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坐等夫君原地去世

坐等夫君原地去世

西公瑾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这刚刚经历了死亡,本以为穿越之后能捞着个好身份,没想到竟差点被活埋!原主的恶毒奶奶、极品邻居统统都等着,大仇小恨,她迟早会一并清算,想她二十一世纪的知名企业家,怎能受这等窝囊气。

主角:乔依灵,郎乘风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依灵,郎乘风 的武侠仙侠小说《坐等夫君原地去世》,由网络作家“西公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刚刚经历了死亡,本以为穿越之后能捞着个好身份,没想到竟差点被活埋!原主的恶毒奶奶、极品邻居统统都等着,大仇小恨,她迟早会一并清算,想她二十一世纪的知名企业家,怎能受这等窝囊气。

《坐等夫君原地去世》精彩片段

天启国,北方边境的小镇。

月黑风高夜,月灵山林间,身形瘦削的老太婆正在埋尸。

“幸亏这死丫头病的跟纸片似的,要不然我还真搬不动!”田老太婆一边将女尸拽下坑,一边感叹着。

“唔——”乔依灵被摔得闷哼一声,头疼欲裂。

她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见一个三角眼,嘴唇薄,颧骨高的老太婆就在眼前!

乔依灵被吓了一跳,抬脚便向田老太婆踹去。

那力道又准又狠,田老太婆登时便被踹翻在地。

“啊——”她惨叫一声。

“你......你是人是鬼?”田老太婆顾不得去捂被踹疼的肚子,瞪着土坑里的人,吓得脸色惨白,身子不停的往后退。

闻言,乔依灵疑惑的垂下眼帘,看到了身上穿的粗麻布衣裳,一时间有些迷茫。

不对,这不是她!

“诈尸了,诈尸了!”田老太婆突然爬起来,年迈的老腿忙不迭的蹬着地,仿佛有鬼在追着一般跑远了。

乔依灵刚要起身,突然一阵头晕目眩,不属于她的陌生记忆一股脑向她袭来。

乔依灵恍然大悟,她穿越了!

穿越在古代农女乔依灵身上,而她刚才踹的那个田老太婆则是她的奶奶!

“奶奶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听话......咕噜咕噜”

“你个赔钱货还想赖在我家,家里这么穷全是被你这个瘟神给害的,去死吧你!”

原主的头被田老太婆摁在河水中,很快就停止了挣扎。

记忆中,原主正是被她的亲奶奶所杀!

天启国,天齐五十四年。

战乱初平,男丁稀少,天子令下,全民配婚。

年过十六而未婚的老姑娘皆由当地媒官进行指婚,过婚龄而不婚可是要坐牢的!

而被指婚的男丁皆是歪瓜裂枣老弱病残,只剩生育能力的老光棍。

这对被指婚的姑娘来说,可是莫大的羞辱。

在这样的政令下,男子娶亲不用聘礼,反倒女子嫁人得出嫁礼,想寻一个不要嫁礼的夫婿简直难上加难!

更别说,乔依灵是个体弱多病的主,村里人都知道她常年在药罐子里泡着,哪个冤大头会娶一个病秧子回家呢?

这也正是田老太婆要置她于死地的原因所在。

记忆中田老太婆可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原身还有个小妹,那年刚满五岁就被田老太婆卖给大户人家做丫鬟去了。

在田老太婆眼里,女娃娃的命就不是人命。

既然老天留她一条命,她就一定要好好活着!

打定了主意,她奋力爬出土坑,拖着虚弱的身子往乔家走去。

......

乔家。

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的田老太婆脸色惨白的走进堂屋,两手不停哆嗦,此时的她心乱如麻。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去哪了......”乔母拖着瘦弱的病躯从房里踉跄着出来。

刚才乔母得知女儿死了,当场晕厥过去,这会一醒来就找女儿。

一旁的乔父心疼的劝道:“春香,灵儿她已经咽气儿了,你别太伤心了。”

“我不信,娘,你把灵儿带到哪去了?你把灵儿还给我!”乔母爬到田老太婆脚边,扯着田老太婆的裤腿哀嚎。

田老太婆还没从诈尸的惊悚中回过神来,脚脖子突然一片冰凉,顿时骇得她头皮发麻。

低头一看,原是乔母正抱着她的脚,她一阵火大,一脚给乔母踹了出去。

“你个贱妇还敢跟我在这哭闹!要不是你生了这么多赔钱货,我们至于过的这么惨吗?!她死了也好,免得在家坏了我大孙子的运道,我大孙子将来可是要考状元的人!”

