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天眼龙帅

天眼龙帅

浪子闲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凌尧酷爱医学,好不容易从医科大毕业,进到了心仪的医院实习,他无比珍惜现在的时光,奈何小小实习医生初出牛犊不怕虎,招惹了些有点小权利的人渣,差点连整个医学界都混不下去……关键时候,凌尧获得了透视之眼,从此逆袭人生,虐渣报仇指日可待。

主角:凌尧,董芷涵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尧,董芷涵 的武侠仙侠小说《天眼龙帅》,由网络作家“浪子闲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尧酷爱医学,好不容易从医科大毕业,进到了心仪的医院实习,他无比珍惜现在的时光,奈何小小实习医生初出牛犊不怕虎,招惹了些有点小权利的人渣,差点连整个医学界都混不下去……关键时候,凌尧获得了透视之眼,从此逆袭人生,虐渣报仇指日可待。

《天眼龙帅》精彩片段

“小帅哥,你怎么流鼻血了呀?”

“你……你快把衣服穿上。”

康宁医院诊室。

凌尧看着眼前的美女,眼神一阵发直。

看病看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衣服没了?

难道她是在勾引我,想让我帮她出医药费?

凌尧擦了擦鼻血,心中忍不住胡思乱想。

“小弟弟你说什么呢,天气这么热,我还嫌穿的太多了呢。”

董芷涵翻了个白眼,擦了擦额头的香汗,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迷人的风情,

凌尧面露疑惑,连忙揉了揉眼睛。

对方竟然又穿上了衣服!

性感惹火的皮裙,高领白色蕾丝边衬衣,英伦风骑士长筒靴,再加上那火辣的御姐气质,别有一番魅力啊。

不过,她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他连忙看向手中的戒指。

对了,是因为它!

本来看病看的好好的,但董芷涵说钱包没带,让他帮忙垫付医药费,将这枚戒指抵押给了他。

结果刚一接过来,就看到了先前的一幕。

“那个,你还是拿回去吧……”

凌尧感觉有点邪门,更有点心虚,将戒指推了回去。

“哎呀小帅哥,你别这么见外嘛,我一定会把钱还你的。”

董芷涵娇滴滴地道:“人家要不是手机没电了,碰巧脚又扭了,也不会出此下策用戒指抵押,这戒指可是我奶奶传下来的,说要给我以后的老公戴呢。”

凌尧心中一颤,眼前的大美女,衣服竟然又凭空消失了!

“行行行,我这就去帮你交费。”

他脸红得简直能滴血,再也待不下去了,匆匆离开了会诊室。

“咯咯~”

董芷涵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得花枝乱颤:“真有意思,这年头还有这么纯情的小帅哥?”

凌尧没有急着交费,先去洗手间狠狠洗了把脸,才将心情平复下来。

等他从缴费处回来,却发现董芷涵已经离开了,戒指静静地躺在桌上,下面还压着一张口红写的字条:我有事先走了,钱会尽快还你的,等着姐姐哦。

凌尧看着这些字,仿佛都能幻想出对方的诱惑语气,心里顿时一阵燥热。

他赶紧转移注意力,拿起戒指仔细研究了起来。

“奇怪,难道是幻觉,还是说这戒指真有问题?”

可现在董芷涵已经离开了,他也没办法继续验证。

这时,他想到了同在这家医院实习的女朋友纪雅,心中不由一动,拿自己女朋友来测试戒指的功效岂不是更好。

虽然在一起已经两年了,可纪雅与他顶多只是牵牵手,没有更进一步的事了……

凌尧嘿嘿一笑,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纪雅的声音压得很低:“凌尧……我在外面呢,不方便打电话……待会再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啪嗒挂断了电话。

凌尧一愣。

上班时间在外面做什么?

他还想打电话过去问清楚,这时诊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凌尧,去给我跑趟腿。”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说话语气很是盛气凌人。

他是凌尧的科室主任,不知道为什么,实习期间一直刁难使唤他,可偏偏凌尧还没什么办法,无奈的不行。

“把这盒药送到十号病房,快点,耽误了事就等着被扣奖金吧。”

一听这话,凌尧的脸色更难看了:“孙主任,我是来实习的,你老让我干跑腿的事,不是侮辱人吗?”

