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被按头闪婚后霸总沦陷了

被按头闪婚后霸总沦陷了

灵犀蝌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乐颜为了摆脱吸血鬼一家,闪婚了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听他说房子是贷款,车子是借的,就连工资都只有四千块,在多少女人看来,这就是个穷鬼,倒贴都不会有人要。奈何宋乐颜不嫌弃啊,只要能摆脱家人就行,再说了,这个凌湛虽然没钱没房,但却是个气质上乘的美男子,看着就赏心悦目。

主角:宋乐颜,凌湛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乐颜,凌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按头闪婚后霸总沦陷了》,由网络作家“灵犀蝌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乐颜为了摆脱吸血鬼一家,闪婚了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听他说房子是贷款,车子是借的,就连工资都只有四千块,在多少女人看来,这就是个穷鬼,倒贴都不会有人要。奈何宋乐颜不嫌弃啊,只要能摆脱家人就行,再说了,这个凌湛虽然没钱没房,但却是个气质上乘的美男子,看着就赏心悦目。

《被按头闪婚后霸总沦陷了》精彩片段

烈日炎炎。

海鲜店内,男孩穿着拖鞋的脚架在桌子上,嘴里咬着冰棍,吹着风扇打游戏。

一扇玻璃门之隔的店外,女孩熟练地将海鲜打包装箱,推上冷链运输车。

弯腰的时候,忽然一阵天旋地转。

宋乐颜身子一软,直接扎在了集中箱上面。

意识模糊前,耳边传来刺耳的叫骂声。

“又装是不是?才干了多长时间活你就装起来了!”

“滚起来,听见没?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偷懒的?”

……

宋乐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回了自己的床上。

说是她的床,其实只是仓库的夹角,用行军床支起的简易架子。

晚上她看店的时候就睡在在这里,到处都弥漫着海鲜的腥臭味道。

最近她晚上忙着考研复习,白天又加班加点的上货,身子早就吃不消了。

她挣扎着起身,正要推门出去,却听见爸妈的唠嗑声。

“老李那边说看上咱家乐颜了,出二十万彩礼娶她。房子车子他都准备好了,结了婚,我还能开他的车。”

“二十万?!”妈妈方婉咋呼一声,“她能值这么多?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给我拿块瓜。啧,谁说不是?我看她要是读研的话,少说也得花七八万,干脆让她趁早嫁人!”

弟弟宋宝幸灾乐祸的声音也响起:“就是,等她老了,连二十万都不值了。”

“鬼机灵的,你倒是挺会算!”方婉半笑半斥责,“那刚好,加上你大姐结婚收的二十万,倒是刚好给小宝凑个娶媳妇买房的首付了。”

仓库热的蒸人,可宋乐颜却冷得浑身发抖。

爸爸口中的那个老李,是跟他同年龄的一个老头。

五十多岁了没娶过老婆,这几年赌博赚了点脏钱,他们居然让自己嫁给他!

“爸妈……”她咬着嘴唇,眼睛通红,“我还不想嫁人,我还想读研……”

方婉被她吓得一咯噔,脸一垮,“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供你念完大学就不错了,还想啃老?”

当年她的分数明明可以上更好的学校,但为了全额奖学金和学校的优待政策,方婉强行摁着改了她的志愿。

考研是她选择自己热爱的专业最后的机会。

“我不啃老,我可以打工,我自己凑学费,我已经在努力了!”宋乐颜颤抖着声线开口。

“得了吧你,靠你自己一辈子也赚不到二十万,你弟结婚怎么办?!你怎么净想着你自己,不考虑你弟?”

宋乐颜心中一梗。

弟弟高中都没上完,好吃懒做,整天在家打游戏。

只因为他是男孩,养儿防老,爸妈就把他当菩萨一样供着。

而她和姐姐就得牺牲一切。

“我能赚到,加上我在学校兼职的钱,已经攒够这学期的学费了,我……”她焦急地开口道。

“哦,你说那一万块钱啊?”宋小宝挥了挥手中崭新的苹果手机,“姐,我刷你的卡买的。”

宋乐颜猛地瞪大了眼睛,身子一晃:“你怎么能……”

“你弟花你几个钱怎么了?你花我们的还少?”方婉当即挡在宋小宝身前,“别给我吊着脸!”

宋青山点燃一支烟,猛吸一口:“乐颜啊,这点你就比不上你大姐,她知道自己考不上大学,早早就去打工。

现在结了婚,每个月还能补贴家里两千块钱,就你还在要钱!”

