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令盲目愚痴之神永远沉眠

令盲目愚痴之神永远沉眠

齐天圣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这个充斥着疯狂、梦境和鲜血的怪诞世界,只有血码和超凡者,才是抵抗这场灾祸的唯一手段。那些不自量力的放逐者与猎兽人,竟开始互相厮杀起来,究竟是为了守住秘密,还是想摧毁人类这个物种。带着过去的记忆,陆程这个最初序列的青年,开始重新构建新规则和秩序。

主角:陆程,苏乐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程,苏乐 的武侠仙侠小说《令盲目愚痴之神永远沉眠》,由网络作家“齐天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个充斥着疯狂、梦境和鲜血的怪诞世界,只有血码和超凡者,才是抵抗这场灾祸的唯一手段。那些不自量力的放逐者与猎兽人,竟开始互相厮杀起来,究竟是为了守住秘密,还是想摧毁人类这个物种。带着过去的记忆,陆程这个最初序列的青年,开始重新构建新规则和秩序。

《令盲目愚痴之神永远沉眠》精彩片段

陆程猛然瞪大双眼,腰杆用力一挺,从水中坐了起来。

“咳咳咳……呕!”

嘴里一股苦涩的血腥味,他干呕了一声,不住地咳嗽,将呛进去的血水吐出来后,才困难地喘着粗气。

之前的不适开始迅速消退,视线的扭曲开始一点点还原。

他的目光扫过周围,发现这是一间很大的浴室,而他躺在一个白色的浴缸里,大量的温水将他浸泡在其中,而且水已经被染成了血色。

哗啦!

陆程从血水中起身,可是随之而来的便是腹部的一阵剧痛,让他脚下一滑摔在了一旁的地上。

“嘶……艹!”

身体各处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随即脖子上一股紧缚感让他又一次咳嗽起来。

他抬手在脖子上摸了摸,解下了一根透明的细丝,像是钢琴线一类的,很细,上面染着血迹。

窒息感就是这根线造成的。

“有人想……杀我?”

“不对,我没有仇人,而且……我家也没有浴缸?”

陆程看着一旁不断溢出血水的浴缸,脑袋里面塞满了问号。

他咬着牙撑起身体,看向剧痛的腹部,这一看,让他差点叫出声来。

那是一道像是刀割出来的狰狞伤口,而且这把刀还在伤口处转了几圈,断裂的肠子在腹腔内蠕动,却没有鲜血流出。

这无疑是一处致命伤,但更让陆程震惊的是,一些肉芽正连接着伤口,短短几秒就抚平了一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程被震得大脑一片空白,茫然地走了几步,发现面前有一面被水雾遮盖的镜子。

他将水雾擦去,一张带着迷茫的脸出现在镜子中。

黑发,黑瞳,面容清秀,身材有些单薄,年龄看得出来并不大,但是整体看上去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帅。

陆程摸了摸这张俊秀的脸,不由一愣,轻轻吐出一句话:

“你……不对……我寄吧谁啊?!”

虽然这张脸很帅,但却不是陆程原本的模样!

而且漆黑的双眸中没有一丝神采,看上去颇有种纵欲过度的感觉。

联想到这个环境,这个不认识的人,以及身上的致命伤,脖子上缠绕的丝线,陆程只能联想到一个可能。

“我……穿越了?”

陆程并非没看过网文,只不过由于工作关系,他从来不会相信里面那些玄幻的内容。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不得不产生这种怀疑!

冷静!冷静!冷静!!

陆程揉了揉自己的脸,深呼吸了几次,尽可能将慌乱的内心平复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陆程听到浴室门外,隐约传来了一个女人模糊的声音。

他屏住呼吸,仔细地听着。

那并不是他学过的任何一种语言,但奇怪的是,他竟然能够听懂其中的意思!

“霍华德先生,目标已经死亡,你可以准备支付报酬了。”

“怎么可能会有困难,不过是一个二世祖罢了!”

“你不相信我?我说了,他已经死了!”

“好吧好吧,我再确认一下。”

脚步声随着这句话靠近,随后浴室的门打开了。

“……”

面前是一个染着淡红色卷发的女人,头发湿漉漉的,身材火辣,裹着一件浴袍,姣好的面容上带着潮红与不耐烦的表情,耳朵上还有一个看上去像是通讯器的东西。

反观陆程,他傻愣愣地站在门口,光着屁股,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女。

“我说过了,他……还活着?!”

女人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愕。

陆程还在懵逼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打招呼还是该跑路。

但是那个女人耳机中,却传出一声男人的低喝:

“你的任务失败了,离开那里!”

陆程听的一清二楚。

女人脸色一冷,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最终还是听了耳机中那个人的话。

她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后退,同时随手一甩,某个东西落在地上,发出了砰的一声轻响。

紧接着,便是一团血雾升腾!