“我说话还不管用了,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干了,直说啊,我一句话的事!”孙主任有恃无恐,阴阳怪气道。

凌尧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恨不得一拳打在那张可恶的脸上。

不过,他最终还是强忍怒火,点了点头。

前段时间刚见了纪雅的家人,谈了结婚的事,对方要他买房买车,还要不菲的彩礼。

本来医生工资就低,需要慢慢熬工龄,这要是被辞退了,和纪雅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结婚呢。

他接过药,闷着头往十号病房走去。

正要推开门,里面却传来一阵对话。

“秦少,你以后会对人家好吗?”

“哈哈哈哈哈,当然了,你这么娇。”

嗯?

这声音……

凌尧瞳孔放大,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正是已经在一起两年的女友纪雅!

没想到她竟然背着他做这种事!

砰!

凌尧听得怒火中烧,猛地踹开病房门,冲了进去。

“狗男女,你们在干什么!”

听见怒吼,纪雅抬头一看,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凌尧,你……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我安排的啊,只要我一句话,孙主任就能让他像条狗一样眼巴巴的跑过来,我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秦林哈哈大笑,张狂到了极点。

“孙主任刁难我,一直都是你指示的?”凌尧突然反应过来,沉声问道。

“呵呵,你以为呢,我们家在医院有股份,只要你在这里上班,就属于是我家养的一条狗!”

凌尧握紧拳头,扭头看向纪雅:“你怎么这么贱,和这种垃圾混在一起,真TM脏!”

“凌尧,你听我解释……”纪雅急忙站起来。

但这时,秦林直接强硬地搂住她的肩膀,笑道:“纪雅,你还和她废话什么?只要乖乖当我的女人,我马上让你从实习医生转正,成为副主任也不难,每个月再给你几万块钱生活费,不比跟着这个窝囊废强多了?”

随后,又对着凌尧讥讽道:“快滚吧,以后纪雅就是我光明正大的女朋友,你要再敢缠着她,别想在这医院混下去了!”

一听这话,纪雅先是一愣,旋即喜出望外。

她本来还以为秦林只是和她玩玩,给自己买几个包就已经赚大了,所以也没想着和凌尧摊牌。

可没想到被抓奸在床之后,秦林反而让她成为了正式女朋友,还有成为正式医生的机会。

顿时抱着对方的胳膊,媚眼如丝地道:“谢谢秦少,以后我一定好好服侍你。”

凌尧闻言,气得浑身颤抖:“纪雅,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贱到了这种程度,让我恶心!”

纪雅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凌尧,以前是我太天真了,跟着你这种穷鬼一辈子都要过苦日子,现在在秦少身边,我才明白什么叫幸福,识相的快滚吧,小心秦少收拾你。”

“杂种,我和你拼了!”凌尧双目赤红,抄起旁边的花瓶就冲了上去。

然而,秦林早有准备,冷声道:“还敢和我动手,兄弟们弄他!”

话落,几个混混冲了进来,他们都是街溜子,经常跟在秦林后面厮混,一直在病房外听动静。

一见面,直接把凌尧围起来,一顿拳打脚踢。

凌尧已经气红了眼,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挥舞着输液架拼命和他们扭打在一起。

然而双拳难敌四手,他很快被打伤,晕了过去,浑身上下血流如注。

“秦少,怎么办,好像有点严重。”混混们有点慌张。

“怕什么,是他自己跌倒的,我打声招呼,会有人给我们作证的。”秦林冷酷道。

随后,一行人离开了病房,眼睁睁看着凌尧倒在血泊中,连医生都没叫。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血泊渐渐淹没了秦林口袋里的一枚戒指。

正是董芷涵给的那枚。

忽然,戒指泛起点点微光,凝结成束,钻进了凌尧眉心。

一道苍凉宏大的声音在他的脑海炸开:“阴阳五行路,血瞳渡逍遥!”


