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极品赘婿

极品赘婿

大葱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重点大学录用的文学院学生宋浩然,还没有开始大学生活,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还给了他一个上门女婿的身份,谁也阻挡不了他求学走仕途之心……正巧再过不久,这个朝代便会举行一次大考,宋浩然想借此机会证明自己。

主角:宋浩然,董怡萱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浩然,董怡萱 的武侠仙侠小说《极品赘婿》,由网络作家“大葱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重点大学录用的文学院学生宋浩然,还没有开始大学生活,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还给了他一个上门女婿的身份,谁也阻挡不了他求学走仕途之心……正巧再过不久,这个朝代便会举行一次大考,宋浩然想借此机会证明自己。

《极品赘婿》精彩片段

“找到了!”

大宋国,董将军府内。

一个身穿喜袍,面色惨白的年轻人,被董府家丁从水井中捞了起来。

年轻人名叫宋青,字浩然,今天本来是他“嫁”董府的大喜日子,岂料拜堂时新娘子直接翻脸,更是说与猪狗过活也不和他过。

宋浩然羞愧难当,更是无颜面对反对这门婚事的母亲,所以便投井自尽。

“估计是死了。”

摸了摸宋浩然的脉搏,一个年纪稍大的仆人叹息了一声。

另一个家丁不以为然。

“哼,死了也活该,就凭他还想跟大小姐成亲?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就是!老夫人要求他入赘本就是婉拒,岂料这人厚颜无耻,想都没想就同意!“

就在一帮人七嘴八舌时,宋浩然便猛地睁开了双眼。

“诈尸了!?!”

宋浩然突兀的睁眼,把周围的家丁给吓了一跳。

而宋浩然看着周围一群古代人打扮的家伙更是一脸懵逼。

这是哪个拍电视剧的剧组不成?

宋浩然依稀记得自己正在开车,一辆失控的水泥罐车把他给撞进了湖里。

原本以为自己在劫难逃,没想到醒来就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突然,一段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朝他涌来,直接撞开他的脑海!

仅仅片刻,宋浩然便瞪大了眼睛。

我,穿越了!?

来不及细想为什么,他立马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份上。

原来,这落魄青年名叫宋青,字浩然!

其父亲曾为大宋国立过赫赫战功,年轻时与董老将军是好友,为尚且年幼的宋青定过一门婚事。

只是后来家父陨落,宋家便走向了没落,董老将军乃信守承诺的人,纵使宋青父亲已死,依旧促成了两人的婚事。

而刚刚那仆人口中的董家大小姐,乃是现如今当朝大将军董占军的独女,董怡萱!也就是与宋青定有婚约的对象。

董怡萱可是赫赫有名的上将军独女,金枝玉叶,对于自己的另一半自然是看的极重。

而宋青本人学识一般,长相也平平,自然不可能成为董怡萱心仪的对象。

前几日,董老将军奉命前去北境镇压外族,故而董怡萱才敢当着众人的面悔婚。

深知一切后,宋浩然愣了许久,最后不由轻叹。

得了,穿越就穿越吧,非得穿越成一个身世凄惨,遭遇可悲,一穷二白的人。

老天爷啊,里可不是这么写的!

就在宋浩然思考时,一个中年妇人在一群人的拥簇下走了过来,而她身边跟着一个穿着光鲜的年轻男子。

“宋青,你还认得我?”

妇人鄙夷的看了宋浩然一眼,询问道。

宋浩然搜索了一下记忆,便立马想了起来,这妇人是董老将军的妻子,董怡萱的母亲。

而他身边的年轻男子名叫董聪,是董老将军的小儿子,有名的纨绔之子。

董老将军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在宫中当御林校尉,今日在宫中当差没有回来,二女董怡萱更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整个董家,除了董占军将军一人,其余所有人对这门婚事都持反对意见。

宋浩然想回话,可现在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娘在问你话呢,你聋了还是哑了?”

董聪见宋浩然没有,上前踢了一脚,董老夫人摆了摆手制止了董聪。

“宋青,你投井自尽,我董府可无人逼你。如今你大难不死,切莫在外胡言乱语,坏了我董府名声,否则,休怪我无情!”

冷冷的说了一句,董老夫人便离开了去。

“三爷,他这么办?”

