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白面书生状元郎

白面书生状元郎

吃货大联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这个异世界,本想着将纨绔少爷的身份进行到底,奈何好不容易强抢回来的民女,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公主。这下子龙小凡有几个脑袋都保不住,这小命都快要没有了,还惦记什么纨绔少爷的身份,保命要紧啊!

主角:龙小凡,赵小金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龙小凡,赵小金 的女频言情小说《白面书生状元郎》,由网络作家“吃货大联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这个异世界,本想着将纨绔少爷的身份进行到底,奈何好不容易强抢回来的民女,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公主。这下子龙小凡有几个脑袋都保不住,这小命都快要没有了,还惦记什么纨绔少爷的身份,保命要紧啊!

《白面书生状元郎》精彩片段

龙小凡:强抢民女的时候,一不小心误把当朝公主抢回了家。这可是杀头的死罪,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大昌国京城,永寿城。

月桥下,一名一袭翠绿长衫,身材纤细修长的美貌女子,持伞站在蒙蒙细雨中。她皮肤极白,一双漆黑中略带忧郁的大眼睛,痴痴地看着桥边一株桃花花瓣在春雨中纷纷飘落。

只是,她的脸色略显苍白了一些。她怔怔的看着桃花飞落,眉头微皱。不时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偶尔,伴随着几声轻咳。

她有黛玉葬花的哀伤,也有西子捧心的美艳。

如此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万万想不到在她的身后正有着一双双窥伺她的眼睛,那帮人注意她很久了…

她是大昌国隋国公主赵小金,昌帝赵无缺的爱女。因嫌宫中烦闷,便带着自己的侍女双儿悄悄的溜出宫来游玩。

春天的永寿城汴河两岸垂柳青青,繁花似锦。虽是蒙蒙细雨,依旧阻挡不住无数游人纷沓而来,一起欣赏这永寿城汴河的美景。

旁边,站着一名侍女。侍女神情紧张,不住地左顾右盼,低声说道:“公主,时辰不早了,咱们快点回宫吧。被陛下知道了,会打死奴婢的。”

一阵焦糖的香气扑鼻而来,原来是月桥旁边不远处,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汉,正在自家门前的摊位上熬煮着冰糖。

赵小金向那边看了一眼:“双儿,你去给我买一串冰糖葫芦。”

双儿虽然并不情愿,还是无奈的去了。临走,还不忘叮嘱:“公主您可不要到处乱跑,奴婢会被打死的。”

侍女极为害怕,陪同公主私自出宫可是重罪。她只想尽快回宫,免得被人发现那就惨了。

赵小金倒是并不在意,她俏丽的站在蒙蒙细雨中,周身似有一层薄雾笼罩着她。路人纷纷侧目,都为其清雅绝伦的美貌所吸引。路过的少女无不自惭形秽,路过的少年郎无不自卑的垂下头。世上,怎会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除了,在月桥不远处的一条小巷拐角。一名衣衫华贵的纨绔子弟,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月桥下的隋国公主。

一旁的家丁来福笑眯眯的道:“小王爷,您瞧多漂亮的美人儿。要不,就她了?”

此人是广平王家里的小王爷龙小凡,这次出来是要强抢民女的。身边的狗腿子这么一说,他点点头:“老子寻了一路,就属个最漂亮。旺财,麻袋呢?”

另一个家丁将早就准备好的麻袋递过来:“小王爷,小人早就准备好了。”

龙小凡一挥手,带着手下七八个狗腿子从巷子里拐了出来。旁边一个挑担的汉子路过,被身边的狗腿子一把推倒在地。

那汉子看着对方人多势众,也不敢多说什么。慌忙爬起身,挑着担子慌忙逃离。

在走到赵小金身边的时候,龙小凡他们明显的放慢了脚步。现在,他们就像是一群要狩猎的狮群。而猎物,就是眼前的隋国公主。

当然,龙小凡是不知道对方身份的。不然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强抢公主,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纤细修长的背影,像极了初恋。龙小凡眼睛冒光,他手里提着麻袋,轻手轻脚的绕到赵小金背后。而赵小金,却如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依旧在那里怔怔的看着桃花。

