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命盘轮转重活一世

命盘轮转重活一世

金露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之前,沈飞絮被太子和庶妹算计利用,被挖去了双眼,一尸两命,绝望惨死……重活一世,沈飞絮发誓要报仇雪恨,步步为营,她将所有的恨都暂时压下去,默默的努力,变得更强大,炼丹制毒,这一次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仇人。

主角:沈飞絮,容离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飞絮,容离 的女频言情小说《命盘轮转重活一世》,由网络作家“金露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前,沈飞絮被太子和庶妹算计利用,被挖去了双眼,一尸两命,绝望惨死……重活一世,沈飞絮发誓要报仇雪恨,步步为营,她将所有的恨都暂时压下去,默默的努力,变得更强大,炼丹制毒,这一次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仇人。

《命盘轮转重活一世》精彩片段

大宣国皇宫,阴暗潮湿的地牢内。

沈飞絮捂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无力地倒在地上痛呼。

“来人,快来人,我的孩子要出生了……”她伸出枯瘦的手,艰难地爬到牢门附近。

身下一股暖流淌过,她意识到孩子快要出世。

这是她和容清寒的孩子,是她唯一的希望!

沈飞絮将木栏杆摇得哐啷作响。

终于,她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不多时,牢门开了。

一身宝蓝色锦衣的容清寒走了进来,他面容俊朗,唇畔笑意清浅。

一如初见。

是容清寒,当朝太子,她最爱的夫君!

沈飞絮那双空洞的眼眸瞬间亮了。

“清寒,救我,救我们的孩子!”她咬着牙,扑到他的脚下,拽住他的衣袍一角。

这时,沈飞絮看见,容清寒的身后跟着一道熟悉的人影。

是沈梦语!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沈家二小姐。

她穿着一袭烟云蝴蝶裙,行走时姿态翩跹,面上却挂着嘲讽的笑意。

沈飞絮愣怔。

“飞絮,你可知错了?”容清寒俯身捏住她的下巴。

“清寒,我没错!我是冤枉的!我没有给太后下毒,没有……”沈飞絮拼命为自己辩解。

几天前,太后身体欠安,沈飞絮为她送去补汤。

不料太后喝下她送的补汤,忽然倒地,人事不省!

太医验出补汤里含有剧毒,沈飞絮百口莫辩。

无论她怎么喊冤,她还是被关进了地牢。

尊贵的太子妃,在一夕之间沦为阶下囚。

刚入地牢没多久,沈飞絮就被挑断了脚筋,只能爬行。

好几天过去,容清寒没有来看过她。

她不知道是谁下令挑断了她的脚筋,但她始终怀着希望。

清寒会来救她的,一定会!

如今,他终于来了!

“飞絮,你真是蠢啊。”容清寒啧啧感叹,“我当然知道你是冤枉的。”

“因为那毒是我让语儿下的。”他嗤笑一声,“不这么做,语儿怎么做我的太子妃?”

“你一个不能修习灵力的废物,凭什么做我的太子妃?就因为那纸婚约吗?”

“我无法废掉先帝赐下的婚约,只能先娶了你,再设法废了你。”

“语儿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们定会琴瑟和鸣,恩爱一世。”

“容清寒,你在说些什么?”沈飞絮被这番话砸蒙了,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目眦尽裂。

“姐姐这双眼睛瞪得我好怕啊。”沈梦语躲在容清寒怀里,弱柳扶风。

“既然吓到了语儿,那就剜下来喂狗吧。”容清寒云淡风轻地回应。

语罢,他掏出一把匕首,一步一步逼近沈飞絮。

“容清寒,不!你不能这么做!”沈飞絮想要逃,却因双脚被废,逃无可逃,“我还有你的孩子啊!”

“孩子?”容清寒看了看她的肚子,“飞絮,那孩子不是本宫的,本宫看见你就恶心,新婚之夜,本宫派暗卫去了你的房中。”

“什么?”沈飞絮彻底呆滞。

难怪,她嫁入太子府以后,只有新婚之夜得幸!

她一直以为,是容清寒太忙了,无心男女之事。

最让她不解的是,新婚之夜,她的夫君用红纱蒙住了她的眼睛,让她在房里等待,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那夜,她等了好久。

直到夜深之际,男人滚烫的身躯附了过来,予她整夜温柔。

红纱一夜未揭,那夜的缱绻却无比真实。

她一直以为,是容清寒宠幸了她,他们终于喜结连理。

原来,容清寒从头到尾都在骗她!

