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越之废柴娘亲要翻身

穿越之废柴娘亲要翻身

烟雨芳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成无法感知玄力的废柴,身边的魑魅魍魉,接连挑衅,都拿她不能修炼说事。凤非染表示时机未到,她是不会告诉别人,自己修炼实际上是为了掩盖她的真正实力。意外惹上大佬王爷,一番调查后才得知男人竟是自家娃的亲生父亲。

主角:凤非染,龙九渊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非染,龙九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之废柴娘亲要翻身》,由网络作家“烟雨芳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成无法感知玄力的废柴,身边的魑魅魍魉,接连挑衅,都拿她不能修炼说事。凤非染表示时机未到,她是不会告诉别人,自己修炼实际上是为了掩盖她的真正实力。意外惹上大佬王爷,一番调查后才得知男人竟是自家娃的亲生父亲。

《穿越之废柴娘亲要翻身》精彩片段

“贱人,胆敢看不上本皇子,那你这双眼睛也就不必要了!”

“唔……嗯?”

一股燥热之意在体内涌动,凤非染蓦然睁开凤眸,一阵剧烈的疼痛从眼眶处传来,视线一片血红。

怎么回事?

她的眼睛被毁了?还被人下了药?

呵,这是天晴了,雨停了,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觉得自己又行了?

她,凤非染,凤族唯一的公主。

一界神主的母亲早在她出生之后没多久,就知道了她命中会有一劫的消息。

这些年,凤族每天都在拼命筹备,为的就是能够让她平安度过这次劫难。

她本来没放在心上,只是不想辜负父母的心意,所以就无聊的等候在七七四十九层阵法之中,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贱人,酒里的东西发作了,受不了吧?想要的话就自己跪下,说你自己是母狗,求本皇子宠爱你!”

凤非染思绪未平,就听到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敏锐的感知中,有个人正伸着手要扯她的衣服。

“放肆!”

凤非染眉心一紧,身体下意识的反击,抬脚便踹了过去。

下一刻,伴随着一道抛物线……

“嗖!砰!”

三皇子龙靖宇感觉胸口像是被巨石撞到,一阵巨力传来,而后整个人宛若断了线的风筝,飞跃半空,重重的撞在了房间内的柱子上。

他惊恐的抬眸,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连个“救救我”都没来得及喊,就直接晕死了过去。

凤非染轻轻地眨了下眼睛,双目的刺痛感更浓,视线也越发的模糊。

她往床边一按,然后轰的一声,实木喜床顿时变成了木头渣渣。

穿越而来,这幅身体承受不住她过于强大的凤魂,力量彻底的失控了。

与此同时,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之中。

这幅身体也叫凤非染,大雍朝永安将军嫡女,在一场宴会上被表妹沈青黛算计,失足跌落在三皇子的怀中,被所有人认定主动勾引、攀龙附凤,以至于名声受损,被皇帝赐为三皇子侧妃。

原主瞧不上三皇子心思诡谲、百般算计,终于在沉寂了两个月之后决心主动解除婚约。

却不料三皇子根本不愿意放弃永安将军这样的助力,竟然强行给她灌了加料酒,要生米煮成熟饭,还弄瞎了她的眼睛,嘲讽她有眼无珠!

“渣渣!”

她的力量太过强大,从小娘亲就告诫她,对人,能动嘴就别动手。

可渣渣怎么能算是人呢?

尤其还是龙靖宇这样的集渣之大成者。

凤非染裹挟着一身怒气起身,迈步向前,想去看看渣渣死了没有,结果一脚踩入了青石地板中。

……

凤非染眸光微敛,红唇一动,露出了一抹满是清寒的懒散笑容。

呵,真好,看来时空管理局的人真是没学乖啊。

上一次娘亲掀了那里的房顶,这一次她回去,把剩下的围墙也拆了吧。

她只能这样‘真’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了龙靖宇的身边,借着模糊的影像,抬脚对着渣渣踢了踢。

“喂,渣渣!”

结果视线太过模糊,本来想踹渣渣的胸口,结果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

这……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她。

龙靖宇是被疼醒的,感觉像是有马车在他脸上碾过,耳朵阵阵嗡鸣,下颌骨更是剧痛不止。

他看到凤非染凑近的脸,眼底一阵厌恶,张嘴就要怒斥,结果,两颗掉落的后槽牙咕噜噜滚了下去,直接卡住了他的嗓子眼。

“嗬嗬……救……”

凤非染眉心一皱,好歹是个皇子,直接噎死了还是很麻烦的,更何况,这人如此之渣,死了也太便宜他了。

想着,她抬脚踩在了龙靖宇的胸口上,想要用气息帮他将喉咙里的牙齿给推出来,结果手指刚刚用力,只听到一声:

“咔擦……”

胸骨塌陷下去一块。

凤非染抬眸,和默默喷一血的龙靖宇相对无言。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故意的。”

“嗬……嗬嗬……”

这贱人不是不能修炼玄力的废柴吗?

