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霍太太又奶又萌

霍太太又奶又萌

温知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顾长卿订婚这晚,温知羽在酒吧喝得酩汀大醉。她认错人,在幽暗过道抱住一个极品帅哥,同他疯狂接吻。一吻过后,双方感觉都不错。极品帅哥低头凝视怀中女人,声音暗哑性感:“玩真的?”

主角:温知羽霍司砚   更新:2022-09-10 12: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知羽霍司砚的其他类型小说《霍太太又奶又萌》,由网络作家“温知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长卿订婚这晚,温知羽在酒吧喝得酩汀大醉。她认错人,在幽暗过道抱住一个极品帅哥,同他疯狂接吻。一吻过后,双方感觉都不错。极品帅哥低头凝视怀中女人,声音暗哑性感:“玩真的?”

《霍太太又奶又萌》精彩片段

顾长卿订婚这晚,温知羽在酒吧喝得酩汀大醉。

她认错人,在幽暗过道抱住一个极品帅哥,同他疯狂接吻。

一吻过后,双方感觉都不错。极品帅哥低头凝视怀中女人,声音暗哑性感:“玩真的?”

温知羽清醒了些,认出眼前男人。

霍司砚,国内首席大律师、名下产业无数,妥妥的都市精英男。

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顾长卿未来的大舅子。

温知羽退怯了。

但她随即又想,顾长卿能劈腿绿了她,她为什么不能放纵享受?

温知羽非但没有挣开,反而搂紧了霍司砚。

她生得好看,身材更是一流。

霍司砚不轻易冲动的人,也愿意和她来段露水姻缘。

他搂着她纤细腰身,高挺鼻梁同她相抵,斟酌了一下问:“换个地方?”

温知羽未经人事,但她装作老练的样子,贴着男人耳根吐气如兰:“我没试过这儿。”

霍司砚皱眉。

这女人竟是资深玩家!

外表清清纯纯的,真看不出来。

但不过是身体上的欢愉罢了,他也没有那么在意,于是重新低头吻住女人。

他们像是都市许多食色男女一般,急不可耐。

温知羽总归喝了酒,被男人吻了一会儿就有些意乱晴迷。她靠在男人肩头,猫儿一样轻喃:“顾长卿……”

一切嘎然而止。

霍司砚松开女人,他靠在过道墙壁上,低头点了支香烟。

他玩味注视她。

顾长卿……

真有意思!面前女人竟是他未来妹夫的前女友。

温知羽无措,她猜出霍司砚应该调查过她。

霍司砚掸了下烟灰,很随意地问:“你知道我的身份吧?和我接吻时什么心理?想睡了我狠狠恶心顾长卿一把?”

温知羽没法否认。

霍司砚太有名了,若她说不认识未免太虚伪。她只能低头道歉:“对不起霍先生,打扰了。”

她要走,霍司砚也没有拦着。

这在这时,温知羽的手机响了,是阮姨打过来的电话。

“温知羽你快回来,家里出事了。”

温知羽追问,但阮姨说不清楚只让她快回去。

挂了电话,温知羽双腿发软,她再次向霍司砚道歉:“霍先生,对不起。”

她是有眼色的,对方的身份她得罪不起。

霍司砚深深注视她。

他站直了身体,将一件外套扔给她:“披上,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有矫情,轻声道谢上了他的车。

霍司砚开的是一辆宾利欧陆,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温知羽偶尔会看他。

霍司砚侧颜完美,五官轮廓分明,身上衬衫看不出品牌但很矜贵。

温知羽知道,这样的男人不会缺少女人。

到了地方停了车,霍司砚侧头看她,目光在她修长白皙的小腿流连片刻,尔后,他从前面的置物柜取了张名片递给温知羽。

成年男女那档子事情,稍稍想想就能心领神会。

温知羽想不到在知道身份后,他还想同自己发生关系。

她拒绝了。

她轻声说:“霍律师,我们还是别再联系了。”

就在这时,温知羽手机轻响一声。

她以为是阮姨,拿出来一看,竟是顾长卿发来的微信。

【温知羽,你在哪?】

霍司砚也看见了,很轻地笑了一下:“温小姐挺长情的!”

温知羽有些难堪,她想解释。

霍司砚却风度翩翩地下车替她打开车门,温知羽只得下车,却忘了还他外套。

霍司砚坐回车上,对这一场未遂的艳遇并没有多少怀念。

温知羽很美,但他身边从不缺少主动追求他的美丽女人。




温知羽才进屋,就见阮姨坐在沙发上发呆。

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

温知羽四处看了看,不由自主地问:“阮姨出什么事儿了,爸呢?”

阮姨是温爸爸第二任妻子。

听到温知羽问话,阮姨忍不住痛骂。

“顾长卿这个白眼狼,他太狠了!”

“前几年顾氏低谷你待他不离不弃,现在他缓过劲儿甩了你不说,还要将你爸爸送到牢里,你爸爸现在看守所。”

“温知羽,我早说顾长卿不适合你,你偏不听。”

……

阮姨不停抱怨。

温知羽怔忡片刻,说:“阮姨您别急,我……问问顾长卿。”

温知羽想,做不成夫妻总有过去情份在,顾长卿不至于赶尽杀绝。

她拨了电话,那头很快接起。

温知羽放低姿态:“顾长卿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求你不要牵怒我爸爸。”

顾长卿嗤笑。

他说:“那么一笔亏空,总得有人负责。”

温知羽还想求情。

顾长卿话锋一转:“还有一条路,就看你愿不愿意!温知羽,只要你跟我五年,我就放过温叔。”

温知羽怔住。

她没想到顾长卿能恬不知耻到这种地步,前途靠山他要,她的身体他也想占有!

温知羽气到颤抖:“顾长卿,你真让我恶心!”

顾长卿不在意地笑笑:“我是什么人,你不是早就知道?”

温知羽咬紧牙关。

她说:“我不会当你晴妇!顾长卿,你休想!”