“既不爱我,为何娶我!”沈飞絮怒极,恶狠狠地瞪着面前这个她爱了数年的男人。

心痛欲裂,喉中一阵腥甜,她猛地喷出一口心头之血!

愤怒,痛恨,不甘……

万般滋味在心头!

“你我的婚约是先帝所赐,本宫怎敢违逆先帝的意思?飞絮,别怪本宫,只怪你的命不好。”容清寒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悲悯。

像是在看一条卑微的狗。

“语儿告诉我,你自小嚣张跋扈,对她动辄打骂。”

“今天,我便替语儿出口恶气!”

容清寒说完,手起刀落。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

她的眼睛,没了。

“语儿,她虽然是个废物,但却是难得的炉鼎体质,腹中的孩子用来炼丹正好合适,能保你容颜永驻。”容清寒一脸宠溺地看向沈梦语。

“太子哥哥,你待我真好!”沈梦语娇滴滴地开口,“那就把她腹中孩子剖出来炼丹,至于她,留个全尸吧。”

“语儿,你真是善良,便宜那贱人了。”容清寒捏了捏她的脸颊。

此刻,沈飞絮失去双眼,鲜血从空洞洞的眼眶里流淌下来,滴滴答答流了一地。

腹部还在痉挛,似乎是孩子挣扎着要出世。

她痛得快要说不出话,只能捂着腹部,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然,无济于事。

“沈飞絮,下地狱吧!”她只听得一声张狂的大笑。

随后,小腹剧痛,似是匕首划开衣衫和肌肤的声音……

她的孩子!

孩子无辜啊!

婴儿的啼哭声响起了,沈飞絮拖着一具残破之躯,苟延残喘。

她浑身是血,腹部血肉模糊,鲜血淋漓不止。

“姐姐,这孩子真可爱,像你。”沈梦语将那个被生生剖出来的孩子抱了起来。

这时,沈飞絮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探起身来,一口咬住了容清寒的耳朵!

她看不见,只能凭借感觉发泄自己的愤怒。

她要死,这一对狗男女也别想活!

都下地狱去吧!

“贱人!”容清寒险些被她咬掉一只耳朵,一脚将她踢开,再将匕首刺进她的胸口。

干脆利落,毫不留情。

血花炸开,沈飞絮狼狈倒地。

那一瞬,所有过往在脑海中浮现。

昔日恩爱,今成云烟。

假的,都是假的!

容清寒,人如其名。

果真是个凉薄之人。

“哈哈哈哈……容清寒,我诅咒你,和沈梦语不得好死,生生世世堕入畜生道,永不超生!”

沈飞絮发出刻毒的诅咒。

意识渐渐模糊之际,她听到容清寒高声宣布。

“罪太子妃沈氏难产,薨。”

恍惚间,她似乎又听到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絮絮!”好像有人在叫她。

“九皇叔,你怎么会来!”容清寒的声音里带着惊恐。

“让开,滚!”一声怒吼。

紧接着,长剑破空的声音传来,不知是谁被刺了一剑。

“摄政王,那是太子殿下!你疯了吗!”

“九皇叔,不要杀我,不要……呃……”

一片混乱。

九皇叔?九皇叔……容离……

他为什么会来?他不是出征漠北国了吗?

紧接着,沈飞絮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的意识却逐渐消散。

“絮絮,我来迟了!”

“絮絮,那夜的人,是我啊。”

“絮絮,絮絮你快醒来,别吓我……”

好温柔的声音。

地牢外,柳絮漫天飞舞。

正是早春时节,无端下起了雪。

飞絮,飞雪,别离。

 


沈飞絮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醒来时,大汗淋漓。

“不!”她迅速坐起身来,平复着呼吸。

“小姐,你醒了?”侍女照影小跑过来,用手帕擦拭着她面上的汗水。

沈飞絮愣了愣,下意识抬起自己的手。

五指纤细修长,嫩如青葱。

她又试探着动了动双腿。

那种脚筋被断的剧痛,没了。

她不是死了吗?

她被容清寒和沈梦语陷害惨死,那种刻骨的恨,她永世难忘!

沈飞絮强自镇定下来,打量着周围的陈设。

这是她在丞相府的闺房!

面前的女子是她的贴身侍女,照影。

“你是……照影?”沈飞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照影是她的贴身侍女,多年来一直跟着她,忠心耿耿。十八岁那年,她嫁给了太子容清寒,照影是她的陪嫁侍女。

她记得,在她嫁进太子府的第二个月,照影就无端坠湖而死!

那时她伤心了好久,想派人查清照影的死因。

奈何,照影一个小小丫头,谁会在乎她的死活?

