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亲妈有金手指后他走向人生巅峰

亲妈有金手指后他走向人生巅峰

清清一色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成果重生回到了与宋御发生关系的那天,记忆回笼,来不及解释太多,她需要应对伪善表姐成兰花的捉奸阴谋!前世的成果被蒙在鼓里,爸爸重病不治身亡,自己未婚生子名声尽毁,而罪魁祸首成兰花却夺走自己的未婚夫,最终儿女双全成了大佬夫人。

主角:成果,宋御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成果,宋御 的武侠仙侠小说《亲妈有金手指后他走向人生巅峰》,由网络作家“清清一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成果重生回到了与宋御发生关系的那天,记忆回笼,来不及解释太多,她需要应对伪善表姐成兰花的捉奸阴谋!前世的成果被蒙在鼓里,爸爸重病不治身亡,自己未婚生子名声尽毁,而罪魁祸首成兰花却夺走自己的未婚夫,最终儿女双全成了大佬夫人。

《亲妈有金手指后他走向人生巅峰》精彩片段

“慈善企业家成果,于今晚凌晨去世,享年59岁,终身未婚,无儿无女,却用一生修建了上千所希望小学……”

世纪雨夜的出租车电台里,传来男主持人惋惜痛哀的声音:“祝愿成果女士在另一个世界,能弥补所有的遗憾。”

……

而八十年代,刚重生的成果,正捂着打满补丁的衣服从床上坐起来,根本不敢去看身后那个还在熟睡的男人。

谁能想到病死的她,还有机会重生到十八岁这年呢?

开局就是喝醉酒,把一个男人按在床上糟蹋的糟糕局面。

为啥是糟蹋?

因为男人太帅了,剑眉星目,刚毅英俊的宋御,是她前世今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成果这会儿浑身难受,头也痛,灰溜溜跑下床的时候,男人忽然清醒过来,也不知道有意无意,直接一脚把成果踹下床了。

“哎哟。”

成果惨叫一声,宋御也瞬间惊醒。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儿,宋御咬牙切齿:“女人耍流氓也是犯法的!”

“对不起,但我不需要你负责。”成果麻溜的穿衣服,还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丢给男人:“你也快穿上,等会儿有人来抓/奸。”

上辈子就是因为酒后犯错,她堂姐成兰花带着人来捉奸,让她和宋御都身败名裂,这一次得阻止这个悲剧发生才行。

更要紧的是她爸前几天在杀猪场杀猪的时候,出了意外,被刀砍中心口,在医院住了几天就死了。

她得赶去医院,救她爸才行。

成果爬起来往外冲,力气大的把门框都差点撞掉。

看着穿好衣服就往外跑的成果,宋御紧皱眉头,觉得她真是莫名其妙,睡了他还不认账?而且昨晚的酒里有东西??

“爸,你千万要挺住了。”想起那个世上唯一疼爱自己的爸爸,成果心口一阵泛酸。

眼泪模糊了视线,成果凭着记忆往外冲的时候。

扎麻花辫的成兰花果然带着人朝她跑过来:“成果,你被人欺负了吗?”

成果一把推开成兰花,埋头朝村子外面冲去。

风声在耳边呜呜吹过,村子里的人看肥壮像头熊一样的成果,眨眼就跑的没边儿了,全都愣住了。

好半天也不知道谁感叹了句:“亲爹都要死了,这孩子也是可怜。”

不知道跑了多久,成果这才跑到了镇上的医院。

当她看见气若游丝的躺在病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周义军时,成果双腿一软:“爸。“

她大哭着朝周义扑过去时,却被护士一下子拦住:“你这么扑过去,病人要被你压死。”

“呜……”

成果哭声一停,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双堆满肥肉的大手。这才反应过来,18岁的她又肥又高,这180斤的体重扑过去,她爸周义军真可能当场呜呼。

成果流着泪往后退了一步,可一对上周义军慈祥的目光,双腿一软,幸好扶住了身后的墙壁,这才稳住身体。

“爸……”一句呼唤,伴随着酸涩从喉咙里涌出来:“爸,我终于又看见你了。”

“你这傻孩子,这不昨天早晨才见了。”周义军心疼的看着成果,见她哭的惨兮兮,叹了口气:“是不是成兰花又欺负你了?”

