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我娶了魔教教主

我娶了魔教教主

闲鱼炖野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主人公为叶青和陆无双的小说《我娶了魔教教主》是“闲鱼炖野鹤”大大的原创佳作。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为:叶青作为华夏二十一世纪的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日子过的潇潇洒洒,本来大好人生,却离奇穿越到了中州大陆这个以修炼者为尊的世界。这里江湖门派林立,修炼到高等境界,可飞天遁地,移山倒海!叶青十分向往,于是就拜入了名气极大的九幽神教!叶青就因随身携带了一个音乐盒,就俘获了九幽神教教主陆无双的芳心。本以为从此可以躺平摆烂,却不料天天被陆无双逼着修炼。就在刚刚,第二十八次试图逃跑的叶青又被抓回来了......

主角:叶青, 陆无双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 陆无双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娶了魔教教主》,由网络作家“闲鱼炖野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人公为叶青和陆无双的小说《我娶了魔教教主》是“闲鱼炖野鹤”大大的原创佳作。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为:叶青作为华夏二十一世纪的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日子过的潇潇洒洒,本来大好人生,却离奇穿越到了中州大陆这个以修炼者为尊的世界。这里江湖门派林立,修炼到高等境界,可飞天遁地,移山倒海!叶青十分向往,于是就拜入了名气极大的九幽神教!叶青就因随身携带了一个音乐盒,就俘获了九幽神教教主陆无双的芳心。本以为从此可以躺平摆烂,却不料天天被陆无双逼着修炼。就在刚刚,第二十八次试图逃跑的叶青又被抓回来了......

《我娶了魔教教主》精彩片段

九幽神教位于中州大陆的北荒境内,乃是中州十大门派之一,拥有极强的实力。

此刻,九幽神教主峰冲云峰上,身穿黑裙,一名看似柔弱的年轻女子,坐在黑色宝座上,举手投足之间却显得极其霸气,而这便是九幽神教教主陆无双!

一双略显狭长的眼眸,幽幽的看着眼前站着的黑衣青年。

“说说,几次了?”

“媳妇儿……”黑衣青年满脸讪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你还知道我是你媳妇儿?”陆无双眉头微微一挑,即使她面带黑纱,却也难掩绝丽。

黑衣青年面色一振,义正言辞道:“媳妇儿别生气啊,我之所以想下山,这不是媳妇儿快六十大寿了,身为男人,自然要为媳妇儿准备惊喜的礼物。”

“是够惊喜的,六年了,逃跑了二十八次了!”陆无双语气中带着怒意。

黑衣青年缩了一下脖子,随即满脸严肃,甚至庄严的指天发誓,“真的,媳妇儿,我真的就是想下山给你买礼物,你看我,连钱都准备好了,准备给媳妇儿备一份不沾俗气的礼物,我要是有半句假话,呃,就让我一辈子都无法登临地境。”

陆无双素手扶住额头,似乎有些头疼。

黑衣青年站在一旁,心里颇为忐忑,但是脸上却是半点没有露怯。

身为九幽神教教主的男人,叶青这小子这样被媳妇儿数落的情景,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早就有了一番应对的心得。

“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六十了,所以想逃了,想另结新欢,找个年轻的?”

这问的可是相当刁钻了,叶青心里哼了一句,想难住我,没门儿!

叶青忽然举起拳头,重重的拍在自己的胸口上,满脸悲切:“媳妇儿,你这话说的,让我好心痛,我叶青要不是承蒙媳妇儿看上,还是九幽神教的小小的一个外门弟子,我对媳妇儿的深情,那是天荒地老永不变,媳妇儿你这么怀疑我,为夫……好心痛!”

说着,叶青情真意切又悲愤的模样,让陆无双微微一愣,语气柔和了些:“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嫌弃我比你大三十多岁?”

砰砰!

叶青再度拍了拍胸口,表达着捶胸顿足的痛心:“媳妇儿,你把我叶青看成什么人了?我叶青是这么肤浅的人吗?在感情面前,性别都不是距离了,年龄还是问题吗?唉……媳妇儿,你如果不想要我这个男人了,就直说,我走就是,何必要这么怀疑我,让我好伤心!”

