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北境战王小说

北境战王小说

白玉求瑕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历经了多少年的血雨腥风,多少次生死较量,陈宁终于重返都市,回到这个生他养他的城市。这么多年来他自问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更无愧于国家,可唯独有愧的便是对他的家人们,对他挚爱的妻子。如今陈宁的回归,势必要给爱妻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

主角:陈宁,宋娉婷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宁,宋娉婷 的武侠仙侠小说《北境战王小说》,由网络作家“白玉求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历经了多少年的血雨腥风,多少次生死较量,陈宁终于重返都市,回到这个生他养他的城市。这么多年来他自问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更无愧于国家,可唯独有愧的便是对他的家人们,对他挚爱的妻子。如今陈宁的回归,势必要给爱妻一个安稳无忧的未来。

《北境战王小说》精彩片段

北境戈壁,数十万钢铁洪流与严阵以待的护卫,在封神台前整整齐齐的排列成三十个方阵。

戈壁滩上,硝烟滚滚,长城外血色弥漫。

所有护卫全都满眼崇拜地望向封神台上的那个人。

那个坐镇北境五年,带领他们屡挫来犯之敌,奠定龙国繁荣稳定的青年——陈宁!

陈宁身材挺拔,眸如星辰,目光扫过每一名精英都迎来坚毅的回应。

“此役,我方浴血奋战,大败敌寇于戈壁,歼敌三十六万!”

“陈宁累功获封护国称号——”

传令员宣读完毕,等待着陈宁上前领命。

但陈宁此刻却停在了原地。

所有封疆大吏全部将目光集中到了身穿蟒纹戎装的陈宁身上,面露疑惑。

“护国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直看着手机,还面露凶色?”

“陈帅向来庄重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封神大典上,让几十万人等他一个?”

台上议论纷纷,数十万将士也疑惑不解。

陈宁拿着封存五年的手机,一条条看着里面的信息。

“我怀孕了。”

“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你这个懦夫!”

“爷爷不让我生下来,说是野孩子,但这就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

“看见了吗,是个女儿,叫清清,就是有些瘦。”

“清清一岁了,爷爷不让她住在家里,我们只好搬走了。”

“清清两岁了,生了一场大病,我把房子卖了。”

“清清四岁了,在幼儿园被小孩欺负,我们惹不起,她今天管我要爸爸,我给她看了你的照片。”

“五年了,你为什么一个消息都没有,你是不打算认我们母女吗?”

“陈宁,你死了吗。”

“陈宁!你回来啊!快来救我的女儿,她要被人换心了!黄得志要买清清的命啊!”

“陈宁,我要拿自己去换女儿的命了,我不会再苟活了,我们来生再见。”

“狠心的男人,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这个懦夫,你这个罪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时间停留在十分钟前。

五年来,近百条信息,至此戛然而止。

陈宁不断地摇着头,他嘴里不停地念着。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

“娉婷,清清,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陈宁倒退几步,突然怒火攻心,眼前一黑,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护国!”

身边的护卫急忙上前扶住陈宁,宾客们纷纷议论起来,连严整的阵中都出现了一丝骚乱。

“护国——护国——护国——”

阵中传来护卫们自发的呼喊声,进而转变成阵阵雷鸣般的呐喊。

犹如山崩海啸,向大漠四周扩散,惊得翱翔的雄鹰从高空跌落,草原上的牛羊都不敢肆意动弹。

陈宁在护卫们的呼唤声中醒来。

他站起身,保持着原来的那份肃穆。

伸手一压,校场瞬间鸦雀无声,只听见风沙在耳边回响。

陈宁双目猩红,不断压制住涌上来的怒意。

“全员听令!取消休假,进入一级守备状态!”

“随我进驻中海!”

......

当日,中海市全城戒严,交通管制。

所有人都听闻最近要在中海附近举行演练。

华韵医院,黄家名下产业。

这是一家打着私人医院的幌子,从事黑暗交易的魔鬼洞窟。

无数走投无路的父母将儿女带到此地,换取绵薄的钱财。

无数少男少女被诱拐至此,被人剖心挖肺,肆意买卖。

而华韵医院因为背靠黄家,在中海关系通天。

尽管遭人深恶痛绝,尽管连连有人上访举报,却总能化险为夷,整改几天后,继续安然无恙。

手术室内,几名穿着白褂的人消毒着器具。

手术台上,小女孩慌张地躲在角落,看着眼前的人拿出一把把泛着银光的手术刀。

“叔叔,清清想回家......”

