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顾少的首席秘书

顾少的首席秘书

小小果冻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初入职场的陈曦,就因为与上司白月光的样貌相似,就吗莫名其妙的成了顾斯铭的“女朋友”!人前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人后她是男人的私有物品。直到顾斯铭白月光回国,陈曦才彻底清楚自己替身的身份,三年的真心都喂了狗,心如死灰,她转身离开毫不犹豫。

主角:陈曦,顾斯铭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曦,顾斯铭 的女频言情小说《顾少的首席秘书》,由网络作家“小小果冻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初入职场的陈曦,就因为与上司白月光的样貌相似,就吗莫名其妙的成了顾斯铭的“女朋友”!人前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人后她是男人的私有物品。直到顾斯铭白月光回国,陈曦才彻底清楚自己替身的身份,三年的真心都喂了狗,心如死灰,她转身离开毫不犹豫。

《顾少的首席秘书》精彩片段

一场激烈的翻云覆雨后,陈曦疲倦地微喘,香汗淋漓。

 

而这次,顾斯铭没有像往常那样去洗澡,而是翻了个身,将陈曦压在身下,细致地吻着她的脸颊。

 

如此温存,陈曦的心都快融化了。

 

“曦曦。”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

 

陈曦的心犹如小鹿乱撞,葱白的手臂轻轻环住男人光滑的脊背。

 

三年了。

 

她跟了顾斯铭三年了。

 

每次将事情做完,顾斯铭都对她冷眼相向,而唯独今天……

 

“顾总。”陈曦抿了抿嘴唇:“已经七点半了,您早上九点还有会议。”

 

男人眉头一蹙,不耐烦地“嗯”了一声,翻了个身,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陈曦轻手轻脚地下床,进厨房做了两人的早餐,不动声色的将她自己那一份吃完。

 

然后出了酒店的门,打车去了公司。

 

作为一个熄了灯就成为上司私人物品的女人,她一向拎得清。

 

陈曦刚进入公司,凡是经过她身边的员工都会礼貌地向她问好。

 

刚坐到独立办公室内,陈曦就已准备就绪全然进入了工作状态。

 

直到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她才回过神。

 

“陈秘书,你跟我来一下。”

 

这声音,干脆中透露着跋扈。

 

想都不用想,是财务部的经理,也是顾斯铭的追求者之一。

 

穆薇薇。

 

陈曦面不改色地跟着穆薇薇进了办公室。

 

门一关上,穆薇薇就奚落道:“呦,最近黑眼圈比较重啊,我看你是没少陪顾总?”

 

陈曦柳眉一皱,冷声:“你有什么事吗?”

 

然而,穆薇薇就像没听见一样。

 

“卖肉上位,你也就这点用处了。”

 

嘲讽的言语,陈曦已经从穆薇薇的嘴里听了无数次了。

 

她刚进盛世集团时,穆薇薇是她的领导。

 

可是过了三个月左右,她爬的可是比穆薇薇都高。

 

直到穆薇薇发觉了什么。

 

这三年以来,她被穆薇薇讽刺的次数多的就像头发丝数不清。

 

陈曦扬唇,不甘示弱道:“对啊,我就这点用处了,你不是连这点用处都没有吗?”

 

“你!”穆薇薇面色狰狞:“那是因为顾总知道哪种女人该玩哪种女人不该玩,你不就是浪了点,长得像她了点,装什么啊!”

 

这话宛若锤子般,直给陈曦的心脏沉重一击。

 

穆薇薇说得没错。

 

顾斯铭之所以看得上她,就是因为这张脸。

 

她的脸,长得很像顾斯铭爱而不得的青梅竹马。

 

陈曦自然也知道,顾斯铭动情之时所呢喃的“曦曦”,其实不是“曦曦”。

 

而是……

 

“惜惜”!

 

穆薇薇见自己这话起到了作用,便缓缓走向陈曦,嘴角上扬一记讽刺的弧度。

 

“我告诉你陈曦,你没什么好得意的,坐上高位又能怎样?你这一辈子,就都活在梦里吧!”

