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爱意不再

爱意不再

楚慕夏顾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爱意不再》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爱意不再》主要讲述了楚慕夏顾临的故事,同时,楚慕夏顾临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楚慕夏顾临   更新:2022-09-06 22: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慕夏顾临的其他类型小说《爱意不再》,由网络作家“楚慕夏顾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意不再》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爱意不再》主要讲述了楚慕夏顾临的故事,同时,楚慕夏顾临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爱意不再》精彩片段

当我发现我是一个《霸道总裁》文中的恶毒女配时,我和霸总已经结婚两年了。

按照书中的描述,还有半年我就得退位让贤。

而这半年就是我一边作死一边推进男女主感情发展的半年。

早上起床,按照惯例,我给我那亲爱的老公准备了他最爱吃的三明治和他最爱喝的手磨咖啡。

然后给他系好领带、系好袖扣子,将他送出了门。

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车尾,我脑子里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曾经那些被我遗忘的东西此时全部想了起来。

这一瞬间真的是醍醐灌顶,仿佛进入了顿悟之境。

事情是这样的。

25 年前,我带着前世的记忆胎穿到了这本书的世界。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自己是穿书。

直到一个男人笑得见眉不见眼地说:「宝宝,咱们以后有名字了,咱们叫「温慕乔」,温仲康的温,乔雅的乔,你觉得怎么样?」

温仲康就是面前的男人,也就是我爸,至于乔雅,不用想,肯定是我妈了。

温慕乔,

温仲康爱慕乔雅。

怎么说呢,

有点儿油!

虽然温慕乔这个名字我听着有点儿耳熟,但是我也没有深想。

毕竟像这么毫无新意的名字,重名的几率太高了。

接着他又说:「我女儿真漂亮,昨天沈老二还想让咱们把乔乔订给他儿子当媳妇儿。哼,他想得倒是挺美。」

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呵呵,我倒是觉得小括号挺好的,咱们两家知根知底,以后也不担心女儿受欺负。」

「他敢!我看谁敢欺负我女儿,我跟他拼命!」

……

后面他们还说了什么我就没听见了,我脑子里只剩下了「小括号」这个名字。

沈。

小括号。

沈括。

沈括??

沈括!!!

一瞬间我终于知道温慕乔这个名字给我的熟悉感来自于哪儿了。

这不正是我胎穿前刚看的一本书中的人物吗?

那是一本霸总甜宠文。

作为霸总甜宠文的标配,一个是霸总,一个就是甜宠。

在那本书里,霸总是沈括,一个不近人情、不苟言笑的霸道总裁。甜宠是习暖暖,一个元气满满、温暖向阳的小秘书。

初入职场的小新人,在工作中她遇到了无数的挫折和打击,可即使如此她依然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和期待。

她的这一份单纯和坚忍让总裁大 boss 另眼相待,他不仅没有责怪她的失职反而给了她很多的帮助。

就这样,慢慢地,大 boss 对小秘书由最初的好奇转化为深深的喜欢。

两人由此而开启了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而一段美好的爱情想要持久坚韧,就必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来添砖加瓦。

温慕乔就是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温慕乔和沈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个人从小就订下了娃娃亲,一到法定年龄就结婚领证了。


而一段美好的爱情想要持久坚韧,就必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来添砖加瓦。

温慕乔就是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温慕乔和沈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个人从小就订下了娃娃亲,一到法定年龄就结婚领证了。

温慕乔很爱沈括,但是沈括对温慕乔的感情则是责任大于爱。

或者说在习暖暖之前,沈括根本不知道爱是什么,他的事业、爱情似乎就好像被安排好了一样,他只需要按步走就行了。

可是习暖暖的出现就像一道阳光,它划破了一潭死水的沉寂,激发了沈括从未有过的激情。

不过两个人是清白的,虽然他们彼此之间满是爱的泡泡,但是他们一直没有越过道德的边界。

为了推进剧情发展,这时候就该温慕乔出场了。

作为妻子,她很快发现了丈夫的异常,就这样抽丝剥茧她找到了习暖暖。

然后就是各种打压,欺负习暖暖。

她的种种行为不但没有对习暖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让沈括认清楚了自己对习暖暖的感情。

到这里我只想说一句,「干得漂亮」!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作妖后沈括越来越讨厌温慕乔,甚至提出了离婚。

温慕乔哪里肯同意,她直接找人绑架了习暖暖,想要毁了她。

这一下彻底触碰了沈括的逆鳞,他用雷霆手段搞垮了温家,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温慕乔扔给了几个小混混。

就这样温慕乔无声无息地死了。

而沈括则和习暖暖幸福美好地生活在了一起,后来还生了一对双胞胎。

Happy ending!

