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总裁他非婚不可

总裁他非婚不可

卿尔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身在异国他乡,居然邂逅了初恋情人,一夜缠绵,第二天竟被狠心抛弃。苏雨凝本想带着孩子找个老实人嫁了,却不想看似温柔无害的丈夫,一朝变脸联合小三算计谋夺她苏家的财产,甚至还敢伤害她的女儿!苏雨凝再也无法忍受,花式虐渣,从此前夫前妻各走一边。

主角:苏雨凝,厉千勋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雨凝,厉千勋 的武侠仙侠小说《总裁他非婚不可》,由网络作家“卿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在异国他乡,居然邂逅了初恋情人,一夜缠绵,第二天竟被狠心抛弃。苏雨凝本想带着孩子找个老实人嫁了,却不想看似温柔无害的丈夫,一朝变脸联合小三算计谋夺她苏家的财产,甚至还敢伤害她的女儿!苏雨凝再也无法忍受,花式虐渣,从此前夫前妻各走一边。

《总裁他非婚不可》精彩片段

夜深了,驱车驶进宅子的银色法拉利闪着远光灯,滴滴的鸣笛嘹亮的响彻整个别墅。

“妈咪……”睡在床上的两岁女儿被窗外刺耳的鸣笛吵醒,睁开惺忪的双眼,闪过一丝惧意,扯了扯苏雨凝的衣角,“爹地回来了,我好怕……”

苏雨凝眉眼微微凝滞,化作唇边苦涩的笑意,伸手替女儿掖了掖被角,“青青乖,睡觉吧!没事的,妈咪会在这里守着青青。”

随着苏雨凝话音落,砰地一声,客厅的门被人大力的撞开,男女的调笑声瞬间近在咫尺。

“呵呵呵,钦冰,你慢点别急啊!”衣着暴露的女人故作娇柔的转身拍开陈钦冰在她裙底的手,却极为技巧性的将胸前的一片肌肤在陈钦冰的眼皮子底下展露无遗。

陈钦冰打了个酒嗝,伸手搂住柔若无骨贴在自己怀里的凌韵儿,抚上她裸露的颈背,处处点火,“不急?是吗?是吗?是吗?”

“诶呦……”怀中凌韵儿哪里受得住陈钦冰这般动作,一声娇软陶醉的娇呼流溢出口。

男女不堪入耳的声音从客厅传来,苏雨凝皱了皱眉,陈钦冰今天怎么又带个女人回来了?

床上的女儿睡得极不安稳,不停的翻身。苏雨凝轻轻拍了拍青青的后背,哄着女儿重新入睡。

客厅的声音愈加肆无忌惮,苏雨凝咬咬牙,起身披了件外衣,轻手轻脚的关了女儿卧室的门,朝客厅走去。

客厅中此刻火热升温,陈钦冰流肆的目光从黑发尤物的雪白的大腿一路往上打量,波涛汹涌的呼之欲出的娇艳欲滴的红唇。

这般毫不遮掩的目光,惹得凌韵儿一阵娇羞,挺着傲人的胸脯,若有似无的在陈钦冰的胳膊上蹭,不依的捶着陈钦冰的胸口,娇嗔的说道,“钦冰,你好坏啊!刚刚弄疼人家了!”

“那我就用一整晚的时间好好疼你如何?来日……方长。”陈钦冰狭长的眉眼一眯,伸手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将怀中的女人毫不怜惜的推向墙壁,伸手欲要扯下她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

啪的一声,客厅的主灯被摁开,正被浴火焚身的男女,唇舌已然纠缠在一起,一时间被刺眼的灯光所打断。

“谁啊!”怀中的凌韵儿不满的皱着眉头,看着突然出现在客厅的苏雨凝一愣,恍然笑了,“呦,我还以为是谁呢?钦冰,雨凝姐在家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这么撞见我可是很难为情的,毕竟我和雨凝姐可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你不厚道啊!”

陈钦冰邪肆一笑,搂住凌韵儿的柳腰,朝着她的胸口看了一眼,惹得凌韵儿又是一阵情难自禁的娇喘。

瞧着因为不知所措,脸色有些发白的苏雨凝,陈钦冰肆无忌惮地吻上了凌韵儿的朱唇,一边吻,一边拿眼神挑衅的看着苏雨凝。

“钦冰想必是生日酒会喝醉了,多谢凌秘书把他送回来。你请回吧!钦冰我来照顾。”苏雨凝微微垂首,因着气愤嘴唇轻抿,指甲攒进了血肉,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

苏雨凝伸手想要去扶陈钦冰,没想到刚刚碰到陈钦冰的胳膊,却被他大力的推开,踉跄了几步,险些跌倒。

“你看吧,我就说,即便是我在这个女人面前左拥右抱,她眼皮都未必会抬一下。”陈钦冰噙住凌韵儿的耳坠,一阵轻咬。

“雨凝,什么秘书不秘书的!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她是我的女人么?”

