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现代都市 > 杀神重临故土

杀神重临故土

八月初七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五年前发生的那场悲剧,莫尘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那些人害得他家破人亡,侥幸逃过一生的他,却连报仇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如同一只丧家犬逃离故乡。五年之后,莫尘从南海归来,化身杀神重回家乡,为报血海深仇,他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主角:莫尘,柳智慧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尘,柳智慧 的现代都市小说《杀神重临故土》,由网络作家“八月初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发生的那场悲剧,莫尘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那些人害得他家破人亡,侥幸逃过一生的他,却连报仇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如同一只丧家犬逃离故乡。五年之后,莫尘从南海归来,化身杀神重回家乡,为报血海深仇,他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杀神重临故土》精彩片段

南海市。

五官硬朗,面若刀削的莫尘,站在人来人往的车站前,望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他浑身轻颤,双眼赤红,昔日种种泄洪而出!

“小尘,记住妈说的话,今日离开后,我不准你再踏入南海半步,否则妈死不瞑目!”

莫尘本是南海市顶尖豪门莫家独子。

当初的莫家坐拥南海,语如圣旨,南海上下家族,无人敢不尊!

可就在五年前的夜晚,一股神秘势力杀入莫家,父母以生命为代价将他送出南海。

为躲避仇家追杀,他东躲西.藏,吃垃圾桶里的食物,直到他遇到了个老乞丐。

那老乞丐传授了他一身逆天武功和医术,在他临走前送给了他一枚扳指。

莫尘好奇问他的身份,老乞丐闭口不谈,说他到了南海早晚会知道扳指的作用,另外他还给莫尘准备了个惊喜。

这五年他每每闭眼就会想起母亲惨死的画面,这让他心如刀割,痛到窒息!

此番归来,他定要查清仇人,以仇人的鲜血祭奠父母的在天之灵!

吱呀——

一辆红色法拉利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白嫩的腿映入眼帘。

香车配美人自然引起了很多人注目。

可看清她长相的莫尘却愣在了原地,当记忆中那张稚嫩可爱的小脸与眼前人重叠。

莫尘脱口而出:“智慧?你怎么在这?”

柳智慧之所以会来火车站,是被自己爷爷强迫而来。

爷爷说他曾欠别人个天大的人情,而她接的人,便是那人徒弟。

爷爷没有给她照片,只说那人戴着扳指。

可柳智慧却没想到,她接的人,竟是她想念了五年的男人莫尘!

她原本充满冷意的双目此刻忍不住剧烈颤抖,而后再也忍不住,狂奔而去紧紧抱住莫尘:“尘哥!是你!真的是你!这五年你去哪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呜呜……”

莫尘安慰着她,心中意味难明,道:“这五年你过得如何?”

柳智慧擦了把喜极而泣的眼泪,看了莫尘半晌,猜测出他问这话的意思了。

而后感慨道:“若不是当初那件事,咱们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吧?不过尘哥现在回来了,一切都还来得及。”

莫尘脑子“嗡”的一声,声音颤抖着,不可置信道:“你没结婚?你竟然等了我五年?!”

柳智慧羞红了脸,点了点头。

曾经柳家在南海只是个名不经传经营房地产的小家族。

有次柳家陷入了经济危机,莫尘的父母大手一挥注资柳家五千万。

得到资金的柳家越做越大,两家来往和关系也愈发亲密,莫尘也和柳智慧成了玩伴,两家也因此定下了婚约。

莫尘本以为莫家出事后,柳家会忘记此事,可却没想到,智慧等了他五年!

人生有几个五年?莫尘发誓此番回来,绝不负她,绝不负柳家!

柳智慧眼中充满了恨意,咬着贝齿道:“尘哥,你离开的这五年,我和我爷爷一直在调查,是哪个畜生对莫叔叔莫阿姨下的手,黄天不负有心人,我们查到了蛛丝马迹,对莫家下手的人,脖子上有一条黑蛇的纹身!”

说着她像是霜打了的茄子泄了口气,苦笑道:“但也因为调查莫家的事,我家的公司遭受到了各方面的打击,就连家人的生命也受到了威胁,家人也因此对我爷爷的独断独行怨声载道。”

“可我爷爷说,莫家对我们有恩,若是不报当初的恩情,和畜生有什么区别?要是小尘还活着,他定要履行当初定下的婚约!”

