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现代都市 > 穿越三国争霸路

穿越三国争霸路

天朝书生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前世的他出车祸死了,今生的他要作为自己大人物吕布活下来。出车祸后穿越到东汉末年,成为天下无双的吕布吕奉先。可他却对争霸天下皇权之争没有任何兴趣,他只想投靠枭雄,在他手下谋个小官,吃喝不愁快活人生。

主角:吕小布,吕布,福伯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吕小布,吕布,福伯 的现代都市小说《穿越三国争霸路》,由网络作家“天朝书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他出车祸死了,今生的他要作为自己大人物吕布活下来。出车祸后穿越到东汉末年,成为天下无双的吕布吕奉先。可他却对争霸天下皇权之争没有任何兴趣,他只想投靠枭雄,在他手下谋个小官,吃喝不愁快活人生。

《穿越三国争霸路》精彩片段

中平五年。

并州刺史张懿率领并州军抵御胡人杀掠,然不敌胡人大军,战死于阵中。

张懿死后,由丁原接任并州刺史之位。

镇守并州抵御胡族的重任,落入到丁原肩上。

并州九原。

吕小布感觉身体疲乏,浑身酸软。

他挣扎着从床上起来。

忽然间,无数记忆涌进脑海里。

他顿觉脑子炸裂,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冒汗。

良久之后,疼痛终于停下。

脑子里的记忆也被他理清。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二十一世纪的吕小布。

而是东汉末年,赫赫有名的飞将吕布!

“等下,我竟然穿越到三国的吕布身上去!?”

吕小布有些懵。

前世他出车祸受伤严重,在送去医院的路上就断气了。

没想到死后竟然穿越异世,还变成了吕布。

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吕小布摇头感慨,他自问并非好战之人,自身更与勇猛无关。

穿越三国成为吕布,让他有些承受不起。

与吕布有关的事情,他也只能想到一个“三”字。

三英战吕布,三姓家奴......更多的,他已经想不出来。

他并非历史学家,对东汉末年不够了解。

既然穿越,那好歹也得有个系统傍身,这可是穿越主角的标配。

“系统出来!”吕小布喊了几声,系统没有反应。

这不对劲,难道他不是传说中的主角!?

一连试了好几遍,他都未能召唤出系统。

他累了,心累的,看来他身上真没系统。

接下来的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吕小布从床上起来,感觉口干舌燥。

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几杯水下肚后他感觉舒服了许多,身体又再次充满力量。

他用力握了握手中杯子,下一瞬间他目瞪口呆。

杯子在他手中竟然被生生捏碎!

看着一手的碎片,他蒙蔽了。

他什么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了?

他刚刚只是多加几分力气,杯子就这样碎了?

吕小布不得不重新评估自己的力气。

他紧握拳头,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

毫无意外,结实的木桌当场四分五裂,仿佛被重锤砸开一般。

这就是吕布的力量!

现在他总算知道为何吕布会成为当世第一猛将。

仅凭这份力气就远超常人,更别说还有那登峰造极的武艺了。

然而吕小布对变强没兴趣。

他现在只想当个纨绔子弟,终日饮酒作乐,逍遥快活。

他相信以他如今英武的面孔,想要获得美人欢心不是难事。

而且最棒的就是,这世道允许一个男人娶好几个老婆......

貂蝉,蔡琰,甄姬,大小乔......

吕小布已经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之中。

把美人尽收怀里,就是他最大的梦想!

他决定了,从今天起,他不再是吕小布。

而是要收尽天下美人的吕布吕奉先!

就在吕布还在胡思乱想时,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少爷,你没事了?”一个胡子花白的长者走了进来。

看见被砸烂的桌子,他脸色有些疑惑,不知吕布为何要这样做。

“本少爷强壮得很,能有什么事,你看,桌子都挡不住我一拳。”

吕布扬了扬拳头,仔细搜索记忆。

眼前之人名叫福伯,是他府上的管家。

“太好了,老奴还以为你被那侯家恶少打伤了。”

“什么,我被别人打伤?”

