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越后开建古代医院

穿越后开建古代医院

子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前世作为国医圣手,一生中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奈何命运多舛,车祸被撞死!再次醒来,宋未央发现自己竟成了被卖到青楼的可怜农女,这烂到狗血的开局,她表示压力山大……几经波折之后,她重返极品人家,智斗钱串子祖母,整治极品邻居,一番逆袭下来,宋家算是重新认识了自己。

主角:宋未央,唐祈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未央,唐祈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后开建古代医院》,由网络作家“子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前世作为国医圣手,一生中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奈何命运多舛,车祸被撞死!再次醒来,宋未央发现自己竟成了被卖到青楼的可怜农女,这烂到狗血的开局,她表示压力山大……几经波折之后,她重返极品人家,智斗钱串子祖母,整治极品邻居,一番逆袭下来,宋家算是重新认识了自己。

《穿越后开建古代医院》精彩片段

是夜,万籁俱寂。

宋未央费力的撑起身子,缓缓抬手扶着额头微微晃了一下,一股钻心的刺痛让她拧紧了眉,倒吸一口凉气。

好疼。

她费力睁开眼睛,拿手背抹了一把眼睛,才把糊着眼睛是东西擦下来,勉强睁开了眼睛。

猝然间却对上一双睁的巨大的眼睛,吓她一跳,让她往后一坐。

又是一阵疼痛刺得她清醒许多,看清了眼前竟然躺着一匹马,马脖子摔在坚硬的岩石上,已经断气了。

她有些懵,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这是哪儿?

宋未央费力的爬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头痛欲裂。

她明明记得自己坐在前往国外的飞机上,不幸遇上了飞机失事。

飞机爆炸时,她甚至看到了一团火光冲她而来,那种灼热感甚至现在依稀都能感觉到。

“真是活见鬼了。”她呢喃自语着,脑袋里突然炸开一阵疼痛,让她忍不住低叫一声闭着眼睛蹲下。

一段又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正在强硬的挤入自己脑海里。

这段记忆的主人,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和她同名同姓。

从出生被嫌弃是个女孩,又不怎么愿意说话,整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被认为是个傻子。

但是却对草药有些兴趣,甚至算得上是天赋异禀,在十岁那年被一个老神医看上,带在身边教着。

宋未央慢慢睁开眼睛,脑子里闪过一个不现实的念头。

她或许,穿越了?

有了这个认知,她忍不住苦笑一声,心想着自己堂堂二十一世纪第一医科圣手,竟然因为一场飞机失事,穿越到了古代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自闭症小姑娘身上。

她叹口气,认命胡乱抹了两把脸,让视线更加清晰。

随后她抬头环视周围,到不远处躺着一个妇人,也受了伤,但是看起来伤的并不重。

目光移到妇人脸上时,她的头又疼了一下。

记忆里有这个女人的身影,是这段记忆主人的娘,叫做林鱼,是个性格软弱的女人,而且好像还是童养媳。

宋未央费力往那边走去,脚踝处钻心的刺痛昭示着自己扭了脚。

“娘,娘。”

她哑着声音叫了两声,小姑娘许久不开口讲一次话,声音听着很是稚嫩婉转。

林鱼听到她的声音之后,睁开了眼睛,目光中先是迷茫,随后是惊喜,一把搂住了宋未央,抱得很紧。

“央央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可把娘吓死了。”

林鱼说着哭了起来,宋未央都感觉到大颗的泪珠落在肩上。

她对亲情一向十分淡薄,所以只觉得林鱼此时的哭泣很让她心烦。

还在深山老林里,哭这么大声,也不怕惊动什么野兽吗!

“嗷呜!”

宋未央眉心一跳,回过头去,看到了林子深处突然冒出来两簇幽幽绿光。

随后看着那绿光慢慢靠近,直到出了林子。

她心里一沉,心想自己还真是乌鸦嘴。

那两簇幽幽绿光,乃是一匹饿狼!

林鱼显然也看见了,先是吓得一哆嗦,但是立刻反应过来,把宋未央护到了身后,自己则两股战战的警惕的盯着那匹垂着口涎的狼!

