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霍先生的豪门千金

霍先生的豪门千金

月月爱写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千染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难留住霍思墨的脚步,索性她破罐子破摔放手了,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巨大的阴谋正朝着她席卷而来。因祸得福,沈千染重获新生,也彻底告别了过去,本以为这一世再不会与霍思墨有任何交集,奈何命运的齿轮从未停止转动。

主角:沈千染,霍思墨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千染,霍思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霍先生的豪门千金》,由网络作家“月月爱写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千染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难留住霍思墨的脚步,索性她破罐子破摔放手了,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巨大的阴谋正朝着她席卷而来。因祸得福,沈千染重获新生,也彻底告别了过去,本以为这一世再不会与霍思墨有任何交集,奈何命运的齿轮从未停止转动。

《霍先生的豪门千金》精彩片段

“看看,像吗?”

克罗地亚咖啡馆,妆容精致的女人着着昂贵的皮草,套着宝石戒指的手端着咖啡凑到唇边,微微轻蔑着眼。

沈千染捧着手机,内心惊涛骇浪。

照片上的人就是眼前这位,她勾着男人的臂弯,红唇凑在男人脸颊,两人亲昵的暧昧感几乎溢出屏幕。

这是她的老公霍司墨,沈千染绝对不会认错他英俊的脸,只是照片里的年月,他还是个偏偏美少年。

心脏处似乎鲜血淋漓,疼得无法放肆呼吸,沈千染却故作镇定,“谁还没有个前任,再说,你长得像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哦?”女人诧异她的从容,红唇捻着一抹讥诮,“我,沈若雪,你也姓沈,你不觉得阿墨娶你,别有用心吗?”

阿墨,充满了爱意的称呼。

沈千染捧着手机的指尖不自觉颤了颤,眼神里泄露一丝慌张,下一瞬,她将手机反扣在了桌面,冷着脸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沈若雪笑得像只玉面狐狸,漫不经心,“你脑子不清醒,那我就点明了,阿墨爱的是我,趁我出国的这三年,你趁虚而入,鸠占鹊巢,是时候……该还回来了。”

还?

这个字眼简直令人笑掉大牙!

霍司墨是她的丈夫,她才是明媒正娶的!

可是霍司墨的过往她从未听过,更别提沈若雪这枚白月光,不得不承认,沈若雪字字珠玑,每一句都有理可寻。

她们有着三分相似,她们同一姓氏,她当霍司墨堂堂瑞丰集团的总裁,怎么会看上小小翻译的她?

沈千染深吸了口气,这年头小三如此的明目张胆,不禁啼笑皆非,“野鸡野草年年有,这么着急逼宫是在怕什么?就算要离婚,哪轮得到你说话的份?”

哦?

这个沈太太还挺张扬!

沈若雪不甘示弱,嗤笑嘲弄,犹如一只孔雀办,“难道你不知道阿墨已经跟我同居了?呵——”

同居?

沈千染瞬间如坠冰窖,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她一点风吹草动也没察觉到?

沈若雪终于捕捉到她眼里的异样,舒畅地笑开来,“不过,你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一千万,我离开阿墨,保证不再纠缠,而你,继续做你的霍家少奶奶,如何?”

她只是为了钱?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通通都不是问题。

不管沈若雪说的是真是假,万一照片流出去,必定会被媒体捕风捉影,对霍司墨总有多多少少的影响。

这钱,就当买个心安。

沈千染痛快地抽出包里的银行卡,金灿灿的薄片压在桌上。

旋即取出便签纸,潦草地写下简单的协议,眼神蓦然凌厉了几分,“这里有两千万,不用找了,签字。”

沈若雪诧异挑眉,没想到沈千染这么果断,她悠悠然地拿起笔,在短小精干的协议下方落款,刚顿住笔,便签纸就被沈千染抽走。

正当沈若雪抬头看,一杯咖啡迎头泼了过来。

“你——”

咖啡的醇香不再美妙,从发丝到下巴,滴答着褐色的污渍,沈若雪张着嘴,不可思议地怒视着沈千染。

“回去让腻嘛教教你,怎么做人。”沈千染落下狠话,这才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像沈若雪这种骨子里犯件的人,来一个灭一个,她绝不手软。