乔母本就病着,又被田老太婆一脚踢在门上,额头沁出虚汗,虚弱无力的趴在地上。

“春香!”乔父瞪大了眼睛,连忙冲过去将乔母扶在怀里。

“娘,您这是做什么?春香心疼孩子有什么错?”

田老太婆尖酸刻薄的冷哼一声:“好你个不孝子,我养你这么大容易吗?这种时候你居然向着外人说话!”

乔父刚想说话。

“嘭——”的一声响动,门被人从外面踢开。

屋里的人被这响动吓得一哆嗦。

“噗通”一声,田老太婆吓得直接从凳子上摔下去了。

乔父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口的乔依灵,探声问:“灵儿?真的是你?”

刚才他找郎中过来,郎中连探脉都没探,摇头说她死透了,现在她竟然活生生的站在这?!

乔母颤抖着拉起乔依灵的手,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灵儿,我就知道你没死,他们都说你投河自尽了,我是万万不信的。”

“爹,娘,我没有投河,是奶奶把我摁在水里,她要把我淹死。”乔依灵带着哭腔,抬手拭去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偷瞄了一眼乔父乔母的反应。

原主父母懦弱,她总得确定一下他们会为了原主做到什么份上,才好想以后的事。

“什么?!”乔父乔母异口同声。

“娘,灵儿说的是真的吗?!”乔父瞪大眼睛看向田老太婆。

田老太婆心虚的眼珠子直转悠,冲乔父嚷道:“你喊什么喊!这死丫头过了婚龄嫁不出去,还想让我家倒贴嫁妆?她若让官府抓去配婚,那可是一辈子的耻辱,我大孙子将来可是要考状元的人,家里怎么能有这种不遵守律法的人?”

听田老太婆这话是承认了,乔父眼睛猩红,大喝一声。

“娘!你怎么能这么做呢!我攒钱给灵儿做嫁妆就是,你怎么能对自己的亲孙女下这种毒手啊!”乔父是真的怒了,声音震天响。

田老太婆愣住,她的三个儿子里要说脾气最好,那非乔父莫属,今日还是头一次见乔父发脾气。

“你嚷什么?你话说的轻巧,你攒钱给她做嫁妆?说的好像你的钱不是我们乔家的钱一样!乔老三,你现在是翅膀硬了主意大了,都是这个贱妇教你的对不对?”

田老太婆指着地上虚弱的乔母,狠狠骂道:“就是这个贱妇天天挑拨你跟我作对是不是?我告诉你乔老三,今天要么你把她休了,让她带着这个赔钱货滚出家门,要么连你也一块滚!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田老太婆这是摆了个世纪大难题在乔父眼前,要老娘还是要媳妇?


乔父怔愣一瞬,一边是生他养他的娘,一边是为他生儿育女的妻,他不知该如何抉择。

正当乔父为难之际,乔依灵开了口——

“爹,奶奶这意思是要跟咱们分家呢。”乔依灵说的轻描淡写,可这话却让所有人都呼吸一窒。

分家?!