宋乐颜心中苦涩,当年大姐也是被他们早早逼的辍学,出去打工,再被安排嫁人。

她害怕跟大姐走同样的路,从小就格外懂事,白天帮忙打点店里的生意,晚上拼命看书还,好不容易才考上了大学。

难道这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吗?

“行了,这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别一副死人脸了,那批货今天送去晚了,你当面给人经理道个歉去!”

宋青山不耐烦地催促,“好端端的装晕,还得让我跑一趟,累都累死。”

“我不!我才不要嫁给老李!”宋乐颜心中也是憋着一股气儿,二话不说直接推门就跑了出去。

路上几乎没有一个行人,地面都被烤得冒着热气。

宋乐颜身子底子不好,经常因为送货,动不动吃不了饭,晚了还要挨骂。

现在她又饿又困,身上更是连一分钱都没有。

她掏出自己仅剩几格电的手机,给备注为“康奶奶”的人打了电话。

这是她给金樽酒店送海鲜时认识的一个奶奶,是酒店的杂工。

老奶奶热情善良,宋乐颜有空就爱跟她唠嗑。

她深吸一口气,犹豫着开口:“奶奶,我……能不能去你的员工宿舍借住一晚?”

奶奶和蔼却惊讶的声音传来:“可怜的小乖,在家里又受委屈了?奶奶这边有点忙,我让我孙子去找你怎么样?”

宋乐颜一时晃神,有些无奈地笑了。

老奶奶什么都好,就是经常爱开玩笑,要把孙子介绍给她。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那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压根不给她机会。

宋乐颜在原地等了不到十分钟,只见一辆迈巴赫远远地驶来。

这种昂贵的车,她平日里是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赶紧偏过了头,怕看坏了被人讹上。

却不料车子偏偏高贵优雅地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车窗降下,露出了一张俊美精致的脸。

男人上下打量了一圈,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宋乐颜?”

宋乐颜慢半拍地点了点头。

男人颔首,更加言简意赅:“上车。”

 


宋乐颜上了车,紧张的都不敢坐实,害怕自己身上的味道污染了车里清淡的香味。

男人目不斜视,顺手递过来一包纸巾和冰水,开口道:“擦擦。”

她受宠若惊地接了过来,轻声道:“你就是康奶奶的孙子吗?”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他鼻梁和眉骨高挺,嘴唇削薄唇珠却很明显。

比那些电影明星都帅!

“嗯。”

对方点头,忽然侧身靠近。

宋乐颜吓得赶紧一缩,不是怕别的,而是怕他闻到自己身上腥臭的味道。

“安全带。”男人解释,脸上却没露出丝毫嫌弃的神色。

习惯了别人的冷眼,这是宋乐颜第一次感受到被尊重。

她紧张地捏紧了手中的冰水,冷意让她清醒了几分。

她小声道:“你是叫凌湛吧,康奶奶说过。”

凌湛单手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开口:“说我什么?”

她能说康奶奶把他从小到大所有的事都说了吗?

比如他五岁那年被狗追,掉进水池子里高烧三天差点成傻子之类的。

她实在不擅长聊天,在家里也只有闷声干活的份。

于是干涩地开口道:“说你……人好。”

凌湛嘴角勾起了一抹极淡的笑容:“夸的好。”

奶奶也无数次在电话里,把这个女孩子给夸出花来。

今日一见,凌湛觉得她比木头还呆。

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喝了几口水,温度降了下来,宋乐颜鼓起勇气打量他。

这么热的天,他却是黑衬衫黑裤子,精美地像一尊雕像。

根据康奶奶的描述,她的孙子二十七岁了都没谈过恋爱。

这个岁数,而且还长了这么一张脸,居然不结婚也不恋爱,那不就是……

她眼睛往下扫了一眼,又迅速非礼勿视地移开。

凌湛感受到了她打量的眼神,心中隐隐有些不快,她是在估算自己的价值?

另一边,酒店里一个身着朴素,却气质不凡的老太太,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隐约看到一辆黑车靠近,她连忙转身催促经理:“赶紧让后厨炒几个消暑的菜,送到餐厅来!”

末了,她又特地强调:“家常点,别搞太花哨,不然要吓着她!”

平日里颐指气使的经理,此时态度恭恭敬敬:“马上吩咐下去。”

车子停下,老太太矫健地走了过来,拉开车门:“可算来了!”

她拉着宋乐颜下车,凌湛的手机忽然响起。

他打了个手势,顺势侧身接起电话:“那份文件?应该在办公桌上。”

宋乐颜一愣,侧头看了过去,他是放下工作特地赶过来的?