——

入夜,霍家。

绿叶形状的艺术时钟挂在雪白的墙面,秒针“滴滴答答”转动不停。

沈千染搓着冰凉的手,不时地抬头望着客厅入口。

12点了,虽然暖气开得很足,她总觉着身体里侵入了万年寒冰。

不多时,院子里传来汽车引擎的轰鸣,紧接着是粗重关闭车门的声响。

司墨回来了。

沈千染翘首以盼终于等到霍司墨,心底却愈发忐忑不安,焦急地迎上门口。

从宽阔院子里向她走来的男人,高挑的身姿内穿剪裁得体的西装,外搭驼色的羊绒大衣,冷峻的脸,五官如刀削般,附着着冬日里的寒意。

沈千染一言不发,看着他从身边走过,进了客厅,脱下大衣递给佣人,修长的手松了松领带结,坐在了皮质沙发上。

结婚三年了,他的一举一动都熟悉到骨髓里,那张照片,却打碎了她所有未来憧憬。

他这是,刚从沈若雪的住处回来么?

沈千染不想问,害怕问,却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着唇瓣许久,说出口的话却漫不经心,“司墨,你有没有听过沈若雪这个名字?”

霍司墨正摊开一份报纸在膝盖,忽然,猛地合住,剑眉倒竖,隼目阴鸷,“你去找她了?”

他突然间散开的危险气息,好似一只守护领地的野兽。

沈千染心脏一紧,踌躇着千言万语,似乎已经没有追问的必要。

眼泪,它就这么不争气地模糊了视线,果然,那个女人她说的是真的!

沈千染望着客厅熠熠的水晶灯,硬生生将粲然的眼泪咽回肚子里,声色略显暗哑,“是她来找的我,她说你跟她在一起。”

既然她只是替身,为什么要娶她回家,这样对她根本就不公平!

男人眼里,沈千染面不改色,甚至不想多看他一眼的姿态,明显是在置气。

霍司墨揉着山根,语气软和了些,“她回来,我不能不管。”

所以,前任回头现任必输么?

所以,他就在外跟那个狐狸精同居?

所以,今天如果不是沈若雪找上门,她还蒙在鼓里!

委屈泛滥如决堤,沈千染狠狠地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不言不语。

哪怕她很想扑上去揪着霍司墨的衣领,很想质问他到底有没有心,三年的陪伴算什么?她这个霍太太的身份,难道是摆设么?

可是她没有问,她不想让自己变得跟泼妇一样。

“千染,你听我说……”霍司墨眉心打结,正欲解释,电话在这时候响起来,他看了看泪眼婆娑的沈千染,又看了看手机,最终烦躁地接起来。

“霍先生,沈小姐的状况不太好……”

听着电话里焦急的阐述,霍司墨气息骤降。

他顾不了太多,取过立式衣架上的大衣挽在臂弯疾步往外走。

“霍司墨,你去哪?”

他带起一阵寒风从沈千染旁边大步流星而过,沈千染忍不住吼出声,话还没说清楚就想不了了之?

霍司墨顿了顿脚,回头看她,眸光如冰刀,阴狠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沈千染我告诉你,你可以选择离婚,但绝对不可以动若雪,若雪如果有什么闪失,我要你!”

 

 


沈若雪,她怎么了?

沈千染杵在门口,汽车远去,院子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寒风相依。

那个女人不是说,拿了钱就离开司墨吗?

沈千染忙不迭找出手机,顺着沈若雪联系她的通讯录回拨,灌入耳膜的却是忙音。

转而,她拨给了霍司墨,还是无人接听。

到底怎么了?

夜半三更,沈千染无心睡眠,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愈演愈烈……

好在,电话响了,是霍司墨。

“给你半个小时,到医院,立刻,马上!”

简短的命令没有问候语,没有结束语,冷不丁地,直至霍司墨掐断通话,犹如一场幻觉。

——

医院,病房。

医疗器械“滴滴滴”的响着,血压,心率,无不彰显着,躺在病床上如同睡美人的沈若雪自身情况不大好。

就在今天下午,她还颐指气使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沈千染着着精致的妆容,明艳的眼,惹火的红唇,她本想在气势上彰显出凌厉感,可此时注视着病床却有些不知所措。

当不可避免地对上霍司墨的视线,周遭阴冷的空气几乎要将她吞没。

“吧嗒。”

一张一行卡丢在地上,金灿灿的。

“这是你的?”男人微微敛着眼皮,睨着她,声色低沉清冷。

“是。”沈千染回答得很轻。

这一个字,霍司墨目光又寒了几分,“现在她昏迷不醒,你满意了?”