顾长卿轻呵出声,“那就准备给温叔请律师吧!温知羽,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么大的数目至少判十年。”

温知羽冷笑:“我会请最好的律师!”

“你是说霍司砚?”顾长卿从容笑笑:“温知羽你忘了他是我未来大舅子,他会帮你打官司?”

温知羽从头凉到脚!

顾长卿轻轻丢下一句话:“温知羽,我等你求我!”

……

温知羽才挂上电话,阮姨痛骂出声。

“王八蛋!”

“他作梦呢!我们家就是死绝也不会送你给他糟蹋。”

阮姨说着说着就落泪了:“那位霍律师是这白眼狼的大舅子,我们怎么请得到?温知羽,你想想办法。”

温知羽垂眸。

过了片刻,她低声开口:“我和这位霍律师有一面之缘,我试试看。”

阮姨是女人,敏感得很。

她闻到温知羽身上酒味,再看到她身上披着的男性外套,就猜到发生什么了。

阮姨没有挑破。

*

温知羽想要见霍司砚并不容易。

“杰英”律师事务所大厅,前台小姐客气疏离:“对不起小姐,没有预约我不能放您上去。”

温知羽后悔昨晚没有收下名片。

她问:“我现在预约的话,什么时候能见到霍律师?”

前台小姐查了一下:“最快也得半个月。”

温知羽不禁有些着急。

就在这时,大厅拐角处电梯门开了,里面走出一对男女。

男人正是霍司砚。

他一袭黑白经典西装,衣冠楚楚,十足精英模样。

女人身材火辣、30出头的贵妇。

霍司砚一出电梯就看见温知羽了,但他却像不认识她一般,径自送客户到门口。

他拿捏着分寸,同女人握手道别。

女人声音千娇百媚:“霍律师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怎么可能顺利离婚分到财产!你都不知道,他有了新欢后对我有多抠门……”

霍司砚淡淡一笑:“应该做的。”

女人发动攻势:“霍律师,晚上喝一杯?”

温知羽目光落在女人身上,觉得这身材条件,一般男人拒绝不了。

霍司砚不是一般男人。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委婉拒绝:“真不巧,晚上有个约会。”

那女人也识趣,知道这位霍律师是看不上自己。

她妩媚道别,上车离开。

霍司砚送完客户,特意在前台那儿停了一下。

他看着温知羽说:“改主意了?”




温知羽一愣。

随即她脸烫得要命,提起手中纸袋:“我过来还霍律师的外套。”

霍司砚伸手接过。

他矜持了点了下头,“麻烦你了。”

说完,他就径自走向电梯,一句废话也没有。

温知羽急了,她跟上他的脚步:“霍律师,我想求您……”

霍司砚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开,温知羽厚着脸皮跟着进去。

霍司砚斜睨她一眼。

他对着镜子整理衬衫,语气淡淡的:“我不会接你的案子。”

温知羽手脚冰凉。

看来,霍司砚已经知道她家的事情!

她轻声问:“顾长卿跟你打过招呼?”

霍司砚在镜子里与她对视,很淡地笑了笑:“他没那么大的面子!温小姐,我只是喜欢公私分明。”

温知羽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跟他来一段刺激,他欢迎,但若是涉及公事就免谈。

她有些难堪。

霍司砚并不勉强她。

温知羽虽然生在他的审美上,但不足以让他破例。再说大白天的,他兴致也没有那么好。

简短几句话,电梯到了28层。

霍司砚的秘书等在门口,她见到温知羽有些惊讶,但多年素养让她并未失态,仍是恭敬地说:“霍律师,马先生已经到了。”

霍司砚将手提袋丢给秘书,交待:“送去干洗。”

秘书识趣先行离开。

霍司砚低头刷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边漫不经心地对温知羽说:“你找其他律师吧!……还有,女人的腰带还是别太松!”

他说完,就走出电梯。

温知羽觉得他虚伪又闷骚!

……

温知羽被霍司砚拒绝,她想尽办法也见不到人。

家里阮姨越发着急,不停发着牢骚,温知羽压力很大,她约了大学同学白薇见面。

白薇毕业就结婚了,嫁的是b市一个富二代,交际挺广。

温知羽请白薇帮她想想办法。

两人约在咖啡厅里见面,温知羽把事情说了一遍。

白薇大骂顾长卿,解完气,她眼睛一转:“那晚你真和霍司砚差点擦枪走火了?”

温知羽脸红,轻轻搅着咖啡。

白薇压低声音:“温知羽你可以啊!霍司砚眼光出了名的高,鲜少有绯闻的。”

温知羽苦笑:“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我也不会麻烦你。”

霍司砚在那个圈子里权势很大,白薇帮她,很容易得罪人。

白薇挺仗义,她用了些人脉拿到霍司砚的行程。

*

周六下午三点,霍司砚约了人在俱乐部打高尔夫。

温知羽跟着白薇夫妻过去,意外看见顾长卿也在。

温知羽呆了一下。

白薇狠掐了自家老公一下,埋怨:“你不打听清楚,顾长卿在这里温知羽怎么放得开?”

白薇老公认真道歉:“温知羽对不住啊!怪我没打听清楚。”

温知羽才要说话,霍司砚已经看见他们了。

他着一身白色休闲装,身高卓然、五官英挺……在人群中有众星捧月之感。

和事务所一样,霍司砚装作不认识温知羽,只同白薇老公打了个招呼。

白薇老公受宠若惊,赔着笑脸。

这时,霍司砚像是才注意到温知羽。

温知羽原本皮肤就好,今天又特意穿得清凉。

白色宽松t,浅灰运动短裤。

茶色微卷长发扎了个丸子头,清新中又多一分妩媚。

霍司砚的目光掠过温知羽白皙修长的腿,漫不经心地说:“这位没见过……”




霍司砚装,白薇老公识趣儿配合:“白薇的大学同学温知羽,才女,钢琴老师来着。”

霍司砚轻笑一声:“原来是温老师!”

