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前夫又娶了几个了

前夫又娶了几个了

金发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门心思想着嫁给心上人,根本不知道这场婚姻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柏深言是一块捂不热的寒冰,索性林汀也没有多大的耐心,这场互相利用的婚姻,保持距离恪守规则,看谁能熬得过谁!直到柏深言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将心也给算计了进去,可转身发现林汀早已离开,还带着他们生死未卜的孩子。

主角:林汀,柏深言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汀,柏深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前夫又娶了几个了》,由网络作家“金发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门心思想着嫁给心上人,根本不知道这场婚姻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柏深言是一块捂不热的寒冰,索性林汀也没有多大的耐心,这场互相利用的婚姻,保持距离恪守规则,看谁能熬得过谁!直到柏深言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将心也给算计了进去,可转身发现林汀早已离开,还带着他们生死未卜的孩子。

《前夫又娶了几个了》精彩片段

某藏酒俱乐部。

昏暗奢华的包厢里,林汀如坐针毡。

以她一个小小编剧的身份和资历,根本不配参加导演为讨好投资方爸爸专设的酒局。

但林汀来了,因为她算是今天席面上的一盘“菜”。

被“爸爸”钦点的。

此时,剧组第二大投资方,卢岩,正坐在林汀右侧。

他不老实的手指时不时触到林汀的腿,笑得一脸贪婪。

林汀身上寒毛乍起,不动声色的往其他方向挪动着。

导演刘元春则一个劲儿的冲着林汀使眼色,“小林,没看卢总还没动筷么?你有点眼力见儿啊。”

林汀艰难地抬起胳膊,给卢岩夹了块鳝鱼,假笑道:“卢总,您吃。”

刘导险些没忍住自己的白眼。

这小编剧,长得好,写得好,就是脑筋不好!

不过谁叫卢总偏偏就看上她了呢?

林汀其实拒绝过这个饭局许多次。

但是刘元春骗她,说卢总是文化人,根本不屑潜规则那一套,还威胁她若是这点事都配合不了,就把她踢出剧组。

林汀为了五斗米,折腰了。

呕心创作了十个月的作品,她割舍不了,而且违约金高额,她也付不起。

在这圈子几年,她见了许多脏事儿,于是她来之前特意在口袋里放上了防狼喷雾,以防万一。

可今天一推门,她便知道,自己入了虎穴了。

慌乱中,她知道或许只有一个人能救她。

但……她更知道,那人不会来。

卢岩端起酒杯对着林汀抬了一下,“没事儿,小姑娘么,都能调教。”

他斜着眼喝光酒,双眼还不停扫视着林汀。

饶是他见过娱乐圈再多莺莺燕燕,也不得不感叹林汀的美。

美得勾人。

五官明艳、身段傲人,单是眼波流转便看得他心痒。

林汀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

她想,要么就砸锅卖铁解约吧,剧本,也不是写不出新的了。

然后换个笔名,重新来过。

反正……又不是没这么做过。

何必在这典当灵魂?

若是哥哥醒过来知道这一切,一定会狠狠敲她的头骂她蠢。

林汀突然就控制不住地委屈。

她眼一闭心一横,端起酒杯朝着卢岩开口:“卢总,我敬您。资金方面您高抬贵手。”

接着一饮而尽,浓烈的白酒辣得林汀咳出眼泪来。

她抬手抹掉,背起包,“对不起,我家里有急事,得先告辞了。”

卢岩本以为她上道了,见她作势要走,彻底冷下脸,将筷子狠狠一扔,砸碎一个瓷盘。

“小妹妹,别不识抬举。你出去打听打听,来我卢岩饭局的妞儿,有没有一个能竖着走出去的?”

说着,他狠狠攥住林汀的手臂,站起身来举着酒杯就往林汀嘴里灌。

林汀剧烈地挣扎起来,求助的看向刘元春,可他只把脑袋转了过去,一副坐视不理的样子,林汀顿感绝望。

男人的力气太大她没法挣脱,林汀只能用手去找口袋里的防狼喷雾。

她越是挣扎,卢岩越是兴奋,“林妹妹,嘴这么红,不亲一下着实可惜啊,哈哈哈……”

挣扎之际,衣衫凌乱。

就在卢岩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林汀终于摸到防狼喷雾。

她抬起脚冲着卢岩就是一脚,然后把喷雾朝着他的眼睛狠狠喷了下去。

卢岩吃痛,咒骂一声。

林汀拔腿就跑,谁知卢岩竟然死死的拉住了她的手腕,直接把她摔在桌面上。

霸王硬上弓。

林汀尖叫起来,卢岩抬手狠狠给了林汀一个耳光。

“给脸不要脸。”

