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萌宝二加一妈咪老公很厉害

萌宝二加一妈咪老公很厉害

颜若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盛晚溪没想到自己离婚之后,竟发现怀了身孕!果断交出了大儿子,连夜逃跑。五年之后,她带着一对龙凤胎低调归来,竟第一时间被贺擎舟发现,当他看到女人已经嫁人生子,孩子居然和自家的一样大时,贺擎舟心中泛起疑惑!

主角:盛晚溪,贺擎舟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晚溪,贺擎舟 的武侠仙侠小说《萌宝二加一妈咪老公很厉害》,由网络作家“颜若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盛晚溪没想到自己离婚之后,竟发现怀了身孕!果断交出了大儿子,连夜逃跑。五年之后,她带着一对龙凤胎低调归来,竟第一时间被贺擎舟发现,当他看到女人已经嫁人生子,孩子居然和自家的一样大时,贺擎舟心中泛起疑惑!

《萌宝二加一妈咪老公很厉害》精彩片段

盛晚溪怀孕了,可是,她昨天,刚离了婚。

而离婚理由很简单.她以为自己是贺擎舟一见钟情的女神,却原来,被他拿来当了别人的平替。

盛晚溪和贺擎舟的相识,说起来好笑,两个去拒绝相亲的人,居然当场看对了眼,隔天就结了婚。

盛晚溪以为这是神的眷顾,谁知道,是神他|妈眷顾!

盛晚溪看着手里的验孕棒,快速做了决定。

半小时后,盛晚溪打开贺家的门,瞥见客厅那边宾客如云人声鼎沸,脸色微变。

贺擎舟乍见她回来,眼里先是掠过抹惊喜,但转瞬即逝,高大的身子往她面前一堵,阴沉着脸仔细打量她。

“你回来干嘛?!不说什么都不要?”

盛晚溪没搭理他,刚刚还惊涛骇浪但迅速恢复平静的眼眸,扫过客厅的热闹喧哗。

视线,与一张还算熟悉的脸孔对上,身侧的手,倏地紧握成拳。

而这张熟悉的脸孔,就是她亲爹早年养在外面的小三给她生的便宜妹妹,盛知瑶。

也是,贺擎舟心头那抹白月光!

盛晚溪脸色不太好看,调头想走。

贺擎舟一扭头,若有所思瞥盛知瑶一眼,然后转回头,对盛晚溪云淡风轻解释道。

“哦,我在庆祝单身!”

盛晚溪眼里闪过些寒意,生生把脚步收了回来。

她盛晚溪,就算要退场,也要退得轰轰烈烈!

她正了正脸色,泛起些笑意,漫不经心地挑挑眉道。

“哦?那祝你们玩得愉快!”

说着,脸带着笑意一边跟客厅里的人打招呼一边走进客厅。

客厅里坐满了人,而这些人,都是贺擎舟所谓的狗腿死党兼狗腿下属。

其中一个狗腿死党朝她笑着挥挥手,“嗨,嫂子!”

盛晚溪剜他一眼,提醒他道。

“是前的!”

提醒完,弯下身,双手抓住茶几的桌布,用力一扯。

“哗啦”一下,桌上的红酒、点心及水果,全部,乒乒乓乓摔到地上。

贺擎舟抿唇走过来,一把扯着她手臂。

“盛晚溪,你发什么疯?”

盛晚溪甩开他的手,朝他扬了扬手里的桌布。

“我说过,我只拿我自己的东西!”

贺擎舟黑着脸,看着盛晚溪把桌布平铺到地上。

然后,她抱着双臂,对所有客人道。

“抱歉,我在和贺爷分家产,麻烦,把你们脚上的拖鞋脱下来,扔到这桌布上。”

众人面面相觑!

盛晚溪见众人不动,偏头瞥贺擎舟一眼。

“怎么?拖鞋都要克扣我的?贺爷,你要不要这么抠?”

贺擎舟脸更黑了,然后,他冷着脸对众客人道。

“脱,全他#妈的给我脱!”

主人都这么说了,谁还敢掺和到人家夫妻间的事,虽然,是前的!

