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卿卿揽入怀

卿卿揽入怀

朕好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两年前,关卿卿被未婚夫单方面退婚之后,她便开始千方百计的想着挽回,毕竟祁湛可是她用心爱了的男人。就算是他冷漠残酷的一次次将她推开,关卿卿也没有放手,可直到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将他们的订婚戒指丢到了雨夜,那一刻关卿卿彻底死心。

主角:关卿卿,祁湛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关卿卿,祁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卿卿揽入怀》,由网络作家“朕好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两年前,关卿卿被未婚夫单方面退婚之后,她便开始千方百计的想着挽回,毕竟祁湛可是她用心爱了的男人。就算是他冷漠残酷的一次次将她推开,关卿卿也没有放手,可直到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将他们的订婚戒指丢到了雨夜,那一刻关卿卿彻底死心。

《卿卿揽入怀》精彩片段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在第九次听见冰冷的提示音后,关卿卿终于确定了祁湛把她拉黑了。

“关小姐,您的未婚夫还没有来吗?”穿着警服的男人走过来,神情不耐地催促道:“麻烦您催他快点,不然我们就要结案了。”

“我都说了她没有未婚夫!”旁边一道粗犷的男声插进来,看起来憨厚老实的男人,对着警察道:“我对她只是正常的男女追求,搬到对面纯属机缘巧合,一起顺路回家怎么就算是尾随了。”

“他在撒谎。”关卿卿替自己申辩,白糯的脸蛋都因为情急泛起了层薄红。

“现在你们各执一词。”审讯的警官公事公办地道:“你说他尾随你,还搬到你的隔壁对你进行骚扰。但是他说是正常的追求和巧合,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更偏向对方的说辞,除非你能证明你说的未婚夫真实存在,不然我们很难进行定论。”

“不过。”警官的话锋突然一转道:“你的室友们都说从来没见过你的未婚夫。”

话落三个坐在角落的女神纷纷点头道:“对的,我们根本没见过。”

还有人小声嘟囔道:“谁知道真的假的,怎么会有未婚夫连情人节花都不送一束的。”

“就是啊,平时连电话也不打一通。”

“早就怀疑是她瞎编的了。”

关卿卿的双颊顿时血色尽失。

连警官也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

这样看,完全就像是臆想症,连带周围警察看关卿卿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同情。

在冷白的室内灯下,光可鉴人的黑发直垂到腰际,肌肤也瓷白的像捧雪,尤其是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宛如一滩打翻的墨,透着恬淡宁静的气质。

可怜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那个。”关卿卿捏了捏手机,踌躇地对警官道:“可以借用下警局的座机吗?”

警官颔首道:“请便。”

关卿卿深吸了口气,指尖熟练地拨打了一串号码。

“喂,您找哪位?”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和蔼声音。

“文伯。”关卿卿的眼眶倏然红了几分,轻软的声线轻轻地颤道:“你可以来接我一下吗?”

她的声音很小,几近哀求。

“少夫人?”文伯明显愣了下,旋即掷地有声地道:“好!我这就来接您!”

关卿卿挂断电话,礼貌地对警官道:“麻烦您再等等。”

快到深夜十一点。

在所有人的耐心即将告罄,警局的大门突然敞开,携进一股冷风。

一名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的老人穿着身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燕尾服走了进来,仿若未觉众人异样的目光,老人微笑道:“不好意思,各位久等了,自我介绍下,我是祁家的管事文伯,遵从我家少爷命令,来接我们少夫人回家。”

“少夫人?”角落里传来声讥笑:“什么年代了,搁这拍戏呢?”

“就是啊,找演员也找专业点的啊。”

警官也不悦地皱起眉头,警告道:“这是警局,不是你们胡闹的地方。”

 


“抱歉,这位警官。”文伯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了份文件夹,递给警官:“对于本次案件的始末,我们已经全面的了解,有关这位先生尾随、跟踪、恐吓我们少夫人的证据,已经全部交给我我司的律师部,这是律师函,请您查阅。”

与此同时,几名西装革履的人训练有素地在文伯的身后一字排开,为首的推了推眼镜框,道:“您好,我是负责本次案件的律师,这是我的名片。”

警官接过,瞳孔地震似的一缩,愕然道:“祁氏律师团?”

原本看热闹的人也瞬间捂嘴惊呼道:“号称必胜客的祁氏律师团?”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不是只负责动辄将其他集团告到破产吗?”

“谢谢夸奖。”戴着金丝眼镜的律师彬彬有礼地向他们致谢,紧接着道:“我们也将追责几位女士向警方提供伪证。”

之前叽叽喳喳议论关卿卿的几名女生脸都吓白了。

她们哪里见过这等阵仗。

胜券在握的男人也心慌了。

为什么......为什么祁氏的律师团会出现在这里?!