沈千染缓缓抬起头,撞进霍司墨冷厉的眼眸里,一头雾水,不由苦笑反问,“司墨,她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以为她现在变成这样是我做的吧?”

“不是你做的还能有谁?没有关系?你再说一句没关系!”霍司墨刹那间怒火炸裂,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步步向她逼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查到若雪的,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跟她是朋友,你怎么下得去手,买通榴芒围殴她差点毁了她的清白!”

“什……什么?”沈千染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余光瞥想那张银行卡,后知后觉发现,沈若雪在给她挖坑。

“别给我装傻充楞!”霍司墨呵斥着,猝然推了她的肩。

沈千染后背撞在墙上,男人居高临下,高大的隐隐笼罩着她,语气里满是失望,“没错,娶你是因为你长得像若雪,但没想到,你心思居然这么恶毒!”

沈千染仰头望着他,这样的霍司墨,让她感到陌生至极,她喉咙里似卡了什么,念及包里的便签纸,急忙掏出来,“你自己看看,是她问我要钱,她说她要一笔钱离开你,从我这里骗走的……”

她话还没说完,男人抽出她手里的便签,看也不看,修长的指尖捏着便签纸,撕成了零星碎片。

“霍司墨……”沈千染脑子里嗡嗡作响,这是她留的证据啊!

“我知道你很聪明,做戏不可能没有准备,不用多费口舌,有什么话,到了警察局跟警察说。”

他扬起手,便签纸的碎屑纷纷扬扬,留给沈千染冷漠的背影,而门口,是早已等待的警察。

“你要让我去坐牢?”沈千染不敢置信,他们结婚三年了,三年!就因为还没查清真相,他的白月光受伤,他就得去坐牢?

霍司墨头也不回,愠怒在眼底翻滚,“沈千染,这是你自作自受,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夫妻,希望你尽快签署离婚协议。”

离婚?

维系他们之间的到底是什么?

真如沈若雪说的,她只是碰巧长了张跟沈若雪相似的脸,现在,沈若雪回来,她就成了一张没人用的抹布么!

沈千染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抵达警察局的,坐在冰冷的椅子上,身旁年少谢顶的助理林涛,嬉皮笑脸地像哄三岁大的孩子,“少奶奶,你就签了吧,霍少说了,只要你肯离婚,这次买凶谋害的事,他就撤诉。”

沈千染掀起沉重的眼皮子,眼底毫无情绪,“他真要让我坐牢?”

林涛嘴快,脱口而出,“那可不嘛,律师都已经……”

说到这,触及沈千染眼睛里的一片黯淡,林涛才急忙收音,后知后觉捂住了嘴。

“知道了,我签。”沈千染拿起笔,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在离婚协议末端签字,每写一笔,心都在滴血。

什么苟劈朋友,霍司墨,从没爱过她!

婚姻,不过就是他用来睹物思人的弥天大谎而已!

三年前,她给霍司墨担任翻译,一个月的相处,霍司墨对她无微不至,仅仅一个月,就问了她一句愿不愿意嫁。

谁又能抵挡一个帅气多金,还对自己关怀备至的男人呢?

是,她爱上了霍司墨。

一直以为,哪怕两人在霍家是相敬如宾,总有一天有了爱情结晶,日子会好起来。

错了,她错得离谱。

离就离,得不到他的心,要这婚姻有什么用!

一个星期,沈千染感觉自己去过了一趟炼狱,明明身体上一点伤痛都没有,心底却千疮百孔。

好几次站在高楼上,都有一种纵身跃下的冲动。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死,要好好的活着!为了一个负心汉区司,多可笑!

从公寓里走出,久违的阳光晃得刺眼。

她伸手挡了挡,却接到之前公司的电话,“千染啊,那啥……你说复工的事,老板考虑了再三,让你别过来了……”

本打算继续翻译的工作充实自己,看来……泡汤了。

“也不知道咋地,我悄悄告诉你,翻译圈发了新通告,不准任聘你,你最好别忙活了……”

“哦。”

沈千染以为自己百炼成钢,可以迅速修复情商,可听到这一句,心,还是禁不住抽疼了一下。

还能怎么?