早年他因为身份背景是资本家的缘分,被下放到农村,阴错阳差的当了成家的上门女婿。

资本家和上门女婿这样的身份,在六七十年代,是最被人看不起,

为了让妻儿能过的好点。

周义军主动去参军,去战场上杀敌,当时好几年都没消息,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在外面了。

成果亲妈又被大水冲走了,小小年纪没爹没妈的成果,背着资本家后代的坏名声,天天被村子里的人欺负。

而欺负成果最狠的就是,成果的亲人。

他们都觉得上门女婿生的女儿没有用,既不能传宗接代,还浪费家里的口粮,都把成果当畜生。

就算他后来退役后回到家,心疼女儿受委屈,把每个月的津贴都拿来养女儿。

成家人当着他的面不敢欺负成果了,可成果那个叫成兰花的堂姐,却嘴甜心毒的很。

成兰花当着他的面,表面对他家果子照顾和善,背地里却变着法子来骗成果,整天哄骗着成果把自己的好东西让给她。

成兰花还把成果青梅竹马的对象抢了去,现在他心口中刀,医生说活不了了,成兰花和那些人还不定怎么欺负他家果子?

怕女儿被欺负的周义军,垂死挣扎的从病床上坐起来:“果子别怕,爸这就回去弄死那群狗日的!”

周义军刚撑起身子,就因为没力气,而摔了回去。

“爸。”

成果扑过去接住周义军:“那些人现在不敢欺负我。”

“那你咋哭?”周义军不相信,以为成果怕自己难过,所以骗自己。

看着自家果子那双红彤彤的眼,周义军可心疼死了。

“你真没被欺负?”周义军又问。

成果摇头:“真没,我就是担心你的身体。”

“你放心,死不了。”明明没几天好活了,周义军还骗成果呢。

成果却想哭,每次都这样,她爸无论面对啥样的困难和危险,在她面前都表现的风轻云淡。

好像天塌下来都有他顶着,不让自己费一丁点儿心。

“爸,你先躺着好好养身体。”成果扶着周义军躺着。

周义军却忽然问:“宋御呢?”他下意识提高了声音:“我昨天不是让宋御去乡下带你走?咋了?你们吵架了?”

“没……”成果红着脸说:“我们没吵架。”

就是喝醉了酒,犯了错误。昨晚的回忆瞬间窜进脑海,成果脸红的能滴出血。

但很快又发觉了不对劲儿。

因为她不是那随便的人,就算宋御再帅,她也不会借酒耍流氓啊。

上辈子,宋御带着周义军的嘱托,前去乡下带走成果。

因为到饭点了,成果就做了饭菜给宋御吃。那是个敞亮的大中午,按理说应该啥事儿都没有。

可后来她表姐成兰花带着自己男人李秀成来了一趟,两人拿了瓶白酒,说是帮成果招待客人。

成家的人对成果不好,成兰花却会耍心机,从小就装出心疼成果,帮成果的样子。

所以就算去年成果像吹气球似的越长越胖,被大小一起长大的对象李秀成家嫌弃,要退婚,改娶漂亮出众,在镇上邮局上班的成兰花。

成果虽然难过,还是祝福他们。

因为那时候成果觉得没读过书的自己,配不上考上大学的李秀成。

表姐就不一样了,读了高中,漂亮有文化,还有铁饭碗、吃商品粮……自己这个丑小鸭哪能比得过白天鹅?

自卑的成果,从来没想过破坏两人的夫妻关系,相反一直很尊敬成兰花和李秀成的。

但上辈子白手起家的成果重生回来,就察觉不对劲儿。

那瓶酒和成兰花都有问题。

否则成兰花明知道她不喝酒,为啥还一直劝她陪宋御喝酒?

