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无双医道

无双医道

木林森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张富贵是个十里八村都知道的傻子,父母早亡,和一个寡姐生活,虽然傻但也是家里一份劳力。没想到一次被同村恶霸欺凌,竟因祸得福,获得了伏农氏传承,从此医武双绝。一手炼丹治病,一手惩恶扬善保护亲友……傻子不傻了,还成了医武双绝的奇才。

主角:张富贵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富贵 的武侠仙侠小说《无双医道》,由网络作家“木林森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富贵是个十里八村都知道的傻子,父母早亡,和一个寡姐生活,虽然傻但也是家里一份劳力。没想到一次被同村恶霸欺凌,竟因祸得福,获得了伏农氏传承,从此医武双绝。一手炼丹治病,一手惩恶扬善保护亲友……傻子不傻了,还成了医武双绝的奇才。

《无双医道》精彩片段

盛夏,晌午时分,清泉村边的桃林中,一男一、女正在浇溉桃树。

“富贵,累坏了吧,过来歇会。”

美妇徐巧慧抹去额头的香汗,对着张富贵徐徐招手。

“不累,干完活,嫂子给吃冰棒。”

傻子张富贵嘿嘿一笑,拎着水桶继续浇树。

曾经的张富贵可不傻,不止不傻,而且还是村里唯一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高材生。

只是,上大学期间得罪了人,被人打坏了脑袋,现在只有四五岁小孩的智商。

“那咋行,要把你热坏了,嫂子可担不起责任。”

说着,徐巧慧上前一把拉住了张富贵。

她也是苦命人,刚嫁到清泉村就死了丈夫,留下了一堆赌债和荒芜的十几亩桃园。

徐巧慧也只能打理桃园为生,但照顾这桃园可是苦力活,一个人根本忙不住。

徐巧慧她长的俊俏,身材腴丰,守活寡三年,被村里不少男人惦记,搭理桃源旁人她根本不敢请,只能趁着中午没人,请张富贵来帮忙。

她不担心张富贵乱来,因为,他是傻子。

可就在肢体接触的一刹那,徐巧慧猛的一愣,如同触电了一般。

张富贵强壮有力的胳膊,高大的身材,加上样貌还算俊朗,让她有了一丝不可描述的想法。

“富贵儿,看你热的,嫂子给你擦擦汗吧。”

徐巧慧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说道。

“富贵不热,富贵要干活。”

面对美妇的千姿百媚,张富贵全不在意,嘿嘿一笑:“干完活,吃冰棒。”

“冰棒有啥好吃的,要不……嫂子给你吃仙桃吧?”

徐巧慧面露绯红,小心脏也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大中午的,真要是在桃源里发生了点什么,只要张富贵不说,就没人知道的。

“仙桃?”

张富贵扭过头,拍手傻笑道:“仙桃,富贵要吃仙桃!”

徐巧慧脸上泛着妩媚的笑容,“不过你先答应我,回去不能给你妈说,谁都不能说。”

“不然,就不给你吃了。”

“不说,不说,富贵谁都不说。”

张富贵摇着脑袋保证。

“嗯。”

徐巧慧抿嘴微笑,纤纤玉指就要解去衣服的扣子,可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道粗狂的声音。

“巧慧妹子,找你不容易啊!”

徐巧慧被这声音吓的一个激灵,赶紧停了手上的动作,转身就看到大步而来的王强。

王强,村里有名的无赖,也是徐巧慧的“追求者”之一。

“强哥,你咋来了?”

徐巧慧心快提到了嗓子眼,勉强笑道。

“来找你啊!你家欠我的钱,也该算算了吧!”

王强原本还是一张笑呵呵的脸,在看到傻子张富贵后顿时变了模样,心中也生出一阵无名的怒火。

他垂涎徐巧慧身子已久,忍了三年,没想到被这傻子竟然和徐巧慧走得这么近。

“强哥,能不能再缓一段时间?我现在没钱。”

徐巧慧指着树上的桃子说道:“桃子快熟了,等卖了果子,我就能把钱给你还上了。”

“呸!靠卖果子还钱,那老子得等到猴年马月?”

