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宫夫人更暴躁

宫夫人更暴躁

夏小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不得已的苦衷,傅小珊爬上了宫宇行的床,一夜之间,她便多了个总裁夫人的身份。三年之后,宫宇行的前任回来了,傅小珊才知道自己不过是连替身都算不上的土狗罢了。本想着默默的离开,奈何宫宇行不放手,这让傅小珊着实摸不透男人的心思了。

主角:傅小珊,宫宇行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小珊,宫宇行 的武侠仙侠小说《宫夫人更暴躁》,由网络作家“夏小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不得已的苦衷,傅小珊爬上了宫宇行的床,一夜之间,她便多了个总裁夫人的身份。三年之后,宫宇行的前任回来了,傅小珊才知道自己不过是连替身都算不上的土狗罢了。本想着默默的离开,奈何宫宇行不放手,这让傅小珊着实摸不透男人的心思了。

《宫夫人更暴躁》精彩片段

餐桌前,傅小珊正坐在高脚椅上,一脸幸福的吃着酸梅。

一边吃,一边掰着手指头认真的自言自语:“最近连续好几天早晨都会干呕,例假又推迟了半个月,我会不会是有宝宝了?”

想到这,她开心的从口袋掏出手机。

正当她准备联系家庭医生时,一阵叮叮声恰巧传来。

【您有一条来自陌生人的视频信息——】

“哇,现在垃圾短信都这么先进了吗?让我看看这是卖什么的。”

傅小珊满脸惊奇的赞叹着,她期待的搓搓小手,点进视频。

然而下一秒,她白皙的手指僵硬的悬在屏幕前,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视频中的两个人,是他的老公宫宇行,和一个长相清纯的女人。

那人她再熟悉不过,是差点和宫宇行结婚的前任女友,伊畅。

“宇行,我记得你最喜欢这家店的提拉米苏了。”

视频里,伊畅捏着精致的小勺子,深情款款的喂了自己老公一口蛋糕,而另一只手若无其事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视频至此戛然而止,幽黑的屏幕上出现一行小字:

“祝您与宫先生新婚一周年快乐,了了薄礼,不成敬意。”

傅小珊顿时觉得呼吸不畅,头晕目眩。

她一个重心不稳从高脚椅上摔了下来,结结实实的磕到了一旁的柜脚。

“田阿姨,田阿姨!帮帮…”

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她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剧烈的颠簸,让昏迷中的傅小珊恢复了些许意识。

“头,头好晕,不要…”

她本能的想摸摸自己的头,可眼下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眼皮更像是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她痛苦的吸了吸鼻子,空气中满满都是消毒水的刺鼻味道。

这个味道反而让她感到一丝安心,僵直的身子也渐渐放松下来,想来自己应该是被送到了医院。

正当要沉沉睡去时,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是宫宇行。

傅小珊挣扎着抬起沉重的眼皮,寻找声音的源头。

“宇行…宇行…”

她用一丝微弱的气息喊着,使出全身力气,满怀希望的抬起头。

眼前,护士正推着她的担架车。

可是她心心念念寻找的男人,并不在她身边。

反而是坐在门口的救护车上,怀里搂着眉头微颦的伊畅。

那张平日带些凶相的面庞,一扫往日的戾气,反而写满了温柔和体贴。

两人亲密无比,越靠越近。

他甚至拍着伊畅的肩膀,一遍遍的宽慰:

“不会有事的。

别担心。”

你有我在。”

傅小珊气的身体微微发抖,仿佛坠落了万丈深渊。

她无力的闭上双眼,在摇晃中被医护人员转送至病房。

直到输上营养液,身体才勉强有了些力气。

她用纤细的胳膊支撑着自己,缓缓坐了起来。

不对!

她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是摔倒了才进医院的。

那孩子呢?

孩子会不会受伤?

傅小珊急切的摸向自己的小腹,猛的抬起头,慌张的望向常驻一院的家庭医生。

“唐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她想要这个孩子很久了。

因为比宫宇行大两岁,她一直很担心自己的身体会日益老去。

所以,她比谁都希望可以尽快承担起一个妻子的责任。

“我的孩子,他没事吧?”

“孩子?什么孩子?”

唐医生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向傅小珊。

她紧张又慌乱的推了推眼镜,藏起眼底的一抹狠毒:

“是这样的太太,你最近是不是会觉得头晕,恶心?”

傅小珊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连连点头。

“是不是肚子微微隆起,还爱吃酸的?”

