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宫总来抓妻了

宫总来抓妻了

七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离婚后的宫希澈,生活中少了围前围后的“乖巧妻子”白慕语,还着实有点不习惯。离婚后的白慕语,撕去听话懂事的伪装,摇身一变成了彪悍不可一世的女王,身披数件马甲,随便一个都够让前夫喝一壶了!当宫希澈发现懂事听话的前妻彻底大变样时,他甚至怀疑两人不是同一个。

主角:白慕语,宫希澈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慕语,宫希澈 的武侠仙侠小说《宫总来抓妻了》,由网络作家“七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婚后的宫希澈,生活中少了围前围后的“乖巧妻子”白慕语,还着实有点不习惯。离婚后的白慕语,撕去听话懂事的伪装,摇身一变成了彪悍不可一世的女王,身披数件马甲,随便一个都够让前夫喝一壶了!当宫希澈发现懂事听话的前妻彻底大变样时,他甚至怀疑两人不是同一个。

《宫总来抓妻了》精彩片段

“签字,离婚!”

冷漠至极的音调,透着无可转圜的意味。

一份文件被随意的扔到了桌上。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异常刺眼。

白慕语微微怔住,出神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她曾一见钟情的男人。

他的脸依然如初见般无可挑剔,每一个点都恰好踩在她的心上。

只是……她早该知道的,宫希澈从来没有爱过她,只是迫于救命之恩,才不得已娶了她。

四年前,宫爷爷在路边突发心脏病,是她当机立断给他做了急救,才救了宫爷爷一面。

但是没过多久,老爷子的心脏又严重了,在撒手人寰之前,得知她是孤儿,便把她托付给了宫希澈。

从此,她成了风光无限的宫太太,也是他最厌恶的女人。

他们结婚三年,这是他第三次提出离婚。

第一次她哭着挽回,第二次她沉默拒绝,第三次……

“好。”

白慕语微微一笑,同意了。

这次反倒是宫希澈愣住了。

他设想过这个女人的很多种反应,但唯独没有这一种。

不过这样最好,如果不是爷爷逼迫,他根本就不会娶这个女人。

“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

白慕语微笑着拿出两杯红酒,袅袅薇薇地走向他:“我们好歹做了三年夫妻,不如用这两杯红酒好聚好散。”

“如何?”

剔透的血红色液体随着她的走动晃出微微的柔波,透着惑人而危险的味道。

宫希澈莫名觉得,眼前的女人似乎变了,这杯红酒像是此刻她给他的感觉。

随即他便摇了摇头,驱散了荒谬的想法。

这个女人不过是无用的菟丝花罢了,凭借着对爷爷的救命之恩,死死的攀缠着他,让人厌恶。

他面无表情的接过酒杯,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一朵菟丝花能掀起什么波浪?

三分钟后。

杯子碎裂的声音响起,血红的液体溅射开来。

宫希澈晃了晃脑袋,眼前女人微笑的幻影非但没有消散,反而又多了一个。

浑身的无力感越来越重,他踉跄着上前,眉目狰狞地掐住白慕语的脖子,声音中是蓬勃的怒气:“你竟敢下药!”

“没错。”白慕语脸上的笑容是三年来从未有过的明艳张扬,她轻而易举的挣脱男人的钳制,纤细白皙的脖颈上浮现出刺目红痕。

她纤长的手指轻抚过红痕,脸上的笑容不减反浓。

“别着急,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宫希澈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将他绑起来,以一种绝对无法自行挣脱的绑法。

绑好后,白慕语利落掰开他的嘴巴,扔进去一颗入口即化的药丸,附带好心解释:“宫先生,这是特制的烈性药哦。”

宫希澈的表情冷到了极点:“你若真敢这么做,即使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抓住你!”

“我永远都不会爱上你,卑劣的女人!”

“天呐~”白慕语做作的捂唇,狐狸眼微微眯起来,妩媚中含着讥嘲:“你以为我想睡你呢?自作多情!”

