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我娇养了王爷

重生后我娇养了王爷

星河入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之后的楚珞涵,有了非常明确的方向,将上辈子的仇人踩在脚下,渣男贱女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宰一双,她再不是从前软弱可欺的楚珞涵。恶毒姨娘段位高有何妨,身在暗处,步步为营,将这个狠毒女人连根拔起。本以为能够顺利的走下去,谁知前世视她如命的男人突然要迎娶自己过门,她当然是同意,毕竟苏羽慕可是权势滔天的幕后王者啊!

主角:楚珞涵,苏羽慕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珞涵,苏羽慕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我娇养了王爷》,由网络作家“星河入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后的楚珞涵,有了非常明确的方向,将上辈子的仇人踩在脚下,渣男贱女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宰一双,她再不是从前软弱可欺的楚珞涵。恶毒姨娘段位高有何妨,身在暗处,步步为营,将这个狠毒女人连根拔起。本以为能够顺利的走下去,谁知前世视她如命的男人突然要迎娶自己过门,她当然是同意,毕竟苏羽慕可是权势滔天的幕后王者啊!

《重生后我娇养了王爷》精彩片段

狼烟滚滚而起,楚珞涵眼前一道道寒光,她想要闪躲。

满地鲜血,她又能躲到何处?

府上之人,皆持利剑向她袭来。

“楚珞涵!走啊!”

恍惚间,她听到有人一阵嘶吼。

这个声音……

楚珞涵楞在原地,迟迟无法动弹。

顷刻间,一人闪现挡在她身前,利剑穿身而过。

眸中,只剩下惊愕,还有一道道血红的剑锋。

楚珞涵头脑乱成一团,视线已然模糊。

男人曾经让她惊恐无比的话语,涌入脑海。

“楚珞涵,无论生死,不论轮回,你只能呆在本王身边。”

“楚珞涵,你当真想要离本王而去?”

“从此,本王放你自由。”

一瞬间,那双凝望着楚珞涵的双眸,终究还是闭上了。

“啊……”

她心如刀绞。

眼前之人,明明离她那么近,却始终无法触及。

霎时,愤恨与不甘紧紧交织,一点一点将她吞噬。

“不,不可以!”

楚珞涵骤然睁眼,呼吸急促。

撕心裂肺的痛意,依旧历历在目。

回过神,眸中被一名男子占据,只见他玄色衣袍微微敞开,垂下墨色长发。

此人将她紧紧桎梏,凤眸带着一丝寒意,她浑身颤抖。

苏羽慕?

刺穿他身体的剑呢?

祈王府被太子党羽血洗,这个人为了救她,利剑穿身而亡。

楚珞涵瞳孔紧缩,无法分辨哪个场景为真。

她环顾四周,薄唇微张。

这是……郊外的荒庙?

犹记得,她那个时候被苏羽慕丢在荒庙的床榻上。

这不是祈王府!

这是她十六岁那年,跟苏羽慕来过的荒庙。

楚珞涵不可置信,伸手狠狠捏住脸颊,一阵痛意袭来,周遭一切仍未变化,双眸顿时噙满泪水。

所以,祈王府被血洗是真,她现下是重生了。

前世,祈王苏羽慕对她一见钟情,将她掳走后,软禁于祈王府。

奈何她的心上人是当朝太子苏沐白。

楚珞涵被掳走后,曾费尽心机想要逃出祈王府,远离这个丧心病狂的王爷。

十六岁的今日,她趁着家丁不备,翻着墙而出。

庶姐骗她于这郊外的荒庙,允诺协助她同太子私奔。

不料,苏羽慕得知一切后,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便出现在这荒庙之中。

那时,她仍想逃,却被他一把扛回祈王府,困于闺房,折磨良久。

回首当年手脚被绑于床上痛苦揉磨,苏羽慕咽了咽口水。

一朝得罪苏羽慕,终局比死还痛苦。

前世,是她受奸人蒙蔽,才让他们有可乘之机,最后落得一个家毁人亡,自己惨死的下场,甚至,连累祈王府上下为之陪葬。

在这混乱无情的世界里,唯有苏羽慕对她才是真情实意。

祈王府的厮杀声萦绕耳畔,他血溅当场的场景记忆犹新,楚珞涵心里一阵恐惧,陡然梨花带雨,双手环住那人的腰身,顺势将头埋进他的怀里。

“咚咚、咚咚……”

心跳的声音有力而坚定的传来,他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楚珞涵转悲为喜。

前世她糊涂愚钝,今生她会好好珍惜他的情意,不让悲剧再度上演。

男人腰间传来温度,凤眸微眯,身子僵硬。

这个女人,居然主动抱住他?