酒是越喝越上头,也越喝越混乱……后来饭没吃完,成兰花就急匆匆拽着李秀成走了。

而她和喝了白酒的宋御,就犯了错误。

上辈子那些本来都刻意遗忘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以一种悲痛惨烈的方式,清晰无比的提醒着成果,她的遗憾和后悔。

上辈子,她和宋御发生了那事儿后。

宋御说会对自己负责,可后来回到部队后,却写信说要娶别人。

那时候唯一疼爱她的爸爸,重病死亡。

而她未婚怀孕,天天被村民戳着脊梁骨骂。房子和他爸周义军的抚恤金被抢不说,挺着大肚子的成果还被丧心病狂的大舅一家关在了山上的破庙里……

好不容易生下了儿子成易,可她省吃俭用养大的儿子。

长大后却被成兰花骗走,她以为儿子是嫌弃她这个妈又肥又丑,孝顺表姐成兰花,把成兰花当亲妈,为了救成兰花还被车撞死了。

直到后来儿子死后,真相大白那一刻,她才知道儿子做的一切,都是觉得自己是她的拖油瓶。离开了她,会让她过得更好……

“成易。”

想起那个英年早逝孩子,成果感觉自己的心口被一双大手撕裂,痛的鲜血淋漓的。

看着成果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哭出声儿的样子,周义军也心疼的在滴血:“怎么了?告诉爸,你到底受啥委屈了?”

“没啥。”成果伸手抹眼泪:“我就是看见你高兴。”

是她上辈子做了一辈子慈善,打动了老天爷,才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吗?

这辈子爸爸还在,那些遗憾和悲剧也都没发生。

成果通红的眼里攒出一点希望,那她是不是就能改变这一切呢?

不,她一定会改变这一切。

“爸,我给你转院,咱们转到县里去,县里不行,咱们去市里,去首都,去大医院,一定要把你的病治好。”

“去啥大医院,费那钱干啥?”周义军按住成果的手:“爸的身体好着呢,大夫说明天就能出院。”

大夫说了,那一刀伤到了心脏,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是没法治好的。

与其白花钱,不如把那些钱留着给成果。但成果这孩子善良,心肠软,他死了以后,恐怕是个人都能欺负她。

“果子啊,你听爸说。”周义军强撑着精神,对成果笑着说:“宋御那小子是爸以前的兵,爸给你俩定了娃娃亲。”

小时候成果长的漂亮,偷摸的和李秀成谈恋爱,他还以为李秀成这个有文化的大学生是个值得把果子托付给他?

可谁知道成果一长胖,李秀成就变心,还和成兰花搞在一起了?

他让宋御去乡下,就是存了让宋御带走成果,照顾成果的想法!

“等你和宋御俩结了婚,就算爸不在了,你也有靠山,没人敢欺负你了。”

“爸,我不同意。”成果摇头。

她不相信宋御那个负心汉……更何况现在人生重来一回,明知是被人算计的,成果又怎么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爸,咱们先别说这些,我先给你转院。”成果不顾周义军的阻拦,要强行扶他起来的时候。

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伸了过来,帮她稳住了周义军。成果诧异抬头,对上一张冷峻坚毅的脸,是宋御。

“我给你们转院!”宋御话落,就把周义军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战场上那个气宇轩昂的老团长,被折磨的只剩一把骨头,宋御心酸。和成果之间的糊涂账,以后再算,现在主要是老团长的安全!

宋御抱着周义军走出病房的时候,错眼看了下成果,却对上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

成果虽然肥胖高壮,可皮肤白皙,尤其是那双眼睛是很漂亮的,可惜左眼下有道伤疤,连她浑身上下唯一的优点都破坏了。

 


宋御对成果沉声说:“这边的医药费我已经结了,也找医院安排了车送老团长去县城。”

车是医院好不容易找来的拖拉机,速度慢,路又不平,就算垫了厚厚的稻草,也把周义军颠的咳血。

成果看着就心疼和难受,可八十年代条件有限,除了拖拉机也找不到别的车。

拖拉机就这么晃晃悠悠,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把周义军拖到了县城的大医院。

医生把周义军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成果的心还揪着疼。

“你别太担心了,这个大夫是县城最好的大夫,你爸肯定没事。”宋御宽慰道。

成果怎么能不担心,上辈子他爸就没熬过今天晚上。

“菩萨啊,你一定要保佑我爸爸!保佑他长命百岁!”

