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废六宫独宠你一人

废六宫独宠你一人

唐不旧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她是百年难遇的天才精英,魂穿古代,成了西凉国花痴蠢妃。身边的姐妹背叛,还被帝王嫌弃,世人都在唾弃她,对此夏清浅不屑一顾,待她使出摄魂催眠术之后,就算是皇帝都要给她乖乖道歉。

主角:夏清浅,萧墨寒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清浅,萧墨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废六宫独宠你一人》,由网络作家“唐不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她是百年难遇的天才精英,魂穿古代,成了西凉国花痴蠢妃。身边的姐妹背叛,还被帝王嫌弃,世人都在唾弃她,对此夏清浅不屑一顾,待她使出摄魂催眠术之后,就算是皇帝都要给她乖乖道歉。

《废六宫独宠你一人》精彩片段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身后传来女人尖锐的声音,夏清浅眼神一冷,奔跑的速度愈发快了。

她本是灵玄大陆最年轻的天才捉妖师,却在收妖时不慎被人算计致死,没想到再一睁眼,竟穿越成了冷宫弃妃!

原主刁蛮跋扈,仗着家族势力到处惹事生非,偏偏对莲妃情同姐妹,听她怂恿处死了一名宫女,从此被打入冷宫。

谁知当晚莲妃又来喂了她一碗毒羹,原主喝完吐血不止,这才惊觉自己真心错付,拼死逃出冷宫求救,却在半路毒发身亡……

夏清浅并没有继承原主的全部记忆,只有莲妃的这部分——看来是原主死不瞑目,想让自己替她报仇!

“清妃,快停下,不准再跑吧!”

身后除了莲妃的声音,又有侍卫的声音接连响起,甚至有两个人已经抓住了她的胳膊!

夏清浅迅速点了身体几处大穴,防止毒素扩散,然后回头一脚踹翻了几个侍卫!

“啊——!”

侍卫惨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众人俱是一惊。

莲妃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

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蠢货,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中了毒还能跑这么快,还打得过御林军?!

她咬了咬牙,故作担忧的大喊,“清浅,冷宫之人随便出来是要受罚的,快跟我回去吧!”

夏清浅冷笑一声,“回你的娘胎去吧!”

说罢,她转身又要跑。

可是眼前忽然一道墨色的身影闪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住了她的去路,“站住!”

夏清浅警惕的看着他。

男人穿着墨色锦袍,英俊挺拔——三更半夜,还能如此姿态在皇宫里行走的男人会是谁?

皇帝。

夏清浅感觉到他武功不低,以她现在的身体未必打得过,所以短暂的迟疑过后,她飞快的朝他扑了上去,泫然欲泣,“皇上,臣妾不是故意跑出冷宫的,只是……”

男人身体陡然一僵。

众人纷纷停下脚步,倒吸一口凉气,莲妃更是满脸震惊。

“夏、清、浅。”

身后,忽然响起一道阴沉至极的嗓音。

夏清浅一惊,下意识的回头,眼神的警惕便陡然化作了惊艳。

如果说她怀里抱着的男人也算英俊,那么此刻出现的这个,却让人心跳都漏了一拍!

他穿着绛紫色的华袍,眸若远山,唇薄如削,身姿清逸如流云,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神仙。

只是神仙的脸色过于阴沉,一字一顿的道:“你在干什么?”

她干什么了?

夏清浅眨了眨眼,没等回过神来,怀里的人就狠狠推开了她。

她一个踉跄,却见他阔步上前,恭敬的走到紫衣男人面前,“皇上,属下该死!”

皇……皇上?!

夏清浅表情顿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惊悚的看着那名紫衣男子,“你是皇上?”她倏地扭头去看那墨袍男子,“那你又是谁?”

虽然墨袍男子的脸色十分难看,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属下御林军统领,元修。”

夏清浅,“……”

夏清浅内心哔了狗。

原来半夜在宫里行走的美男子,未必就是皇帝,还可能是御林军统领?!

这天杀的原主,这么重要的记忆怎么不给她呢!

她嘴角抽了抽,硬着头皮挤出一抹笑容,“皇上,我……”

“你什么?”萧墨寒阴鸷的打断了她,“三更半夜跑出冷宫还不够,非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红杏出墙,勾引御林军统领——朕不杀你,你就不死心是么?”

夏清浅尴尬,“臣妾心里只有您一个人,怎么会红杏出墙呢?虽然刚才的画面确实惹人误会,但是大伙儿应该也都听到了,臣妾喊的是皇上——所以,臣妾只是认错了人而已!”

