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爷夫人总想要合离

爷夫人总想要合离

夏燃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幕岚是二十二世纪的冷血杀手,却遭到了队友的背叛,魂归西去。再次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通判家的嫡小姐,奈何原主的炮灰命,年纪轻轻便被恶毒的继母继妹欺负的弱小可怜。就连亲生父亲,为了仕途,也开始利用她,将她装到棺材里送给国公府。

主角:苏幕岚,温景湛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幕岚,温景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爷夫人总想要合离》,由网络作家“夏燃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幕岚是二十二世纪的冷血杀手,却遭到了队友的背叛,魂归西去。再次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通判家的嫡小姐,奈何原主的炮灰命,年纪轻轻便被恶毒的继母继妹欺负的弱小可怜。就连亲生父亲,为了仕途,也开始利用她,将她装到棺材里送给国公府。

《爷夫人总想要合离》精彩片段

“姐姐,能嫁给国公府的小公爷,是你这种贱命求来的福气。”

苏家宅院,几个小厮强硬地将苏幕岚推进了棺材里。

苏幕岚奋力反抗,却是徒劳无功。棺椁已经被人盖上,她在里面拼命拍打棺材盖子,“不要,求求你们放了我……”

苏想容用帕子捂着嘴笑:“姐姐该知足了,要不是小公爷温景湛是个死人,哪里轮得到你嫁过去?”

要知道温景湛何等人物?国公府嫡子,不仅文采出众,还是天下第一剑客孟陶客唯一的真传弟子,长相更是宛若天人,京城豪门大户里的女子,谁不想嫁他?

温郎太过出众,京城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小公爷那是要尚公主的,寻常人家可配不上。

只可惜,前不久温景湛突然就得了怪病,一波波的太医进了国公府又忙赶着出去,均摇头束手无策,终在昨日,听闻小公爷彻底断了气。

国公夫人爱子如命,不忍小公爷一人黄泉路上孤独,便想给他配桩婚事,这白色婚事懂的人都懂,因此断没有谁愿意自家女儿“嫁”过去。

眼看小公爷的婚事无望,国公夫人暗自伤神之际,五品通判的苏家站了出来。

苏家称,大小姐苏幕岚乃已故先夫人所出,自小体弱多病,如今也只剩一口气了,若能许配给小公爷乃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国公府当即定了这门冥婚,还给了苏家不少聘礼,原本在朝堂数年无所作为的苏大人,此番成了京城中的红人。

“姐姐,你也别怨爹,就你这身子骨,能在死前为我们苏家做点事情,为爹的仕途出点力,已经是意想之外的收获了,来人,落棺,钉死,把‘喜轿’抬去国公府!”

“不要!”里面的人还在求饶,“咚咚咚”的拼命拍打盖子,只是外面的人都像是没听见一般,抬起走向了国公府。

不多时,里面渐渐没了声音……

国公府门前已经挂起了白色灯笼。府里的气氛哀伤一片。

灵堂里,苏幕岚的棺材被摆在温景湛的旁边。

国公夫人沈香秀哭的痛心疾首,“景湛,娘给你娶了夫人,你在那边也好有人照顾,若是缺什么少什么,记得给娘托梦啊,我的景湛,你怎么就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呢,呜呜呜…… ”

“夫人,您身子骨不好,切勿太过悲伤啊,小公爷素来孝顺,若是看到您这样伤心,他也会心痛的。”丫鬟劝到,可声音里却也已染上了哭腔。

一屋子人闻着伤心听者落泪,还是没有办法相信,那样神仙般的小公爷竟这样突然就没了。

主持冥婚的人将苏幕岚跟温景湛的“成婚”仪式做完,苏幕岚便被合到了温景湛的棺材里,两人躺在一起。

国公夫人也终于抵不住悲伤,哭的昏倒了过去。

夜晚,灵堂里不似白日的热闹,显得有几分幽静森冷。

棺材里,苏幕岚忽地睁开了眼睛。

入目漆黑一片,这是什么地方?下意识地就一脚踢翻了棺材盖子。原本被钉死的棺材,被她轻而易举地踢翻在地。

她来自22世纪,凭借着天生神力进了世界闻名的杀手组织,S组织。刚刚执行任务时,她误中圈套,进了地方的雷区,被炸死了……

对,她应该是死了的,苏幕岚刚刚想起,顿时脑子一痛,一股熟悉又陌生的记忆往她脑子里钻。

片刻后,苏幕岚捏了捏眉心,消化了这些记忆。

原来如此,她竟穿越到了古代的华国京州,成了郢朝五品通判家的嫡女,可这嫡女貌似是个不受宠的炮灰。

再看一眼身侧,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男人,想必这就是她的阴婚夫君,温景湛了。

男人面色惨白,但却掩盖不住出色的五官,即便是这样躺着,也能看出通身不凡的气度。

苏幕岚仔细打量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男人死的有点怪异,他分明脸色惨白,却没有死相,一般正常死亡的人,面色除了白还会透着点青,可他没有。