穿着白褂的人笑眯眯地走过来,摸着女孩儿的头发道。

“很快就会回家的,睡一觉就好了。”

女孩儿看见那人拿出粗壮的针头,十分害怕,拼命地摇着头。

“不要,我要妈妈,我要找我爸爸!我不要打针!”

两边穿着白褂的人立即上前按住女孩挣扎的手臂。

“别动!你家里已经把你卖了,给我老实一点!”

眼前的医生卸下了伪装,露出一张满是疤痕的脸冲着女孩恶狠狠道。

“给我按住她!”

女孩嚎啕大哭,眼睁睁看着装满液体的针管注入自己瘦小的胳膊里。

面目丑陋的那人狞笑了起来。

痛苦中,女孩眼前浮现了照片上爸爸的身影,渐渐昏睡了过去。

爸爸,你在哪?

忽然,一阵轰隆声响,陡然压垮笑声,震的人耳膜生疼。

“那是......飞机??”

“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几天演练,以后天天都要听这该死的动静!”

“把福尔马林拿来,准备切除手术。”

“等等,飞机怎么越来越大......妈的,要撞过来了!”

窗外的鹰隼号低空掠过医院的楼顶,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十几层破窗而入!

只听得一声剧烈的撞击,窗户玻璃瞬间迸裂成碎片,各种仪器、瓶罐散落一地。

福尔马林从破碎的容器里流出,一颗完整的心脏滚落在地,一股刺鼻的酸腐味瞬间扩散。

来人站起身,正是一身蟒纹戎装的陈宁!

陈宁一眼就看到那掉落在地上的心脏,而手术台上的女儿清清更是昏迷不醒。

陈宁的心脏突然骤停,他千赶万赶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

“不!!!”

他额头青筋暴起,血红的瞳孔已经快要涨破!

陈宁跪在手术台前嘶吼了一声,仿佛被死神附体一般,疯狂起来!

“你们都该死!!!”


医院的保镖闻讯而来,看着眼前暴怒的陈宁,十分胆寒!

“我要杀了你们!”

陈宁像只猛兽冲进人群,手中拿起手术刀,一刀刀从这群医生、护士、保镖们的身上划过。

刀刀刺穿动脉,鲜血喷涌而出,将陈宁身上的戎装染红。

这些被医院高价聘请来的保镖在陈宁刀下如同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呼吸间的功夫,小小的手术室内已经血流成河,横满了尸体。

陈宁丢下了手术刀,再次来到女儿的床边。

他捧起女孩的脑袋,双目流下血泪,满脸的悔恨。

但他很快发现,女儿的衣物完整,身上也并没有手术的痕迹。

仅在手臂上发现了醒目的针眼,应该是刚刚注射麻药。

有惊无险,女儿差一点就要遭毒手!

陈宁抱起熟睡中的女儿走出门,心情大起大落,十分庆幸。

门外,几十名混混手持着砍刀从楼道两侧朝陈宁冲上来

“他妈的,敢来董爷的地界撒野,给我砍死他!”

陈宁拿起绷带将女儿绑在怀中,迎着人群欺身而上。

他抬腿踢断来人的肋骨,一拳将其打翻。

随后夺过手中的砍刀,左劈右砍。

陈宁为避免女儿受伤,刀刀照着对方致命的位置砍去。

一时间,惨叫声接连不断,断臂残肢满天飞,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这帮混街头,收保护费的小混混哪里见过这样的狠人?

这他妈是真的杀人不眨眼啊!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赶紧打电话通知董老大,快!”混混头目打电话叫人。

电梯已经被关闭,陈宁只能一层层杀出去。

被砍怕了的混混纷纷后退,让开一条路,唯恐躲避不及,让自己也挨上一刀。

陈宁从上杀到下,来到了地下停尸房。

停尸房内,陈宁怔在了原地。

数百张病床上,躺着数百个被剜去了器官的尸体。

他们都是少男少女,最小的还不过三岁。

他们被绑在病床上,在冰冷的停尸房里,慢慢死亡。

“一群禽兽!一帮人渣!”