“老娘是想让你明白,求而不得的滋味!”

“当年爷爷把我托付给你的时候,我分明说过,如果你不爱我,就不要娶我,是你自己非要当一个听话的孙子娶了我,结果呢,你把我困在宫家三年,践踏了我的真心三年,也浪费了我三年的时间。”

“这笔账,我今天得好好跟你算算!”

白慕语音调转冷,关掉宫希澈的所有通讯工具,接着在电视上投了一个少儿不宜的小电影,开局便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

她目光下扫宫希澈的身体,戏谑般的拍拍他英俊而愤怒的脸。

“这才是我送给你的离婚礼物。”

“宫先生,好好享受哦!”

白慕语一脸愉悦的笑容,摇曳着走到桌前,干脆利落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扬长而去。

第二天,佣人前来打扫房间的时候,看到少爷被死死绑在椅子上,双目猩红,一脸几欲吃人的表情,身体狠狠打了个哆嗦。

她从来没有见过少爷这般狼狈的模样!

下一刻,别墅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疯狂的吼声:“白慕语!!!”

……

一个月后。

“找到她了吗?”

落地窗前立着一道挺拔身影,周身气场冷肃。

“……没有。”

“下一周,我不想再听到相同的答案。”

宫希澈转身,眉目森寒。

距离那个女人离开,已经一个月了。

如同当年她忽然出现,无法调查到相关背景一般,现在她杳无踪迹,同样无法调查到任何有效讯息。

直到这时宫希澈才发现,这个曾是他三年妻子的女人,身上始终笼着一团迷雾。

“是,宫总。”

秦特助面部表情没有丝毫波动,语调沉稳,仿佛胜券在握。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心中满是无奈。

作为华城的冷面阎王,宫总向来是高高在上的,从来没有人能让他吃亏。而那天的事情,对于宫总来说,是毫无疑问的奇耻大辱。

连着四周的相同答案,已经让宫总的耐心宣布告罄。可是,对方真的就像凭空消失一般!

没有丝毫线索!

秦特助心里叹息一声,转而开始汇报另一项重要事件。

“宫总,制药大师蓝心宣布将携最新研制的特效药回归,将于今晚七点召开新闻发布会,地点在澜庭。据已透露的消息,这款新药极大概率能够治疗老夫人的头痛病。”

“蓝心?”

宫希澈唇齿间碾过这两个字。

他记得这个名字。

一个年纪轻轻,却成就斐然的制药大师。四年前声名鹊起,三年前莫名消失,直到今天才重新出现。

这个特效药事关奶奶的病症,他势在必得!

“准备今晚的新药发布,宫氏集团必须拿下。”

……

白慕语要疯了!

距离发布会只剩下几分钟的时间!

她的白色西装上竟然多了几点血迹!

她急匆匆地从卫生间冲出去,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

白慕语心里焦灼,面上撑起一抹笑:“抱歉,我……”

剩下的话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统统都消失了。

宫希澈?

他怎么会在这里?


白慕语怔住,转瞬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就要错身离开。

“白慕语!”

宫希澈立刻箍住她的手腕,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三个字。

眼前的女人一身优雅干练的白色西装,妆容精致,大红唇张扬而夺目,浑身散发着自信明艳的气场,无形中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和过去三年中在他面前温柔小意的那个女人判若两人。

对上他暴戾的眼神,白慕语丝毫无惧,双眸尽是冷漠。

“这位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请立刻放开我,否则我要叫保安了。”

宫希澈气极反笑,周身气压降至冰点。

这个女人何时敢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就像她何时敢用那晚的方式对待他?!

而她不仅做了,还毫无悔意!

“这次,你逃不掉了!”

宫希澈高大的身躯一点点逼近,双目猩红,怒火勃发!

白慕语一点点的后退,最后退无可退,淡定的靠在了墙上。

听到宫希澈势在必得的宣判,白慕语上下扫视他一眼,忽然妩媚一笑,举起了手中未喝完的矿泉水瓶。

“宫先生,要不,喝口水消消气?”

