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浓情画意

浓情画意

七月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生活,沈姝已经渐渐的走出了离婚的阴霾,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万里画海,奈何今年她就是命犯太岁,这不,又误惹了霸道总裁。沈姝一面虐渣,一面恋爱,到也算是两不耽误,本想着事情结束各奔东西,哪想顾墨这男人当真了,还要和她继续走下去。

主角:沈姝,顾墨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姝,顾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浓情画意》,由网络作家“七月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生活,沈姝已经渐渐的走出了离婚的阴霾,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万里画海,奈何今年她就是命犯太岁,这不,又误惹了霸道总裁。沈姝一面虐渣,一面恋爱,到也算是两不耽误,本想着事情结束各奔东西,哪想顾墨这男人当真了,还要和她继续走下去。

《浓情画意》精彩片段

夜晚七点半,霓虹闪烁。

沈姝从画室乘车回家收拾行李,顺带将早就打印好的离婚协议放置在了林书北面前。

她眼眸黯淡,身上的白裙子不慎沾染上了深蓝色的颜料,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坚韧中透着一丝柔弱。

“红队得两分领先一步,蓝队继续乘胜追击啊!”室内的电视上照旧播放着足球比赛,裁判激烈的声音传出。

无疑,林书北喜欢的队员又输球了,他面带怒气间,连一个眼神都没看向门口。

结婚十年,沈姝早就习惯了他冷漠的姿态,可在今天,她再也承受不住了,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失望,“林书北,麻烦把字签一下!”

电视的音量实在是太高了,使得沈姝不得不用喊的方式来吸引林书北的注意力。

“沈姝,你抽什么疯!?”

“整天就知道画你那些破东西,一回来就冲我撒气!”他迅速起身,恼怒地拽起一旁的羽毛花灯就往地上摔。

砰的一声巨响,沈姝眼眸含着雾气,望着地上的玻璃碴,心跟着碎了。

这羽毛花灯是林书北向她求婚时亲自去寺庙求来的,说是找大师开过光,能保佑他们俩婚后多子多福,比翼双飞。

如今什么都没了。

这三年来,她也做好了无数次备孕准备,甚至一度想要在网络上兼职当画手,奈何家里的开销太大,她不得不每天带很多学生,日夜上画作课程。

可这些竟然都不曾被他理解。

十年,夫妻间的情分早就被林书北消耗殆尽,“我说离婚!离婚!你听不到吗!”沈姝怒了,声音控制不住的尖锐。

大滴的眼泪如同决了堤般滑落,林书北看着她这般疯魔的姿态,终于正色了起来。

他清咳两声,紧皱眉头缓缓坐下身,“沈姝,我每天工作都很累,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妈还等着我俩给她生个大胖孙子。”林书北语调平常,说话时目光都不敢与她直视。

“呵,孩子?”

沈姝讥讽的勾起嘴角,自恋爱五年,结婚十年,他们至今没有做过任何亲密举动,就连彼此的裸体都没看过!

什么备孕生孩子,都不过是林书北哄骗她的假象。

她心里的苦楚,说出去,谁敢信?

奈何这清寡如尼姑的生活就被沈姝给碰上了,她面上布满了婚姻带来的苦涩与难言之隐。

“离婚。”

沈姝再次重诉。

林书北愈发不耐,他端起一旁的冰啤酒猛喝了两口,紧接着又拿他抽烟被熏得焦黄的手指捏起两粒花生米咀嚼了起来。

“不可能。”

他敷衍了三个字,继续将电视的音量加高。

望着林书北这副无赖的模样,沈姝如同再次被无声重锤,深吸一口气,她双手交叉坐到了男人对面的沙发上。

“我已经向律师咨询过了,你这样的行径属于骗婚!”沈姝声音冷硬,这话显然是触到了林书北的雷区。

“放你的屁,沈姝,我劝你别给脸不要脸!”

