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惊世凰妃

惊世凰妃

杪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之后,她作为声名远扬的丑女人,因为嫁给瞎子战神王爷又一次出名了。楚云苓庆幸着自己一身精神力仍在,那么复仇就不着急了,或早或晚的事情。接下来就看她如何宅斗古代恶女豺狼,一番逆袭下来,楚云苓不好惹的形象传扬开来,同时曝光的还有她大周第一美人的样貌。

主角:楚云苓,萧壁城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云苓,萧壁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惊世凰妃》,由网络作家“杪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之后,她作为声名远扬的丑女人,因为嫁给瞎子战神王爷又一次出名了。楚云苓庆幸着自己一身精神力仍在,那么复仇就不着急了,或早或晚的事情。接下来就看她如何宅斗古代恶女豺狼,一番逆袭下来,楚云苓不好惹的形象传扬开来,同时曝光的还有她大周第一美人的样貌。

《惊世凰妃》精彩片段

文国公府嫡女楚云苓,右脸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是远近闻名的京城第一丑女。

可就是这样一个德行有失的丑女,却嫁给了被誉为西周战神的靖王爷。

哪怕靖王在一次与突厥的战争中遇伏,导致双目失明,战神威名仍刻在世人心中。

若非楚云苓使了下作手段,这女人哪能配得上他!

初春的天色阴阴沉沉,空气中凝结着久久不散的冬寒。

靖王府张灯结彩,府中一片火红,却宾客寥寥,格外冷清。

“既进了我靖王府的大门,往后便安分守己些度日,若再想耍阴谋诡计,便是文国公府也护不住你!”

院内的男人身着红色喜服,愈发衬得他丰神俊朗,英姿勃发。

只是他空洞幽深的黑色双眸没有一丝焦距,吐出口的话语比初春未消的冰雪还冷上三分。

“萧壁城,你算什么东西,当真以为我稀罕做靖王妃?”

楚云苓一身殷红嫁衣,脸上戴着一片薄红的面纱,眼神怨毒。

靖王尚未开口,院内长廊下,一个坐在木轮椅上的少年已怒气冲冲地叫了起来。

“你这女人好不要脸,三哥与云菡两情相悦,要不是你下药设计,靖王妃该是云菡才对!”

京城有个众人心知肚明的秘密,丑女楚云苓恋慕大皇子瑞王多年。

那日夜宴上她想下药设计瑞王,却出了意外,阴差阳错上了靖王的床。

听到这话,一旁穿着湖蓝长裙的秀美少女眼神黯淡,轻声安抚少年的怒气。

“御之,别说了……姐姐也是一时糊涂。”

少年的怒火不降反升,“云菡,她做出这种事,你怎么还替她说话!”

楚云苓惨笑一声,神色中透着绝望与愤怒。

“惺惺作态!蛇蝎心肠的分明是楚云菡,她嫌弃萧壁城瞎了眼睛,无缘太子之位,如今想做瑞王妃才故意设计了这出戏!”

用她来摆脱萧壁城,一石二鸟!

空气瞬间凝固,府中下人们皆是目光愤恨。

众所周知,楚云菡虽是文国公府庶女,但才艺双全,心地善良,是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

在靖王双目失明后,她一直不离不弃,坚持地为靖王寻医问药,满腔真情令人动容,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能够终成眷属。

楚云苓横插一脚破坏了这一切,如今还反过来污蔑楚云菡。

“够了!”靖王面周身气压低沉,神色闪过一丝复杂,“让人将她的哑穴点了,尽快把礼数走完。”

轮椅上的少年闻言,愤怒地重重拍了一下扶手,语气憋屈。

“真不知道父皇怎么想的,竟赐婚下来让她做正妃,这个下作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三哥!”

楚云菡也面色无奈,“姐姐怎么污蔑我都无所谓,但万不该对王爷不敬,陛下特地派了福公公前来赐御礼,若被他听到你辱骂王爷就不好了。”

“你装什么假惺惺!”

愤怒之下,楚云苓恨不得撕烂对方的脸,抄起身旁的酒壶便扔出去。

“贱人,去死吧!”

酒壶颇重,壶嘴又锋利,她失了准头,没砸到楚云菡,反到落在了木轮椅少年的头上。

府中寂静了一瞬,随即尖叫着乱作一团,楚云苓也脸色惨白。

“燕王殿王!燕王殿下昏过去了!”

靖王听闻动静,左手紧握成拳,额角青筋微微跳动。

尖叫声很快引来了前厅中的福公公,看见头破血流的燕王后大惊失色。

“奴才的天爷哟!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皇贵妃娘娘会杀人的!”

