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一等狂龙赘婿

一等狂龙赘婿

闯天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堂堂一代天尊,竟被自己人围杀,意外掉落凡间,经历了九十九世的劫难,这才机缘巧合的成为了周家的赘婿……本想着借着废物女婿的身份好好的调养生息,奈何受尽了屈辱和嘲讽,终于顾修涯再也无法容忍,好不容易恢复实力,他便迫不及待的重出江湖。

主角:顾修涯,周若云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修涯,周若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等狂龙赘婿》,由网络作家“闯天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堂堂一代天尊,竟被自己人围杀,意外掉落凡间,经历了九十九世的劫难,这才机缘巧合的成为了周家的赘婿……本想着借着废物女婿的身份好好的调养生息,奈何受尽了屈辱和嘲讽,终于顾修涯再也无法容忍,好不容易恢复实力,他便迫不及待的重出江湖。

《一等狂龙赘婿》精彩片段

荆江市凤凰山历来有神仙出没的传闻,一到节假日便游客如云。

 

唯独重阳节算是例外,每逢这日子便有一大群黑西装过来封山,已经持续了十年。

 

一直到今天。

 

巍峨的山顶之上云雾缭绕,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人双膝跪地,朝着一个面容青涩的青年俯首而拜。

 

“整整十年,师父你终于出现了!”

 

李新华显得很激动:“我就知道,您绝对不会死。”

 

“新华,其实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年轻人回过头来,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与年纪不相符的沧桑:“当年我阳神出窍,本想博一线生机,却被那三个兔崽子暗中偷袭,不但抢走了门内至宝苍龙佩,更是深受重伤,直到今日才恢复了些许修为。”

 

“这是我的第九十九世,如今我叫顾修涯。”

 

顾修涯缓缓道。

 

五千年前,顾修涯剑开天门,一路登峰上天,最终却被九大天尊练手围攻,打入凡尘,回到了出生的地球。

 

那时候,上古炼气士凋零殆尽,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个名为夏的文明。

 

顾修涯怜惜凡人不易,一边孕养元神,一边教授凡人仙界之法。

 

他曾扶持弟子统一大夏,也曾带领蛮夷威压四海,在不同的历史传说中,他有不同的名字。

 

沧海桑田,百代变迁,转眼五千年过去,顾修涯并不留恋曾经的权势,他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重返巅峰。

 

只可惜当年神魂之伤太重,每逢千年,他便得经历一次天人五衰,一身法力尽去,成为凡人。

 

直到阳极之数来临,九九归一之时,也就是今天。

 

他终于度过了最后一次天人五衰。

 

“新华。”

 

顾修涯突然看向旁边的中年人:“我有两件事要你去做,一,替我准备筑基期所需的修炼耗材;二,我那岳父今天生日,你替我寻一块好玉。”

 

“好的。”

 

李新华点头应下,难免问道:“师父,您如今伤势复原,为何不换个身份?据我所知,周家对您也不好,不如您跟我回去,我给您一家公司。。。。。。”

 

“万般皆缘法,齐齐不可缺。”

 

顾修涯摇摇头:“当年周国伟阴差阳错救了我一命,这便是我的人劫,我当保周家一世富贵,方可化解。。。。。。虽然上门女婿这身份是寒碜了点,就当红尘炼心罢。”

 

“我知道了。”

 

李新华躬身一礼,随即离开。

 

。。。。。。

 

荆江酒店,东海阁包厢。

 

“姐,那个窝囊废什么时候过来?他不会忘了今天是爸的生日吧?”

 

周思彤哼了一声,俏丽的脸蛋上露出一丝不满。

 

她身旁坐着一个气质优雅,身着白裙的绝美女子,正捧着书目不转睛的看着。

 

听到妹妹的问询,周若云翻着书道:“你姐夫说他回了趟诊所,买礼物去了。”

 

“什么姐夫,我看就是个吃软饭的!”

