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农门悍女捡个世子搞基建

农门悍女捡个世子搞基建

涉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穿越之旅,罗如澜成了古代乡野丫头,好在家里的爹娘腾冲,哥哥也对她非常好。本来罗如澜是没什么烦恼的,只不过最近小县城来了个新官,偏偏就是和自己这个小工人过不去……就连建个桥都来询问自己,是哪个告诉他自己会建桥的,罗如澜头一次觉得艺多压身了!

主角:罗如澜,曲凌行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如澜,曲凌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悍女捡个世子搞基建》,由网络作家“涉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之旅,罗如澜成了古代乡野丫头,好在家里的爹娘腾冲,哥哥也对她非常好。本来罗如澜是没什么烦恼的,只不过最近小县城来了个新官,偏偏就是和自己这个小工人过不去……就连建个桥都来询问自己,是哪个告诉他自己会建桥的,罗如澜头一次觉得艺多压身了!

《农门悍女捡个世子搞基建》精彩片段

荒山野岭,杂草枯叶遍地,仔细看才会发现林地上躺着一个女子,双目紧闭。

“嘶,好疼……”大腿密密麻麻的冰凉感在她恢复意识的那一刻瞬间席卷而来,她一睁开眼睛,险些吓得小命呜呼。

面前几条黑蛇吐着蛇信子缓缓朝她前来。

“啊!”

罗如澜吓得惊叫,来不及多想自己为何会莫名出现在陌生的林子里,拔腿就跑。

许是畜牲受到了惊吓,追着她的速度也快了起来,软绵的身子飞速地在地上移动。

罗如澜红着眼睛,往前直奔,视线逐渐恢复敞亮,甚至还看见大片的人群围在湖泊旁,眼底顿时流露出一丝希望。

身后的窸窣声不止,她惨白着脸,来不及多想就往人群中心直扑过去。

“这桥的竣工与百姓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本官会……”

“救命!”

男人低沉的声音猛地被打断,身子被突然的压倒。

“曲大人!”

“这不是村里罗家那野丫头吗?竟是野蛮跋扈到发疯来扑人了?”

周围围着的村民看着眼前少女紧紧扑在男人身上的样子,窃窃私语,眼中尽是嘲笑。

罗如澜吓得几乎失声,粗哑着嗓子,“蛇……”

曲凌行看清身上的少女,脸色微僵,挥手将她推开的同时往她身后一扫,轻咳一声,“没事了。”

罗如澜的恐惧渐渐褪去,这才反应过来众人唾弃的眼神,有些尴尬地连忙起身。

她也没想到,自己本是想求救,竟然出了那么大的丑。

村民对她没有多少耐心,挥了挥手,“臭丫头,要闹腾一边儿去,大人正为咱们村子里的桥想法子呢,这场洪水冲垮的不只是桥,还是我们吃饭的命脉啊。”

没了桥,村子里外出的路就变得漫长陡峭。

“修桥?”罗如澜顿时乐了,“这我擅长啊!来,让让,我看看。”

在周围人嫌弃的目光下,她不进反退,凑到岸边,咋舌摇头,“你们若是要重建这种构造的桥,必定会出现问题。”

“直行的结构无法分散洪水的冲击,此地低洼,又是雨水多的地方,凡是雨大,必受压力。”

看村民们的表情,显然对她说的话一头雾水。

村妇叉着腰,“你一个野丫头,少在这里胡乱装蒜,再不来就让你哥来收拾你!”

罗如澜挑了挑眉梢,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没想到老天爷还满足了她想要哥哥的愿望。

“大人,您别理她,她就是成心找事!”

一句句贬低的话落入曲凌行的耳中,他的目光却一直落在罗如澜身上,眼底浮出几分兴致,“你继续说说。”

“依我看,你们需要建一座拱桥,结构简单,还可缩短工期应急,同时每次潮期所冲来的压力能够通过承载作用将其减弱,分散开来,能够使他的跨越能力增大。”

她费尽口水解释半天,曲凌行却听得紧皱眉头,黑白分明的眸子满是迷茫。

罗如澜叹了一口气,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出桥大概的形状,“桥弯曲的弧度需要通过两地距离制定,桥洞还可以让桥梁减少冲击,这……”

“澜儿!”

