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一国神帅

一国神帅

必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天刃本是一国神帅,却为了爱情大隐隐于市……可真的回来之后,他却得知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父母的死并非一场意外,妻儿受辱也绝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陈天刃隐忍着,寻找证据,调查事件的始末缘由,也牵连出了更多可怕的事情。

主角:陈天刃,江诗悦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天刃,江诗悦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国神帅》,由网络作家“必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天刃本是一国神帅,却为了爱情大隐隐于市……可真的回来之后,他却得知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父母的死并非一场意外,妻儿受辱也绝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陈天刃隐忍着,寻找证据,调查事件的始末缘由,也牵连出了更多可怕的事情。

《一国神帅》精彩片段

“医生,你不是说只要我凑够八十万的手术费,就可以给我女儿做手术嘛,钱我已经拿来了,手术为什么又做不了了呢?”

“没有为什么,就是做不了了。”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放手,你再这样我叫保安了。”

“我不放手,我不能放手。放手了,我女儿就彻底没救了。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求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

“扑通!”

“保安!保安!把她弄走。”

“不要,不要啊......笑笑,我的笑笑......啊......”

......

陈天刃双目赤红,泪流如柱!

握着手机的手因为太过用力,骨关节全部泛白。

因为,视频中的女人和孩子,是他的妻子和女儿!

他和妻子江诗悦从小相识!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可是,江家是豪门家族,陈天刃却是江家保姆的儿子,巨大的身份差距,使得他们想要在一起基本是痴心妄想。

江家和江诗悦的追求者高文辉,无不在给陈家找麻烦!

陈天刃数次想过放弃,都被江诗悦找到。

最后一次,江诗悦狠狠给了陈天刃一个大耳刮子,并斥责他为什么不去努力成为人上人,为什么要轻易地放弃?

然后,江诗悦给了陈天刃一个电话号码,说她知道陈天刃不是不想努力,只是报投无门而已!

看着江诗悦无比坚定的眼神,陈天刃终于放下一切顾虑,一把将江诗悦搂进怀里。

红颜易遇,知音难求。

江诗悦知他懂他,还愿意无条件地支持他,他有何理由不努力?

陈父陈母不知何时离去。

情到浓时的两个人,互相把最珍贵的东西给了彼此。

那晚之后,陈天刃便带着江诗悦给他的电话号码,带着少年的梦想,希望有朝一日凯旋而归,去迎娶他心爱的姑娘。

但是,那个号码的主人其实并没有帮到陈天刃,而且还总是给陈天刃找事。

陈天刃猜测,可能是江家人知道了那一切,便暗中给陈天刃刁难。

陈天刃离开了那个人,最后却机缘巧合地进了某神秘组织。

他天赋异禀、才能过人,只用短短五年的时间,就成为那个组织的新任统帅。

那个组织叫龙神殿!

是龙国最神秘也是最厉害的秘密武器!

龙神出,十八国无一敢侵犯。

如今,十八国被打怕了,再不敢侵扰龙国。

陈天刃便想着,是时候该回来看看父母和江诗悦了。

等到了江州他才得知,当年他走后没多久,父母就被高文辉害死,江家产业受到高家影响,一落千丈。

江家人将这一切都怪罪到江诗悦身上,不但动辄打骂,在江诗悦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的情况下,还将她无情赶了出去。

而江诗悦呢,哪怕生活再苦再难,她也未曾改变主意去求江家人,还把她和陈天刃的女儿拉扯大。

可就在不久前,他们的女儿查出了心脏病,江诗悦不分白昼黑夜地打工,变卖了所有可以变卖的东西,总算攒够手术的钱,却又被告知手术不给做了。

在被医院驱赶出去后,她们母女二人就失踪了。

陈天刃看到的那段视频,便是江诗悦和女儿消失之前最后留下的视频。

“诗悦,笑笑,你们到底在哪?”陈天刃心如刀割,狠狠滴血,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五年沙场生涯,日日与死神周旋,无数次命悬一线,他都不曾掉一滴眼泪!

