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神医入世

神医入世

楼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张坏跟随师傅们在山上历练多年,学到了一身的好本领。可已经习惯了山间自由散漫生活的张坏,却怎么都不想下山历练,几个师傅无奈之下,还是将他一脚踹下山。本想着继续啃老,但是实力太强不容许他低调啊,好在他实力与后台力量并存,走路都带风,在这都市风云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主角:张坏,墨染竹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坏,墨染竹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入世》,由网络作家“楼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坏跟随师傅们在山上历练多年,学到了一身的好本领。可已经习惯了山间自由散漫生活的张坏,却怎么都不想下山历练,几个师傅无奈之下,还是将他一脚踹下山。本想着继续啃老,但是实力太强不容许他低调啊,好在他实力与后台力量并存,走路都带风,在这都市风云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神医入世》精彩片段

“大师父的医术,学到三成,达到起死回生的水平;二师父的武道,修为达到地境九重,收拾个世俗武夫,算是小菜;

三师父的识器、惊鸿、魔音、摸金等十几个琐碎的生活技能,却是学了个寂寞,幸亏三师父和善,没有怪罪。

也是啊,天才也有短板啊,但修为上去了,我还要学生活技术做什么?”

张坏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

没过一会儿

从屋里传来苍老的声音,“小坏,别墨迹了,快进来听我们交代!”

少年一个踉跄,做了个鬼脸,无力地走进屋内。

刚走进客厅中央,双膝跪下,恭敬道:“坏儿给三位尊师行礼了,我最近感觉修为松动了......”

中间穿着如民国马褂的老者,咳嗽了两声,摆手,示意少年别废话:“行了,行了......你别编故事了,进入正题。为师叫你下山,一是让你去世俗中历练、行医救人;二是让你去履行婚约。”

“......”

细看之下,张坏特么炸裂了,十个写着名字的锦囊赫然摆在桌子上。

一想起大师父之前的媒约,张坏炸毛,这特么不是认真的吧?

十个锦囊便是十份机缘,受不了啊!

若是歪瓜裂枣,心脏迟早崩溃。

都二零二一年,自由恋爱的年代了,还靠什么婚书媒言?

况且啃老多香啊,天塌下来由师父们顶着。

“大师父,徒儿是您一手拉扯大的,从未想过离开你们!”

张坏双眸中露出前所未有地坚定,“我宁愿侍奉师父们一辈子!”

说完之后,再次匍匐在地,而师父们的脸上却露出莫名的苦涩。

“张坏,你这个鳖孙儿,你蹭吃蹭喝十九年,还想我们养你一辈子啊,有这么啃老的么?”

“......”

马褂旁边的另一位暴躁老者,看不下去了,破口大骂:“此次下山之后,可别丢下历练,辱没了三位师父对你的悉心教导,你要知道,我会暗中观察你的!”

另一位穿着破旧西装、一头黄色卷发的碧眼老者微笑道:

“小坏啊,你天资过人,实属人中之龙,别人六十年艰苦修炼,才能拥有的修为,你十六岁便达到了。

但你顽劣成性,三年没有明显精进,显然白虎山不适合你成长了。

所以为师们一致同意,让你出去历练一番,增加善缘,锤炼心性。当然你随时可以回来,我们一直都在。

还有,你不是想知道身世么,当婚约任务完成后你的身世谜底自然会被揭开。”

三师父叮嘱道:“这些婚约中,前九个要成功,最后一个必须悔婚。她若逼婚,你可用尽手段杀死对方,不然会招来杀生之祸!”

“这婚约不是要成功才行么,为什么最后一个要逃避?”

是女方长得太丑,还是像个母老虎,连师父们也怕么?

而且完成一个任务,才能兑换第二份婚约任务,这是几个意思?

更要命的是,还要学习文化,我特么一个神医嫡传,要去双城大学读什么金融专业啊?

面对不靠谱的师父,张坏头大!

当张坏被师父撵出院子,从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出来时,已是中午。

饥肠辘辘的他脑袋一拍,惨呼一声,“三位恩师啊,你们联手赶我出来,我忍了,但是没给一分钱的生活费,是不是故意的啊!”

就在他走在炙热的水泥路上,满腹牢骚时,一辆豪华越野车,如疯狗般朝他疾驰而来。

伴随着“砰”的一声,张坏如同断线风筝般,被撞飞出十几米,轰然倒在车前不远的地方。

越野车一个急刹,在水泥上拖出一道长长的黑脚印迹。

车内,一位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瞥了一眼不远处,一动不动的“尸体”,阴狠道:“碾过去......”

“徐少,我们不报警救人吗?”