 

陈曦心里闷得发疼,垂在身侧的手瑟瑟发抖。

 

她握紧拳头,牙关颤颤:“那又怎样?我长这张脸,仅用三个月就坐上了首席秘书的位置,还能和顾总共度良宵。羡慕吗?毕竟这张脸,也不是谁都能长出来的。”

 

“不要脸!”穆薇薇作势要打陈曦。

 

陈曦精准无误地接住她的手,甩开。

 

“啪”的一声。

 

陈曦反手就是一巴掌。

 

穆薇薇捂着脸,不可思议道:“你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陈曦揉着手,眼神只剩下了不耐:“你刁难我三年,我从来都没在顾总面前说你一句不好,公司里的任何项目我都和你公平竞争。可是你呢?就只会像个疯狗一样乱咬人。”

 

“穆薇薇,我劝你把做美甲的钱省下来给自己买点脑子。或者,挥洒重金去做个整容手术,没准你整成顾总喜欢的脸,他还能抽空把你睡一睡。”

 

陈曦语气呛人,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当初跟了顾斯铭,也是身不由己。

 

即便她喜欢顾斯铭,可也不想以“地下情人”的身份和他朝夕相处。

 

而这一切的难言之隐,除了顾斯铭以外,也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懂。

 

穆薇薇咬牙切齿,不多时,她忽的笑了。

 

“其实我今天找你,是为了让你认清现实的。你知道前段时间,顾总为什么出国吗?”

 

“不知道。”语毕,陈曦就转身准备离开。

 

可还未挪动步伐,胳膊就被人用力一拽。

 

“啪!”一沓照片狠狠地甩在了陈曦的脸上。

 

陈曦刚要发怒,可却被照片里的内容牵引了过去。

 

洛杉矶最繁华的街道,顾斯铭与一个和她面容相似的女人十指紧扣。

 

霓虹灯下,顾斯铭与女人坐在椅子上,女人手握冰淇淋递到顾斯铭的唇边。

 

顾斯铭和女人相拥,落叶落在两人的身上,简直是一对儿金童玉女。

 

……

 

时间仿佛静止了,周围的声音似乎都小了。

 

留下的,只有陈曦心碎的声音。

 

此时的陈曦,绝非像以前一样伪装得毫不在意。

 

这一次,她的心理防线已经被这些照片击打得溃不成军。

 

以前的陈曦之所以心中残留骄傲,是以为顾斯名爱而不得。

 

即便她是顾斯铭的地下情人又怎么样,即便她也不想以这种方式陪在顾斯铭的身边又如何?

 

日复一日,她早晚会把他捂热的。

 

三年,五年,十年……终有一天他会真正爱上她的吧。

 

可是,这些照片分明记录着两人的爱情,顾斯铭和照片中的女人……是互相爱着的!

 

穆薇薇冷笑:“怎么不狗叫了?还要告诉你一件事,照片中的女人,就要回来了,你的蓝天白云梦,很快就要醒了!”

 

积蓄在陈曦眼眶中的泪水串串滑落,模糊了视线。

 

她蹲下,轻轻捡拾起地上的照片。

 

丝毫没注意穆薇薇已经昂首挺胸的离开。

 

也没注意到……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不多时,男人淬了冰的声音倏地响起。

 

“陈曦,你在干什么?”