叶青一番话,让陆无双微微一愣,明明是这小子想偷跑被抓回来,怎么听着,好像是自己的不对了?

不过,陆无双哪里会轻易相信,毕竟这小子可是偷跑了二十八次了。

“你要下山备什么礼物,明说不行?我给你一道命令,九幽神教谁敢阻拦?”陆无双眼神一肃。

叶青苦笑道:“我不是想给媳妇儿一个惊喜?懂不懂什么叫做惊喜?我毫无征兆的将礼物放在你的跟前,这就是惊喜!都告诉你了,还算啥惊喜?”

陆无双蹙眉,看着叶青,似乎想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说的真话。

不过,从这小子的脸上,陆无双看不出任何说谎的成分。

片刻,陆无双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六年不下山,让你好好修行吗?”

“知道,媳妇儿是为我好,希望我成为天下顶尖高手,这样才配得上我这风华绝代的媳妇儿啊!”叶青满脸严肃的点头。

但是说完,干笑道:“但是我也没办法,我真的尽力了。”

陆无双横了叶青一眼:“你还是不知道我的用心,还有,你可知道虽然你我成婚六年了,我却没有对外公布?”

叶青摇头,他还真不知道,不过猜测,估计是自己这个男人实在是废材,陆无双都不好意思说出去。

毕竟,他苦修六年,也不过才修炼到了通脉巅峰,这个成绩,在九幽神教中,已经是垫底的了。

最关键的是,要不是身为教主的夫君,大量的灵丹妙药他可劲的糟蹋,才有通脉巅峰的水准,不然的话,估计还在初境徘徊。

这中州大陆的修炼境界,分为天地人三大境界。

最低的人境,又分为四个小境界,初境,通脉,化境,通玄。

现在叶青的修炼速度,绝对是惨不忍睹。

叶青也想过好好修炼,有朝一日,比陆无双这娘们儿厉害,重振夫纲,奈何实力他……不允许啊!

陆无双似乎也没等叶青回答,忽然眼神一冷,拍了拍手。

接着,不少的脚步声传来,叶青转头看去。

就看见九幽神教的戮神卫押解着一名面色苍白,嘴角溢血的男子过来。

“拜见教主!”戮神卫齐齐对着陆无双行礼,随即对叶青也行礼:“拜见长老!”

叶青虽然修为低微,但是好歹是九幽神教教主的男人,陆无双就给他弄了一个长老的头衔,因为绝大多数不知道叶青是教主的夫君,所以提拔叶青这小子当长老,还引起了一阵非议。

其中一名戮神卫不等陆无双询问:“教主,这人意图潜进神教图谋不轨,被属下等抓住,此人有地境修为!”

陆无双摆摆手,戮神卫站直了身躯,等着陆无双的吩咐。

而陆无双却是看向那男子:“潜入神教所为何事?”

男子看着陆无双,咬牙切齿,目露凶光:“魔教魔头,人人得而诸之,你这个魔教教主,更是该千刀万剐!”

“这么说来,是为了本教主来的了?”陆无双语气平静无比,似乎有人咒她死,甚至想潜进神教来杀她,也激不起她的情绪变化。

“没错,就是为了杀了你!”男子面色狰狞,语气凶悍。

“那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陆无双话音一落,忽然手一挥!

铮!

一名戮神卫的佩刀自动拔出!

下一刻,刀锋从男子的脖子划过,鲜血瞬间喷涌而出,男子瞪着双眼,口中发出嚯嚯几声,轰然倒地。

大量的鲜血浸染了地上的青石。

锵!

陆无双再度挥手,那把似乎无人操控的佩刀,瞬间插进了戮神卫的刀鞘中。

陆无双杀人如此果决利落,这一幕,饶是叶青早有可预料,依旧是心里激荡。

身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华夏的一名富家公子爷,叶青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

虽然早有耳闻,自己这个媳妇儿杀伐果断,但是这六年来,叶青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陆无双杀人。

 


“处理了!”陆无双冷淡的吩咐。

“是,教主!”

几个戮神卫将男子的尸体带走,更是清理青石板上的一滩鲜血。

等众人走后,陆无双转头看向叶青。

叶青心里咯噔,这妞不是杀鸡给老子看吧?

