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厉少娇妻身家万亿

厉少娇妻身家万亿

千千有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精心设计的阴谋,南初晴被毁了清白,还被赶出家门。五年过去了,她带着萌娃们回归,虐渣斗极品,步步为营,每一场都赢得漂亮。只是南初晴没想到自己忙着虐渣,儿子们竟也没有闲着,都会给自己找爹了。

主角:南初晴,厉南城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初晴,厉南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厉少娇妻身家万亿》,由网络作家“千千有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心设计的阴谋,南初晴被毁了清白,还被赶出家门。五年过去了,她带着萌娃们回归,虐渣斗极品,步步为营,每一场都赢得漂亮。只是南初晴没想到自己忙着虐渣,儿子们竟也没有闲着,都会给自己找爹了。

《厉少娇妻身家万亿》精彩片段

妇产科待产室。

南初晴忍者肚子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拨通手机。

“展池,你在哪里?医生说要家属签字,我好怕......”

“没空,我在上班。”展池冷冷淡淡地说道。

南初晴还没能继续说话,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南小姐,你家属什么时候到?已经开了三指,很快要生了。”

“我......你等一下。”正在南初晴打算再打电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她欣喜地出门,却看到展池正小心翼翼护着一个女人。

“展池,今天好像是南初晴的预产期......”女人贴在展池怀里,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像是故意这么说。

“哼,不要管那个女人,怀了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她预产期和我无关。”展池冷淡地说道。

而刚走出门的南初晴,恰恰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展池的话像是针扎一样刺痛着她的心脏,隐隐作痛,她感觉到整个世界都旋转不停,所有的自欺欺人在这一刻被瓦解。

她逼迫自己恢复神智,她喊住了前面的人,“展池!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你混蛋!你不是人!”

展池听到有人喊他,听声音他搂着怀里的女人停下脚步,冷冷地回身,看着大腹便便的南初晴,脸上尽是嫌恶之意。

“我没碰过你,怎么会是我的孩子?”展池冷嘲一声,“我们分手了,我竟是没想到你还怀着个野种要生下来?南初晴,你想让我喜当爹?蓁蓁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我的。”

“不......我生日那天,我明明是和你在一起的,你明明和我......”南初晴急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想要解释。

“你这个女人够了没有!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现在还想拿着个小野种来恶心展池吗?你到底是不是人!”陈蓁蓁伸手将南初晴的手从展池的胳膊上拿开,眼里充满了厌恶,“这是我的男人,是你可以碰的吗!”

这个时候,展池的手机响了,他转身去接了个电话。

只剩下南初晴和陈蓁蓁。

陈蓁蓁护着自己的肚子,勾唇冷笑:“南初晴,你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给别的男人生孩子还想缠着展池?你到底要不要脸?爬上了别的男人床上,你以为那个男人是展池吗?”

南初晴不敢置信地看着陈蓁蓁,“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生日那天,和你上床的不是展池,而是......”陈蓁蓁面对着展池打电话的方向,把他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在展池挂电话走过来时,她话锋一转,“南初晴,不怕告诉你,那男人,是我设计来玷污你的,展池也看了精彩的视频......”

南初晴气得浑身发抖,抬起手一巴掌落在矮她半个头的陈蓁蓁脸上,“你不要脸!我对你那么好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的留学学费和生活费是我家给你出的,你抢男人就算了,为什么要陷害我毁掉我的清白!”

陈蓁蓁捂着脸,“你说呢?凭什么你可以出身那么好,有宠爱你的亲人,还有宠爱你的男朋友?而我什么都没有?”

“所以这就是你对我做出下三滥手段的理由吗?陈蓁蓁,你怎么那么贱!”南初晴气得抬手就要抽陈蓁蓁几巴掌。

陈蓁蓁抓准了机会,见着展池越走越近,她就顺势倒在地上。

“初晴,你为什么要打我?我肚子里怀着展池的孩子,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冲着我来,但是你不要伤害展池的孩子......”陈蓁蓁直接摔在地上,捂着肚子,拧紧眉头很痛苦的样子,喊着说道,“展池我肚子好痛......”

展池脸色一沉,箭步上前,一把推开南初晴,蹲下来紧张地问道,“蓁蓁,你没事吧?”

“展池,你不要怪初晴,她只是接受不了我怀上你的孩子,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别的男人的......你不要怪她,她是不小心推到我的。”

“展池,我的肚子好疼,宝宝......救救宝宝......”

