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唐先生离婚请签字

唐先生离婚请签字

陆思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被小三害死,她重生在一个身世凄苦的穷学生身上,与豪门前夫重逢,宋小蔓心中只想远离。唐赫最近很奇怪,从不好女学生这口的人,居然频繁的出现在某校门口,唐赫觉得自己一定是认识宋小蔓,不然那莫名的熟悉感,怎会越来越强烈。

主角:宋小蔓,唐赫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小蔓,唐赫 的武侠仙侠小说《唐先生离婚请签字》,由网络作家“陆思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被小三害死,她重生在一个身世凄苦的穷学生身上,与豪门前夫重逢,宋小蔓心中只想远离。唐赫最近很奇怪,从不好女学生这口的人,居然频繁的出现在某校门口,唐赫觉得自己一定是认识宋小蔓,不然那莫名的熟悉感,怎会越来越强烈。

《唐先生离婚请签字》精彩片段

晋北最大的家族,唐家。

今日,唐家的长孙唐赫正式担任BTY集团执行总裁,他年仅26岁,办事手段雷厉风行,力压一众劲敌长辈,相貌丰神俊朗。

唐赫成为了贵圈中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我已经在上面签字了,麻烦你看看,没意见的话,把名字签上,把婚离了。”

没有祝福的话语,只有一把冷淡的女声。

孟海蓝将手上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递到他面前,提高了声音,“唐赫!我跟你说话!”

他又不理她。

他还继续低着头批阅文件,完全当她是空气!

“我要离婚!”

孟海蓝气极了,不顾什么狗屁的豪门太太形象,猛地双手将这大办公桌上所有文件电脑扫落于一地,凌乱狼藉。

门外的秘书听到吵闹声,推门进来。

唐赫这才坐椅子上站起身,朝秘书冷声喝斥,“出去!”

“是、是。”

秘书被吓了一跳,立即退了出去。

“……呵呵,豪门家丑,传出去肯定上头版,真是太可惜了。”

孟海蓝见他终于有反应,催促道,“赶紧签字,把婚离了,否则我跑去跟媒体爆料,你这位完美的商业钜子带了小三回家!”

唐赫终于开了他的金口,平静说道,“她腿不方便,需要照顾。”

孟海蓝冷笑,“沈忆柔她坐轮椅,她腿不方便,她需要人照顾……”

“最重要的是沈忆柔她怀孕了,她怀了你的孩子!”

孟海蓝尽力隐忍自己情绪,用力将离婚协议书拍他桌子正中央。

唐赫站在她面前,望着她此时崩溃愤怒的表情。

她内心仅存一点期待,咬牙道,“你说啊,你告诉我,沈忆柔怀的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唐赫沉默。

许久,他平静开口,“我不会离婚的。”

孟海蓝眼眶泛红,狠狠地瞪着他。

他忽然领了沈忆柔回家,所有人像伺候女主人一样照顾那女人,她婆婆得知沈忆柔怀孕更是欢天喜地,而她这位唐太太就是唐家多余的人。

“你为什么不离婚?”

“你非要这样羞辱我,找女人回家恶心我。”

她低下头,极力忍着眼眶的泪。

“刚结婚的时候,我跟你说过,我不稀罕你给的荣华富贵,我只是期望,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家庭,丈夫上班每天回家吃饭,周末一家人带孩子出去玩……”

“唐赫,我不可能跟沈忆柔分享一个丈夫!”

她在眼泪掉下来的那一刻,狠狠地甩上房门,走了出去。

孟海蓝擦掉眼泪,走出BTY集团大厦,开车离开,她努力保持冷静,情绪却很烦躁,车速开得很快。

白色的保时捷很快开出了繁华的市区,驶向环山高速入口。

就在高速入口的路边,她从车窗外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沈忆柔。

沈忆柔坐在轮椅上,今天像是故意穿着火红性感的吊带长裙,火红色很抢眼,她开车路过都能注意到。

随后,沈忆柔从轮椅上站了起身,她双脚稳稳地站立。

孟海蓝整个人惊呆了。

她能站起来,她腿没有残废,沈忆柔说谎。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车子已经飞越而过。

孟海蓝只能从车后视镜中看见,身后的沈忆柔竟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朝她的方向挥挥手,张嘴口型,‘永别了’。

孟海蓝本能地感觉到了一股不对劲和危险,猛地踩下刹车想减速。

她一下下踩刹车!