一声呼唤,罗如澜的身子却本能地看过去。

江芸上来一把拉住她的手,急躁道,“你这孩子,出来野了一整天都不知道回来,你知不知道我们在山头看到你的鞋子有多吓人!”

说着,还摸了一把眼泪。

罗柏上前轻抚江芸的背部,轻声安慰道,“人找到了就是好事,你这哭了我更心疼了。”

江芸娇嗔地瞪他一眼,骂道,“孩子在村子里天天野玩儿,就是你惯的!”

男人轻轻挠头,咧嘴一笑。

罗如澜顿时反应过来,原来他们便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看起来夫妻二人十分恩爱,还很疼爱子女。

“妹妹!”

突然,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一脸紧张地凑了过来,拉过罗如澜看了又看,见她只是丢了鞋子才松了一口气。

“你这丫头,真是让我们担心坏了。”罗子君责怪的话里满是宠溺和无奈,听得罗如澜心里一软。

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哥哥吗?

没等她回话,旁边的村民就阴阳怪气道,“你们赶紧把她带回去吧,方才还在指点曲大人如何修桥呢,也不知是谁教的。”

江芸身子一僵,当她看到罗如澜不同于以往的茫然和安静,眼中流露出担忧,捧着罗如澜的脸左看右看,“是不是摔进山里傻了?”

村口李婆捂着嘴戏笑道,“倒不像是傻了,像是被鬼怪附身了,中了邪似的。”

“就是,以前就听说过有人在那山里死于非命,堆了不少白骨,指不定是被怨鬼缠身了。”

罗子君抿了抿唇,“你不管这么样,哥都陪着你,大不了养你一辈子,咱们走。”

罗如澜没反应过来,身子就被拉着走,她连忙对着曲凌行嚷道,“一定要按着我画的图纸建啊!”

罗家父母脸色一变,完了,孩子怕是真中邪了!

曲凌行却深深地看了一眼,眼中浮出浓重的疑色。

一回了家,罗家父母立马找来了村子里的郎中,神情紧张。

“大夫,我家孩子怎么样?是撞坏脑袋了还是……”江芸紧紧地攥着袖口,水眸微润。

郎中的指尖在罗如澜腕上停留许久,眉头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良久才道,“她的脉象平稳,血脉旺盛,只是情绪波动过大,看着不像是身子受损。”

江芸瞪圆了眼睛,眼睛顿时一白,若不是罗柏扶着,只怕是当场要跌坐下来。

不是脑袋坏了,那不就是被妖魔缠上了吗?

罗如澜揉了揉眉心,“不是,我没病,也没有中邪,我说的那些都是有依据的。”

她无声地张了张嘴,却又无奈地闭上。

要她如何解释,她们的亲生女儿身体里的灵魂变成了现代建设集团的王牌工程师?

罗子君眸子划过一丝沉痛,沉声道,“以往你被我们这样强行带回来,总是要闹一闹的。”

今日,却格外的安静理性,完全不像他的妹妹。


罗如澜哑口无言,她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

要知道,若让村子里的人以为她被妖魔附身,必定是要逼着爹娘绑着她沉塘。

“我滚进山里,醒过来被蛇吓了一跳,现在还心有余悸。”罗如澜强扯开嘴角打哈哈,上前去拉着江芸的袖子,嘟囔道,“娘,我是真没事,折腾这么久我都饿了,想吃你做的饭了。”

江芸又气又心疼,轻咬下唇,浑浊的眸子微微颤动,“可是你刚才在村民们说的那些话……”