见老夫人离开,家丁朝着董聪问。

“我说宋青,我姐不逃婚才怪了,你还投井?笑死老子!把他丢到猪圈,任他自生自灭。"

“是。”

随后,宋浩然便被家丁丢进了一个空置的猪圈中。

北方初春的夜晚,不说天寒地冻,但依旧冷的让人拿不出手来,加上浑身湿透,宋浩然很快便感觉到自己体温变高。

作为现代人的他很清楚自己此时正在发烧,如果不退烧估计就要冻死在这猪圈了。

难不成刚穿越就要这么憋屈的死了?

宋浩然不甘,拼命挪动着身子,在猪草中找到了几株草药嚼碎咽下,又用杂草把自己盖住,祈求自己不要挂掉。

第二天早上,宋浩然慢慢醒来,除了浑身剧痛与虚弱以外,情况已经比昨晚好了许多,自己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保住性命后,宋浩然便揣度起了当下的形势。

自己穿越的这个朝代名叫大宋朝,但没有出现在历史书上过,是一个架空的世界,大环境和北宋以及明朝差距不大。

这个朝代的皇帝刚驾崩不久,最近刚登基的是一个尚且年幼的皇子。

考虑到圣上心智未成熟,如此只是一个傀儡而已,真正掌权的其实是太后李氏。

但凡和太后沾亲带故的都鸡犬升天,占据了大半个朝野。

这些早就不是什么皇家秘事,基本人尽皆知。但又与平民百姓有什么关系?

如今自己的处境凄惨,若要翻身,按照身为现代人的他来讲,一个就是做生意,第二个就是考员,也就是考取功名。

反而做生意需要本钱,宋浩然可是穷的叮当响,这条路只好暂时打消念头。

不过大宋朝为了快速吸取人才,朝廷放宽了科举考试的条件,将三年一期改为每年一次。

想到那近在咫尺的乡试,宋浩然眼前一亮。

他回顾记忆里,发现宋青本来就是一名秀才,只可惜资质平平,数年来皆是落榜。

如今自己要是考中进士,身份自然是脱胎换骨,到时候也有了翻身的机会。

现在既然宋浩然接管了这具身体,自然不会吝啬于替他完成这个小小的心愿,况且无论怎样,对他自己来说,这也是个绝佳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

乡试对于宋浩然来说,完全就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因为他本来就是一名文科生,更是拥有硕士学位!

古代科考虽然也不是那么容易,但他记忆中流传千古的文章可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想及此,宋浩然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乡试?有点意思。就拿会试作为我送给这世界的第一个惊喜吧!”


 

 

宋浩然正雄心勃勃的想着自己未来考到进士的场面,忽然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宋浩然微微一愣,随后苦笑起来,自己貌似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刚才那饥肠辘辘的感觉,让他瞬间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董府家大业大,还有一位朝廷大将为支柱,权利滔天,自己就算是考到了进士也很难与其匡抗衡。

 

 

 

 

 

 

 

宋浩然捂着灼烧的肚子,循着宋青记忆中的伙房走去,想要弄点吃食补充自己的能量。

 

 

 

 

 

 

 

此刻早已经过了董府的膳食时间,伙房内除了一些打扫的丫鬟,便只剩正在一旁休息的火夫。

 

 

 

 

 

 

 

“你好,这里还有一些剩下的食物吗。”宋浩然脸色苍白的说道,他从未感觉如此饥饿。

 

 

 

 

 

 

 

火夫长慢慢抬开眼皮,看到宋浩然,摆了摆手:

 

 

 

 

 

 

 

“不好意思,膳食时间过了,一律不做事。”

 

 

 

 

 

 

 

宋浩然眉头一皱,心想宋青也太惨了,连下人都丝毫不买他的帐。

 

 

 

 

 

 

 

这时候一旁的丫鬟阴阳怪气的对着伙夫道:“这是新来的姑爷,你小心一点。”

 

 

 

 

 

 

 

火夫态度丝毫没有变化,反而带着鄙夷:“原来是姑爷啊,不好意思,刚才没认出来。”

 

 

 

 

 

 

 

“剩下的膳食都已经拿去喂狗了,这里还有两个馒头,姑爷要不要先填填肚子。”

 

 

 

 

 

 

 

伙夫随手从一处柜子拿出两个漆黑发硬的馒头,显然放了许久,宋浩然只感觉人格被践踏,肺都快气炸了。

 

 

 

 

 

 

 

但他很明白自己的现状,先不说地位,就凭借这具手无缚鸡之力的身体,宋浩然也无法反抗什么。

 

 

 

 

 

 

 

他深深的看着眼前的人,仿佛要将其铭记一般,随后接过那两个黑硬馒头,转身离去。

 

 

 

 

 

 

 

宋浩然心中暗自发誓,近来之耻,当永世铭记,他要成为人上人,要洗刷现在的一切。

 

 

 

 

 

 

 

他恨的不是眼前这个伙夫,而是整个董家!