他看似和善伸出手掌。

四周,那些出身显贵的男人们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也有些艳羡!他们都看得出这位漂亮的温老师是冲着霍司砚来的。

有人起哄:“霍律师好福气。”

温知羽毕竟面皮薄,哪里见识过这样的阵仗,她颇有些羞涩地伸手。

柔软手掌被握住。

霍司砚一握即放,嘴角勾着迷人微笑:“温老师,打一局?”

说完,他便朝着球场走去,有种不容她拒绝的意思。

温知羽只得跟过去。

身后,顾长卿握着高尔夫球杆,一脸阴沉。

……

霍司砚心情很好,温知羽说不会他也不恼。

“我教你!”

这话一说,旁人便知霍司砚的意思,于是眼神就更暖昧起来。

温知羽并不傻,霍司砚跟自己亲近,只说明一件事情——

他不喜欢顾长卿!

温知羽站在霍司砚前面,由着他从身后抱住自己。她穿的运动短裤,露出一大截白皙腿儿紧贴在他身上,甚至,她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源。

温知羽脸热得不像话。

“温老师,专心点儿!”霍司砚薄唇贴在她耳边呢喃,特像情人间的喃语。

温知羽一怔。

霍司砚已经握住她的手,挥出一杆。

四周响起鼓掌声,那些人的马屁肉麻至极。

“霍律师和温老师配合得真好。”

“是霍律师带得好!”

“霍律师再挥一杆,就要进洞了。”

……

男人们习惯这样说话,并不觉得怎么样。

温知羽面色带着淡红。

霍司砚抵着她柔嫩耳根,轻笑:“温老师,我们再来一杆?”

他技术好,果真一杆进洞。

四周又是鼓掌声,霍司砚英挺面容迷人,意气风发。

温知羽身体一阵悸动。

今天,明明是她存心勾引,却被他肆意摆布。

她有种直觉,若是霍司砚想撩骚,百分之95的女人都抵挡不住,只不过是他这样身份的男人,不轻易自降身份罢了。

温知羽被他抱在怀里,又进了好几球。

中场休息时,温知羽坐在霍司砚身边。他倒未同她多说话,大多跟旁人谈谈生意上的事情,偶尔也涉及法务方面。

温知羽很是讨好。

递饮料,拿毛巾……霍司砚自自然然接受。

白薇觉得有戏。

她拉着温知羽进洗手间,说悄悄话:“真看不出来霍律师这么闷骚!从前聚会见过几次,正正经经的样子。”

白薇怕温知羽玩火自焚陷进去,因为以霍司砚的身份不大可能会娶温知羽,再说他们中间还夹着一个顾长卿。

温知羽看得透彻,她轻声说:“最多是身体上的事儿,我不至于那么天真。”

白薇放了心。

两人正要出去,顾长卿推门进来。他一进来就推着温知羽将她抵在墙壁上,面色阴沉。看書溂

白薇急了,伸手拉他:“顾长卿你想干什么?”

顾长卿伸手一挡,就将白薇推了出去。

门被反锁上。

外头,白薇拼命拍着门板,压着声音骂:“顾长卿你这个王八蛋,你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这种小儿科,顾长卿根本不在乎。

他若不心狠,怎会舍得甩了温知羽又赶尽杀绝?




从头到尾,温知羽都没有反手之力,正如他们那段消逝的感情。

她看着顾长卿,眼里只剩下了恨意。

顾长卿松开她,嗤笑:“想要傍上霍司砚?你有那个能耐?圈子里都知道他眼光高,不轻易跟女人沾染。再说……温知羽你被亲一下都僵硬得要死、男人脱你衣服,你受得了?”

温知羽不想看他那张脸。

她垂眸:“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顾长卿居高临下注视她,声音阴柔:“还是你根本忘不了我,故意接近霍司砚在我面前晃,你以为我会在意?”

温知羽被恶心到了,她抬眼看他:“顾长卿,如果不是你陷害我爸爸,你娶霍明珠、李明珠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少自作多情!”

顾长卿盯住她。

温知羽逼自己和他对视,她不愿意在他面前软弱。

许久,顾长卿嘴角带着嘲弄:“温知羽,你会愿意跟我的!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他就打开门离开。

豪华木门“哐”一声,晃来晃去……温知羽腿软,她侧头靠在墙壁上,眼角缓缓滑下眼泪。

顾长卿他真狠!

四年感情,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却换来他的背叛!

到现在温知羽才明白,顾长卿同她在一起只想玩弄她,他从未想过娶她!

而她,却时时幻想他们的婚礼。

温知羽流着眼泪,自嘲地笑了。

……

“温知羽。”

耳边,传来白薇的声音。

温知羽擦掉眼泪,抬眼,随即她呆了呆。

门外,除了白薇和她老公,还有霍司砚。

霍司砚换了一身衣服,深蓝衬衫,铁灰色西裤,很商务的装扮。

白薇很担心温知羽,但她对顾长卿只字未提,反而解释:“突然下雨了,暂时打不了球。”

她老公也附和:“是啊是啊!改天再约吧……霍律师,要不您送一送温知羽,我和白薇正巧有点事儿。”

霍司砚瞧着温知羽和她眼角那抹红,眼神晦暗不明。

片刻,他淡声开口:“举手之劳。”

白薇松了口气,同时又心疼温知羽。

温知羽没得选择,她跟着霍司砚离开。

外头果真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停车场是露天的,霍司砚去拿车。

片刻,一辆金色欧陆缓缓开到温知羽面前,温知羽手里没伞,她也没有胆子让霍司砚下车接她。

几步距离,她衣服湿了大半。

坐到车上她有些不安,怕霍司砚会不高兴。

霍司砚侧头看她一眼,没说什么,发动车子。

这所俱乐部在半山腰,车子绕了几个圈才到山底,车内开了冷气,不一会儿温知羽就冷得直哆嗦,唇色也变得苍白。

等待红灯时,霍司砚拿了件外套扔给她,“穿上。”

温知羽轻声道谢。

她披上他的外套顿时暖和不少,霍司砚却没关掉冷气,他一直注视前方路况。

暴雨天气,交通很堵,跳了几个绿灯车都没挪动。

霍司砚从置物柜里取出一包烟,抽了一支低头点上,他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像是很随意地问:“跟了顾长卿多长时间?”