“千载悠悠,终于等到了能触发血瞳的灵性后辈,从此你便是我灵秀仙人的唯一传人。”

“戒指中蕴藏我的最后一丝灵力,我助你开启血瞳,彻底融合传承。”

“切记,医者悬壶济世,武者扫荡不平,如此方为真逍遥!”

话落,一道道浩瀚如海的庞大信息,疯狂地涌入脑海。

绝世功法,无上医术,风水堪舆......神妙奇绝,包罗万象!

最后,一道戒指虚影出现在瞳孔当中,彻底炸开为一片血色,渲染了整个眼帘。

不知过了多久,凌尧猛然惊醒。

看向四周,窗外残阳如血,病房内一片安静,只有满地的花瓶碎片和血泊,提醒着他刚才的屈辱。

“草,我到底昏迷了多久,竟然做了那么长的梦,那对狗男女连医生也不叫,看来是真想我死啊。”

凌尧心中暗恨,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但浑身无力,很快又再次跌倒,摔在花瓶碎片上,疼得龇牙咧嘴。

他脸色一变,略微有些惊慌。

现在的情况很不妙,自己失血过多,能够醒过来已经算是命大了,急需止血治疗。

偏偏手机被那群混混打飞掉在床底,周围又都是花瓶碎片,他如果爬过去,会大出血,死的更快。

“不会吧,我难道就这么嗝屁了?”

就在这时,他的脑海里浮现一本功法:《天心蕴诀》。

根据描述,这是一本极品修炼功法,医术逆天,一旦修炼成功,别说止血了,就算活死人肉白骨也不是没有可能。

“等等,这是哪来的?”

凌尧心中一惊,顿时想到了刚才的“梦”。

难道那不是梦,而是真的?

那个叫灵秀仙人的,真的给了自己无上传承?

对了,他还提到血瞳,据说可以勘破世间万物。

凌尧试探性地将注意力放到眼睛上,看向手臂。

霎时间,眼前一股血色弥漫,他的视线竟然直接突破了皮肤,看到了手上的肱二头肌,看到了筋脉,就连破损的毛细血管也看的一清二楚。

“这......血瞳竟然是真的,那功法难道也是真的,脑子里那么多传承也是真的?”

凌尧又惊又喜,连忙试着修炼起《天心蕴诀》。

片刻后,丹田处传来一缕缕冰凉清爽的感觉,他运起灵力向全身游走。

很快,在凌尧的注视下,灵力经过的地方细胞筋脉飞速修复,甚至比以往还强壮了些。

也就是说,《天心蕴诀》不仅能治病,还能强化身体!

“竟然都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凌尧收起功法和血瞳,眼中露出惊喜之色。

心情从之前的地狱,一跃到了云端!

他知道,自己的造化来了。

这一刻,他的命运齿轮,已然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轰!

他站起身,四周的花瓶碎片顿时被震飞。

朝空气打了几圈,竟然响起隐隐的空爆声。

他现在何止健康,要是再见了那几个混混,一定能把他们揍的妈都不认识!

还有秦林和纪雅这对狗男女,你们等着!

随后,他收拾一番,回到了诊室。

可刚一进去,就看到孙主任脸色阴沉地走了过来。

“送个避孕药送这么久,你不会把我们医院当成电影院了吧,不想干直说!”

一听这话,凌尧也是火冒三丈,腾的站起来道:“姓孙的,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别以为有秦林给你撑腰就了不起,他差点把我弄死,我迟早把这笔账从你们身上讨回来!”

“差点弄死?”孙主任一愣,显然不知道这回事。

但随即又冷笑道:“那你怎么不死呢,死了才好,一个没用的穷狗,整天在这碍眼!”

“既然还没死,那就赶紧把一到五楼的厕所去扫一遍,看你中气这么足,估计是还没被收拾够吧,去闻粪气冷静冷静!”