突然,等她感觉不对劲,刚要回头的时候,就被人用手帕塞住了嘴巴。紧接着眼前一黑,头上就被人套了麻袋。

手里的油纸伞落在地上,随着风雨摇曳。龙小凡将麻袋中的赵小金一把扛起,得意洋洋的迈步就走。

身边的狗腿子们更是大喜的拍着手:“抓住了,抓住了!哈哈哈,小王爷抓住了!”

对于狗腿子们来说,这更像是一场游戏,一场好玩**的游戏。

赵小金拼命挣扎,却哪里挣扎的脱。龙小凡扛着她招摇过市,似乎生怕旁人不知道一般,身边的狗腿子一边耀武扬威的走着,一边得意洋洋的叫着。

“这是我们家广平王府小王爷,让开!识相的都给老子让开!”

“滚开,别耽误我们家小王爷的好事,滚!”

狗腿子一路吆五喝六,旁人虽然心中不忿,可一听说是广平王府,竟无一人敢上前打抱不平。

围观百姓无不暗暗叹息,可惜了一个如此清丽绝俗的美人儿。落入小王爷这个**手里,想想就让人心痛。那可是广平王府,平头百姓谁敢招惹。

刚买完冰糖葫芦回来的侍女双儿,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不由得魂飞魄散。她扔掉了手里的冰糖葫芦,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撕扯着:“放了我们家公、你放了我们家小姐,放了我们家小姐!”

幸亏她反应及时,硬生生把公主两个字咽了回去。要知道,若是被世人知道堂堂隋国公主在大街上被人套了麻袋,皇家脸面何存。

“小王爷,又来了一个,这个也挺漂亮的。”来福看着双儿,眼里冒光。

龙小凡二话不说:“那还费什么话,一并带回府上去。”

就这样,堂堂的广平王之子龙小凡,在永寿城大摇大摆的强抢民女。还似乎生怕世人不知道,一路炫耀的回了府。

一个小王爷,天子脚下的京城当街强抢民女,莫不是嫌自己活的久了?这件事,还要从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说起。

大昌国的半个天下,都是广平王龙大江打下来的。所以,昌帝就很想弄死他。

功高震主,历来都是做臣子的大忌。不过,昌帝在犹豫。边关三分之一的守将都是龙大江旧部,搞不好他们会哗变的。必须,想一个特别的办法。

当皇宫里的小太监把这个消息悄悄告诉龙大江的时候,龙大江自然是大为惊恐,第二天就跟昌帝称病辞官。

这正和昌帝的心意,于是赐给了龙大江京城最豪华的一处府邸,此外还有万顷良田以及财帛无数。

昌帝在京城给了龙家无数的恩赐,丹书铁券、良田美宅,却不容许龙大江离京。

不让离京,说明皇帝依旧不放心自己。这让龙大江很是不安,这日他回府,看到儿子正煞有其事的在看书。儿子看的,还是大昌国最晦涩的古籍《九经》。

龙大江一把把儿子的书抢过来,扔进了旁边的炭火炉,并把儿子龙小凡叫到跟前谆谆教导:“凡儿,记住了,自今日起你要做一个败家子。不可再去读书习字,更不可去结交那些京城达官勋贵子弟,听到没有。”

不让读书?前几日自己就因为不想读书还被老爹罚在祠堂跪了六个时辰。今日老爹这是咋了,秀逗了吗。

“爹,你没发烧吧。”

龙大江表情凝重:“凡儿,自即日起你要做一个只会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除了好事什么事都可以干,明白没有。”

 


不让读书,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这

这简直就是人生巅峰啊!

“明白,老爹是怕皇帝猜忌,故意自黑吧。这个你儿子我拿手,回头我就去大街上抢她几个民女回来调戏调戏。”

龙大江一惊,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孺子可教也,不过儿子一向蠢笨如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开窍了?

