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摄政王请轻宠

重生之摄政王请轻宠

风与自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小说《重生之摄政王请轻宠》的主角是奚落宓和奚昶(原主角名为宫以沫和宫抉),这本小说原名为《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作者名为“风与自然”。小说主要内容是:前世,奚落宓因为爱错了男人导致自己武功被废,手脚俱断,受尽折磨最后惨死。上天有眼,竟又让奚落宓重生回到了七岁时,她这次决定要吸取前世的教训,抱紧未来的大BOSS摄政王--奚昶的大腿,以求自保,希望日后奚昶能手下留情,留她一条小命。可是事情好像慢慢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奚昶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像对待恋了人是怎么回事?!

主角:奚落宓,奚昶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奚落宓,奚昶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之摄政王请轻宠》,由网络作家“风与自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重生之摄政王请轻宠》的主角是奚落宓和奚昶(原主角名为宫以沫和宫抉),这本小说原名为《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作者名为“风与自然”。小说主要内容是:前世,奚落宓因为爱错了男人导致自己武功被废,手脚俱断,受尽折磨最后惨死。上天有眼,竟又让奚落宓重生回到了七岁时,她这次决定要吸取前世的教训,抱紧未来的大BOSS摄政王--奚昶的大腿,以求自保,希望日后奚昶能手下留情,留她一条小命。可是事情好像慢慢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奚昶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像对待恋了人是怎么回事?!

《重生之摄政王请轻宠》精彩片段

寒风萧瑟,城郊破庙。

“宫以沫,你觉得,还能逃到哪去?”

冰冷低哑的男声徐徐传来,端的是从容不迫,但那嗓子里似含了沙子般,听起来格外让人不舒服。

一阵寒风袭来,吹得破庙的木窗啪啪作响,一抹银黑色稳稳踏入,衣角翻飞间,上面用深红色线刺绣和金丝勾边的蛟龙张牙舞爪,翻动时栩栩如生,宛如要活过来般。

窥一角而知全貌,这样的精致,与这个摇摇欲坠的破庙格格不入。

而随着踏入的还有一群穿着银白软甲,训练有素的月龙卫,脚步轻盈的将一把太师椅搬放在庙中,待男子翩翩坐下,他们便迅速封锁了破庙的所有方位,全程动作安静无声,偏偏透着一股肃杀,让人无处可逃!

好一支精锐,好一位摄政王!

一声低咳,一个受伤颇重的女人气息不稳的笑了笑。

她的模样十分惨烈,可以说换了任何一个人站在这里都会于心忍心,无路可退之下,她遣退了带她来的人,孤零零的坐在破庙的地上,等候他的到来。

武功被废,手脚具断,她在摄政王的死牢受了半个月的酷刑,终于,在费劲了人脉财力之下,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不想还是被他在这找到了……这样的情况她还笑得出来,倒是让那个端坐在上,冷漠如冰的男子高看了一眼。

“宫抉,说来……你还得叫我一声皇姐。”

她的声音极其沙哑,抬头时,那乱发中露出的一双如寒星般的眸子,暗含嘲讽。

宫抉冷冷一笑,一张极其俊美的脸上眉眼间闪过一丝嘲讽,他扬头,居高而下的望着她,无端透着威严和冷漠。

“皇姐?我只知道,她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不想他的话却让宫以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一边咳一边喘,眼中闪过一丝明晃的恶意。

“所以……她要别的男人,你……也就将她送到对方床上去?”

她的话让宫抉寒眸一撑,一股如有实质的寒意弥散开来,让在场的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只见宫抉随意的一挥手,宫以沫就感觉一股气劲袭来,整个人被扇到一边,猛吐了一口血来!鲜血中又有深色淤快,看上去触目惊心!

“不知死活。”

如今的宫以沫一无所有,是他挥挥手,就能涅灭的存在。

痛,全身都痛!宫以沫心里清楚,受了重伤的她,就算宫抉不来,她也活不了了……

只是,真他妈的不甘心!