莫尘浑身剧颤,他没想到柳老爷子竟如此重情重义。

为了回报当初的注资之恩,竟将整个柳家推入火海!

“好了尘哥,你别愣住了,赶快上车吧,若是我爷爷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开心的蹦起来,摆好几桌宴席呢,咱们赶紧回去给他个天大的惊喜!”

柳智慧笑着自然的牵起发呆莫尘的手,坐到了车里。

一路上两人不断的询问对方这些年的情况。

又从近年聊到小时候的快乐时光。

这让失去至亲的莫尘,有种回到家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前方一辆五菱宏光凶猛无比的撞了过来。


“砰!”

滔天巨响响彻马路。

挡风玻璃应声而裂!

法拉利在一瞬间被撞到变形!

柳智慧脑袋磕出了血迹昏死了过去。

莫尘经受过常年训练,身体强度异于常人,硬生生抗了下来。

担忧柳智慧的莫尘赶忙伸手把脉,好在她只是受到了点皮外伤,昏迷了过去。

这时红菱宏光走下五名手持凶器虎背熊腰的壮汉,杀气腾腾的朝着法拉利狂奔而来。

看到这幕,莫尘内心一震,恐怕这不是一场简单车祸,而是一场蓄意谋杀!

除却愤怒外,心中不由得后怕,若是今日他不在,他不敢去想柳智慧会有怎样的下场!

无比凌厉冰冷的杀意,如洪水自莫尘周身扩散而出,周围的温度在这个瞬间降至冰点!

砰!

双目森冷的莫尘一拳打出,无法承受重力的车门寸寸断裂。

五位壮汉察觉到情况不妙,心生警兆,警惕防备的盯着坏掉的车门处。

可他们眼前突然一花,就见携带着杀意的青年出现在了他们身前。

这让他们毛骨悚然,心生恐惧,他们知道今天是碰上硬茬了。

为首的壮汉声音颤抖的说道:“我们是忠义堂堂主虎爷的手下,遇到您这样的高手我们认栽,但请您饶我们一命!”

莫尘笑了,笑的很冷:“妄想杀我的女人,认个错就想活命?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为首的壮汉当即喝道:“阁下莫要不识好歹,你可知忠义堂是什么样的存在?我家虎爷跺跺脚,整个南海市都得颤三颤,你最好三思而后……”

然而话未说完,只听“咔嚓”一声,为首壮汉的脑袋被莫尘硬生生的扭断了!

其余四人看到这幕,顿时骇的魂飞魄散,脑子里只有一个字在闪烁,那就是——逃!

可尽管他们不要命的狂奔,依旧没有莫尘快,一个呼吸间就拦在了他们身前。

他们面露恐惧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们深知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暗道今天栽了!

这时却听莫尘冷漠的声音传来:“是谁让你们对柳家下的手?你们堂主么?”

“我们知道的一切都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答应放过我们!”

他们不清楚此人会不会出尔反尔,但这却是他们活下去唯一的筹码。

“只要你们给我想要的答案,饶恕你们也未尝不可。”

壮汉深吸了口气,道:“是楚家楚心远花重金请我们堂主出的手!”

“当初楚家在南海不过是最低等的家族,而今却坐拥价值数十亿的锦绣集团,开着价值千万的豪车,住着上亿的别墅。”

“这全因他五年前对莫家人赶尽杀绝后,转走了莫家所有的资产。”

咔嚓——

莫尘拳头握的喀嚓作响,愤怒如骇浪在他胸膛中翻滚沸腾。

壮汉战战赫赫的继续说道:“原本莫家的事早已经翻篇,可柳家老爷子柳忠国却非要追查到底,原本楚家没当回事,可哪想真被柳家查出了蛛丝马迹,于是楚家家主楚雄权儿子楚心远便找到了我们堂主虎爷,让我们将柳家老小屠杀干净!”

闻听此言,莫尘脸色冷到了极致。

楚家不仅害死了父母亲,夺走莫家所有资产。

让他背井离乡,像条狗一样活在仇恨和煎熬中五年!

而今还要将这世上唯一关心他的柳家赶尽杀绝!

“楚家!你们——罪该万死!”