殊不知,龙小凡穿越到这个称之为大昌国的时代,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前世自己读了十几年的书,这一世终于不用再埋头用功了。龙小凡,彻底放飞了自我。

半个月来,龙小凡搞明白了几件事。适逢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昌帝赵无缺在自己老爹龙大江的辅佐下,定鼎中原,一统天下。

大昌元年,龙大江升任天下兵马副元帅,领兵部尚书兼江南、河东、河西三镇节度使,随天下兵马大元帅太子赵秀南下征讨吴国。当时南征的部队分为两路,东路军由太子赵秀带领,西路军有龙大江统帅。

在征讨吴国都城梅城的时候,太子突然战死,东路军溃败。眼看讨吴失败,西路军的龙大江却一路高歌猛进,竟然一举灭掉了吴国。

关于太子的战死,一直都是扑朔迷离的谜团。朝廷也调查过几次,可每次的结果都不一样。无数人因此牵连入狱,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太子轻敌冒进,力战而死。

要知道,东路军可是大昌国的精锐,太子赵秀也是难得的将才。可他败了,一败涂地。

反而第二梯队的龙大江,竟然灭掉了吴国,加封为广平王。这是大昌国历史上,第一个异性王。

老爹就已经是天下兵马副元帅,官职已经升的不能再升了。太子的战死,给了昌帝不小的打击,也使得昌帝多疑猜忌起来。

天下初定,回京后龙大江又被封为大昌国相,龙大江在京城深居简出。可昌帝终究还是猜忌龙大江的势力,很想弄死他。

幸亏宫里的小太监冒死带出这个消息,龙大江知道后自然是吓得不轻。赶紧上书称病辞官,

昌帝佯装推辞,大昌国离不开你,你不能辞官。架不住龙大江在朝堂上连咳带喘,似乎下一秒就两腿一蹬上西天的架势。群臣意领神会,纷纷进言。昌帝这才勉为其难,恩准龙大江解除兵权辞去官职。

但有一点,你不能回乡。必须留在京城养病,毕竟京城有太医,医疗条件好一些。说是皇恩浩荡,实则为监视。

龙小凡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功高震主嘛,想活命也不是没有办法。以自己的了解,始皇帝麾下的大将王翦,大唐郭子仪,宋初石守信等等。不都是自黑的高手,拼命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结果他们都寿终正寝了么。

王翦出征前拼命的敛财,让秦始皇以为他贪财。郭子仪在府上大肆奢靡享受,府门长年大开,为的就是让皇帝知道自己坦坦荡荡。石守信更为贪财,“累令节镇,专为聚敛,积财矩万”。

急流勇退方能明哲保身,不就是自黑么。我龙小凡最是拿手不过,这不、说干就干,我出门就把一个民女给抢回家了。

既然是自污,那就要弄得动静大一点,越大越好。最好闹得满城风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最好。

所以,一路上龙小凡都让身边的狗腿子大肆张扬,生怕旁人不知道广平王府的小王爷强抢了一个民女。

广平王府,位于永寿城内最繁华的南大街。王府占地甚广,作为永寿城最奢华的府邸之一,是昌帝特意赐给龙大江的。

龙小凡和狗腿子们一路扛着公主和侍女,嘻嘻哈哈的回了王府。一进门,龙小凡就高兴的大叫:“爹!老爹!”

这被昌帝猜忌的龙大江这几日正一脸愁容,听儿子风风火火的回府。当下,他从府厅漫步而出,只见儿子手里扛着个麻袋,似乎明白了什么:“这、这是...”

龙小凡洋洋得意的将麻袋放下,一边拍着麻袋:“爹,这是我给你找的儿媳妇,就她了啊,贼漂亮!哈哈哈。”

狗腿子们也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是,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倾国倾城。”

“很是很是,王爷,我们在街上转了大半天,小王爷一眼就瞅中了这个姑娘。于是,我们就把她抢回来了。”

这小子,还真是说干就干。龙大江先是一惊,再看看来福手里还扛着一个,不由得好奇问道:“这、这怎么两个?”