温知羽怔了一下。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了:“四年。”

霍司砚有些意外,目光掠过她修长白皙的腿,眸中多了分欲色。

他挪了下身体,漫不经心的样子:“睡过几次?”




霍司砚问得直接,温知羽有些难堪。

事实上,她从未和顾长卿做过!

她和顾长卿在一起时,最多就是一个浅吻,再无其他!

温知羽沉默良久。

霍司砚没有追问,他慢慢吸完一支香烟,正巧车阵挪动了。

他将车停到路边。

温知羽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细微声响,他解开了她的安全扣。

接着,她被抱到他的腿上。

外套剥开,里面的身子穿得清清凉凉,衣服又是半湿、很快就将他铁灰色西裤晕染得颜色深了一片,光是看着就觉得淫|靡。看書溂

外面,狂风大雨。

车挡玻璃前,雨刷有节奏左右摆动……车内情景,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温知羽被迫趴在男人身上,同男人接吻。

霍司砚技术很好,三两下就让温知羽缴了械、投了降,她迷迷蒙蒙地倒在男人怀里,被他为所欲为。

偶尔睁开眼,她看见车窗上自己的浪荡样子,也暗暗吃惊。

这样放|荡的女人,是自己么?

眼看着要擦枪走火,霍司砚这样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在车内解决,他抵着她小巧的嘴角,嗓音暗哑地问:“旁边有一家高档民宿,去那儿过夜?”

温知羽清醒了点儿。

她虽被吻得晕头转向,但还是分得清的,目前为止霍司砚只想同自己来段露水姻缘,她搂着他的脖子轻声哀求:“霍律师,等一下……”

霍司砚没了兴致。

他探了手又拿了支香烟点上,缓缓吸了一口后才说:“玩不起就不要玩,挺没意思的。”

温知羽厚着脸皮,又亲了亲他。

霍司砚没有回应,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看。

温知羽脸红红的,她从不曾这样,只是这点儿撩拨根本不足以影响霍司砚。

他吸了半支烟就掐掉了,声音恢复了冷淡:“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脸再坐他腿上,只得慢慢挪开。

男女那档子事儿,成年男女都明白,进行到一半急刹车谁也不好过。

霍司砚盯着她的脸,呼吸炽了些。

温知羽重新坐到副驾驶,她没有再披他的外套,轻轻扭过头看着车窗外头。

她明白她这样儿的,根本影响不了霍司砚。

她多少带了些绝望。

接下来的时间,车内一阵静默,谁也没有说话。

霍司砚将她送到家,雨停了。他没有下车帮她开车门,只是矜持地冲她点了下头。

温知羽不想放弃:“霍律师,加个微信?”

霍司砚拒绝了,但他想了想就温和开口:“你找姜铭姜律师吧,他在业界也很有名。”

说完,他倾身在置物柜里挑了张名片出来:“姜律师的联系方式。”

名片递到温知羽指尖,彼此体温熨烫了一下。

温知羽失神抬眼。

面前是霍司砚放大的俊颜,他样貌极好看,此时又收了脾气。

温知羽心悸了下。

霍司砚却直接越过她替她打开车门,并淡声说:“温老师,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温知羽再厚的脸皮,也没有办法再赖在车上。

她下了车,车门才关上,霍司砚立即将车开走了。

温知羽站在暗夜里,全身泛起冰冰的冷意……




大概因为生病,她整个人柔软了许多,语气也带了几分绵软:“我不想去医院。”


因为这种事情去医院,她丢不起这个脸。


霍司砚轻摸了下她的脸蛋,从床头柜拿了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张秘书,找个医生过来。”


“嗯……XX酒店3601房。”


“不是我,是温知羽生病了。”


……


那边的张秘书张着嘴巴,好半天没有醒过神来!


好好的家里不住,去住酒店?


霍律师玩得真花!


张秘书是个称职的职场老鸟,立即联系了个靠谱的家庭医生,亲自领了过去。


到了酒店,霍司砚打开房门。


老先生还没有开口,霍司砚就皱了眉:“怎么是男医生?”


张秘书:医生还分男女?


霍司砚没让他们进来,而是跟张秘书说:“请个女医生过来,经验丰富些的,嘴巴……也紧点儿。”


他看得出来,温知羽挺爱面儿的。


张秘书挺机灵的,立即换了个B市妇科权威主任过来,那主任还真有几把刷子,配了内服药没上点滴。


温知羽到中午就降温了。


但她总归元气大伤,挺爱睡觉。


张秘书没走,帮着收拾酒店套房,一边收拾着心里却暗暗吃惊。


霍司砚人在卧室内。


他坐在沙发上,拿手机处理了些事务,又过来看看温知羽摸摸她的手。


她的手指头细致柔软,可以看得出来很少做家事,但住到他公寓后他让阿姨放假,家里的家务全是温知羽在干,她也没有抱怨什么。


霍司砚忽然想起,他们才同居在一起的日子。


那其实,挺美好的!


那会儿只要他一看她,温知羽的脸就红了。


她喜欢他,他一直知道!


但现在,她很少在他面前脸红了,反倒是姜锐昨晚让她叫老公,她的脸微微有些酡红,是他熟悉的羞涩样子。


霍司砚光想想,就有些受不了!