宋未央看着林鱼如此模样,心里忽然一软。

她抄起一块儿石头,狠狠砸向那匹饿狼,随后迅速一滚准备滚到那跟大木棍跟前。

但是她却忽略了自己扭伤的脚踝,滚出去的距离根本够不着那根木棒,反而是激怒了本就饥饿的狼。

本来狼还朝着林鱼磨爪,这下转过头去看向了宋未央。

眼见那匹狼凌空一跃,眼冒寒光,直冲着浑身是血的宋未央而去!

“咻!”

 


破空一箭直冲着还未落下的狼而去,尖锐铁器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宋未央感觉脸上温热一片。

她睁开眼睛,看到那匹狼就躺在离她不足一步远的地方,怒睁双眼已经咽气。

宋未央定了心神勉强站起来,回头朝箭羽飞来的方向看去。

是一块很大的岩石,岩石上站着一位手持弓箭的少年。

夜色太深,瞧不清样貌,宋未央便仔细打量起少年的衣着。

他穿着洒金墨色圆领长袍,系了一条蹀躞带,腰间还悬着一柄长剑,细看长剑上还雕刻着花纹,像是毕方,又像是金乌。

看打扮,不想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倒像是贵族子弟。

少年从岩石上跃下,稳稳落在宋未央面前,她这才看清楚少年的模样。

剑眉星目,长的俊朗清秀。

少年行至面前,宋未央慢慢下蹲,学着之前在宫廷剧里看到的行礼方式道:“多谢小公子救命之恩。”

他爽朗一笑,指了指那匹狼的尸体:“姑娘胆子不小啊。”

宋未央嘴角抽了抽,没讲话。

林鱼跌跌撞撞的扑过来,抱住了她,伸手上下摸着,并担忧问道:“央央,你没事吧?”

她看向林鱼,那双顾盼生辉的美目里流转着深深地担忧,她摇摇头,“没事。”

林鱼抱住宋未央又哭起来,她听得头疼。

“姑娘,我看你们二人受了伤,山野间行动肯定不方便,不如我去回禀了我家公子,我送你们回去。”

身后少年开口,宋未央没来得及回答,林鱼就已经惊恐的喊到:“我们不回去,不能回去!”

她未出声的感谢一下子卡在喉咙里,变成了一口气叹了出来。

也的确怪不得林鱼这样害怕,委实是这家人欺人太甚。

林鱼本来身份她不知道,但是知道是被宋家买回来给她那个身患残疾的爹做媳妇的,林鱼样貌姣好,想来有可能是家道中落。

她不巧,将林鱼的样貌继承了个十成十,甚至更胜于她。

所以老神医仙逝之后,宋未央被宋老太卖到了镇子上的青楼,这辆马车,就是送她去青楼的!

这要是回去了,必然会被再送去,林鱼自然不愿意。

而且要不是宋老太为了把她娘拉回去给他们继续当牛做马,马匹也不会受惊冲下山崖,让宋未央身死,让林鱼受伤!

这等血仇,不可不报!

“娘,我们得回去,不然弟弟和爹怎么办?”

宋未央放软了语气开口,林鱼沉默下来,也意识她们母女两个这样,根本哪儿也去不了。

先不说受了伤,就说两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哪里敢收留。

“多谢这位小公子,我与我娘二人的确是没办法自行回去,还请您能送我们回去。”

见林鱼不说话,宋未央就去和少年道。

少年撇撇嘴,“行,你们在此处稍候,我去回禀我家公子。”

言罢,几个起跃间就没了人影。

她目送人离开,顿时感觉脚踝疼得很,扫一圈周围,运气不错的看到了一些川芎,俯身刨了出来直接生吃。

川芎活血化瘀止痛,只是生吃效果不显著,可是现在也没条件支持她炖服。

“姑娘,走吧。”少年又跑了回来,身后似乎还跟着一个人,只不过整个人几乎掩在阴影里,看不见容貌。

宋未央想,这估计就是这个小公子的公子,遂朝着人福了福身。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大娘,我背着你吧,看你们两个都受伤了行动不太方便。”

林鱼想扭捏,宋未央没有给这个机会,直接道谢将人扛上了少年的背。

她慢慢跟在身后,感受着脚踝钻心的疼痛。

以前的宋未央是个软柿子,被人拿捏甚至身死,可现在她可不是从前那个软柿子了!宋家那些人施加在宋未央身上的,她都要……

一一讨回来!