她擦了擦嘴边的血,愤愤道,“怎么?我说错了?有时候,还……还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我只知道,我喜欢宫澈,是,是绝对不许他有别的女人!”

说到这,不等宫抉那冰冷的杀意爆发,她却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好像只是因为提到了那个人,就一下抽掉了生机一般。

她突然沉默,又苦笑一下,在这破庙回响,显得格外凄凉。

片刻后才喃喃自语道,“……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沦为如此下场,而你却还好好的原因吧……以前就听人说……说什么爱的最高境界……是成全……”

但却是咀嚼成全这个词,她越发觉得恶心!

她武艺高强,身负空间,原本会有快意人生,但为了那个男人,费尽心思改名换姓嫁给了他!为了帮助他,她做了很多违背良知的事,还将很多不属于这里的科技,都搬到了这个年代,造成了无数血流成河的惨剧!

她帮着对方杀人,涉险,付出一切也心甘情愿!却不想对方达到目的后,将她一脚踢开!还说,这一切都是她的野心在作祟,是她自己想成就霸业!说她蛇蝎心肠作恶多端,他爱的一直是另一个纯善的女人!

可笑,可笑,她究竟是为了谁才变成这样?她不想杀人,她曾经也是纯善美好的女人啊!

她甚至还记得宫澈抱着那个女人,用恩赐的语气对她说,“兰儿辅助朕良多,温柔善良,更是朕最爱的女人!之前你算计兰儿种种,甚至让兰儿没了孩子,朕都不跟你计较,若你识趣,自请下堂,朕赐你贵妃之位。”

皇恩浩荡啊!皇后下堂,还能居贵妃之位。

只可惜,他错估了她宫以沫,也错估了个温柔善良,叫苏妙兰的女人,在听到她百般陷害抹黑之下,宫澈还许了自己贵妃之位时,她心里已有了杀意!

所以再一次暗算她打入冷宫后,又让手眼通天对她痴心不二的宫抉来杀她!而且不是直接杀死,竟是要让她受尽酷刑再死!

好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

宫以沫不由看了眼自己的手……手指受了酷刑,已经根根俱断,而裹着草鞋脚露出的半个脚掌,连脚趾都被一一掰去,化脓流着黑色的脓血。

身上除了鞭痕炮烙,更是遭了一百零八刀凌迟!她早就油尽灯枯离死不远了……只是凭着一口气,实在不甘心死在宫抉手里!

她想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她,让苏妙兰睡觉都不安心!可惜,她如何是有暗帝之称的摄政王的对手?

“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去死吧。”

宫抉含怒冷笑,玉手一挥,身后刀剑便跟着出鞘,轻易决定了她的生死。

看来是无路可逃了,宫以沫下意识去看手指上的莲花图案,一阵苦笑。

恨只恨,她穿越来此,空有空间,空间却不能装下任何活物,否则,她怎么会沦落至此?

曾以为拥有空间和武艺的她,必然是这个时空的天之娇女,没想到啊……拥有这时空最强的两个男人的苏妙兰,才是。

只可惜她做了那么多,白给人做嫁衣不说,竟然还落到一个惨死的下场,真是不甘心……

直到一剑刺穿了宫以沫的喉咙!宫抉的嘴角才露出一丝笑来。

这样,那个女人应该满意了吧。

血流如注。

最后的瞬间,宫以沫瞳孔满眼映照的都是坐上菩萨那仁慈而悲悯的笑容……

如果有下一辈子,她……再也不要爱谁了。

 


痛……血潺潺从脖子里流出,她原本觉得自己的血早该流尽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一直流一直流,不知道多久才窒息咽气!这样的痛苦,足以让人铭记一辈子!

宫以沫豁然惊醒!手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梦里那窒息感再次重温,似乎烙进了骨髓,成为终生的梦悸!

