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越得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穿越得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风卷尘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梦惊醒,苏承看着如花似玉的女人,还以为自己做了春梦,可味道是真实的,触感是真实的,就连即将靠近自己的女人都是真实的!穿越了,在这个架空朝代,苏承将作为一个败家子活下来,当一个纨绔败家子,躺平人生,一直是他前世摆烂人生的终极目标。

主角:苏承,柳翠儿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承,柳翠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得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由网络作家“风卷尘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梦惊醒,苏承看着如花似玉的女人,还以为自己做了春梦,可味道是真实的,触感是真实的,就连即将靠近自己的女人都是真实的!穿越了,在这个架空朝代,苏承将作为一个败家子活下来,当一个纨绔败家子,躺平人生,一直是他前世摆烂人生的终极目标。

《穿越得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精彩片段

一夜暴雨停息,苏承闻着周围发霉的味道,还有那一阵阵潮气让整个人的身体都黏糊糊的,异常难受。

“妈的,五星级大酒店就这待遇?昨晚老子可是点了四个嫩模的,那小嘴巴真不错啊。”

“小翠,你那小嘴巴再给我来一次,一会给你个大红包。”

苏承虽然感觉脑袋有些疼痛的要炸了一样,但单身四十年的他,好不容易一跃成为公司总经理,这种时候不好好享受一把,以后能享受的日子可真得是越来越少了。

那简直就是力不从心啊。

“相公,该起床了!”

“相公,已经日晒三竿了。”

一声柔弱的声音带着丝丝害怕之意传到苏承的耳中,让苏承也是笑了起来。

“别闹,你还挺会玩的,居然不叫老公叫相公了,我先再睡一会,睡醒了跟你大战三百回合,必须接着喝,接着战斗,不来个日日夜夜对不起我这经理的身份。”

吧嗒!

一滴雨珠沿着房梁的缝隙直接落在苏承的脸上。

清凉的感觉让他也是惺忪的睁开了眼睛。

随着眼睛的睁开,他彻底懵了。

自己睡的是草席,周围的墙壁也都是土墙,居然连张像样的报纸糊墙的感觉都没有。

紧接着便是脑袋一痛,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比之前更加懵逼了。

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对酒当歌就嗝屁了,不出意外应该是嗝屁在那张樱桃小嘴下面。

没有痛苦,没有挣扎,死的很舒服,死的还很痛快,痛快的一睁眼他都穿越了。

“我艹,这是什么年代?不是八十年代,不是六十年代,而是一个完全的陌生的王朝?”

苏承,十八岁,姐弟三个,由于家里就一个他一个男孩一脉单传,所以养成了一个吃喝嫖赌的败家子。

老爹还是秀才,家中基业颇丰,但是在他十岁那年便偶感恶疾便没了。

而他也是用了短短六年的时间,把家业败光,从县城直接到了这鸟不拉屎的乡里。

大姐也是早早嫁人,留下他跟母亲还有小妹一起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赋税低,开垦出来的良田前三年是免税的,如此以来,一家人还都有活路。

要是继续在县城,沿街乞讨恐怕都没活路。

按照《大魏律》男子年满十六不结婚者便要纳税双倍,女子同样如此,再加上还有老母跟小妹,家里那十亩良田压根不够他祸祸的。

就因如此,苏承直接把小妹跟老母赶出了家门,赶到山脚下去,临走的时候只让带走了一纺织机。

随着把老母跟小妹赶走没多久,这个不讲良心的家伙便直接选了个众人眼中最丑却头戴银钗的女人结婚。

按照当地的风俗,娶媳妇当晚不是同房的,而是要先打上一顿。

打倒的媳妇揉软的面,简单易懂。

而他娶媳妇却并不单纯的想要少缴税,还惦记着媳妇身上的嫁妆。

就在昨天直接买了媳妇的一个银钗子,然后跟镇上的几个狐朋狗友大喝了一顿,回到家里便是一顿大打出手便呼呼大睡,只是这一睡便换了个芯片。

看着伤痕累累的人儿,再看看那一张绝美的俏脸,苏承不由的也是一愣,这是丑?

周围村子里的男人脑袋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

这可是西域风情啊,绝世大美女啊。

“相公,你要打就快点打吧,打完了我还要去做活。”

说这话的时候,对方也是吓的噗通一下便跪了下去,低着头,不敢去看苏承。

苏承哪里见过这架势,赶紧忍着脑袋的疼痛起身,一边扶着对方起来,一边道:“谁说要打你了?”