“老子还能跟你一起过日子,是瞧得起你!”他破口大骂,更是站起身拿中指在沈姝眼前比划,仿佛下一刻就要冲过来对她动手。

自结婚开始,外面的亲朋好友无不夸赞她与林书北的婚姻美满,家庭幸福,甚至连他就任的单位都将二人评为模仿夫妻。

新婚那年,林书北说他幼时受过创伤,一直无法突破心理的界限,沈姝便试着做一个好妻子,事无巨细地照顾着他。

可新婚第二个月的一场大雨,林书北从外面周身湿透了回来,自那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不再像以前一般体贴入微,时常喝得烂醉如泥,甚至连生理的劣处都避而不谈,沈姝曾让他去看心理医生疏导一下,他都百般不愿。

更甚至,林书北不再努力工作,联合他家里人一起当寄生虫,日常用度的开销都是沈家当初预备给她的彩礼。

十年了,婆婆张兰每天都在催生,大大小小的补药,针灸理疗早就让沈姝身心都千疮百孔。

林书北骂完后又不解气地将桌面上的花生米给掀翻了,它们在地上顺着暗处滚落,直至消失不见,沈姝敛了敛双眸。

“林书北,我看见你跟那个女的在一起了。”沈姝的声音很轻,他面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转瞬即逝。

殊不知沈姝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沈姝,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对你情比金坚!”林书北撒谎都不带喘气,到现在还想将沈姝糊弄过去。

他太虚伪了。

十年,哪怕是一条狗都养熟了吧?

上周末的中午,沈姝从画室下来,去给客人家的孩子教学绘画,那日她正好跟客人接洽,谁料出门半久都拦不到车。

幸好雇主家并不远,她打开导航挑了条最近的路准备步行过去。

然而就当沈姝快要到的时候,在雇主家楼下的咖啡厅里看到了她此生都难以忘怀的场面。

林书北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抱在怀里,甚至二人还脸贴脸共同喝着同一杯奶茶!

他的手紧紧握着对方纤细的腰肢,暧昧之际!女人的手甚至在他下半身徘徊,沈姝难以想象眼前的那个男人,是她同床共枕十年的丈夫。

就在沈姝心碎了一地,恨不得当场冲上去跟林书北对峙时,雇主的电话将她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

沈姝忘记了那一天,她后来是怎么去工作的,忘记了教学内容,甚至忘记了是怎么回家的。

事到如今,沈姝细细想来,一切似乎早就有征兆,只是她从未发觉过。

比如林书北出差过后衬衣上的口红印,回家时身上的避孕套,以及他电脑里的女性客户的资料。

只可惜她醒悟得太迟了。

被林书北编织的谎言困得太深,沈姝微微抿唇,起身时看向桌面上的离婚协议,走过去轻轻敲了敲。

“签了吧。”

话落,不等他回应,去卧室换好衣服后,沈姝径直背着包推着行李箱走了过去。

“沈姝!沈姝!”

她身后是林北书的震怒的叫喊,他无疑是接受不了女人头也不回地离开。

而在沈姝身前是一片光照下得绿意盎然,初春的天微风轻拂,她抬眼看着远方形形色色的广告牌,心底没有来的轻松。

十年的婚姻枷锁的阴霾之下,沈姝从未感受过今日这般的美好。

原来不用面对林书北,她的生活并不会很糟糕。

不知不觉间,沈姝走到了大路边,当初结婚,林家人一致说经济困难。

而她那是傻傻的相信,任由林家唆使,将父母原本给她陪嫁在市中心三室一厅换成了两套郊区距离林书被工作最近的楼盘。

并且这周遭没有任何娱乐设置,大型超市更是没有,所以另外一套被林书北婚后没多久就装修给了父母居住。

房子位置偏僻,随之便是人流繁杂,小偷横行,沈姝平日从不敢在过八点后出门。

如今望着周边零星几个人的街道,鲜少的私家车,沈姝一时犯了难,该怎么去市区?她正思索间。

“哟,瞧这妞的屁股多翘!”