成果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祈祷。

期间宋御想把她从地上扶起来,都被成果推开:“别拦我,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祈祷了。”

她红着眼睛说。

上辈子那种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又一个死在她面前的画面实在太过惨烈。

再来一次,她会崩溃的!

成果额头磕破,血顺着脸颊,从下巴上滴在了她脖子上用红绳拴着的玉戒指上面。玉戒指发出一阵微弱的光,眨眼就消失了。

“你先起来再说。”宋御用力的把腿都跪软的成果,从地上扶起来。

“成果这人啊,又肥又丑还特别没良心。她爸都伤成这样了,她还天天吃肉、睡懒觉,把她爸丢在医院不闻不问!”

扎着麻花辫小姑娘的话,忽然在宋御耳边响起。看着头都磕破的成果,再想想成果不顾一切都要给周义军转院的画面。

宋御觉得那个小姑娘的话不能信。

成果虽然长得不好看,但心地还是善良的。

两人在手术室门口,守了三个小时后,周义军这才被推出手术室。

“大夫,大夫,我爸咋样了?”

“得看今天晚上能不能熬过危险期。”

那天晚上,成果和宋御一直都守在周义军病床前,生怕周义军有任何闪失。

医生和护士也时不时过来检查周义军的情况,直到天亮时,周义军退烧了,医生这才松了口气。

“好了,危险期渡过了。往后几天仔细注意,只要没有并发症,就没事了。”

“谢谢你大夫,谢谢你。”成果哭着要给医生下跪,可眼前一黑,瞬间晕了过去。

医生和护士想扶住成果,却被一起砸在了地上。

最后还是宋御出马,废了老大的力气才把成果抱到了病床上。

他看了眼满脸是血,还脏兮兮的成果,皱了皱眉。

起身朝医院外面走去,在供销社给成果和周义军买了不少日用品,又给预交了医药费,这才赶着点儿,去了火车站回部队。

而这时候,没人发现,成果脖子上带着的那个玉戒指忽然变成了一个锦鲤纹身,浮现在了成果锁骨上。

等成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你醒了?”护士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是给你的东西。”

一个瓷盆递到了成果面前:“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兵哥哥,给你买的日用品。”

瓷盆里除了干净的换洗衣物,还有一封信。

宋御留的信?

成果打开信,宋御的字和他人一样凌厉:

成果同志你好,我还有重要任务在身,我必须归队了。

老团长的医药费我已经预交了200块钱,信封里还有50块钱,你留着给老团长买点鸡和肉,补充补充营养……

字迹到了这儿有明显的停顿,宋御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继续写下去:还有,你放心,结婚的事情我来安排。过几天我得空了,会和你联系商量结婚的事。

宋御写这封信是是个心情?成果不知道。

但看了信的成果却没当回事,上辈子也承诺过要娶她的宋御,不也转头娶了别人吗?

男人的承诺靠不住,还是得靠自己。

但是成易……想起那个小时候吃了太多苦,还和她生分的儿子,成果心又疼的揪起来了。

成易,妈妈这辈子会好好照顾你,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也不会让你被成兰花那个女人骗的团团转,为她白白葬送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周义军一醒来,就看见自家胖闺女,那肥肥胖胖的小手摸着同样肥肥胖胖的小肚子,脸上露出的表情还特奇怪,像是高兴又像是难过。

“果子,你是不是饿了啊?”周义军虚弱问道。

成果回神,对上周义军关心的眼神,立马摇头:“没,不饿……爸,你咋样了?”她是怀孕了。

这几天刚好是排卵期,所以上辈子和宋御睡觉后,就怀上了。

“爸,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成果刚凑过去,周义军立马大叫起来:“谁家粪坑炸了,咋这么臭?”

“臭?”成果也耸鼻子闻了闻,艾玛,真是谁家粪坑炸了?

她拿手捂鼻子,却发现手掌心全是粘粘乎乎的汗液。

不止手掌心,全身都是被汗给打湿了,而冲天的臭味,就是从她身上传来的。

周义军都快臭晕过去了:“果子,你快去冲个澡,你可太臭了。”

医院里有给病人冲澡的大浴室,成果走进去的时候,也把女浴室的病人给臭的不行。

没人愿意和她呆在一起,全都害怕跑出浴室。

“这到底咋回事?”成果自己也很纳闷,她就一天没洗澡,至于这么脏和臭吗?