展池连忙把陈蓁蓁抱起来,在经过南初晴身边时,冷着脸说道,“如果蓁蓁和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真是瞎了眼会喜欢你!以后我们互不相欠!”展池恶狠狠地说道。

南初晴看着展池护着陈蓁蓁,她红了一圈的眼睛倏而冷淡了起来,她朝着展池的背脊说道,“展池,你承诺过我父母照顾好我的,互不相欠?这些话,你亲自和他们见面赔罪吧,告诉他们,你没有办法对在一起时说过的话负责了!”

“滚开!”

南初晴被展池用力一推,她撞到了什么,痛得她无法呼吸,一旁的护士连忙扶着她,喊着医生,“医生,她羊水穿了!”

“家属呢?”医生问道。

南初晴握着医生的手,“我签字......”

未婚先孕的她哪里敢跟家人说?

家里人一开始就不同意她跟展池在一起。

展池费尽了心思才讨得父母的欢心,把她交给他。并且让她跟着他一起到国外留学,刚好陈蓁蓁也想留学,她的父母觉得她在国外多个照应也是好的,就资助了陈蓁蓁留学。

展池一口咬定孩子不是他的。

那孩子是谁的?

生日晚会那天她遇到的男人是谁?

躺在手术床上,脑海中浮起那漆黑的夜晚。

他......到底是谁?

五年后。

“欧耶!”南天下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转账成功的字眼时,咻的一声站起来,跳着小苹果版的tyle舞蹈。

“不好!有黑客侵入!”坐在一旁捧着书看的南君临,发现异常,连忙趴在了电脑。

对方开始查他们了?

南君临肉呼呼的小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

而另一边,厉氏集团。

“厉总裁,咱们的系统,基本崩溃了。”苏特助擦着一把冷汗。

四个技术人员都无法确定对方的准确地址,对方的地址,像是在地图上漫游一般,前一秒在南极,后一秒则是在北极,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在电脑黑屏前一秒,地址显示是在月球!

连续几个月,厉南城的瑞士银行账户都会莫名其妙地被转走一笔钱,那点钱对于厉南城来说,虽然数目不大,但是他岂能容忍对方莫名其妙地取走他的东西。

所以这一天,厉南城请了国内最强大的黑客,为的就是黑对方的电脑,想查清楚到底是谁。

谁知道,他们五个人,都无法攻破对方的电脑,取得信息。

坐在黑色皮椅上的男人,欣长的身子,懒慵的靠着椅背,一双狭长而阴鸷的凤眸,一片寒洌,所折射出的冰渣子,足于让人心惊胆颤。

空气中,凝聚着一股寒冰的气息!

杀气!冷冽!

“厉、厉总裁......”苏特助咽了咽口水,看着眼前的男人坚毅冷硬的下巴,以及紧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他浑身的神经,没由来地紧绷了起来。

“苏特助,黑厉氏集团的顶级黑客,无论花多大的资金,都要给爷揪出来。”厉南城那双宛如千年寒潭的凤眸,半眯着盯着电脑说道。

对方让他觉得好奇,每一个月转走一笔钱的时候,都会留几个字:花钱消灾。

“厉总裁,可是这两名黑客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技术部用尽了资源和数据分析,都无法确定他们的准确位置。”苏特助捏了一把冷汗,“小丁丁和小当当可是这一年异军突起的黑客,就连国际情报局都在找他们。”

“连国际情报局都要找的人,那么我们必须先发制人,必须先找到他们。”厉南城冷冽的黑眸,盯着屏幕看,无意间点出了一张照片,他看得眼眸微眯。

“是,厉总裁!”苏特助明白了厉南城的意思。

在其他人退下去之后,厉南城盯着黑屏,他用了自己的军用电脑,凭着他大学时期做黑客的经验,顺利地进入了对方的电脑。

在遥远的米兰国度,两宝贝坐在电脑前,相视一看:“爹地用他的电脑试图调查我们?君哥,现在咋办?”

“反黑!当然不能让他那么快知道我们的存在,要不这就不好玩了。”南君临小脸深沉。

那沉稳的气质根本就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所拥有的。

南君临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很快地就控制住了对方的电脑。

厉南城移动鼠标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电脑被控制了,正当他想要开启自毁电脑的绝密资料程序时,黑屏幕上出现一张别有用意的动图。

动图上还配了让人喷血的字儿。

“dalin,奴家现在一个人在家啦,求抱抱呦,约吗。”

厉南城看得,阴鸷的黑眸倏地一闪,眸光凛冽而泛起了一抹促狭。


不知道为何,对方的行为,并没有让他暴怒,心底反而是勾起了一股好奇心。

对方发来的图片和文字挑衅,让他看着那么一瞬间有些接应不暇。

他这算是失了财又被调丨戏了吗?

他厉南城坐拥江山,岂能任由被对方牵着鼻子耍得团团转?