他这面色更像是生病了的苍白。

苏幕岚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触感冰冰凉凉的,他眉眼生的英挺,苏幕岚又羡慕地摸了一通,最后看着他高挺的鼻梁,不自觉地捏了捏,随后又探了探他的鼻息。

确实已经死了。

苏幕岚叹了口气,可惜啊,长这么好看,却是个短命鬼。

“呱呱……”肚子突兀地叫了起来。

苏幕岚这才发觉,这具身体应该是许久没吃过东西,刚刚是还没反应过来,现在身体苏醒了,胃里一阵饥饿感袭来,让苏幕岚一阵眩晕。

棺材里空间狭小,她双手撑在温景湛的胸膛上,站了起来,然后踩着他的身体,爬了出去。

环顾了下四周,见没人,她迅速从摆案上拿了几个糕点吃了起来。

正吃的津津有味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苏幕岚赶忙顺了点吃的又爬进了棺材。

刚躺下来,正准备将棺材盖子盖上,苏幕岚突然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温景湛……

 


只见他双手交叉在胸前,还是安安静静地躺着。

可是她记得刚刚出去的时候,他的双手分明是摆在身侧的!

来不及细细思考,眼看脚步声越来越近,苏幕岚单手抓住棺材盖,轻轻松松合了上来。

几个下人过来在火盆里添了纸。

不一会儿,对话声传入耳中。

“如今小公爷一死,国公府爵位怕是只能由二公子继承了。”

“二公子跟小公爷虽是一母同出,却十分不受国公爷跟夫人的喜爱,有传言说小公爷的死怕是另有玄机……”

“不要命了?夫人吩咐过不准嚼舌根!谁要起谣言,乱棍打死!夫人视小公爷为眼珠子,若是小公爷的死真有玄机,她会不下令彻查?”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没多时,便烧完了纸,又都离开了。

棺材里的苏幕岚将这些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待脚步声完全消失后,她轻叹了口气,原先在S组织的时候,她见多了那些阴谋诡计,如今温景湛的死因,她大概能拼凑出个七七八八。

当下,她拍了拍温景湛的手,怜悯道:“原来你也是个可怜人,你的死怕是跟你那二弟脱不了干系,你放心,好歹咱们夫妻一场,等我出去后,若有机会,定会为你报仇,还你一个真相。”

话音刚落,她便被人突然抓住了手腕,紧接着,冰凉的大掌掐住她的脖颈,她瞬间呼吸困难。

漆黑的棺材里,耳边传来冰冷的嗓音,“女人,你找死?”

苏幕岚几乎瞬间便反应了过来,他没死!

难怪他没有死相,难怪他双手摆放的位置不对,温景湛根本没死!

就在这时,棺材盖子突然被人掀开,突然出现的一个黑衣男人拱手道:“公子,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话落,他的目光落在了苏幕岚脸上,表情有些诧异,“她是?”

温景湛冷峻了眼眸,声音像是从寒潭里穿透而来,一字一句道:“我母亲特意为我找的冥婚新娘。”

“国公夫人安排的?”男人语调似有深意。

“处理掉。”温景湛冷冷道,从始至终他的表情与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眼看着苏幕岚的脖子要被掐断了,这男人是真的想让她死!她猛然出手,一把将温景湛从棺材里掀了出来。

在黑衣人凌天昊震惊的神色中,温景湛稳稳落下了地。

温景湛冷笑一声,“呵,功夫不错,难怪母亲挑中了你。”

明明是称赞的话,可苏幕岚却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杀意!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苏幕岚抬手摸了摸自己已经被掐红的脖子。

片刻间,她有了自己的思忖。

刚刚交手她已然摸清了温景湛的实力,这男人功夫不可小觑,再看他身旁站着的黑衣男子,无声无息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想必功夫也不会低。

如此一来,她以一搏二,能够胜出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

她才刚刚死过一次,好不容易有了重生的机会,可不想这么快就再次失去。

扭了扭脖子,苏幕岚迅速想出了办法。

“温公子,不若我们做个交易?”

温景湛不语,盯着她的一双幽深的眼眸却似是看不到底。

旁边的凌天昊赶忙阻止:“公子,此女是夫人安排的,切不可轻信!”

“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处境,跟我谈交易,你配吗?”温景湛对着苏幕岚冷笑道。

“我刚甩你出去的时候,你虽稳稳落地,可你一瞬间的表情出卖了你,温公子,想必你腿有疾,且已入膏肓,刚巧,我通晓医理,尤其擅长治腿。”

话落,她明显察觉到温景湛的表情有一丝凝固,而旁边的凌天昊更是眼里闪过惊讶。

苏幕岚心里稍微有数了起来,还好学习医术是加入S组织的必修课。

她继续道:“我虽是你母亲点头迎进来的人,却也只是个替死鬼罢了,若温公子可留我一命,他日我或许能成为你对付仇家的好棋子。”

苏幕岚不卑不亢地说完,便仔细观察着温景湛的表情。

见他似在思索衡量,苏幕岚又加了一句:“三个月,只需三个月我便能治好你的腿,如果我做不到,到时候你们再杀我也不迟。”