田老太婆没想到乔依灵会这样说,她并没有想跟乔父分家,只是想让乔父休了乔母,毕竟乔父在镇上做工还是有收入的,乔父还有两个儿子也是壮劳力,现在每个月都按时往家里交钱。

分家就意味着以后这些钱她都没得收了。

“谁说要分家了?你个贱胚子少在这里挑拨离间!”田老太婆朝着乔依灵就是一通吼叫,生怕乔父真的想通了会分家。

“不是奶奶自己说的吗?”乔依灵皱起眉头,一脸无辜。

“我爹若是不要亲娘,日后定会被村里人戳脊梁骨,说他不孝,若他休了我娘,也会被人说成不忠,唯一能两全的办法就是分家。”

乔依灵语气虽糯,可这一番话却将其中利害分析得透透的。

乔父仔细一想,对啊!分家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爹,娘,我们也同意分家!”门外传来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声音。

乔依灵闻声看去,是两位哥哥,乔大郎和乔二郎。

这二人上完工回来,已经在门外待了一会,将屋内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

“爹,既然奶奶这么容不下娘和三妹,那就分家吧,我跟大哥上工也有钱,养得起你们!”乔二郎拍着壮实的胸.脯道。

田老太婆瞪着一屋子人,气的伸出来的手指直哆嗦:“好啊,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想造反是吧?我告诉你们,只要我活着,老乔家就没有分家一说,只有净身出户!”

见田老太婆完全舍了脸,乔依灵也不跟她客气:“奶奶,这事儿即便闹到官家那里,你也讨不到好处的。”

她勾起唇角,循循善诱的开口:“若此事传扬出去,大哥哥以后还能考状元吗?状元郎的奶奶为博名利杀害孙女,也算是奇闻,大哥哥若因此事而毁了科举之路,你猜猜,大哥哥他会不会恨你呀?”

她口中的大哥哥,正是乔老大的儿子乔元飞,被田老太婆一口一个大孙子叫着的那位。

田老太婆天天幻想着乔元飞能考上状元带着她飞黄腾达吃香喝辣,一听这话,心里自然害怕。

关系到大孙子仕途的事情,她不敢赌。

田老太婆气势一弱:“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把爹爹和哥哥这些年挣下的都还给我们,我们三房今天必须分出去!”

这些年乔父挣的钱全让田老太婆拿去贴补大房和二房,就连乔元飞读书的钱都是乔父出的,既然田老太婆如此得寸进尺,那今天就好好算总账。

田老太婆心下一凛,那可都是她攒给大孙子考状元用的,怎么能分给这死丫头呢。

她一双泛着贼光的眼睛提溜溜的转,很快,计上心头:“好,我去给你拿就是。”

乔依灵看着回屋拿银钱地契的田老太婆,眼皮一跳,这老太婆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

她眼眸微眯,想起什么,转身对乔大郎耳语一番。

乔大郎会意点头,出了乔家,消失在夜色中。

很快,田老太婆带着银钱和地契回来了。

乔依灵大手一挥,从田老太婆手中夺过,转身和乔父乔母一起合计去了。

田老太婆紧盯着乔依灵的背影,眼神里沁出恶毒的凶光。

拿吧拿吧。

再多拿点。

反正也没有外人做见证,到时候就说这全是他们偷去的!

拿的越多,判的越多。

这死丫头最好这辈子都在牢里待着!

哦不,最好直接死在牢里!

突然,院子里传来乔大郎的声音。

田老太婆正不爽呢,她不管三七二十一,走到门口朝院子里高声骂道:“你娘了腿儿的,这么晚了吵什么吵!”

院里的冯村长一听这话,脸登时就黑下来了,沉声道:“老嫂子,是你家乔大郎说家里有事要我帮忙,这才请我过来的,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人呢?”

田老太婆一怔,这才看清院里的人是冯村长。

她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立刻换上谄媚的笑脸:“哎呦是冯老弟呀,这什么风儿把你给吹来了呦,来了也不赶紧进屋,在院子里站着作甚!”

乔依灵一听冯村长来了,立刻笑脸盈盈道:“村长伯伯,我大哥叫您来是想请您帮忙见证分家的事,奶奶对我们可好了,生怕我们分家以后会饿肚子,给了我们这么多银钱和地契呢,是吧奶奶!”

田老太婆脸上笑意瞬间僵硬,看着她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登时一口老血涌上喉头,差点没被气的吐血!

这死丫头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就会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田老太婆被气得天灵盖生疼,却又不得不回答:“是,是。”

看着乔依灵手里那一沓地契和银两,田老太婆脑瓜子嗡嗡的,扶着旁边的门框才勉强站得住。

那可都是她给大孙子考状元留的钱啊!

