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当海王遇上海王

当海王遇上海王

响当当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利益纠缠下,温童晚被迫替嫁给克妻二少岑寒御。领证当天便被逼着签下君子协议,领证一个月,岑寒御竟主动打破了规矩,靠近温童晚。从此甜蜜的撒狗粮日常,岑寒御妥妥的妻管严,还乐在其中的样子,羡慕了一大帮人。

主角:温童晚,岑寒御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童晚,岑寒御 的武侠仙侠小说《当海王遇上海王》,由网络作家“响当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利益纠缠下,温童晚被迫替嫁给克妻二少岑寒御。领证当天便被逼着签下君子协议,领证一个月,岑寒御竟主动打破了规矩,靠近温童晚。从此甜蜜的撒狗粮日常,岑寒御妥妥的妻管严,还乐在其中的样子,羡慕了一大帮人。

《当海王遇上海王》精彩片段

“你妹妹她有喜欢的人,不能嫁给岑二少,你作为她姐姐,嫁过去合情合理!”

“我们养你这么多年,现在轮到你报答的时候了!明天一早,我必须见到你人!”

温童晚还没来得及回复一句,对面就挂断了电话。

她嗤笑一声,随手将手机丢在洗手台上。

所谓的养她?就是把她丢弃到山沟里,十多年不管不问吗?

现在需要了,才想起利用她。

不过,她这次回来,可不止是来做牺牲品的!

为了抚养她长大的师父,更是为了师父的遗愿!

温童晚眸光清浅,浴室里雾气朦胧的镜面映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肤白如凝脂,然左脸上却有一块硕大红斑,完美挡住她真实容貌。

她深吸一口气,穿好浴袍,刚迈出浴室的门,嘴巴就被人从身后紧紧捂住!

浓郁的血腥气夹杂远山淡雪青松的气息扑面而来。

温童晚瞳孔一紧,挣扎的“唔唔”两声。

“别出声,不然要了你的命!”

男人的声音凌厉又凶狠,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喑哑。

温童晚识相的安分下来,余光投向落地窗借以辨认男人模样。

然而男人低着头,只能瞥见他精致的过分的下颌,以及捂着她嘴的骨节分明的手。

“找,他肯定就在这几个房间里!一个一个敲门!”

门外传来沉重脚步声,紧接着就有人敲击她所住下的酒店房间。

“您好,例行检查,请配合开门。”

男人声线愈发冷冽, “不能开门!”

“您好,请问有人吗?没有的话我就自己进来了。”

感觉到男人身体明显一滞,温童晚一个用力扯下他捂着自己嘴的手,快速道:

“我帮你引开他们,你答应我一件事!”

岑寒御眸子一眯,“先说事情!”

“先答应!”

咔擦——

门锁打开,门应声而开。

岑寒御面色一厉,道了声“我答应!”,转身藏于浴室内。

温童晚拨乱秀发,快步来到门口。

正欲进来的客房人员被她汹汹气势给弄愣住,更被她脸上颇为明显的红斑骇住。

她柳眉倒竖,一脸蛮横骄纵,张口就是一串。

“你谁啊你,我又没叫客房服务,客房人员就能随意打开客人的房间?隐私性还要不要啦!真是的,正关键时候被打扰,弄得我一肚子火!赶紧滚!看我不马上投诉你们,叫你们这酒店开不下去!”

客房人员眼神快速朝里一扫,没发现异样,不好意思一笑。

“抱歉了小姐,可能我敲错了门,您……您继续。”

温童晚不屑冷笑,“真是流年不利,刚刚还被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撞了,不说一声道歉就跑到健身房去,现在又来个敲错门,这就是七星级酒店的安保?等着我的投诉吧!”

便重重一声关上门,听得外面脚步声远离,她才松口气。

目光一扫,发现男人已经从浴室出来,正摇摇晃晃走过来。

温童晚眉头一挑,道:“其实我的事情很简单,我可能马上就要结婚,你到时候过来抢婚或者把新娘子换成别人就行,婚期定下后我就告……唔!”

男人却是一把扣住她后脑勺,炙热的吻落了下来。

他搂住她腰身,声音压抑嘶哑,“再帮我一个忙。”

……

次日早上七点,温童晚的生物钟准时让她醒来。

刚一动胳膊,整个身体的酸痛感立马后知后觉的袭来,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转头一看身边,男人早已不知踪影!

