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蛇盘棺

蛇盘棺

木焉如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柳家的祖坟塌了,这是顶顶重要的大事情,可阴阳先生居然提出要她去压棺镇邪的办法……柳之桃也没想到这荒唐的办法,差点害她丢了小命,所谓活人祭祀,小鬼吹灯……这些本应出现在话本子上的阴阳诡事,如今就一件件的发生在柳之桃的身上。

主角:柳之桃,君焱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之桃,君焱 的武侠仙侠小说《蛇盘棺》,由网络作家“木焉如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柳家的祖坟塌了,这是顶顶重要的大事情,可阴阳先生居然提出要她去压棺镇邪的办法……柳之桃也没想到这荒唐的办法,差点害她丢了小命,所谓活人祭祀,小鬼吹灯……这些本应出现在话本子上的阴阳诡事,如今就一件件的发生在柳之桃的身上。

《蛇盘棺》精彩片段

我叫柳之桃,家里是开棺材铺的。我出生那天正逢七月十五中元鬼节,落地的时辰还恰巧赶在了阴时。

刚一出生,家门口就来了个道士,抬手指着产房的方向跟我爸说到。

“八字全阴,七煞锁命,还偏偏生在了棺材堆里,这孩子就不该到这世上来。”

一句话,气的我爸举着砍刀追了他好几条街。

“作孽啊!阴人开路,黄泉借道,这是逆天而行!等这孩子年满十八,便是你们柳家报应到头的时候!”

大约是被我爸给逼急了,那道士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句,便逃之夭夭了。

道士的出现并未给我家的生活带来丝毫的波澜,所有人都认为他不过是个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

然而就在我十八岁生日的当天,我家祖坟却毫无征兆的突然塌了!

先人不宁,后人不吉,这在风水上可是大忌讳。非但不吉,还暗喻着祖上无德,是件十分丢人的事情。

于是我爸紧忙的请了个阴阳先生准备修缮祖坟。

可还没等阴阳先生赶到,当天夜里我却做了个怪梦。

梦里,有一双冰冷炙骨的手抚上了我的脸颊,伴着一道低哑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断的低语。

“柳之桃,我终于等到你了。”

我心中微颤,这个声音仿佛是刻在我骨子里的烙印一般,听起来竟万分的熟悉!我忙睁开眼睛想看看对方是谁,可眼前却瞬间笼上了一层化不开的浓雾。

只有一双硕大的黑色竖瞳正在浓雾中牢牢的盯着我......

“你......你是谁!”因为恐惧,我的声音有些嘶哑颤抖,可我十分想看清他的长相,于是忍不住向着那双眼睛慢慢靠近。

但对方显然并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不等再靠的更近些,我就被一个东西紧紧的勒住了脖子。

“柳之桃,你逃不掉的......”

我被勒的呼吸不过来。整个人悬在半空只能拼命的挣扎,可越是挣扎,脖子上的东西就勒的越紧......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掉的那一瞬间,耳边却突然传来我妈呼喊的声音,“之桃!赶紧起床,那位阴阳先生到了,咱们得赶紧到祖坟去!”

声音一起,眼前的浓雾顿时散去。我猛地睁开了眼。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半天才回过神来。

还好,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我暗自松了口气,这时我才发现身上的衣服竟然都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

昨晚梦里的一切实在太过诡异真切了,尤其那双巨大的眼睛,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更像是......蛇?!

疑虑一旦在心里种下,就会生根发芽。在去祖坟的路上,我一路都在回味着昨晚那个诡异的怪梦,直到阴阳先生说了一句话,才将我猛的拉回了现实。

“柳先生,此事恐怕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啊!你自己看看你家先人尸骨上的牙印,再看看这地上留下的爬痕,这是蛇盘棺啊!你家怕是有煞星压宅,引来了蛇仙蚀骨,这可是灭族的大灾!”

那阴阳先生到了坟前一看,立时摇着头跟我爸说了这番话,并转身就要离开。


蛇盘棺?蛇仙蚀骨?

我浑身一震,立时便想到了梦里的那双巨瞳,冷汗也紧跟着就下来了。

我爸见那阴阳先生要走,紧忙的拦了下来,苦求着那先生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柳家。

眼见着都要给他跪下了,那阴阳先生才面色为难的抬手掐指算了一下。

“也罢,救人亦是修行,那我就给你家指条明路,我算到你家有一煞女,阴时阴月阴日生人,那蛇仙就是被她身上的阴气给吸引来的,要想修缮祖坟,就得先把她身上的阴气给冲掉,不然就算今天把坟补好了,明天照旧还是得塌。”

听了这话,我爸微微一愣,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忙把我的生辰八字给了这位阴阳先生。

结果还不等测完我的八字,那先生脸就绿了,说问题果真就是出在我的身上。

说完,他又沉思了一番,给我爸出了个化解阴气的法子。

“正好,你家既然要修缮祖坟,不如干脆直接选个吉穴迁坟,让先人的尸骨重新入棺,等迁入新坟的时候,再让你家姑娘坐在棺材上压一压,如此一来,不光能压住先人的怨气,还能冲掉她身上的阴气,岂不一举两得?”

这意思竟是让我去给死人压棺?!