只有盛知瑶,扯扯贺擎舟手臂。

“擎舟,我不想脱!”

盛晚溪斜眼睇着她,冷笑一声。

“怎么,老爹抢我的,老公捡我不要的,连双破拖鞋也不放过?”

贺擎舟眸光深沉,脸色铁青,厉声对盛知瑶道。

“脱!”

众人见状,纷纷把拖鞋脱下来扔到桌布上,然后,像罚站的小学生,赤着脚尴尬地齐唰唰杵在客厅里。

盛晚溪也不管他们,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不知从哪扯了条“嗞嗞”流着水的水管出来,对着沙发地毯还有电视壁画包括天花板上的吊灯一通乱喷,宾客们猝不及防被喷得鬼哭狼嚎到处乱窜,客厅里,顿时乱成一锅粥。

很快,整个客厅的沙发家具全泡在水里,她才把水管一扔,拍了拍手,从自己包包拿了张卡出来,扔到盛知瑶脸上。

“好妹妹,你#妈不是新开了家家政公司?赶紧的,让人过来把这弄干净,这客厅里所有垃圾,全给我塞垃圾桶里。卡里有五百万,扣除人工,剩下的,全当是打赏你们母女俩了。”

盛知瑶气得脸色发青,嘴唇直哆嗦。

“盛晚溪,你这是在施舍我?”

盛晚溪嗤地笑了,“是啊,施舍你怎么了?在姐面前,客气什么?不止这五百万,就连我家那垃圾糟老头,也一起施舍给你了,跪安吧!”

盛晚溪盛气凌人地说完,转身迈着大步走上楼。

走了一半,她又转身,指指已经被她气成了石像的贺擎舟对盛瑶笑道。

“至于这尊大佛,我也施舍给你,你应该不知道,离婚,是我提的!盛知瑶,你宝贝的,不过是我盛晚溪扔掉的弃夫!”

“盛晚溪!”

贺擎舟和盛知瑶的怒吼,同时在客厅里响了起来。

盛晚溪朝怒吼的两个人扯出一抹极冷的笑意,高傲地一甩头,迈着大步走上了楼梯。

直到她转到楼梯拐角,确认楼下的人全都看不到她,她才抬起手,狠狠地,抹掉爬满脸上的泪水!

贺擎舟,你个狗男人!


五年后,盛家。

贺擎舟木着脸抱着容貌俊美粉雕玉琢的贺家小公子,走到饶木兰面前,低头对怀里的小不点道。

“航航,跟姥姥说生日快乐。”

小不点把手里包装精美的礼物送到饶木兰面前,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奶声奶气道。

“姥姥生日快乐!”

饶木兰开心接过礼物,摸摸小不点软呼呼的脸。

“谢谢航航!”

长长的衣袖滑下一些,露出手臂一大片瘀青。

贺擎舟眸光一沉,要问些什么,却见盛华兴从楼上缓缓走下来,他便抿了抿唇,没开口。

她是盛晚溪她妈,又不是他#妈,关他屁事!

五年了,只要想及盛晚溪,贺擎舟仍有发飙的冲动。

偏偏,饶木兰哪壶不开提哪壶。

“晚溪也是,航航这么乖……”

她一脸怜惜地看着外孙,贺擎舟语气生硬地打断她的话。

“你女儿没有心,她只管自己快活,哪管儿子死活?”

贺擎舟一副怨夫嘴脸,说罢,自觉有点失态,便又寒着脸道。

“她回来,我也不会让她见航航。”

贺擎舟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女人!

离婚后,她就销声匿迹,只在几个月后让人把航航这个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送到他家。

她自己,则跑国外逍遥快活,这一跑,就是四年多。

“贺爷,晚溪她……”

“怎么,你自己女儿,你不知道?她扔下的,又不止航航,还有你!”

饶木兰眼神一黯,急急垂下眼。

“晚溪没有,贺爷你误会她了!”

