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木槿书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千落重生回到两年前,早已看穿渣爹和异母妹妹丑陋嘴脸的她,身在暗处步步为营,谋夺属于自己的利益!这一世她再不会任人摆布,她要提前给自己找好退路,强大自己,夺回属于母亲的一切。一次巧合,夏千落竟发现一些已经发生过的事,在她重生之后,竟都改变了发展轨迹,究竟还有什么秘密,是她没有发现的。

主角:夏千落,穆景辰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千落,穆景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不能说的秘密》,由网络作家“木槿书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千落重生回到两年前,早已看穿渣爹和异母妹妹丑陋嘴脸的她,身在暗处步步为营,谋夺属于自己的利益!这一世她再不会任人摆布,她要提前给自己找好退路,强大自己,夺回属于母亲的一切。一次巧合,夏千落竟发现一些已经发生过的事,在她重生之后,竟都改变了发展轨迹,究竟还有什么秘密,是她没有发现的。

《不能说的秘密》精彩片段

黑暗,无止尽的黑暗。

夏千落只觉得身体处在一个无止尽的下坠过程中,而此刻,她的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张阴森冰冷的脸庞,耳畔回旋着的是那句她这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声音,

“夏千落,你应该清楚,你的死活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区别,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

可笑吗?

自己爱了十年的人的竟然冷漠的说他从来没有爱过自己。

死,自己就这样死了吗?

也是,被爱人背叛、毕生的心血被人偷去,家破人亡的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这里,夏千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任凭自己在这无尽的黑暗里越坠越深。

或许这也是一种解脱吧!如果可以重来,她发誓绝对不会再爱上穆景辰。

夏千落沉浸在这无尽下坠的感觉里,可这时,一个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却响彻耳畔。

“夏千落!”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醇厚洪亮,让夏千落觉得很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她又很难辨别他究竟是谁。

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可眼前的一片模糊却让她根本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能隐约的从那模糊的轮廓里,看见一个男人朝她伸着手,奋力的想要抓住不断下坠的她。

“夏千落!夏千落!”耳畔男人那撕心裂肺的呼唤声不知为何越来越清晰,夏千落缓缓的睁开眼,不知怎的,眼前的视线却清晰了起来,而映入眼中的是一张惊世艳俗一般的脸庞。

这张脸,好生面熟。

夏千落想在记忆里找出和这人有关的画面,可胀痛难安的脑袋最终还是没能让她如愿。

“夏千落,你坚持住,千万别睡你听见了吗?”男人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神情十分紧张,话语声也有些颤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争先恐后的砸下来。

夏千落费力的睁开眼,想要再仔细看看那人的模样,可一阵疼痛从身体蔓延上来,疼的她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无所谓了,她终究是将死之人,这世间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像是释然了一般,夏千落再次闭上了眼睛,不再顾及耳边传来的所有声响,她只想就此睡过去,再也不想醒来。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却在医院里苏醒了过来,而更令她意外的是,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在了两年前,那个曾经对她来说意义非凡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是穆景辰来提亲的日子。

但曾经有多期待,现在的夏千落就有多么的恨。

她爱了穆景辰十年,千辛万苦修成正果的爱情却是大梦初醒一场空,到头来才发现,那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而已。

她永远忘不掉自己最爱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将她的妹妹搂在怀里。

而那女人就依偎在他怀里,嘲讽的对她说:“夏千落,被人背叛的滋味是不是很痛苦啊,不过我就喜欢看你这痛苦不堪的模样。”

那两个人恶毒狰狞的脸夏千落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她发誓,如果有机会重来,她必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呼喊,于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所以这一次,她必定要把那些曾经施加在她身上的痛苦通通讨回来。

夏千落从医生那里大概了解到了自己的情况:自己开车在高架上被人追尾,不过好在并没有受重伤,只是轻微的脑震荡。

“对了医生,是谁把我送到医院的?”夏千落想起她昏睡前见到的男人,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可不知为何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但医生只是潦草的告诉她是一个男子将她送了过来,至于那个人是谁他也不知晓。

夏千落有些落寞,但内心却对那男人充满了好奇。

“姐,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们了。”

夏千落愣神之际,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夏千落应声望去,只见几个不速之客出现在她的病房里。