她现在恨不得上前揪住那死丫头一把搓烂!

突然,一记灵光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奸诈的贼光。

敢得罪她,那死丫头就等着遭殃吧!

......

跟田老太婆分完家后,乔家人回到破旧的小土屋。

待乔家人都睡着,乔依灵回到房间。

她坐在床上,收敛心神,沉入识海,突然穿越过来,她得去看看空间现在是什么情况。

乔依灵一进空间,入目所及一片荒芜。

怎么回事!

她空间里的百亩灵田呢?

她囤放在空间里的货物呢?

她那流水潺潺的灵泉呢?

怎么都没了!

她前世因灵泉空间成了知名企业家,各行各业都有涉及,有很多物资都是直接存放在空间里的,原以为穿越后能继续沿用,没想到空间里什么都没了。

沮丧之时,她忽然发现空间的土地外围有一层白白的雾气,透过白雾,隐隐约约能看见有些食材。

奇怪,难道说她先前放在这里的东西还在这里,只是在白雾的隐藏下她看不到?

那要怎样才能让原来的这些东西显现呢?

为了寻找空间升级的规律,她决定以后每天都进来一趟,观察空间的各种变化,直到摸清规律为止!

......

翌日。

乔家三父子离家上工。

乔依灵和乔母正在院里洗碗,突然冲进来四个穿着缁衣的官差。

乔家向来老实,从不招惹是非。

乔母也是第一次见到官差上门,被吓了一跳,上前问道:“官爷,您几位来此有何贵干啊?”

几个官差趾高气昂,根本不把一介草民放在眼里,牛气轰轰道:“我们接到举报,乔依灵已过婚龄却不成亲,我等奉县令大人之命前来缉拿,来人啊,把乔依灵抓住,带回衙门候审!”


乔母拖着病弱的身子挡在乔依灵身前,跟官差求情:“官爷求你行行好,再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已经在找媒人了,再过些时日我们一定让闺女成亲。”

“少说这些托词,尔等速速闪开,否则别怪刀剑无眼。”

两个身强力壮的官差将乔母推到一边,抓着乔依灵的的胳膊别在身后,押着她就往外走。

两只胳膊处传来的疼痛让乔依灵不禁皱眉,就在快要出院子的时候,她一抬头,看见官差后面还有个干瘦的身影,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讥笑。

不是田老太婆又是谁。

......

村头大柳树下。

几个婆娘凑在一起嚼舌根。

“哎,郭嫂子,我看那官差抓的好像是乔家的闺女啊,他们家不是跟你们家有婚约吗?”

郭婆娘体态肥硕,屁股上的肉从马扎下溢出来,马扎被压得吱呀吱呀响,只见她手里捧着瓜子,悠哉悠哉的磕着。

听到旁人提到郭乔两家的婚约之事,她一抖脸上的横肉,高高在上道:“我早前就跟乔家说了,只要他们出的起九两嫁妆,我就让我家洪福去提亲,结果乔家那帮吝啬鬼连这都不肯出,要我说,乔家能有今天纯属活该!”

郭婆娘远远看着官差摁着乔依灵的场面,心里可痛快了。

她等的就是这天,她就不信乔家能眼睁睁看着乔依灵去坐牢,不想让乔依灵坐牢,那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出了那九两嫁妆嫁到他们郭家去。

一想到马上要有九两银子的进账,郭婆娘心里就激动的很,嗑瓜子磕的更起劲了。

“唉,这九两银子也太多了些,咱们村嫁女大多数都只出二两银子的嫁礼啊。”有人听不下去,说了句公道话。

郭婆娘翻了个白眼,呛声道:“那也得看看嫁的是什么人,我家洪福可是读书人,书院的先生都夸他聪明,将来可是要科举走仕途的,能嫁到我家来,那是她祖坟上冒青烟,九两银子还便宜她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番,就郭洪福那不争气的赌鬼还能考上状元?若真如此,那这状元得多不值钱啊。

大家虽然心里这样想,可谁也没开口。

谁不知道郭婆娘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泼赖,谁闲着没事敢去招惹她啊。

......

