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厉少化身煮夫求复合

厉少化身煮夫求复合

花晓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当做破抹布一样甩开,离婚协议书上林晚晚毫不犹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婚后大放异彩的林晚晚,惹得前夫厉司寒的频频关注……他怎么会知道为了做好这个妻子,林晚晚放弃了多少展现自我的机会,如今黑客大佬是她,炒股大神也是她,就连他掷万金找的调酒大师还是她!

主角:林晚晚,厉司寒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晚晚,厉司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厉少化身煮夫求复合》,由网络作家“花晓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当做破抹布一样甩开,离婚协议书上林晚晚毫不犹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婚后大放异彩的林晚晚,惹得前夫厉司寒的频频关注……他怎么会知道为了做好这个妻子,林晚晚放弃了多少展现自我的机会,如今黑客大佬是她,炒股大神也是她,就连他掷万金找的调酒大师还是她!

《厉少化身煮夫求复合》精彩片段

“别怕,我会轻点的……”

酒店黑暗的房间内,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林晚晚紧张地应道。

厉司寒的吻随即落下。

从她的嘴唇,吻到脸蛋,又到耳垂、脖颈,一路往下……

林晚晚被他吻得浑身火热,忍不住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开始回应起来……

第二天早上,林晚晚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厉司寒的怀里。

厉司寒还未醒来,她忍不住抬起头,看向面前的男人——她结婚一年的丈夫。

男人有着一张异常冰冷俊美的面孔。

长相极美,五官极其的出色,一张脸完美得没有丝毫瑕疵。

皮肤白皙,双眸紧闭,长长的眼睫毛刷下来一片阴影,像小扇子一样,鼻梁高挺,嘴唇消薄。

看着他,林晚晚忍不住想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她来酒吧找朋友,意外撞见厉司寒被人下药,于是一路跟着他来到了酒吧楼上的房间,然后就和他滚了床单。

这是两人结婚一年以来,第二次发生关系。

上一次是一个月前,她趁着厉司寒醉酒,趁机溜进他的房间睡了他。

那晚是她强迫,导致后来厉司寒对她更加厌恶了,但这一次却完全相反,愉快到了极点。

想必以后她和厉司寒的生活,应该会很甜蜜吧?

林晚晚想着,忍不住偷笑起来。

她爱厉司寒,已经爱了整整十年。

一年前她终于找到机会,嫁给了他,成为了他的妻子。

虽然婚后他一直都不喜欢她,但她相信,总有一天厉司寒会爱上她的。

就在这时,一道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旁边紧抱着她的男人明显地动了一下,眉头微皱。

林晚晚一惊,生怕吵到厉司寒休息,立即按下静音,随后从他怀里钻了出来,穿上衣服离开房间,这才接起了电话。

只听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少夫人,老太太走了……”

……

七天后。

厉老太太下葬。

林晚晚哭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畔的男人。

厉司寒竟然守着她?

林晚晚心中一喜,刚要开口,就见厉司寒把一份文件递到她面前,“这是离婚协议,你看看!”

林晚晚闻言,猛地一愣,“你想要离婚?”

男人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这不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吗?”

林晚晚呆住,这才想起来。

当初厉老太太见她喜欢厉司寒,非要成全她,但厉司寒并不喜欢她,为了让他同意,她主动和他提出交易。

两人约定,如果老太太过世,抑或他有了喜欢的人,可以随时提出离婚,她不会有异议。

林晚晚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她真的没想到,老太太的头七刚过,他就开了口。

林晚晚强忍着心痛,声音颤抖着道,“一周前的晚上,我们……”

她开口,想要说起那天在酒店的事。

那晚,他们明明都很愉快。

“够了!”

男人声音冷漠开口,带着一抹不耐。

“林晚晚,你主动和我约定,非要嫁给我,不过也是因为看中我厉家的钱!离婚后,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够你过下半辈子!”

“一年前我就说过,我不会喜欢你,也不会碰你,让你不要耍心机,你自己不听,非要不知廉耻,别以为可以拿上次的事情来要挟我!”

“现在奶奶已经过世,而我也有了真正喜欢的人,我要离婚,你不要不守信用!”