凌韵儿身子一软,凑上红唇吻上陈钦冰的喉结,一阵舔舐。陈钦冰喉咙一紧,返身抱着凌韵儿带进怀中。

嘤咛一声,凌韵儿脸上带着歉意,眉目却分外张扬,冲着苏雨凝道,“雨凝姐,不好意思啊,钦冰的魅力实在太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希望雨凝姐成全!”

苏雨凝卷翘的睫毛颤了几下,娇嫩的唇瓣几乎咬出血来,深呼了一口气,“既然如此,是我打扰到二位了!如果二位不介意的话,往前十五米就是卧室,谢谢配合!”

“这里是我家!我想在哪里做?和谁做!是我的自由,你管得着吗?难道说,你想一起?”苏雨凝的平静出乎陈钦冰的意料,只见他邪肆地挑起唇角,恶趣味的笑着。

苏雨凝静静的站在玄关处,按在开关处的手忘记了收回,便看到陈钦冰大步走上前,还未及反应,陈钦冰霸道的伸手,一把扯开她披在肩上的外衫,伸手强搂着苏雨凝不足盈握的腰肢,凑近她惊愕的脸,在她苍白的唇上辗转吮吻。

只是一瞬间失措,苏雨凝的脸迅速恢复到面无表情。知道她反抗不了,睁着平静无波的眼睛,闭紧着牙关,不让陈钦冰的舌吻得逞。

两人的眼睛对视,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尽了漠然,谁都没有情动。

“苏雨凝,吻你,味同嚼蜡。啊呸!我怎么忘了,你好像已经三年没有被男人碰过了吧!”看着苏雨凝数三年如一日的晚娘脸,陈钦冰顿觉无趣,恹恹的推开了她。

冷不防的身体后撤,重重的磕到了书架的一角,苏雨凝忍着腰后的锐痛,扶着书架站起来,挺直了身子。

“真不知道你怀上那个野种的时候,那个把你抛弃的男人是怎么上你的?!在床上跟个木头一样,挺尸吗?无趣!去,给我拿拖鞋过来!瞪什么瞪!苏雨凝,我说的你没听明白吗?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野种,水性杨花!这些肮脏的词汇苏雨凝之前从来没有想到,会从文质彬彬的陈钦冰嘴里说出来。他可是被媒体封为二十四孝好丈夫的陈钦冰啊!可一年多来,这些词却每日都缭绕在她耳边,就从来没停过。

苏雨凝苦笑着,木然的擦着自己的唇,仿佛上边沾染了极脏的东西。从鞋柜里找出拖鞋,放在陈钦冰的脚边,长发散落,遮住了苏雨凝眼中的隐忍。

“陈钦冰,我不想跟你吵。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离婚协议我已经让律师着手准备的,我明天就从这里搬出去。这么晚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上楼了。”

苏雨凝转身准备上楼,柳眉紧锁,她担心客厅刚刚的动静太大,女儿醒过来,看到这一幕可就糟了。

“搬出去!离婚!你爸那个蠢货,没钱装什么慈善家,欠了那么多外债死了倒干净,八百万的债还指望着我替他还呢!你有什么资格把离婚这件事说的这么轻巧?嗯?”陈钦冰借着酒意,微眯着眼睛极为蔑视的俯视着苏雨凝。

 


苏雨凝回头觑了一眼陈钦冰,兀自的笑了,“陈钦冰,别忘了我爸给我一百万的嫁妆,是李氏餐饮最初的启用金,我享有百分之十五的原始股权。如果我把这些股权全部抛售,八百万的外债还清也绰绰有余。”

“苏雨凝,你是在威胁我吗!”陈钦冰剑眉轻拧,咬牙切齿道。

“我没有那个心思威胁你,钦冰。我只不过希望离婚协议的事情尽快解决罢了!这件事情拖了三年,够久了。”苏雨凝淡漠如昙花,脸上的神色极为清贵,没有半丝龌龊,相较之下眉目狰狞的陈钦冰倒是显出几分阴险。

“你个人尽可夫的贱人早就预谋好了是吗?看着公司没上市隐忍不发,现在刚刚上市,在这个时候提出来离婚,不是威胁我是什么?”