房间里也没了他的气息。

气的她坐起,破口大骂。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臭男人,等我知道你是谁,不把你剁成肉泥我就不叫温童晚!”

另一边,车中的岑寒御一脸冷凝,余光在触及到手中的玉质吊坠时,表情才有所松动。

这是他从昨晚那小女人脖子上扯下来的。

忘了问她是谁,只好带走她的贴身物品,好叫人调查一番。

也好给她补偿。

开车的助理盖瑞透过后视镜看到面色缓和的老板,这才开口。

“岑总,昨晚那波人解决了,是K的手笔。”

岑寒御并不惊讶,微微点头。

盖瑞咽了咽口水,又道,“还有一件事,岑老今天叫您务必回老宅,说要……要见结婚对象。”

“不见。”岑寒御下意识抚摸手中的项链。

盖瑞就知道是这个回答,还得硬着头皮说:

“岑老说您要是不见,他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丢尽您的脸面。”

岑寒御眸光泛寒,嗤笑一声。

当温童晚回到阔别十几年的温家别墅时,母亲赵珠兰和妹妹温瑶正在吃早饭。

乍见一个陌生女人进来,赵珠兰瞬间警惕望向她,不过看到她脸上那标志性的红斑时,登时知道她的身份。

“妈,妹妹,我回来了,爸呢?”

赵珠兰上下将她打量一眼。

这么多年不见,她脸上红斑不仅没消除还变得更为明显,还有这身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衣服,果真是乡下女进城,浑身的穷酸土气,她这模样,和温家千金哪里能沾边?

赵珠兰不屑嗤笑,拿起手帕优雅擦嘴,缓道:

“回来的挺早嘛,山路不好走吧?岑家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今天见面后就赶紧把婚事办了。行李什么的你就直接带去岑家好了,这里没你房间。”

温童晚扯了扯嘴角,“非嫁不可吗?”

赵珠兰一拍餐桌,站起身来,怒瞪温童晚。

“你问的这是什么话?不嫁人难道还要温家养你?要不是你妹妹让给你这个机会,不然就凭你这张丑脸也想嫁入岑家?”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不好好把握还想要什么?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当好你的岑二少奶奶!荣华富贵少不了你!”

“这也是你爸一力促成的,难道你还怀疑你爸?”

“行了,我约了造型师给你打扮,马上人就要来了,把你这身地摊货给我换掉!真是丢温家脸面!”

赵珠兰一脸鄙夷,路过温童晚时还用力扇了几下,生怕她身上的病气和穷酸气传染给她。

温瑶带着笑意走到她身边,阴阳怪气道:

“姐,恭喜你马上就要成为岑二太太哦!”

“虽然二少克死了三任未婚妻,但他人长得俊,爱慕他的人有不少,你可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反正医生说你就剩一年寿命,嫁过去说不定就成了冲喜能让你活的更久呢?”

温童晚抬眸,对上温瑶笑的恶毒的眼神。

“多谢你的祝福,我会努力活的更久一点,最好是能先送走你,不让你一个人留在这世上痛苦。”

温瑶杏眼一瞪,这丑八怪是在咒她死的比她更快吗!

将死之人,嘴还这么毒!

 


温童晚做完造型下来时,看到温瑶还在。

两人目光对视,温瑶嫌恶的移开视线。

温童晚是有一个令人羡艳的好身材没错,但那张布满红斑的脸,真是叫人看一眼就要好几天都吃不下饭。

这样一个丑八怪顶着的却是温家大小姐的头衔,温瑶觉得这对自己简直是一种侮辱!

不过丑八怪就剩一年好活了,再加上又嫁给克妻的岑二少,说不定这个月就能听到她死亡的消息呢?