“咳咳,我尼玛……这娘们儿是不是有点大病?!”

血雾呛得陆程忍不住骂了一句,只觉得好像被辣椒面喷了一脸一样,眼泪鼻涕齐流,他赶忙随手拿了一条毛巾捂住口鼻,忍着痛苦穿过血雾追了过去。

可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给陆程抓住她的机会,转眼间就已经退到了窗边,她回头看了陆程一眼,妩媚地留下了一句话:

“活儿不错,小帅哥,我们会再见的。”

这话说完,她便推开窗户纵身一跃!

陆程追到窗边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那个女人如同一只猫科动物一般平稳落地,随后化为了一道黑影,迅速消失在了清冷的夜色之下。

血雾顺着敞开的窗户很快散干净,陆程气喘吁吁地撑着窗沿,呼吸着新鲜空气,同时回味着刚刚那个女人的话。

活儿不错?

什么活儿?

刚才是不是开车来着?

陆程不禁对穿越之前的事情浮想联翩。

可当他慢慢地抬起头,无意中看向夜空后,却头皮一阵发麻,浑身的汗毛竖起!

漆黑的夜色如同无边的黑色幕布。

黑幕之上,一轮绯红色的圆月高高挂着,无声冷冽。

但真正让陆程感到恐惧的是,这轮血色圆月像是一个具有生命的怪物,上面无数的眼睛正在凝视着他……

 


那是什么东西?!

噔噔噔!

陆程头皮发麻,脚下一软,连续后退了几步,坐到了床上,目光错开了一瞬,再看向窗外的时候,那恐怖的月亮已经恢复了正常。

错觉?亦或是……我疯了?

冷静!

从头开始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程坐在床上,望着月亮细细思索着,然而他的记忆却越来越模糊,完全想不起来在他来到这里之前曾经经历过什么。

反而在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些完全不属于他的碎片化的记忆。

陆程,这个名字没有变化,这具身体的主人同样也是叫这个名字。

同时正如之前那个奇怪的女人所说的,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个二世祖,其父亲是这个世界的一名贵族,平时借着家中的钱财与威望花天酒地,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纨绔子弟。

然而除了这些基本信息之外,陆程还是记不起来任何详细的事情,所以只能根据目前的线索慢慢推测……

“我……不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因为滥情,导致惹到了某些人,所以才会招来杀身之祸?”

“刚刚那个女人是杀手,被一个叫霍华德的人雇佣,所以用了某些不可描述的方法接近这个身体的主人,并且弄死了他。”

“只不过由于我穿越到了这里,顺便因为穿越带来的某种恢复能力,我又活了过来?”

“另外,记忆的缺失,也可能是因为这个身体曾经死亡过的原因?”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怎么回去?”

陆程可不是那些脑子一热,穿越到异世界之后就打算开启王道之旅的小青年。

比起这个陌生的世界,他在原本的世界反而过得更加舒服,甚至可以说是受人敬仰。

但陆程此时像个半失忆患者一样,根本就找不到一点头绪,更别提回到原本的世界了。

正当他的大脑飞速运转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没等他转头看去,一个人已经走进了房间。

那是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男孩,白衬衫黑色背带裤,看上去人畜无害,可是让陆程感到奇怪的是,这个男孩居然是白发红瞳。

男孩刚一进屋便恭敬地欠了下腰,柔声说道:

“陆程少爷,老爷在楼下等您,说有一件礼物要送给您。”

少爷?老爷?

哦对,这个身体原本是个二世祖!

陆程花了几秒的时间理解后,又奇怪地看着这个男孩。

这个相貌怪异的男孩是谁?和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什么关系?

“您怎么了,我是苏乐,您的仆人,不记得我了吗?”

男孩似乎是看出了陆程的疑惑,主动报上名字,但仍然是一脸平静地笑着看着陆程。

“哦,记得记得,苏乐,我的仆人嘛!”

记得个屁!

陆程心里暗骂了一声,完全想不起来这个男孩,不过他现在已经获得了这个身体,那么为了避免出现麻烦,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扮演好‘陆程少爷’这个身份。

苏乐见陆程一动未动,又一次开口提醒道,“少爷,陆轩老爷在楼下等您。”

“我知道了。”

陆程点了点头,收了收心思,急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然而走到门口后,这个叫苏乐的仆人并没有离开,反而是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苏乐犹豫片刻后,抬手指向了一旁的柜子。

“少爷,我觉得以您的身份,不应该有裸奔这种癖好。”

“……”

陆程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合着刚才从浴室死而复生之后,他一直就没有穿衣服。

怪不得凉飕飕的。

陆程跑到衣柜旁,打开了衣柜后审视了一下。

“西裤、衬衫、燕尾服,衣服都很正式,看来还真是贵族,不过……为什么这个世界还有贵族这么一说,莫非还有皇帝?”