平日里一副抗拒的模样,恨不得他万箭穿心而亡,还她自由之身。

怎么如今。

尘封的内心,渐渐打开。

怒意逐步退散,苏羽慕抑制不住体内的火苗,双手桎梏其腰,肆意掠夺着嘴里的甘甜。

悍戾无比。

楚珞涵只觉得一阵窒息,刚想推开,前世的记忆翻涌而来。

她了解他,一旦拒绝,下场只会愈加凄凉。

“王爷!”楚珞涵双手抵住他的胸膛,自己赶快大口大口的吸气。

见状,苏羽慕眸色骤暗,闪过一抹失意。

方才她肯环住他的腰身,不过是缓兵之计。

她对他,一贯抵触,甚至想要拼命逃离。

苏羽慕思绪万千,凶狠地用手抵住她的脸颊。

楚珞涵耳畔恍若响起来自阴间的声音,“楚珞涵,无论生死,不论轮回,你只能呆在本王身边。”

谁让她,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将楚珞涵软禁于祈王府已五月有余,可她终日惦念着心上之人,全然不顾他的付出与爱意。

平日在府上胡闹放纵也便罢了,今日还想同苏沐白情定终生,实在让他忍无可忍!

郊外荒庙远离官道,常年悍匪逍遥,强抢民女,无恶不作。

而她,宁可舍弃自身安危,仍要冒死前来。

若不如现下就同她行男女之事,看她如何再同人私奔。

苏羽慕狠狠牵制楚珞涵的手,刚想解开衣裙,却见女人双腿一蹬,从旁挣脱开。

翻身躺入男人怀中。

楚珞涵抬头,盈盈双眸净是苏羽慕的俊颜。

纤纤玉手顺势落于颜侧,掌心温度骤然席卷全身。

苏羽慕失神。

随即,楚珞涵用力一拉,苏羽慕俯身,覆上她的朱唇。

苏羽慕为之一振,形色讶异。

恍若一切皆是梦境。

“楚珞涵……”苏羽慕声音低沉。

她知道苏羽慕怒意未消,只能以退为进。

楚珞涵再一次环住他的腰身,将头枕在胸前,声音细软得令人心醉,“王爷,我的好王爷,一切都是珞涵不对,珞涵往后再也不敢了。”

见那人并无反应,她骤然抬眸,“王爷,珞涵会听话,会呆在祈王府,王爷你就饶恕珞涵吧,不要怪罪于我,可好?”

想到前世受到的折磨,她生不如死。

苏羽慕剑眉微挑,他轻轻掐住楚珞涵的下巴,盈盈秋水却是坚定,似乎在向他宣告,楚珞涵是个能屈能伸之人。

“楚珞涵,莫不是你觉得本王愚蠢至极?会因为这些伎俩,许你自由之身?”

“王爷,你怎么能这么想珞涵呢?我如今不想要自由之身了,我只想待在王爷身边。”楚珞涵抿着嘴,一本正经地看向苏羽慕。

前世,苏羽慕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楚珞涵只觉得这个人来自地狱,令她寒颤不已。

如今这番话却落在她心尖上,令她为之动容。

朝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祈王殿下,弱水三千,可他偏偏爱上了楚珞涵,还因她死无葬身之地。

 

 


女人的温声细语,逐步瓦解苏羽慕坚固的内心。

苏羽慕,这不过是女人惯用的把戏,不可信!

“呀!”

见他又将自己压在身下,楚珞涵陡然一声尖叫。

眸中秋波泛起涟漪,她捂着肩膀,呢喃软语道,“王爷,你弄疼我了,肩膀都磨破了。”

苏羽慕一把扯下她衣裙,露出香肩。

“王爷!”楚珞涵轻咬下唇,面容娇羞。

凝脂般的肌肤,骤然出现一小块淤青,夹杂着血丝。

驰骋沙场,军功显赫的祈王,而今却因这点连伤都称不上的淤青而自觉愧疚。

混账!