夏千落看清来者,原本还是平静的脸立马警惕了起来,露出仇恶的眼神死死的望向那人。

那不是别人,正是她恨之入骨的仇人之一,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夏清欢。同她一道来的还有她的继母许暮桐、父亲夏铭。

夏清欢长着一张软萌可爱的脸蛋,可谁会想到这张人畜无害的面孔下藏的竟然是一颗豺狼虎豹一样恶毒的心肠。

她表现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缓缓走到夏千落跟前说道:“姐,你要是不满意那个婚约你可以跟爸爸商量啊,干嘛非要离家出走啊?你要是出了事情那还得了。”

夏千落没有说话,一旁同夏清欢一道而来的许暮桐此刻却走上前来惺惺作态道:“清欢,这件事也不能怪你姐姐,整个帝都谁不知那穆家二少爷风流成性,而如今他却不知为何执意要娶千落,这换做谁都没法接受的。”

她说着,不由得侧身拉住一旁站的肃穆的夏铭:“老爷,这件事真的不能再想想办法吗?”

“没什么可想的了。”夏铭回答的很果断,“千落,平时你想做什么爸爸不管你,但是这件事情对我们夏家来说意义非凡,穆家对我们有恩,所以这穆家二少爷,你不嫁也得嫁。”

“你说要我嫁的是穆家二少爷?”夏千落突然发问。

面对夏千落突如其来的提问,夏清欢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回答道:“当然,穆家亲自提的亲那还有假。”

怎么提亲的人变成了穆家的二少爷呢?

夏千落正疑惑着,面前正虎视眈眈看着她的三个人也让她没时间想下去。

夏千落哂笑一声,微微的垂眸道:“既然父亲已经决定了,那我的意见对您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就算我不想结您恐怕也会把我绑到穆家吧。”

“千落,你别这么说,你爸他也是没办法,你不要怪他。”许暮桐在一旁打圆场道。

这女人真是好演技,不过也不奇怪,如果不是这影后一般的演技又怎么能蛊惑的父亲为了她抛妻弃女。

夏千落只觉得可笑,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和这群人周旋,于是以要休息为由将几人打发了出去。

夏千落本以为几人就此离开了,可谁知夏清欢却再一次进了病房。


“你怎么还没走?”夏千落声音冷淡的说。

夏清欢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刚才人畜无害的脸此刻也变了番模样,对着夏千落讥讽道:“夏千落,你为什么就不能学着听话一点呢,非要和父亲对着干,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讨人厌啊。”

夏千落哼笑一声:“那种蛊惑人心的技能我确实学不来,毕竟那是遗传的本领,还请妹妹见谅。”

“夏千落,你说什么,你好大的胆子。”被夏千落怒怼,夏清欢有些气急败坏,抬手便朝着夏千落的脸挥去。

夏清欢娇纵惯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跟她对着干。而夏千落以前也是屏息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所以一般也不和她计较。

可是现在,她不是当初的夏千落了!

只见夏千落先一步的抬起手,在夏清欢的手掌即将落下之际,狠狠地扣住了夏清欢的手腕。

“夏清欢,这里还由不得你放肆。”夏千落瞪着眼,恶狠狠的对夏清欢说道。

或许是头一次见到夏千落反击的模样,夏清欢有些错愕的后退了几步,眼里的穷凶极恶之气也悄然褪去,不觉有些慌张起来,“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以后,少在我面前放肆,下一次,我保不准我会不会还手。”夏千落说着,扣着夏清欢的手不自觉的施加了力度,让夏清欢白皙的手立刻就泛起了青紫。

“夏夏千落”夏清欢明显是怕了,声音也变得颤抖了起来,看着夏千落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恐惧。

见她这般模样,夏千落也满意的笑了。

夏清欢果真就是欺软怕硬,夏千落以前只不过是懒得和她计较罢了,她竟真的以为她夏千落好欺负?

夏千落勾唇一笑,松开了扣着夏清欢的手,神色悠然的依靠在床上,没再看她一眼:“以后少来我这儿,我不想见你,出去。”

夏清欢愣在原地,看着这般得意的夏千落气的直跺脚,最后气急败坏的摔门离去。

夏千落只觉得内心无比的舒坦,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抹惬意的笑。

这是她第一次试着去反击,这感觉真的是大快人心。

夏千落看着自己发白的手掌,第一次觉得充满力量。

以前的她以为不争不抢就能安稳度日,可换来的确实至亲之人的背叛和欺骗。

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忍耐,她要一定要用自己的方式,让那些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夏千落的眉头随着她逐渐坚定的思绪而蹙紧,苍白的小手也在此刻握成了拳头。

夏千落在医院住了两天,原本计划一周后出院,可是各项检查都正常,再加上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大问题,于是就自己提前申请了出院。

她没有跟家里打招呼,出了院后就自己打了个车回家。

刚一回到夏宅,还没来得急进屋,耳尖的夏千落就听见了屋子里传来的谈话声。

“妈,穆家家大业大,把她嫁过去是不是太便宜她了?”