认错人?

萧墨寒冷笑,“是侍卫手里的灯笼不够亮,还是你的眼睛瞎了?”

夏清浅,“……”

夏清浅忽然觉得,老天是公平的。

眼前这男人虽然拥有神仙般的容貌,还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他的嘴巴实在太毒了——定是女娲造人的时候给他喂了许多砒霜!

她决定不跟他计较,义正言辞的道:“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臣妾只是失忆而已。”

“好端端的失忆,你当朕是傻子么?”

好端端的当然不会,但她怎么可能好?

夏清浅余光扫到幸灾乐祸莲妃,眼底倏地闪过一丝冷意。

莲妃觉得,这蠢货肯定想说,失忆是因为被她下毒!

可惜毒羹的证据早已抹去,最后什么也查不到,只会让这蠢货在帝王眼中更显恶毒!

却听夏清浅幽幽的哭道:“臣妾绝不敢欺瞒皇上,今日臣妾醒来便头痛欲裂,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分明是中毒失忆的症状!”

竟只字不提她!

莲妃脸色微变。

夏清浅心底冷笑,当她不知道她那点小算盘?

但她现在确实没有证据,所以这笔账,必须留待日后再算!

“中毒失忆?”萧墨寒眸光微敛。

确实,她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

只是身处冷宫,她的气色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刚才他也没有多想。

可是现在……

萧墨寒眯眸打量着她,这个女人从前刁蛮任性,说话也永远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倒确实与此刻的她不太一样——好像也只有失忆可以解释她的状况。

但,如果她是装的呢?

他打量着她许久,忽然意味不明的道:“所以,你刚才说心里只有朕一个人,也是信口胡言的?”

 


夏清浅额角跳了跳。

她发现这男人真是记性绝好,逻辑绝佳——她都快把自己带偏了,他竟然还能抓住重点!

“这怎么会是胡言呢?”她咬唇道,“虽然臣妾失忆了,可是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深爱皇上。但在臣妾如此痛苦的时候,您都没来看过臣妾一眼,所以臣妾只好偷偷跑出来找您!”

那眼神,满满的一副痴情模样,好像他是那薄情寡性的负心汉一般!

若是换做旁人,或许早已动容。

可萧墨寒是谁?

西凉国史上最冷酷残暴的君王,冷情绝意,不近女色。

所以即便面对这样的她,他依旧是无动于衷,冷冷的扯了下唇,“既然清妃对朕如此深情厚谊,想必为此受罚也是甘之如饴?”

夏清浅眼神一变。

“来人!”男人厉喝出声。

“皇上!”

夏清浅几乎是一个箭步上前,倏然抓住了他的袖子。

众人又是一惊,莲妃更是瞪大了眼睛。

刚才她还以为夏清浅变聪明了,找到这样的绝佳借口,或许今晚要逃过一劫。

可是没想到,这个蠢货好像真的失忆了——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去抓皇上的袖子!

谁不知道皇上最讨厌别人碰他?

这回,夏清浅真的死定了!

果然下一秒,就见帝王的脸色就狠狠沉了下去,“夏清浅,拿开你的脏……”手。

最后一个字还未来得及出口,话音就陡然顿住了。

因为面前的女人猝不及防的凑上来,一瞬不瞬的望着他的双眼。

这么近的距离,可以清晰看到她卷翘的睫毛,她专注的眼神,以及……她绯色的唇。

有那么一瞬间,萧墨寒以为她要亲他。

而就在这间隙,夏清浅口中默念着摄魂咒,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放过清妃。”

【放过清妃。】

男人眸色逐渐转深,眼神变得迷惘起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万籁俱寂。

从身后众人的角度看过去,竟是清妃忽然吻住了帝王,而帝王也奇迹般的没有推开她!

天啊!

众人愈发震惊,皇上竟然被清妃强吻了,而且被吻以后还一动不动?!

莲妃的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

唯独夏清浅,微不可觉的松了口气。

还好,上辈子学的本事还能用,摄魂咒成功制住了这个男人!

只是……

她眼底闪过一丝凝重,下一秒,喉咙里陡然窜上一股血腥气,一口鲜血喷在男人身上。

“噗……”

“夏清浅!”

摄魂咒在她吐血的刹那解开,萧墨寒瞬间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但拉他的袖子,还敢往他身上吐血?!