他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传来,将林晚晚的心脏险些刺穿。

林晚晚心痛到麻木。

原来,那晚的快乐都是镜花水月!

原来,在他眼里她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原来,是因为他有了喜欢的人啊!

“好,我成全你!”

她说着,颤抖着拿起笔,直接在文件的最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十年爱恋,一年婚姻,是时候该梦醒了。

是时候该放弃了。

次日。

和厉司寒领完离婚证后,林晚晚便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厉家别墅,前往机场。

而此时,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有消息了吗?”

“有,厉总,通过监控我们查到一周前在酒店和您发生关系的女人就是她!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厉司寒皱眉。

助理将照片递到厉司寒的面前,犹豫着开口道,“您看看吧……我们刚刚查到她买了离开帝都的机票!马上要起飞了!”

厉司寒看向照片上的女人,顿时脸色巨变,“立即封锁机场,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是。”

助理应道,立即就准备离开。

厉司寒却顿了顿,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条心形钻石项链,站起身来,“我亲自去!”

一周前,他被人下药,在酒店里要了一个女人的身体,第二天早上起来,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而这条项链是在两人睡过的枕头下面发现的。

这不是他的东西,就只能是那个女人的了。

那晚没有开灯,他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脸,却清晰地记得那晚的感觉。

食髓知味。

他要找到她!

厉司寒攥着项链,看着照片上陌生女人的脸,直接下楼,驱车前往了机场。

……

六年后。

A市,某时装品牌的发布会现场。

“宸宝!!!”

这孩子,又跑到哪里去了?

林晚晚发现儿子失踪,立即将女儿交给助理盯紧之后,这才着急寻找了起来。

现场全是前来应援的粉丝,人山人海的,闹哄哄一片,根本就看不到自己所要找的身影。

林晚晚掏出手机,刚想要给宸宝拨打一个电话过去,却不小心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里。

她的鼻子微微发痛,“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话落,只感觉一股熟悉的古龙水香味袭来。

林晚晚错愕,整个人的身体都跟着变得僵硬。

“林晚晚,你居然还敢回来!!!”

男人冰冷而又残忍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林晚晚打了个哆嗦,抬起眸子,就看到了那张异常俊美的面孔。

厉司寒!!!

居然是他!!!

林晚晚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咬紧了后槽牙。

真是冤家路窄!

回国第一天,就遇到了厉司寒!

六年前离完婚后,她就发现自己怀了孕,还一胎三宝,因为舍不得打掉,所以还是将三个孩子生了下来。

大儿子叫做宸宝,智商爆表,古灵精怪。

小女儿叫做夏夏,软软糯糯,性格偏内向一点,却也不失可爱。

但中间的第二个孩子,在小的时候被人拐走了。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派人寻找二儿子的下落,却始终了无音讯。

这件事,一直是林晚晚心中的痛。

看到厉司寒,林晚晚立即想到了六年前自己的愚蠢,脸上的歉意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继而变成了冷漠,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半点温情和爱意。

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只会围着厉司寒转的恋爱脑了。

现在看见厉司寒,她已经不会再心动了。

“厉先生这话可是说笑了,我又不是什么通缉犯,为什么不敢回来?!”

厉司寒微眯了下眸子,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

六年不见,这个女人倒是变得牙尖嘴利起来了。

“林晚晚,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林晚晚愣了一下,随即冷笑出了声音,“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我说吗?”

厉司寒蹙紧眉头,没有回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问她。

他深邃的眸间一暗,“我有话要问你。”

“可我和你无话可说!”

林晚晚转身就想走。

厉司寒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扼住了她想离开的脚步。

林晚晚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顿时愤怒不已,正巧看到旁边有侍者端着一盘咖啡路过。

她想都没想,直接伸手拿起来,泼在了男人身上。

厉司寒的白色衬衫,顿时布满了褐色的汁液,缓缓流淌而下,更多了几分狼狈……

他的眉骨狠跳起来,眸底染上一层薄怒。

这个女人!

他顿时咬牙切齿,“林晚晚!!!”