林汀被打得头晕眼花,伴着耳鸣,她想,自己完了。

两行眼泪流到发际线的同时,包厢门被人推开了。

她清晰地感觉到,周遭的气氛在那一瞬凝滞起来。

一个身着暗蓝西装的男人立在门口,他高大精壮的身躯靠着门框,西装外套随意搭在一边肩上,手里还夹着一支香烟。

袅袅烟雾氤氲漫开,俊朗到让人多看一眼都害羞的脸上,冰冷得没有温度,狭长凌厉的凤眼微眯。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林汀瞳孔紧缩,大脑一时宕机,接着慌张感爬满全身,冷汗直冒。

柏深言……柏深言怎么来了。

柏深言斜睨了林汀一眼,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凉笑:“现在出来卖还要玩欲擒故纵了?”

不,我不是!

林汀脸色惨白,只觉得刚刚被打的脸颊却更加泛起火辣辣的疼。

她的自尊好像实质化,然后被人从高处狠狠摔下。

见有人来,卢岩放开手,“柏总怎么在这里,快进来快进来。”

柏深言轻嗤一声,“不了,一股狼狈为奸的臭味,我怕脏了我的鼻子。”

刘元春开口打圆场:“柏总,您误会了,我带着小林来是谈投资的。这小林,咱们编剧,您也见过的。她跟严总也是郎有情妾有意……”

柏深言只回他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刘元春就直接哑火了,一口气卡在嗓子上不去下不来。

在江城,可没有人敢惹这尊煞神。

都说宁进监狱呆三年,不惹江城柏深言。

柏深言点燃一支香烟,“你们是姘头?”

男人毫不掩饰的羞辱让林汀面色通红,侧着脸不敢去看他,指甲掐进肉里,咬着牙开口,“不是。”

“嗯。”

柏深言手指弹落烟灰,冷冷朝卢岩开口:“如果你还想要手的话,就松开。”

饶是卢岩混惯了,也还是惧怕眼前这个男人。

这人六亲不认,手腕强硬,据说发起疯来自己爹都打,在江城是个出了名的混不吝的。

可他不想在女人面前被柏深言驳了面子,便梗着脖子冲柏深言叫嚷。

“我要是不放呢?!”

柏深言闻言,什么都没说,直接捡起一个酒瓶朝着卢岩走。

男人身形高大,气势逼人,卢岩一时摸不着准他要做什么时,只是紧张的后退几步,慌张的咽口水。

下一刻,柏深言站在卢岩面前,抬手抄起酒瓶重重地砸在他的胳膊上。

“卧槽!……”

卢岩额头青筋暴起,摔开林汀,林汀被他推到地上,膝盖蹭破一层皮。

而卢岩还没来的及反攻的时候,柏深言又是一个酒瓶直接砸在他头上。

温热的液体从手臂漫下,卢岩眼冒金星,身上的嚣张气焰也被尽数搓灭。

“你……”

卢岩有些惊恐地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

柏深言蹲下身来,鸦羽般的头发垂在额前,露出微凉的褐色双眸,深吸了一口香烟,烟雾尽数吐在卢岩脸上。

“怎么,还有哪儿不想要了?我满足你。”

卢岩连忙往后退了两下,不再敢作声。

刘元春则两眼一黑,这趟白来了,还得罪了卢岩,今后自己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

但是在场的两个人他谁都不敢惹,只能冲着林汀瞪眼。

要不是她不懂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柏深言站起身来,从西服口袋掏出一张手帕,慢条斯理地擦拭着他金贵的手指。

接着回头看着林汀,“他给你拉客?”

他不问刘元春,直接问林汀,用词刻薄尖酸,林汀知道男人是故意的。

他在生气,绝不是气她身处险境,而是气她这举动,丢了他的脸。

——即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她跟他在同一个户口本上,身份是,妻子……

 


这就是柏深言,极度地自尊、绝对的掌控者。

林汀的胸膛剧烈起伏,不说话。

“那就是了。”

男人将价值五位数的手帕直接丢在酒杯里,又问“你卖多少钱?”