可今时今日,看着妻女绝望凄惨的场景,他,泪流满面了!

“龙帅,夫人和小公主有消息了!”突然,一道宛若洪钟般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声音,一道魁梧挺拔,身着军装,肩扛两杠三星的将军走了进来。

此人名叫黑龙,是龙神殿四大金刚之一。

也是陈天刃的最强跟班。

“刷!”

闻言,陈天刃赫然起身,犹如拔地而起的冲天山脉一般。

“说!”

只此一字,双眼再次猩红。

黑龙抱拳躬身,“那天夫人和小公主被那狗医生丢出去后,被一个叫高文辉的人带走囚禁起来了!而且,属下还查到,那狗医生不给小公主做手术,也是受高文辉指使。”

“高文辉!又是你!害我父母,欺我妻儿,我要你,血债血偿!”陈天刃握拳。

屋外,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天地间弥漫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战神怒!

天地闻之变色!

上一次看到这种情形,还是十八国联军侵犯龙国边境,龙帅带领百万将士浴血抵挡之时!

也是那一战,让陈天刃成就无敌战神的称号,十八国战将,无不心悦诚服!

黑龙看向陈天刃的眼神不由得充满崇拜,“龙帅,高文辉于今晚将在帝豪大酒店举办他哥哥高文渊荣升南疆王副将一事,就在刚刚,高文辉还向您送来邀请函,希望您能莅临出席!”

“邀请函?”陈天刃神色一顿,突然冷笑起来,“好,告诉高文辉,我,一定会到!”

“是!”黑龙躬身离去。

陈天刃再次看向手机,“诗悦,笑笑,我们马上就可以一家团聚了!你们,等着我!”

......

帝豪大酒店。

某房间内。

“妈妈,笑笑......是不是快要死了......”笑笑躺在江诗悦怀里,伸出枯瘦的小手,十分虚弱地说。

江诗悦努力不让自己掉眼泪。

她是笑笑的妈妈,是笑笑的天,她不能哭!

“不会的,笑笑不会死的,妈妈一定会找医生治好笑笑的。”

“那等笑笑的病治好了,妈妈就带笑笑去找爸爸好不好?”

笑笑快五岁了,从来没见过爸爸长什么样子,别的小孩子都有爸爸,笑笑也想有爸爸。

妈妈说,爸爸是个盖世英雄,她好想看看,盖世英雄爸爸,是什么样子的?

“好!”看着笑笑单纯可爱的脸,江诗悦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笑笑还不知道,她的小生命没几天了,她可能没机会去见她的爸爸。

但是,江诗悦什么也不能说。

小笑笑还是第一次听妈妈说可以带她去见爸爸,不由得激动,“那妈妈......先给爸爸发个短信说一声吧,不然......咱们突然去了......爸爸会没有......准备的。”

“好。”江诗悦什么都依着小丫头,掏出手机,给那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就将手机装进口袋了。

这五年来,她无数次给陈天刃打电话、发短信,没有一次成功过,这一次,她也压根没想过能有什么回复。

然,几秒钟后,口袋里的手机突然疯狂震动起来。

江诗悦掏出来一看,顿时泪流满面。

是、是那个号码的电话!


是陈天刃?

他还活着?

他没有死?

江诗悦捂着嘴,哽咽不能语。

小笑笑努力抬起头,“妈妈,是爸爸的电话吗?笑笑要和爸爸说话......”

笑笑说着,拿过手机。

可是,手机却在这个时候,没电了!

与此同时,通往帝豪大酒店的路上,陈天刃在收到江诗悦发的诀别短信后,就给江诗悦回了电话,可是,电话响了几声之后突然就挂断了。

再打,关机。

陈天刃的心顿时就悬到了嗓子眼。

“黑龙,快快快,开快点!”

黑龙开的是一辆披着商务车外壳的超音速跑车,时速最快可达四百码!

