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穿越大夏九皇子

穿越大夏九皇子

九品废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穿越到这大夏王朝,陈铭这个九皇子,便一心想着躺平人生,奈何没有一个强大的母家不说,母族还遇到了危难,在这个奸臣掌权,皇帝父亲性命垂危的时刻,陈铭这个有志青年,怎能袖手旁观。

主角:陈铭,端木清容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铭,端木清容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大夏九皇子》,由网络作家“九品废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穿越到这大夏王朝,陈铭这个九皇子,便一心想着躺平人生,奈何没有一个强大的母家不说,母族还遇到了危难,在这个奸臣掌权,皇帝父亲性命垂危的时刻,陈铭这个有志青年,怎能袖手旁观。

《穿越大夏九皇子》精彩片段

大夏国,雪清宫。

 

一阵阵低沉的哭泣将陈铭唤醒。

 

入眼是满地狼藉,上好的羊毛地毯被抓出深浅不一的痕迹,桌椅凌乱,四周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这是什么地方?”

 

陈铭猛然回神,看着面前陌生的景象,脑子一片混乱。

 

“我不是在陪领导喝酒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下一秒,剧痛传来,陈铭痛苦的趴在地上。

 

一股陌生的记忆涌了上来。

 

“我,我成皇子了?”

 

陈铭苦涩一笑,上一世饮酒过度,昏死过去,醒来后便成为大夏皇朝九皇子。

 

梳理了一番记忆,陈铭忍不住感叹,这九皇子真不是个东西!

 

欺男霸女,横行街里,仗着亲爹是皇上,亲舅舅是神龙卫大将军,坏事都让他做尽了!

 

顺天城百姓暗地里叫他短命九皇子,恨不得他早点去死。

 

这愿望还真灵验,今天夜晚九皇子饮酒过度,对宫女起了歹心,却不小心失足摔在桌上,死了。

 

然后陈铭摇身一变,成为大夏九皇子。

 

“你也真是活该!”

 

陈铭狠狠的骂了一句,突然,听到宫门外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韩婕妤私通禁卫,妇行有亏,实为大夏之耻,念其父兄为国征战,功勋卓著,朕免其死罪,杖责三十并打入冷宫!望尔好自为之!”

 

陈铭猛地一震!

 

韩婕妤,是他母亲!

 

一张温柔的脸蛋出现在陈铭脑海,些许记忆随之浮现。

 

印象中,母亲笑容特别温暖,性情温和,绝对是大家闺秀,怎么会和禁卫私通。

 

陈铭绝不相信母亲会是这种人,正当他疑惑之时,脚步声响起,有人进来了。

 

抬眼一看,正是大夏皇帝身边的太监,周公公。

 

见到眼前荒唐的场面,周公公猛地皱眉,“九殿下,你的生母韩婕妤犯下大错,陛下可生了不小的气,正要过来看看你,赶紧把地方收拾收拾!”

 

陈铭闻言,连忙站起来道谢:“谢谢周公公,我马上收拾!”

 

刚转头,角落里还有宫女嘤嘤啜泣。

 

陈铭一阵头痛,打算让她先离开这里。

 

突然!门外传来更多脚步声。

 

陈铭面色剧变!

 

几秒后便有四五人走了过来,为首之人身宽背阔,穿着明黄色龙袍,背负双手,其实不怒自威。

 

正是陈铭的便宜亲爹,崇武皇帝,当今陛下!

 

门口的侍卫宫女恭敬跪下,周公公也是一脸惊讶,没想到陛下来的这么快。

 

“参见陛下!”

 

众人全部下跪行礼,唯有陈铭呆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崇武帝一眼便看到自己的儿子呆呆站着,还有这乱糟糟的场面,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九殿下,发什么呆,快跪下!”

 

周公公急得满头大汗,一个劲提醒陈铭。

 

“儿臣参见父皇!”

 

回过神来的陈铭赶忙行礼,紧张的后背都在冒汗。

 

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崇武帝,大夏江山的掌权者。

 

生母刚被打入冷宫,自己要是再惹怒了他,今天恐怕没好果子吃!

 

“孽障!”

 

崇武帝一声爆喝,脸色极度阴沉。

 

“看看你做的好事,皇室颜面,都让你丢尽了!”

 

“若不是看在你舅舅还在边疆与南楚厮杀,朕今天就命人斩了你!”

