酒精波澜不起,却有三根银针飞了出来,只见林浩用手指连弹三下,三根银针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径直的朝着病床上的老爷子飞去。

呲呲呲。

三根银针分别刺入三处穴位,力量速度准度全都控制的妙到毫巅。

看见这一幕,哪怕是不懂医术的刘清清也被震住了,更何况李自健这些懂医术的人?

众人全都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


针灸术是医术里最难的一门。

因为人体共有七百二十个穴位,其中重要穴位有一百零八个,这么多穴位能有数万种组合。

要想吃透这些理论知识就得花十几年的时间,况且针灸术比任何医术都更加讲究经验。

每根银针的粗细不同,刺入的力道不同、深浅不同等等,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众人看着林浩行云流水的施针,动作优雅轻柔极具观赏性,便知道他肯定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搞这么花里胡哨有用吗?最后还是得看老爷子能否醒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表演杂技呢,真是丢人现眼。”

“李主任呕心沥血也才勉强保住老爷子的命,你这乳臭未干的毛小子想凭这几针就治好老爷子,简直是痴人说梦!”

几名医护人员连连开口嘲讽。

而他们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讨好李自健。

毕竟到时候李自健升任副院长,曾经跟在他身旁的忠心属下,也有晋升的可能。

“说的不错,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不是用来看的花架子。”

“以我行医多年的经验来看,你这几针毫无意义,分明是胡乱扎的。”

李自健负手而立,说着冠冕堂皇的话。

扪心自问,他得承认林浩的施针手法很厉害。

但针灸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自己学习这么多年也才懂点皮毛,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掌握多少?

只怕这点天赋全都拥有施针耍酷上了吧?

“毫无意义?那只能说明你的医术太差!”林浩毫不掩饰的讥讽,随后又猛的一拍酒精池,五根银针飞了起来。

只见林浩屈指连点,五根银针同时刺入老爷子体内。

随后长出口气,将剩余银针洗净收入布片中。

“治好了吗?”刘清清急切的问道。

“我已经强行给老爷子注入生气,但老爷子病入骨髓,还需要昏迷一阵子才能醒来。”林浩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真的?”刘清清半信半疑,下意识的看向李自健。

“可笑至极!你的施针手法花里胡哨也就罢了,针灸术更是杂乱无章,老爷子要是能醒来才怪了!”李自健不屑一顾的说道。

话音刚落,老爷子的面色渐渐红润,脉搏也渐渐趋于平稳。

刘清清看不懂这些,但她能看懂病床边仪器上显示的数据,所有数据都证明老爷子的身体正在好转,已经达到了正常人的标准。

紧接着,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动了,他缓缓伸手摘掉了脸上的呼吸面罩,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缓了好一阵,才扭过头看向刘清清,随后又把目光落到林浩的身上。

“爷爷!”刘清清欣喜若狂,箭步冲上去跪在床边紧紧抓住老爷子的手。

刘家经营着一家医药公司,在江北市也算得上富豪家族。

只可惜十几年前,刘清清的父母遭遇车祸身亡,她便从小跟在爷爷身边长大。

对她来说,天底下没有人比爷爷更亲更重要。

看见眼前的一幕,李自健等人如遭晴天霹雳,话到了嘴边又全部咽回去。

事实胜于雄辩,不论他们承不承认,林浩确实治好了老爷子。

回想起刚才说的那几句话,此时就像是一道道响亮的巴掌抽在自己脸上。

行医这么多年,李自健头一次尴尬羞愧到无地自容。

“李主任,是您救了我吗?”刘为民看着李自健问道。

听见这句话,李自健更是羞愧到满脸涨红,“不是我。”

“老爷子,我叫林浩,是我救了您。”林浩咧嘴一笑,大步走到病床边。

“当初我还抱过你,一转眼你长这么大了,我都没认出来你,时间过得真快啊。”刘为民感慨道。

刘清清从包里拿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李自健说道:“李主任,这张卡里有两百万,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李自健眉头一皱,不悦道:“咱们之前谈好的不是三百万吗?”