可在分秒间追击到敌人跟前。

此刻,车速已达三百码,这个速度在疆外不算什么,但在龙国内部,绝对是疯狂的。

但陈天刃还是觉得太慢了,他恨不得现在立刻飞到酒店去。

“再快点,再快点!”

“刷......”

黑龙一脚油门踩到底,车速直接飙升至四百码!

这个速度,直接引起江州交通指挥中心警报大响!

“怎么回事,警报都响了这么久了,还没查出来那辆车子吗?”

“局首,查是查出来了,但那是一辆无牌照的车子,查不到驾驶人的信息。”

“我来!”这种情况需得局首用自己的系统查询,可是,当车辆信息被输入系统后,却弹出来一条赤红色的界面,上面显示着级加密!

局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级加密,龙国最高最机密的防护加密!

莫非,那辆车子的主人,是前几日战机护航来到江州的那个大人物?

“快,备车!”局首立马做出决定,他,要去拜访那位大人物!

......

昏暗的房间里,笑笑将脑袋靠在江诗悦怀里,闭上了虚弱的眼睛,但是小手却始终握着手机不肯松开。

“妈妈,我好累,好想睡觉......”

江诗悦连忙摇晃笑笑,“笑笑别睡......睡着了,就见不到爸爸了......快醒来......”

笑笑努力睁开虚弱的眼睛,然后就看到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靠近他们。

小笑笑迷迷糊糊的,没有看清那人的样子,只知道那个人很高大,“爸爸,是爸爸吗?”

“是。”高文辉阴笑着蹲下,伸手去摸笑笑的脑袋。

江诗悦一把将他的手打开,“不许你碰我女儿!笑笑,他不是爸爸,他是坏人!”

“是啊,我是坏人,所以我干嘛要在意你怎么想我呢?”

高文辉阴沉着脸,一把抓向江诗悦的胸前,他可是早就期待这么做了。

江诗悦惊吓不已,抓着他的手狠狠咬了下去,口腔里顿时一片腥热。

“啪!”

高文辉一个大耳刮子甩了过去,“贱人,敢咬我?”

“不许......欺负......我妈妈......”笑笑挥舞着小手,在高文辉身上一阵捶打。

她要保护妈妈。

可是,她是那样瘦小,哪里能是魁梧粗壮的高文辉的对手。

高文辉拎小鸡一样拽着笑笑的衣领将她提起来。

挣扎间,笑笑手中的手机“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小野种,你很快就没有妈妈了,从今天开始,你妈妈,就是我的女人了。”

说着,一脚踩爆地上的手机。

“爸爸......你把我手机踩坏了,爸爸就找不到我们了......你是坏人......坏人......”笑笑哭喊着捶打。

只是,她的拳头对高文辉来说太没有杀伤力了。

高文辉戏谑着道,“爸爸?呵呵,你爸爸早就死了。”

“不,我爸爸没有死,我爸爸是盖世英雄,他是不会死的!”笑笑大声反驳。

高文辉拿出一条带血的手链,他将手链朝向江诗悦,“这条手链是你送给陈天刃的吧?”

看到那条手链,江诗悦顿时双眼猩红。

因为,那条手链是陈天刃当年走的时候她亲自戴在陈天刃手上的,代表着她对陈天刃的思念和祝福。

她嘶声力竭地问,“这条手链为什么会在你手里?”

“因为我说了,陈天刃已经死了,这条手链就是证据。”

“不,不可能,天刃不会死的,他刚才还给我打电话了。”江诗悦泪流如柱,嘴上这样说着,可两只脚却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扑通”一下就栽倒在地。

因为她知道,若非陈天刃出事,那条手链,又怎么可能到高文辉手中!

“我爸爸不会死的,你是大骗子,我不相信你的话!”笑笑挣扎着大喊,并狠狠地踢打高文辉。

这一举动把高文辉惹怒了,他一把将笑笑甩在地上。

“来人,把这小野种挂到酒店大门口去,让她看看,她爸爸会不会来救她!”