实在是不想她日日见的小丫头能说出来的长篇大论。

“你们若不信,就让郎中仔细给我看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没事。”罗如澜在她眼前转了一圈,大大方方地将手伸出去,清澈的眼眸中满是天真。

郎中再次问诊把脉过后,在江芸担忧的目光中轻轻点头,后者总算松了一口气。

一送走了郎中,江芸便板起了脸,一瞬间成了母老虎,“你这丫头,以后不许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

罗如澜星眸微动,故作可怜得扁了扁嘴,可怜兮兮地望向罗子君,“哥……”

软糯的嗓音瞬间把罗子君驯得服服帖帖,高大精壮的身子挡在她面前,讪笑道,“娘,气大伤身,妹妹也知道错了,您就别数落她了,气不过您就骂骂我,打我也成,我皮厚!”

身后躲着的罗如澜眼底流露出一丝暖意,嘴角微弯。

罗柏也跟着帮忙,一把揽过江芸的腰,憨笑道,“就是,女孩子家最经不得打骂,你也别气了,你骂她,我还得心疼俩呢!”

“就是你们给惯的!”

江芸一把推开他,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叉着腰,训斥的矛头却对准了罗柏,“瞧把她惯出的这野性子,我看她这辈子真没男人要了!”

“那我就养着。”罗子君咧嘴一笑,语气爽朗,还悄悄侧身在罗如澜耳边低语,“大哥回来的时候给你买了枣糕,待会热热就给你拿来。”

少年露出一口白牙,眼神满是宠溺。

“哥哥最好了。”罗如澜一脸幸福。

江芸看着他们兄妹二人互动,又无奈又欣慰,“就是有你疼着,即便是有人要她,她也看不上了。”

她刚要转身去灶房,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笑容逐渐暗淡下去,眼神流露出几分慌张。

“大人亲自上门,是不是小女方才言语多有得罪?还是那野丫头犯了什么错?民妇求您饶了她吧,小孩子不懂事,一切错处由我来担。”

说着,江芸刚刚弯曲膝盖,臂弯就被人提了起来。

曲凌行一头墨发竖起,露出清秀俊美的面容,哪怕是皱眉都让人看着神清气爽,现下他一身便服,褪去了官威,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亲和。

“大娘不必多虑,本官是有事前来请教罗姑娘。”他见屋子里的一家人皆是一脸紧张,就连声音也放柔许多,身子微微一俯,“反倒是本官唐突了。”

“大人不必如此客气,您来寒舍那是咱们的荣幸。”江芸连连摆手,紧张地不住揉搓衣角,瞪了罗柏一眼,“还不快去给大人倒水!”

罗柏吓得一激灵,却被曲凌行拦住,“无妨,只是商讨事宜,不必如此麻烦。”

江芸顿时会意,带着俩父子离开屋子,罗子君却顿在门口,深深地看了曲凌行一眼。

后者云淡风轻,对着他轻轻点头,眉眼间尽是坦坦荡荡。

罗子君这才离开,曲凌行轻扯嘴角,视线落在床上一脸自信的女子身上。

看样子,她是料定了自己回来。

“想通了?”罗如澜轻挑眉梢,眼角荡漾着得意。

曲凌行眉头轻皱,负手而立,“姑娘先简略画下的图纸本官让人去仔细测量和算过后,确实是最佳方案。”

可他不得不为罗如澜的技长所折服。

罗如澜嘴角微勾,悬空在床边的腿荡了又荡,“可是那些人都说我是疯子,你不怕这些只是我发疯胡说的?”

“我相信你。”

曲凌行炽热的目光直直地看向她,就好似在她心中点燃了一把火。

没有被冠以邪祟附身和发疯的名头,而是相信她的实力,认可她!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罗如澜的语气带着几分期待。

“想让你参与建桥的设计。”

曲凌行的一句话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在罗如澜心口砸出了巨大的浪花。

“当真?!”

罗如澜惊讶不已,甚至兴奋得直接站了起来,眼中满是雀跃。

原本以为在这里将她的才华和荣誉无法展现得淋漓尽致,她迫切地想要回去,没想到上天竟然掉下一个机会!