傅小珊的头上下晃动的更快了。

“扑哧”唐医生突然笑了出来,周围的小护士也都捂着嘴巴笑出了声。

“太太,结合B超结果看,您这个症状是积滞”唐医生憋着笑,耐心的解释着。

“积滞?”傅小珊一脸迷惑,完全听不懂这么高深的医学术语。

“就是平时吃太多,少吃点就好了。”旁边的小护士脱口而出,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傅小珊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她觉得自己的脸在烧,脚趾更是尴尬的抠出了三室一厅。

明明例假已经推迟了半个月,又时常恶心甚至干呕。

本以为会有一个可爱的宝宝。结果没想到,自己竟然闹了这么大的笑话。

“孩子会有的,不急。”唐医生安慰道。

听到医生的话,傅小珊慢慢平静下来,脸色也缓缓恢复正常。

没有孩子吗?

她用手无助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没有也好。

总不能让宝宝出生在一个这样的家庭里。

如果孩子亲眼看着父亲出轨,作为母亲的她,也不会比孩子好受半分。

耳畔,唐医生温柔的呼唤打断了她繁杂的思绪。

“太太,太太?

您的肠胃功能紊乱,日常要注意保养。不然会有严重后果”

傅小珊懵懂的点了点头。

唐医生抿着嘴,望着傅小珊的肚子,似乎欲言又止。

她的眼底划过一丝无人察觉的阴鸷,片刻后,又恢复如常。

“太太,报告打印后,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您先生呢?”


我先生?

他可能正担心的抱着其他女人吧…

傅小珊的眼中缓缓升起一片雾气。

但她不想被人看不起,紧紧咬着下唇,不让眼泪落下来。

“都给我让开!”

门突然被直接推开,吱吱作响,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门口望去。

那人正是宫宇行。

他快步走到傅小珊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怎么搞的?”

仰视着这个高大的男人,傅小珊心里满是委屈。

这是关心吗?

听起来怎么更像是指责?

她仔细的瞧着,可那张冷峻的脸上,确实找不出真心实意的关切。

甚至,还藏着一丝不耐烦的影子。

不,不会的。

她慌乱的宽慰自己,可早上那个视频却拼命往她的脑海里钻。

她无法控制,满脑子都是他和伊畅吃甜品的模样。

是他在医院搂着伊畅的肩头,温柔的安慰伊畅不要怕的样子。

每一帧画面,都化成一把利刃,扎得她眼眶微红,鼻头发酸。

傅小珊无助的蜷缩起身体,双手用力抱住头,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看到这副模样,宫宇行烦躁的伸出手,想把她拽到怀里:“别哭了,说话。”

不料,倔强的傅小珊甩开了他,只留他的胳膊尴尬的悬在半空。

一旁的医生和护士见状,互相使了使眼色,非常识趣的离开了病房。

门外,护士的声音很小,却还是飘进了傅小珊的耳朵里:

“唐医生,你猜我在哪看见了宫先生?

居然在一位姓伊的小姐身边!哈哈!

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压低的声音难掩对八卦的兴奋。

每一个小小的音调,都让傅小珊心里疼的发抖。

作为宫宇行曾经的助理,傅小珊对他一直百依百顺。

哪怕宫宇行脾气不好,偶尔做事幼稚,她都不在乎。

毕竟婚姻里,总有一个人要包容些。

可为什么,她无尽的体谅换来的居然是无情的背叛?

又凭什么,在这种事情上她也要如此忍气吞声,忍受被旁人的嘲笑?

她颤抖着开口:“我受伤的时候,你在谁的身边?”

“伊畅,怎么了?”

傅小珊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宫宇行的脸上居然一点惊讶的影子都看不见。

甚至,他居然满不在乎的挑了挑眉。

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已经光明正大的找小三了吗?

他是怎么做到丝毫不在乎自己情绪的?

一丝体面都不给自己留。

就连最后一点可怜的幻想和自尊都被无情的戳破。

她的手紧紧抓着床单,身体因为用力而不自觉的发抖。

“小珊,虽然我以前很喜欢她,但是…”

“那我呢?“

三年的感情,难道我只是你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吗?”

眼泪无声的从眼窝滑落至面颊。

她的指尖揉作一团,紧紧揪着自己的领口,不让自己发出呜咽声。

就在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宫先生”

房门处,唐医生毕恭毕敬地叫道。

“您的核酸还未出结果,请您移步观察室等候。”

末了。唐医生又瞟了一眼床上的傅小珊,不忍心的补了一句。

“为了您太太的健康。”

宫宇行毫不犹豫的直起身来,没再看病床上的人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傅小珊眉眼低垂,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未干的泪珠。

她身子向下滑落,整个人缩进被子里,终于忍不住呜呜的哭出声来。

病房外,宫宇行拿着检查报告单神色凝重。

“唐凌,我雇你做家庭医生不是为了让小珊受伤的。”

唐凌害怕的低着头,吓得大气不敢出:“是我的疏忽,宫先生。”

“我警告你,小珊如果再出任何问题,你就从我家里滚出去。”

“是,我知道了。”

“说吧,小珊是怎么回事?”