来福将手里的双儿放下,一把扯掉了双儿头上的麻袋:“哦,王爷,这是这位小姐身边的丫鬟。啧啧啧,您看看这丫鬟都这么漂亮,小姐加倍的好看。”

狗腿子们争先恐后的想邀功,旺财说了声:“是我把麻袋递给小王爷的。”

然而,龙大江的脸色却不那么好看了。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个丫鬟似有些眼熟。只是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龙小凡将套在公主赵小金头上的麻袋取下。然后,摘下塞在她嘴里的手帕:“怎么样老爹,你儿子我的眼光不差吧。”

突然,龙大江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结结巴巴的道:“公、公、公主...”

笑容在龙小凡脸上凝固,公主?

完了,狗腿子们心头咯噔一下。祸事了,闯出弥天大祸了!不会这么巧,他们抢回来的是个公主吧。

果然,龙大江‘噗通’一声跪下,瑟瑟发抖:“老臣罪该万死,还乞公主恕罪!老臣万死!”

赵小金先是看了龙小凡一眼,然后又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龙大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呜呜呜,我要告诉我父皇...”

祸起萧墙,龙家的天塌了。谁能想会这么倒霉,强抢民女会把公主抢回家。狗腿子们吓得面无人色,龙小凡心中也暗叹一声:完了,龙家这次是要满门抄斩了。

赵小金是哭着和侍女从广平王府跑出去的,龙大江眼前一黑,登时晕了过去。

 


大概,没有比广平王府更倒霉的了。龙大江的自黑,原本还是想保住龙家荣华富贵的。结果儿子出门强抢民女,却抢回来个公主。

一个尚未出阁的公主,被龙小凡一路招摇过市装在麻袋里扛回了王府。皇家的颜面何存,公主的名声算是被彻底的毁了。

昌帝知道了,不弄死他龙家是不行了。正好,这是个抄家灭族的由头。

持功自傲、纵子行凶,当街羞辱公主,其罪当诛。

龙小凡闯下的大祸令皇家的颜面扫地,尤其是隋国公主,这辈子的清白算是完了。

天下初定,外敌环伺。北方草原的北凉军、西域戈壁的西川军。南方丛林的獠人,甚至还有东海鬼岛的鬼寇。他们,都对处于中原腹地的大昌国虎视眈眈。

此时的皇城再传出这样的皇家丑闻,大昌国无异于会成为周边列国的笑柄。这是向来以中原正统,忠孝仁德礼仪廉耻自居的大昌王国所无法接受的。

沙场搏命,一生征战无数的龙大江不畏惧任何强大的敌人。但是面对朝堂争斗权利角逐的时候,龙大江怕了。

强抢民女抢回来的是昌帝的爱女隋国公主,龙大江登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狗腿子们手忙脚乱把广平王龙大江扶起来,安置在了府厅的太师椅上。一家人愁眉苦脸,坐等王府末日的到来。

而此时的龙小凡居然,跑了

还真是虎父犬子,老子英雄儿未必是好汉。龙小凡这小子闯出了弥天大祸,竟然吓得夺门而逃。

殊不知,这天地悠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又能逃到那里去呢。

此时的永寿城当朝太师庞天遥的太师府中,一名青衣小帽的家丁飞一般的奔回了府中。

“老爷、老爷,大事了,出大事了。”

此时的庞太师正在家中闲坐看书,桌子上摆放着四色甜点还有一些干果茶水。看着家丁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庞天遥大怒:“放肆,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家丁吃了一吓,慌忙唱喏喜道:“老爷,出事了,小人今日在汴河边上遇到一件大事。这次,广平王算是栽了。”

一听这话,庞太师惊喜的拍案而起:“哦,发生何事,快快讲来。”