靖王当机立断,冷声下令:“来人!把王妃带去责罚藤鞭二十,行刑后把她扔回房里,本王回来之前不许她随意出入!”

等楚云苓被带走后,靖王声色凝重地低语,“本王已重罚楚氏,还请福公公网开一面,将此事对宫中保密。”

燕王是皇贵妃唯一的儿子,若有半点闪失,所有人都讨不了好。

福公公心有余悸地回过神,犹豫了片刻,看在这二十鞭子的交代上,终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院中,鞭子如雨般飞速落在楚云苓背上。

阴沉的天空终于缓缓下起寒雨,与渗出的血迹混在一起,地上一片殷红,令人触目惊心。

面纱早不知落在何处,露出带着暗红胎记的脸颊。

下人们远远地躲在廊下议论纷纷,神色鄙夷,语气愤恨。

楚云菡匆匆离开前,驻足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复杂,带着一丝嘲弄和怜悯。

不久后,满身鞭伤的楚云苓被扔进新房,房门被重重关上。

遭庶妹算计,被恋慕之人误解,如今又闯下大祸,楚云苓已是万念俱灰。

活着已无意义,她目光绝望地爬起来,用尽全力撞在床柱上,血流如注。

漆黑墨空中,一颗散发着淡淡红光的天星坠落,划破夜色。

……

皇宫,养心殿,烛光摇曳。

昭仁帝正皱眉翻看奏折,手中一勺甜汤就要往嘴里送。

忽地屋顶一声巨响,一块拳头大小的赤色奇石从天而降,将他的饭碗砸的稀巴烂。

“咳……咳咳!”

昭仁帝吓得不轻,涨红了脸色,险些被一口汤呛死。

他抬头遥望,透过殿顶的大窟窿,可以清晰地看见原本的三颗红色天星只剩下了两颗。

有太监听到动静,匆忙进殿查看。

“陛下……”

昭仁帝长袖一甩,神色震动,语气急切。

“快!速去请无心大师来!”

天象异动,陨星坠落,属于大周的神女降世了!

……

云苓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痛,尤其是额头。

她心底有些纳闷,按照组织处决背叛者的手段,她绝不可能在对方手中活下来。

汽车爆炸的那么狠,该是尸骨无存才对。

云苓缓缓睁开眼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打量四周,昏昏沉沉的头脑中,忽地钻进许多记忆片段。

她怔愣在原地,好半天才消化了眼前的事实。

随后,云苓的心中生出一种劫后而生的喜悦。

虽是死后灵魂穿越,可她终于逃脱了那个恐怖神秘的组织,摆脱了被当做实验品的命运。

云苓还没来得及欣喜,昏沉的头部立刻又传来一阵剧痛,如同从灵魂深处传来一样,痛的她恨不得立刻再死过去。

再熟悉不过的痛感让云苓心下万分惊骇。

这种可怕的痛楚只有在被注射了s-3型精神研究药物后才会有,怎么她换了一副身体,还会有这种感觉?

很快云苓便感觉到,自己曾经被研究开发出的精神力,竟然在这具陌生的身体上再度凝聚!

精神力再生带来的痛苦折磨让云苓忍不住惨叫出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院内看守的人听闻动静,有些害怕,转头见府内丫鬟秋霜来了。

“今夜有雨,王爷仁善,吩咐你们守到子时便可去休息了。”

“秋霜姐姐,要不要给王妃请个大夫?”

行刑后他偷偷瞥了一眼,那后背皮开肉绽,吓人的很。

秋霜啐了一口,恶狠狠地道:“请什么大夫,那是她该受的!这个丑八怪,祸水惹事精,死了才好呢!”

小厮抖了抖,“那若是王妃有个好歹,咱们不得喜事丧办了……”


刚才那二十鞭子,行刑的人可真是没留情啊,王妃身上的喜服都烂了。

秋霜皱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绢,“王爷都没吩咐,用不着你们操心。”

“更何况,倘若燕王殿下有个三长两短,她这条命也保不住!”

秋霜恨恨地说着,推开门看了一眼,见云苓趴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了,又重重把门关上。

“先前在元宵夜宴上害了王爷,如今又伤了燕王殿下,真是个扫把星,晦气!”

……

身上被鞭打的伤口火辣辣的疼,但比起头痛的折磨,根本不值一提。

云苓闭着眼,极力忍耐着痛楚,不知过了多久,磨人的痛感终于散去,浑身已是大汗淋漓。

她声音嘶哑地呼唤,“有人吗?”

