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不如王爷妖娆

不如王爷妖娆

辛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谢芷兰善恶不分是非不辨,最终毁了自己的一生,还连累了许多无辜的人。重活一世,谢芷兰发誓要脚踩渣男贱女,手刃仇人,撕碎他们伪善的外表。然而裴瑾之,却是她漏算的意外,前世的她,只顾着犯傻了,根本没留意过这一号人。

主角:谢芷兰,裴瑾之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芷兰,裴瑾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如王爷妖娆》,由网络作家“辛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谢芷兰善恶不分是非不辨,最终毁了自己的一生,还连累了许多无辜的人。重活一世,谢芷兰发誓要脚踩渣男贱女,手刃仇人,撕碎他们伪善的外表。然而裴瑾之,却是她漏算的意外,前世的她,只顾着犯傻了,根本没留意过这一号人。

《不如王爷妖娆》精彩片段

“咻——砰!”

烟花在空中接连炸开,几乎所有人都仰着脖子,或惊喜或激动,甚至忘记了寒冬酷冷,均盯着天空缤纷绽放的姹紫嫣红。

谢芷兰被惊了一下,险些一头栽倒,却发现自己倚在一间小屋的软塌上,脚边的炭盆烧的正旺。

神思怔忪,谢芷兰眨了眨眼睛,感觉有些恍惚。

又一声烟花炸响,谢芷兰回神过来低头看向自己。纤细的手指拢在杏色的外裳袖子里,肩上还看得到大氅的黑色系带。

谢芷兰抬起双手翻看,眼里尽是难以置信。她明明应该死了的,被活活的塞进了棺材里,指甲皆尽剥落在棺木的盖子内侧,她还记得黑暗中鲜血滴在脸上,流进嘴里的咸涩。

“宸妃生辰?”

谢芷兰转头看向窗外烟火弥漫的华光,霍地站了起来,几步拉开门冲了出去。

身后丫鬟的低叫她完全没有理会,咬着嘴唇跑的飞快。如果,如果这一切不是梦,如果她真的重生了,她必须去救一个人!

七弯八拐的,谢芷兰进了个偏僻的院子,急朝着一间房门冲去。门没闩,一推就开了,屋内的甜香冲的刚跨过门槛的谢芷兰狠狠皱了眉。

还没站稳,一只手突然从身侧伸出,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高大的身影紧接着笼罩下来,将她抵在门内。

“竟然是你!”冷冽的眸子里闪过意外,却又紧跟着阴沉下来,“你想害我,那我就拉你一起!”

他狠狠咬上她的嘴唇,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掐在脖子上的手一把扯下了她的墨狐皮大氅,险些撕开她的衣襟。舌尖一痛,他“嘶”的倒抽一口冷气,却听到她飞快的说了一句,“他们马上就来了,你快走!”

话音未落,门外已有脚步声传来。谢芷兰正着急,却又被一把拽进对方怀里,柔软的唇再度压下来,身子也被紧紧箍住,任她如何挣扎却再动弹不得。

谢芷兰又急又怒,只能再去咬他,然而这一次,即便口中溢满了血腥味,对方也丝毫不肯把她放开。

谢芷兰被吻的几乎窒息,头晕脑胀之间,她听到房门似乎被推开一些,整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只是那脚步声却顿在了门口,不知道为什么没进来。而抱着她的人似乎正吻得忘乎所以,根本没有发现有人来了。

门外的人犹豫了片刻,竟然转身走了,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

片刻后,抱着她的人忽然就松开了她,斜着靠在了门上,“咚”的一声。

“你怎么会来。”

血迹还残留在嘴角,裴瑾之望着她,呼吸略显急促,眼神似乎也有些迷离。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

