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秦律师少爷又宠又撩

秦律师少爷又宠又撩

豆小瓣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猪油蒙了心,嫁错了人,白白蹉跎了几年光阴。一纸离婚协议,秦颂然恢复从前的自信模样,虐渣创业两不误,经她受理的官司从没败过。好不容易在法律界混出点名堂,谁知禁欲系男神宋江停,总想拐自己回家。

主角:秦颂然,宋江停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颂然,宋江停 的武侠仙侠小说《秦律师少爷又宠又撩》,由网络作家“豆小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猪油蒙了心,嫁错了人,白白蹉跎了几年光阴。一纸离婚协议,秦颂然恢复从前的自信模样,虐渣创业两不误,经她受理的官司从没败过。好不容易在法律界混出点名堂,谁知禁欲系男神宋江停,总想拐自己回家。

《秦律师少爷又宠又撩》精彩片段

“什么时候签字?”

问出这句话时,秦颂然才结束一天的官司委托。

即使已经是律师事务所内最顶级的辩护律师,可她在面对梁煜时,也只有满身无力。

“签什么字?”沙发上的男人叼着烟蒂,在飘渺的烟雾中侧过冷淡的眉眼。

“离婚协议书。”

“呵。”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梁煜偏过了头,抬脚架起二郎腿,放在茶几上。

无视的态度,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里仿佛又隐藏了什么别的情绪,秦颂然掀了掀眼皮,疲倦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几分软弱。

“梁煜,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我不想再继续和你耗死在这片婚姻的泥沼里。”

“这一切,就当是放过我,也放过你,好不好?”

从她进门开始,浴室就似有若无的水声,此刻忽地停了下来。

脚步声从她和梁煜的房间传来,随后裹着一条浴巾,湿着一头长发的向茜茜出现在了卧室门口。

她胸口的大片肌肤裸露着,胸前傲人的曲线一出现便将梁煜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亲爱的,怎么洗了这么久?”

“哎呀,还不都是因为你,刚刚那么过分。”

朝着梁煜抛了个媚眼,向茜茜扭着腰肢,向沙发上的男人走去。

她和秦颂然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不只是刻意还是无意,肩膀狠狠地撞在了她的胸口。

“不好意思啊秦颂然,我太累了,不小心撞到你了,你该不会怪我吧?”

“管她做什么?”梁煜揽着她的腰肢,轻佻的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毫不在意正站在旁边的妻子,直接笑吟吟的向茜茜唇瓣上落下了一个吻。

他们旁若无人般调着情,向茜茜时不时发出的娇笑声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狠狠捅在秦颂然的心上。

向茜茜身上的浴巾,是她的,脚下的拖鞋,也是她和梁煜的情侣款。

曾几何时她和梁煜也有过一段甜蜜的回忆,只是这段回忆像烈日之下的薄冰,不经考验,便已然化了。

气血猛地上涌,胸腔仿佛有一股怒火腾然升起,秦颂然身形晃了晃,被这二人气的一阵气短。

梁煜的手已经从向茜茜的腰侧探向浴巾内,这令人作呕的一幕让秦颂然忍无可忍。

她捞起挂在门口衣架上的西装外套,额前的碎发遮住不知是因为怒气还是别的原因而泛红的眼眶,冰冷的视线自相拥的男女身上滑过。

“梁煜,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趁早把离婚协议签了,别做那种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男人,也别让我看不起你。”

屋外是缀满夜幕的星辰,秦颂然踩着黑色红底的高跟鞋,踏着月色离开了这栋属于她和梁煜的房子。

曾经这是她和梁煜的爱情避风港,如今只不过是一个可供他随意找小三留宿的地方罢了。

“滋——”

昏暗的路灯下,路边停靠着的黑色迈巴赫边,男人穿着秀款高定裁剪高级的黑色衬衫,衣摆用金丝绣着别样的花纹。

他站在那里,指尖夹着一根香烟,袅袅烟雾升起,随着愈发靠近的高跟鞋声,他懒懒抬眼,矜贵又傲慢。

“好巧,秦律师。”

时间有些晚了,路上早已没了什么行人,骤然响起的低沉磁性男声却并未吓到秦颂然,只因说话这人,和她也有一二交情。

“宋老板,我怎么不知道,您家也在这边?”