他居然弄疼了她!

女人玉容上的泪痕尚且未干,在他怀里蹭了蹭,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好累啊,珞涵此刻又累又饿又困。”

“王爷,要不我们回府吧,珞涵现在想吃王婆烧的饭菜。”

回府?王婆?

她想回的,竟是祈王府?

苏羽慕剑眉微蹙,不由得看向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女子。

半晌,苏羽慕并未施暴,索性将其腾空抱起,朝着庙外而去。

楚珞涵猛然将视线留在塌上,“啊!我的衣裙!”

“不必!”那人淡淡一言。

楚珞涵双眸微震,这是何意?

她此刻衣不遮体,如此姿态回府,不得落人口舌?

微风轻拂,她只觉得有些冰凉,朝着男人的怀里缩了缩。

铿锵有力的心跳声环绕于耳畔,心中不免一阵暖意。

活着,真好。

京城。

川流不息的人流中,一辆以黑楠木为车身的马车摇摇缓行。

良久,停在祈王府前。

楚珞涵轻轻掀开由绉纱制成的车帘,俨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只见那人身着一袭青绿色的衣裙,神色慌张,在府邸前来回踱步。

哟,这不是……

楚珞涵美眸微挑,神色骤然冰冷无比。

那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好姐姐”,楚舒凝。

不是冤家不聚头。

没想到她的庶姐居然还有脸来祈王府。

正好,鸟入樊笼,省得她去一趟尚书府。

那人的身影,落入苏羽慕眸中。

认出楚舒凝的瞬间,眸底尽是冰寒。

楚珞涵强压怒火,朝着苏羽慕的位置侧了侧,欲求一抹心安。

苏羽慕后脊僵硬。

他很清楚,楚珞涵所做的一切举动,不过是为了日后逃离。

亦或者,诱惑他主动放她自由。

但她只要主动靠近,便会让自己丧失思索能力。

楚珞涵好似在怀里依旧得不到安宁,随即扣住男人脖颈,四唇相贴。

苏羽慕双眸骤然一暗,瞬间掌握了主动权。

“吁!”裴离将缰绳奋力一拉,马车便停了下来。

“王爷,已经……”

刚一转身,便瞧见车舆内一片春色,骤然面红耳赤回过身。

他不是在做梦吧?

实在不敢想象,楚珞涵会跟他家王爷这般亲昵。

裴离是苏羽慕的贴身侍卫,自小跟在苏羽慕身边。

他家王爷数月前,对着尚书大人的嫡女一见钟情,竟将其强行带至府内,而这女子非同常人,一心只想逃离王府。

自此,整个王府不得安宁。

他家王爷终日暴怒。

可如今瞧这阵势,竟是楚珞涵主动吻上他家王爷。

百思不得其解!

苏羽慕每次见到楚珞涵便会怒气大增,这一点,楚舒凝很清楚。

前世她那般执着于逃离,皆是楚舒凝一旁煽动,甚至替她跟苏沐白牵线搭桥,互通书信。

这回亦是如此,楚舒凝主动替她出谋划策,让她逃去郊外荒庙,等着跟太子殿下私定终身。

每每想到此处,楚珞涵心里便是怒意上涌,只怪当初自己太过愚笨,才会着了她的道。

故此,她得先下手为强,要想日子不再煎熬,还是要彻底驱散苏羽慕的怒火。

“王爷,我们到家了。”

家?

未等苏羽慕反应过来,她又将脸埋进他的胸脯蹭了蹭,“想要王爷抱着。”

苏羽慕未有迟疑,将人一把将人打横抱起。

马车轻颤,裴离立刻会意,翻身一跃,将马扎置于车旁。

“小心头。”楚珞涵小手替他挡住车舆。

苏羽慕虎躯一震,随即将她抱下马车,立于祈王府前。

离着府邸几步远的地方,一道狭长的影子在阳光下瑟缩发抖,眸中满是惊愕,苏羽慕抱着楚珞涵下马车?