看着眼前萧条的冷宫,宫以沫一阵恍惚,是了,她重生了三日了,在生命的最后一秒,她似乎看到手指上的莲花印记发出光来,然后她就回到了七岁的时候,还没有逃出宫的冷宫童年。

而之所以会在冷宫,还真是说来话长。

这个国家是类似于唐朝的另一个时空,历史在汉朝的时候发生了分歧,最后造就了现在的大煜王朝,已兴盛两代,如今是第三代。

经历了百废待兴的第一代,和发展壮大的第二代,如今的大煜王朝空前繁荣,国君宫晟正值壮年,精力无限,正是雄心壮志,大展宏图的年纪,登基十几年间先后拿下了周边好几个小国,扩大国土,传扬国威,立下了不朽功勋,是人人称赞的明君。

爱江山也爱美人,这位坐拥天下的皇帝在女色上十分专注,曾经的帝王坐拥佳丽三千,而他的后宫足足有三万人,并且还有扩充的趋势,尤其喜欢抢来的女人,而宫以沫的母亲,就是当年宫晟抢来的。

和以往战利品不同,抢到雪莲的时候,她已经有了一月身孕。

开始因为皇帝忙着班师回朝,没有发现,而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宫晟并不在乎抢来的女人是否贞洁,但是带着孩子绝对是耻辱,所以他下令雪莲也就是新封的雪妃拿掉孩子,但是雪妃以死相逼,誓死不从!

让人意外的是,一向强势的宫晟竟然屈服了,最后他下禁令让所有不能杀的知情人闭嘴,认下了她生的女儿,并且取名为,以沫,宫以沫。

这绝对不是一个公主的名字,而是那个强大的男人,在用这个名字向那个倔强的小女人宣告他的爱,他,一代帝王,坐拥佳丽三万,竟然想和其中一人,相濡以沫。

雪妃的盛宠也在宫以沫这个名字的昭告下,达到了极致!

可惜,她本就不是什么攻于算计的女人,即使在宫晟的严防死守之下,她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后宫的算计,在宫以沫三岁的时候因为中毒撒手人寰,并且临死前告诉了自己女儿,不是帝王亲生的事实。

且不提当年宫晟多么伤心和震怒!

失去了备受宠爱的母亲,小小的宫以沫因为特殊的身份一夜之间变得极不受待见。

宫晟不肯再见她,而其他因为嫉妒雪妃的妃子更是乐得落井下石,小公主一无宠爱二无外家,被打入冷宫后不足两月就病倒了,上一世,也是在三岁这年穿来了,但是这一世,却晚了四年。

上一世她很幸运,醒来不久就遇到了来大煜拜访的师傅,被收做徒弟带去了云顶山。

如今她七岁才重生而来,早就错过了和师傅见面的机会,而且继承的记忆中,这公主在冷宫病了四年,可想而知她现在有多么羸弱。

想了许久,她的肚子就有点饿了,本就是小孩子的身体,经不得饿。

捏了捏瘦弱的胳膊,和极其营养不良枯黄的脸,得,别说后来习武那紧致健美的肌肉了,就差皮包骨了!

看着桌上昨天送来的剩饭剩菜,宫以沫叹息一声。掀开漆黑发硬的棉被,她跳下床,找了一双不甚合脚的鞋子套上,小心的往外走。

她住的这个地方雕梁画栋的十分精致,但冷宫就是冷宫,除了漂亮的屋瓦,和少得可怜的几个宫人,什么都没有。

冷宫也是有划分的,被一条宫巷隔开,巷子右边的冷宫住的是妃嫔宫娥,巷子左边……住的就是犯了错不受宠的皇家子女了,但是上一辈子她冷宫也没住多久就被师傅带走,根本不知道她有哪些邻居。

找了一大圈,终于在冷宫管事嬷嬷的住处偷了一些食物和水,宫以沫一边叼着馒头往回走一边在思考人生……

——老天还是待她不薄的,加上穿越前,她已经活了两辈子了,虽然两辈子都英年早逝,死状惨烈,但是这第三世,她占据天时地利,再不能寿终正寝实在是说不过去!