 

 

 

 

 

 

 

将两个已经发酸的馒头吃掉,宋浩然终于恢复点力气。随后董府角落找了一个废弃的柴房,打扫一番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处。

 

 

 

 

 

 

 

根据脑海中的回忆,宋浩然知道自己这副身体有个母亲和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妹妹。

 

 

 

 

 

 

 

自从父亲去世后,老母便一手拉扯着宋青和他妹妹宋灵儿长大,日子过得清贫却安宁。

 

 

 

 

 

 

 

他不禁回想起在过去的世界里,父母肯定也在担忧着自己的去处,只是,他这辈子,恐怕都再也无法向二老尽孝了。

 

 

 

 

 

 

 

既然自己已接替了宋青,那刘氏和宋灵儿就是他仅剩的亲人,自己定会用心照顾。

 

 

 

 

 

 

 

想及此,宋浩然眼神也渐渐变得柔和,便想回家看看她们。

 

 

 

 

 

 

 

从柴房起身,宋浩然来到董府大门,正欲出门,便被看门的家丁拦住。

 

 

 

 

 

 

 

“哟,姑爷,这事要出门?不好意思啊姑爷,老夫人担心您的身体,不许您出去。”

 

 

 

 

 

 

 

欺人太甚!

 

 

 

 

 

 

 

董浩然想了想,便拱手道:“麻烦小哥帮忙转告一下老夫人,就说浩然牵挂老母,欲回家看看。另外,大宋婚约制度,不管是嫁入,还是入赘,都有回门的规矩,浩然不能坏了习俗。”

 

 

 

 

 

 

 

“麻烦小哥行个方便。”

 

 

 

 

 

 

 

说着,宋浩然从口袋里摸出了几个铜板放到了家丁的手里。

 

 

 

 

 

 

 

见宋浩然态度诚恳,家丁也不好说什么,其中一人便去通报,不多时董府的三公子董聪便跟着家丁走了过来。

 

 

 

 

 

 

 

董聪见到宋浩然还能站起来,十分惊讶:“宋青,你命可真大。我娘同意你回门,不过,我姐不在,我只好凑个礼数陪你这个姑爷回去一趟。”

 

 

 

 

 

 

 

说着董聪还扬了扬手中贴了红纸的猪肉。

 

 

 

 

 

 

 

宋浩然可不信董府有这么好心,这董聪分明就是派来盯着自己的,不过宋浩然却拱了道谢:“有劳三弟。”

 

 

 

 

 

 

 

“呸!你也配叫我三弟?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早去早回,老子事儿多着呢。”

 

 

 

 

 

 

 

冷冷的哼了一声,董聪便朝外走去,宋浩然面色铁青紧随其后。

 

 

 

 

 

 

 

宋浩然为了节省时间,忍不住加快了速度,约莫一个时辰后才到了城外老家,望见了那两间破败的茅草屋,心头忍不住一酸。

 

 

 

 

 

 

 

多年以来,刘氏为了养育这对儿女,就算是自己不吃不喝也要省下钱财给他俩,足见其用心良苦。

 

 

 

 

 

 

 

“以后,我一定会让你们成为整个大宋最幸福的人!”

 

 

 

 

 

 

 

心中叹了一声,宋浩然便踏入家门,而她母亲刘氏以及妹妹也早就梳洗打扮,在院子里等着回门的宋浩然。

 

 

 

 

 

 

 

“孩儿不孝,路上耽搁,见过母亲。”

 

 

 

 

 

 

 

见到老母,宋浩然却是眼泪纵横,慌不迭跪下给刘氏磕了三个响头。

 

 

 

 

 

 

 

“你,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

 

 

 

 

 

 

 

刘氏真是有激动又无奈,连忙和宋灵儿一起搀扶起了宋浩然,心里却泛起了暖流,儿子终于成亲,也算了却了她的一桩心愿。

 

 

 

 

 

 

 

不过很快刘氏便发现不对,向后望了望似乎在等什么人:“儿啊,怡萱呢?怎就你一人回门呢?”