 

周思彤没好气道:“姐,不是说我你,那么多富二代、官二岱你不选,偏偏选了这么个没钱没本事的男人,关键还是个病秧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周若云微微皱眉:“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他自己没本事还不让我说了?当初真不知道咱爸是怎么想的,非得让你跟他结婚!”

 

周思彤抱怨道:“还有,这都结婚三年了,你一直没怀孕,他不会是个那啥吧。”

 

“说什么呢?”

 

包厢门突然打开,顾修涯提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顾修涯,你死哪儿去了!”

 

周思彤见到顾修涯就哼了一声:“你还舍得过来啊?”

 

“刚买礼物去了。”顾修涯抬手示意了下。

 

周思彤一脸不屑:“这回又是什么破货?不是我说你,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连个礼物都舍不得买,也太扣扣索索了吧。”

 

“好了,别说了。”

 

周若云瞪了妹妹一眼:“修涯的零用钱不多,买什么都是个心意。”

 

“姐,你也太惯着他了。”周思彤没好气道:“你对他比对我都好!”

 

正在这时,包厢门再次打开,一对中年夫妇推门而入。

 

“爸,生日快乐!”

 

周思彤上去就抱住了中年人的胳膊,周若云也走了过去。

 

“好好。”

 

周国伟笑容满面,被两个女儿拉着坐到桌旁。

 

岳母陈秀芳原本也是笑吟吟的,结果瞧见顾修涯却是脸色一跨:“你过来干什么!不是让你留在店里打扫卫生吗!”

 

那语气,仿佛把顾修涯当成了佣人。

 

周若云连忙道:“妈,是我叫修涯过来的,今天是爸的生日,咱们一家人总得聚聚。”

 

“这窝囊废我看着都烦,也就你把她当个宝。”

 

陈秀芳哼了一声,对顾修涯道:“待会有贵客要来,你要是丢了我的脸,别怪我收拾你。”

 

周国伟见状,微微皱眉,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叹了口气。

 

他是典型的妻管严,这辈子做过最大的决定,就是让顾修涯入赘到了周家,可顾修涯偏偏自己不争气,连带着他也经常被妻子数落,久而久之,难免对顾修涯有些失望。

 

众人落座,顾修涯被安排到了接菜的位置,刚坐下来,就听陈秀芳道:“正好今天大家都在,有些事我得说说。”

 

她不屑的看向顾修涯:“你跟我女儿也结婚三年了,连个动静都没有,多半是不行。我看要不就离了吧。”

 

周国伟咳嗽一声:“说什么呢,修涯虽然没什么大本事。。。。。。”

 

“就是因为他没本事!”

 

陈秀芳拍桌子道:“还不是因为你当初失心疯,硬要云儿嫁给他,我女儿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儿科主任,本来怎么也能嫁个富二代,现在好了,还得养个废物!”

 

顾修涯没有说话,心里却很是平静。

 

他早已对岳母这些难听的话倒背如流,也就是看在周国伟的救命之恩上才一直容忍罢了。

 

如今他神魂恢复,很快便能筑基,到时候一切都将改变。

 

想到这,他正要说话,结果就见到包厢的门突然打开,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手拿玫瑰,推门而入。


“哎呀,刘少来了,快坐快坐。”

 

瞧见开门进来的年轻人,岳母陈秀娟脸色瞬间变化,露出讨好的笑容。

 

“陈阿姨,您太客气了,叫我名字就好。”

 

卖相骚包的刘荣华笑眯眯的,伸手摸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过去:“这是我送给周叔叔的礼物,周叔叔,祝您寿比南山。”

 

“客气了,客气了。”

 

陈秀娟嘴上说着客套话,眼睛却是一亮,美滋滋的接过了盒子。

 

刘荣华笑笑,随即转向一旁的周若云,将手里的一大束玫瑰花递过去,道:“若云,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

 

周若云僵在原地,表情复杂的看着刘荣华,眼中隐约有泪光闪烁。

 

顾修涯微微皱眉,很显然,自己这个便宜老婆八成跟刘荣华有过纠葛。

 

这让他多少有些不爽——当年结婚的时候,他答应了周若云只做形式夫妻,二人这三年来一直形同陌路,虽然在外面装得亲密,但回到家就各过各,连睡觉都是分开的。

 

可不管怎么说,周若云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如今瞧着二人眉来眼去,大有旧情复燃的架势,顾修涯心里相当不痛快。

 

这岂不是当面撬墙角?