心中暗暗地揣测着,陆程很快换好了衣服,关上柜门时,还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

黑色马甲,白色衬衣,笔直的西裤,一套正式的衣服,将陆程的身体包装得极其体面,唯一的缺点就是他脚下穿着的拖鞋。

算了,只要不裸奔就成!

陆程将现在的样子刻在脑中,懒得再去修整边幅,等转头看去,却发现苏乐已经不见了。

这仆人也太不专业了吧!

长得还这么古怪!

得找个机会把他给开了!

陆程自觉此时此刻已经非常接近身体原主人的性格,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意,迈步走出了房间。

这是一栋二层楼,整体都是木质的,看上去光洁亮丽,走廊中还摆着不少看上去非常名贵且怪异的的古董雕塑。

顺着走廊来到楼梯口,再漫步下楼,他发现,墙壁上还有许多挂画。

挂画大多是人的肖像,很可能是身体原主人的祖先。

陆程一路看到最后一幅,上面是一对父子。

“这就是我和……我老爹?”

陆程分辨出了画中的两个人的身份时,身后也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个厚重严肃的声音响起。

“陆程,你在看什么?”

陆程回头望去,看到一个黑色短发,面容棱角分明,戴着眼镜的男人站在身后。

看到他的一瞬间,陆程的脑海中立刻激活了某些记忆。

这个男人就是身体原主人的父亲,陆轩。

他是这个城市的一位贵族,而且与性格顽劣的儿子不同,陆轩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从来不会仗着身份欺压城中的普通市民。

“呃……爸,你找我?”

陆程对着一个陌生的人叫爹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不过陆轩好像并没有听出他的语气奇怪,只是摇了摇头。

“我……算了,你下来正好,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

陆程被这句话弄得一愣,但见陆轩已经转身走向客厅,他也只能紧紧跟在后面。

走到客厅后,陆轩便打开了桌上一个黑色的长方形,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根银白色的手杖,约有一米多一点的长度,看上去完全是金属打造。

“这是你前段时间要的生日礼物,我特意请人为你打造的,希望你能做出配得上它的行为。”

陆轩说着,将这根手杖递了过来。

“哦,谢谢。”

陆程应了一声,接过时却不禁皱了下眉头。

好沉,这玩意儿是实心的吗?

他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根手杖,却完全想不起来身体的原主人要这玩意儿干什么。

“好了,早点休息吧,一周后就是你的成人礼,到时候很多人都会来,你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陆轩看上去有些疲惫,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后,闭着眼睛坐到了沙发上。

“知道了。”

陆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将手杖立在床边,刚打算休息一下,结果却看到了床边乱糟糟的书桌上,摆着一本黑皮封面的残破古书。

书上面还有一行这个世界的文字写的标题——引述者手记。

这本古书的旁边,还摆着一本厚厚的字典。

陆程没想到这个二世祖居然还会搞些文学研究,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他将那本引述者手记拿到手中,翻开了第一页,但随后,其中的内容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第一页只有一行字,而且……是用中文写的!

【大爷的,老子一觉醒来,这是她娘的哪?!】

 


引述者手记中,第一行的内容,就让陆程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中文?脏话?这他娘的也是个穿越者?!

老乡啊!

陆程一时间有些感动,颇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为了能够尽快明白这位穿越者前辈经历了什么,陆程急忙翻开下一页……

【一月十一日,我只花了三个星期就明白了这个世界规则,不愧是我,看来我注定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未来尽在吾手!】

【一月十二日,作为神的使者,现在我要开始履行我的使命了,我会拯救这个世界,等着吧,愚蠢的刁民们!】

【一月十三日,很好,隔壁的那个女士长得真带劲,简直像我的初恋。】

【一月十四日,伊芙琳女士,我记住你的名字了,等我拯救这个世界之后,我肯定会回来娶你的!】

【一月十五日,我加入了当地的护卫队开始组织这群刁民抵抗赤潮的侵袭,只不过他们太废物了,看来我需要找点增强力量的办法,不然迟早会被这帮蠢驴坑死!】

日记到了这段之后,很多页都被人刻意的撕毁了,日期也跳到了一个多月后……

【二月二十二日,成功了,我简直是个天才,虽然这种方法很危险,不过我还是做到了,接下来就是寻找实验体的时候了!】

【二十二十三日,林耀,你真是完美的实验体,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还是有聪明人的,现在轮到我自己体验一下血疗的神奇了。】

日记到此,后面全部都是空白的,没有任何内容。

陆程看得嘴角不断地抽搐,咬着牙发出一阵低声的吐槽。

“这是什么中二穿越者啊,小学生吗?!”

“来到这个世界先夸下海口要拯救世界,紧接着就去泡妞了是吧?”

“什么老色批?!”