 

 

“这......”

 

 

 

 

 

 

 

宋浩然正想解释,这时门口的董聪却走了过来,解释道:“老夫人,不好意思,我姐今日在庙里烧香,我便替我姐过来一趟。”

 

 

 

 

 

 

 

宋浩然有点纳闷,这董聪居然能好心替自己想说辞。

 

 

 

 

 

 

 

只见董聪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宋灵儿,心中顿时了然,这杂碎不知道在打什么歪主意。

 

 

 

 

 

 

 

宋灵儿从小体弱多病,但也出落的水灵灵,被董聪眼神看的十分害怕,躲在了宋浩然身后。

 

 

 

 

 

 

 

“三少爷,你这是做甚?我与家母舍妹有许多话要讲,你在这多有不便,麻烦回避一下。”

 

 

 

 

 

 

 

董聪也不生气,嘿嘿笑了笑,把手里的猪肉放下,拱了拱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我在外面到处转转。”

 

 

 

 

 

 

 

说着董聪便离开了去。

 

 

 

 

 

 

 

刘氏不是傻子,看的出来宋浩然和董家人的关系有点微妙,不由的猜出了什么,再看到宋浩然狼狈的模样,心中顿时心疼不已。

 

 

 

 

 

 

 

“儿啊,在董家可还好?”

 

 

 

 

 

 

 

“这......”宋浩然迟疑片刻,刘氏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世道讲究门当户对,所以我才极力反对这们婚事,不曾想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既然已回到家了,就不要再挂念董家那些是非,母亲为你烧桌好菜为你接风洗尘。”

 

 

 

 

 

 

 

宋浩然心思一沉,实在不忍心让刘氏难过,忙安慰道:“母亲放心,浩然不会辱没我宋家名声,待到乡试开考,孩儿定会考取功名振兴家门。”

 

 

 

 

 

 

 

听见这番话,刘氏眼角忽然变得湿润了。

 

 

 

 

 

 

 

过去宋青也曾说过相似的话,只是数年来皆是落榜。

 

 

 

 

 

 

 

但今时今日由宋浩然嘴里说出来,却不知不觉地让人十分信服。

 

 

 

 

 

 

 

“好儿子,若是你父亲还在世,肯定也会为你这鸿鹄大志庆幸自豪,母亲也欣慰得很。”

 

 

 

 

 

 

 

宋浩然微微颔首,也替母亲拭去了眼角泪珠,转而又看向了一旁的妹妹。

 

 

 

 

 

 

 

“灵儿,身体如何了?”

 

 

 

 

 

 

 

“多谢兄长关心,灵儿的身体已无大碍。”

 

 

 

 

 

 

 

宋灵儿点了点小脑袋,话虽这么说,声音却十分虚弱,宋浩然和刘氏面面相觑,都知晓宋灵儿是在佯装出健康的模样,实际身子骨虚弱得紧。

 

 

 

 

 

 

 

“快进屋,今天母亲便好好招待下你。”

 

 

 

 

 

 

 

宋浩然微微颔首,随着母女俩一起走入茅草屋,之后一起拾掇起来。

 

 

 

 

 

 

 

待到中午时分,刘氏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和青菜炒肉走到了桌边。

 

 

 

 

 

 

 

“娘,今天咱们吃肉呀。”

 

 

 

 

 

 

 

宋灵儿一瞧见立刻眉开眼笑,仿佛这猪肉比山珍海味还要美味珍贵,足以见得母女俩已经许久没有开荤了。

 

 

 

 

 

 

 

刘氏老脸一红,生怕让宋浩然担心忧虑,连忙添补了一句,“青儿,你且尝尝为娘的手艺如何?”

 

 

 

 

 

 

 

宋浩然心思缜密,很快就从宋灵儿话中判断出了真实情况,赶紧给宋灵儿夹了几片最肥美的。

 

 

 

 

 

 

 

“灵儿年纪小,正是补身体的时候。”

 

 

 

 

 

 

 

“谢谢哥哥!”