 

陈铭低着头不敢说话,心头发苦。

 

这次怕是真把他这便宜亲爹惹毛了,张口闭口就要斩了自己。

 

重生过来当了个破皇子,一天福都没享受,小命倒是危在旦夕了。

 

陈铭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再怎么说,他上辈子也没少与各种领导打交道,那些人可比崇武帝难伺候多了。

 

几秒后,陈铭身上的气势发生了变化,从战战兢兢变为铅华内敛,隐而不发!

 

他左右看了看,便瞧见手边有一摔碎的瓷片,随手将瓷片捏住。

 

“儿臣知道自己给皇家丢脸,惹父皇生气,恨不能以死谢罪,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况父皇乃天下之主,儿臣更不敢妄自决断。”

 

“请父皇下旨让儿臣谢罪,儿臣,绝不惜命!”

 

陈铭语气无比陈恳,根本不给崇武帝反应的时间,拿起瓷片在脖子上微微用力。

 

点点殷红血迹从脖颈上渗出来。

 

随即,雪清宫陷入极度安静。

 

周公公眼神怪异的望向陈铭,九皇子,莫不是换人了?

 

这番话,怎么听都不像这位爷能说出来的。

 

他的性子,早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请求饶恕。

 

怎么会如此刚烈?

 

崇武帝挑起眉头,同样被陈铭的一番话所惊讶。

 

沉默一会,崇武帝冷着脸说道:

 

“传令下去,南王不尊礼法,贪图享乐,从今日起俸禄减半,取消封地!”

 

闻言,陈铭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

 

这一劫算是逃过去了,只要崇武帝肯松口,就不会再威胁他的小命。

 

罚点钱而已,无伤大雅。

 

今后还要更加小心才是,别看他身为皇子,看起来风光无限。

 

实际上,最是无情帝王家,行差踏错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

 

“听说你两天没去国子监读书,过来看看你,生病了还是有别的事,为何不去读书?”

 

崇武帝皱眉道。

 

陈铭搜索记忆,才知道这两天前身这小子看上了一位姑娘,是顺天城红花坊金牌歌伎,一有时间就泡在红花坊中听曲。

 

若是实话说出去,保不齐崇武帝真叫人一刀砍了他。

 

思前想后,陈铭大脑飞速旋转。

 

“是这样的,三天后红花坊召集天下学子以诗会友,还请了国子监的几位老师同去,儿臣这几日在宫中读书,免得堕了皇家威严。”

 

说完,陈铭便如同乖宝宝一般站在旁边。

 

“嗯,算你知道做点正事。”

 

崇武帝的脸色,难得变得好看了些,大手一挥道:“你们先出去,我有事与他说。”

 

言毕,四周的太监和宫女迅速离开,大殿恢复清冷的模样。

 

“你母亲的事,你知道多少?”

 

崇武帝一开口,陈铭刚刚放下的心,再度悬了起来。

 

他急忙跪下:“父皇,儿臣不知!”

 

崇武帝淡淡看了陈铭一眼,浑浊的眸子里,藏着惊人威压。

 

“她私通禁卫,罔顾人伦,你可怪我把她打入冷宫?”

 

陈铭本想摇头,可脑海中莫名显现出母亲温柔的样子。

 

鬼使神差的变了想法,“母亲出身大家闺秀,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儿臣认为此事或许有误会,要不再派人查查?”

 

“哼!有什么好查的!”

 

崇武帝冷哼一声,“铁证如山,哪容得她狡辩!”

 

陈铭冷汗连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边境战事比较顺利,听说你舅舅又打了两场胜仗。”

 

崇武帝背负双手,周身散发出极致霸气:“区区南楚,也敢觊觎我大夏江山!这次定叫他们后悔与我为敌!”

 

陈铭附和道:“舅舅勇武无双,定能大获全胜!”

 

他口中的舅舅韩子良,年仅三十六,便统领十万兵马,为大夏征战四方。

 

可谓国之柱石!

 

“你舅舅可是对你们娘俩关照的紧啊,出征两年,寄来几次家书,都是询问你们娘俩的情况。”

 

陈铭心头一震,总感觉崇武帝话里有话。

 

他只能顺着话茬说下去:“舅舅尚无子嗣,母亲是她唯一的嫡亲妹妹,自打母亲入宫,聚少离多,关心一些也是应该的……”

 

“嗯!”