下午四点,他带着温知羽回了公寓,她仍是不舒服有些想吐。


张秘书又请医生过来。


医生说是因为吃了事后药。


霍司砚送走其他人回到卧室,温知羽脸色雪白靠在枕上……他不免想起昨夜,他确实是尽了兴,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但温知羽病了,他又有些后悔。


他走过去轻轻摸她的脸蛋:“以后不让你吃那个了。”


温知羽难堪,把脸别过去。


霍司砚却低了头轻轻吻住她,这个吻吻了挺久的……一直到她脸蛋泛着淡红他才松手。


温知羽仰头,眼里有些水光。


她喃喃开口:“霍司砚……其实,其实你也该玩儿够了!”


她与他之间确实是有默契。


但这么久了,他心里的那个人也回来了,他看着也挺享受跟乔安的暧昧。她觉得他也应该放她走,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霍司砚没出声,只凝视她。


他没够!


怎么会够!目前为止他只想跟她睡觉。


空气的静默,都带着难堪。


温知羽也不想哀求他,她哽咽着说:“以后我不跟你去酒店。”


霍司砚喉结滚动。


他又想起昨夜的疯狂来……


正是气氛凝结之时,他手机响了,是个发小打来的。


霍司砚开了免提:“景琛什么事儿?”


那边,叫景琛的男人笑得懒懒的。


“司砚,晚上出来玩儿呗?”


“昨晚扫了兴,乔安今晚又组了局,回头让姜锐那小子给你赔罪!对了,你没把温知羽怎么样吧?女人嘛多少有些小脾气,她跟乔安吃醋很正常啊,说明在意你啊!”


“我知道你脾气!冷她几天就行了也别太过。”


……


霍司砚没反驳。


他似笑非笑地看向温知羽。


温知羽气得脖子都带了些薄红,她拿了枕头砸过去。


“去你的吃醋!”


“霍司砚,你爱跟谁玩就去,跟我没关系。”


……


霍司砚淡笑着说:“是景深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电话那头丢了舌头。


好半天,他才换了副语气说:“嫂子在哪!哈哈哈……我乱说的!”


他又压低声音:“司砚,来不来给个痛快话!乔安难得回来一趟,别扫大家兴,嗯?”


叫景琛的发小肯定,霍司砚肯定来,温知羽也不敢拦着。


他们这个圈里,还没有哪个养着的女人敢管事儿的先例,都挺乖挺柔顺的。至于偶尔几个有脾气的,爱哪去哪去……


他等着霍司砚回复。


霍司砚却淡淡开口:“不去了!挺没劲儿。”


那人挺意外的。


“司砚,我是带了任务过来的。”


霍司砚直截了当地说:“温知羽身子不舒服,我在家里照顾她。”


那人彻底呆住了。


向来只有他们被女人侍候的份儿,怎么司砚还反过来照顾女人了?司砚又不是医生!


他是不是……


景琛声音略有些沉重:“司砚,你玩儿真的了?”


霍司砚给了温知羽面子,淡笑了下将电话给挂了。


他看着温知羽,嘴角带了迷人微笑:“温老师,这样儿满意了吗?”


温知羽根本不想理他。


霍司砚这样子的让步、这样儿的撩拨,不过就是男人惯用的把戏罢了。他若是真的喜欢她,会给她一段稳定长久的关系,而不只是肉|体上的接触。


但他让步又体贴,他们的关系总归缓和一些。


周末两天,霍司砚除了照顾她就是在书房办公,甚至还下楼喂了小白狗!


温知羽身子不好。


他没碰她,但总喜欢跟她接吻……


亲得她意乱情|迷之时,他就低笑。


那两天,温知羽仿若觉得是回到了从前,可是她心里知道并没有。他的这些体贴,这些让人脸红的举动……不过因为兴致。


她动不动心、痛不痛苦,霍司砚根本就不关心!


两天休养下来,温知羽身子好了许多,她忽然想喝杯咖啡。


煮到一半,门铃响了。


霍司砚人在书房,温知羽便过去开门,她以为来的是霍明珠。


门打开,她怔了怔。


门口站着的是乔安。


乔安漂亮的脸蛋带笑,不似那晚的恶意态度。


温知羽不敢小看这位白月光。


她也没有阻拦他们见面,她侧身请乔安进来,然后走到书房门口跟霍司砚说:“乔小姐过来了,你要不要见见?”


霍司砚有些意外:“乔安?”




温知羽点头。


霍司砚盯着温知羽的脸蛋,捕捉她每个表情细节,像是在寻找什么。


温知羽表现得无懈可击。


最后霍司砚低头继续看文件,很淡地说:“让她到书房来。”


温知羽转身之际,他却抬眼注视她的背影……


客厅。


乔安正在参观这间高级公寓。


她死死盯着那架dew钢琴,嫉妒的脸蛋几乎变形。


dew,


传说路易二世经常用它弹曲子给心爱的妻子听。


霍司砚将它送给温知羽,是不是代表他爱上了温知羽?


不可能!


乔安死都不愿意承认!


还有,她了解霍司砚的,他喜欢极简的装修,他怎么能容忍温知羽把这里变得这样居家,让这里到处都充斥着温知羽存在的味道。


到处,都是!


温知羽走出来后注视着乔安,等乔安发现她才开口:“他在书房等你。”


乔安露出一个颇为意味深长的笑来。


她举起手上的资料袋。


“我有个经济案要拜托司砚,你不介意吧?”


温知羽极淡地笑了笑。


她想:幸好她不是霍司砚的老婆,不然真要被气得心梗!


温知羽挺有风度。


“我在煮咖啡,你要来一杯吗?”


乔安那双像狐狸的漂亮眼睛,滑过一丝笑意:“麻烦你了。”说完她就走进书房。


书房内传来说话声,隐约是在谈公事。


温知羽没什么兴趣,径自走进厨房煮咖啡。


因为有客人,她多煮了一杯。


就在煮好装杯时,乔安过来了,她倚在温知羽身边像是挺随意地说:“我看见那台dew了,那是我22岁想要的生日礼物。”


这种茶言茶语,温知羽不可能听不出。乔安不过就是想告诉她,她温知羽捡了她不要的东西。


温知羽她浅笑着问:“钢琴就在客厅,你想弹弹吗?”