他脸色阴沉的像是要滴出墨来,想要下令处死这个女人,可是话到嘴边,却像是卡住了一样——好像潜意识里告诉他要放过清妃。

尤其是对上那双虚弱的眼睛,男人脸色莫名的滞了一下。

夏清浅看着他瞬息万变的脸色,虚弱的笑了笑。

她知道自己的小命保住了,摄魂咒的效力,不可能这么快解开的。

只是捉妖师守则第一条,不得随便对普通凡人动手,否则会反噬自身。

她刚死过一次,还换了身体,灵气本就微弱。

现在又犯了戒律遭到反噬,最关键的是——她动手的对象还是皇帝。九五至尊素有龙气护体,所以反噬的力道十倍百倍的增长。

因此哪怕她只是用了这么小一个咒术,还是大伤元气。

夏清浅叹了口气,缓缓的后退一步,刚要离开,身体却微微晃了一下。

萧墨寒还没想好该如何处置这女人,就看到她直直的朝自己倒了下来。

他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接住了她。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脸色又再一次阴沉到了极致,“放肆!”

这种装虚弱的戏码——后宫女人的惯用招数,他不知见过多少次,竟然还上了她的当?!

可是女人依旧闭着眼,并未吭声,苍白的唇还染着血,莫名透着几分妖冶的魅惑。

萧墨寒看着她许久,薄唇冷冷抿成了一条直线。

然后一个拦腰,粗暴的把她扛在肩上,阔步朝着冷宫走去。

众人看着他们的背影,表情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精彩纷呈。

尤其是莲妃,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应该中毒死去的蠢货夏清浅,不但没死成,还被皇上亲手抱回了冷宫?!

………

冷宫。

夏清浅本来也只是意识虚弱,没有完全昏个彻底,所以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就醒了。

柳絮看到帝王抱着自家主子回来,震惊不已,“皇……皇上?”

主子被打入冷宫半个月,皇上一次都没来看过她,分明就是要让她自生自灭了。

可是现在,皇上不但带着太医一同前来,还亲自“抱”着主子?!

柳絮茫然的低头,“娘娘……”

夏清浅虚弱的弯了弯唇,“没事。”

话音刚落,耳畔就蓦地响起男人的冷笑,“现在知道没事了,刚才吐血的时候不说没事,倒在朕身上的时候不说没事?”

夏清浅,“……”

天地良心,她实在是站不稳了,所以奔着倒地去的——压根儿没想倒在他身上好吗?

分明就是倒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接了个正着!

可是显然这种“不知感恩”的话不能直说,夏清浅只好柔弱的望着他,“对不起啊皇上,多谢您的不杀之恩,臣妾深感皇恩浩……”

“闭嘴。”

萧墨寒冷冷打断了她,转身对太医道:“给她把脉,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中毒失忆了。”

 


夏清浅挑眉,难怪尊贵的皇帝会亲自送她回来,原来是不信她说的话。

不过也无所谓,失忆这种玄乎的东西——除非是磕了脑子出现血块,否则哪里能一下子探出来呢?

所以太医探了半天,也只含含糊糊的道:“皇上,娘娘确实中了毒。虽然毒性还未祸及心脏,但是娘娘气血逆行、脉象不通,所以失忆也不是不可能的。”

夏清浅扯了下唇,然后幽幽的抬眸看他,“皇上现在该相信臣妾了吧?”

萧墨寒冷冷扫了她一眼。

这女人从前刁蛮跋扈的样子就让人难以忍受,如今失忆了,怎么就变成另一个极端?

柔柔弱弱,期期艾艾,楚楚可怜。

失忆还会让人性格大变不成?

他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但是一想到她从前惹人厌恶的模样,他就歇了探究的心思。

“给朕安分的在冷宫待着,再敢乱跑,朕就打断你的腿!”

说罢,他便拂袖转身,冷冷的离开。

夏清浅故意恶心他,在他身后大声道:“臣妾恭送皇上,皇上您有空一定要常来啊!”

萧墨寒,“……”

男人脚步更快了点。

夏清浅心情颇好的收回视线,却见太医讨好的看着她,“娘娘放心,这毒不难解,微臣这就去给您开药。”

夏清浅一笑,“那就麻烦太医了。”

“不麻烦,不麻烦!”

虽然眼前的人只是个冷宫弃妃,可是皇上今日亲自送她回来,难保不会有翻身的一天啊!

柳絮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来,又听到她中毒,差点没吓哭了,“娘娘,您中毒了?”