她今后的路要怎么走呢?

报仇?

说恨和不甘心,她肯定是有的,但是为了那几个渣人付出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三世,实在是划不来,以后有机会能报仇就报仇,但是她绝对不会为了报仇而报仇。

离开?

这一世她穿来的晚,没有遇到她师傅,而且皇宫戒备森严,她人小体弱没有外援,想一个人逃出去简直不可能,再说,古代贩卖人口是合法的,她如今没有自保能力,出去其实也并不是好事。

那么……就只有……

宫以沫将目光投向了远方那一片繁华的宫殿中心,心中暗暗思量着……

不管怎么说,先把武功捡起来才是首要。

正想着,突然一声怒骂传来,宫以沫身子一动,人就躲到拐角去了,细细一听,人家好像并不是在骂她。

她费力的攀上树往宫墙里看去,微微一挑眉,没想到,这冷宫除了她还真有其他兄弟姐妹呢!也是,这一位皇帝巨能生,也不知是谁这么倒霉来到了这里。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子么?呸!杂家告诉你,在这,杂家就是王法!叫你喝,你就必须喝!”

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宫以沫看到一个穿着低等太监服的老太监揪着一个小男孩的衣领,他虽然凶神恶煞,却不难看出他神情里的紧张,端着碗的手捏的死紧,里面的药洒出来了不少。

一个漂亮的小男孩穿着一身明显小了的锦袍,被他一丢摔在地上,他大大的眼睛满是倔强,但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弱的脸十分苍白,所以,即便是瞪着人也毫无杀伤力。

“阉狗!”小孩的声音沙哑而稚嫩,说出来的话却气得死人!

 


“你骂我!”

老太监怒目圆瞪!一句阉狗,可不就是在骂他?他怨毒的盯着对方,忽然冷笑,你不是犟么,他非要狠狠的打击羞辱他不可!

“哼哼……骂我阉狗,你又好得到哪去,不过是没人要的小畜生罢了,怎么……你还在等小蝶那丫头回来?”

他话一说完,小男孩的双眼不甚明显的一亮,却听那太监恶意的说,“别做梦了,人家现在另攀高枝了,可想不起你这号人物!你以为她是真心待你的吗?不过看你好歹是个皇子,跟着你能有飞黄腾达,如今圣上两年了都没想起你,可见没了价值,还不许人走?”

老太监的话总算让这个警惕敏感的小男孩震怒了!他恶狠狠的瞪着对方!声音嘶哑又稚弱。

“小蝶不会的!她说了不会离开我的!”

小蝶曾经受过他母妃大恩,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背弃他?!

“哈哈哈,良禽择木而栖,有什么不对,难道非要跟着你送死吗?快喝了这药,兴许杂家高兴,还能留你一条小命!”

一句话,让小男孩眼中浮现伤心和冰冷的恨意!

他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敷着白粉的老太监!他恨!他恨所有人!

当初母妃一死,他就被人陷害打入冷宫,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受尽冷暖。

后宫派来说是侍奉他的人,要么对他百般折磨,等他受了重伤,就会被当做替罪羊带走,有对他好的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莫名死掉,但他没想到受过母妃大恩的小蝶,也在短短一个月离他而去。

一时间,即便他心智再坚韧,也不免对这世道心生怨恨和恐惧,更有一种众叛亲离的彷徨感,如今,小小的人儿只是强忍着,才没有将心底的不安爆发出来,却没想到,这样还不够,那些人还明目张胆的逼他服毒!