贺擎舟懒得听饶木兰为盛晚溪辩护什么,今天是饶木兰的生日,寿宴设在晚上,他没时间应酬盛家人,只在中午抽了点时间陪儿子走一趟。

手机响起,贺擎舟接了起来。

“贺爷,少夫……咳,盛小姐今天的航班回国,航班落地时间在两小时后。”

贺擎舟挂了电话,若有所思地看饶木兰一眼,啥也没说,抱着儿子转了身。

小公子忙攀着他衣领,粉|嫩可爱的小脸从他肩膀钻出来,递起小手向饶木兰挥了挥,嗲嗲地道别。

“姥姥再见!”

贺擎舟抱着儿子钻进车子,吩咐司机去机场。

小包子像个糯米团子般软软趴在他胸膛,眨巴着眼睛好奇问道。

“爹地,我们去哪呀?”

贺擎舟拧拧他的小脸,“接你#妈咪回家!”

暗地却是磨磨后槽牙在心里狠狠说道:盛晚溪,你死定了!

机场里,盛晚溪用行李车推着几大箱行李走出来,大#腿突然被什么绊住。

“妈咪,你总算回来啦!”

奶声奶气的叫唤,让盛晚溪心头一怔。

低头,瞧见小家伙那张与贺擎舟那狗男人一模一样的小脸,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她急慌慌弯身,张开手臂把满脸喜悦期待的宝贝儿子抱进怀里。

“我的宝贝航航,对不起,妈咪回来了!”

盛晚溪满脸泪水还没来及得抹,突然天旋地转,眨眼,她就被人扛到了肩膀上。

而扛着她的男人,正是贺擎舟。

盛晚溪脑子发蒙,挥起拳头“咚咚”捶他的背。

“贺擎舟,你发什么疯?放我下来!”

贺擎舟抬手用力抽了抽她屁#股,寒声骂道。

“儿子像你性格顽劣又难驯,你倒好,扔给我一走了之?”

站在俩人旁的航航,仰起小脸朝贺擎舟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表示抗议。

我没有!我很乖哒!

这时,不知从哪冒出一男一女俩萌娃,像陀螺般“咻”地扑过来一左一右抱着贺擎舟大#腿。

女娃扯他衣服,男娃踹他小腿,齐声恶狠狠叫喊。

“大坏蛋,你快放开我妈咪!”

贺擎舟愕然垂下眼,见俩小家伙长着与盛晚溪一模一样的脸,愣了一下,眼里隐隐现了些惊喜。

只是,当他看见他们比贺星航矮一点点的个头,顿时脸黑如墨。

他强压着怒火低声咆哮道,“盛晚溪,你又结婚了?!”

盛晚溪冷哼一声,“当然!老娘行情好得很!”

贺擎舟胸膛“嘭”地炸开,顿觉肩上的人烫手如烧红的铬铁。

他强压下要掐死她的心,黑着脸用力把盛晚溪往地上一杵,伸手,把儿子贺星航捞进怀里。

“航航,我们走!”

眨眼功夫,高大的男人已经抱着小包子迈着大步走远。

盛晚溪站在原地,怔怔看着那渐远的冷硬背影。

这是,走了?

盛晚溪没想过贺擎舟会来堵她,但她也没想到,这狗男人,居然,就这样走了!!


“妈咪,那是爹地和哥哥吗?”

儿子盛宸榆的嗓音,把盛晚溪的视线拉了回来。

不等盛晚溪回答,女儿盛歆橙就撇徶小#嘴吐槽道。

“爹地怎么这样呀,像扛麻袋一样,妈咪不要面子的嘛!”

盛宸榆也一脸嫌弃,“嗐,这么粗鲁,难怪妈咪不要他!”

盛晚溪扶额,无奈长吁一口气!

跟孩子,她都说和他们爹地是和平分手,因而,俩孩子对他们爹并无偏见。

至于贺擎舟和盛知瑶那些破事,从她迈出贺家门那一刻,就再和她无关!

“鱼鱼,橙橙,我们走!”

俩小屁孩向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性,一听这话,立马两眼放光。

一左一右扒拉着她的手臂,像俩小鹿般欢快地蹦跶起来。

“嘿嘿,妈咪,我们要去替姥姥砸场子了吗?”