“明天可是好日子,若是救人,肯定耽误了表白的良辰吉日!”

见司机迟疑不决,徐少双目中露出一丝阴狠,低声重复,“也没人看见,有事我顶着!”

好哩。”司机正要发动引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被撞飞的年轻人,在两人眼前悄声无息地站了起来,随意地拍拍凌乱的衣服,向他们走来。

“这特么撞鬼了吧?!”

司机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但没有见过尸体复活啊,一时竟然忘记怎么开车走人了。

啪。”车门被打开。

 


张坏坐进车内,打量着露出诡异表情的徐少道:“撞我的医药费,抵我进城的搭车费,可行?”

“行行行!”

徐少见少年无事,又没有碰瓷的迹象,咧嘴笑道:“你没事吧?”

“命大,没事。”张坏乃是宗师修为,就算被火车撞到,也不会有事,他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更没想讹诈对方一笔钱财。

本是萍水相逢、无需客套。

张坏抱着行囊,也不管两人谈话,眯着眼睛,养神蓄锐。

就在去双城市的路中,徐少接到电话,“明天还有其它人要表白墨染竹?”

“是啊徐少,听说对方很有来头,你可要把握好时机啊。”

“知道了。”徐少挂了电话,喃喃自语道:“敢跟我抢人,我特么让他走不出双城大学!”

“徐少,听说校花墨染竹心高气傲,拒绝了很多富二代表白了,你......”

呵呵。”

徐少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与其它人不同。

我家扼着墨家的产业命脉,若敢拒绝我,就等着我徐家的愤怒吧!”

“我就怕那个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做出让您......”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当场拒绝,我也有手段,让她臣服于我!”

“墨染竹!”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他睁开眼睛,拿出婚书。

特么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婚书上的名字赫然也叫墨染竹啊!

张坏瞥了一眼脸色邪气的徐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家伙要对墨染竹下药,然后…

“徐少,你们说的墨染竹,是双城大学的墨染竹吗?”

“是啊。”

徐少瞥了一眼衣服破旧,有些地方还挂着草芥,风尘仆仆地少年,嗤笑道:“莫不是你也想表白墨校花?”

“哦,那个......”

张坏除了从婚书中得知几个名字外,其它一无所知。

但是,听到“墨校花”三字时,顿时释怀了。

未婚妻或许不是歪瓜裂枣,是校花啊,计上心来。

“那个,你看我样子能追校花么?”

张坏傻笑,他扮傻,只是想让对方降低对方的警觉,获得更多信息。

“墨校花心比天高,你一个农村走出来的二傻子,想都不要想。”

若是其他人被撞,起码得要些医疗费,或者拍个片子什么的,这家伙只要求搭个车。

现在又不自量力,要追求墨校花,徐少完全笃定对方就是个傻子。

墨家虽然不是什么世家,但也不是你可以触摸的存在。”

“你特么死了这条心吧,不然我不介意再撞你一次,把你给撞醒了!”

然后,似乎还不释怀,对着司机道:“你看看,癞蛤蟆都想吃天鹅肉了,这特么世道要变了么?”

“......”

经过装疯卖傻操作后,张坏得到些零星资料:

墨染竹,双城校花,金融专业,住在双城市最高档的双城富豪小区

虽然地址与婚书里不同,但是家族成员姓名吻合。这让张坏笃定,他们就是在针对自己未婚妻。

隐隐中,张坏摸着口袋里的推荐信,嘴角露出不易觉察的弧线。

刚到双城市中心,张坏即被两人嫌弃地扔下车子,开走后,还加上一句:“真特么晦气。”

“......”

站在繁华的闹市,身无分文的张坏特么想哭,有这么悲催历练的么,果然还是啃老香。

“师父曾经有恩墨海星,救过他的命,去蹭吃蹭住没问题吧?”

张坏怀揣最后的希望,坚持走到双城小区,哪知被保安拦下。

“这里是高档小区,乞丐与野狗不得入内!”

保安见张坏破破烂烂,全身上下加起来没他一双鞋子贵,一脸的嫌弃,呵斥道:“再不走,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这......”

自从山中下来,连番碰壁,张坏心情更差了。

“我找墨海星叔叔!”

张坏没好气道:“帮我传下话,就说张坏带着婚书来了。”

就在张坏说完之后,气氛突然凝固起来,两个保安脸憋得通红。

“你说你是墨大小姐的未婚夫?”

“是又怎么样。”

还未等张坏说完,两个保安再也受不了了,直接笑出猪叫声。

“哈哈......我们见过各种追求墨大小姐的追求者。也见过犯贱的,但没见你这么犯贱的,什么年代了,还婚书?你穿越过来的吧!”