“您太太是惊吓过度,摔倒的时候又撞到了头。

宫先生,我不清楚你们夫妻间的事,但您太太最近身体不好,身为您的家庭医生,我劝您最好还是让她开心些吧。”

说罢,唐医生紧张的扶了扶眼镜,嘱托一般一字一句道:“如果您太太回家后有任何不适,及时来复诊。”

宫宇行点了点头。

脑海中全是傅小珊哭红的双眼,让他心烦意乱。

片刻后,他拨通了助理张浩的手机。

“宫先生,有什么吩咐?”

“来鹭江第一医院,要快。”


明亮的房间里,宫宇行一身笔挺的西装,逆光站在窗前。

傅小珊望着他怔怔出神,呢喃道:“宇行…“

宫宇行好似没有听见,一直望着另一个方向。

而伊畅,穿着洁白的婚纱,缓缓走来…

“不!不!”傅小珊尖叫着从病床上爬了起来。

她大口大口喘着气,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是梦,还好是梦。

“醒了?”宫宇行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宫宇行怎么会在天上?

迷迷糊糊的傅小珊抬头向上望去。

只见他站在病房的案桌上,高举双手,正向房顶处悬挂气球。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睡醒吗?

她用手掐了一下自己。

“嘶—”好痛。

她缓缓环顾四周。天色已深,而屋内布满了气球和庆祝装饰,大大的“一周年快乐”特别醒目。

“今天是我们一周年纪念日,不想委屈你。”

宫宇行不知何时已走到了床边。说着,递给了她一个气球。

脸上难得有了一丝笑容。

原来他还记得今天是一周年纪念日。

既然记得,那为什么还和伊畅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就这么迫不及待,情不自禁吗?

她抬头盯着“一周年快乐”这几个大字。

这些字像钉子一样扎得她心痛,刺眼的像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怪物,嘲笑她今天过得有多可怜。

见沉默太久,宫宇行强忍着不耐烦,尽量温柔的拍了拍傅小珊的头:“满意吗?”

“你…怎么会主动为我做这些?”

傅小珊强打精神,努力的露出欢欣的表情。

整个屋子满满当当都是装饰,漂亮极了。

这种需要亲自动手的事情,宫宇行以前从没做过。

看样子,他可能把一个下午都花在这里,全心全意的为自己准备惊喜。

宫宇行,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既然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傅小珊吸了吸鼻子,难过的想。

“哦,张浩让的,他说你们女人就吃这一套。”

宫宇行漫不经心的往旁边一坐:“基本都是他贴的,怎么样,喜欢么?”

听到答案,傅小珊低着头自嘲的笑了。

傅小珊啊傅小珊,你在期待什么?

你以为他是在乎你才做这些的吗?

不。

他只是照搬了狗头军师的话而已。

这一切不过是施舍罢了,就像哄小猫小狗一样。

她垂下头,心痛到极点。

“我要回家。”

话一出口,两人间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哗的一声,一旁的西装外套被一把抓起。

昂贵的皮鞋踩在医院的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喀哒声。

然而慢慢的,这些声音都渐渐消失。

他再一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傅小珊不哭也不闹,反而呆呆的坐在病床上。

伤心到极点,是不会哭的。

原来自己还不如小猫小狗啊。

所以当自己难过的时候,被哄两句都不配。

可做错事的人明明是他,为什么是自己被丢下?

她揪住床单的手又紧了几分。

既然孩子是个乌龙,这是不是上天在告诉她,她还有离开的权力。

 

医院门口,一台墨色的劳斯莱斯很是扎眼。

更扎眼的,是车前的男人。

他手捧一束玫瑰,身材高大,少说也有185公分,低垂的眉头和鼻梁有山一样的轮廓,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

“我就不该听张浩的,做什么装饰,买什么花,对牛弹琴。我看张浩也不想干了。“

撇过头,目光正好迎上远处的傅小珊、正缓缓挪着步子走向他。

夜色中,瘦弱的傅小珊看起来像个小孩,让他忍不住怜惜。

他伸手把花塞到傅小珊的怀里,命令般的口吻中难得掺杂了几分耐心:“别跟我闹了。“

香气扑鼻而来。

傅小珊低头怔怔的望着这束玫瑰花,每一朵都色泽饱满,娇艳欲滴。

可是每一支花的茎,都在表面看不到的地方长满了刺。

多可笑啊,看起来美好的东西其实会把人扎的遍体鳞伤。

就像宫宇行哄人的小把戏,就像这插进了第三个人的婚姻。

她红着眼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车速很快,不久便停到了鹭江壹号院的别墅区。

宫宇行利落的解开安全带,为傅小珊拉开车门。

“宫宇行,我们离婚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