“啧啧,花钱我都愿意!”

……

不远处三个聚集在一起的流氓冲着她指指点点,所说的对话不堪入目,沈姝的心瞬间揪紧了。

这附近有不少位置都是监控盲区,要是这三个大男人真要对她做点什么,根本就抗衡不了。

 

 


沈姝心跳加速,下意识地想要调转方向,谁料她才转身推着行李箱时。

那几个l氓竟然跟在了她身后,个个脸上带着猥琐的笑,沈姝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高跟鞋的声音在空旷的路上格外的响亮。

即便如此,仍然遮挡不住他们三个人啪啪追赶地脚步声,恐惧瞬间侵蚀着沈姝的内心。

沈姝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电视上所出现过的深夜女子被谋害的新闻,形形色色的犯罪案例像是在她眼前放映。

“哒哒哒——”

沈姝扔下行李箱拽着包就往前狂奔,树影和路灯都往后移,她的鞋跑掉了,身后是流氓们的笑声。

“哎哟,没想到跑起来都这么好看!”

“美女,别跑了呗?让哥几个乐呵乐呵。”沈姝听着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近,娇嫩的足底甚至都擦破了皮。

她顾不上疼痛,只知道向前奔去。

“呼呼——”

猛地沈姝眼前出现了车辆行驶过来的声音,看着只冲着她而来的远光灯,沈姝瞪大了眼睛。

因为惯性,她险些停不下来。

然而开车的司机也并没有停车的意思,沈姝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早就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无疑让对方很难注意到她。

怔愣时沈姝想要停下,四周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她听着自己心脏扑通通的声音。

眼睛被灯刺得睁不开,就在她停下来的时刻,耳边是剧烈的刹车声,“呲呲呲——”沈姝瘫坐在地上。

对方显然也吓坏了,几乎是停稳的瞬间,驾驶座上的人将车门打开。

“不要命了!?”

男人语气透着一丝怒意,但不影响他的声音很好听,低沉的好似空旷的屋内正拉奏着大提琴。

“抱歉……”

跑了一路,沈姝的声音很喘。

昂起头时,是他?

顾墨。

一个画作收藏圈内有名、有品位的顶级客人,更是她的大雇主。

他似乎也认出了地上的女人是沈姝,顾墨微微拧眉,“还真不知道沈小姐有这癖好,大半夜光脚夜跑?”顾墨调侃道。

沈姝却回过头示意身后有人。

他感知到了女人的对他投去的求救眼神。

顾墨顺着沈姝的身影往后看去,只见那三个流氓穷追不舍地跟了上来。

待看到顾墨独自一人时,为首的光头男掏出香烟,“诶,兄弟,一起玩玩?”他跟另外两个人都向沈姝靠近。

女人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莫非才从婚姻里逃出生天就要惨遭侮辱,横死荒郊野外的局面?

“抱歉,她是我的。”顾墨大手将沈姝从地上拽起来,紧接着将女人揽入了怀中。

他的个子很高,似乎才从工作场合中走出来,身上还穿着得体的藏蓝色西装,整个人透着清冽的气度。

沈姝感受着他温热坚挺的胸膛,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从心底往外传达,原本加速的心跳逐渐平稳。

为首的光头掐灭了香烟,活动着臂膀的肌肉朝着顾墨走去。

“小子,口气还挺大啊?我数三个数,把人放下人,赶紧g蛋,不然我这拳头可不长眼!”男人大言不惭,目光灼灼望着沈姝。

顾墨面带嘲讽的笑意,上挑的眉毛毫不掩饰自己对这几人的鄙夷。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动手。没看到头顶的监控?”