王强看了看徐巧慧的俏脸,又转眼盯着张富贵,冷声道:“我看你不是没钱还,而是把钱都花在了这傻子身上了吧!”

“我没有!”

徐巧慧矢口否认,在刚刚那个瞬间的出格想法之前,她和张富贵毫无任何出格的举动。

“当我王强也是傻子呢?”

王强气呼呼说道:“孤男寡女大中午的在果园能干出什么好事?你个贱、货,你能便宜了这傻小子,还不如老子来强要了你!”

说着,王强顶着奸笑往徐巧慧扑去。

“混蛋,滚开!”

看着王强扑来,徐巧慧双手护在胸前就往后退,可刚退两步就摔在了地上,疼的她“啊”的叫出了声。

来果园前王强就喝了点酒,在听到这声呼叫后,他愈发兴奋起来,扑在徐巧慧身上就要撕扯她的衣服。

可还没等他得逞,张富贵猛的把他推倒在地。

“快放开嫂子,她还没给我吃仙桃。”

听了这话,徐巧慧又喜又怕。

喜的是,这个时候张富贵竟然站了出来。

怕的是,这会更加激怒王强。

“艹!张傻子,你特妈的敢推老子?活的不耐烦了吧!”

王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冷哼道:“这贱、货要是有仙桃会给你吃?”

然而,片刻后,他把目光聚集在了徐巧慧那抹鼓起的山峰上。

仙桃,鲜嫩的桃子……

原来,小丑竟然是自己!

“你个贱人,当真和这傻子有一腿啊!”

王强狠狠瞪了徐巧慧一眼,双拳捏的咯嘣作响,挽着袖子就朝张富贵走去。

“要吃仙桃?来,老子给你吃拳头!”

张富贵丝毫没有意会到危险来临,一味嘿嘿傻笑,“好吃,好吃。”

“富贵,快跑!”

傻子看不出王强的意图,徐巧慧哪能不明白王强的意图,随即大声喊了出来。

然而,她刚喊出声,王强已经按住了张富贵的脖子。

“你特妈的小比崽子,想吃仙桃,吃屎吧你!”

随着一声大喝,王强猛然用力,一拳打在了张富贵的太阳穴上,又一脚踢在他的腹部上,后者虾米般弓着身子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便是雨点般的拳打脚踢,张富贵蜷着身子抱着头,丝毫不知道抗。

痴傻几年,没少被人欺负,而王强便是下手最重的,他也早已经被“教育”:越逃跑反抗越被打的狠。

“强哥,你放过富贵吧,再打,他就死了。”

趁着王强喘气的间隙,徐巧慧猛的趴在张富贵身上,梨花带雨般求饶。

“小浪蹄子!还说和他没关系,老子今天必须好好教训他!”

王强猛的推开徐巧慧,一边暴打一边喝道:“他就是个傻子,皮糙肉糙的,哪会那么容易死。”

“反倒是你越求情,老子就越要打的厉害!”

说话间,王强拿起旁边一根胳膊般粗细的桃树棍,猛的砸在了张富贵头上。

随着树棍落下,张富贵一声惨叫之后,呼吸变得微弱起来,血水顺着额头一滴一滴溅在地上。

让人不知道的是,血水滴在地上的同时,也浸湿了他脖颈上的祖传玉佩。

玉佩在沾染血水后,迅速的龟裂、变色!

片刻间,原本泛黄的圆形玉佩已布满裂痕,通体也变成了黄金色!

“嗖!”

一道肉眼不可见的金光,猛的冲进张富贵眉心。

随后,他身体一颤,脑中响起了一道苍老有力的声音。

“吾乃医仙伏农氏,飞升之际,留一缕神识于玉佩中,希有缘人能继吾之传承,发扬吾之医道。”

“今汝解开封印,既为有缘人,接吾之传承,当悬壶济世,渡己渡人……”

随着声音的远去,各种医道、功法、秘籍全都印在了张富贵脑海中……


“王强,你个混蛋,快点滚开!救命啊!”

就在张富贵昏死的时候,王强又把徐巧慧按在了地上。

“叫吧,这回,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用了。”

王强舔着嘴唇,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徐巧慧双眼含泪,深知此时正值中午,不会有人来,但还是抱有一丝幻想,手脚也不停的反抗。

“刺啦!”