你妹!

当我知道我是穿书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珍爱生命,远离沈括!

而我也是这样做的……

呃,在三岁前!

三岁前的我充分展示了自己对沈括的讨厌。

看到他,必哭!

靠近他,必咬!

有奶一定留着往他身上吐!

有尿一定等着往他身上撒!

就这样,沈小括号看到我就躲。

对此我很欣慰,我觉得只要我再接再厉,我一定可以和沈括成为路人。

可是老天爷偏要跟我作对。

在我 3 岁生日那天,「啪」,好像什么东西撞了我脑子一下,一瞬间我对于穿书的事完全不记得了。

满眼满心里只剩下了沈括那张让人垂涎欲滴的脸。

往后 22 年,我成了沈括的脑残粉,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追着他跑,而他似乎也乐意这样被我骚扰着,从未拒绝。

这不仅助长了我的气焰,而且就这样毫无疑问地,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不,坟墓!

站在别墅外,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掐得自己涕泗横流。

MD,美色误我!

走进别墅,客厅的饭桌上还摆放着精致的三明治和冒着热气的手磨咖啡。

没有动。

仔细想想,从 4 天前开始,沈括突然就不吃我做的早餐了。

他给的理由是:太早,不饿!

我没有深想,仍然每天早起给他做。


不,坟墓!

站在别墅外,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掐得自己涕泗横流。

MD,美色误我!

走进别墅,客厅的饭桌上还摆放着精致的三明治和冒着热气的手磨咖啡。

没有动。

仔细想想,从 4 天前开始,沈括突然就不吃我做的早餐了。

他给的理由是:太早,不饿!

我没有深想,仍然每天早起给他做。

我总是想着:也许他今天饿了呢?如果他饿了却没有吃的怎么办?

可是现在,随着记忆复苏,我终于知道了原因。

不是他不饿,而是他要留着肚子去公司吃习暖暖给他带的早餐。

习暖暖说早上喝咖啡不好,习暖暖说三明治没有烟火气。

习暖暖说:「我最喜欢吃豆浆油条了,还有我自己熬的小米粥,沈总,您尝尝!」

「嘶……呼!」

我揉了揉胸口,有点儿疼,怎么办?

坐在餐桌前,吃着自己做的三明治,我只感觉味如嚼蜡。

贼老天,不干人事儿!

如果我一直记得穿书的事儿,我就不会往沈括面前凑。明知道他将来会喜欢别人还要跟他掺和到一起,那不是犯贱吗?

如果我是此时此刻才穿书过来,我一定会立马提出离婚,和沈括以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一刀两断。

可是,22 年啊,我舔了沈括 22 年,我是真的爱他。

沈括对我是特别的。

我一直觉得沈括是爱我的,即使不像我爱他那么深,但我依然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这也是我能够追在他身后那么多年的原因。

现在你告诉我,他不爱我,还另有真爱。

是想怎么样呢?

搞死我吗?

这时家里的保姆开门进来了,看到我,她问:「夫人,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猛地站起身,「张妈,做点儿先生爱吃的菜,我中午去他公司。」