照镜子的时候,成果发现一直呆在脖子上的玉戒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个红色的锦鲤纹身浮现在自己的锁骨上。

这个锦鲤纹身好眼熟……她想起来了,上辈子的成兰花锁骨上也有个一模一样的锦鲤纹身。

而且成兰花锁骨上出现锦鲤纹身,恰好是她玉戒指丢掉后。

自从有了锦鲤纹身,成兰花的人生就像开挂一样。

随随便便挖个地窖,都能挖出金砖。去县城卖东西,还能救一个因为车祸受伤的医生。后来改革开放,去了东城,在大马路上随便捡个和家人走丢的孩子,都是李秀成领导,让李秀成一步步升官发财……

直到几十年后,白手起家的成果,在一个高档晚宴上再次见到了成兰花。

那时候成兰花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却看起来一点都没变,还保养的跟个二三十岁的小姑娘似的。

现在想想,应该也是金手指起的作用!

“成女士,我们医院检查出你年轻时候吃了太多激素,导致的发胖。”

上辈子,第一次做全身体检时,医生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哪儿来的激素?

而且以前就算周义军把所有钱都花来给她吃肉,成果也只是微胖。

她真正像气球一样吹大长胖到180斤,是从去年开始的。

那时候一向读书不努力的成兰花,像是突然开窍一样,努力读书。虽然没考上大学,但因为分数合格,成功拿到了高中毕业证,顺利的进入了邮局上班。

紧接着成果被青梅竹马的对象李秀成嫌弃,成兰花则嫁给了大学生李秀成。

而她呢?

未婚怀孕,身败名裂,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被赶到山上的破庙,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也为了救成兰花被车撞死……

而成兰花和李秀成日子越过越好,孩子聪明,李秀成官途顺畅。两人从农村到首都,一辈子年轻貌美的成兰花成了所有人羡慕的对方。

兰花是宝贝,果子是贱种,天下人都知道。

娶老婆要娶成兰花这种旺夫相,看见成果这种扫把星,就要把人打一顿,免得沾了晦气……

上辈子她过的这么惨,竟然都是成兰花抢了原本属于她的金手指,是成兰花害得她家破人亡的?

而成果身体里排出来的那些恶臭的汗液,则是因为本该属于她的好运回归本体后,将她体内残留的激素和脏东西全都排了出来。

当成果穿好衣服,走回病房的时候。

却见几个护士医生,推着她爸往手术室那边跑。

成果脑子一懵,拔腿跑了过去,焦急问道:“我爸咋了?”

“你爸伤口感染,引起心脏衰竭和伤口出血,必须进行抢救!”

“你不能进手术室!”

被护士拦在手术室门口的成果,感觉天都塌了,不是说伤口缝合好了,也渡过危险期了,怎么还会伤口感染?

经过大半天的抢救后,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对着成果摇头:“患者心脏术后出血,我们尽力抢救了,抱歉。”

成果脑子轰的一声,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我们现在的医疗条件有限,如果在国外或许能救回来。”

“不可能,不可能。”成果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老天爷让她重生回来,难道就是要让她亲眼看见她爸再死一次?

看着昏迷不醒的周义军,成果直接崩溃了。

 


成果双手颤抖的握着周义军的手,如果是在21世纪,在21世纪就好了,就能利用发达的医学治好周义军。

可这是八十年代,被医生宣判死刑的周义军,除非发生医学上的奇迹,否则周义军怎么可能活的下去?

可、这个世上有奇迹吗?