温瑶愉悦了心情,勾起嘴角,傲慢看向温童晚。

“岑家的车到了,你赶紧过去吧,别让人家久等,岑二、太、太。”

温童晚只是淡瞥她一眼,宛如陌生人般路过她走向门口的车。

副驾驶上的管事顾叔转过头来和善一笑。

“温小姐,初次见面,我是岑家的管事,叫我顾叔就好。”

温童晚的照片他们见过,知道她脸上有红斑,所以并不惊讶。

温童晚回以笑容,“顾叔你好,我是温童晚。”

在和顾叔交谈中,温童晚也进一步了解了二少岑寒御的情况。

出生时就没了母亲,十年那年又没了父亲,导致岑寒御成长后的性格冷漠偏执,极为桀骜。

与之相比,他的大哥岑湛就温和许多,只可惜近半年来都甚少有岑湛的消息,宛如这个人消失了一般。

“传闻二少克妻什么的,温小姐听听就好,不必当真,现在什么社会了,哪还有这种封建迷信,哈哈。”

顾叔笑着道,温童晚全程礼貌微笑。

司机瞥了眼顾叔,内心默默吐槽,和温家千金联姻,不正是因为老爷请了算命大师算出的绝佳姻缘,这还不算迷信?

不然就凭温家这种小富家庭,哪里有资格攀上岑家这棵大树?

车辆抵达半山腰,温童晚跟着顾叔来到一处溢着茶香的房间。

里面有爷孙二人正在品茶,温童晚对老者礼貌微鞠躬。

“岑老先生好。”

岑老慈祥的笑容立马浮现脸上,抬手招呼:

“温丫头来了啊,别站在那里,快过来坐。”

温童晚也不忸怩,道了谢便坐在岑老斜对面。

三人呈现三角形,气氛有那么瞬间凝滞。

她用余光打量旁边的年轻男子,的确如温瑶所说,皮相十分俊美。

眉骨凌厉,目光淬冰,五官完美的不像话,和豪门贵公子的儒雅气质不同,他身上更多的是极具张力的狂放不羁。

宛如一头不可能被驯服的野狼,永远以高傲猎者的姿态出现。

只是一个眼神都没给过温童晚,仿若来人只是空气。

她也收回打量眼神,心里有些恶作剧的期待岑寒御赶紧看见她的脸,最好恶心到恨不得她赶紧消失。

岑老笑呵呵开口:“听说温丫头从小就在云山养病,身体可是好些了?”

她扬起灿烂笑意,“活蹦乱跳没有问题。”

“哈哈哈哈这丫头,你母亲还说你内向孤僻,我看你精气神足,人也活泼!”

岑老高兴大笑,随即笑容慢慢淡下去,又道:

“你父亲要了一亿彩礼,我已经拨款过去了,剩余的聘礼我们岑家不会少了你,不过你母亲要求这些聘礼放在温家,说你留着也没太大用处,你意见如何呢?”

温童晚浅笑,“既然是她的意思,我也不好拒绝,不过这些聘礼都署上我名字了吧?”

一旁的顾叔点头,“当然,这是给温小姐您的聘礼。”

她笑意加深,“那放在温家就没什么问题了。”

署了她名字的资产,赵珠兰要是敢动,她直接就能告上法庭。

岑老眸底闪过一丝精明光芒,品了一口茶,愉悦道:

“好了,今日主角是你们两个,我这个糟老头子就不打扰你们了!”

岑老一走,幽静的茶室更是寂静的过分。

岑寒御从茶桌底部拿出两份协议丢过来,淡漠开口:

“结婚可以,但请温小姐务必遵循协议,没有问题的话就签名,若有不满,婚姻作废,有关温小姐任何名誉上的损失我都会赔偿。”

竟然对她的脸没有任何异议?那她昨晚还鼓捣了那么久!

温童晚拿起协议一看。

协议第一条:无权过问对方私生活。

第二:婚姻期限于岑老辞世后失效。

第三:分房睡,必要场合时可牵手、拥抱,此外任何亲密行为都不能有。

……

一条条看下去,越看温童晚眸子越亮,岑寒御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条款都正中她心意!

看着她那要从白纸黑字中抠出什么宝贝的模样,岑寒御有些不耐。

一张黑卡直接丢到她面前。

温童晚不解抬头。

“你生活费,无限额。协议没问题就赶紧签!”

温童晚挑眉,收下黑卡,夫家的钱,不花白不花。

“别急,我还没看完,一个男的要求这么多,没见过这么怕吃亏的人。”

岑寒御眉头皱了皱,这女人,是在嘲讽他?

确认协议没问题,温童晚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大名,心情愉悦的将其中一份递过去。

岑寒御伸手接过时,她眼尖瞥见他被衬衣遮挡住的手腕处有被咬的痕迹,面色一怔,惊呼开口:

“你手腕……”

岑寒御面色梭然生寒,凌厉眸子抬向她。

“这么快就忘了第一条内容?不可过问对方私生活!”