乔安脸色变了。


没想到温知羽挺不好对付的。


她垂眸轻笑:“dew,还有霍明珠生日宴会上的白色礼服,温小姐,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温知羽挺无辜地瞧她。


乔安拿出手机,PO出一张旧照。


那是24岁的霍司砚,跟22岁乔安合照,乔安就穿着白色礼服依偎在霍司砚身边,宛如王子公主,十分般配!


他们身后就是那架dew,只不过那会儿它在公开展览!


温知羽凝视4年前的霍司砚。


比现在青葱一些,五官棱角也柔和一些,看着就是年轻女孩都会喜欢的贵公子类型。


乔安见她沉默,娇笑一声。


“温小姐,你不过是我的替代品,仿得再好也不过是赝品罢了。现在我回来了,你也没有必要再留在司砚身边了!”


温知羽端了一杯咖啡,浅啜。


唔……太烫了!


她抬眼看着乔安,平静地说:“不管是dew,还是霍司砚这个男人,如果你能拿走……我还挺感激你的。”


因为她温知羽,不想跟霍司砚继续下去了……


她想要开始新的人生。


乔安愣了一下。


她根本不信,她觉得这是温知羽对她的挑衅!


乔安端起一杯咖啡,笑得挺开心。


“温小姐……抢男人有时需要一点手段。”


“你千万别怪我啊!”


“我真的很讨厌你啊!”


……


乔安一边说一边将咖啡倒在自己手臂上,然后就尖叫。


“温小姐,你为什么用咖啡泼我!”


“好烫……”


“司砚,司砚……”


……


她恶劣地看着温知羽,嘴角流露出一丝胜利微笑。


温知羽低头注视手中咖啡。


可惜了!


她再看向乔安,微微一笑:“乔小姐,其实我挺仰慕你父亲的,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乔景年会有这么一个卑劣的女儿!你追着霍司砚跑是你的事,但是你陷害我恶心我那不行!……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你那杯咖啡加了冰的,可能达不到烫伤的效果也不能让你的司砚心疼。”


温知羽轻轻撩了下长发。


“我帮你吧!”


说完,温知羽将手里那杯至少85C以上的咖啡,慢慢淋在乔安细嫩的手臂上。


那片娇嫩的肌肤,顿时红了一片。


乔安疼的又哭又叫……


霍司砚站在门口,他凝视着温知羽,眼底有着冰冷。


温知羽轻抬眼皮,四目相对。


温知羽嘴角甚至还带着浅笑:“霍司砚,我认罪!”


霍司砚跟她擦身而过。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只有温知羽能听得见:“温老师,这么想离开我?你觉得烫伤乔安就能激怒我?”


——还是她根本就是想离开他,跟姜锐在一起?


温知羽没有回答他。


她只可惜,被他看见了全部。


乔安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风起云涌,她像只断翼的小鸟一样扑到霍司砚怀里,娇媚着声音。


“司砚,温小姐不喜欢我!”


“好疼,你陪陪我。”


“你去我家里陪我,我那儿有两瓶酒,我们可以一边品酒一边盖着被子纯聊天……”


……


乔安就当着温知羽的面,赤|果果地勾引。


那又茶又白莲花的样儿……


让温知羽自愧不如!


温知羽挺可惜的,刚才那杯咖啡不够烫!否则她一定要让乔安见识来自涩会的险恶!!!


霍司砚一直盯着温知羽。


好半天,她也没有要解释的样子,看来是存心要将他往外推了。


霍司砚低头注视乔安。


“我送你去医院处理一下。”


乔安不肯。


“司砚你都不心疼我!我需要红酒,需要你的安慰!”


霍司砚轻推开她。


他走在前面,声音淡淡的:“要不,让温知羽心疼你一下!她包扎技术挺好的。”


乔安跺了下脚。


她怕了温知羽了……


她真想不明白,温知羽只不过是司砚养着的女人,对待她这个世家女儿不应该卑躬屈膝么?


她怎么敢泼她咖啡!


霍司砚在外面等了半天。


乔安出来了,但温知羽还没有出来。


他又走了回去:“你不去?”


温知羽已经收拾掉残渣,继续又放了咖啡豆,她挺安静地说:“你去就好了,你们正好可以叙叙旧。”


霍司砚听出一抹迁怒!


他们这两天相处得不错,加上那晚在酒店里他确实是舒服过了,温知羽身子不舒服又被乔安恶心一下,她耍点小脾气也正常。


霍司砚从背后搂住她。


“生气了?”


“你泼她咖啡,我都没跟你生气。”


“我回来陪你,嗯?想要红酒还是咖啡,我们盖着被子纯聊天,好不好?”


温知羽轻轻咬唇。



他真不要脸!


同时她也有着深深的悲哀,不管是她还是乔安,其实霍司砚都没有当回事儿。


霍司砚喜欢她的身体。


他还没有玩腻,所以愿意偶尔哄着她。


而乔安,他心里是看不起的甚至是恨着的,可是他仍是若即若离地给她一点希望,就像是猫捉老鼠一般戏弄!


想到这里,温知羽心如止水。


她挺冷淡地说:“回来再说吧!”


霍司砚深深注视她的背影,片刻他走了出去……


玄关处等着的乔安,一脸苍白。


她看见了。


她看见霍司砚哄着温知羽,看着他不动声色地在意温知羽,她从前以为这一切只属于自己,可是亲眼见到她才知道——


霍司砚心里的位置,悄悄换了旁人。


乔安不死心。


她轻声说:“去我那里喝酒,嗯?”


霍司砚没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一直到坐到车上他才轻声开口:“乔安,这阵子你追着我跑,我不否认这对男人来说是个小刺激,但我们都知道这就是玩儿,什么也不是的!”