那边的助理无奈地开口:“小顾总过来拿的时候错拿了,这会子正嘀嘀咕咕骂您重色轻友,不管他的死活呢。”

“骂我?自己负责。”凌湛不悦地皱眉。

宋乐颜听不清电话那边的话,只听到凌湛的回答,心中不免一阵触动。

他是抛下工作来接她,被领导骂了吗?

老太太见她忍不住频频回头,乐了。

“怎么样,我大孙子帅吧?我就说,见过他的人一准儿忘不了!”

“是很帅……”宋乐颜下意识开口,说完脸才猛地一热,“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谢谢他。”

康奶奶笑的合不拢嘴,“就当奶奶拜托你了,赶紧让他摆脱老单身汉的名声,再不结婚我都要急死了。”

对比令人作呕的老李,这位不管是从素养还是年龄,都令人心旷神怡多了。

宋乐颜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么热的天还要穿长袖长裤吗?”

老太太随意地开口:“公司的销售,挺忙的,但是赚钱赚得多,保准养得起你!”

宋乐颜点头,怪不得穿的那么正式。

两人进了酒店,几道家常小炒已经准备好,宋乐颜总能在康奶奶这里吃饱饭。

刚要动筷,她的老式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刚接通,方婉尖锐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死外面了?赶紧回来,老李来了!”

宋乐颜表情一僵。

方婉催促:“人家钱都拿来了,你尽快回来,今天把日子订了!人家找人算过了,下个月正合适,赶紧的!”

宋乐颜第一次鼓足勇气,挂断了方婉的电话。

几分钟之后,方婉给她的微信上,发过来了四个长达六十秒的语音条。

不必说,自然是不堪入耳的辱骂。

她本来想删掉,却一不小心按到了播放,富有穿透力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别不识好歹,看把你能的,你个卖海鲜的赔钱货,你还想嫁给皇帝啊?能顺利结婚生孩子那是你的福气!”

她的手机太老太卡,即便点了取消,语音的声音还在回荡。

宋乐颜红了眼眶,在骂声中开口:“康奶奶,你也听到了,这就是我家的情况。”

“我怕的是我配不上您孙子,我家实在是……”

恰好这时,凌湛推门进来。

他脚步一顿,目光落在她通红的眼睛上,心中蔓延起微妙的感觉。

老太太一把抓住她的手:“小乖,你怎么不配?你绝配顶配!

我孙子是被我强行夸出来的,其实他也不咋样,你配他那是他的福气!”

凌湛:“……”

老太太继续开口:“你家的情况我知道,但奶奶看中的是你这个人,是你的善良和坚韧,谁管他们啊?”

余光看到凌湛,老太太顺手一把抓过来,强行把两人摁在一张椅子上。

“瞧,让谁看了不说般配!”

宋乐颜红了脸,闻着男人身上的淡香水味,小声道歉:“对不起。”

凌湛来了兴趣,俩人还什么都没说,她居然先道歉,有点意思。

“为什么对不起?”

“弄脏了你的车。”她捏了捏衣服,“我身上不好闻。”

“那哪是他的车,他借的,洗洗就行了!”老太太拼命地使眼色,“他一个销售,哪能买得起那种车?”

她是怕宋乐颜听了之后害怕,当场悔婚。

而凌湛刚好也有要试试她的意思,顺势便道:“是。”

末了,他再次开口:“所以,结婚吗?”

 


“快说话呀!”康奶奶比她还着急,恨不得当场就举办婚礼。

宋乐颜轻咬下唇:“好。”

说话间,老太太咔的一声掏出户口本甩在桌子上。

“我的建议是,你俩今天下午就把证给办了,省的麻烦,你们说呢?”

凌湛嘴角略微抽搐,奶奶这得多着急,居然连户口本都随身携带。

宋乐颜也没想到进展这么快,小声道:“我的还在家里……”

“让我大孙子配你去取,省得他们为难你。”老太太开口,“哎对了,吃过饭再回去。”

一个小时之后,凌湛的车子停在了海鲜店门口。

这里是商铺聚集地,这些人哪见过这豪车,不少小商贩探出脑袋频频往外看。

宋乐颜攥紧了衣服,闷头就要往里走。

一只手却无声地抓住了她,炎热的夏天,他的手掌居然还有点凉意。

凌湛身姿挺拔,目不斜视:“演得像点。”

“你死外面了是不?一个半小时,投胎都够了!”门忽然被人拉开,方婉怒骂的声音传来。

远远看到那辆车,她身子一顿,神色缓和了几分:“这位是?”