“我们当初签合同的时候约定好了,要治好我爷爷才是三百万,可现在治好我爷爷的人是林浩。”刘清清回答道。

李自健几次三番欲言又止。

在没有治好刘为民的情况下,只是照顾了他半个多月,就能拿到两百万,已经是很高的报酬了。

可就当他准备收下银行卡的时候,后面的医护人员不满意了,“刘小姐,假如您饿的时候吃了九个馒头还没饱,直到吃第十个才饱,难道前面九个都白吃了吗?”

“同理,我们呕心沥血的照顾了半个月多,难道做的都是无用功吗?”

“兴许老爷子的身体早就在我们的治疗照顾下康复了,只不过是被林浩捡了便宜!”

这几句话说出来,顿时让李自健恍然大悟。

他自问这段时间对刘为民的治疗是有效的,而林浩毕竟才二十出头,刚才的针灸术更是毫无章法,简直就是胡扎乱刺。

自己行医这么多年,在针灸方面也不过是懂点皮毛,难道林浩的实力能在自己之上?

那不是扯淡吗!

“说的没错,老爷子最后能醒来,真正的功臣是我们才对。”

“至于这小子,纯粹是运气好捡了便宜。”

李自健底气十足,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主任辛苦忙活了这么久,两百万确实少了,给他们三百万吧。”刘为民站出来打圆场说道。

自家做的是医药生意,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和医院搞好关系。

而李自健将来要升任副院长,那是万万不能交恶的。

“爷爷,目前账上能拿出来的钱,就只剩下两百万了……”刘清清苦涩的回答道。

自从老爷子病倒,刘清清再也无心工作,导致公司损失了好几个大订单,得罪了不少客户。

再者李自健等人治疗的时候,用的全都是进口仪器进口药物,每天的花费平均下来最少也要五十几万。

“实在拿不出这笔钱,打欠条也是可以的,我相信以刘家的信誉,还不至于赖账。”李自健笑吟吟的说道。

“那……也行。”刘清清见爷爷点头,旋即拿来纸笔写下欠条。

“既如此,那就不打扰了。”李自健拿着银行卡和欠条,心满意足的带着人离开别墅。


刘清清目光一转,看向林浩说道:“请再给我一些时间,等到刘家渡过难关,我给你的报酬绝对不会比李主任少。”

“太见外了,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林浩乐呵呵的笑着。

“什么意思?你救了我爷爷是不假,但我们什么时候是一家人了?”刘清清冷傲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悦。

从刚见到林浩的时候,她便觉得此人言行举止轻浮。

尽管他救了自己的爷爷,可她还是生不出什么好感来。

“老爷子没跟你说嘛?”林浩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婚约,上面有两个小手印,分别是林浩和刘清清幼年时留下的。

“既然提到这事儿了,那我来解释解释吧。”刘为民接过话茬,一五一十的讲解起来。

听完以后,刘清清整个人在原地愣了许久。

原来在自己两岁的时候,就和林浩订下了娃娃亲。

过世的父母知道这门婚事,爷爷也知道这门婚事,唯独自己到现在才知道。

“像这种婚约不具备任何法律效益,我是不会认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刘清清抢过婚约,毫不犹豫的撕成粉碎扔进垃圾桶里。

她才二十三四岁,一旦结婚就意味着怀胎生子,然后再相夫教子,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想要的是事业上的成功,让刘氏公司站上更高的台阶。

更何况,她对林浩没有半点好感,嫁给他无疑是天方夜谭。

“胡闹!”刘为民脸色一沉,气的连连咳嗽。

别人不知道的林浩的身份,但他知道林浩是华夏第一神医柳华阳的亲传弟子。

当初双方缔结婚约的时候,刘家高兴的不得了。

只可惜柳华阳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别就是二十多年未见,直到刘为民病危时才试探性的联系柳华阳。