乔安脸色刷白。


霍司砚低头点了支香烟。


他徐徐吐出烟圈,看向乔安。


“我们的事儿过去了,我也不可能再跟你真的有什么!我们散了但还有乔叔的交情在。乔安……别闹得太难堪。”


乔安颤着嘴唇。


“是因为那个温知羽吗?你爱上她了?”


霍司砚没说话,他的私人生活没有必要跟乔安报备……


静默许久,乔安轻轻一笑。


“司砚,我祝福你。”


……


温知羽以为霍司砚可能会彻夜不归。毕竟旧情人重逢,再说乔安今晚主动上门就为了这个。


没想到,凌晨一点霍司砚就回来了。


此时温知羽已经睡下了。


他脱了外衣,从背后抱住她,轻轻啃咬她的脖子。


他的手,更是探过去检查她的身子。


温知羽叮咛一声。


霍司砚嗓音低哑:“身子好些了没?”


温知羽捉住他的手,不让他乱来。


“还有些疼。”


霍司砚空闲许久,虽说那晚满足过了,但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每晚都会想抱女人。


他情不自禁地想吻她。


温知羽心里有抵触,她扭着头不让他亲吻,声音更是支离破碎。


“霍司砚……”


“我困了……你别……这样。”


“霍司砚,我不想!”


……


她总算说出真话,霍司砚一只手臂撑着,低头凝视她。


他知道她介意什么!


他的眸子浓稠如墨,盯着她瞧,又忍不住低头用鼻梁轻轻蹭她的。


“温知羽,我没碰过她。”


“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


温知羽轻易被说中了心事,她又是难堪又是羞恼,干脆别过脸去不看他:“我怎么知道!”


霍司砚今晚心情挺不错。


他轻啃她的鼻尖。


肉|肉|的,挺可爱……


他语气带了些男人的坏:“我有方法证明,温老师要不要试试?”


他一边说着就握住她的手,往自己身上带。


温知羽小声尖叫,轻轻挣扎。


她越是抵抗,男人就越是觉得有意思,挺冲动的。


他逗着她:“现在知道了吧?我没把劲儿使别的女人身上,都给温老师攒着,温老师什么时候愿意了,跟我说一声……嗯?”


温知羽被欺负得快要哭了。


秀挺的鼻子,红红的……


霍司砚凑到她耳根,沙哑着嗓音提了个不要脸的要求。


温知羽不肯,但他强势得可怕,最后总归是半推半就。


情热之际他手机响了。


来电没有备注,但温知羽猜出来是乔安。


她背过身子,轻声说:“你接吧!”


霍司砚看了一眼,挂断之后,直接把手机关了。


他没有再欺负她,只是从背后抱住她。


“以后我不见她,我们像之前那样,嗯?”


温知羽没有吱声。


但他今晚表现得都是很不错的,加上她心里又喜欢他,此时他向她服软讨好,哪里有不心动的道理。


她尽着最大的矜持,没有回应他。


可是他再揉弄她的身子时,她没再拒绝了……



温知羽变得忙碌。


她跟霍司砚就那样吊着,他极少再出去应酬,就是不回来过夜也是在事务所加班。


而乔安,像是消失在他们的生活里……


温知羽待他不冷不热。


前晚他想要,温知羽没有推开他。她由着他尽兴,只是床第间总是少了些主动。


霍司砚只要了她一次。


事后,他靠在床头吸烟,没说什么。


但他目光深邃。


温知羽有种无所遁形之感。


自从乔安归来,他们做那事儿到底是不一样了……



音乐室就要开张了,温知羽收到不少贺礼,各色礼物盒子堆在办公桌上。


温知羽分别拆开,登记。


这些以后都是要还礼的。


拆到一个琉璃金的盒子时,温知羽留意了下外面,上面的字体有些熟悉。


再一看,是霍司砚送的。


温知羽挺意外他会将礼物送到音乐室,但这毕竟还是个小惊喜,没有女人会不喜欢。


她轻轻拆开。


她以为他会送名贵珠宝,但让她想不到的是,里头是一对千年蝴蝶标本。


两只蝴蝶,体型有着明显差距。


应该是一公一母。


那鲜艳的颜色还有生动姿态,保存得很好,也很难得。


霍司砚还附了张卡片。


温知羽轻轻打开,只有一句话。


【送给我的小dew】


温知羽毕竟是个年轻女孩儿,虽对他防备、虽对他失望但没有女人会逃得过这样的礼物和这样的情话。


她轻轻抚摸,心里那一块坚硬悄悄瓦解。


这时手机响了,是霍司砚打过来的。


温知羽犹豫了一下,接了电话。


霍司砚声音温柔:“收到礼物了没有?喜欢吗?”


温知羽轻嗯一声。


她说:“这是南非冰河时期的蝴蝶,到今天也只剩下这一对存本。霍司砚,你怎么知道我高中时喜欢这个?”


霍司砚轻轻笑了笑。


他坐在办公室内,身体随着真皮办公椅轻轻转着。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轻声说:“晚上回公寓吃饭?大宅里送了菜过去,我们开瓶红酒,嗯?”


温知羽不是纯情的小女孩。


霍司砚这种邀约,明显就是想要跟她发生关系,而且他还想要她的热情配合……


温知羽沉默了很久。



霍司砚这点儿耐心还是有,他又温柔地说:“晚上我来接你。”


许久之后,温知羽听见自己说了声好。


她知道,霍司砚想要什么,就会舍得花心思。


他想跟她发生关系,他在讨好她,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懂女人,可是当他真的对她发动攻势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拒绝不了。


这晚,比他们之前所有夜晚,都要浪漫疯狂。


公寓的每一处,都充斥着他的情话!


他抱着她,滚了大半个晚上……


温知羽必须承认,她从霍司砚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享受,还有最刺激的感官。


清早。


温知羽醒来的时候,霍司砚在床边打领带。


见她醒了,他弯腰亲了她一下。


“开张宴,你真的去吗?”温知羽软乎乎地问他,经过昨夜她的眼里重新有了晶亮。


霍司砚嗯了一声:“有个庭审可能会弄得晚些,但是晚上九点过去是没有问题的。温老师到时怎么介绍我?”