陈宁眼里满是猩红的怒火。

喊杀声不断传来,他紧了紧怀中的女儿,赶忙从安全通道出去。

医院外,突然一阵骚动,几十辆军用卡车停在了门口,上面乘坐着上千名武装人员。

他们以反恐为由,拉起了警戒线,路过的人群纷纷围观。

“快看快看,这么多士兵,是来演练的吗?”

“屁!你看那是谁,那是董天宝!”中年人看出了苗头。

“董天宝是谁?”年轻人似乎不知道这个名字。

“董天宝你都不知道?他是东城区的霸主!中海的武装部长!是这家禽兽医院背后最大的靠山!”

中年人的解释让年轻人恍然大悟。

“那他们来这里,说是反恐,实际上是......”

伴随着声音落下,上千名身穿迷彩服的士兵,从车上跳了下来,训练有素的集结。

“快!”

“快!”

车刚停稳,

紧接着,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男子,也从一辆军用吉普车上走了下来。

正是混混打电话求救的老大——董天宝。

“一排、二排,封锁街道,给老子把医院包围起来!”

“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哪怕是一只鸟,都不准让它进出!”

董天宝声音洪亮如雷,下车后当下就做出了命令。

紧接着,董天宝又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命令道:“其余的人,跟我一起进去。”

“我他妈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动我董天宝的人!”

话音落下,一个个士兵迅疾涌入,全部真枪实弹。

瞬间就将医院里的每个角落给牢牢包围了起来。

“全都不许动!违者格杀......”

进场的士兵纷纷愣住,整个医院已经成了一片尸山血海,只有一个男子抱着孩子站在血泊中间。

那人脚踩着最后一名幸存者,在众目睽睽之下生生踩断了他的咽喉!

所有士兵将枪口对准了中央的陈宁。

这已经不是恐怖袭击的事情了,这他妈是魔神降世啊!

此人极度危险!必须立即击毙!

而此刻,董天宝刚刚到场,便一眼看到了浑身是血的陈宁。

陈宁的目光射向了士兵中间的董天宝,声音十分冰冷道。

“小宝,你要杀我吗?”

随着话音落下,天空中突然传来阵阵剧烈的轰鸣,一架架大型运输机从头顶飞过。

遮天蔽日的伞兵犹如蒲公英绽放,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医院四周。

三千特勤空降兵,北军最锋利的尖刀以雷霆之势迅速占领各个制高点。

十几架武装直升机紧随驶来,悬停在陈宁身后。

直升机上,一道道绳索落下,从上面滑下来一个个特战精英。

所有人子弹上膛,无数红点瞄准着对面士兵的头颅,只待护国战神一声令下!

 


对面的士兵纷纷惊慌不已。

这该怎么办?

我们是地方武装,人家可是血战沙场的虎狼精锐啊!

“报告少帅!武装部已被我虎贲旅占领,无一反抗,请您下令!”

侍卫队长典褚向陈宁敬礼道。

陈宁冰冷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士兵,盯着躲着人群中的董天宝。

“缴械!!!”

随着陈宁一声令下,所有武装士兵全都扔下武器,胆怯地低下头颅,不敢升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啊,老巢都给人端了,还反抗什么?

陈宁将女儿递给典褚回军医院检查,走到董天宝的面前。

“啪!”

狠狠地扇了他一个巴掌!

董天宝倒飞出去,又爬了回来,浑身颤抖地跪在陈宁脚边磕头道:“少帅,我知错了!”

陈宁没有再看他一眼,让他浑身直冒冷汗。

董天宝曾是陈宁的亲卫,替陈宁挨过子弹,也被陈宁从死神手里多次救回来。

退伍后他便驻守中海,比起普通的士兵,他更加清楚少帅的脾气。

他知道陈宁这次不会再念及旧情了。

云鼎山庄,黄家私人别墅

一众富商在此宴会。

餐桌上,各种珍馐美食琳琅满目。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眼前的绝色女子吸引。

女人身材曼妙,样貌非凡,穿着性感的内衣在一群大腹便便的男人面前尽力地摆弄身姿。

女人线条完美,每一次轻摆,都牵动起胸前的波涛汹涌。

主位上的中年男子摇晃着红酒杯,欣赏艺术品般咂了咂嘴。

“想不到令无数男人觊觎的宋家三小姐,竟然对艳舞也十分精通。”

众人纷纷大笑了起来,有的还顺势吹起了口哨。

宋娉婷被男人们肆无忌惮的眼神肆意侵犯,屈辱地流下眼泪。

但她无法拒绝,她要救她的女儿。

她只能卖力地表演,让他们满意。

“黄老板,您这次宴会可是让我们大饱眼福了,只不过......”