谢芷兰不知怎么解释,只知道眼下这里不能待。她伸手去拉他,却把他拽的一个踉跄。

“香里有软筋散。”被咬伤了舌头,吐字不是很清楚,她还是听懂了,怪不得要靠在门上借力。

谢芷兰捞起腰间挂着的香囊,取出个小瓷瓶拔开塞子,递给裴瑾之。

“北帝玄珠。”

裴瑾之立刻接过瓷瓶,用力吸了一口气。清凉辛辣的味道直冲脑门,激得他鼻子发酸,却是让人立刻清醒了。他眨着眼睛憋着被刺激出的眼泪,却听她忽然道,“得罪了。”

尖锐的物体穿透衣服,狠狠刺进了他的胳膊,裴瑾之痛的霍地绷直了身子,眼底一片血红。

“感觉好多了吧,快走,我扶你。”谢芷兰将簪子插回发间,一把捞起地上的大氅,扶住了裴瑾之的手臂。

两人刚打开院门,远远就看见一大群人打着灯笼朝这边来了。

人来的太快,谢芷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裴瑾之忽然反手抱住她的腰。身子骤然凌了空,醒过神来,人已经挂在了屋侧的房檐底下。

为了不让两人掉下去,裴瑾之双手双腿都紧紧扣在屋檐的檩枋上,他是背朝下悬空着的,而谢芷兰就趴在他怀里,整个人被他兜着,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因怕人从外头瞧见,裴瑾之又把人往上顶了顶。两人的身影完全被飞檐遮住,若是不打着灯笼从底下看,是万万不会发现这里有两个人的。

谢芷兰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伸着手想去攀个什么东西。

“别动。”裴瑾之在她耳边飞快的低声,她看不到他的脸,只觉得他声音暗哑,且包含了些许恼怒。

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硬梆梆的杵着,谢芷兰身子一僵,这次连眼珠子都不敢转了,乖乖的伏在了他怀里。


谢芷兰屏着呼吸,她没猜错,今年是昭德三年,自己今年十六岁,今日第一次进宫。就是这一年,三皇子裴瑾之在宸妃的生辰宴时,于一处废宫苑里醉酒宠幸了一名御花园的粗使丫鬟,使那丫鬟自尽了。

御史弹劾,皇帝震怒,同时,三皇子的婚事也黄了。

与她的婚事。

谢芷兰来,原本是想尽力改变这件事,也好救那宫女一命。若能实现,之后很多事大约也不会发生。

只是眼下若是被人发现她与裴瑾之在这里,以她目前在府里的处境,只怕也得与那宫女一般下场。

正想着,人群进了院子,很快就推开了之前裴瑾之待的那间屋子的门,香味还没散,房间里却空无一人。

“不是说人在这儿吗?人呢?”

“奴婢,奴婢不知,王爷刚才明明在这的。”

“贱婢,竟然欺骗本宫!来人,给本宫拉出去掌嘴!”

“娘娘饶命,奴婢真的看见王爷在里面,娘娘饶命!”

手掌抽上皮肉的声音很快传来,夹杂着女子的痛叫,在小小的院子里回荡。

“娘娘,既然人不在这儿,要不要在附近找找?”

“娘娘,或许三皇子刚才确实歇在这屋里,只不过又走了呢?今日是娘娘生辰,三皇子会不会已经回瑶华宫了?”

因藏在屋侧檐下,谢芷兰也看不见进来的人都有谁,分辨人声,听出说话的人应该是宸妃和她身边的人。

院子里的宫婢还在被打,只是叫声已经弱了下去。谢芷兰心里有些着急,他们怎么还不走,裴瑾之这样撑着她挂在屋檐底下,必然是要用很大力气的,刺穴那一下支撑不了他太久。

她忍不住抬了下脑袋,想看看他的脸色如何,然而屋檐下黑漆漆的,她什么也没见到。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谢芷兰感觉到裴瑾之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抖,她知道,他已经快到极限了,心中更是急的要命。