最终,查无可查,不了了之。

照影之死,是沈飞絮的心结。

她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照影坠湖的前一天,说她撞见了二小姐和太子殿下在花园里私会。

彼时,沈飞絮和沈梦语关系不错。

又因为沈梦语是个庶女,沈飞絮身为长姐,也对她格外怜惜。

当时,照影那么一说,沈飞絮只当是小丫头看错了,让她不必放在心上。

第二天,照影就坠湖而死!

当初的沈飞絮对自己的丈夫和妹妹深信不疑,从未怀疑过容清寒和沈梦语。

如今想起,悔不当初。

那时的她是何等眼盲心瞎!

如果她早些发现容清寒和沈梦语的奸情,也许照影就不会死!

现在思来,定是照影撞破了他们的丑事,才会被灭口。

“照影,真的是你!”沈飞絮忆起过去,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俏脸,泪如雨下。

照影梳着双髻,一张脸清秀俏丽,清澈的眼眸里全是天真。

在她的眼里,照影并非侍女,而是姐妹。

“小姐,你怎么了?”沈飞絮忽然垂泪,照影不知所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奴婢去请大夫!”

“不必,我只是做了个梦,梦见我失去了你,有些难过。”沈飞絮拭去泪水,展颜欢笑。

“小姐,奴婢永远不会离开你的!”照影乖巧地勾唇浅笑,露出两颗讨喜的虎牙。

“照影,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沈飞絮努力冷静下来,轻声询问。

“小姐,辰时了。”

“我的意思是,现在是什么年月……”

“天元二年八月,小姐,你怎么问这个?”照影一脸诧异。

天元二年,皇帝容天凌继位后的第二年。

这一年,她才十五岁,堪堪及笄。

她回到了四年前!

这个时候,她的母亲还未去世,她还是母亲的掌上明珠。

而她和容清寒,还未成婚。

是时光回溯吗?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沈飞絮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很疼。

不是梦!

这一次,她绝不会再傻傻地为他人做嫁衣!

她要保护好所有她在乎的人!

她还要让容清寒和沈梦语,都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沈飞絮越想越恨,攥紧拳头,眼中流露出一抹狠厉之色。

照影被她眼中的狠辣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道:“小姐,你到底怎么了?真的不需要请大夫吗?”

“我没事,也许是做了梦,魇住了。”沈飞絮敛下心思。

这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响,沈飞絮应了一声。

下一刻,她的母亲许汀兰带着几个侍女小跑进来。

许汀兰穿得正式隆重,每走一步,头上的步摇轻轻晃动,

“我的心肝,你怎么还未更衣梳妆?今儿个有大人物驾临相府,快随母亲去迎接吧!”许汀兰上前,将沈飞絮从床榻上拉起来。

“母亲?”沈飞絮望着她心爱的母亲,眼眶瞬间就红了。

上一世,在她十六岁那年,母亲上吊自尽了。

沈飞絮失去了她最爱的娘亲。

她不知道为什么,只听得父亲时常唾骂,说她母亲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沈飞絮不信。

重活一世,她定要好好护住母亲,绝不能让她有丝毫闪失!

“我的儿,这般看着娘亲作甚?发傻了?”许汀兰抬手在沈飞絮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动作宠溺。

大宣国的人都是修炼灵力的,她的母亲许汀兰是将军府的小姐,将门虎女,灵力修炼天赋极高。

奈何,生下一个沈飞絮,自小灵根全废,是个终身不能修习灵力的废物。

沈父沈致礼偶尔嫌弃沈飞絮,母亲都会毫不客气地怼他几句,将自家女儿捧在掌心里宠。

虽说沈飞絮不能修炼,但母亲从小为她铺路。

八岁那年,她跟着鬼医学习医术,是鬼医的关门弟子。

众人都知道相府嫡女无法修炼灵力,可她深受万千宠爱,就连先帝都对她赞赏有加。

十岁那年,先帝为她和容清寒赐婚。

沈飞絮与容清寒也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她曾爱极了那俊朗如玉的少年郎。

世人都说他们是神仙眷侣。

沈飞絮压下心中波澜,被许汀兰抓着起身洗漱。

几个侍女一同上前,伺候她梳妆,为她换上了一身缕金挑线纱裙,绾了个最时兴的灵蛇髻。

“我的心肝就是漂亮,乖,快跟娘亲一起去见客!”许汀兰满意地看着自家小娇娇。

“见客?什么客?”沈飞絮这才反应过来。

“摄政王啊!他驾临府中,要与你父亲议事,你父亲让全家上下都去迎接,以表尊重。”许汀兰敲了敲她的脑袋瓜。

“你这丫头,日上三竿了还在睡,要不是娘亲来叫你,你又要挨罚了!”