“这可是最新式的,一旦被流动人员监测到,相信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头顶的监控探头亮着红色的光,左右运转着,光头男暗骂了一句脏话,不甘心地看着沈姝,最后还是带着自己的两个小弟撤了。

“沈小姐”,清冽的男声响起,“安全起见,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里?”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瑟缩在顾墨怀中的沈姝嗓子干涩,她极力想控制的情绪却在颤抖的声音中暴露无遗。

拥着她的男人似乎叹了口气,“沈小姐不介意的话,先跟我回家吧。”望着四周的黑暗,沈姝咬唇点头,她应没有选择了。

车子驶进了镂花铁门,毫无疑问,这是顾家的私人别墅。

沈姝手搭在车门框上,她跟在男人身后望着他宽厚的背影,心绪逐渐平稳。

“沈小姐请。”顾墨拉开了门,沈姝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随之垂眸看向突然出现在地上的一双拖鞋,她望着弯腰的顾墨,“顾先生?”语气里透着点点疑惑。

“先随便穿着吧,光脚走路不好。”

男人颀长的身形立在车旁,低沉的嗓音被夜风一吹,带上几分飘渺。

原先穿在他身上的藏蓝色西装如今正披在她的肩头,沈姝怔了怔,无端有几分想要落泪的冲动。

好在,她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谢谢顾先生。”

这份恩情她记下了,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回报。

亦步亦趋地跟在顾墨身后进了顾家的客厅,繁复灯饰发出的冷光照在墙壁处各式各派的画作上让她晃了下神。

大厅的正中间摆放着的是一副上个世纪大家的作品,图画上骏马栩栩如生,奔腾在万里无垠的草原上。

风格无论是从意境还是着色上都无比优秀。

望着画作左下角的落款,沈姝微微愣神,这是真的?可是上个周末,她不是还在画展上看到说要展示这副画的真作。

莫非……

“这是真的。”男人端着一杯柠檬水绕到了沈姝身后,他语气平淡,好似表达这巨作在他的收藏里不值一提。

以往就听过博物馆里的画有假的,真迹没准儿在某个富翁的厨房里挂着。

没想到有一天她能亲眼目睹,沈姝客气的接过了水,“顾先生真是深藏不露。”她话音刚落。

“爸爸?”

骤然出现的小男孩穿着嫩黄色的短袖睡衣,他手里抱着个云朵抱枕,揉着眼睛走到了他们面前。

“怎么还没睡?”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毫不留情地揉乱了他的头发,沈姝站在一旁,看到顾墨嘴角微微上扬,唇边噙着一抹宠溺的笑容。

以前她总是听同事们议论说顾墨年纪不大,没有结婚,却有个孩子。

顾家为了保护顾瑾,不准任何媒体散播他的照片,这还是沈姝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

“在等你嘛。”

顾瑾吐了吐舌头,把注意力放到了旁边的沈姝身上。

“姐姐你是谁呀?为什么会在我家呀?”

“我叫沈姝,是……”沈姝顿了顿,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客人。抱歉沈小姐,他好奇心有些重。”

“没关系,可爱的孩子总是有特权的。”她说的是实话,她很喜欢这样活泼的小孩儿。

顾瑾歪着头看着刻意半蹲下来和自己说话的沈姝,婴儿肥的小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姐姐你好,我叫顾瑾,你叫我阿瑾就好啦,姐姐好漂亮呀,我好喜欢你!你结婚了嘛?”沈姝眼神蓦地黯淡了几分,她抿了抿唇,避开了顾瑾的眼神。

即便只是个孩子,她也不想让人觑见她眼底的伤痛。

“瞎问什么?沈小姐,客房我已经让佣人收拾好了,我先带你上去看看?”顾墨睨了他一眼。

他引着沈姝上了楼,在主卧一侧的客房门口停了下来,随后伸手推开了门。

“让佣人简单收拾了一下,换洗衣物已经放在床上了。沈小姐,祝你做个好梦。”

他说完便退出了房间,将陌生男女之间的距离感拿捏得很好。

沈姝抿着唇走到床边,在深色的薄被上看到了他说的两套衣物。

一套睡衣,一套常服,都是简单的,她喜欢的款式。

沈姝不由得想到,这样细心温柔的男人,做他的妻子应该很幸福吧?起码,会比和林书北在一起幸福。

只是,为什么一直没听说过顾墨妻子的事?