 

“你舅舅可曾说过何时回来?”

 

崇武帝目绽精光的盯着陈铭,眉宇之间,闪过一抹杀气。

 

陈铭摇头:“儿臣与舅舅联系较少,有家书一般都会寄给母亲,不曾听说。”

 

崇武帝脸色变换几次,“早点歇息吧。”

 

说完,龙行虎步走了出去。

 

这,这就走了?

 

陈铭看着崇武帝颇有压迫感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半夜跑过来,就为了问我几个问题?

 

陈铭皱起眉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先是母亲被查出与禁卫私通,紧接着就来询问舅舅,怎么看都不正常。

 

突然,陈铭双眸瞪大,一脸不敢置信!

 

“难不成,他要动韩家?”

 

“不好,舅舅怕是有危险!”


将这一切都理清楚后,陈铭不寒而栗。

 

如果母亲还在后宫,舅舅执掌兵马在外征战,想必崇武帝也不会过多担忧。

 

而今,母亲被打入冷宫,舅舅手里的兵马,无疑成为崇武帝心头的一根刺!

 

他怕这根刺会扎到自己,索性就一并解决了!

 

陈铭不禁骇然,为帝者,果然够狠!

 

外公一家为大夏鞠躬尽瘁,忠心耿耿几十年。

 

外公韩墨曾官至二品,即便舅舅也是朝廷正三品武将,神龙卫将军!

 

现在,说杀就杀,毫不留情!

 

“不行,要赶紧通知外公,让舅舅在边疆待着,千万不能回来!”

 

陈铭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外公家对他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臂膀。

 

不论将来陈铭是否夺嫡,亦或者做个闲散王爷,背后都要有人撑腰。

 

血脉亲情永远比其他关系来的可靠。

 

外公韩墨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思来想去,陈铭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外公府上,将这个信息告知。

 

辗转反侧之际,陈铭猛然瞪大双眼!

 

不对!

 

如果明日急冲冲去找外公,怕是中了崇武帝的计!

 

舅舅寄来的家书一般都是回到府上,崇武帝是如何知道内容的?

 

这就说明,神龙卫将军府,乃至外公的国公府,都已经被崇武帝的人渗透进去。

 

陈铭不禁脊背发凉,韩家两代人侍奉大夏皇室,却被如此对待。

 

他深吸口气,越是复杂的局面,越不能乱。

 

关键时刻,陈铭才发现自己身边,竟然无人可用。

 

除了一个皇子身份,他在朝中没有任何力量。

 

“也罢,只要舅舅不回来,崇武帝也拿他没办法。”

 

陈铭目光坚定,前世的他是个乡村公务员,半辈子与人勾心斗角。

 

论及权谋心眼,他甩皇宫这些人几条街。

 

“先积蓄力量,再图其他!”

 

……

 

翌日,陈铭早早起来,宫女伺候洗漱后,他准备出宫看看。

 

经过一夜的整理,他对大夏的情况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里的风俗人情、山河地理,基本与唐朝无异。

 

大夏坐镇中央,占据天下最肥沃的土壤,北边戈壁由胡人统治,年年上供。

 

南方则有南楚虎视眈眈,国力不强,但上下团结,人人可战。

 

其他弹丸小国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半晌,陈铭出了皇宫,第一次看见宫外的场景,内心有些震撼。

 

长街上人来人往,繁华的景象比电视剧里有过之无不及。

 

正当陈铭发呆的时候,身旁响起一道尖细的公鸭嗓音。

 

“九殿下,赶紧走啊,一会该有禁卫巡逻了!过了午时,红花坊客人就多了,万一有人认出您来……”

 

说话的人细皮嫩肉,身材干瘦,是陈铭的贴身太监韩仓。

 

“认出来就认出来,有什么好怕的?”

 

陈铭满不在乎道。

 

韩仓低头苦笑,被人认出来陈铭顶多损失一些名誉,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崇武帝最看重的就是诸位皇子的学业,身为贴身太监,不能劝诫皇子一心向学,崇武帝哪能饶得了他。

 

“你刚才说……红花坊?”