大昌国翰林大学士庞天遥,广平王龙大江的政敌。朝堂之上,庞天遥处处与龙大江针锋相对。昌帝表面斥责庞天遥,实则屡屡晋升,上个月更是被晋封太师之位。

但凡能爬到朝堂这个位置的官员,都是一群官场老狐狸。庞天遥深知昌帝猜忌广平王的心思,故意处处与龙大江作对。表面上昌帝很生气,实则内心很高兴。

身为一个皇帝,臣子间互相掣肘互相倾轧,他这个皇帝才好做。龙大江功高盖主,如今跳出来个反对他的臣子,昌帝怎能不高兴。

是以,仅仅半年时间这庞天遥就一路高升,现如今更是坐上了太师这把交椅,朝中臣子不乏墙头草,很多人都站在了庞天遥这一边,朝堂之上,庞天遥已经隐隐然能和龙大江分庭抗礼了。

如今,听到家丁说龙大江要倒霉,庞天遥一下子便来了兴致。

这种邀功的机会,家丁怎能错过:“老爷,小人今日在汴河边上看到了隋国公主。”

庞天遥一惊:“公主,她怎会在汴河边。此事,又与广平王何干。”

“回老爷的话,这公主自然是偷跑出来的。公主在月桥下赏花,结果碰到了广平王家的世子,要说这位世子也是胆大包天。他带着手下一帮家丁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大街上强抢民女。结果一不小心,把公主给抢到了府上去了。”

庞天遥的眼睛都亮了,他声音都激动了起来:“此话当着,你可亲眼所见,确是公主无疑?”

那家丁喜笑颜开:“去年夫人带小人去皇云寺上香,遇到过宸妃娘娘和公主殿下。小人看的真真切切,确实是隋国公主无疑,除了公主,咱们大昌国再也找不出这样漂亮的女子了。”

庞天遥双手一拍,满脸的惊喜:“当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广平王啊广平王,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龙大江儿子闯出这么大的祸端,这次他们是死定了。龙大江一倒,这朝堂上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了。想到这里,庞天遥激动的在府厅来回走动。

家丁狗一般的跟在后面,弯着腰眯着眼:“老爷,这小世子绑了公主回府。小人还不放心,就悄悄地跟了上去。不多时,这公主殿下就和她的侍女哭着跑了出来。然后,小人就听到他们府上的人在叫喊,说什么王爷晕过去了。”

庞天遥乐不可支:“哈哈哈哈,三喜啊三喜,这次老夫要给你记头功。来人,看赏!”

那个叫三喜的家仆腰弯的更低了:“多谢老爷恩赏,小人听到这广平王府乱成一团,便急忙回来把这个好消息告知老爷。谁知,小人走的时候,又发现这广平王府家的小世子慌慌张张的备了匹马从府上出逃了。”

庞天遥一怔:“跑了?”

三喜点点头:“跑了。”

庞天遥的眼睛一亮:“太好了!公主王府受辱、广平王世子畏罪潜逃,随便哪一条罪名都会让龙大江死无葬身之地。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对于庞天遥来说,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惊喜过后,他很快平静下来。只见他急匆匆的在府上来回踱步,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

三喜不敢再跟着后面疾走,只是站在一旁弯腰弓背的看着庞天遥,突然,庞天遥停下了脚步:“不成,我得亲自到广平王府去看看。”

像是庞天遥这种老油条,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毕竟官场风云变幻,他不到广平王府亲眼看看,总是不放心。他在府上等了半日,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

庞太师的轿子摇摇晃晃的在广平王府门口停下,不等轿子停稳,庞天遥便迫不及待的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往日威严气派的广平王府,此时大门虚掩。就连门口的家丁都不知去向,看样子,这府上确实出了大事了。

庞天遥心中一喜,正了正衣冠,快步走了进去

“王爷,王爷您醒醒啊,您可不能有事啊。”

“王爷,快,快去请郎中来啊!”

此时的广平王府已经乱作一团,府上的家丁们神色慌张。龙大江被扶在椅子上,半响终于悠悠醒转。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