不过事实证明,叶青想多了。

陆无双开口道:“现在明白为什么我希望你练就绝顶修为了吗?”

叶青脑子一转,虽然修炼不行,脑子却不笨,略微想了一下就明白了。

“你是怕有人刺杀我,希望我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

“没错,在你没有成为地境顶颠的高手之前,我不会对外宣称你是我的夫君,天底下,想杀我陆无双的人很多,他们冲我而来,无所谓,但是如果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夫君,他们恐怕也会针对你!”

叶青彻底明白了陆无双的用意,这六年逼自己修炼,希望自己强大,也是希望自己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自己实在是太渣了,六年没什么成就,陆无双为了保护自己,也不敢轻易暴露自己在九幽神教的身份。

看着那一双略显狭长,让陆无双少了几分女人的娇媚,多了几分英气的眼眸。

叶青忽然心里被什么触动了一下,苦笑道:“媳妇儿,我……”

“也罢,强求不得,修炼除了根骨,还要随缘,或许你的机缘未到!”

忽然,陆无双美眸一闪:“我很想知道你想送我什么。”

叶青心里略显尴尬,刚才说为了陆无双准备礼物,就是个借口,他的确是想跑,六年跑了二十八次,每一次连下山的路都没有找到就被抓了。

被关在山上六年了,这和叶青初入这个世界,梦想中的仗剑走天涯的游侠梦,实在是相去甚远,叶青自然心里不爽。

至于陆无双比自己年纪大,在叶青心里还真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这个世界的修炼者,岁月根本不算事儿,尤其是对于这些早年醉心修行达到极高境界的人!

而且,就他媳妇儿这样的人,据说活个几百岁都不是问题,更何况才六十。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这个婆娘虽然凶,但是真的长得如同坠落凡间的仙子,犹记得第一次见到陆无双取下面纱的那一刻惊为天人的震撼。

不过平日里,自己这媳妇儿总是黑纱遮面,自然就没有那么震撼了。

脑子里胡思乱想一阵,叶青咳嗽一下:“秘密!”

“凤鸣山脉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情况,你去帮我探查消息,就算是给我的礼物。”

叶青一愣:“凤鸣山脉,你让我去探查消息?”

陆无双清冷道:“不愿意?”

“愿意愿意!”叶青心思瞬间活泛起来:“我一个人!”

“嗯。”

陆无双答应的爽快,倒是让叶青有些惊疑了:“我说的是,就我一个人!”

陆无双点头。

叶青心头大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当陆无双亲自送叶青来都下山的路口,还给叶青一块她的教主令谕。

逃离九幽神教的大好时机就摆在眼前,狗血的,叶青居然有了几分不舍。

虽然和这女人算是成婚六年了,但是这陆无双修炼的什么狗血神宫,都不让他同床共枕,就算是半吊子名义上的夫妻。

只是,毕竟一起待了六年,是人都有几分感情。

不过向往着仗剑走天涯自由洒脱的叶青,还是觉得,大丈夫就该出去闯闯!成天被媳妇儿看着,算个什么事儿啊!

虽然他修为不高,但是好歹也是修炼中人,据说修炼者在外面也是挺吃香的!

正当叶青盘算着,离开了九幽神教去哪里的时候。

陆无双忽然喊住了叶青。

叶青转头,瞪眼道:“你不会反悔了吧?”

陆无双也不说话,只是手中拿着一把短刀,和一朵娇艳欲滴晶莹剔透的花朵。

“这摄魂花和幽月刀是我随身兵刃和法宝,你带着,免得碰到危险,你拿去有时间平心静气感应他们的气机,便能够知道使用方法。”

六年了,叶青怎么会不认识,这幽月刀,是陆无双自己的佩刀,而这摄魂花,更是珍宝阁的法宝,也是陆无双随身携带的宝物。

突然之间,叶青心里忽然有些堵的慌,自己都想跑的人了,你丫的还给我这么好的东西做什么,这就是糖衣炮弹啊,老子一定要下定狠心,决心!

但是!

一句话却脱口而出:“好,我一定很快探查到具体消息!”