 

“荣华啊,坐,先坐。”

 

周国伟估计也是看出有些不对劲,连忙招呼刘荣华落座,借此打断了二人的对视。

 

很快,服务员就把菜传上来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陈秀芳就道:“荣华,我听说你从国外回来就开了一家公司?哎呀,真是年轻有为啊,不像某些窝囊废,只能在诊所吃软饭。”

 

刘荣华笑了笑,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嘴上却是谦虚道:“还行,也就一千来万的公司,小打小闹。”

 

陈秀芳张大了嘴:“一千万可不少了,咱们诊所得干几十年呢。”

 

“呵呵,还好还好。”

 

刘荣华矜持一笑,瞥了眼一直没说话的顾修涯道:“咱们也不是外人,这样吧,我给小顾找个差事。。。。。。我公司的还缺个保安队长,就让他过来试试吧,一个月五千块。”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倨傲,仿佛施舍乞丐一样。

 

顾修涯淡淡回绝:“不必了。”

 

他一个电话过去,小徒弟李新华便会双手把钱奉上,又岂会看得起几千块的小钱?

 

“别管他,他就是个混吃混喝的废物。”

 

陈秀娟不屑道,随即又对刘荣华一阵恭维。

 

又吃喝了一阵,周思彤突然道:“爸,咱们拆礼物吧。”

 

周国伟看了眼顾修涯,咳嗽一声:“回去再看吧。。。。。。”

 

“怎么,他好意思送垃圾,你还怕他丢面子啊?”

 

陈秀娟冷哼一声:“就在这看,思彤,你拆吧。”

 

“没问题。”

 

周思彤立刻把四份礼物捧过来,三两下就拆了盒子。

 

她将礼物摆开,拿起其中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打量道:“顾修涯,你这是从地摊上买的吗?”

 

这块玉石看起来异常通透,在灯光下泛出温暖的光泽,给人一种细腻到极致的晶莹感。

 

但以顾修涯在医馆打杂的收入,显然买不起好东西,所以周思彤下意识就当顾修涯是买了块假货,来招摇撞骗。

 

陈秀娟也是这么想的,瞥了眼玉石后冷笑连连:“行啊,都学会糊弄人了?我说顾修涯,你这是找了个块玻璃来装宝贝?”

 

顾修涯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其实也没想到,李新华居然找了一块如此贵重的玉石来。

 

得益于数千年的眼界,他几乎瞬间就认出,这是一块相当难得的玻璃种帝王绿,也就是号称玉王的珍贵翡翠。

 

可问题的关键就是太珍贵了,珍贵到他都无法解释——他在张家医馆打杂,每月也就两千来块的工资,换谁都不会相信他买得起这样的玉石。

 

想到这,顾修涯一时相当无奈。

 

陈秀娟见他不说话,只当他是默认了,顿时气得不轻:“你要点脸行吗,当着刘少的面拿假货糊弄人,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周国伟在一旁表情疑惑,他对玉石多有研究,当看见这块帝王绿的时候,那是相当惊喜,可听着老婆的话,他也明白,顾修涯是不可能买得起这种档次的玉石的,所以一时也怀疑顾修涯造假了。

 

毕竟这可是玉中帝王,把周氏诊所卖了,都买不起面前这块鸽子蛋大小的帝王绿,顾修涯又岂会有这么多钱?

 

只是,这造假的人似乎手艺高超,居然把他也骗过去了。

 

想到这,周国伟打圆场道:“算了,算了,少说两句。。。。。。思彤,你给爸准备了什么礼物呀?”