秦颂然心情不好,说话间难免让人觉得刺人,宋江停却没当回事,他掐灭指尖的香烟,靠近秦颂然。

他那双狭长的狐狸眼里似乎带了几分笑意。

“心情不好随便逛逛,没想到会遇到秦律师,或许这就是他们平时说的,缘,妙不可言?”宋江停在逗弄秦颂然,他相信秦颂然应该也看得出来,他对她很有兴趣。

“那一定是孽缘,麻烦宋老板让让,别挡着我打车。”

“这个点儿,秦律师应该是打不到车了吧?”都快晚上十点了,就算真的能打到车,也未必安全。

宋江停收起脸上的笑容,突然的正经让秦颂然下意识抬头看向他。

男人生的一副好面孔。

他眼帘微垂,鼻梁高挺,唇薄,弧度却微微上扬,不笑自带三分笑意,狭长的狐狸眼却给他添了几分邪气。

此刻认真起来,倒给人一种如高山般不可撼动的山峰感。

“我送你吧,正好也有些事想和秦律师商量一下。”

秦颂然再三拒绝,却架不住他“热情”的劝说,最终只得坐上了他的副驾。

“宋老板想说什么?”清冷的女声,配上秦颂然在法院养出的一身冷然不可冒犯的气质,足以将人拒之千里之外。

但偏偏,宋江停就喜欢她这样。

“我想问问秦律师,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律师事务所工作?我保证,我给你的待遇一定是最好的,起码比现在好十倍。”

二人的交情全来源于事务所,宋江停并不是她的老板,反而是她老板的死对头。

平日里,她可没少听老板吹胡子瞪眼地骂他。

所以现在他这是,挖墙脚?

秦颂然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见他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登时有些惊讶。

宋江停的律师事务所,会缺她一个辩护律师?

像是看出了秦颂然的想法,宋江停“嗯”了声。

“金牌辩护律师,秦律师,你的价值比你自己认知的高出许多倍。我是认真的,所以,我希望秦律师能给我一个机会。”

他态度很诚恳,饶是秦颂然,也忍不住在脑海中将这个念头过了一遍。

宋江停的能力和财力她很清楚,也不质疑自己会在他那里得到的待遇,倘若她真的跳槽离开,宋江停会给她带来接触更高一层诉讼案件的机会吗?

心思百转千回,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最后变成了一句。

“我会好好考虑的。”

没有拒绝,就有余地,宋江停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他相信,这位金牌律师,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车子缓缓在路边停靠,她向宋江停道了谢,踏着沉重的步子进了居民楼的电梯。

这是她母亲的家,也是现今,她唯一的避风港了。

客厅的灯亮着,她才开门,便听到坐在沙发上的几近命令的语气。

“听说你要离婚?不行,你不能离!”

 

 


“我为什么不能离?”

窗外是泼墨般沉寂的夜色,客厅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暖黄的灯光映照在林秋燕的身上。

她双腿交叠着,手里端着个青花瓷样式的杯子,不急不缓地吹着里面的热气。

“离?你离了让别人怎么看我,好不容易把你嫁出去了,这么多年你也没能生个孩子让我抱外孙也就算了。”

“居然还要闹离婚,这么大个丑事传出去,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秦颂然听着,忽地笑了,那双美眸却一闪而过一抹冷意。

“妈,你知道梁煜背着我在外面做了什么吗?难道我非得为了那不值钱的面子,去维持这段早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婚姻吗?”

“不,我不要!这个婚,我离定了!”她声音并不高,但句句清晰,一字一顿,这让林秋燕顿感恼怒。

“你再说一遍?我是你妈,你得听我的!”

