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现代都市 > 强势逆袭:夜少追妻火葬场

强势逆袭:夜少追妻火葬场

无尽夏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虐恋力作《强势逆袭:夜少追妻火葬场》的主角是云桑和夜靖寒,这本书的作者名为“无尽夏”。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皇城最美名媛云桑从小就当众宣布要嫁给夜靖寒,长大后,云桑如愿以偿嫁给了夜靖寒,可夜靖寒却已经不爱她了。甚至为了自己的白月光佟宁,要云桑捐赠出自己的肝脏......云桑原以为,认识了夜靖寒,自此以后鹣鲽情深是他,风雨同舟也是他。可到头来,她的所有劫难,竟全都是夜靖寒给的......甚至连自己的女儿,因先天不足诞下就是死胎,可她却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就被佟宁拿孩子喂了狗!云桑咬牙:夜靖寒,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主角:云桑,夜靖寒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桑,夜靖寒 的现代都市小说《强势逆袭:夜少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无尽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虐恋力作《强势逆袭:夜少追妻火葬场》的主角是云桑和夜靖寒,这本书的作者名为“无尽夏”。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皇城最美名媛云桑从小就当众宣布要嫁给夜靖寒,长大后,云桑如愿以偿嫁给了夜靖寒,可夜靖寒却已经不爱她了。甚至为了自己的白月光佟宁,要云桑捐赠出自己的肝脏......云桑原以为,认识了夜靖寒,自此以后鹣鲽情深是他,风雨同舟也是他。可到头来,她的所有劫难,竟全都是夜靖寒给的......甚至连自己的女儿,因先天不足诞下就是死胎,可她却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就被佟宁拿孩子喂了狗!云桑咬牙:夜靖寒,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强势逆袭:夜少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病房里,女人因为生育而发出的凄厉的痛喊声传来。

“叫夜靖寒来,我要见他。”

旁侧,身着洁白长裙的女人,站在病床边,嘲讽一笑。

“云桑,我的好表妹,你难道不知道,你害伯母成了植物人,害死了我姐,又害的我无法生育,靖寒已经恨透了你?他现在只爱我一个人,就在昨夜,我们还……”

她话音才落,就被产床上的云桑一把拎住了衣领。

云桑面色虽惨白,却依然掩盖不了那张盛世美颜。

“你……不要脸。”

“我再不要脸,也好过你背着他,跟别的男人做出那种下作事儿。”

云桑咬牙:“我没有。”

“哦对了,你没有,”佟宁凑在她耳畔,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我信,可靖寒不信你,只信我呢。”

这话,瞬间戳痛了云桑的痛处。

是啊,夜靖寒不信她,夜靖寒……不信她。

她疯了一般的,拼了全力一把将佟宁推倒在地。

本来,佟宁是可以站稳的,可偏巧这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佟宁干脆顺势跌坐在地,痛呼一声。

病房门被打开,一道颀长的身影快步走到佟宁身边,将佟宁搀扶起,凌厉的目光扫到了云桑的身上。

看到她苍白的面色和被汗水打湿的乱发那一瞬,夜靖寒的心莫名缩了一下。

可随即就听身侧的佟宁道:“靖寒,你别怪表妹,她不是故意的,她是因为生孩子,实在是太痛,所以才推了我的,我不怪她,这点痛不算什么的,真的,只要孩子能够顺利来到这世上,我无所谓的。”

夜靖寒原本一张惊为天人的俊颜,此刻却带着戾气看向云桑:“嚣张跋扈,生个孩子也不懂得收敛。”

看到夜靖寒的表情,云桑的心都缩到了一起,生疼生疼的。

这是她从小就当众宣布要嫁的男人呐。

“夜靖寒,我要跟你离婚,这孩子……”

听到离婚两个字,夜靖寒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用让云桑冷彻刺骨的声音道:“你这么恶毒下贱的女人,以为我还会愿意要?老老实实的生完这个孩子,把孩子交给佟宁抚养,你,滚出我的人生,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说完,他嫌恶的甩开了云桑的胳膊,转身大步离开。

佟宁回头,以胜利者的姿态斜了云桑一眼,跟着夜靖寒出去。

恶毒。

爱了一生,换来的,竟只有‘恶毒’这两个字。

云桑整个人,如置修罗地狱。

生育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七个小时。

可这之后,她没有再喊一声。

哪怕咬破了牙根,她也绝不让外面的人,看自己的笑话。

孩子生出来的那一瞬,云桑也因为耗尽了力气,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

云桑迷迷糊糊的听到病房里的人在嘀咕什么。

“听说牵了四条狗来呢。”

“那么点儿的孩子喂狗……想想也真是吓人。”

云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嘶哑着声音,“你们在说什么。”

其中一个护士听到声音吓了一跳。

云桑吼道:“什么孩子喂狗,这里是精神病院,哪儿来的孩子?”