这一刻,莫尘心中的杀意和愤怒再也难以压制,同洪荒猛兽般爆发,席卷方圆数百里,天地都仿佛变成了血红色!

壮汉们骇的跪在了地上,面如死灰,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

“楚心远,他在哪?!”


“在、在忠义堂等我们消息。”

“立刻!带我过去!”

在莫尘赶来的同时,忠义堂内。

大厅装饰的富丽堂皇,中间供奉着身高九尺的关二爷雕像,在雕像旁镌刻着忠义二字。

一名体毛极厚,浑身腱子肉的中年人坐在鳄鱼皮沙发上,怀里搂着身材窈窕的少女,大口喝着酒肉。

此人正是聚义堂堂主林天虎,他十六岁便敢杀人,十八岁时是南海灰色新秀,如今身为忠义堂堂主,掌管着上百号能打能杀的手下,在南海黑白通吃,是响当当的人物!

在他身旁坐着名眼神阴鸷,浑身傲气的金丝眼镜青年,他看着手腕上价值百万的劳力士水鬼,急躁道:“你属下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十分钟就能搞定么?这都过去十五分钟了!”

“今天是我爸五十五岁生日,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你赶紧给你属下打电话催一催。”

被这般态度对待,身为堂主的林天虎很是不爽,他正欲说什么的时候。

一声惨叫声伴随着大门被巨力破开的声音,响彻大厅!

见此林天虎脸色顿时一沉,猛地站了起来,冲着门口处喝道:“什么人?胆敢在忠义堂闹事,活腻了吗?!”

唰——

忠义堂数百号打手整齐划一的朝着门口处看去,只待虎爷一声令下,他们便将此人活活砍死!

“谁是楚心远?给我站出来!”

伴随着爆喝,一名携带着滔天杀意的青年,双目无情,步步杀机的踏步而来。

随着他踏入大厅,周围的温度瞬间降至冰点,在场众人浑身遏制不住发抖,如至冰窖。

来人正是莫尘!

原本楚心远打算看好戏,可没想到对方的目标竟然是他。

他脸色登时沉了下来,对着来人冷呵道:“你是什么人?竟敢直呼本少大名?!”

呵呵,真有意思!

已经有五年没见到敢在我面前这般嚣张的人了。

待会该怎么折磨他,才能让我尽兴呢?!

然而随着两者距离拉近,楚心远竟感觉眼熟,仔细一想,这不正是莫家的莫尘吗?

旋即楚心远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我道是谁如此狗胆包天,原来是你这个死爹又死妈的小杂畜,这些年你可让楚家好找啊!没想到你这丧家之犬会主动送上门来!”

“呵呵,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五年过去了,你便能复仇吧?”

“当初我爸妈能把莫家的两个老畜生玩死,如今我便能将你个小畜生活活踩死!”

他看了眼林天虎,又看了眼身后皮肤黝黑的保镖,不屑的笑道:“这种不值一提的废物就不需虎爷亲自出手了。黑豹!你去给我把他弄死!”

随着他一声令下,名为黑豹的保镖,顿时朝莫尘走去。

他身高足有一米九,黝黑的肌肉犹如走珠般游走,浑身如钢炼一般充满了爆炸感!

看到黑豹出手,众人皆是倒吸了口凉气。

黑豹年轻时上过战场见过血,退役后精修散打,崇尚暴力的他打了十年地下拳。

十年间从未遇到敌手,也无人能让他出第二拳,是最没有争议,当之无愧的拳王!

他亲自出手,莫尘除了死,没有第二个可能!

林天虎对此话极其赞同,黑豹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若出手那是杀鸡用牛刀。

即便是如此,他也觉得莫尘死在黑豹手中是在侮辱黑豹。

黑豹轻描淡写不耐烦的说道:“别浪费时间了,滚过来受死!”

然而莫尘却无视了他,径直朝着楚心远走去,冷呵道:“我方才在门外听你说,今日是你父亲五十五岁生日,那我便用你的项上人头,做你父亲的寿礼,同时为我枉死五年的父母,收点利息!”

这冰冷的语气,福满杀意的语句,让楚心远心脏骤颤,见莫尘朝自己杀来,他目呲欲裂的吼道:“黑豹,给我弄死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