就在成果心如死灰的时候,给周义军治病的男大夫,忽然从外面冲进来:“快,把人抬走。”

“你们干啥?”成果眼眶通红的扑过去,把大夫压在地上:“谁也不准动我爸,我爸还没死,你们不准动我爸。”

“谁要动你爸?我们是把你爸抬到手术室去。”被她压得喘不过气的男大夫,费了老大劲儿才憋完一句话:“我师兄来了,有他给你爸治病,你爸准没事儿。”

“啥?”成果愣住。

“我师兄刚从国外进修回来,主攻心脏科,是全国最好的大夫。”医生解释时,护士已经把周义军给抬出去了。

而快被成果压扁的医生,用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能起开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成果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正道歉呢,医生已经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他师兄的手术台,国内多少大夫都想上?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而这时候,成兰花还在某个路口等着车祸的发生,想把那个因为车祸而受伤的医生从车里拖出来……

大约两个小时后,周义军被护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原本灰败的脸色变得红润了许多。

“病人内出血的情况已经止住了。”男大夫兴奋说:“你运气真好,我师兄就是路过咱们县。可谁知道车胎好巧不巧的在咱们医院门口/爆/了,又刚好被我撞见,我这才把他拉来救你爸……”

医生说起这事儿,都还挺感叹。

这真是老天爷让人活的话,怎么样也会让人活。

运气好吗?

成果下意识伸手摩挲着上的锦鲤纹身,是它在保佑吗?

成果想去给救周义军的大夫道谢,却被告知手术结束后,人就赶去军区医院上任了。

“我师兄眼里只有病人和手术,能救活你爸,他也高兴。”男大夫对自己师兄吹彩虹屁的同时,又再次感叹成果运气贼好,竟然碰见他师兄爆/胎了。

“接下来只要好好看护,你爸很快就很出院了。”

男大夫的话,让成果脸上也浮现一抹笑,太好了,她爸这回真的不用死了。

成果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却因为太胖,直接把椅子都给压塌了。

摔在地上的成果:“………”

就挺尴尬的。

她冲医生讪讪一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三层肥肉的肚子,心想,不知道这辈子在金手指的帮助下,能不能成功减肥?

成果上辈子也想过减肥,无论是运动、绝食、还是抽脂,可因为激素破坏了内分泌平衡,就算短暂的瘦下来几斤,随即激素的副作用反弹,却让她越来越胖、越来越胖。

晚上,周义军从昏迷中幽幽转醒的时候,就见成果坐在地上啃馒头。

就一个馒头,连片肉都没有。周义军立马心疼道:“果子,爸不住院了,把钱省下来给你买肉吃。”

“爸,你说啥呢。”成果把周义军扶起来:“你不能出院,更不能把钱省下来给我买肉吃。”

白面馒头这种东西,在八十年代可是顶好的口粮,一般人根本吃不上。

也就周义军心疼女儿,觉得在人人吃糠咽菜的八十年代,成果吃白面馒头都算是委屈!

成果往周义军腰后面塞了个枕头,又拿起放在一旁的保温盒说:“你得好好住院,把身体养的好好的。来,这是我给你炖的鸡汤,你多喝点。”

鸡汤是借医院门口小饭店的炉子炖的,饭盒盖子一打开,鲜香扑鼻的味道立马窜满了整个病房,把周义军和其他人都馋的咽口水。

“爸,不饿,你吃。”周义军咽着口水说:“你多吃点。”

这醒来看见成果啃馒头,他可心疼了:“你看你脸盘子都瘦了,你多吃点。”

“真的,我瘦了?”成果开心,金手指这么厉害,减肥效果这么好吗?

她把鸡汤吹凉了,喂到周义军嘴边:“你得多吃点,你看你干巴的。”

要说干巴,周义军是真的干巴。

天天在农场杀猪干农活,现在又心口中刀,营养本来就跟不上,现在瘦的就跟骷髅头一样。

“爸真的不饿……咕咕……”周义军话还没说完,肚子就咕咕叫起来。

成果把鸡腿肉怼到他嘴里:“爸,你快吃,多吃点。”

见周义军还想推辞,成果又说:“你得吃好点,吃饱点,把身体养好了,才能继续去杀猪场养我啊。”

周义军一听要去杀猪养女儿。

心里的责任感立马上来了,他要给成果买好衣服,买好吃的,买好看的头绳……

“行,那爸多吃点,争取早点出院。”周义军大口大口的咬着鸡腿肉,因为是炖的汤,鸡腿也是有营养不油腻的。

旁边住院的患者看周义军啃大鸡腿,看了看碗里的红薯汤,立马觉得不香了,嘴里还很嫌弃的说:“这闺女养这么好干啥?又不像儿子一样是家里的劳动力,以后嫁出去了,还不是别人家的。”