可宸妃他们不仅没走,院子里竟又有人来了。不过这一次来的人很少,步子也很慢的多,人走到正屋廊下便停住了。

“母妃,父皇还在等您,您先回瑶华宫去吧,我来找三哥。”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男声,甚至说话的人,声音还有些稚嫩,谢芷兰却在裴瑾之的怀里猛地缩了一下。她呼吸急促,死死咬着嘴唇,双拳紧紧捏着,指甲都刺进了手心,她却似乎感觉不到疼。

裴瑾之心中疑惑,耳边是宸妃宠溺的言语,“你身子不好,夜里风寒,吹坏了可怎么好。你三哥那么大的人了,在皇宫大内还能丢了不成。”

裴瑾之眸光一暗,嘴唇不自觉的抿成了一线。

“母妃,您就让我去嘛。”

儿子撒娇,宸妃略有些迟疑。然而人忽然咳嗽起来,宸妃马上就急了:“你出来怎么穿这么少,大氅都不披,身边的奴才怎么伺候的!快,备轿!”

这一次无论人怎么说,宸妃就是不肯松口了。

院子里的脚步声变得有些凌乱,好在不多时人群就匆匆离开,四周重新归于平静。

谢芷兰还来不及呼口气,身下忽然一空,下一秒,她重重摔在了裴瑾之身上。

裴瑾之被谢芷兰砸的险些闭过气去,推了她一下,却因四肢无力,倒像是在她腰间摸了一把。

谢芷兰已经回了神,赶紧挪开身子爬起来。她去拉裴瑾之,可他的身体死沉沉的根本拉不动,反而因她自己没站稳,又扑在了他身上。膝盖压上了他的腿根,裴瑾之浑身猛地一抽。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谢芷兰手脚并用的飞速起身,却再不敢去随便拉扯他了。

“王爷,您,没事吧?”谢芷兰小心翼翼的看了裴瑾之一眼。

“死不了。”裴瑾之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谢芷兰,在地上躺了大约半盏茶的时间,才撑着墙坐了起来。可惜这似乎耗费光了他所有的力气,气喘吁吁的靠在墙上,却是站不起来了。

谢芷兰抿了抿唇,软筋散会让人浑身无力,不过药力并不会持续太久。刚才刺穴虽然是透支了裴瑾之的体力,不过看他的样子,最多再过半个时辰,他应该就能自己站起来离开。

可天寒地冻的,他就这么坐在廊下的地上,半个时辰,八成要冻出毛病来。

“你走吧,你再不回去,九弟四处找你,只怕又要找到这里来。”裴瑾之眼眸微垂,看着地上那件墨狐皮的大氅。

谢芷兰身子抖了抖,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原本搭在脚面上的大氅系带,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裴瑾之狐疑的抬头看向她,谢芷兰脸皮一紧,咬牙蹲下将大氅盖在了他身上,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沉着冷静:“王爷身边的小厮在哪儿,我去替您找来。”

“不必了。”裴瑾之拽开大氅,“你走就是。”

见谢芷兰还要说话,裴瑾之冷声低吼:“还嫌不够麻烦吗?走!”


谢芷兰顿时有些火:“这麻烦又不是我惹来的,我可是刚救了你!”

“不是你,你怎么会来这里?”裴瑾之一句反问,就噎的谢芷兰说不出话。

她能说什么,她告诉他自己知道他今晚会出事,所以提前来救他?那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你知道我不是来害你的就是。”谢芷兰气闷的回了一句。

“但你留在这儿,麻烦还是会来。”裴瑾之盯着她的脸。

谢芷兰知道他说的没错,她被粘的紧,若是被人发现她已经不在那屋里了,很快就会有人四处找她。若是再找到这里,看到他们俩在一起,裴瑾之又这样,哪怕浑身张嘴也说不清了。

“那,那我先走。”谢芷兰转身,想着还是赶紧回去让他的小厮过来好些。

“等等。”裴瑾之叫住她,目光往下一撇,“穿走。”

谢芷兰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大氅,咬牙抓了起来。她神色复杂的披上大氅,飞快的系带子。

“别去找我的下人,记住,你今晚没有见过我。”

谢芷兰垂着眸点头,一言不发的离开。

刚到之前休息的偏殿附近,丫鬟已经迎了上来:“小姐您去哪儿了,奴婢都快急死了!”