“你懂什么?那穆家虽然家大业大,可那穆家二少爷风流成性、毫无作为,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穆家怎么可能把家产留给这样的人,所以把夏千落嫁过去再合适不过了。”

“可穆家要的人是我,万一被发现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让他们不得不就范。”

屋里的声音渐弱,屋外的夏千落也顿时恍然大悟。

夏千落原先还奇怪为何这母女俩这么急迫要她嫁到穆家去,原来是打着这么个如意算盘。

不过说起穆家二少爷,夏千落对他的印象微乎其微。

她虽然嫁到穆家两年,可是在这期间却从未见过这位二少爷。只是听说他在大少爷穆景辰成婚之后就一个人去了国外。

虽然和他没什么交集,但是夏千落也从穆家人的口里听说过这未曾谋面的二少爷。可是记忆里大家对他的评价都是一个谦虚严谨的人,根本就不是现在他们口中所说的纨绔子弟。

她想的入神,丝毫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突然,一双大手从背后伸了上来,将夏千落死死的扣住,随即她的口鼻便被一块带着特殊气味的手帕捂住。

夏千落本能的挣扎着,可是手帕上的特殊气味却让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挣扎的动作也渐渐的软了下来。最后她只能感受着自己的身子滑落在地,随即失去了意识。

屋里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声响赶忙跑出来查看情况,只见一个中年女人站立在门口,而夏千落此刻正躺在她的脚边。

“张妈,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回来了?”许暮桐问道。

“夫人,我见大小姐独自一人回来,在门口鬼鬼祟祟的,想她可能发现了什么,所以擅作主张把她迷倒了。”

许暮桐闻言轻笑一声,走到夏千落身旁蹲下了身子,伸出细长的手指抚摸着夏千落的脸蛋,语重心长的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提前实施计划吧。”

再次睁眼时,映入眼帘的已经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了,而且此刻的夏千落已经被束缚着手脚,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动弹不得。

回想起昏迷前的经历,夏千落料定这一切都是许暮桐母女的诡计。

夏千落费力的抬起头环顾了一圈四周。

这是一间封闭的房间,除了对面的一扇门再没有别的出口。

房间里的灯是充满暧昧气氛的玫红色,照在同为粉红色的墙壁上,夹带着空气里飘散的不知是何物的特殊香气,让整个房间里充斥着令人面红耳赤的氛围。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们把自己带到这里所谓何意?

思绪还来不及收回,对面的那扇门却在此时突然开了。

随着一股冷气流吹来,一个身形高挑的男人也随即出现在了门口。

他似乎是喝醉了,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他是谁?

夏千落费力的挪动着身子,顺着男人的方向看去,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

可那人走的很快,她的视线都没来得及定格,男人就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

紧着着,令夏千落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床边的男人动作连贯,没有一丝犹豫,顷刻间就将夏千落压在了身下,随即一个霸道带着侵略性的吻便落在了夏千落的嘴唇上。

男人嘴唇传来的燥热像是一股电流,瞬间从夏千落的嘴唇蔓延到了全身。她只觉得全身都哆嗦了一下,惊慌和恐惧瞬间占据了她的大脑。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男人的动作异常激烈,像一个猛兽,贪婪的想要将她征服。

炙热鼻息在夏千落的脸上扑朔着,房间的温度在此刻也仿佛升温了一般。

而这时,男人的吻却已然从夏千落的唇瓣滑落到了她的脖颈。

他大手一挥,将夏千落单薄的衣衫撕扯开来。

温润的嘴唇落在夏千落白皙光滑的肌肤上,嘴唇张合间,白皙的皮肤上就多了个玫红色的印记。

“帮我帮我”

他的声音很闷,有些含糊不清,可这富有磁性的声音却让夏千落的心猛的一颤。

因为这个声音,和她出车祸那天听到的男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但此时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她再去想些其他的了,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夏千落心知肚明。

“你是谁,你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终于有机会开口的夏千落像一只乖张的小兽,即使被禁锢着手脚也拼命的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

“乖,别闹,一会儿就好,帮我帮帮我”男人的声音依旧低迷,语调竟带着一丝乞求。

他要自己帮他?难道说他也是被人设计了?