不就是霍司墨的报复吗?

沈千染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摩尔大厦。”

——

瑞丰集团。

男人坐在旋转椅上,面前的文件堆积如山,林涛奉上一杯咖啡,生硬地挤出一丝笑容来,“霍少,摩尔的版权……没能谈拢。”

“没能谈拢?”霍司墨笔触凝注,斜斜地瞟向林涛,“怎么做需要我教你吗?”

林涛正要解释,坐在轮椅上的女人闯进了门,“阿墨,我看你还是不要白费功夫了,摩尔的老板听说是个怪咖,常年不露面,版权明码标价全看眼缘,曾经有人花两个亿购买,也空手而归。”

霍司墨放下笔,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前,主动接替保姆的工作,站在女人身后推着她的轮椅,“不是让你在医院多观察几天再出院吗?”

“医院里无聊呀。”沈若雪瘪了瘪嘴,明媚的风情徒添几分娇嗔,“再说了,我还要成为你的得力干将呢!”

瑞丰作为国内技术机床最为出色的公司,霍司墨的功劳不可估量,这个男人很优秀,短短几年,白手起家,成为现在国内杰出青年排行第三,让人意外。

这份意外,足以让沈若雪动容,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

不过,这次瑞丰研发的技术机床,关于纳米芯片的专利版权是摩尔研发的,如果摩尔不授权,那么,耗费两年的研究,必将胎死腹中。

“看样子,你有好主意?”霍司墨似笑非笑,沈若雪高材生,留美的经验,显赫的身世,成为得力干将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阿墨。”沈若雪反手覆盖在霍司墨的手背上,格外认真地注视着男人俊俏的脸,“如果谈成了,有什么奖励吗?”

“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霍司墨失笑,宽厚的手揉着她脑袋,“奖励任你选。”

沈若雪莞尔,“今天晚上,摩尔国际的周年庆,我有邀请函。”

公司周年庆,老板肯定会到场,直接面谈事半功倍。

 


沈千染怔住,刚才还在和沈若雪在一起的霍司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跟前。

依旧是清清爽爽的气质,言语和眼神里却夹着厌恶。

“李总,抱歉了,这位是我前妻。”霍司墨将“前妻”两个字咬得分外重。

原来他并不是看到了她才过来了,而是因为这个猪头三。

沈千染深吸了一口气,当即站稳将猪头三推开,看向霍司墨的眼神几分逆反,“不好意思,这种货色我还看不上,跟你一个级别。”

什么叫这种货色?

猪头三的脸顷刻如猪肝酱紫,沈千染捋了捋垂在肩头的黑长直发,鞠了一躬,“抱歉,先失陪了。”

霍司墨眼底掩藏不住的诧异,才刚离婚一个星期,这个女人泰若自然,仿佛根本没有受过伤一般。

果然,她嫁给自己只是因为钱,眼看揭穿了她丑恶嘴脸,索性及时止损么?

念及此,霍司墨面色阴沉,甚至已经后悔拟定离婚协议时的一丝仁慈,承诺每个月给予她一笔不菲的赡养费。

有没有受伤,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沈千染紧攥着手,似乎只有将所有痛化作力气,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此时,会场的灯光瞬间黯淡,唯有舞台一束追光。

“阿墨。”沈若雪操控着轮椅到他身边,抬手拽着男人袖子,两人齐齐地看向舞台。

应该是摩尔的老板亮相了吧?

说起来,摩尔是个别具一格的公司,听闻起初创建公司时,并不为盈利,只为给所有人才一个展露头角的空间。

摩尔是国内具有做多版权、专利的地方,公司内,有知名编剧、小说家、画家、科技研发团队、医药研究学者……

不以盈利为目的,到现在,却成为炙手可热的存在。

瑞丰想要的芯片专利,屡次被拒。

这时,只见深蓝色吊带长裙的女人提着裙摆款款上台,聚光灯下,她如同最为清澈的泉水,雪山上的花蕊,赏心悦目。

“怎么会?!”沈若雪惊呼,险些从轮椅上站起身。

霍司墨亦是面色凝重,她的失陪居然是要上台演讲么?