此时两人心中均带了几分怒意,秦颂然本就疲惫不堪的心此时如负枷锁,将她压得死死地喘不过气。

从小,林秋燕就对她有极大的掌控欲,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也可以不是。”

扔下一句话意味不明的话,秦颂然转身摔门而去。

如今已经是午夜十二点,街上除了萧瑟冷风和伫立在路边兢兢业业发光发热的电线杆外,再无他物。

她拦不到车,最后是一步步地走回了自己和梁煜的“家”。

钥匙插入门锁的时候,她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推门而入时,却没在沙发上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秦颂然说不清自己现在在想什么,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刚刚确实是在心里松了口气。

她没去卧室,而是抱了一床被子去了客房。

这一夜注定是难以入眠的,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才合上了眼睛,大约只睡了三四个小时,上班的闹铃便将她吵醒。

熬夜过后的后遗症让她心跳如雷,睁眼下床的时候脚步虚浮,险些摔倒。

她换上熨帖整齐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用了化妆品遮住略显憔悴的神色,打开客房门的一瞬间,一股酒精的臭味扑入了她的鼻中。

胃部一阵翻腾,秦颂然险些干呕出声,她捂着嘴巴,皱眉走到客厅,却在沙发下看到了喝得烂醉如泥的梁煜。

他手还在沙发上搭着,那样子是刚从上面摔下来,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脚步走动的声音,梁煜睁开那双红肿的眼睛,眼底遍布的红血丝骇人无比。

“秦颂然!你这个,嗝——”响亮的酒嗝伴随着浓郁的酒臭味,秦颂然想都没想,后退两步避开了“袭击范围”。

殊不知,就是这后退的动作,彻底激怒了梁煜。

他挣扎着撑死上半身,靠着沙发半坐在地板上,指着秦颂然的鼻尖破口大骂。

“臭娘儿们,想跟我离婚是吧?以前我有能耐,你们家利用我,现在见我没用了,就想把我给甩开?我呸!做梦!秦颂然,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她没良心?

秦颂然忽地想笑。

这可真是恶人先告状。

她要是没有良心,又怎么会再见到他出轨的那一幕之后,还心平气和地和他提离婚呢?

身为金牌辩护律师,她有一万种办法让自己在这段婚姻里全身而退,而之所以选择最吃亏的那种,不过是因为,不想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将往年那些情分耗干殆尽罢了。

“梁煜,等你什么时候把自己拾掇出来个人样了,再来找我说话。”

多看他一眼都嫌烦,秦颂然将西装外套挂在臂弯,拎起自己的包出了门。

今天虽是周六,但事务所却并不放假。

相反,因为是节假日的缘故,今天的诉讼委托较往日来说更多一些。

秦颂然才在自己位置上坐定,一抬眼,却隔着玻璃门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男人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袖子被整齐地折挽到手肘处,露出一层薄薄的肌肉。

宋江停?

秦颂然有些惊讶,他们老板那个臭脾气,居然能让宋江停来他们事务所?

这可真是天上下红雨,稀奇了。

不待她多想,玻璃门忽地被推开,宋江停单臂撑在门框上,忽地一笑。

“秦律师,麻烦过来一趟,你们老板找你有点事儿。”

倒是再正经不过的语气,可秦颂然却从那双深色的眸子里觑见了几分笑意,她有些好奇,不过很快她就知道,宋江停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了。

“上综艺?老板,我的工作是处理诉讼委托,而不是上这些无聊的节目,而且还是和宋先生一起,我觉得不太合适,所以您还是换个人去吧。”

不知是哪档子综艺节目,居然看中了她这个律师事务所的招牌。

秦颂然知道自己外形出众,但她又不是靠脸吃饭,所以什么综艺邀约,她并不想去。

宋江停靠在一旁,并未说话,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中似有流光划过。

“不去也得去,我已经安排好了下周你和宋江停一起走,各方面费用我会报销的,等你回来我再给你包个大红包。”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到底胳膊扭不过大腿,秦颂然和宋江停并排着走出办公室时,到底没忍住,带了些许凉意的眸子蓦地看向他。

“宋先生,我想这里面应该没有你的手笔吧?”