“相公不打我了?可是咱们这里不都是要打七天的吗?要是打不够七天,以后男人就会被女人骑在身下一辈子……”

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小,但苏承却是听的明明白白。

苏承也是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封建迷信害死人,这话说的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假。

看着柳翠儿那白皙的藕臂之上多出的几块青紫之色,他也是不由的心中一叹。

“娘子莫怕,那是别人家的规矩,我们老苏家没有这些,而且就算被娘子骑着,为夫也是愿意的。”

柳翠儿听到这话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苏承,她感觉眼前的苏承跟昨天带她回来的那个苏承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昨天她清楚的记得苏承说要打上七天七夜,直到打的她再也不敢有任何言语才行。

可大醉睡了一觉便一切都变了。

“相公真的……真得不打我了?”

柳翠儿害怕苏承只是试探她,然后会遭来更狠的毒打,不由点战战兢兢的再问了一遍。

看着柳翠儿那琥珀色的眼眸就跟一只害怕的小猫咪一样,有些畏首畏尾的模样,这让苏承不由的也是感叹封建社会女人地位真不咋地。

想想他在酒店里点的那个翠儿,不但女拳打的好,而且骑术也是一等一的棒,再想想那小嘴抹了蜜一样的技术,他忽然感觉亏大了。

“放心吧,大丈夫说话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不打了,就不打了。”

这话说完,他的肚子却是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柳翠儿听到苏承肚子咕噜噜的叫唤着,也是赶忙去生火做饭。

很快柳翠儿便端来一碗野菜汤。

看着连点油花都没有的野菜汤,苏承再想想昨天去镇上吃的大鱼大肉,不由的也是暗骂之前的自己不是个东西。

“相公,你尝尝,这是我昨天去地里挖的野菜,跟我在一起的几个姐妹,属我挖的最多。”

说这话的时候,柳翠儿也是有些小骄傲的偷偷的看了一眼苏承。

她感觉不打人的苏承还是很好看的,而且她昨天去挖菜的时候也听说了,苏承是书香门第,只是连个童生也没考上,所以又去学武。

但习武没多久便又结交了一些不好的朋友,所以才慢慢的把家给败没了。

看着柳翠儿那挺翘的琼鼻,薄薄的红唇,眉目之间的高兴之色,苏承也是笑了起来。

“娘子,一起吃吧。”

“啊?不不不……不能坏了规矩的,你先吃我才能吃的,而且我现在也不饿的。”

咕噜噜……

话音刚落,柳翠儿那肚子便传来一阵抗议声,听到这声音,柳翠儿直接羞红了那一张绝美的俏脸。

苏承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娘子还说不饿,咱们家不要有那么多规矩,一起吃吧,你要不吃那我也不吃了。”

这话刚说完,门口却是传来一阵愤怒的声音。

“苏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吃,快去送送你妹妹吧,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见你妹妹了啊!”


看着门口里正愤怒的模样,苏承也是一愣,但很快他的脸色也是大变。

当即也顾不上吃饭,直接便发疯了一样朝着山脚下跑去。

一边跑,他脑海里也是快速计划着。

周围的人看到苏承匆忙的跑过去的样子,也都是指指点点。

“瞅瞅,把自己妹妹都给赌进去了,就这样的败家子给他多少也没救。”

“是啊,昨天跟他一起喝酒的小三子回来说娶那丑八怪完全就是看中了那女人的嫁妆。”

“这有什么,我还听说他想把自己老娘也给当进去,人家不要,只是可惜了青青那么好的小姑娘了。”

“是啊,谁说不是呢!”

对于周围的指指点点,苏承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更加发疯的一样狂奔。

刚到山脚下,他便听到一阵阵凄惨的哭喊声。

“娘,我不走,我不想离开娘,呜呜……”

“你们放开她,求求你们了,放过她吧……”

看着母亲跪地哀求的模样,苏承感觉心如刀割。

“嘿嘿,放过她?你儿子可是说了,一个月还不上一两银子直接来带走他妹妹,现在期限已经到了,票据都在这里,要怪就怪你们儿子吧。”

说完这话,对方四个大汉直接便强行拽着魏无青往外走。

任凭老妇人头都磕破了,也是无动于衷。

“都给我住手!”

苏承气喘吁吁的一声怒吼,也是让四个大汉一愣。

但看到是苏承之后,都是不屑的笑了起来。

“苏承,你自己跟你妹妹说说什么情况吧,别到时候说我们是强买强卖。”

望着青青那哭的跟个泪人儿一般,尤其是看向自己眼神里不是憎恨反而是惧怕,这一瞬间他也是心疼不已。

虽然青青出落的小美人模样,但是那骨瘦如柴的模样,就是再美也让人感觉不出美感,只有骨感,这一幕更是让苏承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

“崔大头,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三天吧?时间还没到你就过来带人走,这有些不合规矩吧?”