八十年代重男轻女的现象很严重,因为男人才算家里的劳动力,以前挣工分的时候,男人是一分,女人只能算半分。

男人越多的家庭,工分挣的越多,日子过的越红火。就算现在土地包产到个人了,女人还是不被待见。

“我自个儿的闺女,我就愿意宠着养着,你管的着吗你。”周义军立马怼了回去。

成果就是他的心肝儿宝贝儿,谁说一句他都要和人对方拼命的。

成果眼圈通红的看着毫无条件维护自己的周义军,觉得胸膛里那颗心滚烫的很。

上辈子,自从周义军死后,再也没有人把她成果当成宝贝。反而都把她当成轻贱的草,人人看见都要过来踩一脚的那种!

“爸,别管那些人咋说,你继续吃,来多喝点鸡汤。”成果把满满一保温杯的鸡汤都喂给周义军吃。

可周义军到底是疼女儿,吃了一小半就说吃不下来,非要让成果吃。

成果虽然也馋,但她真的要减肥,也一口没吃,打算留着明天继续喂给周义军吃。

成果去小饭馆还保温盒的时候,又递了十块钱过去:“大姐,明儿一早,还得麻烦再帮我买点猪肉和鸡。”

这年头的猪肉1块钱一斤,肥肥的大公鸡一只也就七八块。

剩下的钱,成果就当借炉子的费用了,可把小饭馆的大姐高兴的不行,在给周义军做病号餐的时候也更用心了。

晚上,成果洗澡的时候,发现身上又出了很多粘稠的汗液。

她又仔细检查了下身体的变化,发现除了神清气爽外,左眼下的疤痕好像也淡了一点?

可当她再仔细看的时候,发现疤痕没啥变化。

成果觉得是心里作用,可穿衣服的时候,发现本来紧绷绷的衣服,宽松了不少,她好像瘦了一点?

而在马路边等到天黑的成兰花,根本没等到做梦中的车祸,最后只能裹紧衣服,回了招待所。

她不知道,那个本该出车祸的年轻医生。就是因为车胎/爆了,而被拉去医院给周义军做心脏手术,也因此侥幸逃过一劫的人!

因为重生和重新拥有了锦鲤命的成果,在无意中挽救了很多人的命!

第二天一早,成果给周义军喂早饭的时候,周义军又说:“咱们还是出院吧,我感觉我好多了。”

昨晚成果守夜,他看见女儿蜷缩在长凳子上睡,可心疼的不行。还是觉得不住院,把医药费拿给成果,让女儿日子过好点才是最好的。

“不行,你得住到痊愈才能出院。”成果把周义军按回床上:“你好好躺着,我先回去给你收拾几件换洗衣裳,明天再来看你。”

成果离开医院的时候,被小护士叫住:“预交的药费花光了,得补交了啊。”

宋御走的时候,除了留下车费,把钱全都留给这爷俩了。可周义军被抢救了两回,预存的200医药费根本不够。

“要补多少?”成果问。

“150。”

成果摸了摸兜,摸出一把毛票。

这还是宋御夹在信封里的50钱,给周义军买肉买鸡,再买点水果罐头、麦乳精啥的,就剩2块5毛了。

小护士看着她手里的钱,那样子好像怕成果不交医药费似得。

“等我回家取钱啊。”成果歘地把钱揣回兜,面不改色的说:“放心,我们肯定不差医院的医药费。”

成果回农村的时候,还跑去小饭馆,请大姐记得按时给她爸送饭。

“放心吧,大妹子,我肯定按时送。”大姐特羡慕周义军,女儿孝顺,舍得花钱,要是她以后老了,也有这么孝顺的闺女,就好了。

从县城回农村很麻烦。

要去汽车站坐车到镇上,下了车以后,还得走一个多小时的路才能回到村子里。

成果早上出发,直到下午才走回村。

等她快步跑回自家院子,一看立马怒了。成大一家正在砍她院子里的大白菜,养的鸡鸭也正被人掐着脖子往外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