林晚晚眨巴了两下眼睛,面不改色道,“抱歉啊厉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脸上却毫无歉意,嘴角甚至还有几分笑意。

“厉先生,你赶紧去处理衣服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话落,她就想要溜之大吉。

然而,厉司寒可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他手上用力,直接一拽,就强制性地拉着林晚晚,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男人的力气很大,林晚晚根本就挣扎不开。

“厉司寒,你是不是有病,你放开我……”

厉司寒强忍着怒意,直接将她拖进了一间休息室,狠狠地丢在了沙发上。

林晚晚头晕目眩,皱眉抬起眸,就看到厉司寒修长的手指一把扯下领带,解开了衬衫脱下。

小麦色的肌肤瞬时暴露在了视线内,精壮的胸膛,八块腹肌,以及若隐若现的人鱼线。

他走了过来,微微靠近。

林晚晚心上一紧,呼吸都乱了几分,忍不住攥紧了手指。

“厉司寒,你,你干什么?!”


厉司寒眼中讽刺,径直将脏了的衬衫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语气嘲讽,“林晚晚,你在想什么呢?六年前我对你没有兴趣,六年后……依旧没有半点兴趣!”

林晚晚微恼,随即冷笑着反讽。

“呵,你以为我对你这样的男人就有兴趣吗?毕竟,姐睡过的男人,可不稀得睡第二次!况且,你给我的感觉也很一般!”

休息室内的空气瞬间变得安静,厉司寒的面孔黑如锅底,眸底满是怒意。

连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他恶狠狠地扼制住了她的下颚,“林晚晚,你是在找死!!!”

林晚晚吃痛,顿时感觉自己的下巴就好像要骨折了一般。

渣男就是渣男,六年不见还是如此。

林晚晚立马挣扎,伸手想要推开他。

“安静点!”

厉司寒说着,起身反手拿起刚刚扯下来的领带,直接将她的手腕绑在了沙发扶手上。

动作行云如流水般,一气呵成,没有给林晚晚半点儿反应的时间。

林晚晚的瞳孔错愕,气不打一处来。

“厉司寒,你卑鄙无耻,你快点儿放开我!”

厉司寒居高临下,面孔上布满着前所未有的严肃,薄唇开阖。

“林晚晚,你为什么五年前……”抛下儿子?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在这时,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助理丁晨推门而入。

丁晨看到这幅画面,也是被惊到了,紧忙低下头。

“厉总,新品发布会已经开始,需要您来致辞……”

这家公司,是厉氏旗下新开的,专门用来扩展时尚领域这方面。

他很是看重,在上面费了不少心血。

甚至还请了国外的明星过来代言,就是为了今天,可是万万不能出任何问题的。

林晚晚微愣,也是被惊到了,随即更多的是愤怒。

要早知道这家公司背后的老板会是厉司寒,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同意签下这桩代言的。

厉司寒的面孔布满冷峻,睨了面前的女人一眼,随后对丁晨吩咐道,“给我准备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再派人看好她!”

有些事,他必须要亲自搞清楚。

回来再和她算账!

丁晨立即应下,“好的厉总!”

就这样,厉司寒和丁晨离开,休息室内瞬时只剩下了林晚晚一个人。

林晚晚不甘心被困在这个地方,低头就想要用嘴解开领带结。

可是,也不知道这个结厉司寒是怎么绑的,竟然这么难打开!

她费了半天力气,满头大汗,却还是始终被困在这里。

无奈之下,她只能选择用最笨的办法,大喊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

“有没有人啊,这里有人非法囚禁。”

“……”

林晚晚知道这个办法微乎其微,但却不想要放弃希望。

只是,她的嗓音都变得沙哑了,却还是无人前来。

……

另外一边。

会场周围的人很多,宸宝和妈咪妹妹走散后,就立马开始寻找起来。

他掏出手机,拨打电话过去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宸宝忍不住皱紧眉头,路过一间休息室时,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自家妈咪的声音。

难道,妈咪在这里面?

他想着,刚准备靠近,立马有两个黑衣保镖上前,语气恭敬地询问道,“翊少爷,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宸宝顿时愣住,心中布满了浓浓的困惑。

什么翊少爷?

他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