这桥若是建成,以后她罗如澜不就名垂青史了?!

一想起后人歌颂她的丰功伟绩之时,罗如澜眼中的火花滋滋作响。

“事不宜迟,现在就去查探大桥的破损程度!”罗如澜乐开了花,不由分说地抓起曲凌行的手,二话不说就往外奔去。

饶是镇定如曲凌行也被她突然地接触激得身子一僵,脑海中浮现出那日初见少女扑向他的画面,鼻息间隐约还有她的气息。

脚步急促,他落在手腕上的目光却仍然不变。

刚从灶房里端菜出来的江芸只见到两道身影风一般闪过,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这死丫头,刚训过就开始闹,还不赶紧去把她追回来!”

她推搡了一把罗柏,把身上的围布一摘,连忙追了出去。

于是乎,想见小路上就有了两人在前面飞,三人在后面紧追不舍的滑稽场面。

等罗如澜到了现场,在场的人看到她时眼里露出几分惊讶,曲凌行率先上前解释道,“罗姑娘是我请来建桥的。”

村民们纷纷皱眉,眼神中满是质疑,可碍于曲凌行的面子不好意思开口,也只是点点头。

罗如澜站在江边查看桥面断裂的废墟,面色凝重,“我没想到,这洪水竟然能淹到桥面。”

曲凌行站在她身边,微微眯起眼睛望去,浑浊的江水将桥面盖过,仅仅露出桥面的数十块砖头,看样子也是岌岌可危。


“此地正逢雨期,听村民说,若是下起一日的暴雨,最少也要三日才能将水排尽,而多雨之际影响农田,又难以出村,大伙已经为此困扰许久了。”

曲凌行眼底浮出几分幽色,放眼望去边缘被水没过的梯田,眼角闪过一丝叹息。

好半晌,罗如澜轻轻摩挲下巴,“你们可有考虑过做一套排水系统?”

“排水系统?”

他面上透出浓浓的好奇和求知,只见罗如澜抬起手指着河床的低处,“这一片的农田接连不断,凡有大水便一同遭殃,反而西边的农田却干涸矮小,倒不如建立起排水系统,将水分流,既减轻了大桥的负担,也为西边的农田提供灌溉。”

一举两得,已是绝佳良策。

曲凌行茅塞顿开,可眉眼间的喜色转瞬即逝,表情变得严肃,“此工程损耗巨大,先不说朝廷给的赈银是否充足,村子里大多数是老弱妇孺,人力也未必足够,加上这工程所牵扯的面积甚广……”

他顿了顿,山田之间隐隐有一方土地燃起袅袅炊烟,不由得让他有些苦恼。

罗如澜却打断她的话,“战前之忧是兵家大忌,能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待我回去画好了图纸,逐步进行,你只需要给大伙做好思想工作就行。”

少女明媚的笑容终结在沉着脸的江芸出现的一刻,江芸二话不说上前揪住她的耳朵,“好你个死丫头,稍不留神就把大人也给带跑了,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一旁跟着的罗子君心疼不已,“娘,您下手轻点。”

一家人吵吵嚷嚷地将罗如澜拖了回去,曲凌行沉默地望着几人的背影,脑海中满是她自信的笑容。

一旁的衙役却忍不住道,“大人,咱们真要听那小姑娘的话?”