 

这个名字听起来十分耳熟,前身似乎特别喜欢红花坊里的一个姑娘。

 

韩仓在胸口摸索半天,拿出一卷暗黄色,带着很多杂质的纸。

 

“小的昨天在徐公子门前跪了一宿,终于为您求来这首诗,这下您可以去面见端木姑娘了,准保叫那群酸才子大吃一惊。”

 

陈铭想起来了,那端木姑娘喜好文才,对自己这种二世祖没有感觉。

 

前身几次到红花坊,都没能得到她的青睐。

 

“去见她么?倒是也行……”

 

陈铭心头一动,四处花天酒地,才是自己这个纨绔皇子该做的事情。

 

外公那边找合适的机会去通知即可。

 

闻声而动,只会害了所有人。

 

理清思绪的陈铭,双手向后背起来,挺着肚子,“带路!”

 

主仆二人十分招摇的穿过坊市,朝红花坊走去。

 

时近午时,长街上有各种各样摆摊的小贩,不过大多也只是听说过他‘短命九皇子’的名号,能认出陈铭的人几乎没有。

 

在韩仓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一幢占地很大,造型唯美的建筑面前。

 

陈铭皱眉,指着面前不足三尺宽的门。

 

“狗东西!我堂堂九皇子,难道要从后门进去?”

 

韩仓吓得面色惨白,解释道:“九殿下啊,不是小的故意要折辱您,每次过来您都是从这里进去的。”

 

“正门人多,您不想被熟人认出来。”

 

闻言,陈铭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正色道:“那是以前,从今天开始,无论我们去哪里,都必须走正门!”

 

说完,他带着韩仓来到红花坊正门。

 

正门要比后门热闹多了,人来人往,大多是穿着锦衣,谈吐不凡的读书人。

 

陈明眼中带着好奇,作为现代人,他只在电影和电视里见过这些场面。

 

“哟!这不是九公子嘛,快请进!”

 

一张谄媚的笑脸映入眼中,正是红花坊的管事红姐。

 

红姐身姿轻盈,表情媚而不妖,牵着陈铭的胳膊就往里走。

 

“九公子啊,今天也是来找清容的?”

 

陈铭淡淡点头,“她在哪?”

 

上一世,他也没少经历这种场合,应对起来倒是游刃有余。

 

红姐脸上笑容一滞,干笑道:“那个,今天您来晚了,清容被人请到大堂弹曲儿去了,要不……您等一会?”

 

陈铭凝眉深思片刻,随意道:“那就给我在大堂找个位置吧。”

 

闻言,红姐颇感意外,没想到陈铭突然这么好说话。

 

以前这尊魔王可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今天怎么转了性了。

 

无论如何,能少些事端对红花坊来说是好事。

 

红姐娇笑一声:“那就委屈九公子了,回头一定让她多陪您一会!”

 

说完,她领着陈铭与韩仓走了进去。

 

大堂摆了几十张方桌,最前方搭起一几寸高的台子,台子上坐着一位姑娘在弹琴。

 

清幽婉转的琴声飘荡在大堂中,许多宾客一脸沉醉的表情。

 

陈铭找了个位置坐下,静静听着。

 

不得不说,端木清容的琴艺十分高超,每个音符听上去都令人十分舒畅。

 

音乐美,人更美!

 

一曲终了,掌声轰动,宾客们眼中纷纷泛着欣赏、痴迷的神色。

 

“弹得好!此曲只应天上有,今天听了端木姑娘的琴音,真是三生有幸啊!”

 

“不错!端木姑娘的音乐造诣,大夏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再来一曲吧,让大家回味一番!”

 

台子下方,客人们毫不吝啬恭维之词,这种场面,端木清容早就习以为常。

 

她向众人微微欠身,刚准备说话,瞥见了角落里的陈铭。

 

顿时,柳眉紧颦,清冷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烦躁。

 

又是他!

 

端木清容没想到陈铭竟然来的这么快,前日才告诉他,若能作出一首好诗,自己便答应为他跳一支舞。

 

没想到第二天,陈铭就过来了。

 

相较之下,端木清容宁愿坐在大堂为这些人弹奏,也不想和陈铭回到厢房中。

 

前几次如果不是红姐时刻注意她的安危,怕是陈铭都要对自己用强。

 

迟疑几秒,端木清容微笑道:“大家稍安勿躁,小女子也想多为大家奉上几曲,只是……”

 

端木清容故作无奈,表情忧愁道:“只是今天,恐怕不行了。”

 

她较弱可怜的样子,当即让很多人心生怜惜。

 

“是不是有人为难你?端木姑娘你放心的说出来,我赵乾替你做主!”