 

陈曦回眸。

 

面前站着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

 

顾斯铭。

 

男人长身玉立,五官立体,眉眼一股天生的冷感。

 

此时他眉心微皱,不悦道:“站起来。”

 

陈曦机械性地起身,吸了吸鼻子,哑声:“顾总。”

 

“摆正你自己的位置,多余的,别多问。”

 

“是。”

 

陈曦出了办公室,眼里,心里,满是苦涩。

 

但是在同事面前,她依旧是一副骄傲的样子,面色从容,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她面色如常地回到秘书室,喝了大口的冰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泪水,又一次顺着脸颊不争气地落下。

 

上午的会议,她心不在焉。

 

整个一上午的工作,她都是意兴阑珊的。

 

直到中午和同事们去吃饭,她的思绪才逐渐被拉了回来。

 

“诶你们听说了吗,顾总晚上有个饭局,是和传说中色胆包天的花花公子一起呢。”

 

“那你们说,顾总晚上是自己一个人去吃饭,还是……带人去啊?”同事坏笑道。


不知为何,陈曦心里涌出一股没来由的烦躁。

 

她撂下筷子,语气淡淡:“你们吃吧,我现在有些没胃口。”

 

语毕,陈曦起身离开。

 

她跟在顾斯铭身边三年了。

 

作为“总裁的私人物品”,顾斯铭从未带她出席过任何不正当的场所。

 

即便是酒会,那也是将她包裹得很严实,不让她穿着暴露。

 

所以,她有时候也会多想。

 

顾斯铭,会不会也是喜欢她的……

 

可是方才,她从同事们的眼光中察觉到了异样的神色。

 

就像……

 

眼睁睁看着她倒台般的幸灾乐祸。

 

自食堂刚步入公司,陈曦就接到了顾斯铭的微信。

 

【来我办公室一趟】

 

陈曦来到总裁办,见男人低头看着文件,眼皮都没抬一下。

 

“衣服在沙发上,晚上换好跟我去应酬,”顾斯铭开口,威严的语气,不容拒绝。

 

陈曦拆开搁置在沙发上的礼服,看着暴露的低胸装,大脑一片空白。

 

半天得不到回应的顾斯铭不耐道:“陈曦,你哑巴了?”

 

“我……”陈曦心中烦闷,强撑着挤出几个字:“好的顾总,我知道了。”

 

领了总裁的命令,陈曦步伐沉重的出了总裁办。

 

温若惜回来了,顾大总裁的爱情就要开花结果了。

 

他,要趁此机会把她送人了……

 

陈曦思绪沉重的回到了办公室,将平日里削水果的刀藏在包里。

 

若是她晚上真的遭遇不测,她还能保护自己!

 

夜幕降临。

 

陈曦身着黑色低胸短裙,踏着高跟鞋,面容精致的跟在顾斯铭的身后出了公司大门。

 

经过她身边的同事懂的都懂。

 

顾总这是吃腻了,准备把这个跟在他身边三年的“日用品”一脚踢了。

 

车子启动,两人一路无言。

 

陈曦压着呼吸,脑子里一片浆糊。

 

半个小时后,车子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陈曦不动声色地跟在顾斯铭的身后进了帝豪酒店,一路去了顶楼包厢。

 

包厢的门一开,陈曦就看见了那坐在C位上的男人。

 

面色温润如玉,戴着黑色金丝边眼镜,身着黑色衬衫,领口微敞。

 

陈曦呼吸一滞。

 

小,小渊……

 

怎么是他?

 

男人起身,先是拥抱了下顾斯铭,随即站在陈曦面前,伸出手,微微一笑。

 

“您好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叫黎渊。”

 

黎渊,是陈曦父母收养过的孩子。

 

十年前,陈曦十五岁时第一次见到他。

 

他生的唇红齿白,笑起来脸颊有一对儿浅浅的梨涡,很是好看。

 

“曦曦,以后黎渊就是家里的新成员了。”陈父笑着摸了摸黎渊的头,接着看向陈曦,道:“他比你小三岁,是你的弟弟,你要好好照顾他,知道了吗?”

 

“知道啦!”

 

太好了,她有弟弟了!