“没事了,别怕。”夏清浅低声安慰。

如今原主已死,这具身体里住的是她——灵玄大陆的顶级捉妖师,绝对不可能再让人害到她!

至于莲妃……

她既然用着原主的身体,那就当是为原主尽最后一份力,也一定不会让那女人好过的。

柳絮看着她眼底那抹冷芒,眼神发怔。

忽然觉得,娘娘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

裴盛是帝王身边的大太监,跟在帝王身边许多年。

回龙吟宫的路上,他忍不住道:“皇上,您……”

萧墨寒侧目看了他一眼。

裴盛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其实清妃娘娘当初虐杀宫女的事,虽然证据确凿,但您若是想翻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萧墨寒眯起眼睛,“朕为何要翻案?”

裴盛表情微妙的变了一下,“您不是想把娘娘从冷宫放出来吗?”

帝王脸色倏地冷了下去,“朕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裴盛惊讶道:“娘娘偷出冷宫您都没计较,奴才以为……”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可萧墨寒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实萧墨寒自己也觉得奇怪,刚才他明明想弄死那个女人,怎么最后就没说出口?

好像思绪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想要放过她了。

不过这话一听就像是个借口。

萧墨寒眉心紧拧,“朕只是懒得跟她计较!”

裴盛狐疑的皱眉,“那您后来还亲她,还抱她,还亲自把她送回……”

“裴盛!”

男人怒喝打断了他,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扭曲的痕迹,“朕什么时候亲她了?”

顿了顿,“朕看你最近是太闲了,从明日起,御书房所有的打扫都由你一人来做!”

裴盛,“……??”

他震惊的看着男人的背影,想哭。

明明他是好心为君王分忧啊,为什么得了这么个下场?

………

冷宫。

太医和柳絮离开以后,夏清浅就在床上打坐调息,用前世所学的心诀引气入体。

这里虽不是灵玄大陆,但天地间也有充沛的灵气存在——尤其是这皇宫,龙气加持,无比适合修炼。

虽然她的毒已经解了,但身体极度虚弱,说不定一个小小的风寒就能要她的命。

比起上辈子呼风唤雨的强者之尊,现在简直就是一只谁都能捏死的小蚂蚁!

到时候别说替原主报仇,可能她自己都随时没命,所以她必须赶紧恢复起来!

可要想加快修炼,必须有灵药辅助,所以她得想办法赚点钱买药才行!

于是翌日一早,她就吩咐柳絮,用她仅有的簪子去跟人换了黄纸和笔墨。

柳絮苦闷的看着她,“主子,那簪子可是您唯一值钱的东西了,您换一堆废纸回来做什么呀?”

要她说,还不如换几块肉回来,给主子补补身子呢!

夏清浅语重心长道:“我们要可持续发展啊,钱不是省出来,而是赚出来的!”

说罢也不再理她,专心的画了两张驱虫符,和三张平安府。

不是她不想画高深的符纸,但是光画符还不够,她还得给这符注入灵气,以她如今的灵力,也只能从这最简单的驱虫符和平安符画起了。

做完这些,她把符交给柳絮,“拿去卖了,驱虫符十文钱一张,平安府一两银子一张。”

柳絮一言难尽的看着她,“您说的赚钱之法,就是……坑蒙拐骗吗?”

夏清浅,“……”

她知道现在解释也没用,这小丫头片子不会信她的,遂在她耳边嘱咐了几句。

柳絮的表情十分复杂,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是,奴婢这就去。”

柳絮走后,夏清浅原本打算继续打坐调息,可是刚刚坐下,忽然察觉到屋外一股异样的气息在流淌,隐隐透着几分阴森的寒意!

她脸色微变,皇宫里怎么会有这种诡异的邪气?

不对,重点是,她一直坐在这里,也没察觉到这玩意儿什么时候出现的,难道……它本来就属于这冷宫?!

她可不想跟邪祟共住一处啊!

想到这里,她立刻冲了出去。

可是那玩意儿机警得很,见她有所动作,飞快的跑了。

夏清浅拔腿就追,一路跟着它跑到御花园附近,却见不远处围着一大堆人,人群中央还能听到猛虎的咆哮声和人类的尖叫声。

“嗷——!”

虎啸声震彻天际!

紧接着,那只通体金黄的猛虎一跳三尺高,狠狠咬掉了某个侍卫的胳膊,鲜血喷溅四方!

然后,凶猛地扭头看向她,眼看着下一个攻击目标就是她……

“夏清浅!”

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厉喝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