“什么?”泪流满面的江诗悦挣扎着扑过去,但被高文辉拦住了。

江诗悦胡乱挥舞着双手,“高文辉,你个畜生,你怎么能那样对一个孩子,你不是人!我和你拼了!”

然而,高文辉死死地抓着她,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高文辉命人强行给她换衣服,然后,真的将笑笑挂到了酒店门口。

“叔叔,求求你不要把我绑起来,我害怕。”笑笑泪眼汪汪,特别无助,小小的她,被四五个彪形大汉包围着,内心里只剩下恐惧。

一短发彪形大汉冷笑道,“谁让你跟你妈妈惹高公子不高兴的,你们这是咎由自取!”

说着,狠狠一拉绳子,笑笑瘦小的身子就被吊了起来。

“爸爸......你在哪里......快来救笑笑啊......呜呜呜......”笑笑哭着喊着。

“别哭了,吵死了!”彪形大汉怒吼着,“啪啪啪”抽了笑笑三个大耳刮子。

笑笑被抽的鼻血横流,小脸上一片红肿,无比可怜。

但不管遭受怎样的毒打,笑笑都始终握着那个破烂的手机,因为这是她们唯一可以和爸爸取得联系的东西。

她小声念叨着,“爸爸......我的爸爸是盖世大英雄,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轰!”

便在这时,一辆黑色无牌照的商务车风驰电掣般在酒店门口停下。

陈天刃看到一个小女孩被绑着两只手悬挂在酒店门口上方,小脑袋耸拉着,脸色苍白如纸,不知是死是活!

小女孩的眉眼,和他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是,他的女儿!

“笑笑!”陈天刃飞冲出去,化气为刀,直接将绑着笑笑的绳子切断。

小笑笑坠落下来,被陈天刃钢铁一般的臂膀一把接住。

“爸爸,是爸爸!”笑笑见过陈天刃照片,一眼就认出了陈天刃,“爸爸真的是盖世英雄,妈妈没有骗我!”

笑笑好开心,甚至忘记了病痛。

而看着笑笑苍白如纸的小脸上那力道鲜红的巴掌印,陈天刃顿时怒火中烧。

“谁打的?”

“我打的,怎......”

“轰!”短发彪形大汉的话没说完,就被陈天刃揪着头发直接撂倒。

咔嚓!咔嚓!咔嚓!

接连三脚!

一脚踩打了笑笑脸的那只手!

一脚踩那张嚣张嘴脸!

一脚踩其胸口,直接让其当场毙命!

殴打稚童,不配为人!

如此场景,将在场其他保镖全部吓懵,个个脸色煞白如纸!

不过,他们很快就又叫嚣起来,“今日乃南疆王副将高武侯弟弟举办的酒宴,除了满城商贾权贵外,还有南疆王部下三大战将,你敢在此闹事,你死定了!”

“砰砰砰......”不等陈天刃出手,黑龙直接冲过去将那几个家伙全部撂倒!

解决了那些家伙,黑龙便拍拍手,向陈天刃躬身道,“龙帅,垃圾已除!”

“嗯。你带着笑笑,去车上等我吧。”陈天刃抚摸着笑笑瘦弱的脸颊,对黑龙道。

“是!”黑龙不敢多言,伸手便去抱小公主。

笑笑不舍地搂着陈天刃的脖子,“我不要和爸爸分开!”

“笑笑,就一会会,爸爸很快就会出来的。”陈天刃也不想和笑笑分开,但是刚才他几脚踩死一个杂碎的画面把笑笑吓的小脸煞白,而一会酒宴现场的画面肯定更血腥,他怕把他的小宝贝吓出个好歹来。

“那爸爸要快点哦。”

“嗯。”

笑笑终于乖乖张开双臂,让黑龙抱着。

等黑龙抱着笑笑离开后,陈天刃又是“咔咔”两脚,直接将剩下两个狗杂碎全给杀了。


与此同时!

酒宴大厅!

今晚的酒宴,不仅有江州各界名流、商贾,还有江州赫赫有名的三大战将。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军商联谊宴!