说罢拿着协议就起身走人,步伐生风,好像她是多么可恶的人,让他一秒都不愿多待。

温童晚抿唇,昨晚动情时她在那人胳膊上发狠咬了一口,由于思绪太过混乱,她也不记得咬下的部位到底是哪里。

恰好就在今天看到岑寒御手腕上的牙印,记忆这才一下子跳转到糜乱的昨夜。

她瘪瘪嘴,“不问就不问,有必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吗。”

盖瑞此刻掀开帘子进来,扬起灿烂笑意,只是在看见温童晚容颜时,笑容明显僵硬了一下。

“太太,我是岑总的助理盖瑞,他叫我带您熟悉熟悉岑家。”

“岑总最近脾气是有些不好,再加上昨天被动物咬伤了,脸色才格外难看,平常其实是十分好相处的人。”

温童晚恍悟,原来是被动物咬了啊……

盖瑞一路上都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各种角度夸岑寒御的绝佳人品,还说的格外真诚,总算是把这位总裁夫人给哄的笑出声,盖瑞也松口气。

日落时分,盖瑞从别墅离开,温童晚站在房间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葱郁的景色,深吸一口气。

回来不过半天时间,她的身份就多了一个“岑二太太”的称呼,看岑老那精神矍铄的模样,看来这三年内都要用这个身份来生活了。

希望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利用这个身份的便利,让她能顺利查到杀害师父的真凶!

思绪刚陷入回忆里,床上的手机就传来响声。

她蓦然惊醒,走过去打开一看,一条经过层层加密的信息弹出来:

【‘海妖’出现,OMI酒吧,晚八点。】

 


酒吧,晚七点五十。

温童晚抵达目的,和好友东施、路津汇合。

东施带着黑框眼镜,躲在一处角落里一边敲打键盘一边快速和她道:

“连续追踪两个月,总算是在这个地方被我查到了端倪。今晚在顶层有个小型商业聚会,具体是要针对谁我不清楚,就得麻烦小晚妹子你混进去调查了。”

“你知道的,【海妖】对温度十分敏感,以三十六度为分界岭,以上是红色,以下是蓝色,我需要这次的海妖样本来分析各种元素,得出具体元素你也好制作解药。”

“你的假身份已经拟好了,好在这次还是个假面聚会,诶有钱人真是会玩,不过正好给了我们溜进去的机会,还不容易被发现。”

东施高兴地将邀请卡递给温童晚,只是在触及到温童晚容貌时,一言难尽地开口:

“你这丑脸装扮什么时候能卸下去,恶心温岑两家就算了,连看着你长大的好哥们都糊弄?”

温童晚耸肩,“制作材料非常特殊,要彻底消下去得一个月吧。”

一旁沉默不语的路津突然开口。

“为什么非要嫁给岑寒御?明明还有很多可行的选择。”

东施一愣,看向温童晚和路津二人,识相的闭嘴,当个安静的吃瓜观众。

温童晚摇晃着高脚杯,不甚在意道:

“师父养育我们三人十多年,尤其是你路津,他几乎是把你当成儿子在养,除了医术外什么都教给你了,可他老人家却在半年前被人杀害,刚研发出来的毒药【海妖】也消失不见。”

“在师父尸体上我们只追踪到岑家大少岑湛的指纹,还有一个指纹至今未能查出是谁。”

“【海妖】毒性霸道,依赖性极强,根本不能流通市面,我们离开云山,一来是为调查海妖下落,二来就是查清杀害师父真凶。”

她目光落向坐在她对面那位过分俊美的男人,淡道:

“最简单便利的选择就是接近具有明显证据的岑家人,还有比这更直接的办法吗?”

路津忍着一口气,“那也不至于要牺牲自己去嫁给你根本不爱的人!”

“有什么关系,反正他提出的协议我都很满意,婚姻大概维持三年,这三年我们都不会触碰彼此,也不会管对方私生活,三年后我就能恢复自由身。”

路津眸子一亮,婚姻只持续三年?