“你觉得我可能再上当吗?”

宫希澈眉心下压,神色更加凛冽,伸手去攥女人的下颌,半途忽然嗅到一阵奇怪的香味,眼神顿时变得恍惚。

“你……什么时候下的药?!”

最后几个字时,低吼已经变得软绵无力。

白慕语拍开他的手,从袖口拿出麻醉剂在他眼前晃了晃,含笑的面容凑近他,吐气如兰。

“最新型麻醉剂,吸入三秒就完全失去意识,你可是第一个享用的人呢,惊不惊喜?”

“你!”

任是宫希澈有再多的怒气,也无力施展。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可恶的女人,拖着他的肩窝将他拖进女卫生间,然后五花大绑。

一个月前耻辱的记忆顷刻涌来,宫希澈的眼神几欲喷火。

若是他现在能动,绝对要将这份耻辱加倍奉还!

看到他这幅恨不得将她剥皮剜骨的模样,白慕语不耐烦地“啧”了声。

“宫先生,我给你一个忠告,以后别来惹我,否则……”

狐狸眼微微眯起,幽晦的暗光一闪而过,她掰开他的嘴巴,笑容诡丽。

“t512,虽然跟你上次吃的烈性药一样,不过这次是二倍噢,而下次三倍!”

说着给他嘴里塞了一颗药,她看着还残留有意识的男人,眉心微皱,环视一圈后,干脆脱下自己的袜子,堵住了男人的嘴。

嗯,这样他短时间是没办法喊出声了。

白慕语满意的拍拍手:“宫先生,后会无期!”

男人身体素质太好,刚绑好就可以剧烈挣扎,看来麻醉剂还要继续研制。

……

一个小时后,发布会圆满结束。

秦特助迟迟不见宫希澈归来,他深知宫总对这次发布会的重视,按照宫总的性格,绝对不会无故缺席。

等到发布会结束,秦特助终于赶到时,就听到女卫生间传来疯了一般的令人冰寒彻骨的三个字!

“白慕语!!!”

与此同时,发布会后台。

白慕语还没有离开,脸上挂着惬意的微笑,悠然对余薇薇说道。

“再增大一些t512的药效,三倍,哦,不对,五倍吧!”

余薇薇既是她的助手,也是她的闺蜜,非常清楚她和宫希澈之间的事情。

三年前白慕语为了一个男人舍弃大好前程,甘愿洗手作羹汤的时候,余薇薇差点儿气死。

现在白慕语能够和宫希澈那个死渣男离婚,摆脱恋爱脑,重回制药行业,余薇薇高兴得恨不得抱住她转一圈。

但是……

余薇薇一脸震惊地看着白慕语,脱口而出:“你疯了吗?现在的药效已经非常强了,再增强五倍?你还让不让死渣男活了……”

“我也不想啊,可是,”白慕语微微嘟嘴,抱着余薇薇的手臂撒娇似的晃了晃:“我那样整他,宫希澈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好薇薇,帮帮我嘛。”

“如果我自己配置的话,我怕不小心配置成百倍的。”白慕语娇娇俏俏的眨巴着狐狸眼,竖起一根手指。

余薇薇心脏都停了一拍,一百倍的t512,大象都扛不住吧,默默缩了缩脖子点点头:“好吧。”

她在心里为死渣男默哀,自求多福吧您呐!

……

“宫总,到乌先生家了。”

宫希澈眸光冷冷扫了秦特助一眼,秦特助急忙错开目光,完全不敢和人形活火山宫总对视,麻溜的打开车门,搀扶着宫总去敲门。

乌安明打开门,就看到了宫希澈狼狈至极的模样。

往日头发一丝不苟,衣服一条褶皱都无的洁癖高冷霸总,此刻却额前碎发凌乱,衣服皱巴巴的。

面色潮红到不正常的程度,一看就是被人下了药。

乌安明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哟!堂堂宫氏总裁,华城鼎鼎有名的冷面阎王,竟然被人下了药?”