吕布不敢置信,他堂堂吕布,天生神力,武艺高强。

向来只有他打伤别人的份,何曾有人能够伤到他。

在这九原,他的勇武远近闻名,难道这块地方还能有人比他厉害?

“少爷忘了吗,那侯家恶少霸占了我们的田地,少爷不服,亲自上门说理。”

“结果你人刚去不到半个时辰,就被抬出来了。”

福伯把之前发生的事完完整整述说一遍。

吕布听福伯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但这世道还能有吕布打不过的人吗?

不说对付一个恶少,就算一个打几十个也不是问题吧。

吕布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仔细回忆之前发生的事......

靠,他想起来了!

他单枪匹马去侯家要回田地,那恶少笑脸相迎。

说一定会归还田地,最后还请他喝酒,表示歉意。

结果他一喝完这杯酒,立即晕了过去。

不用多想就知道,这酒一定有问题。

否则他堂堂吕布怎么可能轻易昏厥!

不行,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

他吕布的一世英名,岂能毁在一个恶少手上!

“我要去找他报仇!”吕布推开福伯就要出门。

“等下少爷,我看此事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福伯,你别拦我,难道我们家的田就这样拱手让人吗!?”

“田地事小,家族存亡事大!”

“这是何意?”吕布不明所以,怎么找个恶少报仇就事关家族存亡?

“少爷有所不知,那侯家与并州丁刺史有些关系。”

“得罪了侯家不要紧,要是得罪了丁刺史,那可是会连累到我们整个家族!”

福伯苦苦劝说,他知道吕布生性冲动。

但这次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吕布拦住。

吕布闻言,当下一愣。

并州丁刺史?

莫非就是那个收他为义子的丁原!?

除了这个丁刺史,吕布再也想不到其他人。

不过现在丁原还不认识他,更不可能收他为义子。

难怪那侯家恶少敢如此放肆,敢强占他家田地。

原来是有背景的!

得罪侯家可以,但是不能得罪丁原。

如今整个并州就丁原最大,手上还有兵权。

得罪了丁原,即使他是吕布也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他还不是那个举世无双的飞将吕奉先,只是吕家的一个少爷罢了。

但是此仇不报,让吕布感到十分屈憋。

他好歹也是绝代猛将,难道拿一个小小的恶少没有办法吗!

况且自家田地被占,自己还被迷晕。

吕布越想越气,他从来不是个吃亏的人。

别人都踩到头上了,此仇岂能不报!

“福伯你让开,我一定要替咱家出口恶气!”

吕布说完推开福伯,往门外直冲而去。

他现在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吕布身上。

至少在脾气这一块,他和吕布简直如出一辙!


吕布冲出家门,直奔侯家。

侯家在九原县颇有威望,依靠丁原的关系,成为当地一霸。

人人都怕了侯家,不敢得罪他们。

但吕布非常人也,别人不敢得罪的,他偏偏要得罪!

“候武,你给我滚出来!”

吕布声如洪钟,一记飞踢把侯家大门踢飞数丈远。

前院的动静立即引来侯家众人。

“哪个小子来我这撒野!”候武闻声赶来。

在他身后,跟着十多个拿着木棍的护院。

一看到来人是吕布,他颇为惊讶。

他在酒里下的迷药足以让人昏迷一天一夜。

但吕布晕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杀回来,这也醒太快了吧。

看着吕布满脸杀气,候武还真有点害怕。

不过有十多个护院在,倒也不用太过慌张。

“吕布,你又来干嘛,难道还想再被我打晕一次?”

打晕?

吕布怒极而笑:“你还有脸说打晕我,明明就是下迷药!”

被人揭穿,候武有些尴尬。

不过他依然嘴硬,认定吕布就是被他打晕的。

就在二人争执不下时,屋内走出一人。

候武看到男人出来,连忙行礼:“丁刺史,有人来闹事,让你见笑了。”

丁刺史?

莫非那人就是并州刺史丁原?!