“还有一点是,这是我为温家做的最后一件事,算是报答这么多年我爸爸偷偷接济我的恩情,从此后,我与他们再无干系。”

听到这番话,东施目光垂下,他比小晚和路津都要年长,对于小晚的情况自然也了解的清楚些。

当年6岁且发着高烧的温童晚并不是被送来治病的,而是被她母亲丢弃在云山脚下,让她自生自灭。

是温童晚眼尖瞥见云山之巅有灯火,断定山上有人家,忍着高烧难受、拼着一口气爬上来。

师父也是看在她坚韧的性子上才出手救了她。

那一年,小晚每分每秒都在与阎王打交道,可以说她能活下来,靠的是她自己强烈的求生意识。

结果看到小晚活下来后,她母亲却开始大肆宣扬是自己花重金送她去云山养病,一年吃掉几十万,还因此获得不少美名。

想到这里东施就想笑,什么吃掉几十万,小晚母亲从来都没来看过她,更别说给一分钱!

只有小晚的父亲会每年在她生日的时候偷偷过来,顺便塞个几万现金,但小晚从来没收,温父也不敢在云山待太久,生怕赵珠兰发现要发脾气。

如今为了还温父那每年生日过来看望她的恩情,小晚才愿意替她妹妹温瑶嫁给有克妻之名的岑寒御,也用这婚姻给温家换来一个亿的现金流,真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了!

滴——

八点时间到,东施收回思绪,开口:

“聚会快要开始了,我在最后一个卫生间给你准备好了礼服和假面,小晚你快换上,祝你一切顺利!”

酒吧露天顶层,灯光迭丽迷离,场中宾客衣着华丽昂贵。

每人都带着精致的假面,端着高脚杯谈笑吟吟。

突然众人目光都被入场的一抹鲜红色身影吸引。

大波浪长发随意披散在脑后,白皙娇嫩耳垂上挂着闪亮碎钻镶嵌耳环,挂脖式修身大红长裙,愈发衬托出她如雪白凝的肌肤。

随着她的一举一动,长裙更是勾勒出她完美身材。

叫一众男士看的都移不开眼。

“她谁啊,我怎么不记得我认识的人中有身材气质这么好的妹子?”

“难不成是乔婧柔?”

“怎么可能,乔婧柔偏爱白裙,你见过她穿过这么大气明丽的红裙?并且今天她还有画展,不可能过来。”

“哇哦!这么说咱们云城又出现一位大美女了,看我今晚就把她撩到手,等着哥好消息!”

谢赋吹了声口哨,追随那抹红色身影而去。

“美女,茫茫人海中你太耀眼,也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不如加个微信,让美妙的故事诞生在你我之间?”

谢赋拿出手机晃晃,露出自认为帅气的笑容。

温童晚勾唇,却是给他递了一张卡牌。

谢赋看到上面写着“999”数字的号码,不解抬眸。

“什么意思?”

“爱的号码牌,背面就是我微信二维码,在你前面还有998位缘分候选人,爱加不加,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她就端着酒杯离开,留下一脸怔愣的谢赋。

有人过来撞撞谢赋胳膊,揶揄道:“哎哟当海王遇上海王,真是掀起好大的风浪啊,谢少,冲不冲?”

谢赋咬牙,他自打出生来还没被女的这么调戏过。

冲!怎么不冲!

将美女给的卡牌放进口袋,目光一扫现场,发现美女竟然朝好友岑寒御所在的方向走去。

虽说是假面聚会,但对于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是谁,更别说岑寒御这种冷漠不羁的人,简直是圈子里最为特殊的存在。

谢赋笃定美女是认出了岑寒御,才想过去施展魅力,不由得摇头咋舌。

“真是想不开,偏偏跑去最不懂怜香惜玉的人跟前,不过也好,等她在岑少那里栽了跟头,就能知道我的好。”

温童晚过去不是认出了岑寒御,她才和岑寒御见不到一面,什么都不了解,怎么可能就凭一个背影就认出了对方。

她是看到了服务员端出来的酒,托盘底部竟然用恒温器控制着温度!

现场大家喝的酒不是淡黄色的香槟就是红酒,服务员端来的也是这两种,乍一看没什么问题,偏偏就多了恒温器。

想到东施说的话,温童晚推测恒温器就是控制海妖处于三十六度以上,这样就能保持红色,乍一看和红酒没有区别。

以此推断,海妖就在某杯红酒中。

“先生,需要换酒吗?”

服务员已经来到独自一人的岑寒御跟前,恭敬低着头询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