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一朝成为总裁掌心宠

一朝成为总裁掌心宠

莫浅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夜之间,冉糖失去了所有,从天堂坠入地狱,亲人走了,地位没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为了夺回父亲的产业,冉糖只能赌一次了,赔上了婚姻,替嫁给了素不相识的神秘男人。

主角:冉糖,黎穆寒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冉糖,黎穆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朝成为总裁掌心宠》,由网络作家“莫浅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夜之间,冉糖失去了所有,从天堂坠入地狱,亲人走了,地位没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为了夺回父亲的产业,冉糖只能赌一次了,赔上了婚姻,替嫁给了素不相识的神秘男人。

《一朝成为总裁掌心宠》精彩片段

七天前。

冉糖倾其所有,买了一张前往拉斯维加斯的机票。从飞机起飞,她就一直把额头抵在窗上,木然地看着窗外的蓝天。

天这样蓝呢,云这样雪白!她好想扑过去,就那样躺着,一睡不起……

冉糖――爸爸妈妈希望她的一生都生活在蜜糖里!

事实上,在她二十岁生日前,她确实过着如蜜一般甜美的生活。

可是在五个月前,父亲冉宋武在金融风暴里投资失败,股票和资产缩成了负字,有天晚上喝得伶仃大醉,出了车祸,车子扭曲残毁,他被压得不成人形。

而优雅漂亮年轻的后母林亚楠立刻带着私房钱和珠宝首饰、还有她的小妹,消失不见了,她就像被人狠狠踹下了云端,那个名牌大学出来的未婚夫齐梓商突然变脸,挂她的电话、不见她……

在航空工作的小姐妹悄悄告诉她,三天前齐梓商搭乘她工作的航班、带着新欢去了拉斯维加斯!

所以她把妈妈留下的、从未离身的复古宝石项链低价抵押给了一直想要这条项链的小姐妹,换来这张机票、还有三天的生活费用,追去拉斯维加斯,逼他交出最后的那份房契。

那是父亲准备给她的嫁妆,而他居然悄悄用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去过了户,成了他的产业!那是她的甜蜜庄园,那是爸爸留给她的唯一甜蜜的回忆……她唯一可以栖身的地方啊!

“小姐。”坐在她身边的男子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

她木然转头,冷漠的琥珀色眸子看向他。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相貌普通,笑容温和客套。

“这是我的名片。”他递上一张染着淡金色的名片。

冉糖瞟了一眼,继续看窗外。

“你是冉糖,冉宋武的女儿。”男人不在意,又说。

冉糖又转过头来,微拧了眉,不悦地盯着他。不会在飞机上也遇上逼债的人吧?

“我姓乔,乔诚,和令父有过生意上的来往。”

“那你应该坐头等舱。”冉糖漠然打断他的话,抚了一下长发,闭上了眼睛。

“呵。”乔诚毫不在意,还是笑,把名片轻轻地塞进了她包里,“我这次回去拉斯维加斯,是去组织一场为富豪们相亲的活动,如果有兴趣,可以给我打电话,都是非常有实力的人。”

富豪选亲,拉皮 条吧?天,这男人当她是什么了?难道她家败落了,在外人眼中她就沦落到要去靠男人吃饭了?

冉糖把脸偏向另一侧,眼睛都懒得睁开,当他是空气。

飞机中途中转,39个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拉斯维加斯,乔诚也算有自知知明,再没打扰过她。

出了机场,冉糖仰头看了看天,这里还是夜晚,满天繁星,静月高悬,却给她一种极度的陌生和孤单感。

她抓紧了自己的小行礼箱,又摸了摸口袋里的防狼喷雾,拦住了计程车,直奔赌场酒店。

……

订了房间,可她连行李都没放,直接闯进了赌场。

灯光通明的大厅里,她一桌一桌,一区区地找,去拍每一个像齐梓商的男人的肩膀。

两个小时过去,她回到大门边,环顾了一周偌大的大厅,失望地转过了身,情报有误,她没找着那个男人。

突然,她瞪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正悠闲地从大门进来的清瘦男人,他的手揽在身边女子的腰上,那女孩子剪着娃娃头,侧脸笑时,一脸乖乖的模样。

“真乖,亲亲。”他低头,在那女孩子的脸上亲吻,那女孩子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齐梓商。”她抓紧了行李箱,一步步地挪了过去,叫了一声。

齐梓商猛地抬头,愕然地看着她。

“把我的房子还给我。”

她木然地向他伸出手,竭力维持着自己的情绪,不发怒,不哭泣……

“你搞什么?什么房子?别跑这里来发神经,我们已经分手了。”齐梓商拧了拧眉,左右看看,有些不耐烦地说。

“你是男人,不要下作到落井下石,那是我爸留给我的房子。”冉糖的唇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一双水眸直直地盯着齐梓商。