而一边偷窥的宫以沫,原本还为那个孩子捏了一把冷汗,而等看清那小男孩是谁后,她就一点助人为乐的心情都没有了,只觉得一团怒火熊熊燃烧!他妈的,竟然是他!宫抉!那斯化成灰她都认识,何况只是变小了!

此时他紧抿着唇,已经依稀有了日后俊美无铸的风采,一双眼中是满是坚韧很愤怒,但是捏紧袖子的手却暴露了他的害怕和不安,也是,即便再出色,他也才六岁啊,那瘦弱的身子什么都做不了。

只是此时他再可怜,也掩盖不了这货日后有多么凶残!那些折磨,历历在目!是她这一生都忘不了的阴影。

宫以沫目露凶光,她在想,是不是要在这小子弄死她之前,先把他弄死?

见小宫抉不从,那老太监急了,这件事本就是秘密进行,不能再拖了!于是他猛地上前一把扣住宫抉的手脚,没想到这太监竟然也是习武之人,而宫抉虽然练了些拳脚,但到底年纪小,又营养不良没有力气,三两下就被对方钳制住。

虽然如此,药也撒了大半,老太监一怒,眼中闪过阴狠,“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对着小宫抉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而且还专挑看不见又疼的地方使劲,而被打成这样了,才六岁的小宫抉愣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待出了气,老太监一把捏着他的下巴,嘴里骂骂咧咧的,硬是将那小半碗药给灌了下去!

不!

小孩一双墨玉般的眼睛睁得老大,满是不甘和恐惧!他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他挣扎不了,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只恨他太弱小了,太弱小了!

为什么!他已经失去了所有!为什么那些人害了他母妃还不够,还要来害他?!

躲在暗处的宫以沫在看到小宫抉被毒打的时候忍不住动了动,又看到他被灌药,心里更有些不是滋味,宫抉啊宫抉,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惨的时候……

她死前被这个男人施以酷刑,她越惨叫,这男人就越高兴,活脱脱一个心理变态!想必就是因为童年的时候被人百般折磨,长大了才这么变态吧……

但他如今……却是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孩子……

宫以沫内心天人交战,一边觉得应该将这个杀死自己的人扼杀在摇篮,一边却觉得他还是个孩子,他现在已经这么惨了,他还没有做过的事情不该算在他身上。

眼见都灌下去了,老太监才松了口气,看着小孩痛的掐着脖子蜷缩在地上,像狗一样可怜,他心里升起一股子快意!皇子皇孙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被他这个没根的搓圆捏扁?

“哼,叫你不识相!非要吃些苦头!放心吧,那药不会让你死的,只会让你变成哑巴,做一辈子废人!竟然还敢说是贤妃娘娘陷害你,活该被灌药!”

说完又狠狠踢了两脚,啐了一口,才快速逃走了。

他的话让小宫抉身子发颤,一双墨眼中浮现怨毒之色!……贤妃陷害他的猜测,他只跟小蝶说过,不想,对方就是凭借他这句话才攀了高枝吧!这人心……这后宫!果然只有最狠的人才能活下去!

见他走远,宫以沫才跳了出来,她倒是想起来了,传闻后来嗜血成性的杀阎罗,手握重兵的摄政王,他四岁的时候被打入冷宫,还被人毒哑了,过的很是凄惨,后来得势后遇到了神医,才治好了喉咙。

但是宫以沫却是知道的,他的喉咙虽然好了,但是一说话就如刀割般痛!声音也难听刺耳的很,后来苏妙兰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常常给他炖枇杷羹,刷了不少好感。

救还是不救?

救他不甘心,不救……又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忍心。

按照发展,宫抉还要在这冷宫受好几年的折磨,十三岁才离开,就算不救他也死不了……

但是看着眼前的孩子掐着脖子,瘦弱的身子缩成小小一团,喉咙因为难受,发出弱猫一样稚嫩的呜咽声,宫以沫的脚动了动,到底还是不忍心,从暗处走了出去。

宫抉感受到有人来,第一反应是警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