“还整日在我面前假清高,呆在这个宅子里不问世事,去TMD的高不可攀!老子三年没碰你,倒是你给自己长脸了,老子今天就要你尝尝被人骑的滋味!”

陈钦冰一把扯过苏雨凝的手腕猛地一甩,将她禁锢在怀里,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李总,我是钦冰啊!那天您不是说我夫人做的点心不错嘛?我今天就让她再做一些,亲自给您送过去。”

苏雨凝身子一震,震惊的看向陈钦冰。听着电话那头的李总油腻的港台腔,一阵恶寒。“哟,那怎么好意思呢!怎么阔以劳烦尊夫人这样的美人大半夜跑一趟呢!我在金海湾的会所,你知道了啦!”

“好的,李总,最近商谈的那份合同就麻烦您了,我一并送过去。”苏雨凝投向陈钦冰愤恨的目光几乎能将他燃尽,可陈钦冰依旧和李总谈笑风生,熟视无睹。

“只要我满意,合同的事情好说啦!”李总愉悦的说道。

“把你送给李总尝鲜之前,我可要好好调教一下,省得你败坏了李总的兴致。”陈钦冰挂掉电话,挑唇一笑,伸手放开苏雨凝。

苏雨凝一见陈钦冰松了禁锢,转身想要往楼上跑,却不想陈钦冰伸脚一勾,砰地一声,苏雨凝摔倒在地,手腕狠狠的磕在了茶几上。几不可闻腕骨折断的脆响被果盘落地的破碎声遮掩。

苏雨凝闷哼一声,尖锐的刺痛袭遍全身,看着无力垂下的手腕,怎么也使不上力!

陈钦冰欺身而上,双眼发红如同饿狼一般,一把扯掉苏雨凝的睡衣,垂首牙齿狠狠的啃咬着苏雨凝脆弱的颈项。

“放开!陈钦冰你疯了!”苏雨凝拼尽全力挣扎,却不想反被凌韵儿冲上来,顺势扇了一耳光。

啪的一声,只见凌韵儿扬起柔媚的笑意,朝陈钦冰放电,“这么不会伺候男人,还怎么做取悦李总,这耳光就是给你开窍用的!”

说罢,凌韵儿朝陈钦冰的献上香吻,“钦冰,我的手好痛!”

“来我看看啊!宝贝!”陈钦冰嫌恶的从苏雨凝的身上爬起来,转身怜惜的捧着凌韵儿的纤纤玉指,一只手极不老实想在凌韵儿的胸口抚摸。

凌韵儿透过陈钦冰的肩头看向苏雨凝,嘲讽的眼神明显。正妻又如何?她照样把她像蝼蚁一样踩在脚下。

苏雨凝只感到脸颊火辣辣的痛,白皙的脸瞬间五指痕迹明显。松了口气,撑着茶几艰难的爬起来,眼神定定的看着陈钦冰,“你喝醉了!我先上楼了!”

“雨凝姐,钦冰的话,一向都是说一不二,李总是我们公司上市后的第一宗大买卖,这答应李总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凌韵儿甩着她傲人的G奶扭腰摆臀的勾住陈钦冰的胳膊,字字珠玑,媚眼如丝,挡住了苏雨凝的去路。

“这胸做的不错,比你的脸做得好很多,看来力和医院张医生的手艺见长,不如你去见李总好了!陈钦冰向来都喜欢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千万别让他失望才是。”苏雨凝眼皮微抬,悠悠的声音飘过,直接绕开了凌韵儿,朝楼上走去。

“啪——!”凌韵儿被苏雨凝说的脸上清白交加!追上苏雨凝,不由分说,抬手又是一记耳光便甩在了苏雨凝的脸上。

“还当自己是苏家大小姐呢!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鬼样子!老爷子一死,你连这宅子中的一条狗都不如!李。夫。人。”

被凌韵儿咬重的李夫人,苏雨凝听着格外刺耳,神色哀伤的看着她身后作壁上观的陈钦冰。

当初知道她未婚先孕,找不到孩子的父亲,病急乱投医,只想尽快给孩子找一个好父亲。当时的陈钦冰虽然身无分文,但却温文尔雅,处事果敢有担当,她以为她终于找对了人,没想到,却是老天跟她开了个玩笑。如今这苦果,也只有她自己吞下。

见自己被苏雨凝华丽丽的无视掉,凌韵儿立刻冲陈钦冰撒娇道,眼神有意无意的往楼上瞟。

陈钦冰冷冷的看着苏雨凝挺直了脊背,未停顿的步伐,邪魅的勾了勾唇角,挑起凌韵儿的下巴,“苏雨凝的软肋是她的女儿。想不想上楼跟我玩点刺激的!”