 

当年,陈曦欢呼雀跃。

 

后来,她带着弟弟去游乐园玩。

 

人潮拥挤,他们居然走散了。

 

自那之后,黎渊就成了陈曦的心病。

 

曾经,她多次梦到黎渊在黑暗中冲她招手,可就在她即将要抓住那个小小的男孩子时,却又倏地不见了。

 

“你,你好。”陈曦僵硬地回握住男人的手:“我是顾总的秘书,陈曦。”

 

黎渊眼睛一亮,握住陈曦的手逐渐收紧。

 

“早就听说顾总身边有一个能干的女秘书了。”黎渊扬唇,多情的狐狸眼闪烁着言语不清的神色,语气轻飘飘:“今日一见,真是惊艳到我了。”

 

陈曦心里泛着一股酸涩,眼眶一湿,愧疚和不安在她心里上下翻腾。

 

时隔多年,那个小小的男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了。

 

虽然他现在风生水起,可是眼里早就没有了当初充满活力的光芒。

 

三人落座,聊起了生意上的事情。

 

陈曦在一旁听得一知半解。

 

她虽然跟在顾斯铭身边三年,但是一些公式化的理论她依旧听不明白。

 

逐渐的,她就打起了瞌睡……

 

“这次合作意义非凡,你们要的是我最喜欢的那块地皮。”黎渊看着顾斯铭,眼神布满着精明的算计:“顾总如果想让我忍痛割爱,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牺牲点什么来送给我呢?”

 

顾斯铭皱了皱眉头,语气淡淡:“最喜欢的?”

 

迟疑了一会儿,顾斯铭若有所思:“黎总不缺物质,我顾斯铭喜欢钱,可就算送了也不能送在黎总的心坎上啊!”

 

“那……”黎渊意味深长:“那我们的合作……”

 

“不过,我身旁的这个女人,我倒是蛮喜欢的,黎总如果喜欢,可以送你。”

 

陈曦大脑一片空白。

 

而同时,黎渊也愣住了。

 

但是,他在对家面前不可暴露太多的情绪,况且,顾斯铭还不知道他们两人认识。

 

“哈哈哈哈哈……”不多时,黎洛发出爽朗的笑声,靠在椅子上,打了个响指。

 

“就冲顾总今天这句话,我买单!”

 

顾斯铭随意地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轻扣着桌面。

 

“这倒不必,毕竟今天是和黎总签合同的日子,怎么能让你买单。”

 

“不能这么说!”黎渊大大咧咧道:“顾总给我带来这么珍贵的礼物,我怎么能白嫖呢?总该花钱买啊!来,陈秘书,过来!”

 

陈曦迈着僵硬的步伐走过去。

 

可谁知黎渊居然大胆地起身,一把将她搂了过来。

 

“啊!”陈曦条件反射地挣扎了一下,心高高悬起。

 

黎渊皱眉,强迫陈曦坐在他的腿上。

 

“别动。”黎渊猩红的嘴唇靠近陈曦白皙晶莹的耳朵,小声:“姐姐,想扳回一局,就听我的。”

 

陈曦表情一僵,放弃了挣扎。

 

看着顾斯铭全然不在乎的神色,她仿佛如梦初醒。

 

你看啊,这就是你爱了三年的男人啊。

 

当初你心心念念的想做人家的妻子,可是人家只把你当作商品一样拱手送人。

 

顾斯铭妻子的梦,你是不是该醒了?

 

陈曦吸了吸鼻子,心里涌动一股酸涩。

 

不多时,陈曦深呼吸一口气,背脊无意识地绷紧,捏着高脚杯,递到了黎渊的唇边。

 

“黎总,我敬您一杯。”陈曦脸上挂起笑容:“谢谢您的喜欢,我倍感荣幸。”

 

“哈哈哈……”黎渊的笑声爽朗动人,喝下陈曦递过来的酒,喜不自胜、

 

陈曦轻瞥了顾斯铭一眼,只见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感受着对面灼热的视线,她又给黎渊倒了一杯酒。

 

这一次,居然是交杯酒。

 

陈曦很了解顾斯铭。

 

一样东西,即便是顾斯铭厌倦了,那也是他将东西扔了,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东西自己跑了。

 

而她,就是故意要恶心顾斯铭。

 

黎渊心情愉悦,十分爽快地签了合同。

 