 

周思彤于是把礼物拿了出来,是一支定制的钢笔。周若云则送了一块浪琴手表,基础款,两三千的样子。

 

唯有刘荣华却是送了一尊玉佛,巴掌大小,雕刻得栩栩如生。

 

最让人好笑的是,他或许是为了装B,盒子里放了一大堆证书不说,价格标签都没有摘。

 

陈秀娟眼尖,最先看见上面的数字,立刻就是惊呼一声:“十五万!”

 

周国伟很快也看见了价格,一时纠结得不行。

 

他的确很喜欢玉石和玉器,这玉佛的造型也深得他心,可十五万的价格实在太过昂贵,都快赶上诊所一年的收入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周国伟才道:“荣华啊,你有心了,不过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刘荣华笑道:“周叔叔,我就是为了您才买的,十五万算什么,只要您喜欢,都不是事儿!”

 

陈秀娟也在旁边劝:“哎呀,人家荣华买都买了,你就收着吧,说不定咱们以后还是一家人呢,客气什么。”

 

“那,那好吧。荣华,谢谢了。”

 

周国伟半推半就,拿过了玉佛,捧在手里一阵端详,显得非常高兴。

 

刘荣华眼中闪过一丝肉疼,十五万对他来说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不是个小钱。

 

不过看到周国伟这么高兴,他就明白这礼物送得值了,当下挑衅的看了眼顾修涯,做了个嘴型:“傻。”

 

顾修涯本来不想搭理他,但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见状顿时冷笑一声。

 

他站起来,抓起周国伟手里的玉佛,屏气运功,顿时吞噬了其中的灵气。

 

随即,朝地上一掷!

 


 

咔嚓!

 

玉佛砸中地面,顿时碎了一地。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顾修涯却仿佛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脸色平静的再次坐了下来。

 

“牛比。。。。。。”

 

周思彤看看顾修涯,又看看满地的碎片,对顾修涯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得爆了句粗口。

 

刘荣华气得脸都绿了:“顾修涯!这可是十五万!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周若云也道:“顾修涯,你疯了?”

 

就连周国伟也怒气冲冲的看向顾修涯:“顾修涯,你干什么!”

 

顾修涯淡淡道:“这是个假货。”

 

众人当即一愣。

 

刘荣华怒道:“放屁!这是我真金白银花了十五万买的!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

 

“你自己看。”

 

顾修涯一副懒得解释的模样,伸手指了指地面上的碎片。

 

众人下意识低头看去,就见到原本瞧着质地古朴、浑然天成的玉佛,在摔碎后却留下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碎片,其中一部分仿佛碎玻璃一般,裂缝中毫无绿色,另一部分虽然翠绿,却明显颜色驳杂,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染的。

 

这下子,周家的人顿时不说话了。

 

陈秀娟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刘荣华,眼神中带着震惊。

 

周国伟则是面露恼火,他刚才还爱不释手的把玩,只当得了个宝贝,没想到居然是假的!

 

刘荣华一时涨红了脸:“这,我。。。。。。”

 

他也不知道这玉佛怎么就变假的了,自己明明还专门找人鉴定过!

 

顾修涯轻笑一声:“十五万啊,干点啥不好,偏偏让你拿去买了个假货。。。。。。我说刘荣华,你该不会是故意骗岳父的吧。”

 

“放屁,我。。。。。。”

 

刘荣华想要解释,但抬头一看,就发现周家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狐疑。

 

他一时又气又心疼,气的是自己被怀疑,心疼的是十五万就这么打了水漂,不但没讨得周国伟欢心,还把人给得罪了。

 

顾修涯冷笑一声:“你什么你,看你人魔狗样的,没想到这么不要脸,居然拿假货糊弄我岳父。”

 

刘荣华气得不轻,偏偏又没办法解释,一时憋屈得脸都红透了。

 

“你给我等着!”