「好的。」

「您先准备,我出去一趟。」

「好。」

我开着一辆红色跑车离开了别墅,然后径直去了医院。

我这个月的生理期推迟了一周,本来我是没放在心上的,毕竟我的生理期向来不准。

可是当记忆复苏我却想到了一件事。

在原文里温慕乔有过一个孩子,不过她自己不知道。


在原文里温慕乔有过一个孩子,不过她自己不知道。

有一次她去公司找沈括,一推开门就看到习暖暖正在给沈括系领带。

其实他们之间没什么。

只是习暖暖不小心把咖啡泼在了沈括身上,而一直由温慕乔给他系领带的沈括根本不会这种事,于是只能由习暖暖代劳。

可是温慕乔不知道。

她跟疯了一样上前一把抓住习暖暖的头发,抬起手就要打她。

沈括哪里会让她得手,他一把抓住温慕乔,将她推了出去。

就是这一推把温慕乔的孩子推没了。

而因为没了孩子,温慕乔对习暖暖的恨意更深。

难得的沈括对她生了点愧疚,将习暖暖调离了秘书部。

不过这个剧情不是为了温慕乔,而是为了促进沈括和习暖暖的感情。

毕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稳稳地开着车往医院去。

我和沈括结婚两年,但一直做着保护措施,对于生孩子的事我们很默契地没有强求。

沈括是什么想法,我不知道。

于我而言,我只是想多跟他过几年的二人世界。

很快医院就到了。

很麻木地,我挂了号去了妇产科。

然后是等号、看医生、缴费、做检查、等结果。

整个过程用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什么都没法想。

医生看着化验单,她说:「从结果来看你确实是怀孕了。」

我心里微微颤了下,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这里竟然真的有了一个小生命!我和沈括的孩子!

虽然没有心理准备,但这绝对是个意外之喜。

可是此时此刻,我却满心茫然。

医生问:「这个孩子你打不打算要?」

我猛地抬头,打不打算要?这是什么问题?

不,这竟然真的是一个问题。

因为我迟疑了。

直到走到医院门口我才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抽离。

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我深吸一口气,开车往回走。

22 年的感情,两年的婚姻,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我不想因为一本书的剧情给我的生活判死刑。

沈括,拜托你,不要让我失望。

回到家,张妈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她一边装盒一边笑着说:「现在像夫人和先生这么恩爱的夫妻可不多了,看着就让我羡慕。」


直到走到医院门口我才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抽离。

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我深吸一口气,开车往回走。

22 年的感情,两年的婚姻,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我不想因为一本书的剧情给我的生活判死刑。

沈括,拜托你,不要让我失望。

回到家,张妈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她一边装盒一边笑着说:「现在像夫人和先生这么恩爱的夫妻可不多了,看着就让我羡慕。」

以往的我肯定会笑得一脸开心,可是此时此刻我却连牵动嘴角的能力都没有了。

别墅离沈括的公司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等我到他公司楼下时,正好 12 点。

前台认识我,不用通知,我径直上了专用电梯,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 32 层。

首先看到我的是徐然,沈括的助理。

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的脸一僵,眼中闪过片刻的慌乱,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了。

「夫人,你怎么过来了?」

我轻笑了下,「沈括呢?」

徐然说:「总裁在办公室,我去通知。」

我一把拉住了他,「不用,我自己去。」

沈括的公司虽然我来得不多,但还是认识路的。

走到总裁办公室外,我轻轻地推开了门。

这个办公室的采光很好,正午 12 点,耀眼的阳光透过干净透亮的玻璃射了进来,洒了一屋子的光芒和温暖。

迎着光我看见了桌前坐着的一男一女,他们面前摆放着可爱的猫咪饭盒,两个人坐得很近,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饭盒里的东西。

女孩儿似乎说起了什么,脸上带着笑。

男人抬起头,认真地听着。

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的原因,此刻的男人似乎格外地温柔,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温柔。

害怕是自己看错了,我拿出手机对着这一幕按下了拍照键。

「咔嚓!」

我轻轻地「啧」了声,糟糕,忘关声音了,打扰了这一幕,真是该死。

两个人似乎对于我的出现非常意外,他们的表情都有那么几秒的怔忡。

在沈括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不仅取悦了我。

没忍住,我「扑哧」笑出了声。

沈括皱着眉看着我,那脸色好像对我的到来很不满。

哎,沈括啊,真是伤人。

习暖暖脸色一白,兀地站了起来。

她的动作太快,带着一旁装汤的盒子整个泼了。

「啊!」

汤洒在她的腿上,烫得她惊叫出声。

沈括快速起身,一把拉着她往后退。

我转身离开,不愿再看后面发生的事情。

毕竟都是体面人,我可不想像原文那样做出不体面的事儿。

徐然一脸紧张地站在我身后。

我把手里的饭盒塞进了他怀里,「给你吃吧。」

徐然一脸的惊惶。

我没有离开,而是去了秘书部。

看到我进来,几个秘书都站起了身,看来都是认识我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