“摄政王?”沈飞絮愣住。

当今皇帝容天凌痴迷于炼丹长生之术,不理朝政。

摄政王容离,先帝九子,他掌管朝政,权倾朝野,又战功赫赫,人皆敬之。

过去,沈飞絮因着和太子容清寒有婚约,随着容清寒叫他一声“九皇叔”。

沈飞絮记得,上一世,她死之前,似乎有人闯进了地牢。

有人轻声唤她“絮絮”,温柔得不可思议。

若她没有记错,那人便是九皇叔!

然而,在她的记忆里,九皇叔虽然容貌极美,却不苟言笑,待人冷漠疏离。

如九天神祇,遥不可及。

那么冷的一个人,怎么会那么温柔地叫她“絮絮”呢?

真的是他吗?

沈飞絮犹疑间,已经被许汀兰强行拽出了闺房,到了长廊处。

“拜见摄政王,摄政王千岁!”她恍惚听得有人山呼千岁。

紧接着,相府上上下下的人跪倒了一片。

“飞絮,快跪下!”母亲拽了她一把。

沈飞絮这才匆忙想要下跪,不料,一双修长白皙的素手伸了过来,不偏不倚地扶住了她。

她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深沉的眼。

刹那间,似有绚烂烟火在脑中炸开。

 


扶住她的,是摄政王容离,她唤作“九皇叔”的男人。

在沈飞絮的记忆里,他向来冷淡孤傲,见了谁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有些时候,她甚至会好奇,九皇叔到底有没有别的表情。

那么好看的一个人,怎么就不会笑呢?

然而,此时此刻,他居然在冲她笑!

不是她的错觉。

九皇叔笑了,笑得极美。

他身着一袭月牙白锦衣,衣袖上描了如意云纹,清冷而不失贵气,腰间配着麒麟墨玉佩,长发用紫金冠束起,恍若画中仙人。

墨发白衣,剑眉入鬓,凤眼灿若星辰,深邃的眼瞳里似蓄着星河万千,顷刻间,便要摄了人的心魂。

最夺人眼球的,是挺鼻之下,那两片桃花般艳绝的唇。

九皇叔貌美,人尽皆知。唇红齿白,公子如玉,郎艳独绝。

平日里他不苟言笑时,已是美得让人三魂都去了两魂,如今他冲她笑,血色的唇微微勾起,唇畔的一抹笑意,潋滟又风情。

沈飞絮差点当场过去!

大宣国人皆尚美,她到底是个俗人,见到这样的美人,难免要多看两眼。

她没出息,竟呆住了。

而九皇叔容离居然也没有斥责她无礼,就这么任由她打量。

“絮絮,好看吗?”良久,他轻声询问,嗓音里含着打趣之意。

他的声音放得很低,她与他靠得近,只有她能听见。

这般低沉的嗓音,甚是撩人。

“真好看!”沈飞絮下意识点头如捣蒜。

“在大庭广众之下多有不便,絮絮可要到我房中细看?”容离唇畔的笑意更深,“届时,皇叔让你看个够。”

沈飞絮:“……”

九皇叔是在撩她吗?不是吧,不是吧,九皇叔这是疯魔了还是转性了?

然而,她还真被撩到了!

“皇叔,这是在丞相府。”沈飞絮耳尖一红,低下头。

“絮絮,你的意思是……此处不方便,换个地方?”容离轻咳一声,“数日不见,絮絮长大了,皇叔也摸不透你的心思了。”

沈飞絮:“???”

她没有这个意思啊喂!

虽然他们的对话只有彼此能听见,但她还是窘迫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沈飞絮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这时,她那尊贵的父亲终于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逆女,还不快向摄政王行礼!”沈致礼气得吹胡子瞪眼。

这女儿天资全无,是个废物,平日里他的正妻骄纵着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过问了。

可这是在摄政王面前,她这副模样,哪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风范?

真是丢人!

沈飞絮被沈致礼吼得一愣,正要再度下跪,向九皇叔行礼。

不料,容离再次扶住了她,浅浅一笑:“不必了。”

短短三个字,嗓音温润又清朗。

他向来惜字如金。

“王爷,小女不识礼数,请多多包涵。”沈致礼忙不迭向他赔礼,一副谄媚讨好的表情。

“无妨,是本王让她不必行礼,并非她不知礼数。”容离竟然帮沈飞絮圆场,言语间似有维护之意。

沈飞絮蒙了。

她努力回忆过去,发现上一世并没有这样的剧情。

上一世她和九皇叔没有太多交集,毕竟她和容清寒有婚约。

丞相府众人见容离这般为沈飞絮说话,一个个露出疑惑的神情。

见状,容离又解释了一句:“本王听说,絮絮在前不久出府进香时不慎跌伤,故此免跪。”

这么一解释,众人了然点头。

摄政王真是体贴啊!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絮絮?好亲近的称呼。

不过,沈飞絮和太子容清寒有婚约,摄政王算是她的叔叔,叫一声“絮絮”,也并无大碍。

但是摄政王不是清冷如神吗?