而他已经是高阶玄士,怎么可能被她伤成这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靖宇满是仇恨的盯了凤非染一眼,震惊还没完全展开,便两眼一翻,彻底的晕死了过去。

此时,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上,是门外的护卫听到了动静,正在紧张询问。

“王爷?发生了何事?”

凤非染微微眯了眯凤眸,体内的媚药不断发作,怎么都克制不住。

与此同时,凤凰真火在体内燃起,开始改造这幅身体,让她的灵魂彻底融合,点点暗红色的流光在眼底流淌,让她的视线越发的模糊不清。

融合需要时间,她视线不清,加之媚药难解,必须找个地方藏身。

微风从窗口吹拂而来,带着阵阵荷香。

凤非染不再犹豫,扯下窗棂,控制着自己的力气,朝着不远处的池塘跳了过去。

好在她这次控制的还不错,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成功的落入了水中。

此时正值夏季,池塘里种满了荷花,片片莲叶接连,微风一吹,簌簌作响,很好的帮她掩饰了身形和游水的动静。

凤非染一路游在桥底躲藏好,这才露出水面,轻轻的呼了口气。

周围凉凉的池水缓解了她体内的药性,让她整个人舒服了很多,结果还没等她将气息喘匀,脖颈处突然被抵上了一把冰凉的匕首。

“别出声!”

一个结实的胸膛靠在她的后背上,炙热温度透过绡纱传到后背,滚烫的惊人。

嗯?

一个落单的男人?


凤非染忍不住再次扬了扬眉梢,又在心里给时空管理局记了一笔黑账。

她正想着把人敲晕了逃走,没想到身后的男人出了声。

“别动!”

伴随着低沉的呼吸声,滚烫的呼吸喷吐在了她的脖颈边,那呼吸中透露着一股独特的冷香,好闻的近乎惑人。

而那声音更是低沉磁性,宛若金玉之音,顺着耳廓传入心底,撩拨的人耳朵发麻。

嘶!

声音这么好听的小哥哥,自己怎么能敲晕人家呢!

凤族,人人都是颜控,不过她身为凤族公主,当然要与众不同,除了颜控晚期之外,还声控。

别问,问就是公主病。

凤非染微微的缩了缩脖子,白皙的脖颈蒙上了一层红晕。

这个小哥哥闻起来、听起来都是如此的合她胃口,而她体内药效未解,这就巧了么不是?

只不过,她的力量现在控制不住,若是给小哥哥捏出个好歹来,那就是罪过了。

“小哥哥……”

凤非染一边开口,一边控制着自己的力气,以最小的力道朝着身后的胸膛微微一靠。

这样的力量,应该不至于将人撞死吧?

下一刻,肩膀便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死死地捏住,低沉的声音带着些恼怒。

“别、动!”

男人垂眸打量着背对着他的少女。

少女身量纤细,削肩细腰、墨发如云,穿着一身精美的红色绡纱琉璃裙,看不清容貌,只露出小半截白皙细腻的脖颈,沾着点点晶莹剔透的水珠,凝玉一般的惑人心魄。

男人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只觉得药效发作的更加厉害,让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

偏生在个时候,这少女竟然轻轻的靠近了他的怀里。

温软入怀、娇若无骨。

该死!

凤非染见男子没有反应,微微睁大眼睛,再次加大了一点点的力气,朝着身后撞过去。

“都说了,让你别动!”

低沉的声音沙哑,带着一股压抑不住的躁意。

凤非染心中惊讶,身后这个男人好像不怕她的力气,这就是缘分?

想着,她抬手在匕首上一捏,精钢打造的利刃顿时变成了麻花,她转过头去,利用模糊的视线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嗯,能看出来,是个人形!

凤非染刚要出声,结果桥上骤然传来喧哗之声。

“快找,凤非染刺杀三皇子之后逃走了,一定要把人找到!”

“太凶残了,凤非染踩断了王爷的肋骨,还把王爷的牙掰下来,塞到了他的喉咙里,如此恶毒之人,一定不能让她跑了!”

男人也听到了议论之声,目光不由得落在身着红衣的凤非染身上。

凤非染?

凶残?

凤非染轻轻眨动了一下水润的双眸,满脸的单纯无辜。

她除了力气大了那么亿点点,本性还是很温柔的,比如拧渣渣脑袋,她从来都是一下拧掉,从不会拧两次,让人感受过多的痛苦。

“看看桥底……”

听到这句话,凤非染心头一紧,本以为会暴露,却不料,一阵惊呼突然响起。

“等等,你们快看天上!”

此时,长风浩荡,驱逐阴云,阴沉的天空眨眼间恢复无垠湛蓝。

紧接着,一道紫气滚滚而来,裹挟着艳丽的红霞,骤然铺满了整片浩瀚的天空。

各色的飞鸟惊起,在云霞之间翻飞盘旋,悦耳的鸟鸣响彻天际,宛若有仙音从天而降。

骤然而起的天地异象,引得京城百姓满目惊异,随即长跪不起。

凤非染耳尖微动,心中暗道一句不好。

凤魂融合,她体内的灵力却空空荡荡,无法压制凤魂,导致气息外露,竟然把百鸟招来了。

万一鸟儿靠近,她岂不是暴露了?