柳华阳得知消息后,才让林浩下山救人,顺带着与刘清清完婚。

“谁要嫁谁要嫁!反正我不嫁!”刘清清的态度极为坚决,撂下这句话后扭头就走。

“哎。”刘为民长长的叹了口气,想要点出林浩真正的身份。

可转念一想,这样会显得太过势利。

年轻人的事情还是得年轻人自己去处理,林浩的身份固然不简单,但自己也不忍牺牲孙女一生的幸福。

“老爷子,正所谓日久生情,清清现在对我没感觉也是正常的。”林浩笑着说道。

“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快追上去吧,多相处相处才能拉近关系。”刘为民说道。

“嗯。”林浩点点头,转身快跑着追了上去,跟着刘清清进入地下车库,坐上了一辆红色保时捷。

刘清清神色不悦,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启动车子就离开了别墅。

看着繁华热闹的都市,林浩心中感慨万千,这可比山上枯燥无味的生活有趣多了。

为了拉近彼此关系,林浩不断寻找话题,可刘清清性格冷傲,连一句话都懒得搭理。

不多时,车辆停在一家银行门口。

刘清清在车内稍微补了个妆,旋即朝着银行走去,只留下一句话,“在车里等我。”

“噢。”林浩无奈的点了点头。

尽管她没明说,但林浩能猜出来她是去银行申请贷款了,毕竟刘家的情况摆在那里。

本以为洽谈贷款的事情需要很久,结果没两分钟刘清清便出来了。

看她锤头丧气的模样,林浩已然猜到结果,“银行那么多,没事,咱们换一家。”

于是,又驱车前往下一家银行,依旧是无功而返。

紧接着第三家、第四家……

所有银行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全都拒绝给刘家贷款。

要知道刘氏公司虽然不大,但是在江北市的信誉非常好,以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唯一的可能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搞事。

而整个江北市有能力做到这件事情的人,屈指可数!

“清清,咱们是不是被人针对了?”林浩试探性的问道。

“嗯,应该是谢氏集团私底下给这些银行打过招呼。”刘清清皱着眉头,只感觉肩上有无穷的压力。

父母逝世,爷爷大病初愈,公司里几百号人等着发工资,可账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先拿到钱,也仅仅是让公司维持运转,还得再想办法拿到订单。

那么多的困难挡在她面前,可是此时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咋了?难道咱们和谢氏集团有仇?”林浩问道。

“我家的事情你别管,哪怕我们家最后破产了,我砸锅卖铁也会支付给你不低于李主任的报酬!”刘清清本来就很烦,又听着不待见的人在耳边嘀咕不停,更是火冒三丈。

“其实……我一点也不缺钱,你要是在银行借不到钱,可以找我借。”林浩从屁股兜里拿出一张黑金银行卡。

“全国限量十张的黑金卡?你这张是假的吧?”刘清清先是一愣,随后满脸的质疑。

像这种限量的银行卡,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得到。

哪怕是谢氏集团在江北市拥有不俗的实力,放眼整个华夏也不过是蚂蚁一样的存在,都不具备申请黑金卡的资格。

反观林浩穿的普普通通,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值钱的东西,怎么可能拥有这么罕见的银行卡?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卡,反正师傅说他这辈子赚的钱都在里面了,不至于是假卡。”林浩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你要是不信,可以跟我去银行验证。”林浩不由分说的拽着刘清清下车,前往最近的银行。

才刚刚走到银行门口,就听见门口的保安驱逐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们行长现在忙得很,根本没空见你。”

“我们是来取钱的。”林浩晃了晃手里的黑金卡。

刘清清脸色尴尬,恨不得远远的站着与林浩撇清关系。

因为,但凡有点眼力见的人都能猜到,那张黑金卡十有八九是假的。

果不其然,保安从林浩手里接过黑金卡打量一番后,直接扔在了地上,一边用脚踩一边辱骂道:“你小子是不是脑子有病?拿着假的黑金卡想来我们银行骗钱?哪儿来的滚哪儿去!”

“给你脸了?”林浩让着刘清清,那是看在她是女人,又是自己未婚妻的面子上。

除她以外,其他人算个屁?

林浩用力推开保安,旋即捡起黑金卡,带着刘清清去到了旁边的自助取款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