凌尧眼神一冷:“姓孙的,你别逼我。”

“逼你怎么了?有本事你可以辞职不干啊,只是我一想起你妈当时跪下来求院长那个样子,我就痛心啊,怎么那么倒霉,有你这么个废物儿子!”孙主任不屑道。

凌尧的养母曾经是医院的清洁工,后来收养了凌尧生活压力太大,白天在医院上班,晚上还要出去捡垃圾。

好不容易把凌尧养大,供他从医学院毕业,又悄悄来医院求老院长给凌尧走后门,所以凌尧一直在医院夹着尾巴做人,就算被孙主任刁难也不敢吭声,就是怕自己被开除让老妈失望。

“怎么,怂了?你这种没钱没势的垃圾,工作都要靠你那个回收垃圾的丑娘来找,你凭什么和我大声说话?”孙主任愈发嚣张。

“姓孙的,你敢骂我妈?”凌尧彻底愤怒。

“骂又怎么了,要不是靠医院的关系,她哪来的渠道收垃圾?你再敢在我面前装逼,我立马给后勤主管打声招呼,让你妈活活饿死!”

凌尧闻言,眼神瞬间变得可怕无比:“姓孙的,你要是再敢拿我妈威胁,我保证让你吃垃圾吃到活活撑死!”


没错,凌尧害怕被赶出医院,害怕让母亲失望。

但如果有人胆敢以母亲威胁他,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

反正如今传承在身,他觉得自己就算去外面闯荡,也会出人头地。

“你他妈的,还和我横起来了,谁给你的狗胆!”

孙主任怒不可遏,扬起巴掌就准备往他脸上扇去。

凌尧眼神一冷。

既然真敢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修炼了《天心蕴诀》之后,他不仅身体强壮了许多,就连反应也灵敏了不少,孙主任的动作在他面前就是一头笨重的大肥猪,随时能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不过,就在他准备反击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慌乱的脚步,一个小护士跑了过来,焦急道:“孙主任,急诊室有个病人已经快不行了,需要你去主持手术。”

孙主任眉头紧皱:“不就是一个病人,找谁不行?没看见我在忙吗?”

“孙主任,对方貌似是胃出了问题,院长点名要你过去,听说病人是苏家的少爷,他马上赶到。”

“什么?苏家少爷?”

孙主任一惊,连忙喊叫了起来:“快,你去把消化科的人都叫过来,不管在做什么!还有凌尧,你也去给我打下手,别想着偷懒!”

片刻间,他的头上连汗都冒出来了。

苏家可是江城的顶级豪门,名下有好几家上市医药公司,和几乎所有医院都有密切的合作,要是苏家少爷出了什么问题,他这科室主任就别想干了,甚至在江城也混不下去。

所以他不敢有任何懈怠,把科室的所有人都给叫上了。

凌尧都快气乐了,这孙主任就是个草包,做手术哪有叫这么多人的。

不过他也没有犹豫,毕竟医者仁心,人命关天的事,他也乐意去帮这个忙,至于和孙主任的账,以后算也不晚。

到了急诊室之后,手术台上躺着一个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多岁,呼吸急促,脸色发白,情况看起来十分不妙。

在他旁边,还有个身穿白色西装,气质高贵的美女,正眉头紧皱。

孙主任一看到她,登时吃了一惊,谄媚地迎了上去:“苏总裁,您怎么亲自来了,蓬荜生辉啊。”

美女名叫苏洛神,是苏家大小姐,苏氏集团总裁,江城有名的冰山美人。

“不用说这些废话了,快给我弟弟做手术,要是耽误了病情,我会立马撤回和康宁医院的合作。”苏洛神冷冷道。

“是是是,我马上开始,保证不会出问题!”孙主任吃了个冷脸,也不觉得尴尬,立马又屁颠屁颠地招呼起来。

“病人是怎么发病的,检查结果怎么样,仪器数据都出来了吗?”