无人应答,只有点点雨滴打在房檐上。

似是已经过了子时,那些守卫都去歇息了。

精神力的再生和使用都会极大消耗人体能量,这具身体似乎本来也没怎么吃东西,云苓现在饿的恨不得把整个靖王府都吞了。

屋内红烛摇曳,云苓看见桌上放着一盘点心,急忙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抓起糕点一顿狼吞虎咽。

吃东西的空档,眼神余光瞥见铜镜里的画面,云苓吓得差点没被噎死。

哪里来的女妖怪!

刚才接受记忆的时候,云苓便知道自己是文国公府的嫡女,从出生起脸上就有块胎记,是远近闻名的丑女。

但她没想到这么丑。

倒也不是很丑,主要是吓人的紧。

铜镜中的女子一身血污,墨色的发髻凌乱不堪,皮肤倒是白皙细腻,但更衬得脸上的暗红色胎记格外醒目。

此时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活像个在吞食人的红衣厉鬼。

真是恐怖他妈给恐怖开门,恐怖到家了。

平静下来,精神力在体内游走了一圈的云苓神色微怔,眼神若有所思。

精神力可以感知人体任何部位的情况。

天生的胎记不会给人体造成伤害,精神力游走过时是很平滑的,但刚才她明星感觉右脸有些异样。

这一片暗红色……不像是胎记,倒像是毒斑。

云苓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算幸运还是倒霉。

刚从惨无人道的神秘组织逃出生天,转眼就成了大周朝靖王府的王妃,身上一堆秘密不说,还捅了个天大的篓子。

但眼下毒斑不毒斑的都不重要,挨了鞭子也不重要。

她必须再找些吃的填饱肚子,否则还没解毒疗伤,就先被饿死了。

院子外没有守卫,整个王府寂静无声。

云苓不认识这些弯弯绕绕的路,更不知道厨房在哪。

她用精神力将嗅觉强化,以便寻找食物的香气。

路过一个陌生的院落时,云苓看见有个房间还亮着光,隐约逸出饭菜的香气。

她眼神发亮,冒着雨走进去,轻轻推开了房门。

燕王正闭着双眼坐在椅子上,受伤的额头被包扎的像个木乃伊,神色隐忍而痛苦,双腿膝盖以下都泡在一个桶里。

云苓强化了嗅觉,一下子闻出那桶中泡了许多东西。

有生姜、花椒、葱白、艾叶、苍耳子、羌活……

乍一闻还以为在煮猪蹄,实际上都是些驱寒的药物。

云苓忙解除了嗅觉强化,万一这人有脚臭,岂不影响她吃东西。

听到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燕王下意识地睁开眼睛,便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厉鬼眼冒青光地闯进房中。

他认出那是楚云苓,对方身上喜服破烂,露出血迹斑斑的双臂和肩背,鲜血混着雨水不停滴在地板上。

燕王想起醒来后听说楚云苓挨了鞭刑,难不成被打死了?

他瞪大眼睛,脸色刷地变得无比惨白。

是楚云苓变成厉鬼回来找他报仇了!

他想要尖叫,还没叫出声就被什么东西塞了一嘴。

“唔唔唔……唔唔唔!”

云苓怕他的叫声引来旁人,眼疾手快地塞了一个大肉包子堵住他的嘴。

然后又拿起挂在屏风上的长裤,将燕王绑在椅背上困了个结结实实。

燕王愣了愣,好像是活人,不是厉鬼。

看清楚云苓拿来绑自己的衣物,燕王的脸腾地红成了猴屁股。

“唔唔!”

他双腿残疾后落了病根,每逢雨夜都要用药足浴,否则便会疼得无法入睡。

为了方便泡脚,他便脱了外裤,此刻只穿着短短的亵裤。

这女人好生不要脸!

燕王唔唔叫唤着,用眼神杀她。

“闭嘴,信不信我直接打晕你。”

云苓不耐烦地往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然后坐在桌边,对着已经冷掉的佳肴大快朵颐。

这女人疯了?居然敢这么对他。

燕王眼睁睁地看着云苓以风卷残云之势,将满桌饭菜一扫而空,先是不敢置信,随后抖了抖嘴角。

这是猪吧吃那么多!