所以,他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发个照片我看看效果如何,不适合的话可不约。”

语气中充满了挑剔和倨傲的气息,南家兄弟看得都暗自自叹不如。

“君哥我来!”南天下眼里闪过一抹邪恶,他抢过电脑,然后打了几个字:“保证大镁铝一枚呦,配合度指数五颗星。”

厉南城冰眸一眯,“爷喜欢珠圆玉润的女人,爷除了追求精神满足之外,还追求现实的满足。”

南天下大眼圆瞪,一瞬间风中凌乱,内心吐槽,爹地你的节操掉了一地啦!

“保证让你心满意足呦。”像是黄婆卖瓜一般吆喝着。

厉南城嘴角邪笑,直奔主题,“要不咱们先聊聊彼此的默契,宝贝,你喜欢爷吗?”

冲了两瓶牛奶的南君临,咬着奶嘴走过来,刚好看到这么一幕,他瞬间对着电脑屏幕喷了!

“玩这么大?天弟你这是被反击了,加油,攻他!”南君临擦了擦屏幕,然后翘着小二郎腿,懒慵地靠着沙发,一副看好戏地看着电脑。

南天下深吸一口气,心一横,“哎呦喂呀!Dalin,喜不喜欢,你不知道的嘛?”

“你不说,爷怎么知道?”厉南城整张脸阴沉了下来,幽深眼眸死死盯住屏幕。

爹地节操无下限啊,南天下看得浑身带劲,抬起小手飞快打字。

“现在的男人啊,嘴上功夫了得,殊不知啊,呵呵......”

嘲讽和蔑视不言而喻。

厉南城眼眸一眯,“宝贝儿,放心。”

南天下打着字,“难道dalin是传说中的脑袋大智商低的男人?”

厉南城嘴角一抽,“你这么说,爱因斯坦会杀了你的!”

“哈哈哈哈哈!”

南君临和南天下盯着屏幕,毫无节操地大笑了起来。

他们的爹地,真好玩儿!反应敏捷嘛!不笨,还很毒舌!

厉南城看对方和他敢杠上了,“宝贝,要不咱们再约见一次?”

对方先前有提过那一夜的字眼,想必是调查过他。

“君哥,这男的好强悍,说不过他啊。”南天下赶紧搬救兵。

厉南城加码回应,“要一起见面吗?”

卧槽!

南家兄弟双双倒地,居然摊上了个比他们还无节操的男人!


而那个无节操的男人还是他们的爹地!

 

南君临很平稳地打字,“什么都可以?”

 

厉南城看着电脑,“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南天下看到这里,两条小眉毛皱成了一条毛毛虫,爹地私下怎么这样啊!

 

他们要把妈咪拐回国的念头,是不是该打消了?

 

还未待南君临出手,厉南城再发过去了一句话:“你每个月从我户头上转走一笔钱,到底用意何在。”

 

南天下回道,“钱当然是用来花的呗,难道用来烧的啊?”

 

而瞎聊了一会儿,厉南城可以断定对方并没有恶意,他方才放松了警惕。

 

近几个月以来,他的户头,每个月都会被转走三十万。能够从他户头上动手脚还不留下痕迹的人,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不过他有个疑问,为什么对方每个月只是转三十万,而不是更多的金额。

 

很显然的,对方有着足够的把握不被追查到是什么人。

 

厉南城,“宝贝,要不,我每个月给你不止三十万,咱们见个面,你觉得咋样?”

 

南天下看得,满脸黑线,他忙扭头看着咬着奶瓶的君哥,问道,“君哥,怎么办?”

 

“凉拌。”南君临翻了个白眼。

 

“我很贵的,达咩。”南天下道,“打叉,不可!”

 

厉南城问道,“说吧,你黑我公司的系统,转走我的钱,目的何在?”

 

南天下,“宝贝我缺钱花呀,刚好你坏事做太多,我替你花钱消灾,挡挡煞气,我是好人,快感谢我,求顺毛,求勾搭呦!”

 

厉南城怎么都拐不了对方说出实情,唯有顺着对方,“那你喜欢什么?什么都可以哟!”

 

 

南天下连忙平静下来,“做戏做全套,你喊我宝贝,我开心嘛,厉三少。”

 

 

厉南城挑眉,“连我是谁都知道?”

 

能够掌控他电脑的,甚至是还能知道他名字的,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

 

南天下直接丢了一个卫生球:“笨蛋,不知道怎么黑你公司,转你钱来着?”

 

厉南城对对方更有兴趣了,只要和对方这么磨叽耗着,肯定能够套出更多爆料,“你每次为什么只转三十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