盛晚溪再次扶额。

她盛晚溪是作了什么孽?好好一个盛家大小姐,怎么生了俩土匪般的娃?

唉,还是大儿子航航可爱,又软又糯!

想到自己连亲一口大儿子都没来得及,盛晚溪顿时满腔怨念。

贺擎舟你这狗男人,瞧你能的!

净会欺负妇孺小孩,算什么男人!

……

傍晚,盛家宴会大厅,宾客满堂,觥筹交错。

盛晚溪不想被无关的人或事绊着,便带着俩小家伙,从宴会厅后面暗沉的走道走进去。

鱼鱼和橙橙小手紧攥着她的,神色兴奋雀跃,觉得这才是去砸场子的姿态。

事实证明,盛晚溪的决定,是明智的。

她和孩子刚穿过昏暗的过道,休息间便传出盛华兴的声音。

“木兰,你自个想想,这么多年,你为盛家做过什么?在盛氏,你这副总裁只是个摆设,在家,你就生了个刁蛮任性的女儿。”

盛晚溪一听这话,当场怒了。

他喵的,这活生生的PUA啊!

她牵着俩孩子“嘭”地用脚踹开休息间的门,目光扫过沙发里坐着的三个人。

“哟,我还以为只有我爹妈在,杜贵人,你也在呢!”

三人皆惊愕,等反应过来,饶木兰惊喜迎过来,蹲下身去抱俩小外孙。

盛华兴和杜雪芳反应过来,一个拧紧眉盯着她,一个满脸防备稍稍往盛华兴身后躲了躲。

盛晚溪瞧杜雪芳那又怂又贱的模样,一脸不屑,指指抱着外孙开心抹泪的老妈骂盛华兴。

“盛华兴你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我妈是没做过什么,可她给了你钱,不是她那些钱,你盛家早就家破人亡了!”

贺、饶、盛三家,是龙都三大名门。

可在二十多年前,盛晚溪爷爷因一个错误的决策造成资金链断裂,作为二儿子的盛华兴得了饶木兰娘家的资金扶持,成了盛家新当家。

盛华兴被骂得脸色铁青,可比起饶木兰,他向来更忌惮盛晚溪这个女儿。

他强压下怒火,寒声斥责盛晚溪。

“盛晚溪,别忘了,你也姓盛!”

盛晚溪切了一声,“我是姓盛,但你这样无情无义的吸血鬼,可生不出我来!”

盛晚溪怼完盛华兴,对还顾着逗外孙的饶木兰道。

“妈,我决定了,下周我就回公司接替你的职位。”

当年她外公投入大量的资金,当然不是白给的,那些资金换成了实打实的盛氏股份,一直持在饶木兰手里。

全龙都的人都知道,从那时起,盛氏已经有小半是姓饶的了。

只是,饶木兰是个不争不抢的大家闺秀,只爱舞文弄墨,对商业无半点兴趣。

因而,她这盛氏副总裁一职,从她上任,就是个挂名空职。

可盛晚溪不是饶木兰,她要来当这副总裁,这盛氏,怕是要变天了。

盛华兴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黑沉,眼神凌厉地瞪着盛晚溪。

“胡闹,你好好的设计师不当,跑回来掺和什么!?”

盛晚溪呵呵冷笑,冷冽的视线扫过他身后的杜雪芳。

“你当然不想我掺和!有我在,杜贵人和她儿子,还能像现在这样在公司横着走?”

盛华兴黑着脸,咬牙切齿道。

“盛晚溪,你这是要和我对着干?”

盛晚溪嗤地笑了声,“我没那么闲!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妈和我的东西而已!”

几年前,盛晚溪本是要带着老妈一起走,可她老妈舍得不盛华兴这狗屁老东西。

要不是看老妈实在被欺负惨了,她更喜欢在国外过她的逍遥日子。

而就在盛晚溪与盛华兴四目相对,剑拔弩张之时,盛歆橙小丫头突然从饶木兰怀里钻了出来,挥动着胖胖的小手脆生生地给妈咪助威。

“妈咪威武!妈咪加油!把钱钱抢回来,我和哥哥就可以买好多好多棒棒糖吃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