“这两片布料实在是太碍眼了。”

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起身走向了宋娉婷,伸手就要去摘胸前的内衣。

宋娉婷急忙双手护住了胸,却被他一巴掌扇飞在地!

“妈的!臭婊子,还给我装,给我脱了!”

“脱!”

“脱!”

“脱!”

众人纷纷起哄,全中海最富权贵的一帮人此刻成了青楼里的看客,兴奋地叫嚷起来。

男人压在宋娉婷身上撕扯,宋娉婷拼命地挣扎,此刻她的脑海里浮现了陈宁的身影。

她痛苦地嘶吼:“陈宁!你在哪!”

“轰!”

别墅的大门突然爆炸成粉末,剧烈的冲击波席卷大厅,将站着的保镖全都掀翻在地。

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躲在桌下的富商们纷纷抬头看向门外。

一架武装直升机悬停在半空中。

一个浑身杀气的男人一步步向大厅内走来。

“什么人敢在这里放肆?妈的,不想活了!”

白色西装男,手挡着光线,看着眼前接近的男子,直接骂道。

陈宁犹如魅影,眨眼闪到白色西装男面前,捏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一把提起。

陈宁看到已经昏厥过去的,身无片褛的宋娉婷,怒气直冲!

咔嚓!

白色西装男被捏碎了喉咙,被陈宁随手扔在了地上。

众人看到此景,慌忙呼救:“来人啊!来人!”

但无论他们怎么呼喊,门外却没有一声回应。

云鼎山头,已经沦为了修罗炼狱。

众人带来的所有护卫全部被机枪打成了碎片,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此刻,被气浪掀翻的保镖渐渐清醒,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明情形的黄得志见状,有了底气,连忙命令保镖。

“他妈的,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赶紧把这个人给我扔出去!”

众保镖纷纷掏出甩棍,向着陈宁一拥而上。

陈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富豪们还以为他被吓傻了,全都兴奋了起来。

陈宁眼中寒芒闪过,双手一甩,两把沙漠之鹰握在手中。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枪响,十几名保镖全部爆头毙命。

开枪了??

杀人了!!!

这是什么魔鬼啊,敢当众枪杀这么多人的啊!

完了!完了!

眼看着陈宁拎着枪一步步向他们走来,众富豪心中恐惧连连。

有心脏不好的,直接心肌梗死了过去。

陈宁扫了他们一眼,十分不屑地冷笑一声。

径直走向了中间位的黄得志。

黄得志满头冷汗,忍不住后退几步。

“你是黄得志?”陈宁冷峻的声音传来。

黄得志不敢撒谎,只能不住地点头。

“你要我女儿清清的心脏?”

“是是......不不不,不是......啊!”

黄得志凄惨的叫声传来,陈宁一脚踩断了他的右腿。

众人听得是一阵胆寒,连头都不敢抬。

“华韵医院,这个人贩子窝点,是你的?”

陈宁继续平静地问,声音里没有丝毫色彩。

黄得志这下不敢再点头,只能不停地摇着脑袋。

“不不不,不是我的,只是挂名,只是挂名!”

“你撒谎。”

陈宁语气平淡,一脚碾碎了他的脚掌。

“啊——”

“真的不是啊!是一伙缅南的家伙搞的,你女儿清清是宋家人得知我女儿需要换心脏,想要我的投资,才来主动联系我的,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啊!你饶我一命吧!”

黄得志跪地求饶,连连磕头。

此时,特战队乘坐直升机赶来,清理战场。

典褚向陈宁敬礼汇报:“报告少帅!华韵医院已经被夷为平地,人贩团伙尽数剿灭,成功解救174名少年儿童!”

陈宁的目光从一阵哆嗦的富豪们身上掠过。

“你们不是喜欢看人脱衣服吗?”

“全部给我扒光了,滚下山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