“你胡说什么。”齐梓商拉下了脸,拉着女孩,绕过她就走。

冉糖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了齐梓商,一声怒吼,“齐梓商,你不能这样厚颜无耻,你别忘了,你才出大学的时候,一文不值。”

“疯婆子!”齐梓商被她戳穿了,脸色大变,狠狠一甩手。

 


冉糖的高跟鞋很不争气地一扭,人和行李箱一起滚到了地上,剧痛从脚踝处疯狂漫延,像重锤,狠狠锤打在她的心脏上。

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地落下来。

这是那个为了她想吃的青梅汤,在雨里为她排队三个小时的男人吗?这是那个为她写长长情诗的男人吗?那浪漫呢?那海誓山盟呢?

突然,齐梓商和那女孩子一起捂着眼睛惨叫了起来。冉糖撑着行李箱的架子,手里高举着防狼喷雾,冲着他们用力地按着。

“疯婆子,你没人要了是不是?”齐梓商怒吼着,大声骂着她。

赌场的保安赶过来了,用力地扭住了她的手,把她往外拖,“不要在这里闹事,出去!”

“齐梓商……”

她尖叫起来,像受伤的小狼,撕心裂肺,狠狠割断曾经干净的爱情。

行李箱和她一起被丢了出来,像破布一样摔在地上,她眼睁睁看着齐梓商搂着那女孩子上了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几个滑板男孩从她身边快速滑过,猛地一掀她,一个人把她的行李箱夺走,另一个人用力拽住了她肩上的包包,用力拽扯,滋拉一声响,包包的拉链被扯开,有几件东西跌了出来,可是包却被他抢走了!

天眩地转,星光都归于了漆黑……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长久,她被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惊醒,她轻吸了一口气,接听了电话,才喂了一声,里面立刻传来了尖锐的女声,“喂,冉糖,你什么时候还钱?我可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把你抓起来去坐牢!”

她猛地摁断了电话,呼吸急得像颤抖的手拉风箱。

冉糖啊冉糖,你看看你,你沦落到了什么地步?

她努力地扶着一边的花坛,想站起来。可是脚踝太痛了!她倒吸一口凉气,又坐了下去,用力脱下高跟鞋,往地上狠狠一砸!

她赤着脚,跳到了东西跌落的地方,只有一只小粉盒,一只墨镜,这就是她所有的财产了!不,还有一张名片!

她捡起来,定定地看着上面的名字,乔诚!只犹豫了几秒,她就拔通了电话,勉强说明了打电话的用意。

只过了十几分钟,一辆黑色沃尔沃越野停到了眼前,乔诚下车,还是那样客套礼貌地微笑着,替她拉开了车门,请她上车。

“来参加活动的女孩子,无论成功与否,报销来回机票。”他侧过脸来,向她介绍。

“对不起,我只是请你帮我回家。”冉糖轻声说,这种富豪选妻游戏,不过是找小三儿罢了,她还不会那样轻践自己。

乔诚见她一脸淡漠,一笑,继续说:“现在的富豪们,都想生出优秀的继承人,冉小姐条件很好,不如一试,女人的最大的财富不是才学,而是青春和美貌,有了这样的武器,就能为你的后半生建起坚固的堡垒。”

“乔先生,你这样做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听着他的谬论,冉糖转过脸来,狐疑地问。

“介绍成功一笔,报酬不菲。”乔诚很坦诚,笑意更浓了。

“那对方都是什么人?老头子,丧偶的秃子?”冉糖恶意地问了一句,对这种事相当厌恶。

“呵,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们有钱,这就是现实。如果你有钱,你就不会打我的电话了,对不对?”乔诚扬了扬眉,继续说:“冉小姐,恕我直言,如果你有钱,你甚至可以买回你父亲的公司。这是最快的最有效的捷径,征服男人,让男人为你服务,这就是女人的魅力。”

“那是,如果对方八十岁九十岁,那不是更好?”冉糖开了句玩笑,可玩笑过后,她心里却急涌起澎湃的狂潮……

爱情是什么?父亲那样爱着继母,却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她那样爱齐梓商,被他这样侮辱……

她还要相信爱情吗?她还期待着美满的婚姻吗?

“相信我,人生就是赌博,不赌,又怎么知道明天是什么样的?在这次的相亲里,确实有为了找个听话的太太而来的人物,你不妨一试。”乔诚的手探过来,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她转过头来看他,乔诚这男人,太会说服人了,一字一句,直切要害!