想到自己来这儿的原因,再加上许暮桐那句“有办法让他们不得不就范。”夏千落顿然醒悟。

恐怕这一切都是许暮桐设的局,如果她没猜错的话,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个她只听说但从未见过,穆家的二少爷,穆景凡。

“穆景凡,你是穆景凡对不对,你冷静点。”夏千落奋力的挣扎着,嘴里不停念叨着他的名字。

她的话似乎让男人有些动容。

只见原本躁动难耐的男人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像是被惊醒一般猛的抬起了头,在柔光的折射下,将一张惊世骇俗般的脸展露在夏千落面前。

墨黑的短发,细细长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嘴唇。

他看上去十分的亢奋,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颊红的透彻,用一双泛着猩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怀里的女孩。

夏千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张脸,眼里满是震惊。

因为这张脸,正是那天在车祸时她见到的男人的脸。

“是你,你就是穆景凡?”

“怎怎么会是你。”他声音颤抖,目光死死的注视着身下的夏千落,不知是否是一种错觉,夏千落竟然从他那猩红的眼里看到了惊吓。

他倏然起身,踉跄的后退了几步,但却因为没站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可他只是眉头微微皱了皱,立刻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仓皇的朝着门口跑去。

他像是在落荒而逃,那慌张的样子让夏千落十分奇怪。

门把手被他拧的咔咔作响,可不知为何就是拧不开。

或许是有些急躁,穆景凡气急败坏的一脚踹在了门上。

门被他踹的发出一声巨响,一旁的穆景凡耷拉着脑袋,不经意之间,再一次侧头看向了夏千落的方向。

夏千落呆呆的看着远处的男人,对他这一系列的举动充满疑惑。

他的眼底依旧泛红,扶着墙的手臂还在微微颤抖。

他看上去有些痛苦,似乎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只是看了夏千落一眼就再一次别过了视线,转头钻进了不远处的卫生间里。

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打破了这屋子原本的宁静,过了许久才见顶着一头湿发的穆景凡缓缓的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他笔直的站立在距离夏千落一米远的距离。这会儿的他看上去似乎清醒了许多。

水珠顺着他的发丝滴落在他的鼻梁上,映出幽深的瞳孔里散发着的清冷气息。

他的眼眸低垂,视线也在不经意之间与夏千落撞在了一起。

明眸相对,可只是几秒,穆景凡就像是害羞了一般,迅速的将头别了过去。

他的脸红到了耳根子,嗫嚅着:“刚刚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夏千落原本是有些后怕的,但看到眼前突然变了另一番模样的穆景凡,心里的戒备也渐渐的放了下来。

“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穆景凡,对吧?”夏千落重复了一遍之前询问的问题。

穆景凡没有正面回应,而是反问了她一句:“你为何会在这儿?”

“我这个样子难道还不明显吗?”夏千落说着,眼神示意着自己被绑的牢牢的手脚。

穆景凡微抿了下嘴唇,将眉头皱的很紧,语重心长的说道:“看来今晚我们是被人算计了。”

可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声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开锁声。

随着“咔哒”一声响,房门豁然被打开,一个穿着制服的服务生和一个穿着休闲服饰的男人一同走进了屋里。

“少爷,您没事吧,对不起我来晚了。”穿休闲服饰的男人走上前来,关切的对穆景凡说道。

“先回去再说。”穆景凡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抛下这句话便转身要走。

可刚迈开一步,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少爷?”

穆景凡没有回应,只是稍稍侧头,再次看了眼床上衣衫不整的夏千落。

目光转瞬即逝,但性感的喉结却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安排个信得过的人,待会儿把她送回去。”穆景凡转头示意着床上的女孩说道。

那人应了一声,随即就同穆景凡一同离开了房间。

很快几个服务生就出现在了房间,将夏千落松了绑,给她准备了一套新的衣裳,然后一路护送着夏千落到了外面。

门口一辆黑的宾利早就停在了那里。

夏千落回头看去,猛然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家情人酒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