吕布看向那人。

此人年过四十,仪表不凡,一举一动,都带着肃杀之气。

吕布虽然没有见过丁原,但他几乎可以肯定眼前之人就是并州刺史丁原。

“何人敢来侯家闹事?”丁原上下打量吕布。

见吕布身高过丈,长得器宇轩昂,威风凛凛,他颇为惊讶。

身材高大的人他见过不少,但像吕布这般威武雄壮的,却是第一次见。

“吾乃吕布吕奉先,侯家霸占我吕家田地,我是上门说理,并非闹事!”

“侯家霸占了你家的田地?”丁原语气疑惑,他对此事并不了解。

候武生怕事情暴露,慌忙解释。

“丁刺史莫要被他迷惑,让我先把他赶走,再来与你议事。”

候武说完,立即下令动手。

其实他已经后悔没有趁吕布晕倒时把吕布宰了。

要不是今日丁原上门找他,他早动手了。

十多个护院拿着长棍包围吕布,但他丝毫不怕。

他也不知为何,面对众多敌人,身体里的血液竟然开始沸腾起来!

两个护院率先向他冲来。

吕布使出一招双龙出海。

他的拳头爆发出可怕的力量,重重地打在护院身上。

那二人身体如同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站在他们身后的人也被一起砸飞,还差点撞倒看热闹的候武。

候武低头一看,腿差点没被吓软。

那两个被打飞的护院,胸膛凹进去一块,看着异常恐怖!

吕布一招得手,继续进攻。

他脚步移动,身体快如闪电,只是眨眼间便靠近旁边三人。

那三人正想用木棍还击,然而木棍刚举起,吕布的鞭腿已经甩来!

三个护院被踢飞两丈远,身体撞在假山上面,当场昏迷过去。

吕布收拾三人后用脚撩起木棍,单手接住。

一顿棍法自然而然地就使了出来。

庭院之中,棍影重重,杀气腾腾。

吕布的身体上下翻飞,落叶围着他旋转飞舞。

他的棍法复杂多变,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他拿着木棍冲进人群,双手一顿乱扫,又有数人被他打飞。

有两个不怕死的妄想从背后袭击。

但吕布后背仿佛长了眼睛一样。

他低头弯腰,轻松躲过对方的攻击。

随之身体翻转,木棍紧随而至。

那两个袭击的人被木棍扫飞。

不用多时,吕布就收拾掉那十几个护院。

他收棍而立,腰杆挺得笔直,如同利剑直插云霄。

一双虎目直瞪候武,身体迸发出无边气势,把候武压得喘不过气。

就连一旁的丁原也震惊不已。

他自问也算得上沙场宿将,久经战阵。

在他麾下更是高手无数,猛将如云。

但像吕布如此厉害的,还是第一次见。

现在的吕布看上去根本不像乡野小子,更像是血战沙场的统军大将!

如今并州并不安宁,既要对付胡人,又要防范黄巾余党,正是用人之际。

一时之间,丁原动了爱才之心。

又见吕布长得相貌堂堂,威武不凡,他心中更是喜欢。

“吕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丁刺史面前动手!”

候武不知丁原所想,眼见手下全军覆没,他气急败坏。

“你人多欺人少,我为何不能还击。”

“你人多打不过我人少,是技不如人!”

“我上门要回被你霸占的田地,这叫讨回公道。”

“我相信丁刺史能明辨是非,分出谁对谁错。”

吕布说的头头是道,句句在理。

仅仅几句话,就把候武说得哑口无言。

候武早听说吕布乃鲁莽之人,腹中无几两墨水。

如今一见,这哪里是粗人,分明是个能说会道的辩士!

丁原还真被吕布的话说服了。

其实他早有耳闻侯家在九原一带作恶。

不过念在候武他爹曾经对他有恩,所以才没计较。

但现在吕布都找上门了,哪里还会有假。

“候武,吕布所言可真?!”丁原的脸色逐渐严肃。

“这......丁刺史,请勿要信他的话!”候武只能硬着头皮否认。

“来人,给我彻查,如若真有此事,必定重罚侯家!”