是她眼花了吗?

楚舒凝揉了揉眼睛。

祈王府邸前,依旧一片祥和。

心脏仿佛漏掉半拍。

她的主意,对于楚珞涵而言,无非就两个结局。

那座荒庙远离官道,常年悍匪来往,楚珞涵落在他们手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再者,她暗自透露楚珞涵的下落,祈王一怒之下将其带回,定会好好折磨。

无论她落得哪种结局,楚舒凝都会称心如意。

而今,却出现了第三种局面。

苏羽慕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将她拥在怀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珞涵朝着苏羽慕的怀里动了动,试图让自己窝得更舒服。

不多时,她便远远便瞧见楚舒凝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喜,勾唇道,“王爷,我看到舒凝姐姐了,珞涵想跟姐姐叙叙旧,可以吗?”

怀里的女人温声细语,苏羽慕妥协。

他示意裴离将楚舒凝带至近前,又将楚珞涵缓缓放下。

“早点回家。”苏羽慕冷言。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一个“家”字。

落在楚舒凝耳际却是格外刺耳。

“放心吧王爷,片刻而已。”

直到苏羽慕转身入府,楚珞涵才慢悠悠的提着衣摆走了过去。

她的衣裙遗落在荒庙中,只好披着苏羽慕的披风。

虽衣摆拖地,但楚珞涵觉得自己此刻英姿飒爽。

“我的好妹妹,你怎么又回来了?”楚舒凝定睛一看,才发现祈王的披风在楚珞涵身上,玉指停留在披风前,“难不成?”

楚珞涵颔首看了看身上的披风,掩嘴一笑,“啊,姐姐说的是,王爷想要娶我为妃,要我生生世世呆在他身边,妹妹不想辜负王爷的一番心意。”

楚珞涵将话说得含蓄,并未提及男女之事。

 

 


那话在楚舒凝听来,便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她故作惊讶,目光朝着周遭扫视一圈,脸上覆上淡淡的忧愁,“妹妹,你怎能如此糊涂啊!且不说祈王如何待你,你一向倾心于太子,一心想要离开祈王,此刻为何做出这般勾当?”

她急得直跺脚,“况且,你尚未许配祈王,婚前怎能如此失德,妹妹,你当真糊涂啊!”

可此刻,楚舒凝心中那叫一个畅快。

原本出现第三种结局,是她失策。

不曾想,楚珞涵并未辜负她的期望,愚蠢到失贞于祈王。

天助她也。

楚家向来重礼制,倘若得知此事,定会大发雷霆,甚至将其逐出家门都未有不可。

嫡女一旦除名,即便她是庶出,也可堂堂正正成为楚家的大家闺秀。

呵。

楚珞涵淡淡一笑。

前世,楚舒凝便是这般行径,佯装真心相助,背后却是一刀。

今生,休想让她得逞!

楚珞涵明眸涌现一阵悲悯,透过楚舒凝看向远方,“姐姐,你可听过一句俗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妹妹此话何意?”楚舒凝不解。

“姐姐,你跟太子殿下早已欺瞒于我,行床帏之事了,不是吗?”

楚舒凝瞳孔剧烈一震,身子轻微颤抖。

她怎么会知道?

随即否认,“妹妹,你可真是会拿我打趣,我虽早已将太子殿下视作一家人,但那是因为妹妹你啊,你可是未来的太子妃。”

“莫不成,此事是祈王在嚼舌根?妹妹,你可想清楚,祈王是如何将你软禁于此,你多次逃跑未果,他这么诋毁太子与我,不过是想让你死心。此人不可信呐。”

楚舒凝便是这样一个人,不断离间她跟苏羽慕之间的关系。

若非经历一世,楚珞涵至死都不理解,为何她的好姐姐是这般行径。

原来,她早已同太子是一条船上的人。

楚舒凝虽不想她嫁入祈王府,更不希望她成为太子妃。

她心知,只要楚珞涵反抗苏羽慕,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而苏沐白,不过是为了党派之争,利用楚珞涵对他的爱,打击祈王一派。

楚珞涵心寒,她不过是楚舒凝跟苏沐白的棋子罢了。

结局便是,她跟苏羽慕双双丧命。

楚舒凝见她不语,秋眸涌动,“妹妹,你当真想嫁入祈王府?”