“文伯。”关卿卿没料到文伯会将事情整这么大,连祁氏的律师团都喊过来了。

文伯一脸和蔼地看向她,语气恭敬又透着长辈的亲切道:“少夫人,请跟我们回家吧。”

绿溪名苑。

再次踏足这个地方,关卿卿生出恍然如梦的错觉。

“少夫人,我帮您提就好。”文伯体贴地提起她的行李箱,关卿卿没来得及阻止,听到他对自己的称谓,想拿回行李箱的手顿在半空。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咬了下唇,软着嗓子纠正道:“不是......我已经不是了。”

这次情况特殊,她才不得已撒了谎。

那些女生说得对,她根本就没有未婚夫。

文伯不甚在意地笑了几声道:“少爷当时说的都是气话,您也知道,自从少爷他......脾气就不太好,所以您千万别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怕关卿卿不信,他补充道:“刚刚打电话告诉少爷你要回去的时候,少爷嘴上不说,但他心里绝对是开心的。”

“真的嘛?”关卿卿的眼睛倏然亮了几分。

文伯拍着胸脯道:“我这一把年纪还能骗您吗?夫人也还没睡,要等您回来呢。”

关卿卿原本有些迟疑的脚步立即就变得轻快起来。

她进门迎面就遇见穿着打扮优雅端庄的美妇人。

“卿卿啊,快进屋,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给你盼回家了。”祁母一把牵住关卿卿的手,左看看右看看,道:“怎么瞧着比舞台上还要瘦呢,吃东西了没,没吃的话,我让陈姨给你做点宵夜。”

关卿卿有点鼻头发酸:“伯母。”

“哎。”祁母看着关卿卿长长地应了声,道:“在外面受苦了吧,我之前去剧团看你,都说你在忙着排舞,没敢打扰你,给你送的东西都收到了吗?”

关卿卿点点头,刚想跟祁母道谢,听到车轮辘辘碾过地板的声音。

她循声望去,黑金色的轮椅上,正坐着个穿着黑色家居服的男人,他的脸色似常年不见阳光的白,下颌骨削瘦,轮廓过分清晰,加之遮过眉眼的黑发,整个人格外的颓靡,又阴鸷,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朝关卿卿看过来时,关卿卿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住了。

“谁准你进来的?”男人开口,低沉的嗓音沙哑又冷冽。

 


“我......”顶着男人阴郁透着研判意味的视线,关卿卿的指甲狠狠嵌入了掌肉,一阵阵的刺痛感提醒着她冷静,才勉强没有失态。

“小湛!”祁母护犊子似地将关卿卿护到身后,示意关卿卿不要害怕。

男人对祁母视若无睹,沉沉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关卿卿布满胆怯的脸蛋,几近残忍地道:“我记得我说过,我们的婚约到此结束,不准你在踏进祁家半步。”

时隔两年,再次听到这些话,关卿卿的眼睛蓦地就红了。

“祁湛!别说的太过分了。”向来和颜悦色的祁母也罕见地恼怒,训斥道:“就算你不认卿卿这个媳妇,我也要认卿卿这个女儿,怎么我女儿来我家,也不行吗?”

祁湛的脸色倏然沉下去,抿成直线的薄唇嘲弄地扯了下:“那我就不妨碍你们母女情深了。”

说完,修长有力的大手转动着轮椅,重新乘上别墅内的电梯。

关卿卿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电梯门后。

“不用管他。”在气头上的祁母冷哼道:“他就是想要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不好过,你别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关卿卿点点头,但是余光不受控制地瞥向早就关上的电梯门。

这时候文伯从楼梯走下来,笑着道:“少奶奶,房间都收拾好了,走廊尽头那间。您的行李也放好了,您看看房间里有没有什么缺的,我再给您准备。”

关卿卿弯了弯唇角,向文伯道谢:“谢谢文伯。”

乖巧礼貌的模样很难不让人喜欢。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祁母脸色晦暗不明。

等关卿卿上楼后,祁母才忍不住道:“走廊尽头那间不是小湛的......”

文伯笑着打断她道:“夫人,您难道舍得看着少奶奶嫁到别人家里吗?”

“当然不舍得。”祁母想也不想地回答。她的好友就这么个宝贝闺女,性格乖的厉害,要是到别人家被欺负惨怎么办。可是她又到自家儿子刚刚的反应,担忧道:“小湛他......”

文伯摇头道:“夫人放心,我也是看着少爷长大的。”

“哗啦。”

关卿卿拿着花洒,调试着合适的水温。

水流淌过她的指尖,有些走神地想起几年前的深冬,她住的出租房暖气坏了了,只要一通电话,祁湛就可以冒着雪赶过来,一边嫌弃她笨一边替她修理暖气。

压根不会像今晚这样

很快热气四溢的水雾漫漶了镜面,模糊了里面的曼妙身躯。

祁湛推着轮椅进门,入目是习以为常的极简的欧式黑白装修。

各种线条干净利落的家具,就如同他本人一样,散发着不近人情的气息。

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黑色的欧式大床旁,静静地摆放着一个与整个房间色调格格不入的粉色HelloKitty行李箱。

在干净整洁的白色床单上,也摆放着淡蓝色缀着白色波点和薄纱的女士胸罩。

祁湛的眸色骤然加深,似是酝酿着什么深层又可怕的风暴。

“喀哒。”浴室的门恰好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