 

他怨毒的看了眼顾修涯,当即摔门而去。

 

一场寿宴不欢而散,周国伟也没了胃口,众人很快散场离去。

 

岳父两口子回了诊所那边,顾修涯则跟着周若云回到家里。

 

小姨子周思彤一路上都在说刘荣华的不是,到家后就进了房间,说是要发帖子吐槽。

 

洗漱完毕,顾修涯回到房间,习惯性躺上地铺。

 

周若云很快也进来了,她在床上躺了会,突然道:“顾修涯,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顾修涯闭着眼睛,无所谓道:“行。”

 

“从前有一对青梅竹马,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但高中过后,男生就去了麦瑞肯,只留女生一个人在国内。”

 

“女生一直在等男生回来娶她,但五年过去,又是五年,男生一直音讯全无。”

 

“直到某一天,女生听说,他已经在国外订婚,入赘到了陈家。。。。。。”

 

“你说的,是你和刘荣华吧?”

 

顾修涯睁开眼睛,看了眼周若云的背影:“你想跟他和好?”

 

“顾修涯,你能不能说点好话。”

 

周若云为之气急,她说到这本来还挺伤心的,结果直接被顾修涯给气忘了。

 

顾修涯摆摆手:“旧情复燃是吧,没事,我理解你,离婚就好。”

 

“不行!”

 

周若云毫不犹豫就拒绝了,随即瞧见顾修涯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脸色一红,欲盖弥彰的解释道:“你这人虽然没本事,但也算老实,我都习惯跟你过日子了,怎么可能离婚。”

 

顾修涯愣了下,心头有些异样。

 

好一会,他才道:“你想好就行,只要你愿意,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回答他的,是周若云平静的呼吸声。

 

顾修涯笑笑,也不管她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睡,又等了会,便盘腿而起,运功吸纳起天地灵气,开始恢复修为。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顾修涯从睡梦中惊醒。

 

他听到周若云轻手轻脚的下床出门,有些诧异,便起身也跟了上去。

 

一路跟着来到楼下花园,顾修涯便见到了刘荣华正站在周若云面前,低声说着什么。

 

“若云,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入赘了陈家,你放心,只要你愿意,我这就跟她离婚,到时候我出钱,你出秘方,咱们一样能过好日子。”

 

周若云脸色一沉:“原来你是为了周家的祖传秘方,才回来找我的?”

 

“也不光是。。。。。。”刘荣华僵了下,凑上来想要解释:“若云,那窝囊废有什么好。。。。。。”

 

“不用说了!”

 

周若云断然推开他,冷冷道:“就算他再不好,也是我的老公,你一个外人,没资格说他!”

 

说罢,周若云转身离开。

 

刘荣华脸色难看,他本以为自己来一场浪子回头的戏码,就能让周若云上当,谁知道非但没成功,还亲眼见到了周若云对自己死心!

 

看来只有花钱收购了。。。。。。

 

想到这,他咬牙打了个电话:“。。。。。。老婆,周若云没上当。”

 

“废物!一个秘方都骗不到,还想要陈家扶持你?”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女声:“行了,这件事你别管了,赶紧给我滚回来。”

 

啪嗒,电话挂掉。

 

刘荣华打了个哆嗦,脸上有些惧意。

 

想到自己那个又丑又肥的老婆,又想到周若云那曼妙的身材,他忍不住骂了一声,嫉妒得转头而去。

 

顾修涯微微挑眉,本想跟上去看看他要做什么,结果脚下刚动,手机就响了。

 

“顾修涯,你在哪儿?!!”

 

电话里传来周若云焦急的声音,隐约还带着哭腔。

 

顾修涯愣了下,问道:“怎么了?”

 

“爸妈。。。。。。还有思彤,出车祸了!”

 

什么?

 

顾修涯眉头一皱,当即挂了电话,回家带上六神无主的周若云来到了市医院。

 

手术室外站着七八个警察,见到两人过来,顿时道:“你是周国伟的家属吧,麻烦你们配合做个笔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