“大家好。”

清脆的声音通过立式的话筒传遍大厅的每个角落,浸人心脾。

沈千染标准礼仪微笑,纤细的手交叠置在腹间,“我代表摩尔,感谢各位的到来,请允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姓沈,名千染。”

沈千染?

“哦!我想起来了,这不是霍少的前妻么?”来宾中,有人记忆力不错。

忽然间,以霍司墨为中心点,疯狂地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霍司墨本就黑沉的脸色,更如泼了墨一般。

“我知道,很多人今天到这里来,都是为了这个。”沈千染及时的将众人的视线再次汇聚到自己身上,在她的指尖,是一枚指甲大小的芯片。

芯片水蓝色的,仿若星辰璀璨。

“阿墨!”沈若雪揪着霍司墨的袖口更紧了些,芯片,居然就在沈千染手上!

霍司墨拂开了她的手,阔步走上前,靠近舞台一些。

那张温婉的脸,着上了妆容,徒添张扬气息。

就是这张脸,前几天还哭哭啼啼地,装成一朵白莲花,今天,却擎着他最想要的东西!

“China330,这是它的名字。”沈千染不紧不慢继续道,“对于机械工程的作用,想必大家都清楚,最大强度地加速传感器的运行,已达到最大生产值,各大工厂趋之若鹜。”

不是她夸夸而谈,确实,专利的实用性显著。

“沈小姐,到底说,你真的能代表摩尔,芯片售价怎么说?”不少人都兴趣,对于技术这种东西,永远是升值空间大。

沈千染有意无意地瞟了霍司墨一眼,他身高出众,哪怕是站在人群中,宛如标杆。

看他阴翳的眼神,沈千染深吸了一口气,“330芯片的专利不卖,只送。”

送?

送给谁?

大家再次看向霍司墨,难道这位沈小姐,是打算用这枚芯片的专利破镜重圆吗?

沈千染收回目光,心平气和道,“这枚芯片,打算送给弥音。”

当下,另一名优雅的女人走上台,盈盈轻笑和沈千染并肩站在一起,接过了芯片。

弥音,后起之秀,是瑞丰实打实的竞争对手!

霍司墨勾起薄唇,看不出是喜是怒,转身就走。

“阿墨,沈千染到底是怎么拿到330的?”

“阿墨,你走太快了,等等我……她现在将芯片拱手让给弥音,摆明就是跟你作对啊!”

摩尔大厦楼下,霍司墨顿住脚步。

“阿墨……”沈若雪的声音放得很轻,和他分开了三年,这三年来,他的脾气越来越阴晴不定了。

霍司墨抬手覆盖在额头,指尖揉着鼻根,会场上,沈千染气定神闲,靓丽娇美的样子在脑海里挥之不散。

正当沈若雪抬手想要勾住他手,霍司墨沉静片刻道,“林涛送你回去,我还有事。”

说完,他看也没看她一眼,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隔着遮阳膜,沈若雪看不清霍司墨的脸,想说什么,话到嘴边作罢,明眸多了丝狠戾。

沈千染,三年,她在阿墨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

会场热闹非凡,宾客对沈千染和霍司墨的事甚嚣尘上,而休息区,沈千染捧着杯热水,三年来,总是等霍司墨晚归,隔三差五的熬夜,身子骨虚了,手脚总是冰凉。

“染染。”

叶弥音小心翼翼地将芯片收纳在金属盒子里,密封好之后,才单手托着下巴注视着她,“你说,你结婚不让伯父伯母知道,离婚也不告诉他们,就那老两口,以为你现在还在澳大利亚历练呢。”

沈千染长睫微颤,抿紧红唇,不言不语。

别的孩子都是在父母陪伴下长大,而她呢,三岁就被送出国,迄今为止,四海为家,她甚至怀疑,自己不是沈家亲生的。

“好了,别生气了,不就是个臭男人么?”叶弥音手肘戳了戳她侧腰,若有所思,“不过,我听说,沈若雪是江南沈家的千金,你们江南,到底有几个沈家。”

“沈家千金?”沈千染终于从石像的状态活络过来,紧皱着眉头,“她身份造假?”

她是沈家的孩子,从没听父母说过,自己还有姐妹。

“反正那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叶弥音啧啧有声,“霍司墨能为了她跟你离婚,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叶弥音今年二十六,单身主义,从来就没把情情爱爱放在眼里。

她又怎么会知道,被人背叛的痛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