“顾总,今天签合同,我是看在你秘书的份上,和你顾大爷本人没有任何关系。”

 

黎渊的眼神带着些许玩味,意味深长道:“这么好的女人,顾总不懂得珍惜,有商业头脑却识人不清,眼瞎啊眼瞎。”

 

顾斯铭姿态自傲,轻蔑地瞥了陈曦一眼,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区区一个女人而已,还是一个放在秤砣上叫卖的软肉,没什么好珍惜的。”

 

陈曦咬紧牙关,脸色煞白。

 

心,仿佛破了个洞,逐渐干枯,萎缩……

 

接着看着顾斯铭拿着合同离开,陈曦的心里满是绝望,却毫无办法。

 

直到顾斯铭走后,黎渊才松开她。

 

“姐姐。”黎渊抿唇,语气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你如果气不过,就骂我吧。”

 


陈曦眼眶里水灵灵的,慢慢从他身上起来。

 

她没有责怪黎渊,反而有些感谢他。

 

毕竟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顾斯铭面前百依百顺。

 

今天若不是黎渊,恐怕她的尊严和她卑微的爱,又要一地破碎了。

 

“小渊,这么多年,你过得好吗?”

 

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可到唇齿之间,却只吐出了一句最朴素的话。

 

黎渊抿唇,微微低头,喃喃:“姐姐,过去的事情,咱们不提了吧。”

 

陈曦一愣。

 

看着黎渊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泪水,心中一痛。

 

她还记得,小时候两人一起在花园里面乘凉。

 

小黎渊靠在她的肩膀上,喃喃自语:“姐姐,如果不是遇到了你们,我就死在外面了,里面的小朋友都欺负我,福利院的阿姨还让我懂事。姐姐,你们就是我心里的一束光……”

 

往事回首,陈曦眼眶一湿,上前,抬起手缓缓摸了摸黎渊的头。

 

是经历了太多痛苦所以不愿意说吗?

 

不过现在好了,她已经找到他了。

 

她又有弟弟了。

 

黎渊吸了吸鼻子:“姐姐,我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总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

 

陈曦破涕而笑:“好好好,我的小渊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黎渊轻瞥了眼门口。

 

那是方才顾斯铭离开的地方。

 

想到方才顾斯铭将他心爱的姐姐拱手让人毫不在意的模样,他原本温和的眸子逐渐变得冰冷。

 

冰冷中……隐隐透露着淡淡的杀气。

 

“姐姐。”黎渊开口,眼神透露着讳莫如深的算计,冷声:“那个男人是你的上司对吧?今晚他把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安的什么心可想而知。”

 

陈曦沉下脸,面无表情道:“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

 

黎渊就像是没听到一样,锐利的眼神如刀,嗓音低沉:“如果姐姐想要报复回来,我完全可以帮你。”

 

陈曦一愣。

 

她的小渊,好像变了。

 

似乎变成了和顾斯铭同性质的人。

 

在生意场上运筹帷幄,睚眦必报。

 

方才还是她亲切可人的弟弟,可转眼间,仿佛变成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

 

“小渊。”陈曦扬唇:“姐姐不希望你为了我和别人结仇,你与顾斯铭的个人恩怨,姐姐不管,但是姐姐不需要你报复,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明白了吗?”

 

黎渊抿了抿唇,看着陈曦白皙精致的脸庞,羞涩地转过头。

 

心中似乎有些不服气。

 

姐姐拒绝他的帮助,不还是把他当成小孩子吗?

 

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血雨腥风,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现在有能力保护她!

 

想罢,黎渊转过身,眼神和语气皆是斩钉截铁。

 

“姐姐,我不急着你给我答复,如果你想通了,随时联系我。”黎渊将名片递给陈曦。

 

陈曦犹豫了一瞬,想起顾斯铭六亲不认的眼神以及看着黎渊期待的目光,终究还是接过了名片。

 

“姐姐,我等你哦!”