 

 

 

 

 

 

 

宋灵儿笑着接过,不料却遭到了刘氏的埋怨:“青儿你怎么只吃青菜,也多吃点肉呀。”

 

 

 

 

 

 

 

“娘,您不用担心儿子,这猪肉在董家要多少有多少,儿子早就吃腻了,我还觉得没有青菜可口呢。”

 

 

 

 

 

 

 

宋浩然边说着,边又给刘氏夹了几片。

 

 

 

 

 

 

 

虽然宋浩然嘴上这么说,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

 

 

 

 

 

 

 

不过他这一回来,宋家上下也洋溢着温馨的气息,就连这破旧的茅草屋也不似地窖那么冷冰冰了,温暖的是人心。

 

 

 

 

 

 

 

但好景不长,就在这时,几个长相粗犷的莽汉从外面闯了进来。

 

 

 

 

 

 

 

周围的街坊邻居见到这阵势也连忙围观。

 

 

 

 

 

 

 

宋浩然不清楚什么情况,只得赶紧拦在了众人的身前。

 

 

 

 

 

 

 

为首独眼龙大汉朝着宋浩然母亲摊了摊手:“刘氏,日子到了。”

 

 

 

 

 

 

 

这群人是京城黑风商会的成员,宋浩然可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怎么跟黑风帮扯上关系。

 

 

 

 

 

 

 

“青儿,别担心,没事。”

 

 

 

 

 

 

 

刘氏说了一声,从怀里摸出几个碎银子和铜板。

 

 

 

 

 

 

 

“大哥,这是欠的银子,您数一数。”

 

 

 

 

 

 

 

大汉接过银子,点了点头:“不错,一分不少。”

 

 

 

 

 

 

 

见大汉点头,刘氏松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大汉却冷笑一声:“只是本钱够了,利息呢?”

 

 

 

 

 

 

 

刘氏闻言,脸色骤变:“这位大哥,利息我一并加上了,您再数数。”

 

 

 

 

 

 

 

“数什么数!这里有一百两吗?”

 

 

 

 

 

 

 

大汉冷哼一声:“赶紧拿出一百两来,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们这群目无王法的畜生,我家明明只借了几钱,怎么到你们嘴里成了上百银两!”

 

 

 

 

 

 

 

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刘氏还又拿出了一张带着手印的字据,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某年某日她借了黑风帮几钱,哪可能涨到百两去?

 

 

 

 

 

 

 

之前宋灵儿病重,刘氏迫于无奈,才去黑风帮借了几辆银子,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横行霸道。

 

 

 

 

 

 

 

大汉直接把字据接过来,一把撕成粉碎。

 

 

 

 

 

 

 

“听说你儿子入赘董府,身为上将军的亲家,怎么,一百两都拿不出来?唷,这不就是上闹得满城风雨的宋大姑爷吗。”

 

 

 

 

 

 

 

宋浩然一听,很快就明白了形势,这群家伙是来趁机敲竹杠,当下冷哼一声。

 

 

 

 

 

 

 

“你既然知道我丈人是当朝上将军,竟然敢敲诈我家,不怕死吗?”

 

 

 

 

 

 

 

大汉听了董占军的威名,也没丝毫害怕的意思:“宋青,你不过是个吃软饭的赘婿,还做梦有董家给你挡风遮雨,真是可笑。”

 

 

 

 

 

 

 

宋浩然咬紧牙根,双拳莫名握住。

 

 

 

 

 

 

 

“这样,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把钱,送到我黑风帮。”

 

 

 

 

 

 

 

“到时要是还不了......哼哼,话可就不像今天这么好说了!”

 

 

 

 

 

 

 

“你,你欺人太甚!”

 

 

 

 

 

 

 

情急之下,刘氏想要去讨个说法却被宋浩然一把拦住:“母亲,这事你不用理会,我自有办法。”

 

 

 

 

 

 

 

宋浩然口中的对策,就是即将到来的乡试,他倒是想瞧瞧等自己名字上榜时,这黑风帮还敢不敢问自己讨要钱财!

 

 

 

 

 

 

 

“我们走。”汉子狠狠瞥了他一眼,随后带着人离开。

 

 

 

 

 

 

 

“儿啊,这么多钱,我们哪儿去找啊!”

 

 

 

 

 

 

 

刘氏担忧不已,一直垂泪。

 

 

 

 

 

 

 

“娘亲,您不要担心,我在董府每月都有月例,到时候再跟董老夫人借一些便足够。”

 

 

 

 

 

 

 

宋浩然好说歹说,刘氏才放下心来,随后一番嘘寒问暖,才离开了家门,回到了董府。

 

 

 

 

 

 

 

自己现在的处境,比想象中还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