丁原没有这么容易被糊弄,立即派人前去查办。

近卫得到命令,即刻行动。

不到半个时辰,近卫就回来了。

他们将侯家在九原作恶之事一一汇报。

候武欺男霸女,霸占他人田地。

甚至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事,一件没少做。

种种恶行,足以治重罪。

丁原听完,火冒三丈。

他有想过候武做出过分之事,却没想过严重至此,他真后悔没有早点调查。

“候武,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丁刺史,我知罪,看在我爹的份上,你饶了我吧!”

候武当场跪下痛哭,请求饶恕。

丁原看了吕布一眼,心中暗生一计,说道:“你可要归还吕家的田地?”

“小人不仅归还,还额外赠送他十亩地!”

候武彻底认怂,不仅要还,还要再多送。

为了避免被治罪,这时让他喊吕布爹他都愿意。

“吕布,候武愿意归还田地,你要如何处置他?”丁原问道。

吕布微微一愣,没想到丁原竟然会让他来做决定。

以他脾性,当然想重重惩戒候武,给自己和吕家出一口恶气。

但一想到侯家曾经对丁原有恩,要是他做得太绝,必定惹来丁原不满。

现今之下,他得罪不起丁原!

“依我所看,候武有罪,但罪不至死,应当关押五年,让他面壁思过,改过自新。”

“好,本刺史便依你所言,来人,把候武押回太原大牢,好好看守!”

丁原微微点头,似乎对吕布刚刚那番话非常满意。

近卫押送候武前往太原。

此时武早被吓得面无人色,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吕布对丁原抱拳感激,然后便告辞离去。

丁原把他喊住:“等下,相识便是缘分,何必急着走。”

“刺史大人有何吩咐?”

吕布停下脚步,心中卧了个大槽。

该不会这么快就要到认爹环节了吧?!

难道他要莫名其妙多个便宜老爹?


“我观阁下武艺高强,勇武过人,必是当世豪侠。”

“本刺史有意结识,不知是否赏脸,与我喝上一杯?”

丁原堂堂一州刺史,愿意放下身段邀请吕布共饮。

这足以说明他对吕布的重视。

毕竟现在吕布还只是一介平民,无官无职。

“既然大人相邀,是我的荣幸!”

吕布内心忐忑。

他虽然不愿意认丁原做爹,但不介意在丁原麾下任职。

当今天下并不太平,以他对历史的了解,没多久后将会群雄并起。

吕布没有争霸天下的心,但是找棵大树好乘凉。

这个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丁原身为并州刺史,掌控一州军政大权。

其麾下的并州铁骑更是天下闻名。

并州军镇守边疆,常年与外族交战,兵马战力要胜过其余各州。

真要比较,或许也只有凉州与幽州骑兵能与之一战。

能够投入丁原麾下,吕布的日子自是美滋滋。

二人来到附近酒家,找了个位置坐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吕布,你身为当地人,应当清楚并州并不安宁。”

“外有胡人侵扰,内有黄巾余党作乱,可谓内忧外患。”

“就连前任并州刺史张懿,也是死在胡人手上,实在令人惋惜。”

丁原放下手中酒杯,连连叹息。

吕布不傻,他要是看不出丁原的意思,那就白活两世了。

“刺史大人说的极是,可惜我并无多少本领,无法为国排忧解难,实在有愧。”

“以你勇武,足以胜过千军万马,何必妄自菲薄?”丁原不赞同吕布所说。

“刺史大人当真如此认为?”吕布佯装激动。

“本刺史何须骗你,你的武艺勇冠三军,是我平生所见。”

“如若你不嫌弃,可投我麾下,我必定重用你!”

丁原抛出招揽之意,他是个爱才的人。

吕布的本领,他早已见识。

如果不投军为国效力,那就太可惜了。

“承蒙刺史大人不嫌弃我出身微薄,从今以后,我必定誓死追随大人!”

吕布单膝跪下,抱拳感激。

“有奉先相助,我并州军如虎添翼!”