“我不是。”

我不是出来卖的。

林汀咬着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腔酸涩愤懑,男人只顾着羞辱她,明明自己是差点被侵害的那个。

柏深言定定的看了林汀一眼,目光幽深,嘴角的嘲讽就没下去过,随手一扔,便把西服外套罩在了林汀身上。

“她,我带走了。”

“不行!你不能……”

卢岩出言阻止,可柏深言只幽幽看了他一眼,他便冒着冷汗讪讪闭上了嘴。

柏深言嗤笑一声,直接抬脚离开包厢,林汀忍着膝盖的疼痛,撑着地板站起来,追着他离开的方向。

他并没有等她。

林汀出去的时候只见柏深言已经自顾自上了他那辆黑色的迈巴赫,林汀抿了抿嘴,走上前去。

她默默拉开车门,坐在柏深言旁边,整个人都往旁边缩,尽可能在有限的空间内离他再远一点。

汽车缓缓行驶,昏黄的灯光从车厢一点点划过,两人沉默不言,气氛僵硬而冰冷。

林汀只觉得柏深言身上那股淡淡的劳丹脂香气一直往自己鼻腔里钻,带着它主人的强势和不悦。

终于到了别墅,林汀赶紧下车,得到了一丝新鲜空气。

柏深言走在前面,突然回过头来对着林汀说了句:“你最好是不要做出一些让我恶心的事。”

林汀一僵,眼眸慢慢垂下,反正她说什么柏深言都不信,那还不如不说。

可心腔的委屈却在提醒她应该跟柏深言把事情讲清楚,让他不要再误会羞辱自己。

但是理智又在提醒她,说了有什么用呢?柏深言讨厌自己,又不仅仅只是因为今天的事。

华山别墅是江城排名第一的豪宅苑区,离谱的价格导致这里的住户并不多。

晚间凉风袭来,林汀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回到房间,她急需洗澡。

热水从头顶淋下,渗进她的耳朵跟嘴巴,林汀用力搓着今天被卢岩碰过的地方,突然鼻腔酸涩起来,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林汀用撑起手掌捂住脸,半晌之后关了花洒走出浴室。

她躺在床上,看着头顶华丽的天花板吊顶,只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梦醒来,她不用再跟一个瞧不起她的男人同住在这栋大到让她害怕的别墅里,哥哥也依旧是那个爱说爱笑的哥哥,从没有因为车祸变成植物人。

……

暖色晨光洒进房间,林汀翻了个身,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下了地却感觉膝盖传来一阵阵疼痛。

昨天洗漱的时候没注意,以为只是破了皮,没想到居然肿起来了一块。

林汀看了看时间,正好七点,出去的话肯定会遇见柏深言,她便又躺回去等了半小时。

结果没想到,推开房门的时候,不想见的煞神刚好从对面房间走出来。

柏深言穿了全套的平驳领西装三件套,黑色缎面衬得他的面容柔和了几分。

只不过见到林汀,他眉头还是微微蹙了一下。

“晚上老宅有晚宴。”

他的话没说完,林汀却心领神会。

她如今跟柏深言是在柏家对内是过了明路的夫妻,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做戏。

柏深言走后,林汀去冰箱拿了冰袋敷在腿上,内心郁郁。

昨天的事,刘元春肯定会找茬,还有卢岩那边……

柏深言虽然救了她,但对外,他们的关系是完全保密的。

卢岩顶多会碍于柏深言的威压消停几天,但后面的事,最终还得她自己处理。

林汀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给统筹发了请假消息。

没过多久,手机响了。

肖贺亦:出来玩。

肖贺亦:【图片】

林汀点开图片一看,照片里肖贺亦笑的一脸阳光,在画面的角落里可以看到搭起的帐篷跟炊具,看样子是在野餐。

林汀把电话拨过去,肖贺亦那边响了一下就马上接通了。

“你在哪儿呢?”

“在春梨庭呢,我们在烤肉,你要来吗?来的话我来接你。”

“那里能让烤肉的吗?”林汀疑惑。

“有钱能使鬼推磨没听说过吗?再说了我跟这里的老板有点亲戚关系,烤个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肖贺亦没说什么关系,林汀也反应了过来,肖贺亦爸妈早年离了婚,他妈妈家里条件不好,想来应该是肖贺亦爸爸那边的亲戚。

柏家人多事多规矩多,说着是去吃晚宴,但能不能吃饱饭都不一定,回老宅是晚上,自己现在去垫垫肚子也差不多。

她答应下来,到了下午,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了别墅。

肖贺亦不知道林汀和柏深言之间的事,她目前也不想公布,开着自己的老爷车就去找他了。

肖贺亦还是来接了她,半道上两人碰了面,肖贺亦穿了件白色棒球服,一条灰色休闲裤,浑身穿搭很日常,没有多余的装束,但是一双腿感觉足足有一米八。

“公主快下来,我来开!”