“小女孩天真,以为就是个开工的小事,哪里知道人心难调啊,可别又出了上次聚众大闹的事。”

其他的衙役咋舌,回想起那日村民聚集在县衙门口以死相逼闹事的场景还心有余悸。

为此,曲凌行还将自己关在屋里冷静了一整日,此后便事事做决定前对百姓们的意见思量再三。

可这次,罗如澜的话就像是有一股魔力,让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的话而走。

“按着她的话办,去将即将建造排水工程的事宜宣扬出去,劝说老百姓们配合,安抚大家的情绪。”

曲凌行沉声下令,不容置疑。

衙役们愕然,却也乖乖应下。

……

这几日,罗如澜依着曲凌行送来的地形图绘制排水系统的图纸,倒是没注意到他面上微微的愁绪。

“动员的工作可还顺利?”罗如澜随意地扫了他一眼,又继续低头研究图纸。

曲凌行揉了揉眉心,“还好。”

只是在计划所覆盖的一户农家的房子会被冲毁,曲凌行为表示诚意且安抚人心亲自上门,更是承诺了会为他们寻他处落脚。

谁料,农妇竟是直接冲进厨房拿起了菜刀,双目猩红,面目狰狞地吼道,“休想把我们的房子拆掉,这可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地,死也要死在这里!”

明晃晃的菜刀泛着银光,轻轻地挥动都像是带着杀气,曲凌行反而往前进了一步。

“你放心,本官绝对不会亏待你们,此排水系统建成,你们的收成和村民们的利益都会大大的提升啊。”

他苦口婆心地劝道,民妇反倒是把菜刀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嚷道,“你再不走,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为官狠辣,滥用职权,杀害百姓!”

曲凌行心口一沉,眼底出现一丝痛色。

他抿了抿唇,“你好好考虑,本官在门口等你的答复。”

才刚刚转身,就看见小院外堵满了看戏的村民,许是刚才的声音太大,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江芸挎着菜篮子,将刚摘的野菜放下,兴致勃勃地去跟罗柏道,“你知道吗?咱们的那位曲大人,今日为了那什么排水和田里的农妇吵起来了,那农妇还以死相逼呢!”

罗如澜正好画完了图纸,小院里的隔音不好,江芸激动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心下一惊,没想到事情还是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她拿起图纸,走了出去,“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刚才还见到那女人拿着菜刀对着曲大人挥来挥去……”江芸还没说完,只见眼前闪过一道人影,顿时气急,“你这死丫头,又要跑去哪儿!”

“去找曲大人!”

少女的声音悠扬绵长,江芸表情一愣,眼底逐渐浮出几分雀跃,眼角弯弯。

罗柏皱着眉,一脸疑惑,“澜儿什么时候和曲大人那么熟了?”

“你这个榆木脑袋!”江芸戳了戳他的脑袋,眼角的细纹加深许多,笑弯了嘴角,“咱们家姑娘这是开窍了,总算是知道找到如意郎君了!”

这要是家里出了个当官的女婿,那也是不错的。

江芸回想起曲凌行的俊俏模样和彬彬有礼的风姿便愈发满意,笑意盈盈。

罗柏却沉了脸,他养了十几年的白菜居然要被猪拱了?!

不行,下次曲凌行再来家里,必定得轰出去!他得找君儿好好商量商量。

……

罗如澜自然没想到自家爹娘的小九九,被拦在人群外就听见了里面的喧闹。

“想让我搬走,除非我死!”

农妇尖锐的叫声传了出来,可见态度冷硬。

罗如澜却沉了脸,上辈子她没少见到因为建造新楼而拆迁旧楼的闹事,大多数都是因为贪婪。

她拨开人群,高大的男人在咄咄逼人的夫人面前竟显示出几分弱小和难堪,她上前一把攥住妇人的手腕,语气凌厉,“谋杀官员,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许是罗如澜的气势骇人,让妇人眼神流露出几分慌张,凌厉的气势消退大半,“我……要是敢拆我的房子,我就当场自刎!”

锋利的刀刃架在肩膀上,距离皮肤遥远不已。

罗如澜顿时就笑出声,反倒是一旁的曲凌行神情紧张,生怕妇人手下一个不稳误伤了自身。

“官府给你的利益还不够?小心胃口太大,吞了自己。”

她恢复成前世谈判冷静的模样,凑近妇人,用只能二人听见的声音暗暗警告,妇人眼中闪过一丝愕然。

这死丫头竟然看出了她的意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