是了,从知道她怀孕的那一天,夜靖寒就派人将她关进了精神病院。

整整八个月了。

“还能是哪儿来的,你的孩子呗。你生了个死胎,被佟小姐拿走,喂狗去了。”

 


云桑一听,浑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她撩开被子下床,拖着疲惫的身子,扶着墙往外跑去。

来到医院后门,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佟宁和几个男佣。

而院子里,是几条犬的狂吠声。

“佟宁,你做了什么,我的孩子呢。”

佟宁听到云桑的声音,回头,脸上带着笑容。

“我的好表妹,你可真是福薄,怀了这么久,却生了个死胎,靖寒讨厌极了,说是不吉利,让人把你女儿的尸体,喂狗。”

她快步跑过去,只借着灯光,看到了两条狗的嘴边,还带着血腥。

云桑感觉心都被人撕扯了开来,她撕心裂肺的喊着扑了出去,“不要,不要啊……”

四条恶犬冲着云桑扑去,狠狠的撕咬起了云桑。

身上皮开肉绽的痛,却不及云桑心痛的万分之一。

她疯了一般的,抓住了一条恶犬的嘴,哭的嗓子都快要发不出声音了。

“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把她还给我……夜靖寒,我恨你,我恨你……啊……”

佟宁抬手一扫,身旁的男佣上前,将恶犬的牵引绳拉开。

此时的云桑身上依然血肉模糊,趴在地上,半条命都没了。

佟宁走上前,抬脚,踩住了云桑的手。

“啧啧啧,这双弹钢琴画画的手,被啃成这样,以后怕是废了吧,呵,真是可惜了呢。”

佟宁蹲下身,低声道:“忘记告诉你了,你那个没福气的女儿,长的很是可爱呢,只可惜呀,她跟你一样福薄。靖寒说了,那种孽障,死了也就死了,反正你生的,他也不想要。他会再找人,给我领养一个孩子的,他对我,可真是体贴呢。”

云桑趴在雨后积水的地上,身上冷,心里更冷。

佟宁起身,在云桑身上踢了一脚,“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靖寒为了补偿我跟我姐的牺牲,已经把云腾集团,变成了佟氏集团。

你父亲被整,哥哥失踪,弟弟也变成了女人的宠物,你妈死了,呵,自杀的,她从楼上一跃而下,当时别提多惨了呢……”

佟宁说完,转身边往外走,边对人道:“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赶出去吧。”

云桑忽然疯狂的用尽了身上的力气,一把抓住了佟宁的脚踝,恨不得咬断佟宁的脖颈:“佟宁……”

“你不信?”佟宁踢开她,“那我让你亲眼去见证。”

佟宁说完,大摇大摆的离开。

周遭恢复了安静,有人把云桑来精神病院时穿的衣服丢给了她,把她拖上了车。

回到云家别墅门口,别墅里一片漆黑,大门上也贴了封条。

佟宁没有撒谎,云家没了。

她坐在车里,手捂着心脏,心痛的无以复加。

对方没有给她下车的时间,直接将她带到了墓园。

大半夜的,男佣并不敢带云桑上山。

两人将云桑拖下车后,就开车扬长而去。

云桑以前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鬼鬼怪怪。

但今天,她竟忽然就不怕了。

再恶的鬼,还能比夜靖寒更恶吗?

她拖着被撕咬的浑身是伤的残躯,踩着雨后的山石路,半走半爬的,摸黑来到了云家的祖坟处。

当看到那里隆起的一座新坟,她脚下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满脸是泪的匍匐到了墓碑前。

借着月光,她看清了墓碑上的照片。

眼泪一瞬间洒满了脸颊。

她伸手抱住墓碑,头一下一下的用力的撞在石碑上,额头磕出的血,印染在了母亲温柔楚楚的照片旁边。

“我错了,妈……是我错了……”

错了,她不该招惹夜靖寒;错了,她不该喜欢夜靖寒;不该……

天亮了,在母亲的坟前跪了整整一夜的云桑微微动了动。

她抬起头,伸手抚摸着照片里妈妈的脸,此时的她,脸上已经再也没有眼泪。

她低声呢喃:“妈,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报完仇,我就去陪你和宝宝,向你们忏悔,你等着我。”

她踉跄的站起身,孤独纤弱的身形,一步一步的向山下走去……

夜靖寒昨夜一整夜都没怎么睡。

他砸了书房里的投影仪,毁了云桑这些年送他的所有礼物。

晌午时,他才终于离开夜园。

可车子一开出大门,司机就紧急踩了刹车。

夜靖寒眉眼微抬,刚好就看到了挡在车前一脸狼狈的云桑。

他皱了皱眉,不是已经吩咐那群人给她坐月子的吗?她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了?