谢芷兰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点声,我们先回去。”

进了偏殿,谢芷兰皱眉坐在了软塌上,低垂着头。

刚才她去的时候,裴瑾之根本没醉,还中了药。所以裴瑾之“醉酒宠幸宫女”,是被人算计的。前世就是因为此事,她没有嫁给裴瑾之,而是嫁给了她一生的梦魇。

可是谁会算计他呢?

而且如果这一次的事情是被算计的,那她后来听到的那些话,想必也是假的了?

“小姐,您酒醒了,咱们还是回宴上去吧,否则宸妃娘娘要不高兴了。”丫鬟小声的提醒谢芷兰,“若是宸妃娘娘训斥,回了府里,小姐又要吃苦头了。”

“香云,我离开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来找我?”谢芷兰忽地抬头看向身侧的小丫鬟。

香云立刻道:“九皇子来过,奴婢不敢跟他说您出去了,就骗他说您去更衣,九皇子还在这儿等了一阵。”

谢芷兰心里一惊:“等了多久?”

香云歪着脑袋回想:“也没多久,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吧。”

还好还好。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谢芷兰起身。

“哎!”香云总算放下心来,脆脆的应了一声。

然而回了瑶华宫,才发现宴会似乎停了。身为寿星的宸妃不见踪影,更别提之前坐了满殿的宾客。

“人呢?”香云不知所措的四望。

谢芷兰记得今晚还出了别的事,九殿下受风犯了咳疾,可时间应该要晚一些才对。

“大小姐,你跑哪儿去了!”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跑来,见了谢芷兰也不见礼,用埋怨的口气道,“九皇子殿下发了病,宸妃娘娘正到处寻你呢!”

丫鬟是府里的,当然不是她谢芷兰的丫鬟,是二夫人刘氏的。谢芷兰没有吭气,跟她进了后院。过了二门,才发现几个太监宫女正在后院的天井被压着打板子。

谢芷兰刚瞥了一眼,头都还没转过来,脸上忽然就挨了一巴掌。

“死哪儿去了?这是皇宫大内,你以为还在惠州吗?今日九殿下若有个三长两短,你这条贱命便是抵了也是远远不够的!”

冲过来的二夫人横眉竖眼的瞪着谢芷兰,脸气的通红。

谢芷兰脸上火辣辣的疼,脸瞬间拉了下来:“宸妃娘娘在找我,二夫人别挡路,耽误了你也吃罪不起。”

“犯了错还敢顶嘴?”二夫人更是来气,抬手又要打谢芷兰。

谢芷兰本打算挡开,眼角的余光瞥到匆匆走过来的人,便故意生生挨了这一巴掌。

“哎呦。”谢芷兰顺势跌倒在地,抱着手臂痛呼起来。

“你们干什么!这是瑶华宫,岂能容你们放肆!”

二夫人一怔,连忙转过身去。身后站着个棕衣嬷嬷,正是宸妃身边的人。

谢芷兰认识她,赵嬷嬷,宸妃的奶娘,宸妃身边最忠心的狗。

“嬷嬷明鉴,姐姐在宫内乱走,还目无尊长,出口伤人,我母亲只是略微训诫了她一下。”二夫人身后的谢芷娆连忙一脸委屈道。

谢芷兰也不辩解,只跪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的嘶嘶吸着冷气。

赵嬷嬷根本不理谢芷娆,看着地上的谢芷兰,面无表情道:“谢小姐,宸妃娘娘有请,即刻起身跟老奴走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