“嗯,一路小心!”

陆无双微微点头,然后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去。

看着陆无双的背影,叶青心里忽然矛盾了起来,自己跑了是不是太绝情了,可是不跑,自己向往的仗剑走天涯的潇洒人生怎办?

……

地处中州大陆的北荒境内的凤鸣山脉,最近几天内,聚集了大量的中州各大门派的修炼者前来。

而暗中,却也聚集了不少当世强者,似乎凤鸣山脉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了!

此刻的凤鸣山脉外围的凤羽镇中,因为大量修炼者聚集而来的原因,镇上的几家客栈已经爆满。

而最大的三娘客栈中,正在正发生着事端,外围围了许多好事者观看。

中央,一个锦衣公子爷,高昂着头颅,展现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傲气。

身边跟了几个的随身侍卫,气势不小,许多人都敬而远之。

而锦衣公子一行人的前面桌子旁,正坐着一个腰悬短刀的黑衣青年,唇红齿白的,倒是颇有卖相。

不过面对一行人的虎视眈眈,这黑衣青年相当的淡定,还端起一碗酒,正大口喝着,中途停了一下,还夹了一块肉塞进了嘴巴里。

直到吃了肉,喝了碗中的酒,这才拍了拍肚子,颇为惬意道:“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锦衣公子的身旁,一个奴仆打扮的中年人,厉声呵斥:“放肆!你聋了,没听见我刚才的话?我家公子要在这里用膳,赶紧滚!”

黑衣青年转头,看着锦衣公子一行人,掏了一下耳朵,疑惑道:“你们有说人话?”

中年人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在我家公子面前放肆,马上跪下磕头赔礼,说不定还能饶你一命!”

 


第3章 杀鸡焉用牛刀

黑衣青年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却似乎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仰头笑了起来。

似乎觉得中年人的话,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

这时候,锦衣公子面色一沉,微怒道:“本公子冬临城齐家齐玉,记住,你是栽在谁的手上!”

中年人一听,自家公子也是动了杀机。

当即一声令下:“拿下!”

“是!”

齐玉带来的侍卫,瞬间冲了上去,就想动手。

不过却在这一刻!

原本只有黑衣青年一个人的桌子,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一身粗布衣衫,腰悬酒葫芦的秃顶老头。

来的太快,在场的人,居然都没有看清楚这秃顶老头是怎么来的。

这一下子,倒是让齐玉的侍卫没敢轻举妄动。

毕竟他们都没有看清楚那老头子怎么出现的,这只能说明,这秃顶老头是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的高手!

而坐在凳子上的黑衣青年,看着眼前的秃顶老头,顿时翻了个白眼:“我说,家里那位还是不放心老子,还要让你来跟着我?”

秃顶老头嘿嘿笑着,取下了腰悬的酒葫芦,直接提起桌上的一坛子酒,就率先往自己的葫芦里倒,虽然葫芦口小,但是这秃顶老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一滴没洒。

最主要的是,葫芦看上去小,本该一下子就满了,但是听那酒哗啦啦的声音,一坛子酒似乎都快装完了。

黑衣青年看了,双眼一瞪:“大爷的,老子还没喝多少啊!”

“就当小哥请我喝酒了,这些杂碎,老头帮你解决!”秃顶老头嘿嘿笑着,颇有几分邪气。

黑衣青年猛翻白眼:“给老子再叫一坛酒,你结账,这些家伙,我来!”

“那可不行,小哥可是万金之躯,万一有个好歹,回去老夫可吃罪不起啊!”秃顶老头脑袋摇晃着,一脸的坚决。

黑衣青年有些恼火:“我又不是泥巴捏的,没那么娇气,赶紧滚蛋,别耽搁老子展现无敌气概!”

听着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商讨着谁对付锦衣公子他们。

让齐玉勃然大怒,觉得自己齐家大少爷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践踏。

“还愣着干什么,本公子就看,今天谁敢和我齐家过不去!”齐玉呵斥着,却盯着那秃顶老头。

那暗中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希望这老头别插手,更是直接抬出了他齐家来!