凌韵儿何等聪明,一点即透,“那我们还等什么?”说着,凌韵儿跟在陈钦冰身后上了楼。

听见身后跟进的脚步声,苏雨凝拧眉,转身挡在女儿的卧室门前,“你们做什么?”

“我来看看我的女儿,顺便……”陈钦冰摸着凌韵儿的腿,狠狠的拍了一下,“青青的卧室我好像从来没和女人在那里玩过,想想看还蛮刺激的!所以,苏雨凝,少管闲事,给我让开!”

陈钦冰伸手拨开苏雨凝,苏雨凝死死的抓着门把手,不肯挪动半步。

“妈咪……我怕,妈咪……”青青早就被门外的响动惊醒,跌跌撞撞的下床,拍着纹丝不动的门,发出迷糊的梦呓。

“别怕,青青乖,回床上去。”苏雨凝和缓了语气,对着门板柔声说道。

陈钦冰趁着苏雨凝分神,一把扯开苏雨凝,将门锁转开。

眼见着门被开了一条缝隙,看着门外爹地与妈咪不好的脸色,青青敏锐的感觉到气氛的不对。

看着狰狞逼近的陈钦冰,青青哇的一声抑制不住大哭起来!

“青青,快过来!到妈咪这儿!”苏雨凝一看陈钦冰不善的脸色,出声唤道。

青青手背抹泪,想要跑向苏雨凝身边,却被陈钦冰堵在门口截住,拎着青青的衣领,将小人提了起来。

青青被衣领勒住,拼命的拍着陈钦冰的手,哭声更加凄惨,陈钦冰大声怒喝,“青青,不许哭!否则我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摔死你!”

 


青青被陈钦冰吓得拼命忍住,但是仍是制不住打嗝,一边艰难的回头看着苏雨凝。

“乖!站在这里,不许动,爹地给你看一件好玩的事情!你说好不好!”陈钦冰朝苏雨凝挑挑眉,故作温柔的擦着青青脸上的泪水,眼中的警告意味颇浓,将她安置在正对着床的小椅子上。“好好睁大眼睛看着,爹地要教你一些新的东西。”

凌韵儿媚然浅笑配合上前,跪坐在床前,伸手去解陈钦冰的腰带。

“青青,闭上眼睛!不要看!”苏雨凝面色一痛,忍着浑身锐痛,冲进卧室,挡在了女儿面前,想要抱着女儿离开这间肮脏的卧室。

却不想这一切被陈钦冰看在眼里,快她一步,起身揪住她的头发,逼迫她仰起脸与他对视。“苏雨凝!长能耐了是吧!”

“钦冰,放过青青!她还是个孩子!”苏雨凝淡漠的面具撕裂,努力抑制住气得颤抖的身子。

“放过她?苏雨凝?你陪我玩吗?可是你刚刚的表现让我极度不满意!所以我还是觉得,我们青青陪我玩更有意思!”陈钦冰阴嗖嗖的笑着,看着苏雨凝背后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捂着眼睛的青青。

苏雨凝脚底生出一股寒意,陈钦冰选在今日撕破脸皮,当真是什么也不顾忌了。闭了闭眼睛再睁开,苏雨宁的眸子里布满厉色,“陈钦冰,你禽兽!这些年苏家并没有亏待你半分,你今天这么做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陈钦冰不以为意的耸耸肩,粗粝的手指掐住苏雨凝纤细的脖子,一寸一寸的使力,让她呼吸困难,却不至于窒息而死。

“苏雨凝啊,苏雨凝,看来你这么多年,被你那个没脑子的老爹惯得,除了不知道怎么讨好男人!连怎么求人都忘了。我在你们苏家当牛做马,讨好你爹,讨好你,怎么你连最基本的看人脸色都不懂了呢?”

“今时今日,你难道还觉得我娶你,我就应该感恩戴德吗?”陈钦冰一声冷笑,扯着苏雨凝的头发将她拖到凌韵儿面前,“韵儿,你不是恨这个女人了么,你不是盼望今天盼了两年多了么,现在我把她交给你了!”