张坏忍不住地摸了摸鼻子,望了望狗眼看人低的保安,强忍着揍人的冲动。

 


就在这时,从别墅小区中走来一位秃顶的中年男人来。

“我们是小区的名片,要有素质。你们对外人是什么态度,想要被开除么?”

“郁队,这个乞丐无理取闹!

保安恶人先告状,然后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再次作个夸张的说明。

被称为“郁队”的男人望了望灰头土面的张坏,又望了望保安。

叫嚣道:“特么还愣着干什么,快特么给我赶走啊,哪来的野狗!”

“......”

张坏本来以为,终于来了个正直的人,没想到比保安目中无人。

正当保安靠近,想要推搡张坏时,从远处走来位雍容华贵的夫人。

“怎么了?”她见三人欺负一个少年,轻声问道。

“啊,是叶夫人回来啦。”郁队跟变戏法似的,换了个嘴脸,媚笑道:“这个乞丐想要混入小区,估计偷东西什么的,被我们拦着了。”

“叶花童?”

婚书中,记载着墨染竹母亲的名字,正好姓叶,张坏随口嘀咕。

哪知被耳朵尖的保安听到了,正好有机会巴结夫人,冲向张坏,大声呵斥道:“叶夫人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么?”

特么,张坏被这保安烦得要死,保安的拳头刚要碰到他的脸时,他毫不犹豫地踹出一脚。

特么的,忍你很久了。

“砰......”

心口被踹得变形,保安连退数步,直到挨到墙上,退无可退才停下来,浑身跟散架似的疼痛。

保安血气上涌,强行咽入肚中,震惊地打量着乞丐,他竟然没有看清对方是怎么出脚的!

“你!”他指着张坏,却不敢上前,望向郁队

叶夫人没有理会气急败坏的保安,走向少年,柔声道:“大家都叫我叶夫人,好久没听到有人提我名字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张坏,我来处理婚约的。”

张坏面不改色,说出来此目的。

“婚约?”

叶夫人娇躯一震,脸色苍白起来,似乎有难言之隐见叶夫人加入,郁队强忍着未动手,心里暗想,若真是墨家女婿,叶夫人怎么皱眉呢?

明白了,叶夫人太过善良了,又不想让乞丐受到伤害,正左右为难!

郁队像是发现新大陆般,情绪暴涨,大手一挥,大吼一声:“兄弟们,打死这个死骗子!”

他们就像苍蝇不停地,在身边嗡嗡嗡,张坏早就不耐烦了。

就在他们冲过来,快要碰到他的一刹那,他闪电般踢出连环三脚。

若不是克制住力量,得把他们戳通了。他还不想惹事,只是点到为止。

他是修士,修炼的是通向神仙之路!

看似普通的三脚,怎么可能是三个保安能承受的。

“砰!”

“砰!”

“砰!”

三人刚冲到张坏面前,还未来得及出手,人就像被汽车撞飞般,落在门卫室旁的树上,压坏几根树技,跌落在滚烫的水泥上,死猪般哼哼。

张坏瞄了一眼,也没当回事,转向对叶夫人道:“叶阿姨,我一天没吃东西,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

郁队望着乞丐般的张坏,被叶花童带进小区,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没有力气,那我们怎么被踹飞的,我们是纸片人么?”

保安捂着心口,死盯着张坏消失的方向,疼得吱牙咧嘴道:

“郁队,这家伙会拳脚,而且看样子,叶夫人也被他暗中威胁了!”

三人摇摇欲坠地爬起,正准备抓人,见墨海星开着汽车从小区门禁而过。

“墨总!”

郁队念了一句,忍着剧烈的疼痛,走向汽车,敲击着车窗。

“什么事?”

墨海星落下车窗,露出冰冷的脸。

“墨总,有个自称为张坏的乞丐,说是墨大小姐的未婚夫,被叶夫人带到家中了。”

见墨海星的脸色更加的冰冷,郁队低头哈腰道:“墨老板,我们要不要报警?”

“不用。”

然后,开车离开保安的视线。

“咦,看他们反应,张坏那小子绝不是什么未婚夫,但是他们又不敢报警,难道?”

“郁队,他们好像认识,我们也不管了,我去拿点跌打药,给你涂涂。”

“我们丢了这么大的脸,难道装着什么事情没发生?”

郁队的脸色刷地阴沉下来,“若张坏这小子真与墨家没有关系,他便走不出这小区大门!”

说完之后,又摸了摸心口,疼得他面容扭曲起来。

“这仇我们必然要报,不然我们这个弱势群体,谁都可以揍了。”另一保安恨恨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