林汀笑了笑,换到副驾驶位置。

肖贺亦系安全带时,闻到了一阵香味,是一种很温柔的味道,带着点茉莉跟茶味,“你喷香水了?”

林汀轻轻点头:“好闻吗?之前买的,没怎么喷过。”

她皮肤白皙,白色束腰连衣裙,配上特意拉直的头发,减少了她五官的那股子媚,反倒浑身上下都萦绕着一股书卷知礼的气质。

“好闻,挺衬你的。”

肖贺亦像是被烫了一样,看了一眼就马上转移了视线,林汀看他这个样子有些奇怪。

林汀懒得再管他,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达了目的地之后,肖贺亦率先下车,帮林汀开门。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春梨庭,在场的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在看到肖贺亦身后的林汀时,不约而同的闪过惊艳。

“女朋友啊?”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生冲着肖贺亦挤眉弄眼。

“去去去,烤你们的肉不要瞎打听。”

林汀看向肖贺亦,有些无奈,“所以你赶快找个女朋友吧,每次你的朋友都误会。”

肖贺亦听到这话也笑笑:“怎么,你觉得吃亏啊。”

林汀懒得理他。

几分钟过去,肖贺亦把烤好的鸡翅放进林汀的餐盘里,小心翼翼伺候的样子让众人又是一阵调侃。

林汀本身并没有什么感觉,两人从小就是这副相处模式,但是在众人的调笑声中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餐盘挪走,跟肖贺亦之间隔出了点位置。

肖贺亦看到林汀的动作,眼神暗了暗,像是没注意到一样没心没肺的跟人开玩笑。

一行人酒足饭饱,准备收拾的时候,一道女声传了过来。

“肖贺亦!你也在这里!她是谁?”

 


“肖哥女朋友啊。”刚才的鸭舌帽起哄道,林汀收拾东西的手一顿,有些迷茫的看着一旁的肖贺亦,而肖贺亦也像是没想到会出这茬一样。

对着一旁的林汀耳语,“姜彤,是我手里一个经销商的女儿,追了我很久,我也没想到我朋友会这样说,你……”

这不是赶鸭子硬上架吗?林汀有些头疼,她跟肖贺亦从小是一块长大,两人之间关系很好,而肖贺亦一直有个缺点是林汀很烦的。

太招桃花。

肖贺亦的皮相很不错,浓眉大眼,五官立体,身上也带着阳光干净的气息,笑起来嘴角还带着两个酒窝。

很多女孩很喜欢他这一款的,而每次有女孩子缠着他,他就会让林汀假扮他的女朋友。

林汀本来就不爱掺和别人的感情问题,更何况从小到大太多次了。

现在的局面虽然不是肖贺亦想造成的,但是他的意思不就是想让自己帮忙解决吗?

林汀并不想答应。

“求求你了!最后一次,我保证,我跪下来向你保证!”

她叹了口气,伸出手跟姜彤问好:“你好,我是林汀,肖贺亦的女朋友。”

姜彤长得很俏丽,黑丝长靴,紧身短裙,活脱脱的一个小辣妹。

可看到林汀第一眼,姜雨彤就呼吸一窒,有些机械的跟林汀握了握手。

她一向自诩漂亮,但是眼前的女人就像是仅在夜晚绽放的昙花,有着她无法比拟的气质。

姜雨彤的信心被就地瓦解,但还是有些不死心的开口:“贺亦,你从哪儿找来的演员,假扮你女朋友?”

林汀跟肖贺亦对视一眼,有些无奈的开口:“我就是他女朋友,不需要假扮。”

姜雨彤攥紧手掌,“我不信。”

肖贺亦无奈挑眉:“那你说要怎么你才信?”

姜雨彤愤愤开口:“除非你们亲给我看!”

林汀脸色一僵,有些头疼的看着肖贺亦。

肖贺亦也没想到姜雨彤能提出这个要求来,脸色沉下来:“你别太过分了,我跟女朋友一起烤肉本来就没有你什么事,现在还在这里命令我干什么的。给你脸了?现在我要走了,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借你爸进货的借口来缠着我,浪费我的时间。”

姜雨彤瞬间双眼盈满泪水,林汀欲言又止,肖贺亦的话说的有点重了。

“我那么喜欢你,你居然这么对我!你喜欢她什么?我对你是认真的,想跟你结婚的那种,那你问她愿不愿意跟你结婚!”