我爸做的就是棺材生意,深谙棺材行里的忌讳,虽然第一次听说压棺这事,但他却知道活人碰棺材,那可是有一定禁忌的!所以当时就皱紧了眉,半天没有吭声。

见我爸迟疑,那先生又耐着性子好生解释了一番,说压棺这事儿,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有些地方还就是有这样的习俗。而且这次压棺也是因为我的情况特殊,以阴压阴,自然不会出什么岔子。

说到最后,我爸也开始觉得先生这话在理。于是便按着他的吩咐准备起来。

很快,吉穴就选好了,迁坟这天,一大家子人全都来了。

敛骨入棺,盖棺祭拜,一切都有条不絮的进行着。等准备起棺送葬的时候,也没人管我愿不愿意,我爹妈一边一个的硬是把我给架到了棺材上。

按照阴阳先生的说法,我要坐在棺材上跟着送葬队伍一路被抬到坟地里,直到棺材要下葬的时候才能下来。

可当送葬的队伍踏上山路的那一刻,我便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一股阴飕飕的凉风直往我脖子里灌。

我缩紧了脖子忍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突然,有人贴着我耳根问了我一句话。

“柳之桃,你冷不冷?”

我下意识以为是哪个亲戚看到了我打冷颤,所以关心问一句,于是想都没想的就回答到:“冷。”

话音一落,我心里却猛一咯噔,一股寒意霎时间透体而过。

我突然想到,此时此刻我正坐在一具被抬着的棺材上,为什么会有人能贴着我的耳后根说话?

“嘿嘿嘿嘿......”

刚意识到不妙,一阵磨牙般刺耳的冷笑声便骤然响起,惊的我头皮一麻,浑身立时抖成了一团。

在我们老家有一句俗语,叫“棺前叫人,小鬼吹灯。”

该不会我这么倒霉,在这个时候遇上了鬼吹灯?!

可不等我再细琢磨,眼前便猛然一黑,整个人直直的从棺材上一头栽了下去......

等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围满了人,打眼一看,家里的亲戚竟然全来了。只是他们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都一脸紧张的正盯着我看。

见我醒了,众人明显都松了口气,我大伯更是激动得冲过来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连眼眶都泛红了。

我皱了皱眉,如此众星捧月般的待遇倒是让我有些不适应了。

自打那阴阳先生说我阴气太重以来,家里的亲戚见了我都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尤其是我大伯,生怕我坏了他们家的风水,连家门都不让我进,怎么现在竟如此兴师动众的跑来关心我?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可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一样,一丝一毫都使不出来。

“之桃,先生说你压棺的时候因为开口说话泄了阳气,被小鬼趁机吹灭了阳火,所以现在身上没有力气,不过别怕,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只要过了今晚,你就彻底没事了!”

知女莫若父,我嘴皮子一动,我爸就立时猜到了我的想法,他忙凑到我跟前小声嘱咐着,眼神里满是疼爱与关切。

我心里一暖,不管别人如何,至少我爸眼神里的关心是真真切切的。

压棺被吹了灯,听起来似乎倒也合理。

但细想之下,我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压棺的主意是那阴阳先生提出来的,虽然他并没有保证在整个过程中一定会平安无事,但压棺仪式里的禁忌事项他应该是知道的。倘若他事先叮嘱我不能开口说话,兴许我就不会这样冒冒失失的随便答应了。

可怪就怪在,他自始至终都没提过一嘴,哪怕一丁点的提示都没有。

既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为何不说?

我越想越困惑,但事已至此,我连动一下都做不到,也只能任由他们安排。

因为被吹灭了阳火,醒来后,我感觉体内的温度似乎正在一点点的流失,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那阴阳先生终于来到了我的床前。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似有似无的笑了一下,冲我爸挥了挥手说到。

“时辰到了,起棺!”

我一愣,起棺?起谁的棺?

他这话刚一说完,就见我大伯小叔表哥他们几个精壮男子已经抬着一具小巧的棺材冲到了我的床前。

而我爸则弯腰把我从床上抱了起来,并小心翼翼的放进了那具棺材里。

一躺进了棺材,我便惊讶的发现这具棺材竟像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一般,长短宽窄竟正正好的贴合着我的身体。

一个荒唐的想法立时冲进了我的脑海。

这棺材显然是在我被吹灯之前就被做好了,难不成他们一早就预料到了我压棺的时候会被小鬼吹灯?!

临盖棺前,我爸面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柔声细语的安慰我道。

“之桃,别怕啊,这就是走个形式,你就躺在里边睡上一觉,等再一睁眼,所有的一切就都过去了!”

说完,我眼前一黑,厚重的棺盖将我牢牢的封在了这个漆黑逼仄的棺材里!

惊慌无助的我躺在黑暗中,心里塞满了不安、恐惧和困惑。

下一秒,随着一声嘹亮的“起棺!”,我躺着的这具棺材一下被高高抬了起来,同时,高亢嘹亮的歌声也紧跟着骤然响起!

那曲调婉转悠扬,却又满含悲痛与绝望。听我的心里猛的一沉,立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我们老家有个特有的丧葬习俗,叫唱丧。每当有人去世时,就会请嗓门清亮得女人来唱歌,婉转忧伤的曲调再配上特定的唱词,就跟和尚念经一样,能起到送魂的作用。

眼下我听到的这个声音,便是唱丧!

可我爸不是说这只是个形式么?为什么连唱丧都给安排上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