 

一名锦衣长衫,浑身透着贵气的青年站了起来,义正言辞说道。

 

话音落下,满场皆惊。

 

没想到这人竟然是赵乾,顺天城四大才子之一,不光家世显赫,文采也同样不凡!

 

端木清容也没想到,今天红花坊来了这么尊贵的客人。

 

她本身出名门,遭逢变故才流落在红花坊做了个清倌人,赵乾的出现,让她开心不已。

 

文采斐然,谦逊有礼的君子,谁不喜欢。

 

“原来是赵公子,小女久仰大名。”

 

端木清容隔空施了一礼,落落大方,顾盼神飞。

 

“端木姑娘不必多礼!”

 

赵乾淡然一笑,随后转身面对众人:“赵某身单力薄,却也不能容忍有人当着我的面威胁端木姑娘,到底是谁,只要你站出来,给端木姑娘道个歉即可!”

 

他慷慨激昂的发言,更加让端木清容侧目,眼神温柔的快滴出水了。

 

“韩仓,把他的狗嘴给我撕烂,顺天府尹算个屁啊!”

 

陈铭喝了口茶,冰冷道。


赵乾脸色微变,正色道:“顺天城脚下,你还敢这么狂妄,本公子……”

 

话还没说完,韩仓已经扑过来了。

 

赵乾狼狈的向后退了几步。

 

韩仓看起来瘦小,冲出去的时候还是很有一番威慑力的。

 

赵乾捏着拳头,暗恨自己出门怎么就没带两个下人,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望向红姐。

 

“九公子!万万不可呀!”

 

红姐看到这阵仗,惊慌失措道:“那赵乾是顺天府尹的儿子,您要是打了他,后果不堪设想啊!”

 

陈铭翻了白眼,他只是个府尹的儿子,老子还是皇子呢!

 

见陈铭没有任何叫停的意思,红姐这下真的急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您不在乎顺天府,我们可不敢得罪人家,行行好吧,给我们留条活路!”

 

陈铭充耳不闻,另一边,韩仓已经动起手来了。

 

赵乾的体格并不比韩仓强多少,只能不断躲避,一时间场面无比杂乱。

 

众多士子大眼瞪小眼,脸上写满了震惊。

 

这里可是顺天城脚下,而赵乾的老子便是顺天府尹,明目张胆让随从打府尹公子,陈铭是头一个。

 

要知道,顺天府尹已经是从三品的大官,难不成陈铭的来头比这都大?

 

“给我使劲揍!”

 

陈铭一边喝茶一边给韩仓加油。

 

追打了半天,终于,端木清容看不下去了!

 

再怎么说,赵乾也是为了自己出头,不能看他挨打。

 

“够了!”

 

端木清容一声冷喝,冰冷的看向陈铭。

 

“不要为难他,你想让我做什么,直说就是。”

 

陈铭一阵无语,这女人真够自恋的。

 

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戏谑道:“大夏女子如此之多,名家闺秀数不胜数,为了你得罪顺天府尹公子,你可太看得起自己了!”

 

闻言,端木清容脸色剧变,这番话,分明暗指她只是个青楼女子,身份卑贱。

 

“端木姑娘不要因为这种人伤心,我已经安排人过来,今天这事绝对不算完!”

 

赵乾衣衫凌乱,表情却不再仓皇。

 

他的帮手很快过来,哪怕今后背上个以势压人的罪名,他也认了。

 

在自己家的地盘上,让人欺负成这样,传出去他堂堂府尹公子还怎么见人。

 

端木清容深吸口气,哀怨道:“不错,清容薄柳之姿,确实入不得九公子法眼,既然这样,何必假借诗词之名逼我跳舞给你看呢?”

 

陈铭面不改色道:“作诗对我来说,犹如吃饭喝水般简单,用这些无用之物让你跳舞,总比银子来的值当。”

 

他好歹也是经历过义务教育的高材生,背点诗词出来,再简单不过。

 

“呵呵!大言不惭!”