闻言,温景湛有了论断,他意味深长地看着苏幕岚道:“你很聪明。”

说完,便将她推给了凌天昊,“好好看着,我便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苏幕岚一颗心终于落下了地。

三个月,足够她脱险了。

 


温景湛将棺材盖上,三人离开国公府一路从屋顶跃至城外的森林中。

温景湛明显有些吃力,停下休息。凌天昊将苏幕岚绑到一颗大树上,赶忙过去扶着温景湛坐下,“公子,你的腿……”

温景湛摆了摆手,“不碍事。”

随后便靠在了树上闭目养神。

凌天昊幽幽地看向苏幕岚,“你最好是真能治好公子的腿,若是耍花招,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苏幕岚丝毫不把他的恐吓放在眼里,“你家公子的腿一看就是粉碎性骨折,而且是多次性的,要是不及时治疗,腿废了是小事,危及性命就回天乏术了。”

见她说中了八九分,凌天昊不免对她另眼相看,连带着语气也好了起来,“那依姑娘看,公子的腿当如何?”

“尽快手术,恢复期刚好需要三个月。”

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他这是顽疾。

此时温景湛也睁开了眼,“手术?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治疗方法。”

“第一次听说,不代表它没有,温公子,你这情况拖不得了。”苏幕岚认真建议道。

听她这么说,凌天昊也不免担忧道:“公子,事情都已部署好,您无需亲自去,不如就让这位姑娘尽早给您治疗。”

“天昊,我要亲眼看看那背后之人到底是谁。”温景湛直接打断了他,语气坚定。

苏幕岚不知道他们到底所谋何事,只是见不得温景湛因为忍受腿部疼痛一脸痛苦的模样。

多次性粉碎性骨折,他能跟没事人一样正常行走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叹了口气,苏幕岚道,“有纸笔吗?我写个药方,若是能找到药店,我有法子能减轻点他的痛苦。”

闻言,凌天昊眼神一亮,“姑娘此话当真?若当真姑娘尽管说方子,我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定将姑娘药方背的一字不落。”

苏幕岚便说了药方,凌天昊果然一遍就记稳了,飞快离开去买药。

林子里一时间只剩下温景湛跟苏幕岚二人。

“你若是以为这样做我便能感激不杀你,那你便算错了,治不好我的腿,我便不会留你性命!”温景湛闭着眼睛,冷冷道。

苏幕岚无语道:“没人告诉你疼痛因子是会传染的吗?你一直在忍受疼痛,那感觉便会无形中传导给我,让我也浑身不舒服。你放心,我这么做没期望能得到你的感激,只是为了让我自己舒服一点罢了。”

说完,她扭过头,不愿意再看他冷冰冰的死样子。

凌天昊的动作很快,不多时便带着药材回来了,苏幕岚被松了绑,就地制作起了麻药。

然后一半让温景湛口服了下去,一半涂到了他的腿上。

麻药见效很快,不出半个时辰,温景湛的腿便不疼了,或者说不是不疼,而是完全丧失了知觉。

“这个效果只能维持最多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后还要再服用一次。”

“多谢姑娘。”凌天昊见温景湛肉眼可见的好多了,赶忙道谢。

“我有名字,我叫苏幕岚。”

凌天昊怔了怔,随即补充道:“多谢苏姑娘。”

苏幕岚不置可否,看了眼温景湛,见他表情淡淡,便转身又回到了那颗大树前,“可以了,上绑吧。”

凌天昊有些尴尬地拿出绳索,“苏姑娘,得罪了。”

苏幕岚没理他,闭上眼睛休息。

没几个时辰后,天光大亮,苏幕岚在凌天昊的要求下又给温景湛换了次麻药。

然后三人朝山顶走去。

“就是这里了。”

凌天昊将绑了手脚的苏幕岚放在地下,然后跟温景湛一起趴了下去。

“如公子所料,夫人怕节外生枝,急于在国公爷回来前将您下葬,这会儿已经将您的棺材抬出城了,不出一个时辰,便会葬在对面的丘山。”

温景湛冷了眼眸,就连苏幕岚也感觉到这男人周身的气质又冰冷了那么几分。

“等着吧,不看到我入土,怕是有些人寝食难安!”

人人都说国公夫人爱子如命,就连府上的人都知道小公爷温景湛是国公夫人的眼珠子,可没人知道,他母亲恨毒了他。

自他有记忆以来,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差点命丧他母亲手里,如今他的腿更是拜她所赐。多年前年少的温景湛还曾红着眼睛问过沈香秀,为什么?虎毒不食子,她为何要对他如此狠心?

可她不愿说出缘由。

渐渐地温景湛便不再问了。直到前段时间她再次对他下手,他意外得知原来她背后一直有人助她,那人同母亲一样,都想他死!

于是他便想假死来引蛇出洞,看看这些年真正想要他死的人到底是谁。

“来了!”

凌天昊打断了温景湛的思绪,只见不远处的山脚下,一排浩浩荡荡的队伍,举着花圈抬着棺材上了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