一听苏承这话,带头的男人先是一愣,紧接着便露出一脸不屑的笑容。

“怎么?难不成就你这样子还能有钱把你妹妹赎回来?三天后可就是二两银子了,你拿什么还?”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先把我妹放了,三天后我自然会去还钱。”

看到苏承一脸平静自信的模样,倒是让崔大头不由的一愣。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苏承如此模样,丝毫没有之前的吊儿郎当的架势。

“你说放就放啊?大老远的我们感情白跑一趟?”

崔大头说这话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横肉露出凶相。

但这一幕苏承却是没有丝毫害怕。

“呵呵,崔大头,这可不是我让你们来带人走的吧?你要是今天敢把人带走,信不信今天下午我就让你们赌坊关门?”

“哈哈哈……小子,你吃错药了吧?知道赌坊是谁开的吗?”

崔大头就跟看傻子一样看着苏承。

但是接下来苏承的话却是让他脸色不由的一变。

“自然知道,但按照《大魏律》第一千三百二十六条来看,强买强卖人口者判处绞刑,但凡有赌坊,青楼……参与者,参与之人都会受到牵连。”

“现在三日时间还没到,你就在这强买强卖?莫说那赌坊是县太爷的远房侄子开的,就是大魏天子也不行,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可知道?”

被苏承如此大义凛然的怒吼一声,崔大头懵了。

彻底的懵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小混混不走寻常路开始学律法了!

虽然他不知道苏承说的真假,但想到这事情万一是真得,他回去恐怕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行,算你小子厉害,三天后你要是不去赌坊把钱还了,到时候就别管我老崔不讲情面了。”

这话说完,崔大头直接对着几个人一挥手,然后带人离去。

看到众人离去,苏承也是赶紧上前扶起小妹跟母亲。

“儿啊,你真的把你妹妹给赌进去了?”

望着母亲李氏那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苏承也是心中一叹。

别人穿越都是金手指,要么是太子,要么是皇帝,再不济也是个花花公子。

可他这穿越面对的却是一连串的烂摊子。

“母亲,都是孩儿不孝,小妹的事情孩儿会自己解决的,不会让母亲烦心的。”

李氏听到苏承这话,也是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儿子认错,而且还是诚心诚意的认错。

青青躲在李氏身后,一脸惧怕的看着苏承,但看到苏承如此,她忽然感觉自己这个哥哥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可怕了起来。

“哥,你要是还不上钱,我其实可以去给人当丫鬟的,我……我只是放心不下娘亲,娘亲天天守着纺车就没停歇过,最近娘亲的身子也是越来越弱……”

这话还没说完,苏承便直接打断了小妹的话。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小妹居然会不很自己,这简直就不符合常理。

哪怕这是封建社会他也感觉不符合常理。

只是很快他便明白了。

“小妹,你不用说了,当哥哥的怎么会让你去给别人当丫鬟?而且万一他们不是让你去当丫鬟呢?”

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但青青的脸色已经苍白起来。

家里以前也曾富裕过,她以前虽然不懂事,但母亲却也告诉她不少道理,如果不是去当丫鬟,她自然也明白会去干什么。

“哥,那你真得有钱还吗?”

说这话的时候青青已经害怕的带着颤音起来。

“放心,不就是二两银子吗?哥办法可是多的很,你跟娘亲安心在家等我好消息就好。”

说着他也是扶着母亲跟青青一起走进屋内。

一进屋,他便看到那锅台上的饭菜了,一碗清水里面带着几根野菜,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小妹,你跟母亲就吃这个?”

这话问完之后,苏承便后悔了,因为他已经记起来母亲跟小妹的那点余粮早就被他偷摸的拿光了。

“哥,你也没吃的了吗?要不你在这吃点吧!”

看着小妹那一张俏脸瘦的只剩下两只明亮的大眼睛一般的模样,苏承恨不得揍自己一顿。

“不了,我还是先去赚钱替你赎身要紧,以前都是哥哥的错,等这事完了之后,哥哥一定好好补偿你跟母亲。”

说完,苏承便要离去。

“承儿,你等一下。”

 


听到母亲忽然有些认真的唤自己名字,苏承也是一愣。

“这两个菜团你拿回去吃吧,听说你昨天刚娶了媳妇,咱们家以前也是书香门第,为娘现在拿不出什么聘礼,等为娘纺织出上好的线团,卖了钱,再给你们送去。”

看着小妹眼中的那一丝不舍,苏承忽然感觉鼻头一酸。

“母亲,这个你们留着吃吧,等我把房子修好了,接你跟小妹一起回去住,咱不住这荒郊野外了。”

说完,苏承也是扭头便走,他怕再走晚了自己眼角的泪水会忍不住滑落。

李氏望着苏承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却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刚才苏承那大步流星的样子,她感觉到自己儿子终于变好了。

“母亲,大哥变好了,你怎么还哭了?”

“没什么,我儿变好了,我是高兴的哭。”

刚到家门口,苏承便看到家门口平日里玩的跟自己比较好的狐朋狗友围在那里,当看到围着的还是自己娘子的时候,他的脸都绿了。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围着我娘子干什么?”