 

帝豪酒店门外的黑色宾利内。

 

顾斯铭透着镜子往后瞥了一眼,漆黑的瞳眸布满阴翳。

 

她,这是不会回来了?

 

顾斯铭刚启动车子,就看见自酒店大门口走出一纤瘦的身影。

 

陈曦平静地坐在副驾驶,熟练地绑上安全带,一言不发。

 

“这么久才出来,事办完了?”顾斯铭冷嘲热讽。

 

陈曦收紧了拳头,屈辱感油然而生。

 

不多时,陈曦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哑声:“对啊,事办完了,把黎总伺候得很高兴,还说要和我们公司长期合作呢。”

 

顾斯铭眯着眼,审视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在陈曦的身上。

 

“真不愧是跟了我三年的女人,有点本事。”

 

“是顾总调教得好。”陈曦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顾斯铭的视线倏地阴森起来,狠狠扯过陈曦,灼热的吻落在陈曦白嫩的锁骨处。

 

陈曦打了个哆嗦,感受着打手在她胸前游走,即将要伸入之时一把将顾斯铭推开。

 

顾斯铭笑容轻蔑:“怎么?时间太晚了,不想营业了?”

 

“王八蛋!”

 

陈曦气得浑身发抖,幽幽道:“顾总,我不干了。”

 

与其让顾斯铭自己发话将她一脚踢开,那莫不如她先开这个口。

 

陈曦一字一句:“当年我们陈家家道中落,感谢顾总的威胁让我过了三年衣食无忧的生活,还供应了我母亲的医药费。说到底,我还是谢谢你的。”

 

说着,陈曦声音变得有些哽咽:“不过,现在的黎总貌似比你更有钱,还比你年轻身体也比你好,我准备换个金主依附了。”

 

顾斯铭瞳孔微缩,眼神中闪过一抹嫌恶。

 

“滚!”

 

陈曦深呼吸一口气,毫不留恋地推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夏天的夜晚,热风徐徐。

 

但陈曦却只觉背脊发凉。

 

时间太晚,已经赶不上末班的公交和地铁。

 

陈曦只好走着回家。

 

五公里的路,走到家时,脚上磨出了颗粒般的水泡。

 

陈曦一声不吭地洗澡,接着窝在床里。

 

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直到天刚蒙蒙亮,她的脑袋才微微昏沉,有了些许的睡意。

 

早上,她是被一道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的。

 

出了卧室,陈曦居然看见搬家公司的人在将屋子里的东西往外搬。

 

“你们在干什么?”陈曦花容失色。

 

“陈小姐。”一个站在门口指挥的男人回过身,礼貌地对陈曦点点头。

 

陈曦认识这人。

 

他是顾斯铭的专职司机。

 

以前顾斯铭应酬喝多了,他就会送顾斯铭回来。

 

而如今,这人却把搬家公司的人带来了,显然是顾斯铭自己的意思。

 

“陈小姐,您住的这栋别墅,顾总已经收回来了,一会儿会有其他人住进来。”

 

“其他人?”陈曦一愣,接着就想到了温若惜。

 

“对,陈小姐也别怪我,这都是顾总的意思。虽然我也不想把您赶出去,可谁让您昨天说不在顾总身边干了呢,顾总自然要收回他曾经给您的东西。”司机的眼光略带着不屑。

 

陈曦深呼吸一口气,不再反驳。

 

顾斯铭是什么人?

 

手段一向干脆。

 

这不,她前脚说完不干了,后脚就要收回一切,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

 

“陈小姐,您是个聪明的女人,也该知道在这栋别墅的新主人来之前,应该抓紧离开。”

 

半个小时后,陈曦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箱。

 

箱子虽然小,但瘦弱的陈曦一个人提着箱子,步伐多少有些踉跄。

 

而平日里对她十分友善的司机先生现在只会冷眼旁观。

 

“嗯?这里就是斯铭哥哥为我安排的新家吗?”一道甜美突兀的女声响起。

 

温若惜一袭白色衣裙站在门口,笑颜如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