陆程暗暗地骂了一句,不过他并没有忽略手记中那些关键的内容。

神的使者……

赤潮……

血疗……

以及两个不知道是否重要的名字……

很显然,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和平的,不然这个老色批也不可能会产生拯救世界的想法。

陆程将这本残破的手记合上放到了一旁,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

那个老色批穿越者前辈应该完成了某件大事,或许他真的拯救了世界,所以才会被后人称为引述者。

如此一来,说不定他完整的日记中,可能会提到返回原世界的方法!

不过在这之前,最重要的还是尽可能低调行事,先弄清楚这个世界的情况……

可能是因为他穿越过来之后经历了太多复杂的事情,又或许是因为刚刚死过一次导致他的体力很虚弱,他想着想着就闭上了眼睛,一点点地沉入了漆黑的梦中。

只不过陆程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睡着的时候,房间门口有一双红瞳正带着一丝笑意,静静的注视着他……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陆程又一次经历了穿越过来时的噩梦,不过,这次的梦更加真实!

梦中,陆程身穿一身黑白相间的囚服,被关在一个只有几平米的监牢中。

其中三面都是大块青灰色石砖砌成的厚重墙壁,面前则是一扇铁栅栏牢门。

牢门之外,是一片如同星光一般的流彩迷雾。

迷雾之中隐约有某个庞然大物在慢慢蠕动着,不断传出着一些黏糊糊的声音。

陆程望着迷雾之中的那个东西,心中蓦然产生了一种恐慌,耳旁也响起一道道无法分辨的低语。

“这是她娘的哪?”

陆程下意识地用引述者日记的第一句问出了心中的问题,只不过没有任何人给予他回答。

他尝试着推了推面前的牢门,却推不动,只有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

这一夜,陆程偏执地在梦中撬了一宿的牢门,直到梦醒他也没有成功。

大多数的梦是不会被长时间记住的,所以陆程刚醒来,就把这场噩梦给忘到了脑后。

“啧,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睁开眼,看见窗边的银白手杖,暗暗叹了口气,揉着有些发胀的脑袋坐起身来,思考了一下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肯定是不能按照身体原主的行动轨迹,在外面乱跑泡妞了,毕竟那个倒霉催的原主已经招来了杀身之祸,所以唯有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

不过陆程也没有单纯地当个宅男,为了能够迅速了解这个世界的文明情况,他找到了家里的书房。

幸好原主的父亲是个正经人,平时喜欢看书,所以在书房中堆放了不少书籍。

有了这些书籍作伴,陆程也不算无聊,他饶有兴致地阅读这个世界的历史,借此逐渐摸清了很多事情。

陆程所在的城市叫做环胤城,是一个沿海城市。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其原因就是之前引述者日记中提到的一个名词——赤潮!

赤潮,即为红色的海水,拥有腐蚀性以及令人恐惧的力量,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在这个世界的记载中,几百年前,早在引述者出现之前,红色的赤潮就已经淹没了大量的陆地。

无数文明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就被赤潮摧毁,只剩下包括环胤城在内的数个城市所在的这块大陆。

众多难民汇聚到此,重新建立城市以抵御赤潮,这也导致这个世界,各种文明的风格都杂糅到了一起。

到了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引述者了,他一出现就展现了超凡的知识,带领着当时正在被赤潮进一步吞噬生存范围的人们开始建立防御措施。

但赤潮带来的不仅仅是生存环境的缩小,还有一些相貌各异但是拥有极强攻击性的怪物与野兽出现。

凡人无法对抗那些野兽,引述者对此进行了研究后,创造出了一种名为血疗的手段,用来制造超凡者。

最初的一批超凡者在引述者的带领下,成功击退了那些野兽,并且阻止了赤潮的进一步涌动。

暂时平定了赤潮之后,引述者又带领人们开始重建秩序,扶持了一个叫做林耀的初始皇帝,创建了一个延续至今的帝国!

在那之后,引述者便消失在了传说之中,没有了他的指引,超凡者的数量也逐渐减少,各种各样的引述者继承人出现,并且成立了各种教会,以此来稳定那些平民。

这些教会中,最为出众的就是红月皇教会,由初代皇帝林耀的后代创建,在大陆的任何城市都有大量教徒。

除了红月皇教会之外,各种小型教会的数量不算少,却比不上正牌皇家教会的影响力。

“真复杂,不过看来那个老色批也不是单纯来泡妞的,他还真的做到了拯救这个世界!”

陆程用了足足一周的时间,阅读完这个世界的历史后,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过,他的心中也有些兴奋。

因为书上提到,引述者也是一名超凡者,其寿命远超常人,而他既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那么就说明,他很有可能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如此一来,只要能够找到他剩余的手记,就能够知道引述者曾经做了什么,借此寻找到返回原世界的方法!

陆程计划得很好,只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之前提到过的……

成人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