温知羽搂着他的脖子,说了个英文。


霍司砚眼神微变,若不是因为赶时间,当场就要把她给办了。


他上午有个庭审,很快离开。


温知羽身体有些酸痛,但是音乐室是她和黎姐两个人办的,她没有道理让黎姐一个人忙着,于是又休息了一会儿就起来了。


一整天,她都接待家长。


到了下午六点,她才有了时间赶回公寓,换了身适合参加晚宴的衣服。


淡粉长裙,收得腰身细细的。


温知羽又将茶色长发挽了起来,点缀了一对珍珠耳钉。


特别清丽、优雅。


温知羽化好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不禁面红。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她现在的打扮似乎有些刻意迎合霍司砚的审美,她知道他喜欢什么样儿的,她穿成什么样子他会特别想抱她……


温知羽不敢再想下去。


她收拾一下就下楼,准备出发。


今天是她很重要的日子,爸爸跟阮姨也会过去,霍司砚也说想见见他们。她虽然努力守住心思,可是她知道自己心里是隐隐期待的。


或许,霍司砚待她不一样。


或许,这次他是来真的……


温知羽坐在车内,发了条微信给他。


【我去酒店了,你到了发消息给我。】


发完微信,约莫10分钟霍司砚回了一个字【好】,温知羽知道他今天很忙,就没有再打扰她。


她独自开车去了宴会酒店。


父母和朋友们已经过来了,温知羽应酬一圈。


阮姨等了半天没有见着霍司砚,拉过温知羽悄悄问:“霍律师呢?不是说好过来的?”


温知羽浅笑着说:“他有个庭审可能会晚点儿。”


阮姨松了口气。


“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又闹不愉快了。”


温知羽没有出声,但是她眼角眉梢都流露出被男人宠爱才有的风情,阮姨也是过来人,仔细看了看就没再问了。


这时,黎姐过来。


她手里拿了一份礼单。


“有两笔礼金,我觉得不太适合得告诉你。”


温知羽没想太多,接过来看:“有什么问题?”


但是看过后她就沉默了。


一笔是顾长卿出的,500万。


一笔是姜锐出的,不多不少也是500万。


黎姐轻咳一声:“他俩是商量好的,还是在置气啊?”


温知羽想了想:“这确实不适合收下,回头退给他们。”


黎姐给她竖了个拇指,然后又夸她好看,“你挺适合淡色系礼服的,每次穿着都和别人不一样,应该是皮肤的原因!温知羽你皮肤特别细。”


温知羽浅笑。


她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八点半。


等会儿,霍司砚应该就来了……


她不想打扰他工作,就没有打电话过去。


九点……


九点半……


霍司砚还是没有过来,阮姨有些绷不住了,拉过温知羽小声开口:“他怎么还没有来?你爸爸都问了。”


温知羽走到露台上,拨霍司砚的电话。


他的手机关机……


温知羽面色血色慢慢淡去。


她跟阮姨勉强一笑:“或许已经在路上了。”


阮姨虽抱了希望但也看得出来温知羽难堪,她轻声宽慰:“你爸爸那里我去找个理由,温知羽……你别放在心上。”


温知羽轻嗯一声。


阮姨离开了。


温知羽仍站在露台上,她犹豫片刻还是拨了张秘书的电话。


张秘书接到她电话,挺吃惊的。


“霍律师8点半的时候就离开了。”


温知羽向她道谢。


她想,霍司砚应该是在路上堵车了吧……


她心里仍是抱着希望,希望在这个繁华的她人生重要的时候,他能出现对她说一声:“恭喜我的小dew。”


但是没有……


热闹的晚宴进行到10点半,客人陆续离开,就连温伯言跟阮姨也在安排下坐车离开了,霍司砚还是没有出现。


他的手机,仍旧关机。


温知羽知道霍司砚的工作性质,还有他谨慎的性格,一般不轻易关机。


她心里隐约感觉到什么,但她不愿意去相信。


这些天他们相处得那么好,她不愿去想他因为那个人而又破坏他们之间的平衡……她想,等见面他们好好谈谈。


温知羽跟黎姐最后离开。


坐上车时,天空忽然划了一道口子。


夜空乍亮,像是被活生生地撕裂开来,让人触目惊心。


雨,像是倒下来般……


温知羽又拨了霍司砚的手机。


仍是关机。


她垂下眼睫,发动车子……


雨,越下越大。


刮雨器不停摇摆,面前也是雾蒙蒙的,温知羽觉得自己的心有些乱,在这样的雨天开车有些危险。


她开了一段,将车停在路边。


旁边有间酒店,她犹豫着要不要在这里过一夜,可是她又想起霍司砚。


他手机关机。


他会不会是出了事……


温知羽拿出手机,想再拨个电话给他试试,看看他是不是开机了。


可是,当她拿着手机放在耳边时,她的目光凝住了。


马路对面停了一辆金色欧陆,隔着一道玻璃温知羽看见了霍司砚。


他静静坐着,面上表情是她没有见过的迷茫痛苦。


这时,车门打开了……


副驾驶跑出一道高佻纤细的身影,温知羽认出是乔安。


乔安任性在雨夜里跑!约莫过了十几秒,霍司砚从车上下来,他快走了几步就追上了乔安,伸手一拉,乔安就跌在他的怀里。


温知羽握着手机的手,僵硬无比。


……原来这就是他关机的原因,原来这就是他失约的理由!


雨刷,还在不停地摆动……


面前的一切,清晰又模糊。


她看见,乔安抱住了霍司砚的腰,她看见霍司砚没有推开乔安……


乔安好像在哭。


霍司砚的手轻轻放在她的头顶,他的表情犹豫又痛苦。


看着那对曾经爱得热烈的男女,温知羽忽然轻轻地笑了一下,她笑自己的……不自量力!


直到现在,温知羽才知道,不被当回事的只有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