官差押着乔依灵朝村口的方向去。

乔依灵额头沁出一层薄汗,原主的底子本来就弱,此时已经有些体力不支。

“老冯,不是我说,这人伤成这样了,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卷张草席给他扔了吧。”

路旁有几人正在争辩什么。

乔依灵扭头看见其中有一人就是昨晚帮忙分家的冯村长和其儿子冯海峰。

只见冯村长蹲在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身边,面上有不忍之色。

“老王,可这好歹是一条人命,我试着还有气呢,你想想办法救他一命呗。”

“是还有气,可也只剩这么一口气了,你没看他浑身没处好地方,而且身中奇毒,不出三天,此人必会毒发而死啊,我说老冯,你听我一句劝,别揽这种晦气事。”

“可是......”

乔依灵只听到这么寥寥几句就被官差押着往前走。

“哎呦,这不是乔家的闺女小灵吗?”村口大柳树下传来这么一句。

乔依灵余光瞥过去,入目是一个浑身赘肉的肥婆,眼熟的很。

她迅速在原主的记忆中搜索一番,才想起此人是郭婆娘。

原主幼时曾与郭家定下婚约,后来因原主体弱多病,偶有抽搐,郭家便在村里传扬她是恶鬼投胎,败坏原主名声,还说幼时的婚约只是玩笑话做不得数。

说起来,原主嫁不出去还有郭家的“功劳”呢。

“小灵啊,你身体这么弱,在牢里待着不是等死吗?大娘可不忍心看你遭这罪,要不这样吧,让你娘给我送九两嫁妆,我这就让洪福去你家提亲,怎么样啊?”

郭婆娘佯装好心的开口,一边说,一边往外吐着瓜子皮。

周围那一堆婆娘里有人跟着附和——

“是啊小灵,出九两银子也比被抓去坐牢强啊。”

“钱财乃身外之物,让你爹娘别把钱看的那么重,钱哪有命重要啊。”

郭婆娘一听有人附和,更是得意了,连身上的肉都跟着颤三颤。

看着郭婆娘这得意的样子,乔依灵唇角一勾:“多谢郭大娘的好意。”

郭婆娘乐的摇头晃脑:“你知好歹,识抬举就好!”

乔依灵敛下神色,蓦然停住脚步。

“你搞什么?给我麻利点的走,别磨蹭!”官差们不耐烦推搡道。

“我想问官差大人一个问题,是不是只要我找到人成亲,就可以免去牢狱之灾?”乔依灵仰头看向领头的官差。

官差只当她在做无畏的挣扎,敷衍道:“对,是这么回事。”

乔依灵淡然一笑:“我找到人成亲了。”

听到这,郭婆娘心中大喜,激动的一拍大.腿便从马扎子上跳起来,脸上横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灵啊,大娘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这样就对了,我家洪福将来可是要考状元的,到时候你可就是状元夫人,想想以后的荣华富贵,现在你们家出九两嫁妆啊,不亏!”

郭婆娘喜滋滋儿的解下腰上的钱袋,已经准备去乔家装银子了。

官差看了眼兴奋的郭婆娘,又看了看成竹在胸的乔依灵。

“你要跟谁成亲啊?”

“他。”乔依灵毫不犹豫的抬手指去。

郭婆娘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手里的钱袋子被风吹落在地。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下巴惊掉一地。

众人议论纷纷——

“奇怪,乔家闺女什么时候跟村长的儿子凑一起了?”

“之前也没听说这俩人有什么来往啊。”

而被乔依灵指着的冯海峰更是一脸懵逼。

他面色慌乱,有些不知所措的指着自己:“我?灵妹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乔依灵无奈一笑,往旁边扬了扬手道:“不好意思啊海子哥,麻烦让一让。”

冯海峰一脸懵逼的让开,众人再重新朝乔依灵手指的方向看去——

“嘶——”众人倒吸凉气。

“这——”

“她是疯了吗?”

乔依灵所指的人正是那个浑身是血,被王郎中诊断活不过三日的男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