刹车失灵了!

她瞬间脸色苍白,扭头已经看不见沈忆柔,而她的车速度却越来越快。

这环山高速下坡路,许多重型的货车正在飞驰赶路,她吓地哆嗦不断地打着方向盘,惊险地躲避一辆辆车。

“我、我的车刹车失灵了——”

“让、让开啊!”

她惶恐地大喊,手颤抖地摸索着包包里的手机,她脑海里第一件事。

她想到了唐赫。

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颤抖拨打电话……

唐赫,救我……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关机了。

她,心如死灰。

车速越来越快,前方,左右两车道行驶的两辆大卡车司机也惊恐地大喊,已经避无可避了,她瞳孔骤然放大,猛地一打方向盘。

白色的保时捷冲出了环山高速护栏,坠入大海。


医院的急诊抢救室。

医生护士神色匆匆,争分夺秒救治病人,刚刚有一位女患者心跳停止了半个小时,竟突然又恢复了心跳。

这简直是医学奇迹。

女患者身体各项指标恢复的很好,很快从重症ICU转到了普通病房。

孟海蓝感觉全身疼痛无力,脑子昏昏沉沉,意识渐渐清醒,喉咙很干,嘴里低喃,“水,我要喝水……”

平时她在唐家有人伺候习惯,可这次没人照顾她。

她睁开眼,视线模糊,看清这是一间病房,脑子的记忆还是很混乱。

“23号病床的病人醒了!”

隔壁病床的大婶吆喝一声,侧过身,关心问一句。

“小姑娘,你觉得身体怎么样?你可真幸运,听说你心跳都停止半小时了,突然又活过来,真是菩萨保佑啊。”

孟海蓝奇怪地打量这位大婶,认真地环视四周,这是一间普通拥挤的四人病房。

一位护士脚步匆匆推门进来,动作利索地检查了她血压心跳的指标,“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孟海蓝摇摇头。

“你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护士在病历表做记录,随口又说了句,“你记得你家里人吗?”

“通知你的家属过来,你是救护车送过来的,你住院治疗的费用一直没人交钱……”

孟海蓝听到这里,脸色很复杂。

她声音虚弱沙哑,“没人过来看望我吗?”

护士很同情说一句,“没有,一直没人过来看望过你。”

“无论如何,你需要通知一位家属,或者其它亲人朋友过来。”医院担心她交不上钱。

孟海蓝挣扎了片刻,很不情愿地说了个名字,“唐赫,显赫的赫。”

“唐什么?”

护士没听清。

护士催促一句,“你家属到底叫什么名字,手机号多少?”

“唐赫,就电视机里的那个男人。”

孟海蓝冷漠地看向病房墙壁上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一则商业新闻,拍摄的正是她的丈夫唐赫刚下飞机的场面。

护士皱眉看向她,“你是咱们晋北唐家的亲属?”

隔壁病床大婶担忧道,“小姑娘你该不会撞坏脑子了?”

“人家首富家的猫都比我们金贵啊,他们的亲戚怎么会住我们的普通病房。”

此时电视正播放着,唐赫亲手提着一个猫笼子大步走出机场。

节目记者远远地拍摄,激动地讲解,唐赫带他的猫出国散心,这只蓝金色异瞳的白色长毛波斯猫,被网络喻为世界上身价最贵的猫。

“唐先生,又带您的猫出国散心了,听说它是您去世妻子养的……”

“唐先生,5年前您的妻子交通意外坠海身亡,过了这么久,您有没有打算跟哪一家的千金联姻?”