画风似乎不太对劲!

众人又露出迷惑表情,沈飞絮也迷惑了。

九皇叔这是唱的哪一出?

上一世,他是喜欢唤她“絮絮”,但从未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唤。

而且,她出府进香跌伤了,九皇叔怎么会知道?

她怎么不记得,九皇叔如此关注她?

沈飞絮试探着动了动腿,膝盖处好像是有点不适。

她回忆了一番,上一世,她确实在和母亲去湘檀寺进香时摔伤过,但现下已好得差不多了。

“本王还要与丞相议事,诸位退下吧。”容离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漠然下令。

“王爷慢行!”丞相府一众家眷和下人再次对他行了一礼,便目送他和丞相沈致礼转身去了书房。

不料,容离堪堪走了几步,忽然转身,看了沈飞絮一眼。

那双眼里尽是笑意,让她如同置身三月的春风之下。

温柔又和煦。

“絮絮,待会泡一壶明前雪芽,送到书房来。”容离缓缓吩咐,“你烹茶的技艺极好,本王喜欢。”

“啊?哦……好,好的。”沈飞絮还未完全缓过神来,磕磕绊绊地应道。

她怎么觉得九皇叔和过去有点不一样?

是她的错觉吗?抑或是,重活一世,命盘轮转,一切都会不同?

容离走了,但他的背影也是极好看的,行走时两袖生风,如月中仙人。

沈飞絮看了好一阵,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九皇叔真是好看。

上辈子,她怎么就眼瞎了,眼里只有一个容清寒?

如今看来,九皇叔比容清寒顺眼得多。

其实,仔细一算,九皇叔今年也才二十二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沈飞絮又想到容清寒,下意识看了看人群中的沈梦语。

沈梦语作为二小姐,今日自然也要来迎接摄政王。

她这会子才十四岁,却出落得亭亭玉立。

她身子娇弱,一身淡粉色百褶裙,配上那张清纯无害的脸,端的是一副弱不胜衣的模样。

不巧,沈梦语也在看她,眼里带着疑惑。

沈飞絮在心底冷笑一声。

沈梦语大概是在疑惑九皇叔和她之间的关系吧。

这一世,她定要小心提防,报仇雪恨!

“姐姐,你身子可好些了?”很快,沈梦语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一脸关切。

“托妹妹的福,好多了。”沈飞絮伸了个懒腰,掩去眸中的恨意,“那日进香真是倒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马车忽然坏了,我从车上跌下,所幸母亲没事。”

她忽然提起那日从马车上跌落一事,沈梦语愣了愣,面上的表情凝固了一瞬,但很快恢复如常。

沈飞絮微微蹙眉。

难道这件事也是沈梦语捣的鬼?

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庶妹!

“姐姐没事就好,妹妹担心了好久,每日为姐姐抄经祈福呢。”沈梦语掏出手绢,擦了擦眼角,“那日听说姐姐跌伤,可吓坏我了。”

“辛苦妹妹了。”沈飞絮也做出一副和她姐妹情深的模样。

沈梦语真是擅长演戏,难怪能把容清寒迷得团团转。

这一世,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技高一筹!

走着瞧!

“姐姐,你和摄政王的关系真好。”沈梦语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他唤你絮絮,好生亲昵。”

“若让旁人见了,还以为你们是一对爱侣呢……”

“哎呀,瞧我这张嘴,尽胡说!”

“我的意思是,姐姐和太子殿下有婚约,妹妹担心殿下误会吃醋。”

沈梦语说着,忽然看向不远处,眼眸一亮:“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太子殿下好像来了!”

沈飞絮立刻攥紧了拳头。

太子容清寒!

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他怎么会来?!

那一瞬,无数回忆涌入脑海。

“飞絮,你真是蠢啊!”

“只有你死了,我和语儿才能幸福。”

“飞絮,你去死吧!”

前世,容清寒的声音如同毒咒,在她耳畔萦绕。

沈飞絮的呼吸险些停滞,她拼命压抑心下的恨意,却无法平复。

恨,她好恨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