两人从穿开裆裤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宫希澈这个死腹黑让别人吃亏!从未有人让他吃瘪!

乌安明上手和秦特助一起扶宫希澈进屋,顺势拍上门,完全无惧霸总冷厉的眼神,桃花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宫希澈坐在沙发上,冷冷瞥了乌安明一眼:“别废话,立刻帮我检测一下药剂成分,追溯市面上的来源。”

他忍着狼狈过来找乌安明,就是因为这位损友家中世代制药,可以帮忙检测身体中残留的药剂,追溯出药剂的购买源头,顺藤摸瓜找到白慕语那个该死的女人!

“行,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

乌安明没再打趣,取了一管血液,走进了实验室。

半小时后,乌安明神情怪异地走出来:“不管是麻醉剂还是你说的t512,市面上都买不到。”

他摸了摸下巴,沉吟片刻道:“这种配置手法,似乎是蓝心独有的……”

“你和蓝心……”乌安明八卦的眼神在宫希澈身上转了几圈:“什么时候认识的?”

蓝心,白慕语……

消失三年,今日回归……

不可能,那个小白兔怎么可能是制药大师蓝心。

所以这些年来,她都是装的?


宫希澈脑中如闪电般划过一个个念头,他没有理睬乌安明,转向秦特助,声音冷到了极点。

“十分钟,给我蓝心的所有资料。”

……

光明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

“慕语,你真的放下了?”

余薇薇用胳膊肘撞了撞身边的漂亮女人。

她到现在都还有些不敢相信,当初爱到疯魔的慕语能够丢掉那个死渣男。

白慕语望着散落在黑暗中的万家灯火,心神恍惚。

爱人、家人,是她睡梦中都渴慕拥有的。

她曾经以为,有一盏灯火会属于她和宫希澈。

于是她心甘情愿的放弃所有,做一只扑火的飞蛾。

“放下了吗……”白慕语垂眸,自嘲的笑了笑:“放下了吧!”

灯火,永远不属于飞蛾。

属于它的,只有痴心妄想后化作灰烬的结局。

她从灰烬中涅槃,便不会再重蹈覆辙。

对于那个她曾奋不顾身的男人,如今的她只余下一声叹息,和一句爱过。

白慕语扫去心底的些微苦涩,笑着捏了捏余薇薇婴儿肥的脸颊,“好啦,放心吧,我和他之间已经彻底结束了。”

“嗯!”

余薇薇用力点头,打心底里为她高兴。

她能够分辨出来,白慕语是真的已经走出来了!

“凭借你的才华样貌,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余薇薇眉眼弯弯的绕着她转了一圈,笑嘻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必要在那颗歪脖树上吊死!”

就在这时,内线电话忽然响起来。

余薇薇接通电话,就听到前台慌乱的声音。

“余总,宫氏集团的宫总闯进来了!谁都拦不住!现在已经上楼了!”

“什么?宫希澈闯进来了?”余薇薇惊呼。

白慕语一听,心里顿时一紧,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难道他猜到了她就是蓝心?

所以顺藤摸瓜查到余薇薇的制药公司来了?

更重要的是,他吃了t512,现在来找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先走了!你帮我应付一下!”

余薇薇冲她的背影喊道:“明天可是最大的制药盛会,我答应过人家蓝心会参加的!你千万别忘了!”

白慕语头也没回的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飞快地溜进了私人电梯!

电梯刚刚合拢,就听叮的一声,宫希澈从旁边的电梯冲了出来。

“白慕语呢?”

药效混杂着怒火,宫希澈的双目烧到猩红。

被这样的宫希澈逼视,余薇薇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转瞬又稳住心神,装傻道:“宫总这句话倒是有趣,白慕语?那是谁?”

“别装傻!快说!”