姜雨彤的眼泪直流,手上却没停,死死的拉住肖贺亦的胳膊。

她们烤肉在外面的花园进行,虽然花园没什么人,但姜雨彤的声音不小,侍应生核完顾客频频回头,林汀头疼的不行。

肖贺亦也不敢剧烈挣扎,怕姜雨彤出什么事赖上他。

几人就这么僵持,为了赶快解决这件事,林汀无奈开口:“我想!我做梦都想和他结婚!你先松开手。”

姜雨彤得到林汀的回应,哭的更大声,双手紧紧的扒住肖贺亦,死活不放开,林汀心想这叫什么事啊。

一眼望去,走廊上的人都兴致勃勃地看着这里,林汀尴尬地浑身冒汗。

余光转向后面,却看见了一双熟悉的锃光的黑色皮鞋。

林汀瞬间浑身僵直,心里不停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馋这顿烤肉。

她身体比脑子快,立马松开两人,不再参与拉扯争执。

可是也不敢再回头看,心里不断地祈祷着不要是柏深言,然而天不遂人意。

身后那人开口:“戏唱的这么精彩,让经理给你们腾地儿让你们演个过瘾吧。”

林汀心里顿时凉了下来,柏深言的声音她化成灰都认识。

肖贺亦听到这声也愣了一下,遂即回过头,喊了声:“深……哥。”

最后一个字声音很低,听着有点别扭,就好像他叫不出口似的。

但林汀还是愣住了,听这称呼,两个人好像熟识?

肖贺亦低声朝林汀道:“这是我……干爹。也就是我说有点关系的老板。”

林汀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她是幻听?

柏深言,是肖贺亦的,干爹?!”

柏深言似笑非笑地冲着肖贺亦微微点头,看了眼他身边的林汀,薄唇拉开一个弧度:“这是,干儿媳?”

肖贺亦的脸色肉眼可见地红了红。

“啊……是,这是我女朋友。”

林汀恨不得转身就跑。

柏深言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嘴角带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颀长而挺拔的身躯却散发着危险的信号。

林汀面红耳赤,心里不停的后悔自己这个决定。

姜雨彤见肖贺亦有个这么出众的干爹,眼睛也亮了一下,自来熟道:“干爹,看来你也没见过肖贺亦的这个女朋友啊?你们家小辈谈恋爱都不跟长辈通个气的吗?”

这番话不亚于火上浇油,林汀感觉自己双脚打颤,脊背直冒冷汗。

柏深言却只是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袖子,全然当她是空气。

姜雨彤脸色很不好,站在那里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许是有人通知经理柏深言这座大神来了,他带着保安匆忙赶来,“柏总!您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他看了看林汀几人,问道:“柏总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么?用不用我帮忙清场?”

肖贺亦逮到机会,有些尴尬地朝柏深言道:“深哥,我还没来得及跟家里说。”

柏深言漫不经心的眯了眯眼睛,“嗯,有人在这乱认爹,我听了不是很舒服。”

大堂经理秒懂,赶紧给保安使眼色,保安立刻给柏深言开出了一条路。

柏深言轻飘飘回头看了肖贺亦一眼,肖贺亦立刻抓着林汀跟上,狐假虎威地被护着离开了大厅。

徒留姜雨彤在外面大喊大叫,气得眼圈都红了。

见林汀有些走神,肖贺亦凑在她耳边解释起来:“那个,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小时候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就发烧,差点就夭折了。后来我爸找高人算命,说是我八字儿轻,得找个大人物压着点。后来就……我也不知道怎么,柏深言就成了我干爹。这名讳小时候我还好意思叫一叫,现在长大了,他也就比我大六岁,我叫不出口。所以就……”

林汀浑浑噩噩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柏深言正好在这时候回了一下头,就看到肖贺亦和林汀两颗头贴得极近,林汀这才回了魂似的赶紧往旁边让了一下。

已经到了地下车库,手机响了起来,肖贺亦接通电话,是酒厂的事。

“我得先走了,刚刚姜雨彤她爸要单方面违约,我得去处理一下这件事。”

林汀表示理解,肖贺亦便跟柏深言道了别离开。

肖贺亦的烤肉团也瞅准了时机溜开。

罪魁祸首走了之后,林汀也并未觉得轻松。

柏深言的助理李承很有眼力见的走开,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气氛凝结,林汀深吸口气率先开口:“我跟肖贺亦只是好朋友关系,我今天只是来吃个烤肉而已,肖贺亦的朋友突然说我是他的女朋友,再加上他一直求我……也并没有想到会这样。”

柏深言只是饶有兴趣地挑眉。

林汀见他不说话,心里如雷击鼓,摸不准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