“姐姐你在想什么呀?”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顾瑾趴在床边,双臂枕着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沈姝。

 

 


“阿瑾?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弯腰将顾瑾抱起来放在了床边,沈姝伸手,替他将脑袋上的一簇呆毛压了下去。

随后望着他可爱的脸庞,“怎么这么晚还不睡?你妈妈呢?”沈姝疑问出声,从她接触到顾墨开始,便没有见过他的夫人。

仅有的两次活动上,对方也总是冷淡的处理着工事。

“唔,我也不知道,我从小就没见过她。”

看着面前晃着小短腿,一副无所谓模样的顾瑾,沈姝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有些痛。

怪不得顾墨会这么体贴,凡事都面面俱到,或许也是因为顾瑾从小没有母亲的缘故吧?

怜惜地将手心贴在顾瑾软嫩的脸颊上,沈姝一阵恍惚。

如果她能有个像顾瑾这样的孩子,说什么,也不会让他脸上露出这样落寞又习惯的表情的。

清晨七点半,窗外有三三两两鸟叫的清脆声。

并不透光的窗帘将晨光拦在窗外,沈姝将平铺的薄被最后一点褶皱抚平,起身走向窗边。

“唰——”的一声,窗帘被拉来,满室清光。

沈姝眯着眼睛,长长的羽睫在眼下落下一片阴影。

她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下,将水珠从眼角抹去的时候,随后按了下红肿的眼睛。

昨天哄着顾瑾回房睡觉后,她自己却失眠了,和林书北这十年来的种种电影般在她脑海中闪回。

她是心有不甘的,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深吸了口气,沈姝转身拿着自己的包出了客房。

顾墨无疑是个资深的收藏家,哪怕是狭窄的楼道都摆了一幅写实的画,图画中描绘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她站在偌大的郁金香花海里,素线勾勒出女人棱角分明的下巴,上面用银色标记了一滴莹白的泪水。

望着花海和女人的背影,一股莫名的伤感萦绕在沈姝的心头。

转念想着尚且还在外面,她还要上班,没时间悲春伤秋,转身要下楼,她才往下迈出一步时,“沈小姐,早。”

下楼的时候,沈顾墨和顾瑾已经在饭桌上用餐了,顾瑾一见她便兴奋的挥了挥手,嘴里还咬着半块三明治。

顾墨单手握着咖啡杯把手,只一眼眼中便浮现出惊艳。

沈姝上身是件浅色镂空针织衫,下身是一条中式收腰半身裙,她依旧穿着昨天那双黑色的平底鞋,行走间裙摆微荡,露出一截纤细骨感的脚踝。

她垂着眸,一手抓着手臂,向顾墨道谢。

“昨天麻烦顾先生了,以后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顾先生可以随意联系我,我还要上班,就不打扰您了,再见。”

顾瑾看着她转身欲走的背影,急得扯了扯顾墨的衣服。

“沈小姐,这边的别墅区可不好打车,先吃早餐吧,吃完我送你。”

沈姝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八点,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停靠在华贸大厦楼下。

“谢谢你顾先生。”下车后,她才走了两步,便听到车门打开关上的声音。

“从昨天到现在,你和我说得最多的好像就是谢谢了吧?”