 


回家的路上,因为宋未央脚踝扭伤,所以行动十分缓慢,少年也是不断回头等着她。

她很抱歉,她道:“对不起,我拖后腿了。”

少年咧嘴一笑,“没事的姑娘,我们公子说了,把你安全送回去,慢点没关系。”

宋未央闻言眨眨眼睛,有些好奇,但是什么也没问,只是又一次道谢。

这少年衣着不凡,既然不是贵族子弟,那也得是什么达官贵人的身边人才是。

加之他的衣着如此华丽,就更能窥见少年的口中公子身份的尊贵。

宋未央心想,也不知为何这些人会出现在这深山老林里。

“前面就是你家了,我不便过去,就此告辞了。”少年将林鱼放下,笑了一下抱拳弓了弓腰,转身离开。

宋未央扶着林鱼,看着少年走远,才转过身和林鱼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进了院子。

少年转到了一棵树后,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立在树下,他身穿星蓝色长袍,腰间束了一条腰带,衬得身形颀长。

“公子。”他拱手叫到,“把人送回去了。”

男子点点头,抬眼看着宋未央消失的方向,“查一查,免得出纰漏。”

少年愣了愣,抱拳应是,男子又抬眼看一眼不远处,转身离开。

院子不小,大房二房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正中的堂屋是宋老太住的地方,大房住东屋,二房住西屋。

听着倒是十分公平,可实际上东西屋却并不同。

东屋干净整洁,地方不小,西屋却破败不堪,甚至是堪堪遮风挡雨。

可见偏心!

“走吧央央,我们回去。”林鱼嗫喏道,扯了扯宋未央袖子。

宋未央冷笑一声,“好啊。”

说完,直接大步朝着堂屋走了过去。

脚腕钻心的疼,更疼的她是怒火中烧。

“嘭!”

门被踹开,堂屋坐着的一群人转过头看着门口,夏风微微吹了一股进屋,让人不禁打了个冷战。

宋未央慢慢从门口走进来,明暗的烛光照在她脸上,木然的表情让人发怵。

宋老太本来盘腿坐在床上,看到她吓得跳下来躲在了她的大儿子宋延忠身后,惊恐万状的看着宋未央。

“你,你怎么回来了?”

她结结巴巴问道,宋未央脸上和手上还沾着刚刚干涸的血迹,看起来着实是有些吓人。

宋未央看了看自己手背,咧开嘴一笑,“回来看看奶奶,活的好不好哇。”

宋老太被她这个语调吓到,一时间愣住。

“胡闹什么!未央,你怎么能这样跟你奶奶说话?快和她道歉!”

宋延忠打量了一会儿,突然怒道。

宋老太一听,宋未央还是个人,便硬气起来,“贱丫头装神弄鬼!咋呼乍唬谁呢?”

她闻言,颇觉好笑,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宋老太和大房一家,倒还真是蛇鼠一窝,老大伪善,老人刻薄,女儿儿子也是跋扈无礼。

“未央,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睡一觉,明天大伯带你上镇子。”宋延忠眼珠一转,语气温柔和蔼。

“不用。”

宋未央笑声慢慢减下来,嘴角挂着笑容,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让准备开口的宋小荷把话咽了回去。

“猫哭耗子假慈悲,我可不需要。”宋未央冷声,虽坐在椅子上,可还是看得出其气场强大。

宋延忠被一噎,忽然意识到:“你不是个傻子吗?”

她掏出来一块手帕,拿着手帕细条慢理的擦着手。

“是啊,傻子多好控制,直接把我卖到青楼去,好能给你们当摇钱树,是吗?”

宋未央停手,“但是大伯,我只是生性不爱说话,一直都不是傻子。”

她把帕子一丢,顺着风飘向了已经吓愣的孙玉花,血腥味扑鼻而已,孙玉花直接坐到了地上。

“哎呀,婶婶怎么摔了?快让我扶起来。”

宋未央笑吟吟的走过去,孙玉花却恐惧的后退,并时不时看向宋延忠。

她故作无辜的歪了歪头:“婶婶怎么怕我呢?是怕我记起来什么吗?”

说完扫了宋延忠一眼,“婶婶是不是也没想到,你们做过的事,我都记得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