云桑隔着车窗玻璃看向夜靖寒的眼神,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

看到云桑这眼神,夜靖寒心下一冷,她变成什么样子,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冷漠的拉开车门下车,大步走到云桑身前,一把拎住了云桑的衣领。

“我有没有说过,我不想再见到你,谁给你的脸,让你胆敢再来到这里的。”

云桑仰头望着他,声音嘶哑,眼眶泛红,却不肯落一滴眼泪。

“是我眼瞎,才会爱上你。你夜靖寒,根本就不配。”

夜靖寒目露玄寒:“你说什么?”

云桑面露一丝绝望:“既然错误是因我而起,那就由我来结束。”

“夜靖安,你去死吧。”

她抬起手,连带露出了一直藏在袖下的刀,狠狠的刺向了夜靖寒的心脏,鲜血瞬时从夜靖寒的肩头涌出……

 


夜靖寒低头看向自己染血的衣衫,不置信的望向云桑。

这个女人对他是真的下了杀心的。

如果不是他的身子向旁边侧了下,这一刀,就会扎在他的心脏上。

可她怎么敢?

车里的司机见状忙下车,要上前。

可夜靖寒却冷声道:“滚开。”

司机听到这凌厉的声音,忙躲到了一旁,远远的看着。

夜靖寒抓住云桑握刀的手,一转身,将云桑按在了车前盖上。

声音冷冽如刀,一字一顿,“云桑,你真的疯了是不是?”

“我是疯了,你恨我就冲我来。为什么要毁了云氏,为什么要逼死我妈,为什么不能给我的孩子一个体面?夜靖寒,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良心?”夜靖寒讽刺的冷笑:“你们姓云的跟我讲良心,配吗?”

他将她拉近自己,凌冽又讽刺的道:“云桑,你妈跟你一样下作,她钩引我父亲,害我母亲车祸变成植物人,她死的不冤。”

啪。

话音刚落,夜靖寒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云桑身上虽然没有力气,可她挥出的这一巴掌,却是用了全力的。

她不能听到任何人如此污蔑母亲。

“不可能。”

夜靖寒掐住了云桑的脖子,眼神里闪过浓重的戾气。

“下贱的女人,都该死,你也一样。那天我差点葬身火场,是佟宁拼死救我,可你呢?你在跟别的男人逍遥快活。”

云桑怒吼:“不是,我没有,是佟宁她……”

夜靖寒嫌恶的一把将她甩到一旁,根本就不想听她狡辩。

“闭嘴,你这么恶毒,佟宁她就算要毁了你,也是你咎由自取。”

云桑本就虚弱的身子撞向了夜园的园墙,胳膊上被狗撕咬过的伤口,又开始印染出血渍,一点点浸红了袖子。

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现如今,夜靖寒如此羞辱她,她竟也不觉得疼了呢。

当初,佟安和佟宁被寄养在云家,被一群畜生糟蹋,佟安当场死亡,佟宁也伤了子宫,终生不孕。

夜靖寒查来查去,竟查到了自己的头上。

那时候,他也像现在这样,掐着她的脖子,质问她:“你明知道佟安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什么还要害她?”

不管自己怎么解释,可夜靖寒就是不相信她。

他认定了,是她因为嫉妒心才作恶。

后面,夜靖寒又查到了他哥哥和弟弟的死,竟与云家有关……

云桑望着夜靖寒,忽的呵呵轻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突然哭了,哭的声音悲切,绝望至极。

她双手捂住耳朵,低垂着脑袋,拼命的摇头。

“没错,是我咎由自取,是我不该爱你,不该胆大妄为的爬上你的床,不该跟你结婚……”

看到她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夜靖寒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几年前,这位皇城最美名媛脸上那飞扬洒脱的笑容……

那时,她站在万众瞩目的高处,对着所有人高声宣布:“我云桑这辈子只嫁夜靖寒。”

那时候的她,眼底都是自信。

可现在……

他甚至都不记得,云桑已经多久没有真心的笑过了。

云桑怵然抬眸望着他,眼底尽是绝望:“夜靖寒,我再也不敢爱你了,我把命给你,你把我妈和我女儿还给我好不好?”

她说着,已经抬手将夜靖寒肩上的那把刀拔出来——

夜靖寒肩上一痛,意识到云桑的动作,已经来不及了。

他亲眼看着那把刀狠狠地没入云桑的小腹,她的腹部,立刻被鲜血染透。

他眼看着云桑脚步踉跄,身子向后倒去,下意识地将她紧紧的抱进怀中,两人同时蹲坐在地上。

“云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