就没见过吃相这么难看的贵女,简直粗鄙不堪,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云苓装满饭菜的两颊鼓的像仓鼠,眼神上下打量对方,很快凭着身体的记忆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燕王萧御之,皇贵妃唯一的爱子,年方二十。

两年前和靖王一同在边境中伏,随后靖王双目失明,燕王则双腿残疾,无法站立。

他就是被原身用酒壶开了瓢的那个倒霉孩子,此时额头的伤势已经包扎处理过了。

云苓注意到,燕王脸上渗着一片薄汗。

那是疼的。

她从原身记忆中得知,燕王双腿落有病根,最怕寒凉。

今晚下雨,他便疼了半夜都难以入睡。

想到这孩子才二十岁就得坐轮椅,云苓表以几分怜悯和同情的眼神。

燕王注意到她的眼神,脸色微僵,双手紧握成拳。

他昔日少年意气,为人甚骄,如今最恨旁人拿这种眼神看他。

云苓却没空关怀他的情绪自尊,颇为不舍地放下筷子。

“也罢,就出手治治你这老寒腿吧。”

皇贵妃可不是什么善茬,她得做点什么给自己找退路才行。

如今楚云苓即是她,意外得到这副身子,自然也要解决之前闯出来的祸,摸清身上的秘密。

燕王脸色难堪,根本没把云苓的话放在心上,却不料她竟起身蹲在木桶前,伸出手去摸他的双腿。

这女人!

他只穿了亵裤啊!他还没成亲啊!他的清白啊!

燕王的脸颊陡然爆红,羞愤欲死,忙夹紧大腿,恨不得一脚朝她踹去。

可惜腿部无力,连水花都没溅起来几滴。

云苓起身,甩了甩手上的洗脚水,眉梢微挑。

“你中过寒毒?”

方才她将精神力附着于双手上,已经检查过了燕王的双腿。

还有站起来的希望,但先得把寒毒祛除了。

闻言,燕王怔愣地看着她,瞳孔微缩。

他中过寒毒的事情,鲜少有人知情,楚云苓怎么会知道?


他中过寒毒的事情,鲜少有人知情,楚云苓怎么会知道?

----------

燕王飞速地把包子咽下,惊道:“你这坏女人怎知……”

他声音有些大,话还没说完,云苓又飞速塞了一个包子在他的嘴里。

“按照辈分,你该叫我三嫂才是。”

燕王差点被噎死,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想冲着云苓“呸”一声,却塞着一嘴的包子呸不出来。

“你这老寒腿,我只需四针,便能治好。”

“唔唔唔!”

鬼才信!

燕王瞪着她,眼神中满是狐疑,他从来没听说过楚云苓懂医术。

何况,他的腿和靖王的眼睛,一直由靖王的师母林芯亲手医治。

京中再找不出第二个比林芯医术更强的人了。

云苓见他不信,耸了耸肩。

她懂医术这件事的确鲜少有人知道,因为她是背着组织偷学的。

旁边的木架上放着一副干净整洁的银针,想来是给燕王用的东西。

云苓拿起银针,不由得想起往事,眼神幽暗。

她作为孤儿被组织收养,自幼便被注射过无数种未知的药剂,那是一种极度的痛苦和折磨。

在无数次实验中,只有极少一部分孤儿能够活下来,并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异能。

和云苓一起活下来的另外三个女孩中,有人可以催眠读心,有人懂兽语能御兽,有人进化出超级大脑……

云苓作为活下来的“实验品”之一,也成功开发出精神力,并获得了与植物沟通的能力。

随后组织培云苓研究毒术,并用药物控制她们为组织所用。

为了和另外三个人逃出组织,云苓暗中修习医术,为的就是摆脱组织的药物控制。

可解药研发出来后,老大死了,她也死了,不知老二和老幺怎么样了……

燕王看着云苓的模样,忍不住背后发毛。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坏女人的眼神突然一下子变得好可怕。

该不会是想用针扎死他吧?

燕王正胡思乱想着,就见云苓真的拿着银针向他走来。

“唔唔!”燕王用眼神警告她。

云苓脸上的阴霾忽地一扫而光,笑眯眯地看着他。

“别怕,不会死人的。”

刚才大吃一顿后,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不少。

既然精神力并没有随着死亡消失,干脆拿燕王来试试好了,看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想要让精神力恢复至巅峰时期的状态,就必须不断将精神力用尽,对脑部反复刺激。

燕王见她脸上突然挂起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反而觉得头皮发麻。

这个女人奇怪的很,浑身伤成那样难道不痛吗,还能笑得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云苓曾经遭受过太多实验折磨,忍痛能力一流。如此伤势带来的痛感,其实算不得什么。

云苓把燕王的双腿放在凳子上,他的双腿很光洁,留有不少淡黑色的小点,应该是为了方便针灸特意修剪过毛发。

她随手用燕王的衣角擦干水渍,飞快地在他腿上落下几针,随后在左腿膝盖两侧稍稍用力一捏。

燕王的左小腿立刻无意识地抖动了一下,他神色一愣,微微睁大眼睛。

他的双腿已经很久没有过任何反应了。

未从诧异中回神,云苓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认真。

“我马上为你施第一针,可能会极痛无比,你且忍忍,往后下雨时便不会那么难受了。”