“你什么意思?”苏雨凝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钦冰。

“我亲爱的苏大小姐,您不会真的相信钦冰跟你分房而居这三年,守身如玉吧!他是男人,不是讨好你猫狗,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怀孕了!是钦冰的孩子!”凌韵儿笑眯眯的看着肿起半边脸的苏雨凝,尖锐的指甲缓慢的划破苏雨凝的脸。

苏雨凝头皮被陈钦冰扯得生痛,挣扎无用,苍白的脸上一丝丝血迹慢慢流下,“如果今天你们两个的目的是羞辱我未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我无话可说。我会和他离婚,这点请凌小姐放心!”

“羞辱,苏小姐未免也把我想得太高尚了些,我要的不是你跟他离婚,我要的是你的一切。我要把你虚伪的面具撕碎,看着你可怜的、卑微的、肮脏的匍匐在我的脚下!”凌韵儿伸手一把扯过苏青青,将她从凳子上拖下来。

“凌韵儿你够了!别碰她!”苏雨凝看着青青跌倒在地,为了不让苏雨凝担心,拼命忍着不哭的委屈眼神,心疼的快要窒息。

苏雨凝挣扎着想要起身,被陈钦冰一脚揣在了肚子上,狠狠的跌坐在地上。

凌韵儿看着勾起娇艳的红唇,看着苏青青的眉眼,“苏雨凝,你说这苏青青的身世要是被媒体曝光了会怎样?”

苏雨凝狠狠的朝凌韵儿瞪了过去,想要起身,却被陈钦冰大力的摁住肩膀,力道之大,仿佛要把她的肩胛骨捏碎不可。

“苏雨凝,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凌韵儿蹲下身子,慈爱的摸着青青的头发。

“三年前,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靠着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进入你父亲的公司做科研工作。却看到了你——苏雨凝。”

“我们年级相仿,你却像一个公主一样,受尽所有人的恭维与宠爱。你就站在那里,所有人都恨不得围着你转,看着你那和善的笑意我恨不得撕烂你的脸!苏雨凝,那个时候我嫉妒快要发疯了!”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时候我故意端着滚烫的咖啡送到你面前,失手打翻,弄脏你的衣服。想着你肯定会暴跳如雷,在众人面前面红耳赤的责骂我,这样你伪善的面具就会被当众揭穿,而我这个可怜的助理就会得到众人的同情。”

“可是你偏偏,什么也没做,举着被烫得通红的手,关心的问我有没有被烫到,还向责骂我的主管求情。当所有人都用羡慕崇拜的眼光看着你的时候,我却被忽略在你的身后!那是本该属于我的目光啊!凭什么都看向你!”

“凭什么!我比你差不了多少,可是你不努力什么都有,而我拼尽全力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苏雨凝不可置信的扭头,“没想到这些年,你竟然这么恨我!”

“呵呵,就是因为你,主管为了讨好苏大小姐,你走之后就把我开除了,你知不知道被苏氏集团开除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人从工作能力到品性都是火兰货,我只能在上不了档次的餐厅打一些零碎的散工,受人白眼。”

“不过,后来也多亏了你的引荐,让钦冰找我合作,帮他开餐饮公司。苏雨凝,你是我见过最天真的大小姐,把这么好的丈夫推到我面前,我想不动心都难!不知道你是太信任我了,还是太信任钦冰了?”

“我是太相信我自己了。”苏雨凝苦笑着。

“苏雨凝,没了老头子,你就什么也不是!这些年你欠我们的,就从今天开始还吧!对了你要是跪下来求我的话,也许我会考虑对你下手留情一些。”

看着苏雨凝没有露出她想象之中的诚惶诚恐,只是平静无波的眸子只是闪了闪,凌韵儿的目光狠厉起来,抚上苏青青的脖子,收拢指尖。

“听钦冰说,这小杂种对果仁过敏,你说要是我不小心喂她吃错了什么,是不是很好玩啊!”

“妈咪!”苏青青挣扎着,可是喉咙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小脸因为呼吸困难涨的通红,只能弱弱的唤着苏雨凝。

“凌韵儿,放开她!如果你真的认为我做错了什么,你冲我来!青青是无辜的!”苏雨凝如同一只发怒的母豹子,狠狠的盯着凌韵儿,却换来陈钦冰蓄满浑身力气的一记耳光!

苏雨凝只觉得额头撞到了桌角,脑子嗡的一声,口腔里血腥味弥漫开来,她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