放眼整个江州,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酒店内,除了奢华无比的布置,还有数百名戎装护卫筑成的高墙!

威风凌凌,十分瞩目。

三大战将统一着军装,光是往那一站,就是全场焦点。

在三大战将面前,那些商贾、权贵们全都黯然失色。

但是,当三大战将面对高文辉的时候,则全都弯下了脊背,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

没办法,高文辉的哥哥高文渊可是南疆王部下第一副将,他们都在高文渊手下做事,对人家的弟弟,不得不恭敬啊!

此刻,三大战将正围着高文辉阿谀奉承,溜须拍马。

“高公子年纪轻轻,就把高氏集团发展的如此壮大,实在是年轻有为啊!”

“高大公子是武将,高二公子是商界奇才,你们兄弟二人一文一武,各有千秋啊!”

“高家有你们兄弟二人,未来必定成就百年基业。我们都是享先祖传承才有如今荣耀,而高公子你们,是自己创造基业的先祖啊!”

听着这些阿谀奉承的声音,高文辉十分享受,更是满脸的骄傲和得意,“你们说的对,像我和我哥这样的奇才,世间少有,高家今日的辉煌,绝不是终章,未来,高家还会迎来无数更辉煌的时刻。”

三大战将无不一脸尴尬,心想夸你几句你特么还飘了。

高文辉将三大战将的表情尽收眼底,冷笑着说道,“三位将军是不是觉得我很狂傲自大?”

“不敢不敢。”三人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嘴上却不敢这样说。

高文冷哼道,“我知道你们心里就是这样认为的,你们觉得,我不过是仗着我哥哥的荣耀,才能如此狂傲而已。但我告诉你们,你们错了,大错特错!”

“我高文辉,也是有不亚于我哥哥的本事的!前几日江州来的那位大人物,你们都有所耳闻的吧?”高文辉冷冷扫视着众人问。

三位战将连连点头,“听说了,战机护航,坦克开道,数十万将士把江州都给封了,那场面,比四大疆王出动还要大!”

听着众人一个个惊愕的声音,高文辉越发得意,“那我再问你们,你们是不是都送过请帖,想拜见那位大人物,但是,却连人家的面都没见上?”

“别说是我们了,就是四大疆王的亲信都没见到那位大人物!”

“可是,我马上就要见到了!”高文辉说着,昂首挺胸,无比的傲娇。

三大战将全都震惊得瞪大了眼睛,“高先生,您说的是真的?”

“这是那位大人物给我的回帖!”高文辉直接将回帖甩在三大战将面前。

三大战将连忙将回帖打开,果然看到一个印有“帅”字的回帖。

普天之下,可当得起帅的,唯有一人,那便是,传说中最神秘也最精锐的那支战队,龙神殿的殿主!

“吸......”

三大战将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高文辉能邀请到龙神殿殿主,他,的确是有狂傲的资本啊!

顿时,三人全都用无比羡慕、无比讨好的眼神看着高文辉。

“高公子,诗悦来了。”便在这时,一名美艳妇女强行拉着被绑住双手的江诗悦出现,一脸谄媚地对陈天刃说。

美艳妇女名叫李月娥,是江诗悦的亲生母亲。

江家此次也受到了高文辉的邀请,这令江家人无比的激动,能和高家再结良缘,是他们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这不,江家老爷子江别鹤亲自带着重礼出席,并且鞍前马后地为高文辉效劳,嫣然一副高家大管家的样子。

李月娥和丈夫江敬业更是强行给江诗悦穿上礼服,拉着她出席晚宴。

江诗悦数次请求他们去救笑笑,他们压根不管,甚至巴不得笑笑赶紧去死,这样,他们就能早日把江诗悦嫁给高文辉,然后攀附上高家了。

江诗悦真的是绝望到了极点,在来的路上,她悄悄摸了一把水果刀藏在衣袖下,准备伺机杀了高文辉那个畜生!