对普通人来讲,身体第一次接触精神力会很疼,这相当于遭到精神力攻击。

云苓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集中所有精神力,手中渐渐凝聚出一根细如毛发的长针。

长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几乎凝为实体。

沾满血污的红袖衫挡住了燕王的视线,他看不见云苓的动作,只觉得左腿膝盖蓦然一痛。

仿佛有什么尖尖的东西刺入了体内,似针扎,又似被灼烧一样的疼。

随后,前所未有过的痛感忽然自那一点猛地绽开,迅速蔓延至整条左腿。

“啊——!”

燕王惨叫一声,面色惨白,嘴里塞着包子,声音依旧响彻房间。

他用力咬紧牙关,额头青筋暴起,睁大眼睛死死瞪着云苓,似乎想说些什么,终是在猛烈的剧痛下昏了过去。

“累死我了。”

云苓的脸色同样好不到哪去,她头脑昏沉,全身发软地跌坐在椅子上,不停喘气。

这幅身体想要熟练驾驭精神力还需练习。

两条腿各扎两针,便能彻底驱除燕王的寒毒,但今天只能施一针,她需要保存些许体力。

云苓看了看窗外,担心燕王的叫声引来下人,不打算在此多做停留。

离开前,她顺手牵羊把柜子里一瓶上好的外伤药放入怀中。

正要将燕王腿上的银针取下放好,便听得院外响起几个凌乱的脚步声,云苓心下微沉。

房门被猛地打开,侍卫陆七扶着靖王走进门,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几岁的美妇人。

云苓昏沉的脑中飞快闪过几个残破的画面,认出妇人是靖王萧壁城的师母。

京城中医术最高明的大夫,林芯。

“我的个亲娘嘞,咱们王府遭贼了啊王爷!”

陆七一进门就吓得差点跳起来,这饭桌是遭猪拱了?

今天王爷大婚,跑腿忙了一整天饭都没来得及吃,刚才燕王殿下说要把这桌饭菜赏给他的。

不过离开片刻,竟然就只剩残渣了!

陆七心中悲愤,注意力还在饭菜上,林芯已面色发白地快步走至燕王身边。

“殿下醒醒,殿下!”

“楚云苓,你对燕王殿下做了什么!”

陆七这才看见燕王的“惨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天哪!天哪!”

萧壁城目不能视,听到楚云苓的名字脸色一寒,沉声问道:“陆七,怎么回事?”

林芯满面怒气,“楚云苓潜入房中绑了燕王殿下,还擅自对燕王殿下的腿施针,不知她做了些什么,殿下昏迷不醒!”

萧壁城脸色骤沉,屋子里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禀报王爷!王妃用包子堵了燕王殿下的嘴,那么大的肉包子,属下都不能一口吞掉,这是想噎死燕王殿下啊!”

陆七的关注点总是很与众不同。

“殿下连裤子都没穿,王妃怎能与他独处一室!难道毁了王爷的清白不够,还要连燕王殿下的清白也一并毁掉吗?”

皇贵妃知道了会杀人的。

萧壁城面上杀气一闪而过,已是在暴怒边缘。

陆七鬼哭狼嚎,嚷嚷个没完没了,让云苓想解释都插不上话。

好不容易等他说完了,云苓皱眉道:“我刚才是在……”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萧壁城立刻便听音辩位找准了她的方向,凌厉身形袭来,试图将她制住。

“你这不识好歹的女人,竟还敢对御之动手!”

萧壁城满心怒火,早知如此,他在福公公面前保下这女人简直多此一举。

云苓眼神一惊,本能地起身躲避,然虚弱的身子发挥不出曾经身手的一成水平,反而脚下一软栽了过去。

萧壁城猝不及防被撞了个人仰马翻,狼狈地倒在地上,充当了云苓的人形肉垫。

他下巴被云苓的脑门撞的生疼,后脑勺磕在地上一声重响,声音好不清脆美妙。

云苓额头本就有伤,脑门这一撞直接眼冒金星,当场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她心中震惊。

这萧壁城不是个瞎子么?怎么身手还如此迅捷!

“王爷!王爷您没事吧!”

陆七当场看傻了眼,随后才回过神赶紧把人扶了起来。

萧壁城忍痛闷哼一声,面色青红交错,恼声道:“陆七!给我把这个女人丢回揽清院,看好了不许她再乱跑”

如果不是燕王情况要紧,他简直想当场掐死楚云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