“病人是从酒吧送来的,血液酒精含量低于八十毫克,排除酒精中毒,但是胃部一直呕血,体温异常升高,内环境情况不稳定,不太适合做胃镜,不过各项指标都已经检查出来了,不算很严重。”

有医生出来汇报,还上交了一份表格。

孙主任一看,顿时微微松了口气。

果然各项指标不严重,那就问题不大。

“好,辛苦各位了,接下来就让我给病人做最全面的检查吧。”

他挤开众人走到手术台前,一板一眼地给病人开始检查,很快就作出了判断。

“大家不用担心,就是喝酒喝多了导致的胃粘膜发炎,高烧呕血什么的都是正常现象,我给他打一针消炎药就好了。”

闻言,医生们微微颔首。

病人的病症看起来确实就是胃黏膜炎,而且是孙主任亲手做的检查,问题应该不大。

就连看起来一直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苏洛神,此刻眉头也是微微舒展。

孙主任得意一笑。

还以为多大点事,原来就这么简单的病。轻轻松松就能得到苏家的人情,简直不要太爽。

随后,他让人配了一管消炎药,就准备给病人注射进去。

然而这时,一直旁观的凌尧却突然开口:“等等,他根本不是胃黏膜炎,你这样随便给他打针,会出人命的。”

手术室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孙主任反应过来,顿时破口大骂:“你是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开口?还敢质疑我,你以为这是在过家家?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

他之前本来就被凌尧顶撞,攒了一肚子火,见他到了手术室,众目睽睽之下还敢质疑,更是气得不行。

“给我等着,等我治好了病人再好好收拾你!”

他狠狠瞪了眼凌尧,随后扭过头,毫不犹豫地将消炎药给病人注射了进去。

没过一会儿,苏家少爷的脸色果然好看了一些。

孙主任傲然颔首:“看吧,我都说了,只是一个小小的胃黏膜炎,不用紧张。”

“不愧是孙主任,医术高明眼力出众,病人肯定已经没事了,有些学艺不精的实习生,就别在这添乱了!”

其他医生也都纷纷开口吹捧,向凌尧投去讥讽的眼神。

可就在这时,病床上的苏家少爷忽然抽搐起来,两眼翻白,浑身青筋暴起,嘴巴里疯狂地吐出白沫。

与此同时,床边的各项仪器也疯狂地发出刺耳的警报,心率急速下降,血压疯狂降低,眼看就要不行了。

“孙主任,这是怎么回事?我弟弟怎么了?”苏洛神面若寒霜,死死地盯着孙主任。

孙主任目瞪口呆,瞬间冒了一额头的冷汗。

谁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就是简单的胃黏膜炎,怎么会突然危及生命呢?

“孙主任,你还愣着干什么,立刻想办法救人!”苏洛神脸色一变,立马喝道。

“那个......那个......”

孙主任吓得魂都丢了,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开玩笑,他连状况都搞错了,要是再乱出主意,到时候病人真死了,第一个完蛋的就是他!

随着时间的流逝,仪器的警报越来越响。

明眼人都知道,病人快不行了!

“姓孙的,我就这么一个弟弟,苏家就这么一个男丁,要是出了问题,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苏洛神面若寒霜,语气冷到了极点。

“啊......我......我......”

孙主任哗哗冒汗,吓得都快尿出来了,就差没当众给苏洛神下跪了。

但他医术不精,根本没把握,也没胆子再给病人治下去。

“等等,我来吧。”

这时,凌尧站了出来。

接受传承的时候,灵秀仙人已经说了,悬壶济世方为真逍遥。

既然有能力救人,这种时候就该挺身而出,这是医生的天职。

“我说过了,你压根就是乱来,病人不是胃黏膜炎,而是被下了毒!”

他的血瞳早已运转起来,在病人的胃部有团黑气弥漫,这正是中毒的特征。

说起来,血瞳确实非常不可思议,能够直击病人的内脏,简直比世界上最昂贵的X光检测仪都要精确。

说完,他从旁边的医疗箱拿出几根银针,陆续地插入了男孩的穴道中。

看着这一幕,众人面面相觑,全都懵逼了。

“真是乱来,你......”

孙主任也是一肚子火,正要阻止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沉声道:“凌尧,其实刚才我都快把病人治好了,你现在出手干扰,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责任可都在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