看着盛装打扮、光彩照人的江诗悦,高文辉流露出满意的微笑。

江诗悦不愧是江州第一美人,哪怕是生过孩子,身材也没有走形,一袭拖地长裙,艳压在场所有名媛。

只有这样倾城绝色的女人,才配成为自己的女伴!

高文辉走过去,伸手便去拉江诗悦的玉手。

江诗悦本能闪烁,可是,她的母亲却硬是将她推进高文辉怀里。

李月娥还笑嘻嘻地道,“高公子,我家诗悦就交给您了。诗悦,好好伺候高公子,听见没有!”

高文辉的大手落在江诗悦腰上,让江诗悦一阵恶心,“拿开你的脏手。”

高文辉偏不,甚至还肆意地摸向江诗悦丰满的臀部,嘴巴更是凑到江诗悦白皙的脖颈,十分贪婪地说,“晚宴过后,你就可以彻底属于我了,我真是好期待啊。”

“到时候我就把这条手链挂在床上,让它和我们一起睡觉好不好。”

“畜生!”江诗悦再也忍不住,掏出匕首,狠狠刺向高文辉。

高文辉闪躲不及,手背上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溢了出来。

“放肆!”

三大战将齐齐上前。

高文辉伸手示意他们不要插手此事。

可随后,他就一个大耳刮子甩在江诗悦脸上,“啪”的一下,直接将江诗悦打的爬到了地上。

高文辉蹲下来,捏着江诗悦的下巴将她的脸扬起来,“你竟然想杀我?看来,我还是对你太仁慈了。来人,把那个小野种拖进来。”

“高文辉,不要,不要啊!”江诗悦痛苦哀嚎,“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求你不要折磨笑笑。”

“我听你的话,我服从你,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江诗悦跪在地上连连哀求。

高文辉阴笑道,“是吗,那我要你现在亲我一下呢?”

江诗悦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在排斥做这件事,这个男人,这几年来一直在折磨她们母女两个,她怎么亲的下去啊。

见江诗悦犹豫不决,几个衣着光鲜的名媛冷嘲热讽道:

“高公子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竟还不知好歹?”

“就是,高公子那么优秀,要是我,我肯定把高公子伺候的服服帖帖的。”

“哼,一个生过孩子的贱人,在这装什么矜持啊?”

“啪!”

高文辉又是一巴掌,这一次是抽在那说话的女人脸上。

“你说她是贱人,就是在说我饥不择食,连贱人都不放过?”高文辉冷着脸问。

“扑通!”

女人连忙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道,“高公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错了......求高公子原谅。”

“想让我原谅也可以,来,乖乖把衣服脱了。”

女人二话不说,飞快地将衣服脱了个干净,完全不顾这里还有那么多人。

这位高家二公子可是出了名的暴戾,她怕死啊!

高文辉“哈哈”大笑起来,一把将女人楼进怀里,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江诗悦,“看到没有,在江州,我就是天,我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我想要的女人,也没有得不到的。”

“江诗悦,我命令你立刻马上到我怀里来!然后像这个女人一样,好好对待我。”

“不愿意?好,很好!”

高文辉一巴掌甩出。

站在一旁的李月娥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脸上就重重挨了一巴掌,打的她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李月娥捂着脸委屈不已,可屁都不敢放一个。

高文辉冷笑着,命人将刚才那把匕首捡起来。

下人刚把匕首交到他手里,他就“刷”的一下在江家老爷子江别鹤腿上划了一道伤口。

然后,他继续走向下一个江家人......

江诗悦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啊——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高文辉笑道,“不,我不杀你,我还没得到你呢。我不但要得到你,还要你乖乖送上来。你不照做,那我就把你们江家人,一个个......玩死在这!”

“高文辉,你不是人!”江诗悦哀嚎。

高文辉冷着脸蹲下,“还敢嘴硬?那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到底能有多硬。”

高文辉说着,强行亲向江诗悦。

“放开我的女人!”

伴随着一声怒喝,一道影子飞冲进来,一脚将高文辉踹飞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