顾墨下了车,将她遗落在副驾驶的包递了过去。

“希望下次见面,你不会只跟我说谢谢。”

沈姝微怔,随后清澈的眸子里漾起了亮光。

“顾先生见笑了,我……”

她话还没说完,一道再熟悉不过的男声忽然在身后响起,随后她右手手腕被扯住,狠狠地拉向一边。

“造孽啊!书北,你看看你找的什么媳妇儿!”是她婆婆张兰的声音,沈姝愕然。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看着面前暴怒的林书北,沈姝突然觉得有些难堪,这里不仅是公司门口,顾墨也还在旁边看着。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明显,林书北并没有这个顾虑。

“臭不要脸的!老子就知道,你突然要离婚肯定是外面有野男人了,就是他是吧?臭娘儿们,这么多年我给你脸了是不是?敢给我戴绿帽子!”

林书北被烟油熏黄的嘴皮子一张一合,唾沫星子飞溅。

“你还敢给我甩脸子?!结婚这么多年胆子还给你养肥了是吧?敢跟我发脾气了?!”

“沈小姐,看来你看男人的眼光,并不怎么好啊。”

从一开始就没说过话的顾墨突然伸手卡住了林书北的肩膀,只用了个巧劲儿就让他松开对沈姝的桎梏。

他轻轻一瞥,锐利的目光便如同刀子一般落在林书北身上。

他身后是刚刚被他叫来的保安,一见有人闹事,便纷纷拔出棍子驱赶起了林书北和张兰。

二人将泼皮无赖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就算被赶出去老远,也依旧能听到那不堪入耳的脏话。

顾墨垂眸看着沈姝白皙一截皓腕上的红痕,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张手帕,亲手替她系了上去,刚好遮住了痕迹。

沈姝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眼底酝起浅浅水色,那是因为难堪。

“见笑了顾先生,真的,多谢你。”

要不是顾墨,或许公司的同事很快就会看到林书北指着她鼻子骂的这一幕吧?

顾墨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的发顶,深色的眸子似有莫名的情绪流转。

“姐姐?你在难过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下车的顾瑾抱着沈姝的大腿,小鹿般清澈的眼眸担忧地望着她。

“没有,姐姐只是有点,不太舒服。”哪怕自己已经难过到不愿意说话,沈姝依旧开口安慰了顾瑾一声。

顾瑾抓着她的手指,轻轻地晃动着。

“姐姐,你不要难过,爸爸当年也是这样,不过他跟我说啦,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姐姐你要好好生活,才能看到未来的彩虹呀!”

稚嫩的声音如同扎根在她脑海中一样,她不知道自己怎样告别顾墨和顾瑾后进了公司,又是怎样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拿着手机,在短信界面输入了林书北的手机号。

她慌了下神,下意识想退出,指尖按在屏幕上,脑海中却想起了那句话。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林书北,就是她的坎儿,倘若连他这关都迈不过去,她又拿什么去面对未来?

贝齿咬唇,沈姝忽地有了无限勇气。她双手放在键盘上,快速打了一段字,随后点击发送。

林书北,这个婚我离定了,不想打官司的话你最好早点把字签了!

像是嗅到肉味儿的饿狗,林书北几乎是发疯般地回复了她。

林书北:来啊,打官司啊!你给我戴绿帽子还想和和气气离婚?我呸!要么你净身出户,再给我一笔精神损失费,要么你就别想离这个婚!

看着林书北发来的信息里夹杂着一行行的辱骂字眼,沈姝血气猛地涌上头,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凭什么?出轨的分明是他,离婚却要她拿钱?

林书北算盘打得这么响,她隔着手机屏幕都听得清清楚楚!

才想回复什么,她办公室的门便被敲响。

“小沈啊,来了个客人,人家指名道姓要见你,你过去一趟吧!”是她的上司。

向来公私分得很开的沈姝知道,不能把私人情绪代入工作,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虽然眼眶依旧泛红,但好歹比刚刚好了一些。

“我知道了,就来。”

待客室的门没关,沈姝跟着上司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

“哎哟,亲爱的,人家还不是因为你喜欢画画嘛?”

“哼,反正我不管,人家都为了你去学画画了,我喜欢的那个新款包包你必须给我买!”女人捏着一把矫揉造作的声音,旁若无人地向电话那边的富商撒着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