 

赵乾冷冷一笑,顺天城有些名气的士子他都见过,根本没有陈铭这号人。

 

“你敢不敢与我斗诗?只要你赢了我,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

 

赵乾挑衅般看向陈铭。

 

“斗诗太幼稚了,没兴趣。”

 

陈铭懒得与这帮秀才舞文弄墨,摇头拒绝道。

 

赵乾不依不饶:“我看你是牛皮吹大了,不敢吧?”

 

他越是拒绝,赵乾越是来劲。

 

红花坊这么多双眼睛,赵乾有绝对自信,让陈铭输的颜面无存。

 

“把那首诗丢给他,让他开开眼。”

 

陈铭一甩手,韩仓立即点头,郑重的从怀里拿出一卷诗放在桌上,小心铺开。

 

“这是我家公子昨夜随手而作,诸位请看。”

 

一士子好奇的走上前去,朗声道: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好诗,好诗!”

 

读完后,那名士子双目绽放精光,一连感叹两句好诗。

 

一首诗让所有士子面露思索,沉默不语。

 

更有甚者,脸上浮现出惭愧的表情。

 

就连台上的端木清容都是一脸惊讶,品味一番后,心里复杂无比。

 

这首诗暗中所指的,似有爱慕,似有惆怅。

 

犹如一根手指,狠狠在她心弦上拨弄两下!

 

端木清容下意识望向陈铭的方向,此刻,陈铭云淡风轻的坐着。

 

一瞬间,好像散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

 

“不可能!”

 

赵乾风度尽失,双目血红的盯着陈铭。

 

“我不相信这首诗是你作的,若有这等文采,早该名扬天下,敢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

 

陈铭愕然,这就破防了?

 

古代人的心理真脆弱。

 

“多说无益,该你作诗了,只要你能拿出比我强的诗来,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陈铭贱兮兮道。

 

闻言,赵乾憋红了脸,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突然红花坊门外传来铁甲摩擦的声音。

 

十几个身着顺天府府兵甲胄的人走了进来,为首一人面色倨傲,环视一圈,找到赵乾的位置,。

 

“公子!”

 

赵乾看到自己人,神态轻松了很多。

 

“李统领来了。”

 

李锋拱手:“属下奉命前来,请公子吩咐!”

 

与此同时,身后的十几名府兵齐齐拱手。

 

许多士子看到这场面,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射到陈铭二人身上。

 

这阵仗,明显是打算动手抓人。

 

不曾想陈铭风轻云淡,就连他身边的随从都没露出一丝惧意。

 

赵乾慢悠悠来到桌前,抄起诗卷看了一眼。

 

“我再说一遍,此诗,绝非出自你手!”

 

赵乾漠然道:“你打算在这里说,还是到顺天府大牢之中再说?”

 

陈铭淡然一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首诗不是我写的?”

 

“我的话就是证据!”

 

赵乾眼神陡然一变,锋利而霸道的盯着陈铭:“除非,你当着我的面再作一首可以与之比拟的诗!”

 

听他这么说,众士子不禁苦笑。

 

佳作天成,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哪有人随随便便就能作出如此精美的诗句来。

 

“赵公子,要不……算了吧。”

 

突然,端木清容樱唇微张,“此地人多嘴杂,不适合作诗。”

 

赵乾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端木姑娘,难道你也相信这首诗是他写的?”

 

端木清容欲言又止,是或不是,早已没那么重要。

 

她的心,乱了。

 

只是迟疑了几秒,却彻底点燃赵乾怒火。

 

“我赵乾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哪怕背上恶名,我今天都要让你现出原形!”

 

“若是你写不出更好的诗,下半生,便去大牢里过吧!”

 

陈铭嗤笑道:“好大的口气,不愧是顺天府尹的公子!”

 

说完,他看向韩仓:“去我外公家,告诉他,有人要让我蹲大牢,看他管不管!”

 

韩仓重重点头,依言离去。

 

赵乾的人拦都没拦,背景再硬,硬的过顺天府尹?

 

看韩仓走远,陈铭心上的一块石头落地。

 

多亏了赵乾这愣头青,帮自己踏出了这一步。

 

“想听我作诗是么,准备好,我怕吓到你们!”

 

陈铭咧嘴一笑,身上散发出威严之势!

 

两世为人,论身份,陈铭为大夏九皇子。

 

论才学,他肚子里的知识甩赵乾九条街。

 

所以,这口恶气,他必须得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