“或许吧,不过秦律师与其考虑这些,不如先回家好好收拾行李,提前准备一番?”宋江停一顿,声音忽地多了些笑意。

“期待和你的出差之旅,秦律师,再见。”

被突然安排的出差时间打乱了自己的所有安排,秦颂然头疼地处理完了一天的工作,赶在八点之前,随着慢慢暗下去的天色回了家。

“咔哒。”钥匙在门锁里转了一圈便打开了,秦颂然知道,梁煜还在家。

她并未在意,总归这里这是她的家,在梁煜没签字,这栋房子没被卖出去用作分割财产之前,这里永远都是她落脚的一个地点。

只是,这样的想法在她推门时看到门口玄幻处的东西时,却顿时烟消云散。

看着和梁煜的皮鞋一起被胡乱踢掉丢在玄关处的红色高跟鞋,秦颂然仿佛听到自己脑海中名为冷静的那根神经,突然“啪”的一声,断掉了。

 

 


卧室里传来女人的娇笑声,梁煜满欲求不满的声音紧跟其后,“宝贝儿,你和那个无趣的女人相比简直太完美了,快让我亲一口。”

“砰!”的一声巨响,秦颂然猛地将卧室的门踹开。

望着那躺在床上相拥着的g男女,秦颂然一向清冷的声音此时带上了几分颤意,她竭力控制着自己濒临崩溃的情绪。

“梁煜,你还要不要脸了?你劈腿出轨能不能别挑我身边的人下手?你不嫌丢人我嫌!”

只刚刚一眼她就认出,被梁煜搂在怀里,正轻声安慰的女人,是她们事务所刚来不久的实习生——孔真儿。

“叫唤什么?这里是我家,我想带谁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的自由!”

他用手挑起孔真儿的下巴,梁煜旁若无人般的俯下身去吮吸着她的唇瓣,另一只藏在薄被下的大手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腰肢上游移着。

“梁煜!”

大步走到床边,秦颂然伸手去扯梁煜身上松垮穿着的衬衫。

却不想后者手腕一翻,轻轻松松攥住了她的手,大拇指挑逗似的在她手腕内侧摩挲两下,带起秦颂然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着,吃醋了?呵,你要是看不下去那就跟我们一起来呗,反正我一直想试试三人行,正好今天有机会。”

梁煜用赤裸裸的目光,将秦颂然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

一阵恶寒,秦颂然简直不敢回忆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他这一句话如同一盆冷水一样,将她从头浇到尾,刚刚还在心中翻腾怒火,忽然被浇灭了。

她这是在做什么?梁煜又在做什么?

她顾念着往日的情分,从未做一些出格的事。而梁煜呢?当着她的面都能做到这一步,谁知道背着她又做过些什么!

“梁煜,你真恶心。”

秦颂然忽地用了些力气,将梁煜的手猛地往下一甩。

“咚”的一声,是手磕在床边的声音。她力道太大,梁煜身子一歪,竟然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啊——”

一声痛呼被能让秦颂然回头,她步子迈得愈发的大,到最后,几乎是小跑着离开了这个“家”。

Lux酒吧。

偏暗的光线,摇滚风格的装饰,躁动的DJ音乐,每一样都刺激着来这里消费的男男女女。

秦颂然单手撑着脸颊,眼神迷离。

已经喝了许多倍新加坡司令的她才从酸甜味酒的口感中缓过神来,这酒味道诱人,但度数却太高了。

眼前的人、物仿佛都在摇晃,秦颂然皱着眉,拍打着自己的脸,脸颊上的绯红一直蔓延到耳朵尖。

“哎美女,干嘛还自己打自己呢,快给哥哥看看。”

身边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男人,一副夜店玩咖的打扮,没等她回答,抬手便准备摸她的脸。

“啊!”