随着衣服被撕破,露出的雪白,让王强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巧慧儿,只要你从了我,你死去男人的债就不用还了,以后还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王强舔了舔口水,奸笑道:“要是你不识相,别怪我霸王硬上弓了!哈哈……”

“呸!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了你!”

徐巧慧啐了一口,又奋力反抗起来。

可她一个弱女子,哪有王强的力气大,还没反抗就被按的死死的。

“浪蹄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王强也不动怒,奸笑着准备天人大战。

然而。

他话刚说完,就被大力一脚踹飞了出去,扑倒在地上。

踹他的不是别人,竟然正是刚刚被暴打的傻子——张富贵。

“你特妈的,还没死呢,还敢坏老子好事!”

看着张富贵,王强似乎感觉哪里不对,但双眼冒火的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叫骂道:“夯货,看老子不弄死你!”

说话间,王强一记重拳挥舞了出去,相对于之前暴揍张富贵的力气更大。

“砰!”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张富贵不闪不躲,但仅仅两只手指就架住了他的重拳,随后看似无力的一脚,直接把他再次踢飞了出去。

“啊!”

一道力量融入体内,醒来之时,张富贵就明白了眼前的一切。

王强不仅刚刚对自己痛下杀手,还在自己昏死之际想强要了徐巧慧,要不是得了伏农氏传承,他恐怕已经在地府报道了。

张富贵也不迟疑,王强刚爬起来,他便上前又是一巴掌。

“啪!”

响亮的巴掌响起,王强顿时吐了一口血,血中还有几颗黑黄的门牙。

“哎呦!疼死老子咯……张富贵!你特妈的敢打我!”

王强嘴巴漏风,捂着嘴巴怒声喝道。

“怎么不敢!我打的就是你这夯货!”

张富贵上前又是一巴掌。

刚刚差点被这人打死,他怎会轻易放了王强。

“你……”

王强正要说话间,他一拳挥出,又重重打在了王强脸上。

王强跄踉的身子还没站稳,又被打倒在地,另一边的大牙也掉了几颗。

“力道这么大?”

看着地上掉落的黄牙,张富贵也心中一惊。

难道方才得到的能量,提升了自己的力量?

还没等张富贵多想,此时怕事的徐巧慧便赶忙上前拉住了他。

“富贵,算了吧,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看着满地的血迹,徐巧慧吓的不轻,哆嗦着紧抱着张富贵。

“巧慧嫂子你放心,我心里有谱,不会出事的。”

张富贵还要上前,可却被徐巧慧拉住了胳膊,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张富贵,你敢打老子,你特妈完了!你给我等着!”

王强虽被吓得不行,但脑子还算清晰,瞅着这空隙,赶紧丢了一句话,夹着尾巴逃跑了。

……

看着王强逃跑,徐巧慧转而望着张富贵。

“富贵,你这是……好了么?”

她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觉得他说话的语气明显和之前不一样了。

“嘿嘿,是的嫂子,我好了,已经不傻了。”

张富贵嘿嘿笑了一声,并没打算隐瞒,毕竟是一个村子的,这事也瞒不住。

“那可太好了!”

听到张富贵不再痴傻,徐巧慧欢喜的不行,兴奋之下,芊芊细指又紧了紧。

“富贵,你好了,可以继续帮我干活嘛?”

“当然了,嫂子还欠我仙桃呢!”张富贵随口一说。

徐巧慧听了这话顿时脸颊绯红,忍不住象张富贵问道:“富贵,我美吗?”

说着,便抱住了张富贵。

张富贵倒是变得紧张起来,他虽然谈过女朋友,但从没有过亲密接触,伸手就要推开,可低头就瞥见了一抹雪白,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缕红润。

“美,嫂子最美了。”

张富贵不假思索如实回道。

徐巧慧可是附近几个村有名的美女,只是刚嫁到清泉村就死了丈夫,村里人都说他是扫把星,所以她在村里并不受待见,只有傻子张富贵不懂这些和她走的最近。

“那你,想不想……”

徐巧慧舔着红唇又往张富贵身上靠了靠。

“啊!嫂子,我,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事。”

