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此时不欺何时欺

此时不欺何时欺

清醒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书过来的鲍芙,仍旧坚持自己的人生理想,搞钱、买房、混吃等死!前世的自己辛苦搞到钱买了房,还没住就英年早逝。如今在这贫瘠的七零年代,自己的梦想实现起来就更困难了,可鲍芙不想向命运妥协。

主角:鲍芙,宋青山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鲍芙,宋青山 的武侠仙侠小说《此时不欺何时欺》,由网络作家“清醒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过来的鲍芙,仍旧坚持自己的人生理想,搞钱、买房、混吃等死!前世的自己辛苦搞到钱买了房,还没住就英年早逝。如今在这贫瘠的七零年代,自己的梦想实现起来就更困难了,可鲍芙不想向命运妥协。

《此时不欺何时欺》精彩片段

鲍芙死了。

死在她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刚付款买完房出售楼大门,就被高空降落的不明物体砸死了,连临终遗言都未能留下一字半句。

一个年轻的生命和买完房刚刚开始的灿烂人生就这样没了……

灵魂飘出身体后,鲍芙才知道让自己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的高空不明物体——原来是一个人,一个自杀都要拉个垫背的人。

鲍芙简直无语至极,挣扎着自己快要消散的虚弱灵魂,飘到那人尸体面前,将右手的中指缓缓的竖起,对他表达最后优美的国粹祝福。

……

诊所里,黄翠花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这死丫头,当初就不该给她读那么些书,读的眼睛都长天上去了,村里的好小伙看不上,非要为了个知青寻死觅活的。”

旁边的小儿子鲍贵听到这话撇了撇嘴,“妈,你还说呢,当初姐要追宋知青的时候,你还夸她眼光好,一眼就看中个最俊的。”

“哎!”黄翠花也很后悔,“谁能想到宋知青是这么个油盐不进的混小子呢?你姐长得好不说,还是咱村姑娘里,头一个高中毕业的文化分子,哪点配不上他个不知道啥时候能回城的下乡知青?”

“我姐在您眼里当然是千好万好,人宋知青在城里头什么姑娘没见过,我姐在他眼里充其量就是一个村姑。”

“你个死小子,你姐白疼你了!”黄翠花听到小儿子这么说恼火的很,抬手就要往他头上敲。

鲍贵正要抬手挡,余光看见病床上鲍芙眼皮动了一下,激动的大叫,“妈,我姐醒了。”

鲍芙是被黄翠花和鲍贵的对话吵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有些年代感的病房,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

“这是哪儿?”

“死丫头,你可终于醒了。”黄翠花看着鲍芙挣扎的要起身,怕她牵扯到伤口,连忙给鲍芙又摁回病床。

被黄翠花这一摁,鲍芙才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有些疼,扶着头问,“你是谁?”

“怎么连你老娘也不认得了?”黄翠花看鲍芙这样,有些慌张,快步走出病房喊医生过来看看。

鲍贵看着扶着头一脸迷茫的鲍芙,也跟着黄翠花一起出去喊医生了。

趁着黄翠花她们出去叫医生的空档,鲍芙捋了一下思绪,她现在脑子乱的要命,这个身体的记忆在她脑子里到处乱窜,她迫切想要弄清楚她现在的处境,明明就在刚刚她还在买房子,然后就被一个在高楼上想要自杀的男子给砸死了。

现在想起这件事,鲍芙都还是觉得生气,她奋斗了八年才凑齐房子首付,还没有来得及住进去,就这么被一个不想活的人给砸死了。

鲍芙只觉得心塞,有人轻易的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而她那么辛苦努力的活着,好不容易买了房子,生活有了一点盼头,就那么憋屈的死了。

还好老天长眼,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

 


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之后,鲍芙冷静的捋了一下这个身体里的记忆。

原身也叫鲍芙,是杏花村大队长家的女儿,今年刚满十八岁,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可惜为了个男人,又是绝食又是假装寻死的,最后真把自己的命给作没了,让她这个孤魂捡了个便宜。

现在既然她穿到这个姑娘身上,那么她会代替这个姑娘好好生活下去。

只是现在鲍芙苦恼的是,七十年代物资匮乏,基础温饱都艰难,有钱也不好使,买什么都需要票,出一趟远门还要村里打证明,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鲍芙光是想想就觉得脑瓜子嗡嗡的,刚想躺下休息,黄翠花就风风火火的带着医生护士过来了。

医生给鲍芙简单做了一下检查,确定鲍芙身体没有问题这才开口,“人醒了就好,身体各项检查没有问题,就是身子有些虚,回去补补就行。”

黄翠花看了看自家女儿迷迷糊糊的样子,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医生,你确定我女儿脑子没有问题吗?她醒来的时候都不认人!”

“脑部在受到外部刺激或者碰撞之后,刚醒来会出现短暂性失忆,这个是正常的。”

虽然医生说鲍芙这个症状是正常的,但鲍贵看自家姐姐这样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等医生走之后,伸出两个指头问,“姐,这是几?”