围观的人,自然知道冬临齐家的威名,那可是这北荒有名的大世家。

势力极大,没几个敢招惹。

所以许多看戏的人,看那桌子旁的一老一少,似乎有些同情起来。

即使那秃顶老头来的突然,展现出一定实力,却似乎也无法和庞然大物的冬临齐家相抗衡。

就在这一刻!

锦衣公子带来的侍卫,和那仆人打扮的中年人都动了,迅速冲了过去,要收拾黑衣青年。

但是桌子旁的一老一少此刻的动作和言语,却是让围观的人,一个个瞪大眼睛。

“大爷的,老家伙,你敢跟我抢!”黑衣青年拉住秃顶老头,一副不许秃顶老头动手的意思。

秃顶老头极其为难道:“小哥,万一伤到你,老夫就完了!”

“你不是在旁边吗,我干不过你再上,别怕家里那娘们儿!”黑衣青年这么说着,但是却率先缩了一下脖子,似乎对于家里的某位娘们儿有些心虚。

眼看齐家都要动手了,这一老一少还拉拉扯扯的,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在看戏的一干人等看来,这两位心可真够大的,这时候还在扯皮,简直就是自断生路,自己作死!

甚至围观的人中,不禁为这一老一少心急起来。

“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拉扯啊!”有人提醒了一句。

这一刻,齐玉看的更是恼怒了:“还愣着做什么,一起收拾了!”

“是公子!”

中年人和一干侍卫,顿时亮出,兵器,汹涌的劈砍了过去。

终于,那一老一少,似乎是谈妥了。

秃顶老头坐了下来,而黑衣青年却是站了起来。

黑衣青年看着冲来的一干人等,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的极其灿烂。

“死到临头还笑的出来,还真是不得不佩服你!”中年人一声冷哼,瞬间拍出一掌,强大劲气轰然爆发开来,直扑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嘿嘿笑道:“有点意思!”

说着,黑衣青年忽然拔出了腰悬的短刀。

“嗡……”

短刀出鞘,居然发出刀鸣,一股寒气,瞬间充斥客栈大厅。

让无数人在这一刻,都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被寒气冻僵了。

而对着黑衣青年出手的中年人和几个侍卫,也动作凝滞了起来,面露惊骇之色。

“这是什么兵器,如此气势!”

“太过骇人,这把刀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养出这样的煞气!”

这估计是每一个人心中的震惊和迷惑,毕竟出鞘就如此气势的刀兵,绝对来历非凡!

只是忽然!

锵!

一下子,出鞘的短刀却瞬间被黑衣青年插进了刀鞘中。

黑衣青年摇头晃脑:“杀鸡焉用牛刀!”

因为被刀气所摄,几个人身形一滞,没了刚才的气势。

黑衣青年将刀插了回去,那无形的,却压迫人心神的煞气才消散,不禁让周围的人松了一口气。

当中年人回过神来,再度聚势来袭的时候,却忽然看见黑衣青年拿出了一朵花!

没看错,就是一朵娇艳欲滴,花瓣如血玉的花。

本以为黑衣青年又会拿出什么了不得的厉害的兵器,几人还警惕万分,结果居然是一朵花!

让中年人和几个侍卫,不禁愣神,这难道是来搞笑的?

中年人忍不住嗤笑起来:“男子玩花,还真没见过!”

黑衣青年咧嘴笑道:“现在见过了,好心提醒你们一句,现在你们还有机会滚蛋!”

“动手!”中年人一声爆喝,再也不等什么,率先冲了过去。

忽然!

“叮当叮当……”

一阵铃声自黑衣青年手中摇晃的花朵中传出。

接着,莫名而诡异的画面,展现在了围观看戏的众人眼中。

原本气势汹汹的,已然冲到黑衣青年跟前的几人身形却是嘎然而止,一个个瞪大眼睛站立不动,双眼无神,似乎丢魂了一样。

齐玉一愣,气急败坏的爆喝:“贾福,你们还傻站着做什么!”

却在这一刻,黑衣青年轻轻捏住那多晶莹剔透的花朵,轻轻吐出一个字:“倒!”

“砰砰……”

伴随着中年人和几个侍卫轰然倒地的画面,传出数声重物倒地的声音之后,客栈中鸦雀无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