张富贵意识到这事情不能再往下发展了,赶紧找了个理由搪塞,飞一般的逃离了。

此时张富贵已然有了之前的记忆,当然也懂徐巧慧的意思,但此时并不是时候。

毕竟重获记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望着张富贵逃离的背影,徐巧慧有些失落,但还是心存幻想,毕竟,同是一个村子的,机会多的是。

“也不知道爸妈和妹妹过的还好不好。”

尽管记忆一点点恢复,但痴傻的这段时间张富贵的记忆是模糊的,想到这里,他又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亲人在他心中无疑是最重要的。

刚走到院子外,张富贵便听到了一阵隐隐哭泣。

他哪能听不出是自己母亲李兰的声音。

“妈,你怎么了?”

张富贵推门而入,就看到压水井旁哭泣的母亲。

“没,妈没事。”

李兰拂去脸庞的泪珠,反而关心的说道:“中午天热,以后不准再往外跑了。”

“恩。”

张富贵重重点头,心中有万千话语,但此时却怎么也说不出来,眼眶也变得湿润起来。

“富贵,你是不是又被人欺负?”

母亲李兰看着张富贵摔破的衣服问道。

“妈,没人欺负我,我好了,已经不傻了。”

看着母亲苍老的姿态,张富贵终于忍不住流出泪来。

他也只是痴傻两年,母亲黝黑的头发已经变得斑白,身板也开始佝偻,活像六七十的老太太,可她只有四十岁出头啊!这期间家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啊?我儿子你终于好了啊,终于不傻了……”

看着儿子清澈的眸子,再无痴傻的症状,李兰喜极而泣,一下子扑在了张富贵怀中大哭起来。

“妈,你别哭,爸和妹妹呢。”

张富贵不再痴傻,他最想见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他,他们……”

听到儿子问到女儿和丈夫,李兰垂头不说话,而是朝着里屋指了指。

张富贵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快速朝里屋跑去。


刚跑进屋,就看到父亲面容憔悴的坐在轮椅上,而妹妹骨瘦如柴的躺在床上。

“爸!你这是怎么了,还有妹妹小雅她……”

看到家人突然的变故,张富贵猛的跪倒在了父亲张大山的轮椅前。

张大山欲言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嗦,几乎说不上话。

这时李兰走了进来,红着眼说道:“你爸肺部损伤,下半身骨坏死,医生说以后只能活在轮椅上,而你妹妹除了能呼吸,已经没了意识,也就是……呜呜……”

“怎么会这样?妈,这到底怎么回事!”

张富贵双拳紧握,指甲都扎进了肉里。

李兰抹了抹泪水说道:“你出事时,医院治疗需要一大笔医疗费,我和你爸借了所有能借的钱,可还是不够,小雅这傻丫头就要辍学出来给你挣医药费。”

说到这里,李兰眼泪又直勾勾往下掉:“小雅说她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哥哥变成傻子,我就同意了她的想法,可谁知她上班没几天就和你爸出了意外。”

“爸和妹妹同时出的意外?”

张富贵双眼血红,他不相信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是这样。”

李兰含泪点头,“那天晚上雨下的很大,你爸担心小雅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就骑车去接她,两人在回村的路口发生了车祸……”

张富贵紧握双拳愤怒到了极点,理智告诉他,这有点不合常理。

清泉村位置偏远,山路不好走,而且村里人并没人有轿车,就算偶尔有也行驶的非常慢,那在回村的路上发生车祸极不正常。

“妈,你有关于事故现场的照片吗?”张富贵急忙问道。

“没有照片,但是有这个。”

李兰边说边往房屋走去,不一会便拿了交警出具的事故鉴定书。

当张富贵接过鉴定书的那一刻,一串熟悉的数字出现眼前,让他双眼几乎喷出了火焰!

“项A关注fread-com!宋海龙!果然啊!”

张富贵认出了鉴定书上的事故车,赫然是一台项城市牌照的路虎车,而这台路虎车正是宋海龙的家族资产。

当年,张富贵以极其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项城市的重点大学,读书期间因为表现突出,很快得到了校花的芳心,两人经常一起学习娱乐,感情很快升温,可没想到晴天霹雳来的那么快。

当地的财阀公子,宋海龙,找到自己,拿出十万块,要求自己马上离开校花。

张富贵当然拒绝,没想到宋海龙便是大怒。

当时宋海龙的嚣张话语,张富贵历历在耳!