鲍芙:“……”

黄翠花把小儿子从病床边拉开,“你姐刚醒,别在这烦你姐,回家煮点粥送过来,你姐都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把小儿子支开之后,黄翠花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鲍芙,开口说道:“你个死丫头,就那么喜欢那个宋知青,为了他连你爹妈都不顾,要死要活的?”

鲍芙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对面的黄翠花没等她开口,又自顾自的说起来,“你呀就是年纪小,看见个俊的就走不动路,要我说宋知青除了一张脸好看,还不如我们杏花村的庄稼汉知道心疼人。”

“你看看,你为了他躺医院一天,那宋知青来看你一眼没有,就凭这,你老娘我就看出来这男人不值当嫁,丫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鲍芙点点头,深以为然。

黄翠花看鲍芙光点头不说话,以为她没听进去,“就知道点头敷衍你老娘,跟你说那么多,知道了吗?”

“知道了!”

黄翠花起身冷哼一声,“我不信,你知道个屁!”

鲍芙无奈,她是真的知道了,原身喜欢那个什么宋知青,固执认死理非他不嫁,她又不喜欢那个什么宋知青,更不会一头扎在一个男人身上。

为了向黄翠花同志表明忠心,鲍芙顺着之前黄翠花的话说道,“妈,我是真的知道了,宋知青这种除了脸好看,又不会心疼人,哪哪都不行的人,谁嫁给他,不是脑子进水了,那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鲍贵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她姐这句豪言壮语,有些尴尬的看着旁边的宋知青宋青山……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前脚还在背后说人坏话,后脚就被人抓包更尴尬的事情了。鲍芙恨不得把头永远埋在被子里装死,再也不伸出来。

宋青山把手里的饭盒递给黄翠花,“婶子,我带了一点鸡汤过来,你和鲍芙一起喝点吧。”

黄翠花讪笑着接过饭盒,有些不好意思,她刚才还在跟鲍芙说他的坏话,这会儿人家就送鸡汤过来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但回念想到,自己女儿如今还躺着床上,都是他害的,也就心安理得把东西接了过来。

“丫头,起来喝鸡汤了。”黄翠花拍了一下,躲在被子里头装死的鲍芙。

“我不饿,妈,你自己喝吧!”鲍芙是真的没脸,做不到刚说了人的坏话,现在还要当着人家的面吃人家的东西的事情。

黄翠花蹙起眉头,伸手扯鲍芙的被子,“昏了一天没吃东西,怎么会不饿,赶紧起来喝,等会儿鸡汤凉了都。”

“我真不饿,我想先休息一下。”鲍芙死抓着被子不松开。

“婶子,鲍芙没事的话,我就先回知青点了。”宋青山知道自己不走,鲍芙是不会起来吃饭的,便也识趣的告辞。

宋青山走了之后,鲍芙立马麻溜的起身下床,喝了一碗鸡汤。

原身本来就绝食了几天,胃里一点存货没有,火辣辣的烧的疼,一碗鸡汤下肚之后,鲍芙感觉胃里舒服多了。

喝完鸡汤,等鲍芙在诊所打完点滴,黄翠花就缴费带着鲍芙回家了。

……

到家之后,因着鲍贵之前回家一趟交代了,鲍家其他人早早把饭准备好,就等着黄翠花和鲍芙回来就吃。

一家子已经整整齐齐围着饭桌坐好了,还给鲍芙和黄翠花几人留了空位。

鲍芙几人落座之后,整个饭桌已经坐的满满当当了,几乎没有缝隙,让鲍芙颇有些震惊。

鲍家的人口在村子里不算多,但对于鲍芙这种21世纪的独生女来说,还算是多的。

除了昨天在医院看到的双胞弟弟鲍贵,鲍芙还有一个大哥鲍国安,大她整整十岁,早已经娶妻,还生了个闺女叫鲍娇娇,旁边坐着是他老婆王盼娣,是个可怜又有点可恨的女人,和原身之间向来就不对付。

主位上坐着的,则是原身的父亲鲍红星,是杏花村的大队长,一个看起来严肃,实则妻管严没有金钱自由,时不时还要向子女打秋风买点小酒喝的“一家之主”。

至于黄翠花女士,原身的母亲,那是这个家真正的“一家之主”,绝对的实权者。

“都开饭啊!一个个跟个尊佛似的,吃饭还要我叫吗?”见大家都不动筷,黄翠花也不客气,率先直奔桌上的硬菜,掰了一个鸡腿放到鲍芙碗里。

鲍贵紧随他妈节奏,立马将另外一个鸡腿掰到自己碗里啃了起来。

鲍芙看着自己碗里的鸡腿了,又看了一眼旁边盯那鸡腿半天的小侄女,将自己碗里的鸡腿夹到小侄女碗里,“妈,我不吃,给娇娇吃吧!”

“不行,你才从诊所回来,身子虚,不补一下怎么行!”说着又将鲍娇娇碗里的鸡腿夹了回来。

对于这种偏心的行为,黄翠花女士干的理直气壮,没觉得有半点不妥,还大有一副鲍芙不吃,她就动手硬塞到她嘴里的架势。

鲍芙没办法还是吃了,边吃边看到小侄女委屈的泪水和大嫂那不善的眼神,鲍芙算是明白大嫂和原身不合的原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