宋乐颜舔了下嘴唇,小声开口道:“这是我……男朋友。”

方婉上下打量了几眼,没表态,只是道:“进来说。”

推开门,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老男人就坐在临时支起的桌前,上面整整齐齐摆着十几沓钞票。

是二十万。

老李抽着烟,眯着眼睛打量物品似的看了几眼:“乐颜,你在门口说的话什么意思啊?”

“我跟你爸可是老交情了,说了二十万娶你进门的,你又突然冒出来个男朋友是什么情况?”

“你自己跟人家说!”方婉冲她肩膀一推,“这事我可不管。”

宋乐颜鼓足勇气:“李叔,谢谢你抬爱。但是我跟我男朋友感情稳定,今天我就是回来拿户口本去扯证的。”

老李脸色一变:“我拿你当老婆,你叫我叔什么意思?以后嫁进门也这么叫?!”

凌湛并未说话,目光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眉宇间带了分凛冽。

他在这逼仄腥臭的海鲜店,贵气的简直像是来微服私巡的。

“不是,你这哪里来的……”宋青山也猛嘬一口烟。

方婉贴近宋青山耳边,低语:“开迈巴赫的。”

宋青山铁青的脸色也略缓:“你这丫头,之前也不说有男朋友,亏得我跟你妈费心帮你找婆家。”

“小伙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宋乐颜说了销售,方婉的脸顿时沉了下来:“销售?那豪车是怎么回事?”

“客户的,借的。”凌湛没什么情绪起伏地开口。

“哈,”老李抽了口烟,笑了,“就这啊?知道我开什么车吗?宝马X5,你恐怕车轱辘都买不起。”

“你这男朋友不行。”宋青山断然拒绝,“我看着跟小白脸似的,不合适,你李哥性子沉稳,合适你。”

凌湛带了几分讥讽:“价钱合适?”

他虽然每次说话都言简意赅,但却总能精准吐槽。

“少在这里阴阳怪气,你这个年纪的的小伙子,别说二十万,我看两万你都够呛!”方婉骂他,“你个臭丫头,给我过来!”

老李赶紧把旁边的位置让了出来,颇具暗示性的拍了拍。

平日里宋乐颜习惯了逆来顺受,这次她想替自己争取一把。

她鼓起勇气,握紧了凌湛的手:“我就是想跟他结婚,钱我们可以慢慢赚,我不想嫁给年纪大的。你们这是卖女儿知道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

方婉气急,抬手就要抽她,“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爸妈的话都敢不听!”

凌湛抬手替她挡住,面不改色:“二十万彩礼我给,去把户口本拿出来。”

老李一听急了。

他可是连日子都看好了,也通知亲戚朋友了。

现在说不结,他老脸往哪搁?

他着急忙慌从包里又摸出一沓钱:“我出25万,这个婚非结不可。”

足足多了5万,方婉的眼睛都放光。

自家丫头哪能这么值钱!

“我们不同意,你跟这种小白脸结婚,能有什么前途?他有房吗?有车吗?”

“你嫁给李哥直接坐宝马,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以后还能帮衬你弟一把!”

“跟着这小白脸你是要喝西北风吗?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把你培养长大,可不是让你糟蹋自己的!”

凌湛眼底划过一抹嘲讽的神色:“看来刚才没冤枉你,给钱多就卖女儿?”

宋乐颜的眼眶红了,不光是为了自己的前途痛苦,更是觉得丢人。

才认识第一天,就让凌湛看到了这丑恶的一幕。

他们都知道了,她是给钱就可以出手的赔钱货。

“妈,我不嫁,他给再多钱我也不嫁,我也不想坐宝马!”宋乐颜颤抖着声音,“你就不能尊重我一次吗?”

“尊重能当饭吃?我生你养你,你就得听我的!我说不行就不行!”方婉怒骂。

老李缓缓收回去了一沓钱:“你们要是再磨叽,这门婚事可我就当他作废了,这钱我也拿走。”

方婉更着急了,索性直接把大门拉开,顺势往地上一坐,拍着大腿哭天抢地。

“大家们都来看看都来瞧瞧嘞,哎哟喂,养了二十年的闺女翅膀硬了,还要拒婚让她爸妈抬不起头,我不活咯!”

无数双眼睛看了过来,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宋乐颜额头上不断地沁出冷汗,身子都在颤抖。

方婉还在哭天抹泪:“这么大个小姑娘,臭不要脸的非要跟一个没前途的小白脸走,这是要逼死我啊!”

宋乐颜屈辱的泪水滚滚而下,25万,这就是她命运的代价了。

她走上前,试图把妈妈给拉起来,却听到凌湛沉稳有力的声音响起。

“40万,别再烦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