“你特妈的乡巴佬,土包子!竟然敢追我的女神,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穷酸样!”

“老子有花不完的钱,你特妈有什么,土里土气的贱种!老子翻手就能灭了你!”

“今天算是给你的机会好自为之,再敢纠缠我女神,老子废你全家!记住是你全家!”

然而张富贵并没有在意,也没有因此远离校花,可是一个星期后他勤工俭学回去的路上,被宋海龙带着十几个人堵住了。

最后,宋海龙对着他脑袋的一记重棍,让张富贵痴傻了三年!

如今重获记忆,让他想不到的是,那个畜生害了自己成了傻子之后,竟然还对自己家人动了手!

是可忍孰不可忍!

回想起往日的画面,张富贵咬着银齿双眼血红,周围的空气都骤冷几度!

为了父亲,为了妹妹,为了自己。

这仇,必须报!

李兰被张富贵的模样吓的不轻,急忙拉住他的胳膊说道:“富贵,我听说人家宋家大业大,势力通天,我们惹不起的,你现在好了就好,咱们一家人也算是团聚了,能不去报仇吗?妈求你了!”

当初宋家制造了车祸,最终人家关系硬,这事故被判定责任人在张富贵父亲身上,所以他们连基本的理赔钱都没拿到!

不报仇?怎么可能!

只是张富贵现在也不傻,他知道自己形单影薄,没钱没势,现在去找宋海龙报仇只会以卵击石。

只有积攒实力,到时候再让宋家万劫不复!

“妈,你放心,一切我会处理好的。”

张富贵出声安慰。

但他心中已经在暗自盘算计划了。

这时,一道狂躁刺耳的声音在院外响了起来。

“李兰,把你的缺心眼儿子交出来,交不出来,老子把房顶给你掀了!”

听了这话,张富贵把拳头捏的咯嘣作响,快速跑了出去。

往日痴傻,无力护家,如今得了传承,张富贵发誓再也不会让家人受到欺负!

“王强,又是你?”

张富贵刚跑到院子就看到,王强态度嚣张的抱着双拳,在他旁边还站着两个染着黄毛的男子。

他认得这两人,是隔壁村的痞子,也是坑蒙拐骗无恶不作的主。

“没错,就是老子!”

王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刚刚被暴打的一幕幕他还心有余悸,但随后又挺直了腰板,毕竟他张富贵再能打,能一挑三不成?

“你是嫌你的牙掉的不够多。”

张富贵冷哼一声说道。

“小崽子……你,你别嚣张!”

王强挺了挺身子,厉声道:“老子可是叫了帮手,来找你就是报仇的!”

“就你也想报仇?”

张富贵瞅了一眼,不屑道:“就他们?怕是还不够看吧。”

如今得了传承,身体力道都有很大的提升,这是他的资本。

“草!不知天高地厚,老子今天非弄死你!”

王强冷声挥了挥手:“给我上,出了事我担着!”

两个黄毛听罢全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这时,李兰快步走了出来,看到王强和他身边的混混后,面容僵了一下,心中泛起嘀咕,富贵刚好怎么就惹上王强这个瘟神。

随后语气乞求道:“强子,富贵有傻病,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老太婆,给我闭嘴!强子是你叫的?”

王强一副蛮横的嘴脸,“少给我打马虎眼,他傻不傻不重要,重要的是给我牙打掉了五颗,这该怎么算?!”

说罢,王强露出一口漏风的黄牙。

“啊!”

李兰心中一紧,这王强就是村里的狗皮膏药,人人躲都躲不及,富贵咋把他牙给打掉了?

这可如何是好?

“妈,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事的。”

张富贵把母亲挡在身后,一副从容的模样上前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王强笑出了声:“很简单,一颗牙两万,五颗就是十万,赔钱!”

李兰一听要赔十万,顿时变了脸色,大声喊道:“王强!你这是讹人!”

“讹人?老子今天我就讹人,你又怎么着?”

王强哈哈笑出了声,其身后的两个混混也都相互贱笑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