“唐先生,听闻沈忆柔小姐在美国为您生了个4岁大的女儿……”

媒体记者争相挤上前,不停的发问,想要得到爆料,关于唐赫的私人话题可是大热点。

可惜,唐赫提着猫笼子,身姿高冷坐入车内离开,他一句也没有回答。

直到电视机里的采访报道结束,在病床上的孟海蓝僵怔。

【5年前】【她交通意外死了】

她脑子一片空白。

“宋小姐,这是你今天的住院费用单。”护士喊了她一声。

孟海蓝看向那费用单上的名字,一个陌生的名字,【宋小蔓】

“我、我……”她哆嗦从病床上爬坐起来,惊恐万分地拔掉了手上的针头,跌跌撞撞的下了床,朝洗手间跑去。

孟海蓝看着洗手间镜子中这张陌生的脸。

啊——

她整个人受惊过度,昏厥摔倒。

护士焦急的冲进来大喊着,“宋小蔓!宋小蔓!你醒醒……”


她重生了。

孟海蓝神情迷茫,她竟然重生到一个穷困的女大学生宋小蔓身上。

“……五年了。”

老天爷像是在跟她开玩笑,她闭上眼,再睁开眼,竟然时间过去五年了。

五年后的晋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孟家没了,原本经营着国内著名药企的孟家,她父母年近50岁才生下她这个独女,因为她早逝,孟家两老郁郁而终。

晋北的权力中心被血洗了好几轮,许多豪门倒下了。

而现在的唐赫,已经站在山巅,只手遮天。

电视机里记者兴奋地抓拍到唐家BTY集团执行总裁,他的冷峻身影依旧是这样气度不凡,英挺卓绝,甚至比以前更多了几分沉稳的魅力。

一位护士推门进来,递给她一份打印帐单,“宋小蔓,这是你住院费用的总帐单,报销后,目前总费用大概78000左右。”

7万多。

她支付不起。

而上辈子,她从不缺钱。

“我现在就办理出院。”

她不能再让自己负债了,住院每天费用一千多。

“不行。”

“小蔓,你现在不能出院,身体还没好呢。”

一位穿着白T恤牛仔裤的青年男人提着大袋小袋跑进来,他叫纪东城,是宋小蔓的邻居哥哥,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

她看向他,显得有些陌生。

宋小蔓的父母离婚了,很小没了母亲,父亲不认她,乡下的外婆将她带大,外婆去逝后,她更加内向自卑,前段时间被几个女同学嘲笑欺负了,一时想不开喝农药……

纪东城熬了鱼汤,倒了半碗鱼汤出来放凉。

一边说着,“小蔓,你放心治病,钱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有钱,该用什么进口药,咱们也要用上,绝对不能留下后遗症。”

鱼汤微暖,他小心地递给她,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她接过鱼汤,声音复杂地说了句,“谢谢。”

她知道纪东城没钱。

纪东城肯定是想偷偷地找高利贷借钱给她治病了。

他对她像真正的亲人一样。

护士站在一旁催促道,“既然你们有钱,那就赶紧去付,不然明天的药不能发下来了。”

纪东城神情焦虑,“谢谢护士,我这两天一定把钱转过来。”

她拿出一块玉佩,放在纪东城手上。

“拿这块玉,去东华路一间收购古玩的店铺,物宝堂,用这块玉应该可以抵押贷款8万……”

纪东城被她的话惊到了,连忙插嘴,“这块玉佩能抵押这么多钱?”

“能。”

她很自信。

这块玉佩是宋小蔓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特级和田玉,无杂色,润泽饱满,玉质非常罕有,最关键这是一件古董,这玉雕刻的观音是宋朝特有。

她曾经在唐家见过一块很相似的,这玉佩绝对是上品。

“小蔓,你要抵押这么多钱做什么,”纪东城一下子急了,“我说了,住院的钱,我会想办法,这是你外婆传下来给你的,你不能拿它去换钱的。”

她神情暗然,低低自诉,“死者为大,但去逝的人已经过去了,会有多少人一直记得呢。”

抬起头,她坚定地告诉他,“这玉佩,我会一年内赚钱赎回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