丁原十分高兴,双手扶起吕布。

两人坐下,又继续喝酒。

吕布内心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投靠丁原。

看来只要沿着历史轨迹走,该发生的事会自然而然发生。

那要是他不按照历史来做,事情又会如何发展?

吕布内心产生了疑惑。

二人正聊着,忽然一士兵匆匆走进酒楼,在丁原身边耳语几句。

丁原听完,脸色剧变。

吕布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以他目前的身份,不该过问。

“刺史大人如有急事,可先行处置,日后咱们再喝。”

“此事奉先得随我一起去,斥候打探到黄巾余党又来犯,如今已经在城南十里外!”

丁原一掌拍在桌上,十分生气。

黄巾军时常来犯,并州各郡都遭到过掠夺。

真要正面交锋,黄巾军不是并州军对手。

但黄巾军不以攻城略地为目的,而是以抢夺钱粮为主。

每每抢完就走,来去如风,总是让人防不胜防,故此丁原才如此痛恨他们。

因为黄巾军太过放肆,丁原指定了一个策略。

那就是各郡太守需要派遣士兵在城外定时巡逻,以防被黄巾军袭击。

这次能够提前发现敌人,也多亏丁原有先见之明。

吕布的脸色有些不大自然。

他才刚投丁原不到一天,这么快就要征战沙场了?

他都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带着忐忑的心情,吕布跟丁原来到兵营。

这时都尉已经在校场里集结好兵马。

不愧是并州精锐,不用一会儿功夫士兵就整装待发。

吕布放眼看去,直呼好家伙。

校场内起码有四千人马,一半是骑兵。

以一县之力能有如此多兵力实属罕见。

但一想到九原是五原郡的郡治,并且需要镇守边疆。

能有这么多士兵也不奇怪。

都尉侯成正要上马,突然看到门外走进两人。

其中一人竟然是并州刺史丁原,他颇为意外,连忙过去行礼。

“属下侯成不知刺史大人前来,有失远迎!”侯成抱拳道。

这是侯成!?

吕布愕然,在前世就听说过吕布麾下有八健将,侯成便是其中之一。

没想到现在侯成已经是一郡都尉,掌管兵马。

“大敌当前,无须多礼,兵马可否出发?”丁原摆了摆手。

“回大人,大军已经整装待发,刺史大人可要亲自出征?”

“嗯,奉先,上马,随我一起把黄巾军杀个片甲不留!”

丁原拉着吕布的手走进校场,里面的士兵已经准备好战马给他们。

侯成目光移到吕布身上,发现吕布身高过丈,英气逼人,他有些震惊。

又见丁原跟吕布如此亲密,不禁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

吕布正要上马,突然提议:“刺史大人,我们如此迎战,恐怕有些不妥。”

“此话怎讲?”丁原停下脚步。

“如果我猜测不错,黄巾军应当是派遣千余骑兵进行掠夺,不会与我军正面交锋。”

“他们看到我军兵马在城外等候,必会立即掉头逃跑,届时我们只能无功而返。”

丁原眉头紧皱,说道:“奉先说的颇为有理,那应当如何是好?”

黄巾军之所以剿不完,就是因为他们总是抢完就跑,从不正面作战。

丁原对此十分头痛。

“依我所看,不如我们将计就计,假装不知他们前来袭击。”

“在城内布置士兵埋伏,城墙上隐藏好弓箭手,靠近城门的街道布置绊马索和拒马枪。”

“在城外东南面和西南面的树林里各埋伏一千骑兵,等他们进城后一举出动!”

丁原大喜:“奉先此计甚妙,不过是否会在城内引起百姓恐慌?”

吕布又道:“只要事先疏散靠近城门的百姓,便能安抚人心,不至于引起恐慌。”

丁原听完后,立即安排人手前去布置。

都尉侯成和副都尉各带一千人马在城外树林埋伏。

吕布在城内布置弓箭手,绊马索和拒马枪。

丁原亲自带领士兵去疏散靠近城墙的百姓。

一切都布置妥当后,吕布回到城墙上,静待黄巾军的到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