凤非染连忙凝聚灵力,拼了命才挤出一丝,压制住凤魂气息的泄露。

空中,本来要往三皇子府而来的飞鸟凝滞了下来,像是失去了目标一般。

“我……唔……”

凤非染松了口气,刚一开口,一股热意涌了上来,身体一软,低声嘤咛一句,直直的跌落到了男人的怀中。

那个渣渣给她下的什么药,怎么被凤凰真火一催化,发作的越发厉害了。

男人身上独特的冷香传入鼻尖,仿佛一股冰凉、清冽的甘泉,缓解了她被凤凰真火改造身体时的痛楚,让她有种在沙漠中行走了三日,终于遇到绿洲的喜悦。

凤非染抬起头,半截身体沁在水中,墨色的发丝和红色的衣裙泅开,披散在她身后,绝美的面容上,弧度优美的凤眸中雾气氤氲,仿佛专门食人魂魄的水妖。

“小哥哥,你成亲了没有?”

她是只有原则的凤凰,即便现在处境艰难,也要问清楚再说。


娇软的身躯主动投怀送抱,男人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腰肢,只觉得那细腰不盈一握,一时失神,竟答了她的话:

“没有。”

凤非染眼神一亮:“那你有妾室没有?”

“……也没有。”

男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有耐心,可对上那双眼睛,身上一贯的寒意和防备,就消散的无影无踪,怎么都凝聚不起来了,甚至还有点想……

男人的目光落在女子粉嫩的嘴唇上,她若是再聒噪,那他可就要……

“小哥哥,你该不会是有什么暗疾吧?比如……不举?”

凤非染心中紧张,这胸膛的手感很不错,往下摸着腹肌还很诱人,可却过的如此之寡,多少有点不正常啊。

男人眼底骤然闪过一抹怒火,随即将她的腰肢握的更紧,只觉得胸膛处的小手在点火。

“你……”

“你想让我帮你试试是吧?好的呢,小哥哥,只要你不介意。”

凤非染抬手揽住他的脖颈,径直贴了上去,以唇封口,直接堵住了他滚烫的呼吸。

“你……”

“唔,现在介意也来不及了……”

只要抢话抢的够快,对方就没有拒绝的机会。

男人只感觉轰隆一声,脑海中的苦苦维持的清明刹那之间消散。

他从未对女子有过欲念,可现在只是气息交融、双唇碰触,就让他心神震颤,几乎溃不成军,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说他不举?

那他今天就证明给她看。

男人揽住凤非染,想要反客为主,结果下一秒,就被一双冰凉的小手按在了桥墩上,死死地压制住,再也动弹不得了。

“小哥哥,别乱动,我会轻一点的。”

……

浩瀚的云霞染红水面,宛若有焰火在水中燃烧,荷叶摇动,水波微漾。

过了许久许久。

等一切结束,凤非染被药性支配的理智终于回归,纤纤玉手在男人身上摸了摸,咳咳,这小哥哥的衣服不知道去哪里了,光着也不知道凉不凉。

“那个……小哥哥,你放心,既然你已经失身于我,我肯定会对你负责的。”

等她恢复,拿出须弥介子里的宝物,送给他一件,保佑他本人长命千岁,家族万代永固,也算是报答了吧。

失……失身?

男人挣扎了一下,只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结果那双瞧着柔弱无骨的玉手仿佛有千钧重,让他怎么都动不了,反倒是因为情绪激动,俊美的面容微微泛红。

凤非染感觉手底的要挣扎,连忙用了一点点力气,将人死死按住。

“小哥哥,你别怕,我不是什么好人……”

男人体内其他的毒性压制不住了,张了张口,一口污血吐了出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小哥哥?”

听到动静,凤非染一愣,抬手将人抄了起来,摸索着的给他诊脉,发觉他竟然是中毒了。

还好。

不是她把人弄成这样的。

凤非染想了想,眸光微动,一手捞着人,一手放入口中咬破指尖,挤出一滴血,喂到了男人嘴里。

她是凤族公主,娘亲为了帮她压制过于强大的力量,这些年给她喂了许多的丹药,以至于她的血可以解百毒,同时也能够让喝了她血的人延年益寿、百毒不侵。

虽然现在凤凰真火还没有将身体改造完毕,但解解毒还是没问题的。

“小哥哥,你帮了我,我救了你,从此以后我们就算两清了。”

在水中泡到两个时辰,外面搜寻的声音已经彻底安静。

凤非染仔细听了听,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扛着依旧在昏迷的男人出了池塘,摸索着靠近围墙,抬脚跳了出去。

解开了药性,她的思绪恢复了清晰,对力量的控制也精准了许多。

这次只需要从地下拔出脚踝,也算是有了不错的进步。

此处是一个死胡同,夜深人静,唯有小虫的清脆叫声。

她走到角落,将肩膀上的男人放到了墙角,再次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男人的容貌,奈何还是看不清。

算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小哥哥,拜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