“你想对我的人做什么?”

宋江停单手插兜,居高临下地望着被自己抓的龇牙咧嘴的男人,他半垂的眼帘里带着几分冷意。

“误会!我就是看她喝多了来关心一下而已。马上走!”

望着男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宋江停转身对上已经醉酒失去理智的秦颂然。

她目光呆滞,歪着头,黑直秀发散落肩头,看着倒是怪可爱的。

宋江停眼中的冷意褪去,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能喝酒就别喝那么多啊——”

任命般将人抱上了自己的车,宋江停朝着自家小区的方向驶去。

全程秦颂然都很乖顺,只低着头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闭着眼睛休息。

但当宋江停停好车子,抱着她进了房间,想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秦颂然却一改刚刚的安静,忽然一把搂住了他的脖颈。

“呜,不许走!”

喝醉的人又最不讲理,她力气有点大,宋江停对她又没防备,当下便跟着她一起倒在了床上,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她身上。

他也就是看着瘦,实则脱掉衣衫,身上的肌肉半点不比别人少。被他这么一压,秦颂然痛的叫了一声,却依旧没放手。

“秦颂然!”

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秦颂然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宋江停难得慌乱的声音。

“嘶——”

宿醉的后果是头疼,却不是失忆。当秦颂然从陌生的大床上醒来的那一瞬间,昨晚的回忆迅速在她脑海中闪回。

秦颂然起身的动作一僵,她下意识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很疼,后腰更是酸软无比。

床下扔着宋江停昨夜穿在身上的黑色衬衫,领口处都被撕破了一些,秦颂然的表情从茫然,变成了懊恼。

该死,真是喝酒误事!她昨晚居然和宋江停酒后乱性了!

丝毫没有想到自己浑身不适是因为别的原因,秦颂然直接一条路走到黑。

她心里乱得很,却先作出了决定——趁宋江停不在,先走再说!

今天不是休假日,她即便再怎么想躲着宋江停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也不可能旷工不去。

但当她踏入事务所的,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哒、哒。”踩着红色高跟鞋走到秦颂然的面前,孔真儿那张美艳的脸上不见对她这个前辈的尊重,而是幸灾乐祸。

“秦姐,你摊上事儿了。”

“梁哥因为你昨天摔了一下,医生检查说他伤到了重要的地方,以后再也没有生育功能了!他让我来告诉你,你必须要为此负责!”

如此劲爆的消息出口却没激起水花,事务所一片沉寂,不用想都知道,这都是梁煜宣传的功劳。

秦颂然抬手捏了捏眉心,忽然想笑。

她和梁煜结婚这么多年,却从未发生过关系,梁煜到底是受伤之后不行了还是一直不行,她会不清楚?

可笑的是,他现在居然不择手段到连这一点都要利用起来。

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这是我和他的私事,跟你好像没关系吧?”

孔真儿却捂嘴一笑。

“秦姐,我现在可是梁煜哥的辩护律师,怎么跟我没关系?与其在这儿摆架子,我劝你呢,还是赶紧抓紧时间雇个律师来吧。”

在秦颂然看不到的角落,孔真儿掩去了自己眼中的算计。

虽说昨天因为意外没和梁煜做到最后,但她很满意这个男人,所以在他提出假装受伤从秦颂然这里捞钱的时候,她也是飞速点了头。

总归梁煜说这是演戏,如果胜诉,她既能拿到梁煜分给她的钱又能睡到这个男人,还能在律师界打出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孔真儿的话提醒了秦颂然,她意识到,自己作为当事人并不能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

但,她知道孔真儿的本事,虽然只是个实习生,但她的能力却非常出众,否则也不会进入这家事务所。

倘若她不能上场,那么短时间内,又该从哪里找一个能完败孔真儿的律师出来?

忽然,秦颂然的脑海中闪过了宋江停的名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