苏承的这一声怒吼不止是吓的几个狐朋狗友身子一颤,就是柳翠儿也是吓了一跳。

尤其是苏承没回来之前,这几个男人说的话,她更是害怕起来。

“相公,你……你回来了,那我去做活了。”

苏承看着屋内桌子上的野菜汤似乎一点也没有动的样子,再听到柳翠儿从自己身旁路过那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声音,他不由的直接伸手拉住了对方那纤纤玉手。

被苏承如此一拉,柳翠儿也是吓的直接闭上了眼睛。

原本她以为苏承会打她。

结果却是听到苏承那充满威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进屋把饭吃完再说,饭吃不完不准出屋。”

“啊?”

柳翠儿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可是家里就那一点野菜了,你肯定也没吃……”

苏承听到柳翠儿那越来越小的声音,心中也是一叹,这要是以前,女人要嫁给你还关心你饿不饿?

就几十万彩礼她们才不管你借钱还是不借钱,你死活他们不管,只管钱。

再看看柳翠儿,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行了,我没吃的饿不死,再说了,不是还有他们吗?”

说着,苏承也是看向张三几人。

“几位兄弟,这么早就过来找我,是准备请我吃饭呢?还是准备请我喝酒?我昨天可是请你们喝了一天。”

后面的话苏承没有说,但大家都是明白人。

“嘿嘿,苏兄,我们今天是想来学习你如何打媳妇的,我们娶的那几个婆娘嫁妆不是谷子就是稻米,压根没有钱财啊。”

听到几人的话语,苏承心中也是冷笑不已。

“哎,几位兄弟,我现在可就这么一个媳妇,要是打死了可就没人赚钱给我花了啊,而且你们也看到了,小妹过几天就被人带走了,我这以后的日子又少了一个人给我钱花。”

“没人给我钱花,以后恐怕我也不能请几位兄弟去镇上喝酒吃肉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说这话的时候,苏承也是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

几人一看苏承如此,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苏兄,其实哥几个还有个好办法,说不定你小妹还能赎回来继续帮你赚钱。”

一听这话,苏承心中便冷笑不已,这几个人能帮自己那真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他也明白这几个人那可是一个个都把自己往死里坑过,不然也不至于他家房子现在还漏雨没人修。

但脸上却还是装作很有兴趣的模样。

“几位兄弟,赶紧说说有什么办法?”

“苏兄,我没记错你这老婆刚刚娶过门,昨晚洞房花烛你跟我们几个一起去喝酒了,应该还是完璧之身吧?”

李茂这话一出口,苏承心中不由的更冷了几分,他原本以为这么多年这几个狐朋狗友就算坑他,起码不会不讲良心,现在看来他还是把这几个人想的太好啊。

“嘿嘿,几位兄弟,昨晚的事情你们也知道,我都喝的那样子了,怎么可能碰她,再说了,你们都说他丑的一批,我怎么会去碰?”

果然,随着苏承这话一出口几人的眼中都是闪过一丝贪婪。

“苏兄,你这想赚钱,想把你小妹赎回来,其实很简单,甚至你要胆子再大一点,以苏兄的聪明才智我感觉能赚一笔大钱啊。”

“你这媳妇可以卖去县城的青楼,完璧之身少说十两银子,你小妹二两银子便可赎身,剩余的钱咱们再去赌坊一趟,就不信不能翻本。”

“到时候翻本了,再把你这娘子赎回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苏承看了李茂一眼,笑了起来。

“李兄说的太有道理了,不过我这娘子太丑了,我怕人家不要,今天当着各位兄弟的面,我问一句李兄,李兄拿我当真兄弟不?”

李茂原本以为苏承听了他这计划会立马拍手叫好,然后去实行,但苏承忽然转移话题问他有没有把对方当真兄弟,他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当着另外几人的面,他自然不能说没有。

“废话,我自然拿苏兄当做自己的亲兄弟,这点要是有半点假,就让我家那娘子也去青楼。”

“嘿嘿,李兄,你这话还真说到我心坎里了,我家这娘子太丑了,人家可能不要,但是李兄你家娘子可是很漂亮的,而且你也说了早就腻了,何不帮兄弟把?”

“额!怎么帮?”

李茂看着苏承那一张笑脸,有种不妙的感觉,可是他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妙。

“李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就按照李兄的说法,把你家娘子送去青楼一段时间,银子我暂借李兄五两,咱们兄弟几个一起去赌坊翻本,如何?”

苏承的这话一出口,李茂感觉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可是他这个时候要是拒绝,那不就是摆明了之前给苏承出的馊主意吗?

“李兄,我拿你可是当亲兄弟,我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李兄不会不舍得一件衣服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