……

报了警,通过特别渠道等着加急护照,她在酒店里一呆就是四天,好在脚踝的伤好了,能走了。这几天,她想了太多太多,前二十三年的时光,在脑中一遍又一遍地闪过,唯独和齐梓商的事有些模糊。

六点半,乔诚亲自来酒店接她,为她带来了一件月白色的旗袍。他做这一行好几年了,这将是他猎到的最有价值的女人!

出身名门、性格独特,又美得如同从画里走出来,带着东方美人独特的柔和独特的媚。

他相信,今晚的贵宾们一定会满意的。

半个小时之后,冉糖出来了。

旗袍是最展现女人魅力的衣服,就如同此刻的冉糖!

 


她知道自己这番举动,带着冲动的味道,可是,她的性格就是这样,赌一场又如何呢?当她的运气坏成这样的时候,她还有什么可以顾忌的?

她不指望有郎才女貌的爱情神话等着她,她只想来一场豪华的交易,一场世纪赌博。

推开暗红色的大门。

里面很静,只有圆台上有一束聚光灯,贵宾们都坐在单向玻璃墙外面。

几名女孩子正站在圆台上做自我展示和介绍,不时有人透过扩音器发问,听得出不止一个人,声音有低有哑,有暗沉,也有明朗……

这是什么场合,冉糖猜得太准了,就是一个找小三的地方,供他们消遣取乐。

男人们就这样,有了几个臭钱,就得让女人去捧着,供着,让他们快乐。你能骂他们无耻,道德败坏,然后呢?只能看世风日下,爱情被践踏……

台上的几名女孩都转头看向了她。她太惹人注目了,像聚光灯一样,吸引了所有的视线。

“冉糖,二十三岁,x大学商学院毕业。”她微抬着下巴,竭力镇定,可是黑暗里的男人们静得有些让她意外。

“冉小姐……你有什么特长?”终于有人开口了,发问还真让人好笑。

事实上冉糖真的笑了,她的水眸扫过去,看着声音传来的暗处,一字一顿地说:

“这位先生,相信你不需要人为你弹琴赋诗吧?漂亮不就行了?还有,我来这里,只要婚姻,不要当小三,你们中有老婆的,可以不用提问了。”

底下完全静了。

冉糖就站在台上,迎接着这些黑暗里投来的各种贪婪的目光,手心里全是汗。

“你又凭什么觉得你能打动一个男人,让他娶你?比你漂亮的,多的是。”

一把低醇的声音从稍高的地方传来,这声音好听得像一缕清风从月下缓缓拂过。

冉糖抬眼看去,透过黑暗,轻声说:“我们赌一场。”

楼上的人再没出声。

冉糖轻舒了口气,说不出是放松,还是失望。

乔诚似乎也很意外,因为全场只有两个男人为她开过口,完全没有之前的活跃,或者是因为她这名字,那些人知道她是谁?

冉糖走了出来,靠在了墙上,冲着乔诚耸耸肩,“不好意思,要白住你的酒店了。”

“没事。”乔诚尴尬地笑。

这时,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男子匆匆过来了,俯在乔诚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他眼前一亮,立刻就对冉糖说道:“冉小姐,请你跟我过来,有人要单独和你谈谈。”

“什么人?”冉糖狐疑地问。

“请。”西装男人面无表情地向她一伸手,和乔诚一起,带着冉糖走进了走廊尽头的里间。

……

这是一间充满了中式风格的房间。

绘着小桥流水的半透明中式屏风后,一个高大的人影背对屏风而站,目测,起码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身材是极好的衣架子,穿着衬衣,袖子挽着,双手放在裤兜里。

他很年轻!

冉糖很意外!

可也没什么意外的,富二代寻找新鲜刺激再平常不过了。

“你有什么特长?”

他微侧了脸,冉糖透过屏风看,这脸的轮廓也好看。

“我是问,除了弹琴赋诗。”他重复了一句。

冉糖微拧了一下眉,小声说:“懂事,我这样家庭出身的女人,看得太多了,知道怎么当一个合适的妻子。”

“还有呢?”他转过了身,语气里带了些挑衅和嘲讽。

冉糖尽管不太痛快,可还是反问他:“这位先生,我有前提,若你能给我婚姻,我便回答你的问题,否则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

“你为什么要婚姻?”他沉默了一会儿,问她。

“我需要我的男人很强大,帮我收复我们冉家。”她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说:“作为回报,我会服从你的一切要求,当然除了杀人放火儿歼犯科。”

他又沉默了,就当冉糖的手心又开始冒汗时,他低低地笑了起来,这笑声意味不明,又霸气威胁。

“冉糖,你很有趣,我问你,你干净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