楚珞涵冷嘁一声。

祈王府内,大门并未全然关闭,苏羽慕特意留下一扇,方便楚珞涵回府。

苏羽慕双手背于身后,站于门后,暗中窥探。

他自然听见楚珞涵那一声冷嘁,冷眸登时窜上怒意,杀气肆意蔓延开来。

裴离见状,只得躲在身后,不敢靠近。

姑奶奶诶,又闯祸了!

楚珞涵心系太子,厌恶祈王,祈王府人所共知。

而今,楚珞涵难不成会于府邸前辱骂祈王?这是多愚钝的行径!

且不说自己落得重罚,全府上下都将殃及。

这数月间,祈王府不知道掀起过多少次惊涛骇浪。

裴离越想越后怕,索性挺直腰杆,等待最终的判决。

“有何不可?”楚珞涵柔弱的嗓音透出一丝坚定。

裴离猛地睁大双眼,不可置信。

“太子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终究是后宫佳丽三千,往后数月都未必能见上一面。王爷不一样!”

“王爷待我极好,郎有情妾有意,或许此生仅我一人为妃。况且王爷权倾朝野,就连陛下都对王爷赞赏有加,这么一想,此乃良配。”

楚舒凝怒火中烧,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楚珞涵当自己是什么身份,竟敢妄想成为正妻。

他是战功赫赫、身份尊贵的祈王殿下,不是乡下穷野书生。

还此生仅她一人为妃。

楚舒凝已然失去耐心,只想断了她这无妄的念想。

“妹妹未免太天真了!你已离家数月,他可曾许你回家?可曾让你执掌府中一切?祈王捧你作金丝雀,你便甘为笼中鸟?”

楚舒凝每每言及于此,楚珞涵便是满腔义愤,哭着吵着要逃离此地,苦苦哀求于她出谋划策。

“笼中之鸟,衣食无忧,姐姐,有何不妥?”

楚舒凝顿时哑口无言,她不曾想过楚珞涵去了一趟荒庙,同以往恍若两人。

裴离暗暗掐住自己的脸,一阵痛意袭来。

他确信此刻并非梦境。

可楚珞涵的一番话,令他不由得惘然。

但凡楚珞涵这数月间,没有将王府搞得天翻地覆,裴离此刻都不至于如此震惊。

况且,她对王爷的态度一向避如瘟神,视若野兽。

即便王爷对她百般纵容,却不见任何收敛。

今日却对王爷赞赏有加,实在不可思议。

苏羽慕不似裴离那般激动,原地而立,没有半点声响。

但身上的杀意早已荡然无存。

苏羽慕寒眸闪烁,俊颜划过一抹不知所有的情绪。

楚珞涵应允过苏羽慕,片刻便回府,连忙切入正题,冷言道,“姐姐今日找我,有何贵干?”

此时的楚珞涵令她感到陌生,不似当年。

转念一想,许是今日受了刺激,出现幻觉罢了。

“妹妹,你跟祈王前脚刚走,殿下便寻而无果,救你出祈王府一事,还得从长计议。还请妹妹莫要着急。”

楚珞涵故作感激,“如此说来,妹妹还得谢谢太子殿下及姐姐的救命之恩!是否需要妹妹跪下道谢?”

楚舒凝佯装不明其中意味,连连回应,“妹妹折煞我了,你我皆是楚家人,理应如此。”

随即,她从衣袖中摸出两个小瓷瓶,“妹妹,这是我特意寻得的宝贝,你可千万要藏好。”

楚珞涵眸光轻蔑,“这是何物?”

“我知道,婚前失贞,并非你所愿。”楚舒凝叹息着,“姐姐只能替你寻好法子,这一瓶用于点朱砂痣。”

“哦?”楚珞涵柳眉轻佻。

“妹妹,你不用担心,此瓶材质不同于宫内,只有失去贞操的女子才会显现,反之,如若贞操尚在,反而点不上朱砂痣。另一瓶用于洗掉守宫砂。”

“你同太子殿下成婚之前,将其备好即可,殿下定不会起疑,此事你知我知,绝无第三人知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