此刻的宫希澈宛若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周身气势恐怖到让人颤栗。

脑中闪过某件旧事,余薇薇的怒火也蹭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她嘲讽勾唇:“想起来了,我记得那好像是宫总妻子的名字,原来宫总还知道关心自己的妻子啊?当初举办婚礼的时候,是谁全程冷着一张冰山脸,让自己妻子下不来台?而后又把人家当摆设一样扔在家里三年不闻不问,这时候知道关心自己妻子了?”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被夹枪带棒的一顿冷嘲热讽,宫希澈怒火瞬间燎原,正准备施展手段强迫女人回答,余光忽然扫到旁边的私人电梯。

电梯上的数字还在不断跳动,而他来时的那辆电梯正在被人占用,宫希澈一句话没有多说,径直冲了下去!

余薇薇看着宫希澈冲下楼梯,目瞪口呆!

这里可是顶层啊……

白白,不是我不给力,而是那个男人太疯狂!

……

叮的一声!

电梯门打开,白慕语正准备走出去,迎面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熟悉的面瘫脸,眼神却不同于以往的淡漠,其中的情绪莫名复杂。

正是宫希澈身边的秦特助。

白慕语不由“啧”了声,没想到宫希澈吃了t512,心思还如此缜密。

她撩起眼皮,淡淡地睨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让开。”

秦特助寸步不让,却错开了视线,一句话都不敢说。

现在的少夫人哪里还有半分小白兔的影子?

食人兔还差不多!

身上迫人的气势和宫总简直一模一样!

见状白慕语也没有做无用的挣扎,倚着电梯壁,面无表情地抱臂等待某个男人。

就这么僵持几分钟后,某人终于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她面前。

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凌乱的散着。

不知是因为药效还是剧烈运动,狭长的凤眼眼尾沁着薄红。

潮红的色泽由白皙的面容一路蔓延至衬衫中,可惜几欲喷火的眼眸破坏了那几分可怜可爱的气质。

宫希澈的双手撑在膝盖上喘了几口气,就上前狠狠箍住那个好整以暇的可恶女人,强硬的扯着她向外走去。

他连药效都忘了解除,就急匆匆赶来逮她了。

“放开!我自己走!”

白慕语的手腕被攥得生疼,不禁挣扎。

男人充耳不闻。

挣扎换来更加用力的束缚后,白慕语只好放弃,任由男人拽着她走到车边,将她塞进车子里。

下一秒,男人就跟着钻了进来,以将她的双手箍在身后的姿势,掐着她的腰将她死死摁在自己的腿上。

秦特助贴心的为两只手都被占用的宫总关上车门,非常识趣的逃之夭夭。

两个神仙打架,可千万不要殃及他这个凡人!

车里没有开灯,只有不远处的路灯洒进来一点聊胜于无的微光。

沉寂的黑暗中,一时只剩下两人频率不一的呼吸声。

宫希澈逼近眼前的女人,察觉两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微微恍神,声音沙哑而低沉。

“你和蓝心什么关系?”

“和你有关系吗?”

白慕语手疼得要死,又想到和某个中了药的男人关在这么狭窄的空间,心里愈发烦躁:“需要我提醒宫先生吗?我们已经离婚了。”

“你!”

宫希澈气极,才蹦出一个字,就被身体中猛然高涨的火焰烧得闭嘴。

手下女人纤细的腰肢忽然变得存在感十足,还有两人身体接触的部位,一切都在告诉他,面前的女人身体究竟有多么柔软,多么诱惑。

他喉结滚动,难以抑制地摩挲着掌下的细腰。

不够,远远不够。

大掌无意识的向下游移着。

“呵!”

一声冷呵短暂地让宫希澈的神智恢复几分清明,随后他就听到了女人满含讥嘲的声音。

“宫宫,过去你可是非常不屑于碰我的,现在呢?忍不住了?”

那只火热的手掌终于停下了动作。

黑暗中只剩下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宫希澈松开了对白慕语双手的禁锢,但下一秒,整个人便沉沉压到了她身上,潮红的英俊面容逼近。

不等他有下一步动作,白慕语飞快地拿出一颗药丸丢进了男人嘴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